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一十六章:一石三鸟,女帝宣旨,许清宵掌兵权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随着永兴铺掌柜的人头落地。

    许清宵的铁血手腕,再一次让大家安静了。

    这帮番商,的确是该死,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帮番商死不了。

    因为他们没有犯大错,无非就是坑蒙拐骗罢了。

    百姓是想让他们死,可一切还是要按照大魏律法来的。

    这一点镇西王知道,三位尚书也知道,所有权贵都知道,甚至百姓都知道。

    可许清宵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就地斩首,这已经不是铁血手腕了。

    这是一手遮天啊。

    “许清宵!”

    “你当真无法无天。”

    一秒记住.42zw.

    镇西王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原因无他,他这次过来的目的是什么?是调和!

    并非是来打压许清宵的,而是给这些番商撑场面的,告诉许清宵,这帮番商你动不得。

    当然他也知道这帮番商所作所为,知道今日很难善后。

    可许清宵这么闹腾,他们也有所商议,认为许清宵无非就是想要讹一笔钱罢了。

    所以他来之前,早就与其他人协商好了,只要不是非常过分,这笔钱给了就给了,大不了过几年让许清宵吐出来罢了。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许清宵真敢下手,而且还是下死手。

    这杀的几个人,与他们关系很大,每年不知道能为他们赚取多少银两。

    更主要的是,许清宵杀人是在立威,这人一杀,这些番商一个个吓得尿都快出来了。

    到时候完全就是许清宵掌中玩物,他不允许的是这一点,而不是真杀了两个人。

    死了的人,他没办法挽救,可活着的人,他必须不能让许清宵这般枉为了。

    “王爷!”

    “这是许某提醒你第二次了,今日堂审,许某一人做主。”

    许清宵淡淡开口,无惧镇西王的怒吼。

    “今日堂审纵你一人做主,可本王也不允许你草菅人命,本王问你,他们犯了什么错?需要这般惩戒?”

    “纵然是当街殴打妇女,纵然是出言羞辱,纵然是强买强卖,你大可罚他银两,让其致歉,甚至关他进牢都可以,然而你却目无王法,过度执法,直接斩他。”

    “大魏律例,死罪皆需刑部侍郎亲自确定,否则不得下令。”

    “本王想问一问,这大魏的律法,是你许清宵制定的吗?”

    镇西王怒道。

    他攻击许清宵的点很简单,律法上可没有写,殴打妇女,出言羞辱,强买强卖,是杀头之罪,是死罪。

    而且但凡涉及到死罪,都必须要又刑部侍郎品级亲自审核,确定无疑后才能判其生死。

    许清宵却直接就地斩首,逾越了规矩。

    “殴打妇女!出演羞辱!强买强卖!的确罪不至死。”

    “可!太祖有训,凡异族辱我大魏子民者,皆,杀无赦。”

    “这一点,王爷难道忘记了吗?”

    许清宵冷冷开口,大魏律法中的确没有说殴打妇女是死罪,可太祖说过这话啊。

    当年大魏太祖,建立大魏王朝,就是靠铁骑杀尽异族,平定动乱。

    不然这帮异族凭什么尊大魏为主国?难道是被大魏太祖人格魅力征服了?

    还不是靠铁血手段,杀到异族胆颤,杀到番邦哭爹喊娘。

    所以在那个时代,异族辱大魏者,的确是杀无赦。

    只是这种东西不会被记在律例之中,但有明确记载,而许清宵拿出这一条太祖口训,的的确确可以拿出来。

    “许清宵,你混淆视听,太祖的意思,是不服管教的异族,他们是大魏的商人,两者完全不一样。”

    镇西王否认道。

    “大魏的商人?”

    “好!”

    “王爷,那许某就问一问你。”

    “你说这些番商是我大魏的商人?他们可曾交过一文的税?”

    “你说这些番商是我大魏的商人?他们可曾为大魏做过一件事?”

    “大魏先祖,见其可怜,让其生存,免之税收,彰显我大魏之国威,大魏之鼎盛,孕育这些蛮夷番邦百年,不奢求他们回报大魏云云。”

    “却没想到,这帮番商借助皇恩,在大魏横行霸道,肆无忌惮,殴打我大魏子民,羞辱我大魏女子。”

    “许某想问一问镇西王!”

    “大魏六百年前,中原番邦入侵,异族践踏,多少百姓如同猪狗一般,在这些异族脚下,太祖拔刀而出,铁骑镇世,杀出大魏基业。”

    “如今六百年后,上演着同样的场景,你身为大魏藩王,理应铭记于心,却没想到你今日不但不支持本官严惩恶贼,反而支持这帮异族。”

    “许某当着天下百姓面前,想问一问王爷。”

    “您,到底是大魏的王,还是异族的王?”

    许清宵一番话慷慨激昂,而且这一番话格外的可怕,将百姓的愤怒瞬间拉起,再加上这最后一句更是杀伤力无穷。

    刹那间。

    无数双目光死死地落在镇西王身上。

    是啊,这些异族番商,如今在京都内所作所为,不正是如同六百年前,番邦异族入侵中原时的行为吗?

    六百年前是如此,六百年后也是如此。

    你身为王爷,不但不帮自己人,反而帮外人,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是不是大魏的王爷?

    百姓的目光如火炬一般,落在镇西王身上。

    气势并不可怕,但这一双双充满愤怒的目光,却是民意,是天下杀人最恐怖的民意。

    “你!”

    镇西王指着许清宵,他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心中情绪,纵然怒气冲天,可他的目光,不敢有任何一丝丝怒意。

    因为民意太可怕了,他知道自己不能乱说什么了。

    “王爷,若您还是大魏的王,就坐下吧。”

    “若你觉得,你是他们异族的王,那索性不如让你的侍卫出手,将这些番商救走。”

    许清宵态度一变,他再次给对方挖了个坑。

    而后者心情平复下后,继续开口了。

    “许清宵,你莫要污蔑本王。”

    “本王自是大魏的王,本王自然向着大魏百姓。”

    “可本王之所以出言,并非是帮他们,而是帮天下百姓,这些番商虽然有些过错,可说到底他们是番商,如今大魏历经北伐,需休养生息,若将他们杀了。”

    “只怕会引来战祸,尤其是这些番商背后的人,都是异族权贵,若他们真犯了十恶不赦之罪,杀了就杀了,本王绝对不会多说一句。”

    “可就因为这种事情,却害得他们人头落地,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镇西王想到了如何回击许清宵,他这般开口,站在大魏的角度上来反击许清宵。

    你要杀人,不是不可以,可问题是,人家并没有犯下滔天大错,再者他们是番商,我不让你杀,不是害怕他们,也不是帮他们,而是他们代表的是一个又一个小国家。

    大魏历经了七次北伐,国本已经没了,若是再招惹什么战祸,对大魏百姓来说,除了痛苦就是痛苦。

    他很聪明,站在大魏百姓的角度上来说,撇清自己的干系,一番话说出来,自己就如同圣人一般。

    “笑话。”

    许清宵冷笑一声,他望向镇西王,语气依旧冷漠。

    “按王爷的意思就是说,如今大魏国力不行,不能再起战乱,所以我们这些大魏子民,面对这种蛮夷番邦,就应该低头道歉。”

    “即便我们大魏的子民,被番邦打了,我等也不能说什么?即便是我们大魏的女子,被当街羞辱,我等也只能沉默不语?即便我等被这些番邦当做猪狗,我等也不能说什么?”

    “王爷,六百年前,我们站起来了!”

    “六百年后,您的意思是说,让我大魏子民,又跪下吗?”

    “还有!”

    “大魏王朝,何时惧战?这些异族蛮夷,当真敢犯,大魏铁骑,将踏破一切山河。”

    “我大魏子民!惧战否?”

    许清宵声音不大,可字字珠玑,如同天下最锋利的剑一般,每一个字都让镇西王脸色阴沉一分。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被许清宵这番话给感染到了,当下百姓们发声了。

    “我等大魏子民,不惧!”

    “大魏子民,从不惧战。”

    “他要战,大魏便战。”

    “六百年前,我等站起来了,六百年后,我等不可能跪下。”

    “大魏子民,死也是战死的!”

    那声音一道又一道的响起,是百姓的声音,纷纷大吼。

    八门京兵们在这一刻,也热血沸腾,他们是军人,感受最深,许清宵这番话说的简直是太好了。

    六百年前站起来了,六百年后还想我们跪下?

    而且,大魏什么时候怕过?七次北伐,打没了的是国本,不是我们的骨气!

    “许大人威武!”

    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吼一声,刹那间所有不知该说什么,但却被感染的百姓们,不由纷纷跟着喊起来了。

    “许大人威武!”

    “许大人威武!”

    声音震耳欲聋,响彻整个京都,往后的百姓,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再听到这声音后,也忍不住跟着齐齐喊了起来。

    此时,八门京兵也彻底忍不住了,他们热血沸腾,手握长枪,齐齐大吼道。

    “许大人威武!大魏威武!”

    气势可怕,这声音,震动了天上的云,这气势如天地之间,最锋芒之剑。

    所有的气势加持在许清宵身上,这一刻,许清宵的气势,瞬间攀升。

    “六百年前,大魏站起来了!六百年后,没有人能够让大魏跪下!一切皆妄想。”

    兵部尚书周严也在这一刻忍不住开口,他是尚书,可此时此刻,也被许清宵这番话给感染到了。

    户部的顾言尚书,刑部的张靖尚书皆沉默,可这沉默意味着他们无条件支持许清宵。

    不说话,就是最大的支持。

    面对万众一心,镇西王脸色铁青,他目光阴沉,可如此的民意,让他实在是敢怒不敢言啊。

    他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许清宵要公开审讯了。

    他就是想要借助民意,就是想要用民意压自己,当真是好手段啊。

    砰!

    镇西王落座下来,他没有继续说什么了,也不敢再继续说什么了,再说下去,他只怕也会惹来麻烦。

    可镇西王不服!

    他根本就不服!

    “传,长平铺掌柜。”

    见镇南王落座下,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传长平铺掌柜前来。

    长平铺掌柜听到许清宵的传令,直接吓得脸色苍白,跪在地上恐慌哭喊。

    “许大人,许大人,我已知错,我已知错,我愿赔偿他们三倍银两,也愿意去牢中受罚,许大人,我已知错了。”

    他跪在地上,朝着许清宵磕头哭喊道。

    而许清宵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刑部官差,声音无比严厉道。

    “本官最后重申一遍。”

    “今日堂会,本官说什么,尔等就做什么,这已经是第三遍强调。”

    “除陛下亲临,否则本官让你们杀谁,尔等若还有半分犹豫,与其同罪,人头落地,知晓吗?”

    许清宵暂时没有理会长平铺掌柜的哭喊,而是看向刑部的官差。

    方才他们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犹豫了,这是一种执法阻碍,他要杀,杀的干干净净,杀的明明白白,若是一直犹犹豫豫,只会让这帮人有侥幸心理。

    所以如果谁再敢犹犹豫豫,许清宵一起杀了。

    虽然这有些过分,可为了明纪,必须如此。

    “我等遵命!”

    刑部官差开口,他们的确不敢乱来了。

    “长平铺掌柜,既已认罪,签字画押。”

    许清宵丢出认罪状,如此说道。

    而后者依旧是惶恐不安,在地上磕头求饶,死活就不敢签这个认罪状啊。

    可刑部官差不管你那么多,直接抓着对方的手,朝着认罪状上按上去。

    你既然已经认罪了,就得签字画押。

    “就地斩首!”

    许清宵也没有任何犹豫,又是斩令丢出。

    长平铺掌柜当场吓的屎尿齐出,他恐慌大喊,看向镇西王,嘴唇发白。

    “王爷......王爷!”

    噗。

    人头飞起,沾着鲜血,滚落在地。

    有刑部捕快第一时间盖上白布,虽然这杀的解愤,可还是要照顾百姓的情绪。

    “长安铺掌柜何在?”

    许清宵再次开口。

    他的声音,在此时此刻,就如同阎王索命之声般,声音响起,番商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

    被叫上名的掌柜,比之前两位要镇定无比。

    “我不认罪!”

    他跪在地上,知晓认罪就得死,所以他直接不认罪。

    “传人证物证!”

    许清宵开口,可话一说完,后者目光凶恶无比道。

    “你即便是传了人证物证,我也不认罪,我就是不认,一切买卖,都是公平交易,许清宵,你为赢得大魏民心,不惜引来战乱,你是罪人。”

    “你才罪该万死!”

    长安铺掌柜很有骨气,他死活不认罪,管你人证物证,他知道镇西王一直想要救他,可一旦认罪,镇西王想要出手相救都不行。

    因为民意可怕,所有百姓都支持许清宵,镇西王不敢帮忙。

    可他不认罪就行了,许清宵难不成敢直接杀了他?

    “我也不认罪,许清宵,你为百姓民意,滥杀无辜,罪该万死的人是你。”

    “许清宵,你判案不公,草菅人命,我等都是无辜之人。”

    “许清宵,你可知我兄长是谁吗?他是图国的大司,等于宰相,你若是杀了我,我兄长必会问责大魏,你担不起这个责。”

    “我父亲好友,乃是平他族将军,你要是杀了我,会引起两国战争,到时候大魏至少有几万甚至是十几万的无辜百姓因此而丧命。”

    不少番商开口了,他们也意识到直接认罪,下场说到底还是死,与其如此,不如死活不认罪,同时各种自报家门,让许清宵无法正常执法,反正话已经说了,你要是真敢杀我等。

    那带来的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

    同时自己这般做,镇西王就有机会出手,而不至于被许清宵这般牵制住。

    的确。

    随着这帮番商死活不认罪,镇西王眼神之中露出赞许之色,但很快恢复平静。

    他知道许清宵想要做什么,杀个四五人,立下凶威,到时候再拿捏这些番商,让他们大出血。

    可如若所有番商全部不认罪,你许清宵又能如何?

    杀鸡儆猴,你能做。

    难不成你还想将这些番商全部杀光?你有那个胆吗?

    而堂上。

    许清宵望着这帮叫嚣的番商,没有说话了。

    一切显得很安静,这些番商看许清宵沉默不语,下意识以为自己的行为,的确让许清宵感到忌惮,当下各种言语再次响起。

    “你杀我一人,大魏要付出上万性命,许清宵,我等并非犯下十恶不赦之大错,你过度执法,到时天下异族都要来找你麻烦。”

    “讹钱之说,本就是胡说八道,我等行商,从来都是堂堂正正,是你们大魏子民,污蔑我等。”

    “对,对,就是你们大魏子民,污蔑我等,就是看我等赚的银两多了,你们恨我等,才会如此报复。”

    “自己不想着好好赚钱,却来嫉妒别人,这就是你们大魏吗?”

    他们的声音,一道又一道,或许是因为有人带头壮声,也或许是因为许清宵的沉默,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叫嚣之声也越来越大了。

    堂上。

    许清宵望着这些番商异族,他沉默的原因很简单。

    实在难以想象到,这帮番商异族,为何有如此之底气,又为何会这般嚣张啊。

    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敢放出狠话,他们平日里是怎样的嚣张?

    =======================================

    凌晨六点!更新完了!

    防盗十五分钟!这个点应该不会有读者看书吧?

    我真不信!!!!!!!

    就算有,七月只能哭着喊着说抱歉了!!!!!!!

    熬到六点写完!!!!!!!!!!!!!!!!!!

    我真的顶不住啊!!!!!!!!!!!!!!!!!

    头晕眼花的!!!!!!!!!!!!!!!!!!!

    15~20分钟后,内容会自己修改,大家起床刷牙漱口上个厕所,然后就好了!!!!

    =======================================

    第一百一十六章:

    随着永兴铺掌柜的人头落地。

    许清宵的铁血手腕,再一次让大家安静了。

    这帮番商,的确是该死,但所有人都知道,这帮番商死不了。

    因为他们没有犯大错,无非就是坑蒙拐骗罢了。

    百姓是想让他们死,可一切还是要按照大魏律法来的。

    这一点镇西王知道,三位尚书也知道,所有权贵都知道,甚至百姓都知道。

    可许清宵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就地斩首,这已经不是铁血手腕了。

    这是一手遮天啊。

    “许清宵!”

    “你当真无法无天。”

    镇西王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了。

    原因无他,他这次过来的目的是什么?是调和!

    并非是来打压许清宵的,而是给这些番商撑场面的,告诉许清宵,这帮番商你动不得。

    当然他也知道这帮番商所作所为,知道今日很难善后。

    可许清宵这么闹腾,他们也有所商议,认为许清宵无非就是想要讹一笔钱罢了。

    所以他来之前,早就与其他人协商好了,只要不是非常过分,这笔钱给了就给了,大不了过几年让许清宵吐出来罢了。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许清宵真敢下手,而且还是下死手。

    这杀的几个人,与他们关系很大,每年不知道能为他们赚取多少银两。

    更主要的是,许清宵杀人是在立威,这人一杀,这些番商一个个吓得尿都快出来了。

    到时候完全就是许清宵掌中玩物,他不允许的是这一点,而不是真杀了两个人。

    死了的人,他没办法挽救,可活着的人,他必须不能让许清宵这般枉为了。

    “王爷!”

    “这是许某提醒你第二次了,今日堂审,许某一人做主。”

    许清宵淡淡开口,无惧镇西王的怒吼。

    “今日堂审纵你一人做主,可本王也不允许你草菅人命,本王问你,他们犯了什么错?需要这般惩戒?”

    “纵然是当街殴打妇女,纵然是出言羞辱,纵然是强买强卖,你大可罚他银两,让其致歉,甚至关他进牢都可以,然而你却目无王法,过度执法,直接斩他。”

    “大魏律例,死罪皆需刑部侍郎亲自确定,否则不得下令。”

    “本王想问一问,这大魏的律法,是你许清宵制定的吗?”

    镇西王怒道。

    他攻击许清宵的点很简单,律法上可没有写,殴打妇女,出言羞辱,强买强卖,是杀头之罪,是死罪。

    而且但凡涉及到死罪,都必须要又刑部侍郎品级亲自审核,确定无疑后才能判其生死。

    许清宵却直接就地斩首,逾越了规矩。

    “殴打妇女!出演羞辱!强买强卖!的确罪不至死。”

    “可!太祖有训,凡异族辱我大魏子民者,皆,杀无赦。”

    “这一点,王爷难道忘记了吗?”

    许清宵冷冷开口,大魏律法中的确没有说殴打妇女是死罪,可太祖说过这话啊。

    当年大魏太祖,建立大魏王朝,就是靠铁骑杀尽异族,平定动乱。

    不然这帮异族凭什么尊大魏为主国?难道是被大魏太祖人格魅力征服了?

    还不是靠铁血手段,杀到异族胆颤,杀到番邦哭爹喊娘。

    所以在那个时代,异族辱大魏者,的确是杀无赦。

    只是这种东西不会被记在律例之中,但有明确记载,而许清宵拿出这一条太祖口训,的的确确可以拿出来。

    “许清宵,你混淆视听,太祖的意思,是不服管教的异族,他们是大魏的商人,两者完全不一样。”

    镇西王否认道。

    “大魏的商人?”

    “好!”

    “王爷,那许某就问一问你。”

    “你说这些番商是我大魏的商人?他们可曾交过一文的税?”

    “你说这些番商是我大魏的商人?他们可曾为大魏做过一件事?”

    “大魏先祖,见其可怜,让其生存,免之税收,彰显我大魏之国威,大魏之鼎盛,孕育这些蛮夷番邦百年,不奢求他们回报大魏云云。”

    “却没想到,这帮番商借助皇恩,在大魏横行霸道,肆无忌惮,殴打我大魏子民,羞辱我大魏女子。”

    “许某想问一问镇西王!”

    “大魏六百年前,中原番邦入侵,异族践踏,多少百姓如同猪狗一般,在这些异族脚下,太祖拔刀而出,铁骑镇世,杀出大魏基业。”

    “如今六百年后,上演着同样的场景,你身为大魏藩王,理应铭记于心,却没想到你今日不但不支持本官严惩恶贼,反而支持这帮异族。”

    “许某当着天下百姓面前,想问一问王爷。”

    “您,到底是大魏的王,还是异族的王?”

    许清宵一番话慷慨激昂,而且这一番话格外的可怕,将百姓的愤怒瞬间拉起,再加上这最后一句更是杀伤力无穷。

    刹那间。

    无数双目光死死地落在镇西王身上。

    是啊,这些异族番商,如今在京都内所作所为,不正是如同六百年前,番邦异族入侵中原时的行为吗?

    六百年前是如此,六百年后也是如此。

    你身为王爷,不但不帮自己人,反而帮外人,你还是不是人?你还是不是大魏的王爷?

    百姓的目光如火炬一般,落在镇西王身上。

    气势并不可怕,但这一双双充满愤怒的目光,却是民意,是天下杀人最恐怖的民意。

    “你!”

    镇西王指着许清宵,他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心中情绪,纵然怒气冲天,可他的目光,不敢有任何一丝丝怒意。

    因为民意太可怕了,他知道自己不能乱说什么了。

    “王爷,若您还是大魏的王,就坐下吧。”

    “若你觉得,你是他们异族的王,那索性不如让你的侍卫出手,将这些番商救走。”

    许清宵态度一变,他再次给对方挖了个坑。

    而后者心情平复下后,继续开口了。

    “许清宵,你莫要污蔑本王。”

    “本王自是大魏的王,本王自然向着大魏百姓。”

    “可本王之所以出言,并非是帮他们,而是帮天下百姓,这些番商虽然有些过错,可说到底他们是番商,如今大魏历经北伐,需休养生息,若将他们杀了。”

    “只怕会引来战祸,尤其是这些番商背后的人,都是异族权贵,若他们真犯了十恶不赦之罪,杀了就杀了,本王绝对不会多说一句。”

    “可就因为这种事情,却害得他们人头落地,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镇西王想到了如何回击许清宵,他这般开口,站在大魏的角度上来反击许清宵。

    你要杀人,不是不可以,可问题是,人家并没有犯下滔天大错,再者他们是番商,我不让你杀,不是害怕他们,也不是帮他们,而是他们代表的是一个又一个小国家。

    大魏历经了七次北伐,国本已经没了,若是再招惹什么战祸,对大魏百姓来说,除了痛苦就是痛苦。

    他很聪明,站在大魏百姓的角度上来说,撇清自己的干系,一番话说出来,自己就如同圣人一般。

    “笑话。”

    许清宵冷笑一声,他望向镇西王,语气依旧冷漠。

    “按王爷的意思就是说,如今大魏国力不行,不能再起战乱,所以我们这些大魏子民,面对这种蛮夷番邦,就应该低头道歉。”

    “即便我们大魏的子民,被番邦打了,我等也不能说什么?即便是我们大魏的女子,被当街羞辱,我等也只能沉默不语?即便我等被这些番邦当做猪狗,我等也不能说什么?”

    “王爷,六百年前,我们站起来了!”

    “六百年后,您的意思是说,让我大魏子民,又跪下吗?”

    “还有!”

    “大魏王朝,何时惧战?这些异族蛮夷,当真敢犯,大魏铁骑,将踏破一切山河。”

    “我大魏子民!惧战否?”

    许清宵声音不大,可字字珠玑,如同天下最锋利的剑一般,每一个字都让镇西王脸色阴沉一分。

    这一刻,在场所有人都被许清宵这番话给感染到了,当下百姓们发声了。

    “我等大魏子民,不惧!”

    “大魏子民,从不惧战。”

    “他要战,大魏便战。”

    “六百年前,我等站起来了,六百年后,我等不可能跪下。”

    “大魏子民,死也是战死的!”

    那声音一道又一道的响起,是百姓的声音,纷纷大吼。

    八门京兵们在这一刻,也热血沸腾,他们是军人,感受最深,许清宵这番话说的简直是太好了。

    六百年前站起来了,六百年后还想我们跪下?

    而且,大魏什么时候怕过?七次北伐,打没了的是国本,不是我们的骨气!

    “许大人威武!”

    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吼一声,刹那间所有不知该说什么,但却被感染的百姓们,不由纷纷跟着喊起来了。

    “许大人威武!”

    “许大人威武!”

    声音震耳欲聋,响彻整个京都,往后的百姓,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再听到这声音后,也忍不住跟着齐齐喊了起来。

    此时,八门京兵也彻底忍不住了,他们热血沸腾,手握长枪,齐齐大吼道。

    “许大人威武!大魏威武!”

    气势可怕,这声音,震动了天上的云,这气势如天地之间,最锋芒之剑。

    所有的气势加持在许清宵身上,这一刻,许清宵的气势,瞬间攀升。

    “六百年前,大魏站起来了!六百年后,没有人能够让大魏跪下!一切皆妄想。”

    兵部尚书周严也在这一刻忍不住开口,他是尚书,可此时此刻,也被许清宵这番话给感染到了。

    户部的顾言尚书,刑部的张靖尚书皆沉默,可这沉默意味着他们无条件支持许清宵。

    不说话,就是最大的支持。

    面对万众一心,镇西王脸色铁青,他目光阴沉,可如此的民意,让他实在是敢怒不敢言啊。

    他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许清宵要公开审讯了。

    他就是想要借助民意,就是想要用民意压自己,当真是好手段啊。

    砰!

    镇西王落座下来,他没有继续说什么了,也不敢再继续说什么了,再说下去,他只怕也会惹来麻烦。

    可镇西王不服!

    他根本就不服!

    “传,长平铺掌柜。”

    见镇南王落座下,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传长平铺掌柜前来。

    长平铺掌柜听到许清宵的传令,直接吓得脸色苍白,跪在地上恐慌哭喊。

    “许大人,许大人,我已知错,我已知错,我愿赔偿他们三倍银两,也愿意去牢中受罚,许大人,我已知错了。”

    他跪在地上,朝着许清宵磕头哭喊道。

    而许清宵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刑部官差,声音无比严厉道。

    “本官最后重申一遍。”

    “今日堂会,本官说什么,尔等就做什么,这已经是第三遍强调。”

    “除陛下亲临,否则本官让你们杀谁,尔等若还有半分犹豫,与其同罪,人头落地,知晓吗?”

    许清宵暂时没有理会长平铺掌柜的哭喊,而是看向刑部的官差。

    方才他们的表现,实在是太过于犹豫了,这是一种执法阻碍,他要杀,杀的干干净净,杀的明明白白,若是一直犹犹豫豫,只会让这帮人有侥幸心理。

    所以如果谁再敢犹犹豫豫,许清宵一起杀了。

    虽然这有些过分,可为了明纪,必须如此。

    “我等遵命!”

    刑部官差开口,他们的确不敢乱来了。

    “长平铺掌柜,既已认罪,签字画押。”

    许清宵丢出认罪状,如此说道。

    而后者依旧是惶恐不安,在地上磕头求饶,死活就不敢签这个认罪状啊。

    可刑部官差不管你那么多,直接抓着对方的手,朝着认罪状上按上去。

    你既然已经认罪了,就得签字画押。

    “就地斩首!”

    许清宵也没有任何犹豫,又是斩令丢出。

    长平铺掌柜当场吓的屎尿齐出,他恐慌大喊,看向镇西王,嘴唇发白。

    “王爷......王爷!”

    噗。

    人头飞起,沾着鲜血,滚落在地。

    有刑部捕快第一时间盖上白布,虽然这杀的解愤,可还是要照顾百姓的情绪。

    “长安铺掌柜何在?”

    许清宵再次开口。

    他的声音,在此时此刻,就如同阎王索命之声般,声音响起,番商一个个吓得浑身发抖。

    被叫上名的掌柜,比之前两位要镇定无比。

    “我不认罪!”

    他跪在地上,知晓认罪就得死,所以他直接不认罪。

    “传人证物证!”

    许清宵开口,可话一说完,后者目光凶恶无比道。

    “你即便是传了人证物证,我也不认罪,我就是不认,一切买卖,都是公平交易,许清宵,你为赢得大魏民心,不惜引来战乱,你是罪人。”

    “你才罪该万死!”

    长安铺掌柜很有骨气,他死活不认罪,管你人证物证,他知道镇西王一直想要救他,可一旦认罪,镇西王想要出手相救都不行。

    因为民意可怕,所有百姓都支持许清宵,镇西王不敢帮忙。

    可他不认罪就行了,许清宵难不成敢直接杀了他?

    “我也不认罪,许清宵,你为百姓民意,滥杀无辜,罪该万死的人是你。”

    “许清宵,你判案不公,草菅人命,我等都是无辜之人。”

    “许清宵,你可知我兄长是谁吗?他是图国的大司,等于宰相,你若是杀了我,我兄长必会问责大魏,你担不起这个责。”

    “我父亲好友,乃是平他族将军,你要是杀了我,会引起两国战争,到时候大魏至少有几万甚至是十几万的无辜百姓因此而丧命。”

    不少番商开口了,他们也意识到直接认罪,下场说到底还是死,与其如此,不如死活不认罪,同时各种自报家门,让许清宵无法正常执法,反正话已经说了,你要是真敢杀我等。

    那带来的后果,你自己掂量掂量。

    同时自己这般做,镇西王就有机会出手,而不至于被许清宵这般牵制住。

    的确。

    随着这帮番商死活不认罪,镇西王眼神之中露出赞许之色,但很快恢复平静。

    他知道许清宵想要做什么,杀个四五人,立下凶威,到时候再拿捏这些番商,让他们大出血。

    可如若所有番商全部不认罪,你许清宵又能如何?

    杀鸡儆猴,你能做。

    难不成你还想将这些番商全部杀光?你有那个胆吗?

    而堂上。

    许清宵望着这帮叫嚣的番商,没有说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