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约吗?仙道第一绝色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工部尚书李彦龙看着手中的图纸。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认真端详,每一个细节都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过了一会后,李彦龙眼中露出精芒。

    “好!好!好!”

    “此物当真是利田神物啊。”

    李彦龙紧紧抓着图纸,激动无比道。

    他是工部尚书,这种图纸只看一眼就知道有什么作用,自然显得无比激动。

    甚至他脑海当中已经出现水车的整体形象。

    “此物可否造出?”

    然而女帝冰冷的声音响起,让工部尚书顿时回了神,一瞬间工部尚书有些惶恐道。

    首发

    “回陛下,此物可造。”

    李彦龙直接回答。

    “需多少银两。”

    女帝倒也直接。

    “五百两银子,便可造出此物,但只能延长十里,此物最麻烦和最关键之物在于延长之上,每一里需五十两白银。”

    工部尚书如此回答,不过这只是一个大概数字,具体怎样还是要看实际情况。

    “若用上等铁石和藤木呢?”

    女帝再次问道,而李彦龙脸色则微微一变。

    “陛下,若用上等铁石,估计造价极贵,至少翻五倍以上,而且是至少。”

    李彦龙知晓这两种材质,所以说出这个价格。

    “五倍?”

    女帝沉默了。

    也就是说两千五百两银子,延长十里,如果想要再延长一里就需要二百五十两银子,正常来说比较穷苦之地,水源相隔三四十里也差不多。

    加上造物成本,这就是接近七千多两才能给予一乡水源,甚至这只是保守估计,毕竟人工还没有算进去。

    真要落实下来,一乡之地,需要一万两。

    大魏王朝,十乡为一县,十县为一府,十府为一郡,分两广四湖境,一广四十九郡,四湖三十六郡,加起来一共是二百四十二郡。

    算起来的话,有二十四万两千个乡镇需要水车,这里面不包括县都,府都,郡都,所以真要按最高标准,就需要二十四万万两白银啊。

    国库根本遭不住。

    沉思一番后,女帝开口道。

    “着工部就地考察,以穷苦赤地有水源者优先,先定最穷五十郡,但必须在南广范围内,搭建水车,衡量长度,控制在三十里内,最终统一汇报。”

    “李彦龙,朕给你五万万两白银预算,尽可能节省劳力费用,可鼓励百姓出力,搭建水车,一切成本能省则省,但材质不可节省。”

    女帝做出抉择,五万万两肯定不够,但这是预算,按照造价成本,五十郡差不多就要五万万两白银了,其中算是部分人工成本。

    至于需要如此多的货物,想来工部也可以去谈价格,不可能按照市价来做,自然是最低价,让商人能赚到银子,但不能赚太多,毕竟这是利国之物。

    女帝本来也想过用便宜的材质,但想了想她还是否决了。

    原因无他,这种东西若是用劣质木材,只怕修修补补更加麻烦,倒不如直接用最好的材质,一劳永逸,苦就苦点。

    大不了先让部分百姓先把粮产提升上来,等来年收成好了,再慢慢去更改。

    说来说去还是一点,银两不够花啊。

    这要是国库有个几十万两白银,那该多好啊。

    “五万万两?陛下?您说真的吗?”

    女帝随意的开口,把李彦龙吓傻了,他知道这个东西价值不菲,可愣是没想到女帝开口就是拨款五万万两?这可是天文数字啊,如今国库的确有钱了,但也不至于随随便便拿出五万万两吧?

    “你觉得朕是再说笑吗?”

    女帝声音略显冷漠,而李彦龙立刻低头道。

    “陛下,臣自然不敢怀疑陛下,只是臣想问一句,若真拨款五万万两,户部尚书顾言那里如何交代?”

    他出声问道,这事一定要问清楚,如果解释不清楚,按照顾言这个性子,他真敢拿刀来砍自己,回头还要说是自己蛊惑陛下,所以这个锅自己不能接。

    五百万两拨款,他必欣然接受,五万万两,他绝对不能乱来。

    顾言这个守财奴,跟他谈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谈钱,出了事他遭不住。

    “此事,朕自会与户部尚书商议,你不用管,请算好了即可,这是朕的库令,若你需要银两,直接来找婉儿即可。”

    女帝开口,提到了顾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毕竟顾言对银两极其执着,真要让他拿出五万万两,他绝对不会拿出来的,不过好在帝王有一票否决权,可以越过他来办这件事情。

    只是如果让顾言知道了这五万万两没了,估计......是一件麻烦事。

    但没办法,眼下的局面,自己必须要这样做。

    “陛下英明。”

    李彦龙也没什么说的了,反正既然陛下是这个意思,他照做就好。

    “恩,回去吧,记住,此事与任何人都不要去提,否则视为重罪。”

    “尤其是顾言,先不要与他说此事。”

    女帝特意叮嘱一句,而后便让李彦龙告退。

    后者点了点头,大魏还是女帝做主的,花不花钱也是女帝说了算,他心里明白,所以转身离开。

    待李彦龙离开后,女帝也缓缓开口。

    “朕乏了,休息一会。”

    说完此话,赵婉儿明白这是何意,当下起身告退。

    等赵婉儿走后,女帝从龙椅上起身,来到龙銮当中,直接躺了下来。

    脑海当中满是许清宵那四个字。

    “唉。”

    长长叹了口气,女帝知道这件事情一定要说清楚,只是眼下不合适。

    “等到时机成熟,朕为他物色几位不弱于朕的绝色吧,也让他断绝这念想。”

    “不过,想要找到与朕一般的绝色,只怕世间难有。”

    “呃......不对,天道司好像有一位,好像在藏经阁中,可以让许爱卿看看,算了,算了,到时再看吧。”

    女帝心中如此想到,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直接拒绝许清宵,怕伤了许清宵的心,可若是不拒绝,早晚要解释清楚,那个时候只怕许清宵爱自己爱到发狂。

    产生了执念就不好了。

    索性不如给许清宵挑选几位绝色,让其断绝念想。

    而与此同时。

    相比较女帝的惆怅,许清宵还算不错。

    守仁学堂内。

    许清宵正在泡茶,同时也在思索一件事情。

    找书店。

    是的,许清宵想找个书店去看看书了,一来是调查中年男子的身份,二来是研究研究异术,三来是查找一下丹神古经让自己搜寻的材料,四来则是补充一下知识量。

    老话说的好,活到老学到老,吾日三省吾身,多读书总没错的。

    不过这大魏京都内,只有两个地方藏书无数,其余地方加起来都不如二者之一。

    一个是大魏皇宫中的大魏藏经阁,一个是大魏文宫内的文库。

    这两个地方藏书无数,里面的书籍够自己看个三五年了。

    只是皇宫不能随便进去,而大魏文宫就更不好去了。

    尴尬。

    许清宵有些苦恼啊。

    也就在此时,陈星河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捧着一堆书籍,有些艰难地朝内走来。

    杨虎看到立刻上去帮忙。

    “陈大人,你怎么拿这么多书回来啊?”

    杨虎捧着几十本书籍,有些好奇问道。

    “我辈读书人自然要看书,否则如何长进?”

    陈星河开口,自许清宵入宫后,他便离开了学堂,去租借一些书籍回来。

    “师兄,王儒兄呢?”

    许清宵问道。

    “王儒?他朋友找他了,不用提来,清宵,马上就是诗会了,你不看看书准备准备?”

    陈星河走来,喝了口茶,询问许清宵。

    “不了,我就不准备什么了,现在没心思考虑这个事。”

    许清宵摇了摇头,他现在哪里有心思去想诗会不诗会啊,他又不喜欢装哔,参加走个过场都行。

    “师弟,你就莫要谦虚了。”

    “这次诗会,据说入场请帖,一帖难求,大部分都是冲着你来的。”

    “你要是不作两首诗,估计都不答应。”

    陈星河如此说道,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内心还是有些难受。

    他能接受许清宵有才华,但才华过头了就不好了。

    “不作。”

    “这次我都不太想参加。”

    “没心思,再者我也不想作诗了,低调一些也好。”

    许清宵认真说道,这次诗会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坚决不作诗。

    主要是太高调了,是时候要低调低调,不然的话,还让人家怎么活?

    “师弟,你说真的?”

    陈星河听到这话后,心思瞬间活跃起来了。

    他这几日都在苦苦研究诗经,但每每研究到一半又很难受,毕竟有个许清宵在,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竞争。

    好在的是许清宵是自己师弟,所以也没有嫉妒不嫉妒这个说法。

    然而现在许清宵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作诗,那陈星河来劲了,如果许清宵不作诗的话,自己还是可以露个脸的。

    “不作,除非不得不作,不然就算是陛下开口让我来,我都不来。”

    许清宵回答道。

    “师弟,你成熟了。”

    陈星河神色认真道。

    许清宵:“......”

    “行了,那师兄就不耽误你了,你好好休息吧,师兄去看看书,没事再找你讨论讨论诗经。”

    陈星河笑道,有些喜悦。

    而许清宵点了点头,待陈星河走后,许清宵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

    过了一会,杨虎的声音响起了。

    “许大人,怎么感觉您从皇宫回来,有些魂不守舍啊。”

    “怎么回事?是谁找您麻烦吗?要不要我去削他一顿?”

    杨虎关心问道。

    “行,你有这心我很欣慰。”

    “怀宁亲王让我很不爽,你去吧,我让杨豹为你准备好棺材,你要什么木?红木咱们买不起,挑个好点的。”

    许清宵打趣道。

    杨虎:“......”

    看杨虎沉默,许清宵微微一笑。

    “行了,跟你逗着玩的,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书,家里的书都翻烂了,外面书店的书也不怎么样。”

    “唉。”

    许清宵叹了口气,说出自己的烦恼。

    “哦,读书的事我就不懂了,大人您慢慢想吧,我去外面走走,听点消息。”

    杨虎很识趣的离开,学堂当中又只剩下许清宵一个人坐在这里了。

    今日学堂无课,若是有课的话,还能欺负欺负那帮熊孩子,可惜的是啊,有点无聊。

    但又不能去干活,万一自己又忍不住想怼人或者是想干点啥事,岂不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好无聊啊。

    许清宵最终起身,去房间睡觉去了。

    然而他说的这些话,却被厨房中的李广孝听得一清二楚。

    “读书?”

    李广孝偷偷取出一张天旨,随后在上面写下一行字,紧接着丢进灶台内,开始继续炒菜了。

    而房内。

    许清宵躺在床上,武道进了八品,基本上不需要睡眠,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无聊之下,许清宵一挥手,浩然正气凝聚出言天册。

    铸造此物,许清宵是根据天旨来做的,但具体效果是不是跟天旨一样,许清宵就不清楚了。

    得研究研究。

    拿着言天册,许清宵缓缓感应,很快言天册的作用效果浮现在脑海当中。

    的确有天旨效果,但想要与对方通信需要对方的一缕头发或者是一滴血液,那么自己就可以与对方通信了。

    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随机出现在方圆百里某个人面前了。

    或许是太过于无聊,也或许是因为实在是没事,许清宵不多的恶趣味涌上心头了。

    他将言天册摆放好来,而后取出文笔,缓缓在上面写下两个字。

    写完这两个字后,许清宵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盛,有点姨妈笑的感觉。

    紧接着将此页取出,然后微微一抖,顿时之间化作烟雾消散,不需要火烧,省了一道工程。

    也就在此时。

    大魏藏经阁。

    巍峨宏伟的藏经阁,外形看来是一座宝塔,一共有九层,占地六百亩,这里面藏书十万万册,皆是世间珍品,大魏基本上所有的书籍都藏在其中。

    而藏经阁只允许皇室一脉入内,亦或者一些重要人物,即便是六部尚书想要借阅某本书,都不能入内,需要陛下开口,藏经阁内的太监从中取出,交给对方。

    可见藏经阁的重要。

    此时。

    藏经阁第二层。

    奢华无比的藏经阁,摆放着各类珍品瓷器,一颗颗夜明珠镶进墙体,散发光芒,无论外面是否白昼,都不影响其中。

    藏经阁内,数十名婢女太监站在两旁,显得恭恭敬敬,因为不远处站着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大魏天道司使者。

    太上圣宗圣女,

    水云烟。

    不远处,一道洁白无瑕的身影静静而立,美到令人窒息的面容,精致到无法挑剔,身材更是玲珑曲致,一袭淡青色的长发,每一缕都散发仙气。

    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仿佛世间一切都配不上她,一双眸子更是蕴含着无尽仙气。

    水云烟的一举一动,即便是让这些女子们,也忍不住投目而去,圣洁且有充满着冷傲。

    白玉青簪束发,微风吹来,将一缕缕发丝吹乱,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她静立,仿佛万物都安静下来了。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绝世,又仿佛是从仙界下来的女子,美的令人怦然心动,又美的令人只敢仰望。

    这就是水云烟,太上圣宗的圣女,道行极深,地位极高,在大魏也是顶尖的一批权贵,几乎无人敢得罪她。

    据说如今年不过十八岁,却已经踏入了四品仙道,端是可怕。

    这样的女子,充满着神秘色彩,也同样极度高冷,如若说女帝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冷冽,然而水云烟则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

    传闻她一生与人开口说话不超过十句,就是如此的冷艳。

    也就在此时。

    水云烟将一本书籍缓缓放回原位,书籍之名叫圣之起居。

    放下书后,水云烟开始沉思。

    她微微皱眉,似乎再寻找什么一般。

    只是,就在这一刻,一张由浩然正气凝聚而成的白纸,缓缓出现在她面前。

    “浩然正气也可传信吗?”

    水云烟第一反应便是惊讶,她对这种传信之术并不惊讶,因为她也能做到,惊讶的是,浩然正气也可以传信?

    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

    字体工整,说不上极好,但也不差,而且内蕴浩然正气,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

    老规矩防盗!

    这是第二更!

    七点半了,我写到了七点半!我自己都吐了!

    明天争取早点写完!也免得大家受罪!

    我吐了!!!!!!!!!!!!!

    二十分钟左右,大家再来看,刷新就好了。

    怎么刷新?回到主界面,往下一拉就是刷新!

    麻烦大家了!

    ===============================================

    工部尚书李彦龙看着手中的图纸。

    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认真端详,每一个细节都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过了一会后,李彦龙眼中露出精芒。

    “好!好!好!”

    “此物当真是利田神物啊。”

    李彦龙紧紧抓着图纸,激动无比道。

    他是工部尚书,这种图纸只看一眼就知道有什么作用,自然显得无比激动。

    甚至他脑海当中已经出现水车的整体形象。

    “此物可否造出?”

    然而女帝冰冷的声音响起,让工部尚书顿时回了神,一瞬间工部尚书有些惶恐道。

    “回陛下,此物可造。”

    李彦龙直接回答。

    “需多少银两。”

    女帝倒也直接。

    “五百两银子,便可造出此物,但只能延长十里,此物最麻烦和最关键之物在于延长之上,每一里需五十两白银。”

    工部尚书如此回答,不过这只是一个大概数字,具体怎样还是要看实际情况。

    “若用上等铁石和藤木呢?”

    女帝再次问道,而李彦龙脸色则微微一变。

    “陛下,若用上等铁石,估计造价极贵,至少翻五倍以上,而且是至少。”

    李彦龙知晓这两种材质,所以说出这个价格。

    “五倍?”

    女帝沉默了。

    也就是说两千五百两银子,延长十里,如果想要再延长一里就需要二百五十两银子,正常来说比较穷苦之地,水源相隔三四十里也差不多。

    加上造物成本,这就是接近七千多两才能给予一乡水源,甚至这只是保守估计,毕竟人工还没有算进去。

    真要落实下来,一乡之地,需要一万两。

    大魏王朝,十乡为一县,十县为一府,十府为一郡,分两广四湖境,一广四十九郡,四湖三十六郡,加起来一共是二百四十二郡。

    算起来的话,有二十四万两千个乡镇需要水车,这里面不包括县都,府都,郡都,所以真要按最高标准,就需要二十四万万两白银啊。

    国库根本遭不住。

    沉思一番后,女帝开口道。

    “着工部就地考察,以穷苦赤地有水源者优先,先定最穷五十郡,但必须在南广范围内,搭建水车,衡量长度,控制在三十里内,最终统一汇报。”

    “李彦龙,朕给你五万万两白银预算,尽可能节省劳力费用,可鼓励百姓出力,搭建水车,一切成本能省则省,但材质不可节省。”

    女帝做出抉择,五万万两肯定不够,但这是预算,按照造价成本,五十郡差不多就要五万万两白银了,其中算是部分人工成本。

    至于需要如此多的货物,想来工部也可以去谈价格,不可能按照市价来做,自然是最低价,让商人能赚到银子,但不能赚太多,毕竟这是利国之物。

    女帝本来也想过用便宜的材质,但想了想她还是否决了。

    原因无他,这种东西若是用劣质木材,只怕修修补补更加麻烦,倒不如直接用最好的材质,一劳永逸,苦就苦点。

    大不了先让部分百姓先把粮产提升上来,等来年收成好了,再慢慢去更改。

    说来说去还是一点,银两不够花啊。

    这要是国库有个几十万两白银,那该多好啊。

    “五万万两?陛下?您说真的吗?”

    女帝随意的开口,把李彦龙吓傻了,他知道这个东西价值不菲,可愣是没想到女帝开口就是拨款五万万两?这可是天文数字啊,如今国库的确有钱了,但也不至于随随便便拿出五万万两吧?

    “你觉得朕是再说笑吗?”

    女帝声音略显冷漠,而李彦龙立刻低头道。

    “陛下,臣自然不敢怀疑陛下,只是臣想问一句,若真拨款五万万两,户部尚书顾言那里如何交代?”

    他出声问道,这事一定要问清楚,如果解释不清楚,按照顾言这个性子,他真敢拿刀来砍自己,回头还要说是自己蛊惑陛下,所以这个锅自己不能接。

    五百万两拨款,他必欣然接受,五万万两,他绝对不能乱来。

    顾言这个守财奴,跟他谈什么都好,就是不能谈钱,出了事他遭不住。

    “此事,朕自会与户部尚书商议,你不用管,请算好了即可,这是朕的库令,若你需要银两,直接来找婉儿即可。”

    女帝开口,提到了顾言,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毕竟顾言对银两极其执着,真要让他拿出五万万两,他绝对不会拿出来的,不过好在帝王有一票否决权,可以越过他来办这件事情。

    只是如果让顾言知道了这五万万两没了,估计......是一件麻烦事。

    但没办法,眼下的局面,自己必须要这样做。

    “陛下英明。”

    李彦龙也没什么说的了,反正既然陛下是这个意思,他照做就好。

    “恩,回去吧,记住,此事与任何人都不要去提,否则视为重罪。”

    “尤其是顾言,先不要与他说此事。”

    女帝特意叮嘱一句,而后便让李彦龙告退。

    后者点了点头,大魏还是女帝做主的,花不花钱也是女帝说了算,他心里明白,所以转身离开。

    待李彦龙离开后,女帝也缓缓开口。

    “朕乏了,休息一会。”

    说完此话,赵婉儿明白这是何意,当下起身告退。

    等赵婉儿走后,女帝从龙椅上起身,来到龙銮当中,直接躺了下来。

    脑海当中满是许清宵那四个字。

    “唉。”

    长长叹了口气,女帝知道这件事情一定要说清楚,只是眼下不合适。

    “等到时机成熟,朕为他物色几位不弱于朕的绝色吧,也让他断绝这念想。”

    “不过,想要找到与朕一般的绝色,只怕世间难有。”

    “呃......不对,天道司好像有一位,好像在藏经阁中,可以让许爱卿看看,算了,算了,到时再看吧。”

    女帝心中如此想到,她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直接拒绝许清宵,怕伤了许清宵的心,可若是不拒绝,早晚要解释清楚,那个时候只怕许清宵爱自己爱到发狂。

    产生了执念就不好了。

    索性不如给许清宵挑选几位绝色,让其断绝念想。

    而与此同时。

    相比较女帝的惆怅,许清宵还算不错。

    守仁学堂内。

    许清宵正在泡茶,同时也在思索一件事情。

    找书店。

    是的,许清宵想找个书店去看看书了,一来是调查中年男子的身份,二来是研究研究异术,三来是查找一下丹神古经让自己搜寻的材料,四来则是补充一下知识量。

    老话说的好,活到老学到老,吾日三省吾身,多读书总没错的。

    不过这大魏京都内,只有两个地方藏书无数,其余地方加起来都不如二者之一。

    一个是大魏皇宫中的大魏藏经阁,一个是大魏文宫内的文库。

    这两个地方藏书无数,里面的书籍够自己看个三五年了。

    只是皇宫不能随便进去,而大魏文宫就更不好去了。

    尴尬。

    许清宵有些苦恼啊。

    也就在此时,陈星河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捧着一堆书籍,有些艰难地朝内走来。

    杨虎看到立刻上去帮忙。

    “陈大人,你怎么拿这么多书回来啊?”

    杨虎捧着几十本书籍,有些好奇问道。

    “我辈读书人自然要看书,否则如何长进?”

    陈星河开口,自许清宵入宫后,他便离开了学堂,去租借一些书籍回来。

    “师兄,王儒兄呢?”

    许清宵问道。

    “王儒?他朋友找他了,不用提来,清宵,马上就是诗会了,你不看看书准备准备?”

    陈星河走来,喝了口茶,询问许清宵。

    “不了,我就不准备什么了,现在没心思考虑这个事。”

    许清宵摇了摇头,他现在哪里有心思去想诗会不诗会啊,他又不喜欢装哔,参加走个过场都行。

    “师弟,你就莫要谦虚了。”

    “这次诗会,据说入场请帖,一帖难求,大部分都是冲着你来的。”

    “你要是不作两首诗,估计都不答应。”

    陈星河如此说道,不过话虽然是这样说,但内心还是有些难受。

    他能接受许清宵有才华,但才华过头了就不好了。

    “不作。”

    “这次我都不太想参加。”

    “没心思,再者我也不想作诗了,低调一些也好。”

    许清宵认真说道,这次诗会他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坚决不作诗。

    主要是太高调了,是时候要低调低调,不然的话,还让人家怎么活?

    “师弟,你说真的?”

    陈星河听到这话后,心思瞬间活跃起来了。

    他这几日都在苦苦研究诗经,但每每研究到一半又很难受,毕竟有个许清宵在,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竞争。

    好在的是许清宵是自己师弟,所以也没有嫉妒不嫉妒这个说法。

    然而现在许清宵信誓旦旦说自己不会作诗,那陈星河来劲了,如果许清宵不作诗的话,自己还是可以露个脸的。

    “不作,除非不得不作,不然就算是陛下开口让我来,我都不来。”

    许清宵回答道。

    “师弟,你成熟了。”

    陈星河神色认真道。

    许清宵:“......”

    “行了,那师兄就不耽误你了,你好好休息吧,师兄去看看书,没事再找你讨论讨论诗经。”

    陈星河笑道,有些喜悦。

    而许清宵点了点头,待陈星河走后,许清宵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

    过了一会,杨虎的声音响起了。

    “许大人,怎么感觉您从皇宫回来,有些魂不守舍啊。”

    “怎么回事?是谁找您麻烦吗?要不要我去削他一顿?”

    杨虎关心问道。

    “行,你有这心我很欣慰。”

    “怀宁亲王让我很不爽,你去吧,我让杨豹为你准备好棺材,你要什么木?红木咱们买不起,挑个好点的。”

    许清宵打趣道。

    杨虎:“......”

    看杨虎沉默,许清宵微微一笑。

    “行了,跟你逗着玩的,没什么事,就是想看看书,家里的书都翻烂了,外面书店的书也不怎么样。”

    “唉。”

    许清宵叹了口气,说出自己的烦恼。

    “哦,读书的事我就不懂了,大人您慢慢想吧,我去外面走走,听点消息。”

    杨虎很识趣的离开,学堂当中又只剩下许清宵一个人坐在这里了。

    今日学堂无课,若是有课的话,还能欺负欺负那帮熊孩子,可惜的是啊,有点无聊。

    但又不能去干活,万一自己又忍不住想怼人或者是想干点啥事,岂不是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好无聊啊。

    许清宵最终起身,去房间睡觉去了。

    然而他说的这些话,却被厨房中的李广孝听得一清二楚。

    “读书?”

    李广孝偷偷取出一张天旨,随后在上面写下一行字,紧接着丢进灶台内,开始继续炒菜了。

    而房内。

    许清宵躺在床上,武道进了八品,基本上不需要睡眠,翻来覆去也睡不着,无聊之下,许清宵一挥手,浩然正气凝聚出言天册。

    铸造此物,许清宵是根据天旨来做的,但具体效果是不是跟天旨一样,许清宵就不清楚了。

    得研究研究。

    拿着言天册,许清宵缓缓感应,很快言天册的作用效果浮现在脑海当中。

    的确有天旨效果,但想要与对方通信需要对方的一缕头发或者是一滴血液,那么自己就可以与对方通信了。

    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随机出现在方圆百里某个人面前了。

    或许是太过于无聊,也或许是因为实在是没事,许清宵不多的恶趣味涌上心头了。

    他将言天册摆放好来,而后取出文笔,缓缓在上面写下两个字。

    写完这两个字后,许清宵脸上的笑容更加浓盛,有点姨妈笑的感觉。

    紧接着将此页取出,然后微微一抖,顿时之间化作烟雾消散,不需要火烧,省了一道工程。

    也就在此时。

    大魏藏经阁。

    巍峨宏伟的藏经阁,外形看来是一座宝塔,一共有九层,占地六百亩,这里面藏书十万万册,皆是世间珍品,大魏基本上所有的书籍都藏在其中。

    而藏经阁只允许皇室一脉入内,亦或者一些重要人物,即便是六部尚书想要借阅某本书,都不能入内,需要陛下开口,藏经阁内的太监从中取出,交给对方。

    可见藏经阁的重要。

    此时。

    藏经阁第二层。

    奢华无比的藏经阁,摆放着各类珍品瓷器,一颗颗夜明珠镶进墙体,散发光芒,无论外面是否白昼,都不影响其中。

    藏经阁内,数十名婢女太监站在两旁,显得恭恭敬敬,因为不远处站着一位了不起的大人物。

    大魏天道司使者。

    太上圣宗圣女,

    水云烟。

    不远处,一道洁白无瑕的身影静静而立,美到令人窒息的面容,精致到无法挑剔,身材更是玲珑曲致,一袭淡青色的长发,每一缕都散发仙气。

    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仿佛世间一切都配不上她,一双眸子更是蕴含着无尽仙气。

    水云烟的一举一动,即便是让这些女子们,也忍不住投目而去,圣洁且有充满着冷傲。

    白玉青簪束发,微风吹来,将一缕缕发丝吹乱,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她静立,仿佛万物都安静下来了。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绝世,又仿佛是从仙界下来的女子,美的令人怦然心动,又美的令人只敢仰望。

    这就是水云烟,太上圣宗的圣女,道行极深,地位极高,在大魏也是顶尖的一批权贵,几乎无人敢得罪她。

    据说如今年不过十八岁,却已经踏入了四品仙道,端是可怕。

    这样的女子,充满着神秘色彩,也同样极度高冷,如若说女帝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冷冽,然而水云烟则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高冷。

    传闻她一生与人开口说话不超过十句,就是如此的冷艳。

    也就在此时。

    水云烟将一本书籍缓缓放回原位,书籍之名叫圣之起居。

    放下书后,水云烟开始沉思。

    她微微皱眉,似乎再寻找什么一般。

    只是,就在这一刻,一张由浩然正气凝聚而成的白纸,缓缓出现在她面前。

    “浩然正气也可传信吗?”

    水云烟第一反应便是惊讶,她对这种传信之术并不惊讶,因为她也能做到,惊讶的是,浩然正气也可以传信?

    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

    字体工整,说不上极好,但也不差,而且内蕴浩然正气,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这不太可能吧?儒道好像没有这个能力吧?

    水云烟眼神中露出好奇之色,而后才将目光看向白纸上的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