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二十章:陛下!陛下!许!许清宵有万古大才啊!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风起平安第一百二十章:陛下!陛下!许!许清宵有万古大才啊!朝堂上。

    随着六部要完银子后,这一刻,武将们出声了。

    一句北伐,让朝堂的气氛瞬间凝重起来了。

    开口说话之人是一位侯爷,曲周侯。

    他先起个调。

    询问女帝,可否讨论北伐。

    之前不讨论北伐,是说国库没银子了,现在有银子了吧?

    可不可以再北伐呢?

    “侯爷!如今大魏还不适合北伐,国库虽然有银,可大魏百废待兴,若再兴北伐的话,只怕是一笔天文数字,这七万万两坚持不了多久。”

    “北伐不可兴,得以大魏民生为主。”

    顾言认真起来了,他直接开口,否决了北伐。

    一秒记住.42zw.

    是,大魏现在有了银两,可问题是不能北伐。

    绝对不能北伐。

    一旦北伐的话,这七万万两根本不够,除非你能保证半年之内攻下北方,杀光蛮夷,不然的话,北伐会拖垮大魏的。

    再者,好不容易大魏有了银两,很多事情都要做,还轮得到北伐?

    “哼!”

    “没银两的时候说没钱,有银两了还说不能北伐?你们这些文臣儒官,一个个都是怂包,北边蛮夷如今又开始重整旗鼓,在边境叫嚣。”

    “若是我等再不出击,等他们休养生息好了,到时候又是靖城耻,那个时候谁上去?让你们这群文臣上去?还是让大儒过去在城门口怒骂他们?把他们骂死?”

    曲周侯极其不客气地骂道。

    态度坚决。

    “曲周侯,你说归说,牵扯我等儒生作甚?”

    孙静安皱眉,这般说道。

    “那你们支持我们北伐吗?”

    曲周侯问道。

    “不支持。”

    孙静安给予回答。

    “那不就够了,骂你们有错?”

    “一群怂包,本侯最近得到情报,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在暗中送大量资源于北方蛮夷,要不了多长时间,这些蛮夷就能杀回来。”

    “与其等到北方蛮夷杀来,不如我们主动出击,虽然会付出惨痛代价,可至少能压垮蛮夷,让其三十年不敢犯我大魏。”

    “不除蛮夷,大魏根本没有安定发展之日。”

    曲周侯声音洪亮,他的话没有半点错。

    北方蛮夷如今虎视眈眈,虽然七次北伐,打的他们伤筋动骨,可架不住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偷偷给资源啊。

    这两个王朝恨不得给这北方蛮夷送一半国库,就是希望北方蛮夷能够快点恢复,然后再杀回大魏。

    到时候大魏要么求助他们,要么被北方蛮夷打上京都,那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挥军而下,打着帮大魏的名号,乘机抢各种好处。

    要是运气好的话,把大魏吃下来也不是不行啊。

    所以武官一致认为,大魏的确需要发展,可问题是人家不让,你现在不解决北方蛮夷这个祸乱,等个三五年,人家打过来了,到时候靖城耻再显。

    “曲周侯此言没错,但若是再打,能不能赢是一个问题!赢了以后,大魏就彻底空虚了,蛮夷是除了,可其他异族呢?他们难道不会虎视眈眈我大魏?”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他们难道就不会出手?”

    “再说句大不逆的话,一旦北伐,万一出现内乱呢?”

    户部尚书顾言的声音不大,可却振振有词。

    想打仗可以。

    可问题是有没有考虑大魏现在的情况,打赢了又能怎样?北方蛮夷有什么资源可以拿?

    最可怕的就是,这边北伐刚刚开战,打到一半了。

    发生内乱,其他异族小国联合起来一起搞你。

    大魏江山就没了。

    而且一旦战乱,民心必然失调,即便你再怎么去解释,再怎么去说,可对百姓来说,打仗就是要死人,就是要出事,饭也吃不饱,睡也睡不稳。

    到时候藩王振臂一呼,大家马上来推翻女帝,大魏将会陷入极为可怕的内乱。

    可能真的江山易主了。

    “哼,那按照你们的意思,就是不要打?一直躲着,等下一次靖城耻到来?你们这些文臣大儒,一个个就是怕的不行,没有了骨气,若先帝早生几年,早就不需要北伐了。”

    曲周侯忍不住骂道。

    只是此话一说,安国公的声音瞬间响起。

    “不可放肆。”

    他吼了一声,曲周侯也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当下不由低着头,半跪在地道。

    “陛下,臣一时心急,胡言乱语,还望陛下恕罪。”

    曲周侯脸色有些难看,他的确气急了。

    “行了。”

    龙椅上,女帝开口,紧接着她的美目落在百官身上,过了一会才缓缓道。

    “北伐之事,的确可以商议了,曲周侯所言不错,不平外乱,大魏难以发展。”

    “传朕旨意,着兵部立刻制定新北伐方案,三月之内,必须将北伐策递上。”

    女帝的声音很平静。

    可这句话,就如同惊雷一般,炸的朝堂沸腾了。

    “陛下!万万不可啊!”

    “陛下,北伐绝不可以,还望陛下三思。”

    “望陛下三思,若再北伐,大魏将无安宁之日啊。”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文臣和儒官,他们几乎在第一时间齐齐跪下,哪怕是丞相陈正儒也跪在地上,高呼让陛下三思。

    谁也没想到,女帝竟然真的同意了,而且还让兵部去研究方案,三个月内写出北伐新策,这看样子是要玩真的了啊。

    而武官一脉则有些发懵,他们也没想到女帝竟然如此爽快,当真答应下来了?

    要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女帝今天答应下来,只是提一提,让女帝好好想想,可没想到居然答应了。

    下一刻,武官一脉彻底笑颜逐开了。

    “陛下威武!”

    “陛下英明!”

    “臣等多谢陛下!”

    以安国公为首,所有武官全部跪下,朝着女帝一拜,他们兴奋了,真的兴奋了。

    毕竟帝王之言,可不容更改,而且都让兵部去做北伐新策,这显然是要玩真的了。

    “陛下!”

    陈正儒高喊一声,然而换来的便是两个字。

    “退朝。”

    话音落下,女帝起身离开,直接退朝了,给人一种笃定模样。

    不多时,武官们兴奋无比地离开。

    而文臣儒官们则久久不能回神,若真北伐,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

    朝堂当中的事情,瞬间在大魏传开了。

    一时之间,百姓有些恐慌,他们自然不愿再打仗了,听到可能再兴北伐,莫名心情低落了许多。

    不过京都的百姓还好,有不少人支持北伐,还特别兴奋,毕竟靖城耻历历在目,差点就打到京都了,他们身为京都百姓怎能不知?

    所以听到女帝要北伐,支持的竟然逐渐多了起来。

    而大魏其他地方就不一样了,好在的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完全确定,只是让兵部拟定罢了,具体会不会实行,还是要看女帝怎么做了。

    只不过的是,这一日,大魏不知道多少书信飞出,无数双眼睛盯着大魏的一举一动,如此大的事情,要不了半日,便会天下尽知。

    京都一座古塔内。

    依旧是一个密室。

    怀宁王三人聚集在此,不过今日多了一人,是镇西王。

    “当真是天赐良机啊,这个昏君竟然真的敢再兴北伐,只要大军北伐,关键时刻,我等就能起兵造反了。”

    镇西王的声音响起,他的语气中充满着兴奋与期待。

    “本以为这次番商被杀,我等损失惨重,可没想到的是,这昏君看到如此之多的税收银两,竟然起了北伐之心,愚蠢,愚蠢,当真愚蠢啊。”

    另一人的声音响起,满是感慨。

    “恩,这些番商每年为我等敛财不少,至少占据我等加起来三成左右,如今被许清宵连根拔除,不知道多少藩王已经暴怒,甚至都打算直接进京杀人,可今日这昏君一言,只怕要不了多久,我等就可以光明正大进京了。”

    “到了那个时候,这个许清宵,必死无疑。”

    第三道声音响起,他道出一个秘密。

    已经有藩王准备动身来京都了,打算直接杀了许清宵,毕竟许清宵将番商连根拔起,对他们来说损失太大了,甚至说这种损失比杀父之仇还要恶劣。

    但好在女帝今天竟然主动提北伐之事,甚至让兵部拟好北伐策,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三人皆然有些兴奋,也很开心,对女帝的决策表示满意。

    可怀宁王的声音响起了。

    “非也。”

    他摇了摇头,在三人的注视下,他继续开口。

    “本王觉得,此事绝非如此简单,这昏君不可能如此愚蠢,这个节骨眼上若是兴兵北伐,那大魏就真的完了。”

    怀宁王持有不同意见。

    “王爷,那为何这昏君要起北伐之意?都让兵部拟北伐策了,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安抚武官吗?这帮武官可不是善茬,真要骗了他们,估计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啊。”

    “是啊,这些武官期盼这一天太久了,如果只是随便说说,这些武官怎可能善罢甘休?”

    “怀宁王,你的意思是?”

    三人皆然好奇,这件事情无论怎么看,都是女帝想要北伐啊。

    不然为何特意让兵部去拟北伐策?这不是吃饱没事干了?

    北伐策一拟,只要具体没什么大问题,下一步就是开干,这要不打,那兵部怎么也不答应啊。

    “本王怀疑,她是想要保许清宵。”

    “许清宵将番商连根拔起,杀了四百多人,各地藩王的奏折堆积如山,上一次我儿被杀,虽他们也起了奏折,可终究与他们利益无关,最多只是口头上辱骂几句。”

    “可这一次,许清宵动了他们的利益,这些藩王绝对不会轻饶许清宵,所以这昏君为了保护许清宵,拿出北伐之事,来牵制藩王,也是牵制我等。”

    “不仅仅是我等,还有那些异族番邦,免得他们乘机发难,用北伐堵住他们的嘴,否则这些番邦真闹起来了,也够大魏头疼。”

    “这一招用的当真妙啊,一件事情,牵制三方,甚至连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恐怕也会被牵制住,既保了许清宵,又牵制多方。”

    “无论如何她都是最大赢家,至于武官们暴怒,那又如何?她终究是陛下,大魏的武官还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而叛国,甚至本王认为,女帝早已经跟某个国公商谈好了,一切不过是演一场给天下人看的戏罢了。”

    怀宁王极其聪慧,他瞬间看穿这个计谋,认为女帝这样做不是想要北伐,而是想要用北伐之策,来牵制多方,让大家耐心等待,跟傻子一样等待。

    给予大魏发展的时间,当然也是为了保护许清宵,不然杀了这么多番商,真以为就没事了?

    “这......不太可能吧?为了保区区一个许清宵?”

    “不可能,许清宵即便是再有计谋,保他能如何?”

    “我也不信,再者三个月后北伐新策就要送上去了,女帝就算要拖延时间,为何不说半年一年?”

    三人皆然有些不信,主要是让兵部拟北伐策,竟然只是为了保一个许清宵?这有点离谱了。

    要知道,君无戏言,你话说出去了,大魏百姓都会知道,到时候弄得人心惶惶,这也是损失啊。

    而付出这么多代价,就是为了保护一个许清宵,他们不信!

    再说了为什么不拖到半年一年?三个月马上就过了。

    “三个月拟定北伐新策,这才是她聪明之处,若是真说半年一年,还不会牵制到,就是因为说三个月,尔等都觉得可能是真的,可三个月后,随便找点理由,让兵部去修改,再过三个月再修改,反复几次。”

    “来一句这些都不行,就不提此事,你们说这个计策好吗?”

    怀宁王洞察一切,将这个计谋说的清清楚楚。

    此话一说,三人恍然大悟了,是啊,用三个月来吸引大家的目光,但过了三个月后,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否决掉。

    毕竟北伐之事涉及国本,第一篇肯定会被否决的,到时候第二篇第三篇,差不多了就不提这件事了,直接蒙混过去。

    好计谋啊。

    当真是好计谋啊。

    “那王爷,我等该怎么做?需要告知其他藩王吗?”

    有人问道。

    “不用,猜得到的自然懂,猜不到的你即便是说了,他们也不会信,反而会觉得我们有其他目的。”

    “算了,就当许清宵逃过这一劫了,这是阳谋,我等只能坐以待毙,不过这样也好,若这昏君当真如此,也必然会失部分人心,而且最近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与北方蛮夷密切来往。”

    “这种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说不定真会北伐,弄巧成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如今我等静观其变就好了。”

    怀宁王没有让众人轻举妄动,这种东西猜到了就猜到了,猜不到说再多也没用。

    安安心心等就好,以不变应万变,他们现在有资格造反,无非是等待一个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合一的机会罢了。

    “行。”

    三人点了点头,倒也没说什么了。

    不过末了,镇西王的声音响起。

    “怀宁王,武帝遗孤,您寻到了吗?”

    镇西王开口,一句话让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没有,不过已经有了相应线索,很快就能找到,若找到武帝遗孤,那就不需要等待任何机会了,直接便可推翻这昏君。”

    怀宁王笃定道。

    “恩。”

    三人点了点头,不过心中想什么就不一定了。

    而此时。

    大魏京都,守仁学堂。

    许清宵坐在亭中,陈星河在一旁摆弄着茶具,户部尚书顾言则神色严谨道。

    “守仁,你深得陛下宠爱,北伐之事,你一定要劝阻陛下,无论如何,都不能北伐,咱们户部好不容易积攒点银子,这要是北伐了,我这个户部尚书宁可就不当了。”

    “再者,守仁,我跟你说句实话,你的才能老夫已经看出来了,是万古大才,只要你愿意,等老夫归隐,这尚书就是你许守仁的。”

    “今日在朝堂上,礼部的王大人,刑部的张大人,吏部的陈大人,还有工部的李大人,都找我伸手要钱,这帮家伙,一个个脸皮极厚,老夫好说歹说,才把银两压下来了。”

    “做了这么多为的就是希望,来日你接管我这个位置,国库还有点银两,不至于跟哦我一样,接手之时就是个烂摊子。”

    “守仁,你一定要记住,国库的银两,只进不出,除非是大事,必须要花钱,不然面其他方面死活都不能给钱,他们都是狼,是虎,脸皮又厚,你平日里少跟他们走得太近。”

    “你把他们当前辈,他们把你当肥猪,各种索要银两,知道吗?”

    顾言来守仁学堂找许清宵,是为了北伐之事,让许清宵要是没事去皇宫找陛下好好谈一谈,虽然知道许清宵也不见得能谈出什么结果。

    可最起码有点作用就行,剩下的事情,就是关于户部银子的事情了。

    ========================================================

    第二更!总算是又两万字了!!!!!!!!!!!!!!!!!!!!!!!!!

    希望接下来每一天都是两万字!!!!!!!!!!!!!!!!!!!!!!!!

    哭惹!!!!!!!!!!!!!!!!!!!!!!!!!!!!!!!!!!!

    老规矩,还是防盗!!!!!!!!!!!!!!!!!!!!!!!!!!!!!

    二十分钟左右,恢复正常的!!!!!!!!!!!!!!!!!!!!!!!!!

    ========================================================

    朝堂上。

    随着六部要完银子后,这一刻,武将们出声了。

    一句北伐,让朝堂的气氛瞬间凝重起来了。

    开口说话之人是一位侯爷,曲周侯。

    他先起个调。

    询问女帝,可否讨论北伐。

    之前不讨论北伐,是说国库没银子了,现在有银子了吧?

    可不可以再北伐呢?

    “侯爷!如今大魏还不适合北伐,国库虽然有银,可大魏百废待兴,若再兴北伐的话,只怕是一笔天文数字,这七万万两坚持不了多久。”

    “北伐不可兴,得以大魏民生为主。”

    顾言认真起来了,他直接开口,否决了北伐。

    是,大魏现在有了银两,可问题是不能北伐。

    绝对不能北伐。

    一旦北伐的话,这七万万两根本不够,除非你能保证半年之内攻下北方,杀光蛮夷,不然的话,北伐会拖垮大魏的。

    再者,好不容易大魏有了银两,很多事情都要做,还轮得到北伐?

    “哼!”

    “没银两的时候说没钱,有银两了还说不能北伐?你们这些文臣儒官,一个个都是怂包,北边蛮夷如今又开始重整旗鼓,在边境叫嚣。”

    “若是我等再不出击,等他们休养生息好了,到时候又是靖城耻,那个时候谁上去?让你们这群文臣上去?还是让大儒过去在城门口怒骂他们?把他们骂死?”

    曲周侯极其不客气地骂道。

    态度坚决。

    “曲周侯,你说归说,牵扯我等儒生作甚?”

    孙静安皱眉,这般说道。

    “那你们支持我们北伐吗?”

    曲周侯问道。

    “不支持。”

    孙静安给予回答。

    “那不就够了,骂你们有错?”

    “一群怂包,本侯最近得到情报,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在暗中送大量资源于北方蛮夷,要不了多长时间,这些蛮夷就能杀回来。”

    “与其等到北方蛮夷杀来,不如我们主动出击,虽然会付出惨痛代价,可至少能压垮蛮夷,让其三十年不敢犯我大魏。”

    “不除蛮夷,大魏根本没有安定发展之日。”

    曲周侯声音洪亮,他的话没有半点错。

    北方蛮夷如今虎视眈眈,虽然七次北伐,打的他们伤筋动骨,可架不住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偷偷给资源啊。

    这两个王朝恨不得给这北方蛮夷送一半国库,就是希望北方蛮夷能够快点恢复,然后再杀回大魏。

    到时候大魏要么求助他们,要么被北方蛮夷打上京都,那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挥军而下,打着帮大魏的名号,乘机抢各种好处。

    要是运气好的话,把大魏吃下来也不是不行啊。

    所以武官一致认为,大魏的确需要发展,可问题是人家不让,你现在不解决北方蛮夷这个祸乱,等个三五年,人家打过来了,到时候靖城耻再显。

    “曲周侯此言没错,但若是再打,能不能赢是一个问题!赢了以后,大魏就彻底空虚了,蛮夷是除了,可其他异族呢?他们难道不会虎视眈眈我大魏?”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他们难道就不会出手?”

    “再说句大不逆的话,一旦北伐,万一出现内乱呢?”

    户部尚书顾言的声音不大,可却振振有词。

    想打仗可以。

    可问题是有没有考虑大魏现在的情况,打赢了又能怎样?北方蛮夷有什么资源可以拿?

    最可怕的就是,这边北伐刚刚开战,打到一半了。

    发生内乱,其他异族小国联合起来一起搞你。

    大魏江山就没了。

    而且一旦战乱,民心必然失调,即便你再怎么去解释,再怎么去说,可对百姓来说,打仗就是要死人,就是要出事,饭也吃不饱,睡也睡不稳。

    到时候藩王振臂一呼,大家马上来推翻女帝,大魏将会陷入极为可怕的内乱。

    可能真的江山易主了。

    “哼,那按照你们的意思,就是不要打?一直躲着,等下一次靖城耻到来?你们这些文臣大儒,一个个就是怕的不行,没有了骨气,若先帝早生几年,早就不需要北伐了。”

    曲周侯忍不住骂道。

    只是此话一说,安国公的声音瞬间响起。

    “不可放肆。”

    他吼了一声,曲周侯也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当下不由低着头,半跪在地道。

    “陛下,臣一时心急,胡言乱语,还望陛下恕罪。”

    曲周侯脸色有些难看,他的确气急了。

    “行了。”

    龙椅上,女帝开口,紧接着她的美目落在百官身上,过了一会才缓缓道。

    “北伐之事,的确可以商议了,曲周侯所言不错,不平外乱,大魏难以发展。”

    “传朕旨意,着兵部立刻制定新北伐方案,三月之内,必须将北伐策递上。”

    女帝的声音很平静。

    可这句话,就如同惊雷一般,炸的朝堂沸腾了。

    “陛下!万万不可啊!”

    “陛下,北伐绝不可以,还望陛下三思。”

    “望陛下三思,若再北伐,大魏将无安宁之日啊。”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文臣和儒官,他们几乎在第一时间齐齐跪下,哪怕是丞相陈正儒也跪在地上,高呼让陛下三思。

    谁也没想到,女帝竟然真的同意了,而且还让兵部去研究方案,三个月内写出北伐新策,这看样子是要玩真的了啊。

    而武官一脉则有些发懵,他们也没想到女帝竟然如此爽快,当真答应下来了?

    要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女帝今天答应下来,只是提一提,让女帝好好想想,可没想到居然答应了。

    下一刻,武官一脉彻底笑颜逐开了。

    “陛下威武!”

    “陛下英明!”

    “臣等多谢陛下!”

    以安国公为首,所有武官全部跪下,朝着女帝一拜,他们兴奋了,真的兴奋了。

    毕竟帝王之言,可不容更改,而且都让兵部去做北伐新策,这显然是要玩真的了。

    “陛下!”

    陈正儒高喊一声,然而换来的便是两个字。

    “退朝。”

    话音落下,女帝起身离开,直接退朝了,给人一种笃定模样。

    不多时,武官们兴奋无比地离开。

    而文臣儒官们则久久不能回神,若真北伐,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

    朝堂当中的事情,瞬间在大魏传开了。

    一时之间,百姓有些恐慌,他们自然不愿再打仗了,听到可能再兴北伐,莫名心情低落了许多。

    不过京都的百姓还好,有不少人支持北伐,还特别兴奋,毕竟靖城耻历历在目,差点就打到京都了,他们身为京都百姓怎能不知?

    所以听到女帝要北伐,支持的竟然逐渐多了起来。

    而大魏其他地方就不一样了,好在的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完全确定,只是让兵部拟定罢了,具体会不会实行,还是要看女帝怎么做了。

    只不过的是,这一日,大魏不知道多少书信飞出,无数双眼睛盯着大魏的一举一动,如此大的事情,要不了半日,便会天下尽知。

    京都一座古塔内。

    依旧是一个密室。

    怀宁王三人聚集在此,不过今日多了一人,是镇西王。

    “当真是天赐良机啊,这个昏君竟然真的敢再兴北伐,只要大军北伐,关键时刻,我等就能起兵造反了。”

    镇西王的声音响起,他的语气中充满着兴奋与期待。

    “本以为这次番商被杀,我等损失惨重,可没想到的是,这昏君看到如此之多的税收银两,竟然起了北伐之心,愚蠢,愚蠢,当真愚蠢啊。”

    另一人的声音响起,满是感慨。

    “恩,这些番商每年为我等敛财不少,至少占据我等加起来三成左右,如今被许清宵连根拔除,不知道多少藩王已经暴怒,甚至都打算直接进京杀人,可今日这昏君一言,只怕要不了多久,我等就可以光明正大进京了。”

    “到了那个时候,这个许清宵,必死无疑。”

    第三道声音响起,他道出一个秘密。

    已经有藩王准备动身来京都了,打算直接杀了许清宵,毕竟许清宵将番商连根拔起,对他们来说损失太大了,甚至说这种损失比杀父之仇还要恶劣。

    但好在女帝今天竟然主动提北伐之事,甚至让兵部拟好北伐策,这简直是天赐良机。

    三人皆然有些兴奋,也很开心,对女帝的决策表示满意。

    可怀宁王的声音响起了。

    “非也。”

    他摇了摇头,在三人的注视下,他继续开口。

    “本王觉得,此事绝非如此简单,这昏君不可能如此愚蠢,这个节骨眼上若是兴兵北伐,那大魏就真的完了。”

    怀宁王持有不同意见。

    “王爷,那为何这昏君要起北伐之意?都让兵部拟北伐策了,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安抚武官吗?这帮武官可不是善茬,真要骗了他们,估计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的啊。”

    “是啊,这些武官期盼这一天太久了,如果只是随便说说,这些武官怎可能善罢甘休?”

    “怀宁王,你的意思是?”

    三人皆然好奇,这件事情无论怎么看,都是女帝想要北伐啊。

    不然为何特意让兵部去拟北伐策?这不是吃饱没事干了?

    北伐策一拟,只要具体没什么大问题,下一步就是开干,这要不打,那兵部怎么也不答应啊。

    “本王怀疑,她是想要保许清宵。”

    “许清宵将番商连根拔起,杀了四百多人,各地藩王的奏折堆积如山,上一次我儿被杀,虽他们也起了奏折,可终究与他们利益无关,最多只是口头上辱骂几句。”

    “可这一次,许清宵动了他们的利益,这些藩王绝对不会轻饶许清宵,所以这昏君为了保护许清宵,拿出北伐之事,来牵制藩王,也是牵制我等。”

    “不仅仅是我等,还有那些异族番邦,免得他们乘机发难,用北伐堵住他们的嘴,否则这些番邦真闹起来了,也够大魏头疼。”

    “这一招用的当真妙啊,一件事情,牵制三方,甚至连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恐怕也会被牵制住,既保了许清宵,又牵制多方。”

    “无论如何她都是最大赢家,至于武官们暴怒,那又如何?她终究是陛下,大魏的武官还不至于因为这件事情而叛国,甚至本王认为,女帝早已经跟某个国公商谈好了,一切不过是演一场给天下人看的戏罢了。”

    怀宁王极其聪慧,他瞬间看穿这个计谋,认为女帝这样做不是想要北伐,而是想要用北伐之策,来牵制多方,让大家耐心等待,跟傻子一样等待。

    给予大魏发展的时间,当然也是为了保护许清宵,不然杀了这么多番商,真以为就没事了?

    “这......不太可能吧?为了保区区一个许清宵?”

    “不可能,许清宵即便是再有计谋,保他能如何?”

    “我也不信,再者三个月后北伐新策就要送上去了,女帝就算要拖延时间,为何不说半年一年?”

    三人皆然有些不信,主要是让兵部拟北伐策,竟然只是为了保一个许清宵?这有点离谱了。

    要知道,君无戏言,你话说出去了,大魏百姓都会知道,到时候弄得人心惶惶,这也是损失啊。

    而付出这么多代价,就是为了保护一个许清宵,他们不信!

    再说了为什么不拖到半年一年?三个月马上就过了。

    “三个月拟定北伐新策,这才是她聪明之处,若是真说半年一年,还不会牵制到,就是因为说三个月,尔等都觉得可能是真的,可三个月后,随便找点理由,让兵部去修改,再过三个月再修改,反复几次。”

    “来一句这些都不行,就不提此事,你们说这个计策好吗?”

    怀宁王洞察一切,将这个计谋说的清清楚楚。

    此话一说,三人恍然大悟了,是啊,用三个月来吸引大家的目光,但过了三个月后,随便找个理由就能否决掉。

    毕竟北伐之事涉及国本,第一篇肯定会被否决的,到时候第二篇第三篇,差不多了就不提这件事了,直接蒙混过去。

    好计谋啊。

    当真是好计谋啊。

    “那王爷,我等该怎么做?需要告知其他藩王吗?”

    有人问道。

    “不用,猜得到的自然懂,猜不到的你即便是说了,他们也不会信,反而会觉得我们有其他目的。”

    “算了,就当许清宵逃过这一劫了,这是阳谋,我等只能坐以待毙,不过这样也好,若这昏君当真如此,也必然会失部分人心,而且最近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与北方蛮夷密切来往。”

    “这种事情,她不可能不知道,说不定真会北伐,弄巧成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如今我等静观其变就好了。”

    怀宁王没有让众人轻举妄动,这种东西猜到了就猜到了,猜不到说再多也没用。

    安安心心等就好,以不变应万变,他们现在有资格造反,无非是等待一个天时地利人和三者合一的机会罢了。

    “行。”

    三人点了点头,倒也没说什么了。

    不过末了,镇西王的声音响起。

    “怀宁王,武帝遗孤,您寻到了吗?”

    镇西王开口,一句话让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没有,不过已经有了相应线索,很快就能找到,若找到武帝遗孤,那就不需要等待任何机会了,直接便可推翻这昏君。”

    怀宁王笃定道。

    “恩。”

    三人点了点头,不过心中想什么就不一定了。

    而此时。

    大魏京都,守仁学堂。

    许清宵坐在亭中,陈星河在一旁摆弄着茶具,户部尚书顾言则神色严谨道。

    “守仁,你深得陛下宠爱,北伐之事,你一定要劝阻陛下,无论如何,都不能北伐,咱们户部好不容易积攒点银子,这要是北伐了,我这个户部尚书宁可就不当了。”

    “再者,守仁,我跟你说句实话,你的才能老夫已经看出来了,是万古大才,只要你愿意,等老夫归隐,这尚书就是你许守仁的。”

    “今日在朝堂上,礼部的王大人,刑部的张大人,吏部的陈大人,还有工部的李大人,都找我伸手要钱,这帮家伙,一个个脸皮极厚,老夫好说歹说,才把银两压下来了。”

    “做了这么多为的就是希望,来日你接管我这个位置,国库还有点银两,不至于跟哦我一样,接手之时就是个烂摊子。”

    “守仁,你一定要记住,国库的银两,只进不出,除非是大事,必须要花钱,不然面其他方面死活都不能给钱,他们都是狼,是虎,脸皮又厚,你平日里少跟他们走得太近。”

    “你把他们当前辈,他们把你当肥猪,各种索要银两,知道吗?”

    顾言来守仁学堂找许清宵,是为了北伐之事,让许清宵要是没事去皇宫找陛下好好谈一谈,虽然知道许清宵也不见得能谈出什么结果。

    可最起码有点作用就行,剩下的事情,就是关于户部银子的事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