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什么?许清宵居然喜欢朕?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风起平安第一百二十一章:什么?许清宵居然喜欢朕?大魏皇宫内。

    李广孝急急忙忙跑来,他激动的快要哭了啊。

    他真的很激动。

    许清宵提到的水车工程,他是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觉得这是镇国神器啊。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发明,但却能改变现在大魏的生产能力。

    实话实说,李广孝对许清宵的看法已经变了。

    之前是觉得,许清宵此人很聪明,是个大才。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觉得许清宵何止是大才啊。

    才气万古这就算了,有刑部之才,也就算了,有户部之才,也就算了,可现在竟然还懂得农业。

    而且最绝的是,许清宵是抽空折腾一下,就折腾出这种安国神器。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一秒记住.42zw.

    李广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许清宵了,他感觉自己发现了一座宝藏,每天都能获得不同的惊喜啊。

    不过李广孝更加知道的是一件事情,自己必须要快点来皇宫,将这件事情跟女帝说清楚。

    一来是让女帝推动水车工程,二来是让女帝重视许清宵,不是现在这种重视,而是无比的重视,让女帝知道许清宵之才华,让女帝把许清宵保护好来。

    一点都不能伤着许清宵,谁要是敢动许清宵,谁就是大魏的仇人,死仇。

    什么王爷不王爷,什么六部六部,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藩王造反,也要保下许清宵。

    想到这里,李广孝的声音再次响起。

    “陛下!天佑大魏!天佑大魏啊!”

    他走入大殿,极其失态。

    “老师,发生了何事?您为何如此?”

    女帝从龙銮中走出来,她看向自己的老师,眼神之中满是好奇之色。

    自己的老师,可是三朝元老,历经三位帝王,聪明绝顶,大魏历经许多灾难,都是被李广孝一手平定,而且这位老师从来不在乎名利,他不愿当官,反而喜欢云游四海。

    所以女帝有些好奇,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自己这位老师这样失态。

    踏入养心殿内,李广孝的声音响起。

    “陛下,天佑大魏啊。”

    李广孝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随后他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下来。

    “陛下,可否借臣纸笔。”

    李广孝如此说道。

    “赐墨。”

    女帝出声,当下便有人送来纸笔,放在李广孝面前。

    而李广孝咽了口唾沫,握紧毛笔,在白纸上绘画着。

    大约一小会,李广孝制图结束,将此物推出道:“请陛下观览。”

    女帝一挥手,当下白纸微微浮起,不多时便出现在眼中。

    是水车的绘画图。

    仔细观看水车图,女帝的面容也逐渐有了变化。

    “田地灌溉。”

    女帝瞬间便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她有些惊讶,虽然图纸比较粗糙,可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大问题,无非是细节上没有全部绘画好来。

    但她也能感觉到这个东西的价值。

    “老师,此物可有全图?”

    女帝直接问道。

    “有,不过臣这里没有,此物是许清宵设想出来的。”

    “而且已经做好了。”

    “陛下,您还记得许清宵怒斥大儒,您下了一道圣旨,要

    罚南豫府百姓一成税收吗?”

    李广孝开口问道。

    “记得。”

    女帝点了点头。

    “许清宵对百姓有些愧疚,所以发明了此物,而后让朋友在南豫府打造水车,进行了了简单的测试。”

    “结果这次季收,南豫府的粮产多增四成。”

    李广孝有些激动道。

    “四成?”

    女帝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回陛下,此事想来南豫府府君应该写好了奏折,按这个时间,各地粮田收成奏折应该到了户部,可以让人去查。”

    李广孝如此说道。

    “婉儿,去户部一趟,速查。”

    女帝立即开口道。

    四成增收,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只是一个小地方突然增加四成粮产,倒也没什么,可整个南豫府都增加四成粮产,那就不是小事了。

    尤其是按照李广孝所言,南豫府都这次提升启四成的粮产,依靠的是一种工具,身为帝王,她怎能不知这其中的厉害。

    李广孝没有再说话了,他静静的等待着消息,不过他呼吸之间依旧带着一些急促,看得出来他真的很激动。

    身为三朝元老,李广孝实在太清楚如今的大魏到底缺什么了。

    七次北伐,打空了大魏的家底。

    大魏的人口少了足足五成,缺少劳动力,不知多少百姓穷困潦倒,连饭都吃不上一口,以致于百姓颇有民怨。

    也正是因为百姓有民怨,所以各地藩王这才敢胡作非为,从而一步一步给大魏王朝施加压力。

    藩王之乱,自古以来都难以避免,任何计谋无论是打压还是分化,都无法做到杜绝。

    而唯有民心,才能真正杜绝藩王造反。

    还是那句话,百姓吃得饱穿得暖,他们就不会支持有人造反,可要是百姓们吃不饱穿不暖,那就不一样了。

    许清宵这个水车工程,不敢说能让大魏所有百姓现在就吃饱,可如果许清宵没有撒谎,只需要五年,甚至都不需要五年,大魏至少能缓解极大的压力。

    七成以上的百姓都能吃饱饭,剩下三成可能吃不饱,但不至于吃不上饭。

    不仅仅如此,国库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粮产税收,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大魏的国库收入,每年都要翻倍啊。

    一刻钟后。

    赵婉儿回来了。

    入殿之后,赵婉儿的步伐极快,手中拿着南豫府都交上来的粮产奏折。

    “陛下!”

    “经查证,南豫府上半年收成,的确比去年下半年多了四成,去年晚稻为七十万石粮食,今年早稻为一百零二万担。”

    赵婉儿将奏折呈现上去。

    女帝接过后缓缓展开,只是一眼,紧接着便将奏折合上。

    “许清宵!竟有如此之才能!”

    此时,女帝彻底无法淡定了,她可以不相信李广孝,也可以不相信许清宵,但不可能不相信奏折,这要是敢欺骗自己,那就是大罪啊。

    “呼!”

    女帝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李广孝道。

    “老师,您是何意?”

    她直接难道,询问李广孝的意思。

    “陛下,老臣还未说完。”

    李广孝没有回答女帝的问题,而是告诉女帝自己还没有说完。

    “老师请说,朕,洗耳恭听。”

    女帝不急,让李广孝说完。

    “陛下,您应该知道老臣如今在许清宵家中。”

    “今日,有人从南豫府而来,带着书信找他,听到许清宵说南豫府粮收多了四成。”

    “陛下,您猜一猜,许清宵当时第一反应是什么?”

    李广孝开口,询问女帝。

    “应该比较开心,毕竟增长四成,是大功一件,不过以的傲性,或许会很平静。”

    女帝不假思索道,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当然许清宵如此大才,有傲性也正常。

    “不。”

    “陛下,许清宵第一反应是不满。”

    李广孝的声音又有些激动起来了。

    “不满?”

    这回女帝有些惊讶了,而一旁的赵婉儿也有些好奇了。

    四成还不满?

    “老师的意思是?”

    女帝似乎猜到了什么,眼神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陛下猜的没错,许清宵完全就不满这个数目,老臣当时忍不住询问了几句。”

    “您知道许清宵是怎么说的吗?”

    “他说,他的预期是粮产翻倍,只增了四成,他并不开心,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李广孝说到这里的时候,一张老脸都涨红起来了。

    “粮产翻倍?”

    这一刻,女帝站起身来了,她注视着自己的老师,如果眼前的人不是自己老师,她绝对不会相信。

    “这怎么可能?”

    “等等!荒废之田?”

    女帝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不过很快她猜到了一个可能性,想要让粮产翻倍,也不是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那些荒废的良田重新播种。

    “不!不!不!”

    “陛下,如若是这样,老臣绝对不会如此失态。”

    “许清宵的意思是说,正常情况就应该要翻倍,如若动用起荒废之田,那就不是翻一倍,而是翻两倍了。”

    李广孝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都再颤抖啊!

    “两倍!”

    当听到这个数额时,女帝彻底震惊了。

    翻两倍?

    这意味着什么?

    大魏国库每年翻倍,一万万两稳定王朝基本开销,一万万两拿去发展国家,所带来的影响,将会是极其可怕的。

    最直观的一个好处,一旦百姓吃饱了饭,就愿意多生孩子,人口也会提升上去,诞生许多劳动力,这是最直观的一个好处。

    日积月累之下,只需要五年,大魏便会迎来小盛世。

    就依靠此物?

    女帝不敢相信。

    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在外响起。

    “报!”

    “南豫府府君李广新万里加急,送来密函。”

    随着声音响起,女帝直接开口。

    “呈。”

    当下,赵婉儿朝着大殿外快步走去,将密函接过,而后直接递给女帝。

    拆开密函。

    女帝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始阅读密函内容。

    过了良久。

    女帝整个人愣在原地了。

    她身为大魏的帝王,以女子身份,登上皇位,看似年轻,可经历无数事情,可以说任何大风大浪她都见过。

    但当看完这封密函后,她愣住了。

    “陛下,南豫府府君说了什么?”

    李广孝开口,忍不住问道,这是他第一次见女帝如此模样。

    “老师,您自己看吧。”

    女帝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密函交给李广孝,后者接过密函,开始认真阅读。

    一小会后。

    当李广孝看完南豫府府君的密函,他整个人也沉默了。

    南豫府府君送来的密函是两部分,一部分是上言奏折,另外一部分则是水车的全图,任何一个细节都没有错过,全貌展现。

    之所以沉默的原因是。

    南豫府府君明确在当中提到了三件事情,第一,因为自己儿子李鑫不会操作水车,导致水车造好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运转起来,第二,水车造好后,但因为材质问题,经常被一些野兽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损坏,第三,南豫府目前就一架水车,完全不够整个府都用。

    以上三个原因,所以这次才只多了四成,南豫府府君认为,如果能解决以上三个问题,收成极有可能翻倍,并且还可以将废弃的荒田用上。

    对于百姓种田来说,最大的麻烦无非就是两个。

    土地!水源!

    类似于种子还是足够的,虽然劳动力也不够,但最起码种田的劳动力还是有,最麻烦的就是水源。

    家里有多余劳动力的话,一个耕种一个取水,可劳动力不足,你耕种好了再去取水,就过于麻烦,买水又买不起,导致不少百姓也不种田了,宁可去种点果树。

    所以对南域府都这种地方来说,水源更重要。

    而对于穷苦之地来说,水源重要良田也重要,缺一不可。

    许清宵一个小小的水车工程,却能解决大魏百姓耕田之苦,这个东西当真是镇国神器啊。

    “陛下!大魏有福了。”

    李广孝再也说不出什么了,之前他还想着让南豫府府君带着图纸来一趟京都,然后再打造出一模一样的水车,进行尝试看看。

    可如今看完全图,他压根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图纸完全足够了。

    “老师。”

    “此物可以使用多久?朕看李广新所言,似乎问题也有不少。”

    女帝出声,她也异常激动,不过她是帝王,很多表情不可能表露出来。

    “按许清宵之言,若用上好的材质,保证五十年内不会有任何损坏,修修补补可利用百年。”

    “南豫府府君之言,并非是贬低水车,而是再夸赞这水车的用处,若用上好的材质,就不会如此麻烦了。”

    “而这水车所需要的东西,无非便是木材与铁石,大魏当中有一种木材,名为长藤木,可承受巨力,而大魏的铁石,也是极为有名。”

    “若用上这些材质,用上百年不在话下。”

    “年产翻两倍,只需五年,大魏可将迎来新的盛世,此物功在当代,利于千秋。”

    “陛下!老臣这一生做任何事情都优柔寡断,可今日,老臣愿为天下百姓向陛下请求,拨款工部,大兴水车。”

    “此物,可为新朝神器。”

    李广新说到这里的时候,更是直接跪拜下来,他这一生做事优柔寡断,很多事情都不敢贸然下决定,都是反复反复再反复去思考。

    可这件事情,他不再犹豫了,因为他知道这东西能给大魏带来想象不到的好处。

    同时他也希望女帝不要犹豫。

    “朕!明白!”

    看到自己老师如此,女帝岂能不明白此物的作用?

    “宣旨,传许清宵入宫。”

    女帝平复心情,她要宣许清宵入宫,一来是仔细询问,二来是嘉赏。

    “陛下,晚些宣他,老臣还有些话要说。”

    李广孝开口,而女帝点了点头,暂时没有宣旨。

    “陛下,许清宵之才,可称万古,光是这水车,便足矣证明他的绝世才华。”

    “老臣建议,陛下一定要重新审视审视这许清宵,绝对不能当做一般大才来看。”

    “此人极有可能,引领大魏走上新的辉煌,只是之前他怒斩郡王时,与陛下发生一些隔阂。”

    “所以老臣希望陛下能为天下百姓着想,此事给许清宵一个交代,免得让许清宵心有芥蒂。”

    李广孝出声,他的意思很直接,希望女帝向许清宵稍稍认个错,不然他真的担心许清宵心生芥蒂。

    只是此话一说,赵婉儿的声音却响起了。

    “大人,陛下乃是大魏九五至尊,若向许清宵表态,岂不是有损帝威?”

    赵婉儿忍不住这般开口,毕竟女帝乃是她心中最为崇敬之人,她是大魏的帝王,让她表态,无非就是让女帝道歉?

    这!怎么可能?

    “老臣明白,自古以来,哪里有不是的帝王,只有不是的臣子,唉!罢了,罢了。”

    李广孝也是有些激动,才会这般开口。

    是啊,这天下哪里有不是的帝王呢?错的永远是臣子。

    可下一刻,女帝的声音却响起了。

    “朕,明白了。”

    简单的一句话,十分平静,可这句话的意思,却让李广孝不由一愣。

    他听得出女帝是什么意思,她愿意道歉!

    这!

    有些不可思议。

    “陛下!”

    赵婉儿再一次忍不住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面对陛下平静的面容,她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自古以来,帝王皆高高在上,但这是自古,朕为天下百姓,莫说表态,认错又何妨?此事,本就是朕有些过了,没有考虑到许爱卿的感受。”

    “今日朕,会向他表态,老师请放心。”

    女帝开口,没有任何绕弯子,大大方方。

    “陛下英明。”

    ========================================================

    老规矩,防盗!

    后面还有一更!

    码到七点也会写完!!!!

    反正两万字我不能少!!!

    给自己加油打气!!!!!

    ========================================================

    大魏皇宫内。

    李广孝急急忙忙跑来,他激动的快要哭了啊。

    他真的很激动。

    许清宵提到的水车工程,他是越想越觉得可行,越想越觉得这是镇国神器啊。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发明,但却能改变现在大魏的生产能力。

    实话实说,李广孝对许清宵的看法已经变了。

    之前是觉得,许清宵此人很聪明,是个大才。

    可现在不一样了,他觉得许清宵何止是大才啊。

    才气万古这就算了,有刑部之才,也就算了,有户部之才,也就算了,可现在竟然还懂得农业。

    而且最绝的是,许清宵是抽空折腾一下,就折腾出这种安国神器。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李广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许清宵了,他感觉自己发现了一座宝藏,每天都能获得不同的惊喜啊。

    不过李广孝更加知道的是一件事情,自己必须要快点来皇宫,将这件事情跟女帝说清楚。

    一来是让女帝推动水车工程,二来是让女帝重视许清宵,不是现在这种重视,而是无比的重视,让女帝知道许清宵之才华,让女帝把许清宵保护好来。

    一点都不能伤着许清宵,谁要是敢动许清宵,谁就是大魏的仇人,死仇。

    什么王爷不王爷,什么六部六部,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藩王造反,也要保下许清宵。

    想到这里,李广孝的声音再次响起。

    “陛下!天佑大魏!天佑大魏啊!”

    他走入大殿,极其失态。

    “老师,发生了何事?您为何如此?”

    女帝从龙銮中走出来,她看向自己的老师,眼神之中满是好奇之色。

    自己的老师,可是三朝元老,历经三位帝王,聪明绝顶,大魏历经许多灾难,都是被李广孝一手平定,而且这位老师从来不在乎名利,他不愿当官,反而喜欢云游四海。

    所以女帝有些好奇,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自己这位老师这样失态。

    踏入养心殿内,李广孝的声音响起。

    “陛下,天佑大魏啊。”

    李广孝还是忍不住喊了一声,随后他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平静下来。

    “陛下,可否借臣纸笔。”

    李广孝如此说道。

    “赐墨。”

    女帝出声,当下便有人送来纸笔,放在李广孝面前。

    而李广孝咽了口唾沫,握紧毛笔,在白纸上绘画着。

    大约一小会,李广孝制图结束,将此物推出道:“请陛下观览。”

    女帝一挥手,当下白纸微微浮起,不多时便出现在眼中。

    是水车的绘画图。

    仔细观看水车图,女帝的面容也逐渐有了变化。

    “田地灌溉。”

    女帝瞬间便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她有些惊讶,虽然图纸比较粗糙,可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大问题,无非是细节上没有全部绘画好来。

    但她也能感觉到这个东西的价值。

    “老师,此物可有全图?”

    女帝直接问道。

    “有,不过臣这里没有,此物是许清宵设想出来的。”

    “而且已经做好了。”

    “陛下,您还记得许清宵怒斥大儒,您下了一道圣旨,要

    罚南豫府百姓一成税收吗?”

    李广孝开口问道。

    “记得。”

    女帝点了点头。

    “许清宵对百姓有些愧疚,所以发明了此物,而后让朋友在南豫府打造水车,进行了了简单的测试。”

    “结果这次季收,南豫府的粮产多增四成。”

    李广孝有些激动道。

    “四成?”

    女帝露出一抹惊讶之色。

    “回陛下,此事想来南豫府府君应该写好了奏折,按这个时间,各地粮田收成奏折应该到了户部,可以让人去查。”

    李广孝如此说道。

    “婉儿,去户部一趟,速查。”

    女帝立即开口道。

    四成增收,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如果只是一个小地方突然增加四成粮产,倒也没什么,可整个南豫府都增加四成粮产,那就不是小事了。

    尤其是按照李广孝所言,南豫府都这次提升启四成的粮产,依靠的是一种工具,身为帝王,她怎能不知这其中的厉害。

    李广孝没有再说话了,他静静的等待着消息,不过他呼吸之间依旧带着一些急促,看得出来他真的很激动。

    身为三朝元老,李广孝实在太清楚如今的大魏到底缺什么了。

    七次北伐,打空了大魏的家底。

    大魏的人口少了足足五成,缺少劳动力,不知多少百姓穷困潦倒,连饭都吃不上一口,以致于百姓颇有民怨。

    也正是因为百姓有民怨,所以各地藩王这才敢胡作非为,从而一步一步给大魏王朝施加压力。

    藩王之乱,自古以来都难以避免,任何计谋无论是打压还是分化,都无法做到杜绝。

    而唯有民心,才能真正杜绝藩王造反。

    还是那句话,百姓吃得饱穿得暖,他们就不会支持有人造反,可要是百姓们吃不饱穿不暖,那就不一样了。

    许清宵这个水车工程,不敢说能让大魏所有百姓现在就吃饱,可如果许清宵没有撒谎,只需要五年,甚至都不需要五年,大魏至少能缓解极大的压力。

    七成以上的百姓都能吃饱饭,剩下三成可能吃不饱,但不至于吃不上饭。

    不仅仅如此,国库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粮产税收,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大魏的国库收入,每年都要翻倍啊。

    一刻钟后。

    赵婉儿回来了。

    入殿之后,赵婉儿的步伐极快,手中拿着南豫府都交上来的粮产奏折。

    “陛下!”

    “经查证,南豫府上半年收成,的确比去年下半年多了四成,去年晚稻为七十万石粮食,今年早稻为一百零二万担。”

    赵婉儿将奏折呈现上去。

    女帝接过后缓缓展开,只是一眼,紧接着便将奏折合上。

    “许清宵!竟有如此之才能!”

    此时,女帝彻底无法淡定了,她可以不相信李广孝,也可以不相信许清宵,但不可能不相信奏折,这要是敢欺骗自己,那就是大罪啊。

    “呼!”

    女帝缓缓吐出一口气,看向李广孝道。

    “老师,您是何意?”

    她直接难道,询问李广孝的意思。

    “陛下,老臣还未说完。”

    李广孝没有回答女帝的问题,而是告诉女帝自己还没有说完。

    “老师请说,朕,洗耳恭听。”

    女帝不急,让李广孝说完。

    “陛下,您应该知道老臣如今在许清宵家中。”

    “今日,有人从南豫府而来,带着书信找他,听到许清宵说南豫府粮收多了四成。”

    “陛下,您猜一猜,许清宵当时第一反应是什么?”

    李广孝开口,询问女帝。

    “应该比较开心,毕竟增长四成,是大功一件,不过以的傲性,或许会很平静。”

    女帝不假思索道,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当然许清宵如此大才,有傲性也正常。

    “不。”

    “陛下,许清宵第一反应是不满。”

    李广孝的声音又有些激动起来了。

    “不满?”

    这回女帝有些惊讶了,而一旁的赵婉儿也有些好奇了。

    四成还不满?

    “老师的意思是?”

    女帝似乎猜到了什么,眼神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陛下猜的没错,许清宵完全就不满这个数目,老臣当时忍不住询问了几句。”

    “您知道许清宵是怎么说的吗?”

    “他说,他的预期是粮产翻倍,只增了四成,他并不开心,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李广孝说到这里的时候,一张老脸都涨红起来了。

    “粮产翻倍?”

    这一刻,女帝站起身来了,她注视着自己的老师,如果眼前的人不是自己老师,她绝对不会相信。

    “这怎么可能?”

    “等等!荒废之田?”

    女帝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不过很快她猜到了一个可能性,想要让粮产翻倍,也不是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那些荒废的良田重新播种。

    “不!不!不!”

    “陛下,如若是这样,老臣绝对不会如此失态。”

    “许清宵的意思是说,正常情况就应该要翻倍,如若动用起荒废之田,那就不是翻一倍,而是翻两倍了。”

    李广孝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都再颤抖啊!

    “两倍!”

    当听到这个数额时,女帝彻底震惊了。

    翻两倍?

    这意味着什么?

    大魏国库每年翻倍,一万万两稳定王朝基本开销,一万万两拿去发展国家,所带来的影响,将会是极其可怕的。

    最直观的一个好处,一旦百姓吃饱了饭,就愿意多生孩子,人口也会提升上去,诞生许多劳动力,这是最直观的一个好处。

    日积月累之下,只需要五年,大魏便会迎来小盛世。

    就依靠此物?

    女帝不敢相信。

    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在外响起。

    “报!”

    “南豫府府君李广新万里加急,送来密函。”

    随着声音响起,女帝直接开口。

    “呈。”

    当下,赵婉儿朝着大殿外快步走去,将密函接过,而后直接递给女帝。

    拆开密函。

    女帝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始阅读密函内容。

    过了良久。

    女帝整个人愣在原地了。

    她身为大魏的帝王,以女子身份,登上皇位,看似年轻,可经历无数事情,可以说任何大风大浪她都见过。

    但当看完这封密函后,她愣住了。

    “陛下,南豫府府君说了什么?”

    李广孝开口,忍不住问道,这是他第一次见女帝如此模样。

    “老师,您自己看吧。”

    女帝没有说什么,只是将密函交给李广孝,后者接过密函,开始认真阅读。

    一小会后。

    当李广孝看完南豫府府君的密函,他整个人也沉默了。

    南豫府府君送来的密函是两部分,一部分是上言奏折,另外一部分则是水车的全图,任何一个细节都没有错过,全貌展现。

    之所以沉默的原因是。

    南豫府府君明确在当中提到了三件事情,第一,因为自己儿子李鑫不会操作水车,导致水车造好之后,没有第一时间运转起来,第二,水车造好后,但因为材质问题,经常被一些野兽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损坏,第三,南豫府目前就一架水车,完全不够整个府都用。

    以上三个原因,所以这次才只多了四成,南豫府府君认为,如果能解决以上三个问题,收成极有可能翻倍,并且还可以将废弃的荒田用上。

    对于百姓种田来说,最大的麻烦无非就是两个。

    土地!水源!

    类似于种子还是足够的,虽然劳动力也不够,但最起码种田的劳动力还是有,最麻烦的就是水源。

    家里有多余劳动力的话,一个耕种一个取水,可劳动力不足,你耕种好了再去取水,就过于麻烦,买水又买不起,导致不少百姓也不种田了,宁可去种点果树。

    所以对南域府都这种地方来说,水源更重要。

    而对于穷苦之地来说,水源重要良田也重要,缺一不可。

    许清宵一个小小的水车工程,却能解决大魏百姓耕田之苦,这个东西当真是镇国神器啊。

    “陛下!大魏有福了。”

    李广孝再也说不出什么了,之前他还想着让南豫府府君带着图纸来一趟京都,然后再打造出一模一样的水车,进行尝试看看。

    可如今看完全图,他压根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图纸完全足够了。

    “老师。”

    “此物可以使用多久?朕看李广新所言,似乎问题也有不少。”

    女帝出声,她也异常激动,不过她是帝王,很多表情不可能表露出来。

    “按许清宵之言,若用上好的材质,保证五十年内不会有任何损坏,修修补补可利用百年。”

    “南豫府府君之言,并非是贬低水车,而是再夸赞这水车的用处,若用上好的材质,就不会如此麻烦了。”

    “而这水车所需要的东西,无非便是木材与铁石,大魏当中有一种木材,名为长藤木,可承受巨力,而大魏的铁石,也是极为有名。”

    “若用上这些材质,用上百年不在话下。”

    “年产翻两倍,只需五年,大魏可将迎来新的盛世,此物功在当代,利于千秋。”

    “陛下!老臣这一生做任何事情都优柔寡断,可今日,老臣愿为天下百姓向陛下请求,拨款工部,大兴水车。”

    “此物,可为新朝神器。”

    李广新说到这里的时候,更是直接跪拜下来,他这一生做事优柔寡断,很多事情都不敢贸然下决定,都是反复反复再反复去思考。

    可这件事情,他不再犹豫了,因为他知道这东西能给大魏带来想象不到的好处。

    同时他也希望女帝不要犹豫。

    “朕!明白!”

    看到自己老师如此,女帝岂能不明白此物的作用?

    “宣旨,传许清宵入宫。”

    女帝平复心情,她要宣许清宵入宫,一来是仔细询问,二来是嘉赏。

    “陛下,晚些宣他,老臣还有些话要说。”

    李广孝开口,而女帝点了点头,暂时没有宣旨。

    “陛下,许清宵之才,可称万古,光是这水车,便足矣证明他的绝世才华。”

    “老臣建议,陛下一定要重新审视审视这许清宵,绝对不能当做一般大才来看。”

    “此人极有可能,引领大魏走上新的辉煌,只是之前他怒斩郡王时,与陛下发生一些隔阂。”

    “所以老臣希望陛下能为天下百姓着想,此事给许清宵一个交代,免得让许清宵心有芥蒂。”

    李广孝出声,他的意思很直接,希望女帝向许清宵稍稍认个错,不然他真的担心许清宵心生芥蒂。

    只是此话一说,赵婉儿的声音却响起了。

    “大人,陛下乃是大魏九五至尊,若向许清宵表态,岂不是有损帝威?”

    赵婉儿忍不住这般开口,毕竟女帝乃是她心中最为崇敬之人,她是大魏的帝王,让她表态,无非就是让女帝道歉?

    这!怎么可能?

    “老臣明白,自古以来,哪里有不是的帝王,只有不是的臣子,唉!罢了,罢了。”

    李广孝也是有些激动,才会这般开口。

    是啊,这天下哪里有不是的帝王呢?错的永远是臣子。

    可下一刻,女帝的声音却响起了。

    “朕,明白了。”

    简单的一句话,十分平静,可这句话的意思,却让李广孝不由一愣。

    他听得出女帝是什么意思,她愿意道歉!

    这!

    有些不可思议。

    “陛下!”

    赵婉儿再一次忍不住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面对陛下平静的面容,她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自古以来,帝王皆高高在上,但这是自古,朕为天下百姓,莫说表态,认错又何妨?此事,本就是朕有些过了,没有考虑到许爱卿的感受。”

    “今日朕,会向他表态,老师请放心。”

    女帝开口,没有任何绕弯子,大大方方。

    “陛下英明。”

    “自古以来,帝王皆高高在上,但这是自古,朕为天下百姓,莫说表态,认错又何妨?此事,本就是朕有些过了,没有考虑到许爱卿的感受。”

    “今日朕,会向他表态,老师请放心。”

    女帝开口,没有任何绕弯子,大大方方。

    “陛下英明。”

    “自古以来,帝王皆高高在上,但这是自古,朕为天下百姓,莫说表态,认错又何妨?此事,本就是朕有些过了,没有考虑到许爱卿的感受。”

    “今日朕,会向他表态,老师请放心。”

    女帝开口,没有任何绕弯子,大大方方。

    “陛下英明。”

    “自古以来,帝王皆高高在上,但这是自古,朕为天下百姓,莫说表态,认错又何妨?此事,本就是朕有些过了,没有考虑到许爱卿的感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