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完了,出事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清宵的立言。

    并没有什么天地异象。

    也没有什么玄黄之光或光芒冲天。

    然而,就在这一刻。

    大魏皇宫内。

    伴随着一道钟声响起,众人惊起。

    最先惊起之人,是怀宁王府中的怀宁王。

    大堂内,怀宁王站起身来,他苍老的面容上露出惊容,望着皇宫的位置,身子剧烈颤抖起来了。

    “镇国钟,这是镇国钟,这个许清宵,为何能得天下民心?他到底是个什么人?”

    怀宁王几乎是用咆哮般的声音说出这番话。

    大魏有两件镇国神器。

    一秒记住.42zw.

    太祖长刀,这是太祖皇帝的武器,陪伴太祖征战天下,最终平定动乱,奠基了大魏王朝,凝聚国运,拥有可怕威能。

    镇国钟,这是五代文帝打造而出的神器,因大魏繁荣无比,国运雄厚,而后铸钟镇国,代表着天下民心,若此钟一响,便代表百姓归心,若三响,便代表盛世而来,若五响,便意味着大魏迎来最为鼎盛之时。

    若七响,则意味着大魏超越古今往来一切王朝,若九响,大魏一统天下,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性,当世有圣人诞生了。

    如今镇国钟一响,这就意味着说许清宵得到了大魏民心。

    许清宵的立言,没有引来天地异象,可却引来镇国钟响,这就意味着许清宵已经得到了民心。

    对于怀宁王来说,许清宵的威胁瞬间提高百倍有余。

    自己是要造反的人,造反最怕的是什么?不就是民心不顺吗?

    还是那句话,倘若天下百姓吃好喝好,谁造反谁死。

    除非是绝对性的武力镇压,可问题是,他们没有绝对性的武力,有造反的资本,但到底能不能成功是未知数,之前是三七开。

    可随着许清宵今日立言,局势瞬间扭转了。

    “悔不该将兵符交出啊。”

    怀宁王发出一道呜呼之声,他现在最难受的不是许清宵得民心。

    而是自己将麒麟兵符交了出去。

    原本按照他的想法,麒麟兵符交给女帝,会给女帝带来麻烦,让女帝犯错,到时候便可以拉拢其他犹豫不决的藩王一同造反。

    计划没有任何一点问题,可偏偏出了个许清宵。

    一个得大魏民心的许清宵啊。

    许清宵得大魏民心,一旦藩王造反,只要许清宵出面,只怕百姓们根本就不会答应,而一旦没有民心的话,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麻烦。

    麒麟兵符再加上许清宵为百姓立言,将原本三七开的局面,瞬间扭转为五五开。

    如此一来的话,那些本就犹豫的藩王,只怕会更加犹豫,而那些虽然加入可还没有下定决心的藩王,可能也会犹豫起来了。

    这是大难啊。

    他悔恨啊。

    悔恨自己为何将麒麟兵符交出,自己当真是愚蠢至极,自己当真是猪油蒙了心啊。

    大魏文宫。

    陈正儒望着大魏宫廷,耳边依旧回荡着镇国钟声。

    “我便是唯一的炬火。”

    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他喃喃自语,目光从大魏宫廷收回,而后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他的眼神之中,充满着赞许,许清宵为百姓立言,与他有些相似,他是为大魏立言,期望有朝一日,大魏能重回鼎盛时期。

    而许清宵为了百姓,意义是一样的。

    文宫当中,诸位大儒皆然都有些沉默,如若说他们之前有些瞧不上许清宵,那是因为许清宵才不过七品。

    七品之前,任凭你多快速度,也不过如此,无非是天赋好罢了。

    而从七品开始,每一品的提升,都是质变,立言,著书,哪一个不是值得关注的事情?

    尤其这人还是许清宵。

    细细算来,许清宵入学不过三四个月啊,便已经六品立言。

    这要在这样下去,岂不是今年之内,许清宵便要晋升为大儒?

    若真是如此的话,许清宵当真有圣人之资啊。

    如果许清宵真在今年著书成儒,那他们就不得不承认许清宵的天赋,不得不承认许清宵有圣人之资。

    没有什么甘心不甘心,除了个别几个大儒之外,其实大部分的大儒,对许清宵并没有太大的意见。

    诸如陈心,诸如陈正儒这些,而即便是对许清宵产生意见的大儒,大多数还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

    许清宵八品儒生,去怒怼大儒,这是大不敬,而后更是开创学派,想要推翻朱圣一脉,他们如何不怒?如何不气?

    可如果许清宵一步一步成为圣人,那这些意见,将统统烟消云散,因为儒者乃天地认可,他们不认同没有任何用,天地认可就行了。

    许清宵立言,意义太大了,这一刻,大魏文宫的儒生们,对许清宵有了一个真正的认识。

    而皇宫当中。

    女帝站起身来,望着镇国钟的方向,显得沉默不语。

    李广孝则站起身来,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许清宵为百姓立言,这一步,当真是逆转局势啊。”

    李广孝面露欣喜,他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思索各地藩王的事情,可如今的局面,对女帝不利。

    可现在不一样了,许清宵为百姓立言,在百姓当中拥有极高的地位,可以完美牵制这些藩王。

    尤其是如今女帝掌握神机营和麒麟军,再配合许清宵,从之前的劣势,一瞬间转变成了平局。

    这是大好的事情啊。

    “传朕旨意!”

    “许清宵为百姓立言,实乃国之栋梁,册封许清宵安民爵,子爵爵位,任命户部侍郎,官居四品,修爵府,赏婢女十人,金银五千两,玉器各类,爵服五套,皇室用品两套。”

    女帝开口,她直接宣旨,直接封爵任职。

    户部主事从七品,直接连跳六级,直接任命户部侍郎,从四品,这升级速度也是快的吓人。

    可最重要的还是封爵啊。

    爵位是什么?代表着一种地位,官职是官职,爵位是爵位,拥有爵位,就意味着许清宵是大魏的权贵,别看才是个子爵。

    可许清宵也才不过二十岁啊,就封了子爵,朝堂当中哪怕是丞相陈正儒,也没有爵位。

    官场上,许清宵得喊陈正儒一声丞相或尚书.

    平日里,陈正儒需喊许清宵一声子爵大人。

    这就是爵位的重要。

    完成了身份转变。

    刑部之外。

    三位尚书的目光也不由落在许清宵身上。

    顾言沉默不语,他是户部的尚书,许清宵今日立言,既得爵位,又升官品,而且还得到了民心,未来的大魏,许清宵必是万丈光芒啊。

    张靖与周严沉默不语,他们只是惊叹,许清宵做的事情,一次比一次惊险,然而又一次又一次的化险为夷,这人当真是妖孽啊。

    镇西王则是彻底沉默了,因为他知道,大势已去。

    一束束微弱的光芒,自百姓身上凝聚而出,没入了许清宵体内。

    这是民心所向。

    每一束微弱的光芒,都来自一名百姓,看似微弱,可聚集在一起,却将许清宵映照如圣贤一般。

    可就在此时,许清宵莫名感觉到,这如汪洋一般的民意,能增强自己的儒道品级。

    是的,当初写安国策所得到的才气,基本上耗空,后来作南豫阁序,千古名言,也得到了诸多才气,可刚才自己六品立言,却直接耗空了。

    甚至还差一部分,可现在的民心加持之下,让自己势如竹破地抵达六品。

    儒道七品之后,一品一重天,自己现在立言成功,可想要成为大儒,绝对不是说现在写出一本绝世书籍,就能立刻成为大儒。

    还是需要才气加持,拥有才气便有资格突破品级,而著书则是你有资格成为大儒。

    正常情况下,一个立言的儒者,想要成为大儒,光是才气积累也需要数十年的时间,甚至几十年都有可能。

    可许清宵发现,民意居然可以代替才气,加持在自己体内,省去这个环节。

    这就意味着,如果自己拥有足够的民意,只要著的书籍不差,就能瞬间成为大儒,省去了这个积累的环节。

    这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毕竟自己什么都不缺,就是唯独不缺诗词名言,著书写诗不在话下,可想要靠绝世文章,绝世诗词来完成才华积累,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因为会一直递减,你著作一篇千古诗词,才气滚滚,可当你著作一千篇千古诗词的时候,就没有多少才气了,而且还需要大量时间去积累,因为你的诗词要逐渐流传出去。

    才能慢慢给你增加才气,否则念一首诗,就能直接变强,这可能吗?

    但民意可以,民意无穷无尽也,许清宵感觉得出来,只要自己为百姓做实事,自己便可以获得大量民意,而这些民意可以让自己快速突破儒道品级。

    哪怕是成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虽然这有些夸张,但理论上没有任何问题。

    深吸一口气。

    许清宵收回了一切杂念,他向百姓一拜,而围观的百姓,也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

    紧接着,许清宵将目光看向镇西王。

    “王爷,您还有什么可说的吗?”

    许清宵平静问道。

    镇西王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许清宵都已经立言了,一心为百姓,他还有什么好说的?再说自己就真的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许清宵,希望你当真一路高歌。”

    镇西王开口,他留下一句耐人寻味之言,而后转身离开。

    这场争斗,他已经输了,而且输的很惨,继续留在这里,只是徒增笑话。

    见镇西王离开,许清宵再将目光落在这些番商身上。

    感受到许清宵的目光,这群番商们再次开口。

    “许大人,我们答应,我们答应。”

    “许大人,我们愿意补税,多少都愿意。”

    他们急忙喊着,看着镇西王离开,他们内心也松了口气啊,要是镇西王还留在这里,他们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口说无凭,签字画押为证。”

    许清宵开口,随后让人将早已准备好的字据列出,上面条条框框都写的很清楚,补三年税收,按三成来补,同时往年之后,征四成税收。

    番商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在上面签字画押,不仅仅是他们,许清宵要求的是整个京都番商,甚至是整个大魏番商都要签字,不过这个大工程要等结束以后才能做。

    先让这批人签了就行。

    一个时辰后。

    待所有番商签字画押结束,许清宵继续说出第三条规矩。

    “第三,从今往后,尔等做生意,进货出货皆立字据,百姓一份,尔等一份,户部一份,每月账本必须送至户部核算彻查,若有问题,必须第一时间配合调查,如若有任何账目不对,且无法回答,视为偷税漏税,严惩不贷。”

    “各位百姓们,往后在番商手中买东西,务必要留下收据,若有收据,买到假货,刑部立案调查,并且假一罚十,由店铺单方面赔偿,但若无有收据,即便是被坑千两白银,刑部也绝不追责!”

    “此后,止女干商并非在法,而在各位身上,往各位百姓好好监督,莫要再发生这类事情了。”

    许清宵说出第三个规矩,并且也告知百姓们以后买卖番商的东西,必须要留下收据,哪怕是一文钱都要有收据,只要有收据,你觉得不公平,就可以去刑部立案,如果没有收据,就算你真被坑了,也是你自己的问题,刑部不管。

    这规矩一说,户部尚书顾言眼中不由露出精芒。

    他没有想到,许清宵真正的杀招,竟然是这个。

    说实话,许清宵如此大闹一场,只是为了征税和补税,他并不是特别看好,补税还好说,毕竟补点银两而已,可要说征税,这些番商别看现在点头答应。

    一旦元气恢复,必然是各种想办法,各种钻空子,到时候真正让其交税,肯定是一大堆麻烦事。

    可许清宵竟然用这招堵死了这帮番商的退路。

    进货出货必须要有三份收据,自己一份,户部一份,百姓一份,户部留着当做核算,百姓留着当做收据,而自己留着是核算,同时再将账本送到户部核算。

    你有没有玩猫腻,一下子就知道,当然你也可以把东西卖掉,然后不给收据,可问题是百姓们会答应吗?动辄几十两银子的东西,谁敢保证有没有问题啊?

    所以这一招,直接堵死这帮番商玩猫腻了。

    好手段,好手段,好手段啊。

    而且这个方法完全可以推广全国啊,毕竟有很多大魏商人也会玩这些猫腻,可若是配合刑部严法,有收据立案,没有收据就不立案,即便是这些女干商想要逃税漏税。

    可有收据的情况下,你就不敢太过于放肆,完全杜绝不可能,但做到部分防范,国库又能增加一波收入啊。

    这许清宵,当真是户部大才啊,我顾某的眼光,就是好啊。

    顾言有些感慨了。

    这一刻,跪在地上的番商们有些沉默了,他们听到征税其实也不慌什么,毕竟征税也可以玩猫腻的,可现在要留有收据,并且还要给户部核算。

    这就很麻烦了,再加上百姓们的仇视,只怕就算他们到时候以优惠降价方式让他们别开收据,估计他们也不会答应。

    感受到番商的犹豫,许清宵倒也平静。

    缓缓吐出一个字。

    “斩!”

    许清宵轻轻开口,他对这帮番商可没有任何一点敬畏,一个斩字落下。

    刹那间四人被直接抓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四颗人头落地。

    一瞬间,番邦们鬼叫起来了。

    “许大人,许大人,我们答应,我们答应啊。”

    “许大人,我们方才只是想了一下,根本就没有任何其他想法,我们答应啊。”

    “许大人,您不要想错,我等根本没有其他意思,就是多想了一下。”

    番商们大声哭喊着,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这许清宵是不是杀他们杀上瘾了?

    可面对番商的求饶,许清宵看都不看一眼,方才给过他们机会了,却还敢犹豫?

    当真以为自己纸老虎吗?

    一刻钟后。

    又是十几颗人头落地,许清宵喝了口茶,再看向这帮番商,已经一个个在地上疯狂磕头了,他们额头淌血,疯狂哭喊着,恳求许清宵饶命啊。

    他们真的后悔了,为什么刚才要犹豫一下,要是不犹豫的话,就什么事都没了。

    “许大人,我们真的知错了。”

    番商们哭喊着求饶道,他们真的怕了,被许清宵杀怕了。

    “好了。”

    许清宵挥了挥手,刑部官差们也停下了手。

    “本官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签字画押后,一日之内,补缴税收,往后该如何就如何。”

    “若不签字画押,人头落地。”

    许清宵淡然道。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这群番商再也不敢放肆了,一个个开始签字画押。

    银两固然重要,可命最重要啊。

    许清宵没有说话,整个签字画押花费了足足一个时辰的时间。

    不过第一批签字的番商,都是比较大的番商,剩下普通的番商,都被扣押在衙门里面,想要全部签字画押,需要花费一天的时间。

    这个让下面人做就好了。

    “各位百姓,番商祸乱之事,到此为止,往后还望诸位多多监督,京都的繁荣,靠的还是各位百姓,以后有什么冤屈,就来刑部。”

    许清宵再朝着众百姓一拜。

    紧接着便往刑部内堂走去了,三位尚书也起身,朝着百姓一拜,也跟随了过去。

    番商的事情,到了这里就算是结束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那是接下来的事情。

    谁也不能保证这些番商会不会事后反悔,可该做的已经做了,不可能真的全部杀干净,那样的话真会闹出大事。

    很快,刑部内堂当中。

    张靖坐在首座上,户部尚书顾言坐在左边,兵部尚书坐在右边,许清宵则自己搬来一个凳子坐下,倒也不客气。

    “守仁,你今日立威虽然成功,可还是有些激进了啊,这些番商只怕与诸多藩王有关系,而且京都之中也有不少势力与他们有关联,他们虽然服气了,可后面这帮人只怕不会服气。”

    刑部尚书张靖第一时间开口,他没有任何想法,直接指出许清宵做错的地方。

    “守仁啊,并非是我说你,你今日杀的人太多了,前前后后四百多人,镇西王说的一点没错,真会引来战争,如今大魏打不起仗了,我本想劝你,可想了想你当时要立威,若我等劝阻你,只怕会对你不利,唉。”

    户部尚书顾言也跟着开口,有些无奈。

    然而兵部尚书周严就不一样了,他轻哼一声道。

    “你们就是太怂了,这些番商杀了挺好的啊,我就觉得挺不错的,清宵你做的对,该杀就杀,真要打仗,那就打,还真怕一群小小异族番邦?”

    周严冷笑道。

    他不觉得许清宵做错了什么,反而觉得许清宵做的很好,杀的对,杀的相当对。

    “张尚书,顾尚书,周尚书,今日之事,我已经有了周全之策,很多事情不方便直说,但除番商绝对是有利于大魏,有利于当下。”

    “如今事情已经解决,顾尚书麻烦派人核算账本,张尚书麻烦要监督补税,至于周尚书也要警惕,麒麟军和神机营最近守在京城周围,绝不允许任何一名番商逃了出去。”

    “再者,顾尚书,番商征税之事,也要拟好奏折,让陛下下旨,全国统一,包括收据之说,也可以让全国效仿学习。”

    事情解决了,许清宵倒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多说什么。

    顾言说的话,许清宵明白,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许清宵敢这样做,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所以没必要去争什么。

    听到许清宵这番话三位尚书点了点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最终征税数额,顾尚书让人直接交给我,不得经他人之手,劳烦了。”

    许清宵起身告退,事情做完了,他要回去了,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好。”

    顾言点了点头,眼下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倒不如就先这样,至于后面的事情,等来了再说吧,暂时又想不到什么办法。

    “守仁侄儿,一起走,我也要回去了。”

    周严也起身,随许清宵一同离开。

    很快许清宵与周严离开此地。

    当下,内堂之中,便剩下张靖和顾言两位尚书了。

    待周严与许清宵离开,顾言的声音响起。

    “唉。”

    “守仁有大才,户部之大才,可惜啊,他虽有大才,却太过于激进,前前后后杀了至少四百五十人,只要今日一过,只怕明日就有如山一般的奏折上来。”

    “过几个月,便是陛下寿诞,新朝第一年,万国使者前来,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必然会拿此事弹劾守仁,虽说陛下器重他,可万国使者齐齐弹劾,守仁多多少少要受点责备。”

    顾言开口,他赞叹许清宵的大才,可对许清宵今日所作所为,还是有些不满。

    不是说许清宵不能立威杀人,而是许清宵杀过头了,杀的太多了,没必要这样啊。

    随着顾言开口,张靖也不由叹了口气。

    “守仁有大才,刑部之大才,他杀人立威,调动民意,解决番商之祸,但的确不需要如此激进,而且补税三成意义也不大,至于征税老夫也觉得有些不切实际。”

    “而你担心的是万国使者弹劾,可老夫担心的则是又要起战祸啊。”

    “这要是真起战祸了,顾大人,老夫想问一句,咱们大魏,打得起还是打不起?”

    张靖也有些好奇了,他不知道如果真起了战乱,打得起打不起仗。

    “难啊。”

    顾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你说打得起吧?也打得起,你说打不起吧?也打不起。

    反正就是很难很麻烦。

    “唉,算了算了,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哀怨的了,反正有守仁在,大不了就麻烦一点,回头我要找陛下好好谈一谈了,守仁得继续在刑部当差,老夫手头上有不少案子,需要守仁帮忙。”

    张靖摇了摇头,也无所谓了,管他什么这个那个,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呗。

    可此话一说,顾言有些皱眉了。

    “继续在刑部当差?张尚书,你这话何意?陛下都说了,让守仁来我户部当侍郎,他哪里有时间去你刑部啊?如今大魏百废待兴,您就别来添乱了。”

    顾言开口道。

    “添乱?顾尚书,大魏百废待兴是事实,可刑部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啊,再说了,陛下让守仁去户部,又没说不能来刑部?而且守仁一开始也是我刑部的人啊?你之前不是不希望守仁去你户部的吗?说他没有户部之才能吗?”

    “哦?现在看到守仁的大才,马上换了副态度?”

    张靖有些没好气道。

    “什么叫做看到守仁的大才?老夫一直都说守仁有户部之才,我何时说过守仁没有户部之才能?你这是污蔑,诽谤。”

    “总而言之,陛下将守仁给了我户部,就是我户部的人。”

    顾言来火了,许清宵有没有户部之才能,他已经明白了。

    这种大才若是来了户部,别的不说,最起码能让户部每年多收不知道多少银两,到时候户部的压力或许就能减少,而且对大魏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去刑部干嘛?判案?就为了一些案子,浪费这个大才?

    “顾尚书,老夫尊重你,喊你一声尚书,你要是这样说话,那老夫就不给你面子了。”

    “守仁就是我刑部的人,陛下说都没用,你要是想把守仁抢走,我今日,我今日!你信不信我今日揍你?”

    张靖脾气也来了,他是谁?刑部的尚书啊。

    本来陛下让许清宵去户部,是帮帮忙而已,毕竟许清宵是从他刑部出来的人,撤了主事之职,也不过是给藩王一个交代罢了。

    不然许清宵肯定是要待在刑部的啊。

    “懒得理你。”

    顾言没有废话,直接起身离开,压根就不搭理张靖。

    “呵。”

    张靖冷笑一声,也懒得理会顾言,他反正认定了,许清宵就是他刑部的人,顾言这个老梆子想要抢人?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两位尚书骂骂咧咧离开。

    而此时,京都内依旧热闹无比,百姓们没有聚集在刑部之外了,而是聚集在各个商铺当中。

    看着京兵入内,把一个又一个装满白银的箱子抬出来,而后还有各种珍宝被端了出来。

    什么白玉珊瑚,什么名人字画,还有一些古董奇珍,琳琅满目的宝物被运出来,引来百姓一阵惊呼。

    整个户部彻底忙的起飞,核算的核算,清点的清点,还有评价的评价。

    不仅仅如此,其他番商也开始各种补税了。

    补税这个环节他们愣是不敢有半点猫腻,主动把账本拿出来,然后按照三成来计算。

    虽然说每年补三成,一共要补三年的税,可至少没有彻底伤筋动骨,对比那些被砍头抄家的来说,他们简直是无比幸福。

    相当于是拿出五分之一的家底出来买个平安。

    总而言之,这一天大魏京都忙得不可开交,到最后不少京兵都进了户部,开始点算银两钱财,整个户部已经堆满了奇珍异宝,白银黄金。

    甚至刑部,兵部,还有礼部,吏部都被堆满了。

    看着这些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所有官员都咂舌了,他们知道这帮番商赚钱,可当一箱箱白银堆积在面前的时候,的的确确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人和人之间啊,就是有差距。

    终于,经过忙碌的一天,翌日未时。

    所有数目,彻底被清点出来了。

    厚厚一叠的账本被立刻送到许清宵手中。

    守仁学堂。

    许清宵接过账本,他缓缓翻开,只是第一页就有些惊讶,越翻到后面,许清宵眼中的惊讶越浓。

    一直到最后,许清宵看到总数之时,就彻底不说话了。

    这是四百三十七人的全部家当,现银就有两万五千八百多万两啊,两个半的小目标。

    至于不动产更是接近五个小目标,当然这些不动产变卖需要时间,而且这只是估价,不见地说就能卖出这个价,打个七折就差不多了,想要快速卖出去,打个五折半个月能就行。

    但这可能吗?

    许清宵才不蠢,这些古董字画,奇珍异宝完全可以罗列在一起,慢慢卖掉啊。

    至于这些良田房产,直接国有化,让户部派人去经营,或者直接交给番商收租也赚钱啊,一口气卖掉没必要。

    再看看另外一本。

    补税册。

    许清宵认真翻看,一页又一页。

    最终一个惊天数字出现了。

    许清宵:......

    许清宵沉默了。

    四万三千八百万两?

    要不要这么夸张?这他娘的都已经赶上大魏四年国税了啊。

    再加上之前抄家的,合计起来就是七万万两白银,这是现银,外加上接近五万万两白银的不动资产,这就是十二万万两白银啊。

    十二万万啊。

    抵得上鼎盛时期的大魏一年税收,而且还不需要支出。

    这一刀砍下去,当真是富得流油啊。

    此时此刻,许清宵算是彻底明白为什么镇西王要如此力保这些番商了。

    他们保护这些番商,而这些番商每年给他们纳贡送钱,估计也是个天文数字,四成可能多了,三成绝对不过分。

    甚至一些狠点的藩王,直接技术入股,抽你五成走你也没话说。

    按照这四万三千八百万两白银,每年就可以抽走三成,也就是一万万两。

    大魏一年国税一万万两,他们从这些番商身上一年抽走一万万两。

    富可敌国!

    这他娘的,怪不得想造反。

    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藩王,每年抽取的银两,跟国税一年收入差不多,自己真不敢保证不想造反。

    有钱有势有人,这不造反等着被割韭菜?

    “速去通知户部尚书,刑部尚书,还有兵部尚书,请他们一同面圣。”

    许清宵开口,让对方去通知户部尚书和刑部尚书,说完此话,便直接离开,去皇宫内告诉女帝这个好消息啊。

    一刻钟后。

    许清宵来到皇宫外,他已经让人通知陛下。

    同时也在等待顾言和张靖的到来。

    大约一炷香后,顾言与张靖的身影出现在此地了,周严跟在后面。

    不过顾言与张靖两人似乎有些隔阂一般,走的不是很近。

    “守仁,需要这么着急喊我们来吗?”

    见到许清宵,张靖第一时间开口,有些好奇地看向许清宵。

    “守仁让我们过来,自然有守仁自己的道理,想来应该是补税总和已经出来了。”

    顾言有些鄙夷地看着张靖道。

    “恩,补税与抄家总和已经出来了,打算与两位大人一同面圣,汇报此事。”

    许清宵点了点头,这次汇报女帝肯定龙颜大悦,如此的功劳,许清宵也不想独吞,大家都有。

    “有多少银子?五千万两有吗?”

    兵部尚书周严开口,猜了一个数字。

    此话一说,顾言忍不住摇了摇头。

    “不可能只有五千万两白银,这些番商在京都为非作歹,大肆敛财,老夫想,可能有一万万两吧,当然只是可能啊,也可能少于一万万两。”

    顾言是户部尚书,说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此话一说,周严和张靖微微有些惊讶,他们不是户部的人,但也知道一万万两有多恐怖。

    可许清宵却有些苦笑,他本想直接说出。

    就在此时,太监的声音响起。

    “陛下有口谕,诸位大人请。”

    随着太监的声音响起,众人也不敢逗留,赶紧入宫面圣。

    一刻钟后。

    养心殿内。

    四人入殿,龙銮上女帝目光平静道。

    “有何急事?”

    女帝这般问道。

    “陛下,昨日番商祸乱之案结束后,户部清算审核,如今账本已出,望陛下查收。”

    许清宵开口,如此说道。

    “哦!”女帝语气依旧平静,随后道:“账本之事不急,大可明日再说,不过既然来了,你便直接告知朕,有多少银两吧。”

    女帝是比较平静的,之前许清宵燃烧天旨,她也知道部分,所以有了心理准备,倒也不急,但念在许清宵如此急忙,所以便就让许清宵直接说了。

    “陛下!抄家四百三十七人,现银,共计两万五千八百万两左右,其他资产四万七千六百万两。”

    许清宵开口。

    声音落下。

    大殿安静了。

    顾言的脸色瞬间变了。

    现银两万五千八百万两?

    其他资产四万七千六百万两?

    有没有搞错啊?

    大魏一年收入也就是一万万两啊?

    许清宵,你不要忽悠老夫啊。

    别说顾言了,龙銮之上,女帝再听到这个数字后,也愣了愣。

    她纵然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也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夸张啊。

    这加起来不就是七万万两?

    大魏七年的税收。

    咕。

    大殿内,吞咽口水的声音响起,是张靖和周严的。

    别说七万万两白银了。

    就算是一万万两白银他们都觉得多,七万万两?

    你抢钱啊?

    “补税的呢?”

    女帝开口,但她的声音有些不平静了。

    “四万三千八百万两。”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道出这个惊天数字。

    女帝:“......”

    顾言:“......”

    周严:“......”

    张靖:“.......”

    四万三千八百万两?

    补税?

    歪日???

    大家都很安静,安静的不像话,而许清宵将账本呈现上去。

    过了良久。

    女帝的声音响起了。

    “爱卿辛苦了,爱卿先回去吧,明日上朝,朕再议此事。”

    女帝这回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数额当真是天文数字啊,她一时半会不知道要怎么花了。

    这幸福来的未免太突然了吧?

    “遵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许清宵开口,他知道如此数额,必须要让陛下好好想想,别说陛下了,他自己也要好好想想。

    众人离开了。

    许清宵还好,至少很快冷静下来了。

    然而顾言,张靖,周严三人则有些愣。

    脑海当中还是许清宵说出的天文数字。

    甚至许清宵告退离开,他们也没有关心。

    过了良久,顾言回过神来了,他一把抓住周严,脸色无比认真道。

    “不对,昨日老夫感觉还有一些番商有问题,周尚书,赶紧抓人,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顾言认真道。

    这他娘的,怎么才杀了四百个番商啊?

    为什么不多杀一点?

    这些该死的番商啊。

    “别说了,我现在回去查一下,看看那个番商有案底,周尚书,你记得配合我。”

    张靖也开口了,他回过神,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去翻案,查查有没有谁有案底。

    给大魏国库再增加点银两。

    三位尚书麻了。

    而就如此。

    数个时辰后。

    大夜弥天。

    月明星稀。

    守仁学堂内。

    京都彻彻底底安静下来了。

    事情解决了,如今就等明日上朝了。

    许清宵立在月光之下,开始思索一些事情了。

    如今自己已经儒道六品了。

    算起来的话,已经过了快四个月,体内的妖魔种子还有两个月就会爆发。

    有浩然正气在虽然可以镇压部分,但是魔种也会飞快提升。

    所以自己,也必须要提一提武道的速度了。

    不然真就有些高空走钢丝了,没必要冒风险。

    就如此,许清宵也没多想了,开始打坐修行,打算这两天就入八品吧。

    就如此,许清宵开始了修行。

    然而,一炷香后。

    许清宵睁开眸子。

    他眉头紧锁,眼神之中充满着疑惑。

    因为,方才自己运转了一番金乌淬体术。

    但却发现.......自己的修炼速度好像下降了。

    不是下降了一点点。

    而是下降了很多很多。

    生疏了吗?

    许清宵皱眉,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想了想只能认为有些生疏罢了。

    当下决定再修行一遍。

    又是一炷香后。

    这一刻,许清宵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完了。

    出事了。

    异术失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