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毁水车,灭清宵,京都风云,危机再显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守仁学堂。

    李彦龙脸色不太好看,他坐在许清宵面前,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李大人,您就别生气了,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大事,对朝堂也好,对大魏也好。”

    “您也不想想,您身居高位,受点委屈也没什么,要不这样,等水车工程结束后,我提笔作诗,将您的功劳表彰进去,您想想,这水车工程利国利民。”

    “千秋万代,千百年后,您的名字还永远被世人记着,如此一来,朝中那些大臣那个比得过您?”

    茶桌面前,许清宵尽可能地安慰着李彦龙,他理解李彦龙的心情,毕竟这件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不会开心的

    许清宵这番话倒也不是忽悠人的话,水车工程一旦实行,必是功在千秋。

    而李彦龙也必会名流千古。

    随着许清宵这样开拓思维,这下子李彦龙沉默了。

    是啊,这水车说到底是个好东西,而且必有大用,未来百年千年甚至是一万年后,水车也一定会长存。

    即便大魏江山易主了,可百姓还是得依靠此物啊,到时候只要许清宵写表彰词,把自己加进去,那自己就是间接性名流千古了。

    一秒记住.42zw.

    对比一下朝堂那帮文臣。

    他们即便是现在看不起自己,对自己有恶感,那又如何?

    自己可以名流千古,而他们没了就是没了。

    想到这里,李彦龙也就不再生气了,反而是不断脑补千百年后,百姓们该如何夸赞自己。

    “守仁,老夫到不在乎什么名流千古不千古,只是觉得你说的很对,身居高位,哪可能不被质疑,行吧,是老夫有些孟浪了。”

    李彦龙心结打开了。

    许清宵也顺势笑道:“李大人当真是大度谦容。”

    此话一说,李彦龙笑意更浓盛了一些。

    只是很快,李彦龙继续开口道。

    “今日陛下有了旨意,让陈尚书督查水车工程推广之事,你为副手,配合陈尚书,至于户部,刑部,兵部,还有工部,各司其职,一并推广。”

    “守仁,这些日子你就别想清闲了,准备做事吧。”

    李彦龙出声,告知女帝今日在朝中的旨意。

    许清宵听后,倒不以为然什么。

    “李大人,水车推广之事,初期的事情,肯定要不了我搭手啊,我好不容易休息几日,就让我在家静养吧。”

    许清宵不觉得什么。

    水车推广之事,的确是如今大魏发展第一目标。

    但真要做的事情不就是几个环节。

    ---

    采购相应的材料,把价格谈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范围内,然后开始运输到各郡各府各县各乡,最后再施工搭建,等大功告成了,再科普给百姓。

    最后一个科普是最简单的,毕竟水车搭建好了,水源一来,告诉百姓如何接水就好,这很简单,相信百姓也乐意学习,毕竟有利于自己。

    而采购环节,不需要自己操什么心,有户部尚书顾言在,还怕不能把价格打下来?

    至于运输环节更不需要自己担心了,兵部吃干饭的?军营调人运输过去,不就行了?

    搭建环节也是工部的事啊,自己最多就出点力,给大家培训一下,怎么搭建比较轻松简单一点。

    要知道,这个世界不是普通世界,是仙侠世界,不说别的,找些武者来搭建一下,轻轻松松搞定。

    前前后后的流程,差不多三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完善了。

    只要不出现什么大问题,不然三个月或者四个月,必能竣工完成。

    当然许清宵唯一担心的问题就是,顾尚书突然又反悔了,毕竟看着银子一箱箱往外送出去,心态崩了。

    除此之外,许清宵还真想不到会出什么差错。

    所以这件事情轮不到自己出面做什么。

    安安心心在家躺尸咸鱼不挺好的吗?

    “你啊你,明明有如此才华,却总想着偷懒,不过想想也是,真让你参合进来了,指不定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眼下陛下最希望的就是,最近这段时间不要出什么事,一点事都不要出。”

    “行了,老夫就先走了,回头真施工起来,你必须得来一趟工部,好好教教工部的人如何搭建,想躺着赚功劳,别做梦了。”

    李彦龙起身,他心情莫名好了起来,说完这话之后,便直接起身走了。

    “李大人慢走。”

    许清宵起身送走李彦龙,紧接着回到房内。

    开始看书。

    不得不说的是一点,这个华星云的确守时,昨日晚上便让人送来了圣人书籍,而且不少,历代圣人的都有。

    对于其他圣人,许清宵暂时没有看,主要还是寻找大圣人的事迹。

    文宫中的七个人到底是谁,许清宵还是要搞清楚一些,毕竟知己知彼更好。

    与其被动,不如主动掌握主权。

    而与此同时。

    怀宁王府内。

    当听到今日朝堂的所有事情之后,怀宁王脸色显得有些难看了。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满朝文武,为何一日之间,全部答应水车工程,这决然不可能。”

    “户部尚书顾言,惜财如命,让他拿出五万万两,甚至是六万万两,七万万两白银出来,比要了他的命还要难受。”

    “吏部刑部兵部同意,老夫到不觉得什么,可为何武官一脉也同意?”

    “他们难道就不知道,一旦实行水车工程,大魏北伐十年内别想再起吗?”

    “难道他们也放弃了北伐吗?”

    “不!绝对不可能,若放弃北伐,武官一脉将会陷入长达几代的被动,这些国公绝对不可能如此愚蠢。”

    “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怀宁王这一刻脸色彻底阴沉下来了。

    他是第一个相信水车工程可以利国利民之人,所以在密室之中,他才会说出那种话来,甚至不惜利用上异族这颗棋子。

    可问题是,昨日自己书信不少藩王,得到的回复几乎全部都是一个意思。

    并没有在乎这个水车,希望自己三思,不要轻而易举动用异族这枚棋子。

    这一点,他不生气,因为这些人愚蠢,愚昧,对自己来说是有利的。

    按照他的计划和想法,水车工程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落实下来,而且绝对不可能是说直接落实五十郡地。

    可没想到,一天。

    就是一天之内。

    所有人竟然全部同意了。

    而且全部答应下来了?

    满朝文武,意见一致,这本身就是一件极难之事。

    是谁?

    谁在背后当推手?

    而且又是谁有这般能力?李广孝吗?

    不,他没有这个能力,他说不服武官一脉。

    怀宁王深思,到底是谁在幕后这般。

    “王爷,属下打听到,昨日宫内的太监,去了守仁学堂,不知交代了什么事情,随后许清宵派人前往番商街,收取番商账本。”

    “而后分别去过户部,刑部,吏部,还有安国公府上,而安国公也喊来了齐国公与卢国公,包括数十位侯爷。”

    跪在大堂内的下属开口,告知怀宁王许清宵的动向。

    然而怀宁王直接摇了摇头。

    “不可能是他。”

    “他算什么?看似在朝堂上如鱼得水,可实际上呢?女帝是天子,大魏的皇帝,在她眼中没有好坏,没有对错,只有国之利益。”

    “六部官员,也有自身的利益,不可能因为一个许清宵,而舍弃自己的利益。”

    “至于武官一脉,他们看似对许清宵热情,可说到底不过是把许清宵划为自己人,涉及到武官集体的利益,莫说一个许清宵,就算是一百个许清宵也没用。”

    怀宁王直接摇头,他并不认为许清宵可以左右朝堂。

    因为朝堂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最无情,最在乎利益的地方,人情?人情在朝堂当中一文不值。

    今日户部尚书与刑部尚书关系极好,明日可能就会撕破脸,这种事情在朝堂上屡见不鲜。

    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利益,有自己的出发点,不可能因为一个人,或者是人情而被左右。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大魏早就亡国了。

    朝堂越是讲规矩,越是冷酷无情,对国家来说才是好事,如果不在乎利益,因为一个人的言语,而被左右,也坐不上尚书那个位置。

    可以说的是,全天下的聪明人,都是笑面虎,当利益在的时候,你我皆是朋友,当没有利益的时候,再好的兄弟也会反目成仇。

    这个道理,他三岁的时候就懂了。

    “不对。”

    但下一刻,怀宁王摇了摇头。

    “许清宵去了户部,吏部,刑部,还找了安国公?”

    “他是帮陛下办事。”

    “是交易。”

    怀宁王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皱着眉头,依旧在沉思。

    他不认为许清宵能左右朝堂,但他相信这是一场交易,女帝与文武百官的交易。

    “女帝许诺了什么,才能让他们都同意?”

    “甚至让武官一脉都答应下来,这笔交易肯定很大。”

    “但正是因为如此,这个水车工程本王更要阻止。”

    “只是各地藩王皆然愚蠢不堪,不知道此事之重要,本王要动用自己的力量,将此事拖延。”

    “还有这个许清宵。”

    “也必须要除了,此人有大才,不能为我所用,就不能留了。”

    怀宁王一眨眼的功夫,想了许多事情。

    他必须要阻止水车推广之事,这是当务之急。

    至于藩王愚昧,其实有一点他没有说出来,这一点他自己也明白,有时候并非是藩王愚昧,而是大家都在互相防着。

    只要对自己无害,不会轻而易举出手,谁都想要当皇帝,亦或者是说谁都想要在未来谋取最大的利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只是怀宁王愤恨的是,这些人为了自身利益,不顾大局罢了。

    而许清宵,怀宁王已经彻彻底底起了杀心。

    当然他不会直接出手杀了许清宵,那样的话,就是破坏规矩,真这样做,那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至少女帝不会放过他。

    这一刻,怀宁王落坐下来,他的目光落在了桌上,是一份卷宗。

    卷宗首行也赫然写着

    过了一会,怀宁王压着声音道。

    “去一趟钱家,孙家,还有周家,告知他们,本王有事商议,让他们派任,今日子时之前,赶来京都。”

    “还有,加大力度调查这份卷宗,所有办事之人,全部细细审问来龙去脉,尤其是这个程立东,尽快找其下落。”

    “再者,太平诗会过后,便是陛下寿诞,到时万国使者皆会入京,有些棋子可以让他们顺势入京了。”

    怀宁王开口。

    一道道命令吩咐下去。

    “是,王爷。”

    后者接下命令,随后消失在了原地。

    而这一刻,怀宁王目光则十分平静。

    “许清宵!你千不该,万不该做出这个水车工程,此物利于大魏,但并不利于本王啊。”

    他心中自言,已经下了决心,要将许清宵除掉。

    只是就在此时,一封信忽然出现在自己桌前,凭空出现。

    信纸之上,赫然是六个字,字体工整,且字迹锋芒,绝非常人之笔。

    而这六个字赫然是

    怀宁王眸子平静,下一刻信纸自动化作烟灰,而后彻底消失。

    就如此,一连几天。

    大魏仿佛彻底安静下来了。

    华星云的归来,除了那两天以外,并没有传来什么新的消息,让许多百姓们有些失望,本以为会是一场激烈无比的碰撞。

    却没想到,到头来华星云竟然什么都不做,虽然也有人说华星云是在酝酿,可很快有不少消息出现。

    华星云来的当日,就拜访过许清宵,同时华星云也主动请愿去户部,宁可成为卷吏,想要为大魏做点事情。

    甚至有好几次,有人说了许清宵的不是,华星云也会在第一时间反击,同时告诉许多人,自己与许清宵没有任何恩怨,两人皆是读书人,也是大魏官员。

    愿意相辅相成,从而至大魏走上新的鼎盛。

    虽有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人的记忆不仅仅只是三年,三年前的华星云有多傲然,还有不少人能记住。

    温酒作诗,镇守边境,大骂皇室,无论是才华还是什么,三年前的华星云,的的确确不差于许清宵,可三年后的他,似乎变得更加成熟了。

    让百姓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华星云的表现,初步还是赢得大部分百姓好感,最起码他懂得上下,也愿意前往户部当个卷吏,种种迹象都显得华星云谦和无比。

    不过民间当中还是有一些说法,认为这是伪装的,甚至这些说法传到了华星云耳中,后者也没有恼怒,只是正常解释,不急不躁。

    没有了冲突,没有了矛盾,自然也赢不来关注。

    朝堂上也没有什么趣事,百姓们最近的确很无聊,每日谈来谈去的事情,又回归到了谁家儿子多优秀,谁家女儿嫁了个好人家,谁家又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时之间,百姓们莫名觉得有些空荡荡的,毕竟自许清宵来京都之后,动不动就发生大事,每天日子过的很快,一壶茶一碟菜,几个朋友谈上一天,快哉的很。

    但好在的是,有两件事情,让百姓们有了一个盼头。

    太平诗会马上就到了,下个月月中。

    女帝的寿诞也快到了,太平诗会结束后的十五天。

    相比较之下,百姓们更期盼的还是太平诗会,这可是真正的大事,大魏所有有才华的读书人都会聚集,包括周围许多国家的读书人也会出现。

    往年的诗会,都会出一些上等佳作,甚至还出过千古诗词,留下佳话,这一届的诗会,自然更受瞩目。

    因为大魏来了一个许清宵。

    还有一个华星云。

    而此时。

    守仁学堂。

    陈星河沐浴着黄昏微光,他一个人站在学堂当中,不知道再沉思什么。

    或许是有些感慨,也或许是不知道哪根筋抽了,陈星河忽然想写日记了,记录一下自己的人生,也要记录一下自己的心得。

    自己不能这样荒废下去了,需要每日反省,否则的话,就真是废物了。

    自来守仁学堂后。

    陈星河原本的目的是想要来帮许清宵忙,可住了快一个多月了,愣是一点忙都没上,反而每天到点吃饭,这让陈星河莫名觉得自己很废物。

    可自己明明很有才华的啊?

    想到这里,陈星河回到房内,开始写日记了。

    ---

    酉时二刻。

    天边的晚霞有些凄凉,就好像我目前的人生一般,虽有些光芒,但却看起来十分凄惨。

    不过我并没有任何气馁,因为我明白,有朝一日,大魏文宫的雕塑必有我陈星河一席之地。

    我要好好努力,不能自暴自弃,这或许是上天给我的考验,让我提前进入低谷,从而展翅高飞。

    从明天开始,每天读三本书,练一个时辰的字,再看策论文章一个时辰。

    努力,陈星河。

    你是最棒的。

    ---

    酉时四刻。

    今天寅时就醒了,洗漱一番后,我打算开始读书,本来书已经拿到手了,没想到的是李黑衣做好了饭。

    正常来说我是不会吃的,因为读书更重要,但奈何李黑衣做的饭实在是太香了,就去吃了一顿。

    早饭吃完了,正准备去读书,结果杨虎杨豹两兄弟聊到关于读书这个话题,说入品十分简单,可为什么还有很多读书人没入品?

    他们说完这话,就察觉我脸色不对,以为我生气了,还特意解释并没有针对我。

    但我并没有生气,而是鄙夷,两个粗鄙武夫,竟然敢谈论读书人的事?当真是笑掉大牙。

    于是乎,我跟他们认认真真解释儒道品级的困难程度,蹉跎两个时辰。

    本以为他们应该明白读书有多难,可没想到他们居然问我,为什么师弟许清宵入学不过四个月,就能入六品?

    为什么我读了数十年书,还没入品?

    我当场沉默。

    为什么这种话会从你们两个嘴巴里说出来?

    我心情很差,打算读书来缓解心情,可是李黑衣又做好了饭。

    吃饱喝足后,有些困意,先睡一觉再说。

    结果没想到的是,一觉睡到了酉时。

    好在的是,饭还没做好,不然就真的完了。

    ---

    寅时一刻。

    昨天吃完饭后,我深刻的反省了一天,找到了问题所在。

    不能和武夫谈论读书,否则会影响自己的心态,他们都是来阻碍我成圣的人。

    所以我要保持沉默,不理他们,做自己的事,认认真真读书。

    恩,从现在开始,做一个读书人。

    哦,到饭点了,待会写。

    卯时一刻。

    吃饱饭了,准备开始读书。

    不过吃饱了饭,总觉得少了什么。

    哦,得泡茶。

    辰时。

    茶泡好了,可以开始读书了。

    辰时两刻。

    读了两刻钟,喝了三壶茶,我陷入了一个迷茫阶段。

    这些书都是师弟许清宵带来的,是大儒集册,我有点看不懂,倒不是我的资质不行,而是我还没有入品。

    想到这里,我去找了一趟师弟,询问一下如何解决。

    师弟这几天一直在房中不知道做什么,得知我的问题后,师弟告诉我,让我去看一些普通儒生写的书。

    从别人身上找到优点,海纳百川,我觉得很有道理,师弟不愧是大才。

    只可惜的是,大魏只有一位圣人,那就是我陈星河,我早晚会超越我的师弟。

    酉时三刻。

    我回来了,今天真不适合出门,准确点来说,往后也不适合出门了。

    太平诗会即在眼前,大魏京都来了很多人,大多数都是看热闹的百姓,还有不少读书人。

    听说陛下的寿诞也快到了,到时万国朝拜,估计人会更多,不少酒楼都涨价了,摆摊的生意人也多了不少。

    好在的是,累了一天,总算是有收获,买了几十本书,都是一些读书人写的。

    虽然全是一些没有什么名气的读书人,但师弟说的很好,要海纳百川,吸收别人的优点。

    累了一天,饭点也到了,吃口饭先休息,明天起床看书。

    ---

    寅时。

    七月最后一天,我依旧早起,昨天买了几十本书,可以认真看了。

    饭点到了,这一次我直接拒绝,读书才是我当下要做的事情。

    我要把这些书全部看完。

    寅时一刻。

    就这?

    写的是什么东西啊?乱七八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些人写的乱七八糟,都可以入品,为什么我写的书这么好,却不能入品?

    我好难受。

    为了平复心情,我去吃饭了。

    ---

    寅时。

    心情很低落,暂时不想写日记了。

    ---

    寅时。

    经过七天的调整,我的心情已经调整好了。

    我还是看大儒写的书吧,虽然看不懂,但别人又不知道我看不懂。

    万一说不定就看懂了呢?

    太平诗会就在眼前了,我打算先看三天的书,然后剩下五天好好去构思诗词。

    饭点到了,先去吃饭

    ---

    酉时。

    这两天看了几本书,还不错,虽然看不懂,但感觉还是蛮厉害的。

    有一件事值得要提,我抽空做了首诗,个人感觉还算不错,打算找师弟帮忙鉴赏一下。

    不过师弟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反正可以确信的是,师弟这段时间没有看书。

    应该不是准备太平诗会的事情,唉,玩物丧志啊,等过几天我要好好教育教育这个师弟。

    既然师弟看不了,我找来了杨虎杨豹来鉴赏。

    杨虎不识字说看不懂,废物。

    让杨豹来看,他一看就说好,我很开心,问他好在哪里?

    他说有几个字笔画很多,看起来就显得很有文化,我看了一眼,那是被我涂掉的字。

    也是个废物。

    赵大赵二,李健李康也过来看了,看了以后一直在窃窃私语,似乎在讨论我的诗词。

    过了半天他们来找我,赵大涨红着脸问我,第一个字是不是春字,赵二李健李康非说不是。

    我愣在原地很久,过了一会,我一怒之下,骂了一句有辱斯文,就走了。

    实在是等不到师弟回来,我把诗词给伙夫李黑衣看了一眼。

    李黑衣居然识字,只不过他说我的诗词韵脚不押,建议我改改。

    我拿回诗词,直接走人。

    不会吧不会吧?一个伙夫还懂韵脚?真是有辱斯文!

    ---

    卯时三刻。

    昨天没有写日记,因为生了一天气。

    师弟回来了,但我也不想把诗词给他看,倒不是怕师弟抄我的诗词。

    而是看他也忙,就不打扰了。

    我出门了一趟,去散散心。

    酉时两刻。

    回来了。

    好累,真的好累。

    现在京都真的不能出门了,到处都是人,乌央乌央的,太平诗会和陛下寿诞凑在了一起。

    各国番邦已经派来了使者,动辄数百人上千人,显得无比热闹,但听酒楼里的人说,也发生了很多矛盾。

    可能是因为番商之前被杀的事情,所以很多来使对师弟有意见,这帮蛮夷,该杀!

    不过我最近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吧,准备诗词,直接参加太平诗会,不然万一出去被人认出,找我麻烦就不好了。

    恩,日记暂时停一停,认真开始准备太平诗会。

    今年太平诗会,我陈星河,必要一鸣惊人。

    努力!读书人!

    ---

    武昌一年。

    八月十三日。

    辰时。

    许清宵睁开了眸子。

    他睡了一觉,这半个月来,许清宵觉得是真累。

    工部的官员都跟凑数一样,无论自己怎么去教他们水车组装,可这帮人就是有点手笨。

    不过许清宵也明白,工部的官员,大部分对这种东西只存在于理论知识,让他们理论哔哔,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可让他们真上手干,他们就不会了。

    所以许清宵让工部尚书李彦龙尽快找一批优秀工匠过来,让这批工匠来学习,随后统一发放到各郡,不然真靠工部的官员,估计错漏百出。

    起身!舒展腰肢!

    睡饱了的感觉就是爽啊。

    虽说自己如今已是八品武者了,几个月不睡觉都没有任何问题,可偶尔睡上一觉还是很有精神的。

    起床之后,许清宵给自己泡了壶养身茶。

    不得不说,这种悠闲自在的生活,还是特别不错的。

    前段时间事情太多了,又多又热血,差点没把自己热死。

    眼下享受点平静日子很舒服,最起码不至于整天提心吊胆的,也不用处心积虑搞死谁谁谁。

    也就在这时。

    杨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了。

    “大人,有人大清早丢了封信过来。”

    “您看看。”

    随着杨豹的声音响起,许清宵将目光看去。

    只是一眼,许清宵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信封呈现白色,但上面赫然画着一朵桃花。

    白衣门?

    许清宵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想了想再开口道。

    “以后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烧了。”

    许清宵开口,杨豹没有察觉出许清宵的异样,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便用火石直接将这东西烧毁。

    看着茶壶中的白雾。

    许清宵神色平静下来了,所有的好心情,顿时少了一半。

    “白衣门还要找我做什么?”

    “不知道我已经是大魏侍郎了吗?”

    “难不成想要策反我?”

    “这组织有病吧?我都是大魏六品正儒了,想要策反我?有点脑子也不会这样啊。”

    “想威胁我吗?”

    一个个念头从许清宵脑海当中闪过。

    白衣门,这是一个陌生且有熟悉的名字。

    许清宵对白衣门的印象就是个造反组织,而且还是一个十分庞大的造反组织。

    幕后黑手是谁,估计来头很大,下雨不用撑伞的那种。

    对于这个组织,未入京城之前,许清宵是想要接触,因为可以互相交换利益。

    当时自己修练异术,怕无法压制,所以也愿意与白衣门合作。

    只是后来自己到了南豫府,实在是没有时间跟白衣门的人碰头,也就错过。

    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却不曾想到,白衣门顺藤摸瓜找到了自己。

    所以在自己入京之时,给自己送来了一封信,算是给了联系地址,想要找自己谈一谈。

    只是来了京城后,接二连三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一点许清宵相信,白衣门的人也没料到。

    至于自己入京快有三个月了,白衣门愣是不找自己一下。

    甚至许清宵一度认为,白衣门是不是知道自己已经立言了,一心一意为百姓,不可能策反,所以就放弃了自己。

    可现在看来,自己把白衣门想的太单纯了。

    有些脑阔疼啊。

    许清宵的好心情没了一半。

    他现在身居高位,大魏户部侍郎,在大魏当中也算是站住了半只脚。

    实实在在不想牵扯这个造反组织。

    毕竟自己需要赢得民心,从而提升实力,免得异术爆发。

    若是自己投靠造反组织,先不说这是一个大隐患。

    造反自古以来都难以赢得民心,这样一来的话,不仅仅是自毁前程,而且极有可能,反噬自己。

    所以无论如何,自己不能跟白衣门合作。

    但白衣门在这个时候送来信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很简单,不想放过自己,想要跟自己好好谈一谈。

    他们没有第一时间举报自己,或者是找自己麻烦,就是想要跟自己谈一谈。

    这一点许清宵猜得到。

    只是谈有两种谈法,策反自己或者是询问武帝遗宝的事情。

    如若是后者,那还好说,大家交易完了,你不找我,我不找你,从今往后互不相干。

    若是前者,那就麻烦了,许清宵可不希望白衣门的幕后黑手看中自己。

    到时候牵扯更大。

    “说来说去还是异术这个麻烦。”

    “一定要解决异术之祸,否则的话,这个问题迟早会爆发出来,到时候任自己百般解释,也没用了。”

    许清宵皱着眉头,他心中很快就明白自己现在的危机是什么了。

    异术这个问题,依旧是一个大问题。

    现在不是压制不压制了,而是根除问题。

    之所以这段时间好像感觉没什么问题,那是因为自己的儒道压制住了异术。

    所以才不会显露出任何危机。

    可有朝一日自己压制不住呢?

    退一步来说,自己依旧可以压制,可万一有人知道自己修练了异术,拿这件事情来抨击自己怎么办?

    堂堂大魏万古大才,户部侍郎,竟然修练异术?

    这要是传了出去,可不是一件小事。

    儒道可以压制异术,也可以让别人察觉不出自己修炼了异术,可一定有办法查出来的。

    譬如说请一位天地大儒来验明?

    亦或者动用其他办法来查明?

    许清宵可没有自信认为,堂堂大魏王朝没有什么手段查一个人有没有修炼异术。

    所以自己体内的异术,真的要根除了。

    再不根除的话,早晚得暴雷。

    想到这里,许清宵确定了目标,同时他也打算去见一见白衣门的人。

    不愿意牵扯是真心话。

    可人家非要来找自己,这也是事实。

    所以想要避而不见,就有些不现实了。

    终究还是要见一面的啊。

    只是,就在这一刻。

    杨虎的声音响起了。

    “大人,外面有个人,说是您的老故乡,来找您叙叙旧。”

    杨虎走来,告知许清宵有人求见。

    “老故乡?”

    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他有什么老故乡?平安县的衙役们?还是南豫府的文人朋友?

    也就在许清宵好奇时。

    一道身影却缓缓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是一个男子。

    面色惨白。

    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穿着一件素衣,带着笑容。

    这一刻。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许清宵看着对方,所有的神色与表情,显得格外平静。

    因为,来者.......是程立东!

    他没想到.......消失了小半年的程立东,居然又来了。

    这家伙当真是阴魂不散啊。

    目光落在程立东身上,后者的气势,比以前显得更强了,他的气血旺盛,而且周围有一股气。

    入七品了。

    不,比七品要强。

    许清宵身为八品武者,但其实力可以与七品一战,然而程立东给自己的感觉,却莫名可怕。

    绝对不是七品,是六品。

    当然也有可能是七品大圆满,半只脚踏入六品。

    这有些不合理。

    前前后后才不过三个月,程立东为什么能直接晋升七品大圆满,甚至是六品?

    自己到现在也不过是八品啊。

    不可能说他程立东武道天赋极好,要好的话,早时候不好?就这三个月便突破了?

    难不成他也修炼了异术?

    这也不太可能,程立东没必要修炼异术,再者他修炼异术拿什么压?

    除儒道浩然正气之外,可就没什么可以压制异术了。

    “许大人,好久不见啊,是不是有些忘了老朋友?”

    感受着许清宵的目光,程立东没有任何得意,也没有任何嚣张,反而是显得十分热情。

    朝着许清宵一拜。

    “程大人,也好久不见啊。”

    许清宵淡笑一声,给予回答,无论内心如何反应,可明面上许清宵平静自如。

    “许大人当真是言重了,您现在可是大魏户部侍郎啊,从四品的大官,程某三个月前已经辞官了。”

    “现在就是个普通百姓,担当不起大人二字。”

    程立东笑道,显得无比谦虚,可这一口一口许大人,却莫名带着其他意思。

    “哪里,哪里,许某能成为户部侍郎,这其中也有程大人不少功劳。”

    “程大人,去院内闲聊吧,我知晓你不喜喝茶。”

    许清宵淡笑了笑,紧接着请程立东去院内闲聊,毕竟这里人多。

    “好,许大人请。”

    程立东很客气,请许清宵带路。

    “不要让任何人入内。”

    许清宵吩咐杨虎一声,随后很热情地带着程立东前往院内。

    不多时,两道身影走了过去。

    而杨虎则神色严肃地走去学堂外,怕有人来打扰许清宵。

    ---

    第一章奉上。

    求月票求推荐票!

    今天努力三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