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程立东的威胁,异术危机,麻烦接踵而来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学堂内院。

    许清宵与程立东对持而立。

    两人都没有说话,显得有些安静。

    许清宵耐性很好,他不开口,看看程立东这回找自己又是什么。

    不得不说的是,程立东这家伙当真是阴魂不散啊,自己前些日子还以为这家伙已经下线了。

    却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活着,而且还脱胎换骨,晋级七品了。

    “许大人,如今这般风光,当真是羡煞程某了。”

    终于程立东的声音响起,他看向许清宵,开口笑道。

    “客气话就没必要说了,程大人找许某,到底是为了何事?”

    许清宵出声,倒是直接,询问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一秒记住.42zw.

    “也没什么大事,许大人,今日过来是想告诉您两件事情的,希望您提防一下。”

    程立东开口道。

    “哦?还望程大人多多提醒。”

    许清宵有些好奇。

    “第一件事,已经有人再着手调查您修炼异术之事,此事与我无关,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刑部就会收到卷宗,到时候对许大人来说,可能是一场麻烦,不过许大人也不要慌。”

    “这件事情,程某是关键人证,只要程某不出现,可以保证许大人有惊无险,毕竟刑部多多少少还是会偏袒许大人您,哪怕是真有大人物想要做文章,程某也相信,许大人也能化险为夷。”

    这是程立东说的第一件事,让许清宵提防一些。

    然而,许清宵没有任何变色,反而显得更加冷静了。

    若是程立东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走人了,许清宵反而有些慌了。

    可他说出这话,许清宵就一点都不慌,因为他看得出来,程立东还是想要与自己合作啊。

    这番话,话里话外表达的意思不就是再说,自己修炼了异术,我程立东知道,现在有人再调查你,是谁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仇家多,不过你也别担心。

    只要我不出面,这件事情就不会引火上身,当然想要让我不出面,也不是不行,跟我合作,白的你最大,黑的我最大,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对于程立东这番言论,许清宵十分清楚。

    “第二件事呢?”

    许清宵继续问道。

    看着许清宵面无表情,程立东也没有其它什么神色,而是开口道。

    “第二件事情就更为简单一些,程某听说,有人已经悬赏许大人的命了。”

    程立东开口,许清宵瞬间沉默了。

    此时,程立东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等待许清宵的回答。

    如果说第一件事情,许清宵不在乎,那无所谓,因为自己的意思,许清宵明白,可这第二件事情,就不一样了。

    “出价多少?”

    过了半响,许清宵平静询问。

    此话一说,程立东愣了一下。

    哈?

    出价多少?我跟你说,有人要杀你,你问我人家出价多少?你有病吗你?

    程立东再一次愣住了,他发现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自己有什么变化,无论许清宵身居何位,这家伙就是有点问题。

    还能不能正经聊天啊?

    见程立东不说话,许清宵则不由猜到。

    “十万两?”

    “二十万?”

    “还是五十万?”

    许清宵不断猜测,他想知道对方开了个什么价,如果数额真的大,那就真得提防提防了,如果数额不大的话,也要找他们好好理论理论。

    “够了。”

    “许大人,您是真傻还是装糊涂?”

    “程某今日来找许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许大人不知吗?”

    程立东不想跟许清宵在这里闲扯,他想要完成自己的目的。

    “我是认真的,出价多少。”

    许清宵神色严肃,给予这个回答。

    “不清楚,但不会很少。”

    程立东看许清宵如此认真,不由微微皱眉,给了解释。

    “谁想要杀我?”

    许清宵继续问道。

    “妖魔。”

    程立东也不忌讳,直接开口。

    “妖魔?”

    这个回答让许清宵有些没想到啊,说实话他还以为是藩王或者是怀宁王这种人。

    没想到竟然是妖魔?

    “他们为何要杀我?”许清宵实在是有些不能理解,好端端的,妖魔来杀自己作甚?

    可这话一说,程立东眼神不由古怪,看向许清宵,一时之间不知道许清宵是真不知道还是假的。

    “有话就直说,程大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

    许清宵有些没好气。

    “妖魔杀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许大人,您不过入学四个月,便已经立言,乃是大魏正儒。”

    “虽然说,后面几个境界,一品一重天,可再差再差,您也能成为大儒吧?说句不算恭维的话,您成为天地大儒世人也不会太过于惊讶。”

    “您说,这些妖魔要不要来找您麻烦?想不想杀了您?”

    程立东一句话,让许清宵明白他为何是这个眼神了。

    是啊,自己儒道升级太快了,这个世界可是有妖魔的存在,而儒道先天就是克制妖魔的。

    如此一来的话,这些妖魔也害怕自己成为天地大儒,甚至成为圣人,毕竟前些日子自己请来圣意。

    这帮妖魔可是尝试过圣人的滋味,所以肯定不愿看到自己成圣。

    哪怕成圣再难,也不敢赌,因为赌输了,整个妖魔就完了。

    “他们害怕我的浩然正气,不敢动手,所以请人动手杀我,对吗?”

    许清宵继续问道。

    “一半一半。”

    “许大人虽然是六品正儒,不过对于妖魔来说,并非是不可压制,毕竟妖魔一族,可是会培养专门诛杀儒道强者的存在。”

    “之所以没有来找许大人麻烦,是因为大魏文宫就在京都,这些妖魔不敢靠近,一旦靠近,将死无葬身之地。”

    “可,如若许大人踏出京都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程立东回答,给许清宵耐心解释。

    寻常的妖魔,自然不敢靠近许清宵百丈之内,可一些大妖大魔还真不怕一个六品正儒。

    儒道先天克制妖魔,这是实话,一般来说可压制一品,比如说六品的妖魔在许清宵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

    但五品的妖魔,至少能和许清宵比划比划,而若是四品的妖魔,若许清宵没有其他手段,该死还是死。

    “大魏文宫?”

    许清宵不知道这大魏文宫竟然还有这种功效,这还当真是令人惊讶啊。

    “恩,大魏文宫乃是第五代圣人居住之地,蕴含圣意,镇压大魏京都,自然万邪不侵。”

    “许大人,您到底是不是儒生?”

    “程某怎么感觉,许大人对儒道一窍不通?”

    程立东这回真觉得有些古怪了,按理说许清宵是儒生,这些东西许清宵应该知道的啊?

    怎么搞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到底你是儒生,还是我是儒生啊?

    “额.......”

    面对程立东的询问,许清宵莫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个问题,当真有些棘手。

    说来说去还是怪大魏文宫那帮家伙,无缘无故招惹自己,本来按照正常节奏,自己府试第一,理应该顺顺利利进入大魏文宫。

    再选个书院静修,这样一来,就可以了解很多事情。

    可问题是得罪了大魏文宫,自己身边也没几个读书人啊,关于读书的信息资料,全是许清宵自己看书看出来的。

    这个有点烦。

    “程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许清宵开口,他直接问道,

    这两个事他已经知道了,如果还没有其他事的话,那就不送。

    “许大人,程某是带着好意来的,程某有什么事,相信许大人应该知道吧?”

    程立东开口,他说了这么多话,归根结底还是一件事情。

    武帝遗宝。

    尤其是现在,他更加需要武帝遗宝,他还是想要与许清宵合作。

    只要许清宵原因,他可以与许清宵强强联手。

    “我不想碰,你应该知道如今的我,是什么身份。”

    许清宵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说出问题所在。

    武帝遗宝已经被自己拿走了,就算告诉他又有何意?竹篮打水一场空?回头这家伙更觉得自己有问题了。

    “许大人,我知道您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做一些事情。”

    “但我可以去做!”

    “许大人,程某愿意成为许大人手中的一把刀,一把见不得光的刀,而且许大人,妖魔已经悬赏,要来杀你。”

    “若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勤学武道,实力将会大大提升,到时候谁若是敢动您,程某第一个不答应。”

    “许大人,我知道如今你在皇城内,既受陛下器重,又得六部偏爱,甚至诸多国公列侯也对你好感倍增。”

    “可程某为官多年,也知道一些道理,若有利益,许大人自然高枕无忧,可如若没有利益,他们也不会真心帮助许大人。”

    “许大人,您可要好好想清楚啊。”

    程立东的声音不大,但他这一番话却是肺腑之言,当然这只是暂时的肺腑之言。

    在利益面前,他可以成为许清宵的朋友,可以无条件帮助许清宵,但前提是许清宵也要无条件帮助他。

    可若是有朝一日,自己真正的掌权了,真正的变强了,那就不需要许清宵了。

    当然也不一定要除,最好的结果就是,形同陌路罢了。

    听着程立东这番言语,许清宵面色平静,他很早的时候,就知道程立东是个什么人。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执着狂,这个人有野心,而且有极大的野心。

    这样的人,的确是一把双利剑,用得好,可以帮自己解决很多事情,但用不好的话,就不仅仅只是伤自己那么简单了。

    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

    见许清宵不说话,程立东再次开口。

    “许大人,您现在的局势,我想您自己更明白,大魏文宫,怀宁亲王,各地藩王,还有番商异族,天下妖魔,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哪一个又不是凶威滔天?”

    “而程某,对您来说,就是一把无比锋利的宝剑,对内,怀宁王再如何也不敢真正动手,他只会派人来找您麻烦,而我就可以为您解决这个麻烦。”

    “至于各地藩王,叫嚣的再凶,他们也不会轻而易举撕破脸,但许大人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冲动,有程某在,也无惧于尔。”

    “还有天下妖魔,程某若是得到想要的东西,许大人这两三年应该不会离开京都,陛下也不会让许大人冒险离开,等两三年后,程某有信心踏入王境。”

    “到时你我文武配合,除非是绝世大妖魔,否则统统都是刀下之魂。”

    “最后便是大魏文宫,一群腐儒秀才,许大人若是愿意,程某敢弑儒。”

    “许大人,程某都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您应该懂吧?”

    程立东将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无比卑微了,他还是向许清宵示好,甚至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他也敢说。

    弑儒。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啊。

    “程大人,您喝醉了。”

    许清宵开口了,他一句话,算是给予了回答。

    刹那间,程立东的目光阴沉下来了。

    自己一而再,再而三来找许清宵,当初许清宵身份卑微之时,他也客客气气,而现在许清宵身居高位,他也放下身段。

    卑微无比。

    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合作。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一次机会都不给自己,一次都不给。

    长长吐出一口气。

    程立东的声音再次响起。

    “许大人,每个人的耐心都有限。”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难道,您就真不怕死吗?”

    “忘了和许大人说了,这些日子我都在严儒麾下,不过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没有说。”

    程立东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已经冷冽起来了,同时语气也威胁起来了。

    当然他说的死,自然不是要出手,而是将异术这件事情说出来,去当人证,来威胁自己。

    “原来是去跟了严儒,我倒是说,你为何突然出现,也为何敢来与我商谈。”

    “程大人,如若没有别的事,许某不送了。”

    许清宵开口,他不可能与程立东合作的。

    虽然他说的话,的确让人动心,可许清宵明白,眼前的人,是一头饿狼,一头喂不熟的饿狼。

    现在跟自己虚以为蛇,可只要让他成长起来,自己第一个要被他搞。

    当然,要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程立东有野心,也聪明,会做事,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这种人用起来会相当舒服。

    可以帮自己很多忙,但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至于举报自己?

    难道说跟他合作了,就不会举报自己吗?

    异术这个事情,短时间内无法影响到自己,水车之事还没有彻底落实,就算陛下要砍了自己的脑袋,就算文武百官都知道了。

    他们都不会杀自己的,最起码等大家的利益达成一致以后,再来慢慢商议。

    还有跟了严儒又能如何?

    严儒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修练了异术?

    他程立东当年没有证据,现在也没有证据,这就是许清宵的底气,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多的。

    如果有证据,那就拿出来,这样我也可以好好衡量衡量。

    拿不出证据,想要唬我?

    许清宵又不是傻子。

    “好!”

    “许大人,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程某倒要看看,许大人能坚持多久了。”

    程立东没什么好说的了,许清宵这般不给台阶,他有什么说的?

    不合作?

    那就不合作吧,他就不信,许清宵当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异术之事,乃是天下严禁之术,这种东西,涉及极大,想想看啊,堂堂大魏户部侍郎修炼异术,这种事情要是传开了,他许清宵该如何解决。

    不管这跟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许清宵敬酒不吃吃罚酒。

    程立东离开了。

    许清宵说到做到,不送就不送。

    待程立东走后,许清宵回到了茶桌面前,他静静地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待茶香四溢后,一句困了,又回到房内睡觉休息。

    房内。

    许清宵躺着,脑海当中浮现许多信息。

    他知道程立东敢举报自己,尤其是他知道程立东在严儒手下干活。

    许清宵就更加确信,这个程立东自己绝对不能碰,哪怕闹翻,哪怕撕破脸,哪怕他现在就去大肆宣传自己修练了异术。

    许清宵都不会与他合作。

    没有告诉严儒?

    骗鬼去吧,不告诉严儒,他区区一个捕头,有什么资格跟在严儒身旁?又有什么资格脱胎换骨?更有什么资格,入京?

    严儒钟意他?当自己三岁孩童吗?

    甚至包括他程立东今日来找自己,想来也是严儒安排的。

    大魏文宫那帮儒者,读书读书不行,但玩阴谋诡计绝对是一等一的。

    要知道,天下王朝更换了多少次?可天下文人还是中流砥柱,抛开知识就是力量这个点来说,儒者的身影,可从来没有在历史长河中消失过啊。

    甚至都没有被打压过,瞧瞧佛门和道宗,有几次差点灭绝了。

    别看朝堂之上,孙静安有事没事被自己怼几句,那是孙静安喜欢出来被打脸,可真正的大儒,一个个都藏在大魏文宫内。

    看似他们不问世事,可实际上一个比一个精,一个比一个会算计,沾惹那帮人,准没好下场。

    ===============================================

    今天状态明显不如昨天,写五百字,休息几分钟,看看稿子,查查错别字,然后继续码字,二十分钟内修改稿子。

    有点头晕,洗个澡,争取搞出第三章来!!!!!!!!!!!!!!!!!!

    ==============================================

    学堂内院。

    许清宵与程立东对持而立。

    两人都没有说话,显得有些安静。

    许清宵耐性很好,他不开口,看看程立东这回找自己又是什么。

    不得不说的是,程立东这家伙当真是阴魂不散啊,自己前些日子还以为这家伙已经下线了。

    却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活着,而且还脱胎换骨,晋级七品了。

    “许大人,如今这般风光,当真是羡煞程某了。”

    终于程立东的声音响起,他看向许清宵,开口笑道。

    “客气话就没必要说了,程大人找许某,到底是为了何事?”

    许清宵出声,倒是直接,询问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也没什么大事,许大人,今日过来是想告诉您两件事情的,希望您提防一下。”

    程立东开口道。

    “哦?还望程大人多多提醒。”

    许清宵有些好奇。

    “第一件事,已经有人再着手调查您修炼异术之事,此事与我无关,但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刑部就会收到卷宗,到时候对许大人来说,可能是一场麻烦,不过许大人也不要慌。”

    “这件事情,程某是关键人证,只要程某不出现,可以保证许大人有惊无险,毕竟刑部多多少少还是会偏袒许大人您,哪怕是真有大人物想要做文章,程某也相信,许大人也能化险为夷。”

    这是程立东说的第一件事,让许清宵提防一些。

    然而,许清宵没有任何变色,反而显得更加冷静了。

    若是程立东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走人了,许清宵反而有些慌了。

    可他说出这话,许清宵就一点都不慌,因为他看得出来,程立东还是想要与自己合作啊。

    这番话,话里话外表达的意思不就是再说,自己修炼了异术,我程立东知道,现在有人再调查你,是谁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仇家多,不过你也别担心。

    只要我不出面,这件事情就不会引火上身,当然想要让我不出面,也不是不行,跟我合作,白的你最大,黑的我最大,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对于程立东这番言论,许清宵十分清楚。

    “第二件事呢?”

    许清宵继续问道。

    看着许清宵面无表情,程立东也没有其它什么神色,而是开口道。

    “第二件事情就更为简单一些,程某听说,有人已经悬赏许大人的命了。”

    程立东开口,许清宵瞬间沉默了。

    此时,程立东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等待许清宵的回答。

    如果说第一件事情,许清宵不在乎,那无所谓,因为自己的意思,许清宵明白,可这第二件事情,就不一样了。

    “出价多少?”

    过了半响,许清宵平静询问。

    此话一说,程立东愣了一下。

    哈?

    出价多少?我跟你说,有人要杀你,你问我人家出价多少?你有病吗你?

    程立东再一次愣住了,他发现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自己有什么变化,无论许清宵身居何位,这家伙就是有点问题。

    还能不能正经聊天啊?

    见程立东不说话,许清宵则不由猜到。

    “十万两?”

    “二十万?”

    “还是五十万?”

    许清宵不断猜测,他想知道对方开了个什么价,如果数额真的大,那就真得提防提防了,如果数额不大的话,也要找他们好好理论理论。

    “够了。”

    “许大人,您是真傻还是装糊涂?”

    “程某今日来找许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许大人不知吗?”

    程立东不想跟许清宵在这里闲扯,他想要完成自己的目的。

    “我是认真的,出价多少。”

    许清宵神色严肃,给予这个回答。

    “不清楚,但不会很少。”

    程立东看许清宵如此认真,不由微微皱眉,给了解释。

    “谁想要杀我?”

    许清宵继续问道。

    “妖魔。”

    程立东也不忌讳,直接开口。

    “妖魔?”

    这个回答让许清宵有些没想到啊,说实话他还以为是藩王或者是怀宁王这种人。

    没想到竟然是妖魔?

    “他们为何要杀我?”许清宵实在是有些不能理解,好端端的,妖魔来杀自己作甚?

    可这话一说,程立东眼神不由古怪,看向许清宵,一时之间不知道许清宵是真不知道还是假的。

    “有话就直说,程大人,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

    许清宵有些没好气。

    “妖魔杀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许大人,您不过入学四个月,便已经立言,乃是大魏正儒。”

    “虽然说,后面几个境界,一品一重天,可再差再差,您也能成为大儒吧?说句不算恭维的话,您成为天地大儒世人也不会太过于惊讶。”

    “您说,这些妖魔要不要来找您麻烦?想不想杀了您?”

    程立东一句话,让许清宵明白他为何是这个眼神了。

    是啊,自己儒道升级太快了,这个世界可是有妖魔的存在,而儒道先天就是克制妖魔的。

    如此一来的话,这些妖魔也害怕自己成为天地大儒,甚至成为圣人,毕竟前些日子自己请来圣意。

    这帮妖魔可是尝试过圣人的滋味,所以肯定不愿看到自己成圣。

    哪怕成圣再难,也不敢赌,因为赌输了,整个妖魔就完了。

    “他们害怕我的浩然正气,不敢动手,所以请人动手杀我,对吗?”

    许清宵继续问道。

    “一半一半。”

    “许大人虽然是六品正儒,不过对于妖魔来说,并非是不可压制,毕竟妖魔一族,可是会培养专门诛杀儒道强者的存在。”

    “之所以没有来找许大人麻烦,是因为大魏文宫就在京都,这些妖魔不敢靠近,一旦靠近,将死无葬身之地。”

    “可,如若许大人踏出京都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程立东回答,给许清宵耐心解释。

    寻常的妖魔,自然不敢靠近许清宵百丈之内,可一些大妖大魔还真不怕一个六品正儒。

    儒道先天克制妖魔,这是实话,一般来说可压制一品,比如说六品的妖魔在许清宵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

    但五品的妖魔,至少能和许清宵比划比划,而若是四品的妖魔,若许清宵没有其他手段,该死还是死。

    “大魏文宫?”

    许清宵不知道这大魏文宫竟然还有这种功效,这还当真是令人惊讶啊。

    “恩,大魏文宫乃是第五代圣人居住之地,蕴含圣意,镇压大魏京都,自然万邪不侵。”

    “许大人,您到底是不是儒生?”

    “程某怎么感觉,许大人对儒道一窍不通?”

    程立东这回真觉得有些古怪了,按理说许清宵是儒生,这些东西许清宵应该知道的啊?

    怎么搞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到底你是儒生,还是我是儒生啊?

    “额.......”

    面对程立东的询问,许清宵莫名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个问题,当真有些棘手。

    说来说去还是怪大魏文宫那帮家伙,无缘无故招惹自己,本来按照正常节奏,自己府试第一,理应该顺顺利利进入大魏文宫。

    再选个书院静修,这样一来,就可以了解很多事情。

    可问题是得罪了大魏文宫,自己身边也没几个读书人啊,关于读书的信息资料,全是许清宵自己看书看出来的。

    这个有点烦。

    “程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许清宵开口,他直接问道,

    这两个事他已经知道了,如果还没有其他事的话,那就不送。

    “许大人,程某是带着好意来的,程某有什么事,相信许大人应该知道吧?”

    程立东开口,他说了这么多话,归根结底还是一件事情。

    武帝遗宝。

    尤其是现在,他更加需要武帝遗宝,他还是想要与许清宵合作。

    只要许清宵原因,他可以与许清宵强强联手。

    “我不想碰,你应该知道如今的我,是什么身份。”

    许清宵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说出问题所在。

    武帝遗宝已经被自己拿走了,就算告诉他又有何意?竹篮打水一场空?回头这家伙更觉得自己有问题了。

    “许大人,我知道您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做一些事情。”

    “但我可以去做!”

    “许大人,程某愿意成为许大人手中的一把刀,一把见不得光的刀,而且许大人,妖魔已经悬赏,要来杀你。”

    “若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勤学武道,实力将会大大提升,到时候谁若是敢动您,程某第一个不答应。”

    “许大人,我知道如今你在皇城内,既受陛下器重,又得六部偏爱,甚至诸多国公列侯也对你好感倍增。”

    “可程某为官多年,也知道一些道理,若有利益,许大人自然高枕无忧,可如若没有利益,他们也不会真心帮助许大人。”

    “许大人,您可要好好想清楚啊。”

    程立东的声音不大,但他这一番话却是肺腑之言,当然这只是暂时的肺腑之言。

    在利益面前,他可以成为许清宵的朋友,可以无条件帮助许清宵,但前提是许清宵也要无条件帮助他。

    可若是有朝一日,自己真正的掌权了,真正的变强了,那就不需要许清宵了。

    当然也不一定要除,最好的结果就是,形同陌路罢了。

    听着程立东这番言语,许清宵面色平静,他很早的时候,就知道程立东是个什么人。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执着狂,这个人有野心,而且有极大的野心。

    这样的人,的确是一把双利剑,用得好,可以帮自己解决很多事情,但用不好的话,就不仅仅只是伤自己那么简单了。

    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

    见许清宵不说话,程立东再次开口。

    “许大人,您现在的局势,我想您自己更明白,大魏文宫,怀宁亲王,各地藩王,还有番商异族,天下妖魔,哪一个不是赫赫有名?哪一个又不是凶威滔天?”

    “而程某,对您来说,就是一把无比锋利的宝剑,对内,怀宁王再如何也不敢真正动手,他只会派人来找您麻烦,而我就可以为您解决这个麻烦。”

    “至于各地藩王,叫嚣的再凶,他们也不会轻而易举撕破脸,但许大人不能保证他们不会冲动,有程某在,也无惧于尔。”

    “还有天下妖魔,程某若是得到想要的东西,许大人这两三年应该不会离开京都,陛下也不会让许大人冒险离开,等两三年后,程某有信心踏入王境。”

    “到时你我文武配合,除非是绝世大妖魔,否则统统都是刀下之魂。”

    “最后便是大魏文宫,一群腐儒秀才,许大人若是愿意,程某敢弑儒。”

    “许大人,程某都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您应该懂吧?”

    程立东将话说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无比卑微了,他还是向许清宵示好,甚至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他也敢说。

    弑儒。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啊。

    “程大人,您喝醉了。”

    许清宵开口了,他一句话,算是给予了回答。

    刹那间,程立东的目光阴沉下来了。

    自己一而再,再而三来找许清宵,当初许清宵身份卑微之时,他也客客气气,而现在许清宵身居高位,他也放下身段。

    卑微无比。

    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合作。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一次机会都不给自己,一次都不给。

    长长吐出一口气。

    程立东的声音再次响起。

    “许大人,每个人的耐心都有限。”

    “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难道,您就真不怕死吗?”

    “忘了和许大人说了,这些日子我都在严儒麾下,不过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没有说。”

    程立东说到这里的时候,目光已经冷冽起来了,同时语气也威胁起来了。

    当然他说的死,自然不是要出手,而是将异术这件事情说出来,去当人证,来威胁自己。

    “原来是去跟了严儒,我倒是说,你为何突然出现,也为何敢来与我商谈。”

    “程大人,如若没有别的事,许某不送了。”

    许清宵开口,他不可能与程立东合作的。

    虽然他说的话,的确让人动心,可许清宵明白,眼前的人,是一头饿狼,一头喂不熟的饿狼。

    现在跟自己虚以为蛇,可只要让他成长起来,自己第一个要被他搞。

    当然,要说不心动是不可能的,程立东有野心,也聪明,会做事,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这种人用起来会相当舒服。

    可以帮自己很多忙,但不合适就是不合适。

    至于举报自己?

    难道说跟他合作了,就不会举报自己吗?

    异术这个事情,短时间内无法影响到自己,水车之事还没有彻底落实,就算陛下要砍了自己的脑袋,就算文武百官都知道了。

    他们都不会杀自己的,最起码等大家的利益达成一致以后,再来慢慢商议。

    还有跟了严儒又能如何?

    严儒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修练了异术?

    他程立东当年没有证据,现在也没有证据,这就是许清宵的底气,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多的。

    如果有证据,那就拿出来,这样我也可以好好衡量衡量。

    拿不出证据,想要唬我?

    许清宵又不是傻子。

    “好!”

    “许大人,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程某倒要看看,许大人能坚持多久了。”

    程立东没什么好说的了,许清宵这般不给台阶,他有什么说的?

    不合作?

    那就不合作吧,他就不信,许清宵当真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异术之事,乃是天下严禁之术,这种东西,涉及极大,想想看啊,堂堂大魏户部侍郎修炼异术,这种事情要是传开了,他许清宵该如何解决。

    不管这跟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许清宵敬酒不吃吃罚酒。

    程立东离开了。

    许清宵说到做到,不送就不送。

    待程立东走后,许清宵回到了茶桌面前,他静静地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待茶香四溢后,一句困了,又回到房内睡觉休息。

    房内。

    许清宵躺着,脑海当中浮现许多信息。

    他知道程立东敢举报自己,尤其是他知道程立东在严儒手下干活。

    许清宵就更加确信,这个程立东自己绝对不能碰,哪怕闹翻,哪怕撕破脸,哪怕他现在就去大肆宣传自己修练了异术。

    许清宵都不会与他合作。

    没有告诉严儒?

    骗鬼去吧,不告诉严儒,他区区一个捕头,有什么资格跟在严儒身旁?又有什么资格脱胎换骨?更有什么资格,入京?

    严儒钟意他?当自己三岁孩童吗?

    甚至包括他程立东今日来找自己,想来也是严儒安排的。

    大魏文宫那帮儒者,读书读书不行,但玩阴谋诡计绝对是一等一的。

    要知道,天下王朝更换了多少次?可天下文人还是中流砥柱,抛开知识就是力量这个点来说,儒者的身影,可从来没有在历史长河中消失过啊。

    甚至都没有被打压过,瞧瞧佛门和道宗,有几次差点灭绝了。

    别看朝堂之上,孙静安有事没事被自己怼几句,那是孙静安喜欢出来被打脸,可真正的大儒,一个个都藏在大魏文宫内。

    看似他们不问世事,可实际上一个比一个精,一个比一个会算计,沾惹那帮人,准没好下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