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二十四章:陛下还是不聪明亚,找我办这事,一天就行!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李彦龙,你真不是个东西!蛊惑陛下实行此物,你难道不知道大魏如今国库空虚吗?”

    走出皇宫,一脸阴沉的顾言便指着李彦龙大骂。

    “李大人啊,你发明的此物,好是很好,可现在大魏根本没钱打造,你说一郡之地,也能承受,动辄就是五十郡,这哪里是大魏能承受的啊?”

    “是啊,是啊,李大人,你平日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做事鲁莽之人啊,你快点去找陛下,好好与陛下说,可别瞎折腾了。”

    “李大人,没事就别乱搞些东西出来,你能完全保证此物能让大魏粮产翻倍?”

    不少官员也齐齐开口,跟着顾言大骂李彦龙,武官们也有些愤怒,这如今陛下刚刚提到北伐,好不容易大家有个盼头了,结果你又整这一出?

    你这不是在这里恶心人吗?

    “我,不是,你们,哎呀!”

    李彦龙也郁闷了,怎么好端端的骂自己啊?

    这又不是自己搞出来的,是许清宵啊,许万古啊,你们好端端骂我作甚?

    首发

    李彦龙想要解释清楚这玩意不是自己捣鼓出来的,但陛下已经说了,暂时不允许自己说出去,一开始自己还很好奇,如此利国之物,为什么不说是许清宵做的?

    现在他明白了,女帝这就是想要让自己先背黑锅啊,等东西顺利出来了,再告诉大家这是许清宵的。

    难受,想哭啊。

    “李大人,以后没事当真不要胡思乱想,害人害己!”

    兵部尚书骂了一句,直接走人。

    “李大人,周大人说的没错,搞出个这种东西来,水车?利国神器?有没有问题还不知道,天下粮产翻倍?开什么玩笑。”

    刑部尚书张靖也骂了一句,随后离开。

    “害人害己!影响大魏,你当真是罪人!”

    户部尚书顾言骂的最凶,说完就走了。

    至于礼部尚书和吏部尚书则只是摇了摇头,没有骂李彦龙,就是有一种不应该现在拿出来的感觉。

    武官们直接一点,一些难听的话彼此起伏,骂的李彦龙攥着拳头走了。

    好气!

    非常气!

    但气又能怎样?还不是许清宵惹出来的事。

    不行,我要去找许清宵一趟,这锅我才不背。

    当下,李彦龙也离开了,去守仁学堂去找许清宵。

    只是到了守仁学堂后,却发现许清宵不在学堂当中,而是去了大魏藏经阁,也没办法了,只能让人传信一句,若是许清宵回来了,立刻通知。

    很快,朝堂当中水车工程之事,也瞬间传开了。

    一时之间,众说纷纷。

    百姓们得知,这水车工程可以增加粮产,自然是十分高兴,但听说要将国库所有银两拿出去建造水车,大家莫名觉得有问题了。

    尤其是有人再故意煽动谣言,说这水车其实并没有那么好,之所以南域府都收成会多,完全是因为南豫府都土质极好,再加上一部分的运气成分,导致收成变好。

    甚至很快又变成了,南域府都压根就没有这种事情,是南豫府府君为了彰显自己的功绩,故意报多了四成,而工部尚书李彦龙好大喜功,向陛下汇报。

    没想到陛下竟然真的相信了,于是乎想要大力发展水车工程。

    但让工部尚书李彦龙没有想到的是,陛下太想要发展农业,以致于愿意将国库所有银两投入其中,文武百官都不答应,而女帝一意孤行。

    这个版本还算好的,没过几个时辰,谣言又变了,而且变得极其可怕。

    说是工部尚书李彦龙与南豫府府君勾结,想要蒙骗陛下,因为有个南豫府百姓来到了京都,告知大家,南豫府都的确有几座水车,但造价并不是特别贵,几百两银子就行。

    有效果,但大不大不确定,毕竟他又不种田,但感觉有作用,只是作用没那么大,而李彦龙为了贪墨银两,直接将建造水车的价格增长百倍。

    牟取银两,实乃诛国之策,好在百官们慧眼如炬,早就看穿一切,在朝堂之上直接痛斥李彦龙,所以李彦龙现在也不好受。

    还有什么国库刚刚有了银两,工部没有得到多少拨款,李彦龙心生计谋,与南豫府府君合谋,骗取国库银两,女帝也被蒙骗其中的谣言也出现了。

    这种谣言一出,半真半假,一瞬间得到了大魏京都所有百姓的支持。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百姓开始大骂李彦龙,说他好好一个工部尚书,不去研究真正有利于百姓的东西,反而想着如何赚钱捞钱。

    国库刚有钱就迫不及待想要瓜分,当真不为人子。

    甚至已经有人在李彦龙院外大骂,还有人丢鸡蛋菜叶,若不是刑部第一时间派人过来,只怕会闹出大事。

    可以说仅仅只是几个时辰的时间,大魏京都的百姓上上下下都在大骂水车之事,这后面要是没有人再煽动,那就有鬼了。

    此时。

    安国公府内。

    兵部尚书周严,信武侯,广平侯,射阳侯等侯爷齐齐聚集在此,齐国公和卢国公也来了。

    大魏武官一脉的半壁江山都来了安国公府。

    见人到齐,信武侯第一个开口。

    “国公,你说陛下今日所说的水车,我等到底该如何抉择?我看陛下的样子,好像很认真啊。”

    信武侯第一个开口,说出自己的顾虑。

    “水车之事,的确利国,至少老夫看起来是这般,这个李彦龙,平日看起来木呆无比,可没想到真搞出件好东西了。”

    “不过此物,我等绝对不能让其大批生产,否则的话,北伐之事,必是空谈。”

    安国公开口,他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意,水车是个好东西,他知道,但北伐更加重要,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北伐更重要。

    “恩,国公言之有理,这水车我也看了一番,的确不错,可若是大批生产,国库再度空虚,别说北伐了,就算是小战也打不起,我支持国公之言。”

    兵部尚书周严直接表态。

    “我等也支持国公之言。”

    其余侯爷也纷纷点头,他们自然希望北伐快点开始,最好是明天,毕竟为国雪耻就在眼前啊。

    然而齐国公之声却缓缓响起。

    “老夫觉得陛下这次极其认真,北伐之事,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幌子罢了。”

    齐国公开口,一句话让众人皱眉。

    “国公何意?”

    兵部尚书周严问道。

    “还有何意?你们不会真当陛下想要北伐吧?若真想要北伐,就那点银子,够我们打吗?”

    “这水车一旦显世,我等知道,天下百姓也知道,大魏京都内,可不只有大魏百姓啊,敌国的探子还少吗?他们得知此物,只怕会第一时间传信回去。”

    “大魏没银两,突邪王朝不缺吧?初元王朝也不缺吧?再加上海上天国,还有那些异族小国,他们就算做不到全国制造,也能做到一部分实行。”

    “水车之物,老夫看得出来,的确有作用,这个李彦龙这一次当真是立了功,只是他太急了,急着现在拿出来,当真愚蠢。”

    齐国公说出自己的想法,认为女帝不可能北伐,无非是欺骗大家罢了。

    “可若是陛下如此,难道就不怕寒了我等的心?”

    卢国公皱眉,实际上他也猜到了,只是他还是希望女帝想要北伐,虽然概率很小,但总比没有希望要好。

    “怕!”

    “可女帝更怕一旦北伐,大魏就没了。”

    齐国公之声,让众人沉默。

    但很快,他继续开口。

    “不过,这也只是老夫的猜测,是否真是如此,老夫也不敢保证。”

    “陛下的心意,谁能猜到?”

    齐国公如此说道,这话众人也明白,毕竟也是,谁又能保证不会北伐呢?

    “北伐不北伐,暂时放一放,眼下水车工程,可以允许陛下试点一郡,但直接推广五十郡,决然不行。”

    安国公开口,这是他的态度。

    允许女帝建造这种利国之器,这是好东西,再者朝堂上他也看得出女帝的想法,可真要花光所有银两来造这个东西。

    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不管北伐不北伐,大魏肯定要留一笔银两开支,而这一笔银两,其中一部分就一定是给他们兵部的,给他们军队的。

    不是贪财不贪财,而是兵部吃钱太厉害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哪里不知道这是好东西啊?可你把所有银两全部投入这里面,这也不行啊,一来是冒险,二来是国库一旦空虚,大家做任何事情都会受到限制。

    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没银两闹得,如果有银两,这种事情,满朝文武都赞同都支持。

    所以他们也无奈啊,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先保障自己。

    当然如果有一个人站出来,能保证此物就一定可以使得粮产翻倍,并且能说服大家,那就没事了,可有这个人吗?

    谁有这么大的面子?

    显然是没有的。

    “恩,国公之言,倒是可以,不过,还是要看,不能盲目,关键时刻,不能得罪陛下。”

    齐国公也出声,同意安国公所言,可是也不能完全得罪女帝,否则的话,会很麻烦。

    “恩。”

    众人齐齐点了点头,意识达成一致。

    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一间密室内。

    怀宁王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水车工程,决不可让女帝实行,此物有大用,能让大魏粮产增加,不出三年,大魏至少可以解决七成温饱问题,如果当真如此,百姓一心,我等就更难谋事了。”

    “传我王令,通知各地藩王,一定要制止。”

    怀宁王脸色阴沉道。

    无论遇到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如此,可当这个水车工程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瞬间便明白这个东西的作用有多大了。

    他农耕过,知晓农耕最大的问题就是水源,李彦龙扬言可以粮产翻倍,他不信。

    毕竟这里面有很多问题,绝对没有那么容易,但增长个五成,六成,七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大魏国力增长,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坏事。

    他宁可没有兵符,也绝对不能让大魏蒸蒸日上,这样的话,所有计划全部都泡汤了。

    “王爷,这水车工程,当真能让大魏增强国力吗?”

    有人好奇,觉得区区一个水车,有必要如此吗?

    “能!而且是一定能!”

    “而且本王察觉得出,她一定想要推广水车工程,只是她太心急了,非要拿出此事来提,若是再晚一些日子,或者暗度陈仓,越过户部来做,或许当真就成了。”

    “可惜的是啊,她急了,下了一招昏棋,要不了多长时间,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皆然会知晓这个水车,只怕他们也会第一时间制造此物。”

    “不过问题不大,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估计也不敢轻易尝试,也只是试一试。”

    “让人散播谣言,就说这水车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纯粹只是南豫府府君与工部尚书李彦龙私下勾结罢了,无论如何,一定要让百姓们抗拒。”

    “如今朝堂当中,户部尚书顾言坚决反对,其他大臣也并不希望国库空虚,尤其是武官一脉,更是不希望国库的银两拿去制造水车。”

    “让他们去折腾,无论这昏君态度是否坚决,向她施压,光是满朝文武这一关,她就难以脱身,更何况百姓民心,她也不得不顾及。”

    “就算她真的一意孤行,也要得罪许多人,而且至少也要半年之后才能真正推广出去。”

    “还有,让那些异族时刻准备,若是这昏君当真不顾一切,让他们活跃起来,决不能让她顺心如意。”

    怀宁王下达一个又一个命令,而其余三人皆然皱眉,毕竟其他都好,但最后一条就有些麻烦了。

    “怀宁王,要动用异族这颗棋子吗?就为了这件事情?”

    说话的人是镇西王,他莫名觉得怀宁王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一个水车吗?有这么夸张吗?连异族这个棋子都动?

    这未免有些.......太看得起工部尚书李彦龙了吧?

    “你们不懂,不要有任何轻慢之心,按照本王的去做吧,一定错不了。”

    怀宁王有些愠怒,这种东西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可他知道,此物绝对不能任其发展,不然的话,他们就真的麻烦了,到时候想造反都造反不了。

    但这帮人却起了傲慢之心,这让他十分愠怒。

    “怀宁王,并非是我等不相信你,只是此事还是要好好议论,异族这颗棋子,可不能随便用,当真用了,对我等来说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有人出声,不是不赞成怀宁王,只是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去动用异族啊,这不是小题大做,这完全就是杀鸡用牛刀。

    听到此言,怀宁王深吸了一口气,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可想了想,如今满朝文武都不答应,武官一脉更是从心底抗拒,再加上户部尚书顾言都说出辞官来威胁女帝。

    还有百姓民心调动,想来的确可以拖延一阵子。

    当下,怀宁王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他起身离开,一个人从密道中离开,而待怀宁王走后,其余三人却小声交流。

    “王爷还是太重视那昏君了,按我说的,就应该步步紧逼,他一直迂回,害的我等摇摆不定,当真是麻烦。”

    有人略显抱怨,还是那句话,任何地方只要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哪怕是他们也会有矛盾有冲突。

    “水车工程,的确有利于大魏,但没有怀宁王说的这般恐怖,异族这颗棋子,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用。”

    “恩,的确如此,再者现在户部尚书顾言如此强烈拒绝,除非昏君一意孤行,可若真是如此,那也挺好,至少给了我等机会。”

    三人你一言我一句,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准确点来说,不是不放在心上,而是不需要如此认真,目前该做的已经做了,再去针对完全是浪费棋子。

    而密道当中,怀宁王走出,回到了自己的王府之内。

    他脸色阴沉,来到书房,开始写信。

    水车工程,他知道,对大魏意义极大,绝对不能任其生产,可惜的是,天下之大,最不缺的就是愚蠢之人,以及傲慢之人。

    看不清局势的人,死的最快。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越是傲慢,越是愚蠢,对自己就越有利。

    现在是朋友,可早晚有一天也会变成敌人。

    他的态度很坚决,水车工程绝对不能实行,如今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大魏上上下下都不同意,这一点让他可以缓一口气。

    若是大魏上下都同意的话,他无论如何都要动用异族这枚棋子,制造麻烦。

    就如此,到了翌日。

    京都百姓们的呼吁抵制之声更多了,所以文武百官都准备好了奏折和说辞。

    就打算今日上朝再好好劝一劝陛下。

    可或许是因为昨日朝堂当中的气氛,今日女帝没有上朝,百官在殿外站了一个时辰后才被告知,然后齐齐离开。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女帝的态度,是真的怒了。

    故此不少人再次攻击李彦龙。

    大骂李彦龙没事找事,气的李彦龙在宫外来来回回走了一刻钟,最终李彦龙咬牙,让宫外的人汇报。

    自己要去面圣。

    不过很快,回复也来了,不见。

    =========================================

    老规矩,防盗!二十分钟内会改好!!!!!!!!!

    实在抱歉!!!!!!!!!!!!!!!!!!!!!

    这个点估计人多,求求大家!!!!理解万岁啊!!!!!

    后面是重复的,大家不要看!!!!!!!!!!!!!!

    等待二十分钟就好!!!!!!!!!!!!!!!!!!

    ============================================

    “李彦龙,你真不是个东西!蛊惑陛下实行此物,你难道不知道大魏如今国库空虚吗?”

    走出皇宫,一脸阴沉的顾言便指着李彦龙大骂。

    “李大人啊,你发明的此物,好是很好,可现在大魏根本没钱打造,你说一郡之地,也能承受,动辄就是五十郡,这哪里是大魏能承受的啊?”

    “是啊,是啊,李大人,你平日看起来也不是那种做事鲁莽之人啊,你快点去找陛下,好好与陛下说,可别瞎折腾了。”

    “李大人,没事就别乱搞些东西出来,你能完全保证此物能让大魏粮产翻倍?”

    不少官员也齐齐开口,跟着顾言大骂李彦龙,武官们也有些愤怒,这如今陛下刚刚提到北伐,好不容易大家有个盼头了,结果你又整这一出?

    你这不是在这里恶心人吗?

    “我,不是,你们,哎呀!”

    李彦龙也郁闷了,怎么好端端的骂自己啊?

    这又不是自己搞出来的,是许清宵啊,许万古啊,你们好端端骂我作甚?

    李彦龙想要解释清楚这玩意不是自己捣鼓出来的,但陛下已经说了,暂时不允许自己说出去,一开始自己还很好奇,如此利国之物,为什么不说是许清宵做的?

    现在他明白了,女帝这就是想要让自己先背黑锅啊,等东西顺利出来了,再告诉大家这是许清宵的。

    难受,想哭啊。

    “李大人,以后没事当真不要胡思乱想,害人害己!”

    兵部尚书骂了一句,直接走人。

    “李大人,周大人说的没错,搞出个这种东西来,水车?利国神器?有没有问题还不知道,天下粮产翻倍?开什么玩笑。”

    刑部尚书张靖也骂了一句,随后离开。

    “害人害己!影响大魏,你当真是罪人!”

    户部尚书顾言骂的最凶,说完就走了。

    至于礼部尚书和吏部尚书则只是摇了摇头,没有骂李彦龙,就是有一种不应该现在拿出来的感觉。

    武官们直接一点,一些难听的话彼此起伏,骂的李彦龙攥着拳头走了。

    好气!

    非常气!

    但气又能怎样?还不是许清宵惹出来的事。

    不行,我要去找许清宵一趟,这锅我才不背。

    当下,李彦龙也离开了,去守仁学堂去找许清宵。

    只是到了守仁学堂后,却发现许清宵不在学堂当中,而是去了大魏藏经阁,也没办法了,只能让人传信一句,若是许清宵回来了,立刻通知。

    很快,朝堂当中水车工程之事,也瞬间传开了。

    一时之间,众说纷纷。

    百姓们得知,这水车工程可以增加粮产,自然是十分高兴,但听说要将国库所有银两拿出去建造水车,大家莫名觉得有问题了。

    尤其是有人再故意煽动谣言,说这水车其实并没有那么好,之所以南域府都收成会多,完全是因为南豫府都土质极好,再加上一部分的运气成分,导致收成变好。

    甚至很快又变成了,南域府都压根就没有这种事情,是南豫府府君为了彰显自己的功绩,故意报多了四成,而工部尚书李彦龙好大喜功,向陛下汇报。

    没想到陛下竟然真的相信了,于是乎想要大力发展水车工程。

    但让工部尚书李彦龙没有想到的是,陛下太想要发展农业,以致于愿意将国库所有银两投入其中,文武百官都不答应,而女帝一意孤行。

    这个版本还算好的,没过几个时辰,谣言又变了,而且变得极其可怕。

    说是工部尚书李彦龙与南豫府府君勾结,想要蒙骗陛下,因为有个南豫府百姓来到了京都,告知大家,南豫府都的确有几座水车,但造价并不是特别贵,几百两银子就行。

    有效果,但大不大不确定,毕竟他又不种田,但感觉有作用,只是作用没那么大,而李彦龙为了贪墨银两,直接将建造水车的价格增长百倍。

    牟取银两,实乃诛国之策,好在百官们慧眼如炬,早就看穿一切,在朝堂之上直接痛斥李彦龙,所以李彦龙现在也不好受。

    还有什么国库刚刚有了银两,工部没有得到多少拨款,李彦龙心生计谋,与南豫府府君合谋,骗取国库银两,女帝也被蒙骗其中的谣言也出现了。

    这种谣言一出,半真半假,一瞬间得到了大魏京都所有百姓的支持。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百姓开始大骂李彦龙,说他好好一个工部尚书,不去研究真正有利于百姓的东西,反而想着如何赚钱捞钱。

    国库刚有钱就迫不及待想要瓜分,当真不为人子。

    甚至已经有人在李彦龙院外大骂,还有人丢鸡蛋菜叶,若不是刑部第一时间派人过来,只怕会闹出大事。

    可以说仅仅只是几个时辰的时间,大魏京都的百姓上上下下都在大骂水车之事,这后面要是没有人再煽动,那就有鬼了。

    此时。

    安国公府内。

    兵部尚书周严,信武侯,广平侯,射阳侯等侯爷齐齐聚集在此,齐国公和卢国公也来了。

    大魏武官一脉的半壁江山都来了安国公府。

    见人到齐,信武侯第一个开口。

    “国公,你说陛下今日所说的水车,我等到底该如何抉择?我看陛下的样子,好像很认真啊。”

    信武侯第一个开口,说出自己的顾虑。

    “水车之事,的确利国,至少老夫看起来是这般,这个李彦龙,平日看起来木呆无比,可没想到真搞出件好东西了。”

    “不过此物,我等绝对不能让其大批生产,否则的话,北伐之事,必是空谈。”

    安国公开口,他直接说出自己的心意,水车是个好东西,他知道,但北伐更加重要,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北伐更重要。

    “恩,国公言之有理,这水车我也看了一番,的确不错,可若是大批生产,国库再度空虚,别说北伐了,就算是小战也打不起,我支持国公之言。”

    兵部尚书周严直接表态。

    “我等也支持国公之言。”

    其余侯爷也纷纷点头,他们自然希望北伐快点开始,最好是明天,毕竟为国雪耻就在眼前啊。

    然而齐国公之声却缓缓响起。

    “老夫觉得陛下这次极其认真,北伐之事,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幌子罢了。”

    齐国公开口,一句话让众人皱眉。

    “国公何意?”

    兵部尚书周严问道。

    “还有何意?你们不会真当陛下想要北伐吧?若真想要北伐,就那点银子,够我们打吗?”

    “这水车一旦显世,我等知道,天下百姓也知道,大魏京都内,可不只有大魏百姓啊,敌国的探子还少吗?他们得知此物,只怕会第一时间传信回去。”

    “大魏没银两,突邪王朝不缺吧?初元王朝也不缺吧?再加上海上天国,还有那些异族小国,他们就算做不到全国制造,也能做到一部分实行。”

    “水车之物,老夫看得出来,的确有作用,这个李彦龙这一次当真是立了功,只是他太急了,急着现在拿出来,当真愚蠢。”

    齐国公说出自己的想法,认为女帝不可能北伐,无非是欺骗大家罢了。

    “可若是陛下如此,难道就不怕寒了我等的心?”

    卢国公皱眉,实际上他也猜到了,只是他还是希望女帝想要北伐,虽然概率很小,但总比没有希望要好。

    “怕!”

    “可女帝更怕一旦北伐,大魏就没了。”

    齐国公之声,让众人沉默。

    但很快,他继续开口。

    “不过,这也只是老夫的猜测,是否真是如此,老夫也不敢保证。”

    “陛下的心意,谁能猜到?”

    齐国公如此说道,这话众人也明白,毕竟也是,谁又能保证不会北伐呢?

    “北伐不北伐,暂时放一放,眼下水车工程,可以允许陛下试点一郡,但直接推广五十郡,决然不行。”

    安国公开口,这是他的态度。

    允许女帝建造这种利国之器,这是好东西,再者朝堂上他也看得出女帝的想法,可真要花光所有银两来造这个东西。

    实在是有些承受不住,不管北伐不北伐,大魏肯定要留一笔银两开支,而这一笔银两,其中一部分就一定是给他们兵部的,给他们军队的。

    不是贪财不贪财,而是兵部吃钱太厉害了。

    这是不争的事实。

    他哪里不知道这是好东西啊?可你把所有银两全部投入这里面,这也不行啊,一来是冒险,二来是国库一旦空虚,大家做任何事情都会受到限制。

    说来说去,还不就是没银两闹得,如果有银两,这种事情,满朝文武都赞同都支持。

    所以他们也无奈啊,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先保障自己。

    当然如果有一个人站出来,能保证此物就一定可以使得粮产翻倍,并且能说服大家,那就没事了,可有这个人吗?

    谁有这么大的面子?

    显然是没有的。

    “恩,国公之言,倒是可以,不过,还是要看,不能盲目,关键时刻,不能得罪陛下。”

    齐国公也出声,同意安国公所言,可是也不能完全得罪女帝,否则的话,会很麻烦。

    “恩。”

    众人齐齐点了点头,意识达成一致。

    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一间密室内。

    怀宁王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水车工程,决不可让女帝实行,此物有大用,能让大魏粮产增加,不出三年,大魏至少可以解决七成温饱问题,如果当真如此,百姓一心,我等就更难谋事了。”

    “传我王令,通知各地藩王,一定要制止。”

    怀宁王脸色阴沉道。

    无论遇到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如此,可当这个水车工程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瞬间便明白这个东西的作用有多大了。

    他农耕过,知晓农耕最大的问题就是水源,李彦龙扬言可以粮产翻倍,他不信。

    毕竟这里面有很多问题,绝对没有那么容易,但增长个五成,六成,七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大魏国力增长,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坏事。

    他宁可没有兵符,也绝对不能让大魏蒸蒸日上,这样的话,所有计划全部都泡汤了。

    “王爷,这水车工程,当真能让大魏增强国力吗?”

    有人好奇,觉得区区一个水车,有必要如此吗?

    “能!而且是一定能!”

    “而且本王察觉得出,她一定想要推广水车工程,只是她太心急了,非要拿出此事来提,若是再晚一些日子,或者暗度陈仓,越过户部来做,或许当真就成了。”

    “可惜的是啊,她急了,下了一招昏棋,要不了多长时间,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皆然会知晓这个水车,只怕他们也会第一时间制造此物。”

    “不过问题不大,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估计也不敢轻易尝试,也只是试一试。”

    “让人散播谣言,就说这水车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纯粹只是南豫府府君与工部尚书李彦龙私下勾结罢了,无论如何,一定要让百姓们抗拒。”

    “如今朝堂当中,户部尚书顾言坚决反对,其他大臣也并不希望国库空虚,尤其是武官一脉,更是不希望国库的银两拿去制造水车。”

    “让他们去折腾,无论这昏君态度是否坚决,向她施压,光是满朝文武这一关,她就难以脱身,更何况百姓民心,她也不得不顾及。”

    “就算她真的一意孤行,也要得罪许多人,而且至少也要半年之后才能真正推广出去。”

    “还有,让那些异族时刻准备,若是这昏君当真不顾一切,让他们活跃起来,决不能让她顺心如意。”

    怀宁王下达一个又一个命令,而其余三人皆然皱眉,毕竟其他都好,但最后一条就有些麻烦了。

    “怀宁王,要动用异族这颗棋子吗?就为了这件事情?”

    说话的人是镇西王,他莫名觉得怀宁王有些小题大做了,不就是一个水车吗?有这么夸张吗?连异族这个棋子都动?

    这未免有些.......太看得起工部尚书李彦龙了吧?

    “你们不懂,不要有任何轻慢之心,按照本王的去做吧,一定错不了。”

    怀宁王有些愠怒,这种东西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可他知道,此物绝对不能任其发展,不然的话,他们就真的麻烦了,到时候想造反都造反不了。

    但这帮人却起了傲慢之心,这让他十分愠怒。

    “怀宁王,并非是我等不相信你,只是此事还是要好好议论,异族这颗棋子,可不能随便用,当真用了,对我等来说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有人出声,不是不赞成怀宁王,只是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去动用异族啊,这不是小题大做,这完全就是杀鸡用牛刀。

    听到此言,怀宁王深吸了一口气,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可想了想,如今满朝文武都不答应,武官一脉更是从心底抗拒,再加上户部尚书顾言都说出辞官来威胁女帝。

    还有百姓民心调动,想来的确可以拖延一阵子。

    当下,怀宁王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他起身离开,一个人从密道中离开,而待怀宁王走后,其余三人却小声交流。

    “王爷还是太重视那昏君了,按我说的,就应该步步紧逼,他一直迂回,害的我等摇摆不定,当真是麻烦。”

    有人略显抱怨,还是那句话,任何地方只要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哪怕是他们也会有矛盾有冲突。

    “水车工程,的确有利于大魏,但没有怀宁王说的这般恐怖,异族这颗棋子,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用。”

    “恩,的确如此,再者现在户部尚书顾言如此强烈拒绝,除非昏君一意孤行,可若真是如此,那也挺好,至少给了我等机会。”

    三人你一言我一句,并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准确点来说,不是不放在心上,而是不需要如此认真,目前该做的已经做了,再去针对完全是浪费棋子。

    而密道当中,怀宁王走出,回到了自己的王府之内。

    他脸色阴沉,来到书房,开始写信。

    水车工程,他知道,对大魏意义极大,绝对不能任其生产,可惜的是,天下之大,最不缺的就是愚蠢之人,以及傲慢之人。

    看不清局势的人,死的最快。

    不过这样也好,他们越是傲慢,越是愚蠢,对自己就越有利。

    现在是朋友,可早晚有一天也会变成敌人。

    他的态度很坚决,水车工程绝对不能实行,如今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大魏上上下下都不同意,这一点让他可以缓一口气。

    若是大魏上下都同意的话,他无论如何都要动用异族这枚棋子,制造麻烦。

    就如此,到了翌日。

    京都百姓们的呼吁抵制之声更多了,所以文武百官都准备好了奏折和说辞。

    就打算今日上朝再好好劝一劝陛下。

    可或许是因为昨日朝堂当中的气氛,今日女帝没有上朝,百官在殿外站了一个时辰后才被告知,然后齐齐离开。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女帝的态度,是真的怒了。

    故此不少人再次攻击李彦龙。

    大骂李彦龙没事找事,气的李彦龙在宫外来来回回走了一刻钟,最终李彦龙咬牙,让宫外的人汇报。

    自己要去面圣。

    不过很快,回复也来了,不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