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三十章:太平诗会,作诗斗诗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朝着桃花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百姓看向自己,眼神之中还是带着敬畏。

    毕竟自己是户部侍郎,说到底还是官员,哪怕为民,也有官威。

    只是许清宵没有端架子,但凡望向自己,许清宵都会一一微笑回应。

    这个小小的举动,让不少百姓露出笑容,更是朝自己一拜。

    甚至到后面也有人敢打招呼,喊了一声许大人好啊。

    许清宵也会给予回应。

    差不多两刻钟的时间,许清宵走到了桃花图下面。

    白衣门给自己的接头信号,就在这里面,至于谁是自己的接头人,许清宵就不清楚了。

    不过许清宵倒也不担心什么,毕竟对方会主动安排的。

    首发

    唯一让许清宵尴尬的地方,则是这个桃花之地,是大魏盛名的‘桃花庵’。

    带有桃花二字,懂的都懂。

    不过并非是武楼,而是文楼。

    而且要比南豫府更加正规,南豫府的清倌人,说实话砸钱还是能砸出来的,或者你背景大,权势大,真要逼其就范,还能不愿?

    虽然名声有点不好听,可爽到了啊。

    但这桃花庵就不一样了,号称大魏第一楼,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广陵阁,这两个地方的清倌人,一个个都是大魏绝美,从小就各种选拔,吃的喝的用的。

    自幼读书,而且还不是那种死记硬背的,而是真正有读书的天赋,这样的话,才会凝聚才气,甚至一些头牌清倌人,都入了品。

    这对王公贵臣们来说,简直是致命诱惑啊,毕竟等闲的女人他们已经看不上了,就喜欢这种傲的。

    至于武楼,大魏京的武楼都不上档次,毕竟这里是京都,而且自女帝登基后,也在大力严打这类东西,所以文楼更受欢迎。

    权贵嘛,就是喜欢与众不同,越难弄到手,越难搞到手,他们就越喜欢。

    当然为了杜绝和防止穷秀才入内把姑娘骗走,桃花庵和广陵阁入场需办贵客牌,也不麻烦,存放一些银两即可,并且三年内不得取出。

    所有消费都从里面扣除,这老板当真是个会做生意的人。

    把尊享会员这套给拿出来了,厉害,厉害。

    此时此刻。

    许清宵满脑子想的问题,不是桃花庵里姑娘有多漂亮,而是思考,自己要是去了桃花庵,会不会被人发现啊。

    毕竟这种地方再怎么吹嘘文雅,可说到底还是带着那种意思,而堂堂户部侍郎跑来桃花庵,说到底还是有点不妥啊。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皇帝的问题,如果皇帝是个男人,许清宵倒也不怕,自己又不是来干什么的,可皇帝是个女人,肯定对这方面不太喜欢。

    回头拿这个事来教育自己,岂不是让自己社死?

    “算了,不管了。”

    已经快来到桃花庵,许清宵也不多想了,毕竟见白衣门的人重要一些。

    要是不见的话,这帮人估计要上门找自己了。

    程立东上门没有关系,查不出什么东西的,闹大来也不过是查自己有没有修炼异术。

    可白衣门的上门了,那就彻底不是小事了。

    想想看,许清宵莫名觉得有些可怕,大魏户部侍郎,修炼异术也就算了,还他娘的跟造反组织不清不白。

    好家伙,这不是造反这是什么?往深处想想看。

    以后等自己成为了大魏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后把异术修炼到一品,再然后儒道二品,再然后白衣门首脑。

    嘶!

    那等自己以后岂不是可以说一声,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许·大魏丞相·异术第一人·儒道亚圣·白衣门首脑·心学引领者·天下百姓爱戴者·清宵?

    猛啊,老哥。

    许清宵心中更加沉重了,真是好事坏事凑一起了。

    不管不管,越想越烦。

    许清宵索性不管了,直接大摇大摆地朝着桃花庵走去。

    桃花庵门口,并没有什么女子招揽客人,反而显得极其文雅,站在门外就能听见一些琴弦之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到了什么茶馆。

    门不大,最多两三人同入。

    走进大门,玄关处有一朵栩栩如生的桃花石壁,两旁都点了檀香,闻起来很不错,每一处都做的很好,尽显雅格。

    庵内清凉,有微风吹来。

    既已经进了桃花庵,许清宵也就不矫情了,越过玄关,才算是真正入内。

    桃花色的石台罗列,两旁站着一些女子,穿着华丽,每一位都算得上是上上之色,而且都比较年轻,不超过二十五岁。

    一见许清宵到来,众人下意识盈盈作礼,有贵客来了,自然要行礼。

    但看到来者是何人后,刹那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她们望向许清宵的面容,俊俏不凡,儒道气质更是显得温润随和,让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

    虽然论长相,许清宵比不过华星云,但与之不同的是,华星云是那种俊美极端的形象,即便是华星云显得温和,可还是让人心中产生一些敬畏。

    可许清宵却让人感觉亲近,换句话来说,很接地气。

    “许清宵?”

    “这不是许大人吗?”

    “这是许万古吗?”

    几人回过神过后,一刹那间忍不住惊呼,她们身为桃花庵的女子,虽然不是清倌人,但能在这种地方待的,自然也懂风雅。

    如果说清倌人择偶十分挑剔,她们自然也挑剔,只是没有清倌人那么挑罢了。

    并且天下大才谁不爱?尤其是这些女子来说,孔武有力的武者,到处都有,仙道修士虽然也令人渴望,但一般来说仙道修士都静修,再者有些缥缈。

    而文人之所以如此受人追捧,其原因不仅仅是才华,还有很多因素,就比如说长相,生活习惯等等。

    你看看武夫,有事没事撸个铁,跑去外面吃饭,一张口满嘴是油,说点话张口闭口他奶奶个腿,看起来就让人有点不舒服。

    至于文人,说话谈吐优雅,行为举止也有分寸,没事还能整点诗词,满足一下虚荣心,退一步来说,男人挑选择偶对象,也不喜欢那种张口闭口他奶奶个腿。

    出去吃饭,满嘴是油,说话嗓门特别大的女人吧?

    而许清宵在这些人眼中是什么?

    是珍宝!珍宝中的珍宝啊!

    长相英俊,从来没有绯闻,气质不凡,儒道六品,大魏最年轻的侍郎,得百姓民心,才华横溢,千古名言,千古名词,千古第一骈文。

    这种人简直是无数女子心中的梦想啊。

    实际上桃花庵内的女子,早就有些对许清宵倾心了,也经常谈论许清宵,好奇许清宵为何不来桃花庵。

    大魏国公郡王世子都来过桃花庵,而且流连忘返,哪怕是当初的华星云,也来过桃花庵。

    可许清宵来大魏这么长时间,愣是没来过一次,甚至有人传闻,许清宵不喜女色,引来无数女子失望。

    但没想到的是,今日,许清宵来了。

    而面对众人的惊呼,许清宵第一反应就是,不是!我不是许清宵,我是陈星河。

    只是这种话许清宵说不出口,人家又不是傻子。

    “许大人,您今日怎么来了?”

    “许大人,您请,您请。”

    “许大人,我太喜欢你了,许大人,能否给小女子一个落名?”

    “许大人,许大人。”

    桃花庵的女子们纷纷涌来,直接将许清宵团团包围,甚至有些女子更是不怕自己占便宜,更是贴着自己。

    这下子许清宵有些把持不住了。

    搁谁谁顶得住啊?

    “诸位!诸位!我......是来找朋友的。”

    许清宵讪笑着说道,说到一半,更是有女子直接抱住自己的手,根本不顾任何忌讳,这般热情,要被封啊。

    “肃静。”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石台后面,走来一名女子,差不多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红鸾长袍,有些威仪,一声落下,让众女清醒过来了。

    她缓缓走来,望着许清宵,盈盈作礼。

    “许公子,实在是抱歉,这些妹妹们有些失态,还望许公子莫要见怪。”

    她开口,这般说道,声音清脆,也显得大大方方。

    “无妨,无妨,只是许某今日前来,是找一位朋友,还望姑娘带路。”

    许清宵稍稍客气道。

    自己没有亏什么,再者如此待遇,换个人也不会觉得不好啊,只是有些不成体统罢了。

    “哦,许公子所找之人是谁?奴婢为您去寻。”

    后者开口,询问许清宵要找谁。

    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沉默了。

    呃.......自己的确是过来找朋友的,但问题是,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啊。

    看着许清宵沉默,后者顿时会意,当下微笑道。

    “许公子,奴婢明白了,奴婢现在便带您入内。”

    后者微微笑道,其余姑娘们也不由一笑,都会错意了,让许清宵有点无语了,他很想解释一句自己是真来找朋友的,只是想了想没必要解释了。

    “需要贵客令吗?”

    许清宵开口,他听闻桃花庵需要贵客令,所以提前问一句,别到时候问起来就尴尬了。

    “许大人,这大魏所有人都需要贵客令,唯独您不需要,桃花庵等您许久了,您来我们这里,可谓是蓬荜生辉。”

    对方笑道。

    贵客令是为了防止一些穷秀才进来骗女子感情,所以才会设一道,可真正有权贵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会要这个。

    尤其是许清宵,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要许清宵愿意,他在这里白吃白喝甚至白嫖,都没有任何关系。

    再说直接点,许清宵只要进去喊一嗓子,谁愿意帮忙买下单,估计不等其他王权贵族付钱,桃花庵的女子就已经出手了。

    所以这还要什么贵客令啊。

    要就是在侮辱他许清宵。

    “有劳了。”

    许清宵微微一笑,随后便跟着对方走去。

    “柳姐,我也来。”

    “我也过来帮忙。”

    眼看着许清宵离开,这些女子纷纷走了过来,想要跟在身后,但被这个柳姐一个眼神之下,大家都止步了。

    待人走后。

    众人的声音不由响起。

    “哼,柳姐就是想要一个人吃独食。”

    “对对对,表面上公事公办,其实还不是想要跟许万古独处!”

    “好气呀,许公子好不容易来了,没想到被柳姐独占了。”

    “我跟你们说,刚才我碰到了许公子,天啊,我这几天都不净身了。”

    “你碰到许公子?刚才我可是摸.......”

    众女子议论,完全没有一点矜持样。

    而对许清宵来说,这只是一个插曲罢了。

    桃花庵内堂,许清宵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从外面看去,桃花庵只是很高,但真正入内才发现,这里面非常宽广,有假山流泉,古色古香,淡淡琴声响起,将这种文雅烘托而起。

    不得不说,这种设计很不错,让人感觉安心,也让人感觉高大上,这掌柜有点脑子,很不错,以后有机会可以结识一番。

    也就在此时,柳姑娘的声音响起。

    “许大人,桃花庵一共有三处地方,其一是聚贤宴,各位宾客都会来到聚贤宴中,庵内会有清倌人表演才艺,其二则是高山宴,一般来说都是朋友相聚,也会有一些清倌人演绎歌舞,其三则是静心宴,独处之地。”

    “但不会有清倌人来,除非已经相约好了,许大人是去那个宴?”

    柳姑娘开口,为许清宵解释桃花庵的三个宴厅。

    “聚贤宴吧。”

    许清宵倒也明白,一个是大众聚集的地方,不过清倌人都在,显得热闹一些,另外一个是小众聚会,也不喜欢太吵闹,第三个就是包间,安排的妥妥当当。

    正常来说,许清宵肯定是去静心宴,但是吧,自己还不知道白衣门的人是谁,所以还是去聚贤宴吧。

    先找到白衣门的人再说别的。

    “好,许公子请。”

    对方微笑,而后前面带路。

    过了一会,许清宵来到聚贤宴了。

    整个场地很大,一共分三层,各有雅阁,第一层是大厅,有不少桌子,左右两旁是大桌,中间是小桌,差不多可容纳六人左右,两旁大桌可容纳至二十人。

    而舞台上则坐着一位女子,姿色极佳,正在演奏竹笛,笛声优美,十分悦耳。

    “许公子,需要给您安排个雅间吗?”

    柳姑娘开口,询问许清宵。

    “不用,大堂即可。”

    许清宵出声,随后扫了一眼大堂,一瞬间居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是王儒!

    这家伙怎么就喜欢来这种地方啊?

    许清宵有些感慨,他见王儒的次数不多,但大部分都是在这种地方。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禁朝着王儒的方向走去,打个招呼。

    只是刚靠近时,便听到王儒的声音。

    “可不是我吹的啊,许兄是我见过最不寻常的文人,他从来不来这种地方,哪怕是文楼,清倌人,许兄也不喜欢。”

    “许兄嗜书如命,不像我等凡人,来,敬一杯许兄。”

    王儒正在夸夸其谈,然而就在他举杯之时,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王儒兄。”

    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正在举杯的王儒,顿时愣了。

    许清宵?

    王儒站起身来,他回过头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惊讶之色。

    而王儒身旁的几名读书人,也在第一时间起身,朝着许清宵一拜。

    “见过许万古。”

    “万古兄,久仰大名。”

    “万古兄,当真是久仰啊。”

    众人齐齐起身,朝着许清宵一拜。

    “诸位安好。”

    许清宵也作礼回敬,而王儒则不由略显尴尬道。

    “许兄,您不是说从不来这种地方的吗?”

    他有些尴尬了。

    莫名社死。

    “有事。”许清宵压着声音,他过来就是打个招呼的,毕竟待会若是被王儒发现了,王儒肯定回过来打招呼,所以不如直接过来先打招呼。

    “懂了,许兄,要坐吗?”

    王儒邀请道。

    “不用,我一个人坐过去。”

    “诸位吃好,王儒兄,下次来守仁学堂找我。”

    许清宵笑了笑,也算是给王儒撑个场面。

    听到这话,王儒顿时露出笑容道:“行,下次去守仁学堂找你。”

    说完这话后,许清宵也随意找了一处安静地方落座下来。

    不过随着王儒等人的反应,已经有不少人注意过来了,逐渐越来越多人将目光投来,纷纷想看一看大魏万古大才的真容。

    不仅仅是如此,桃花庵也有不少女子将目光看来,甚至包括台上的女子,吹奏的笛声也有些不顺,目光时不时落在许清宵身上。

    这就是名气带来的好处。

    “许公子,需要安排什么吗?”

    柳姑娘开口,询问许清宵要什么东西。

    “一点清酒,几盘小菜即可。”

    许清宵笑道,而后者当下点了点头,而后招手,顿时一名小厮快步走来。

    “柳姐。”

    小厮十分清秀,穿着桃花庵的服饰,看起来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笑呵呵地看着柳姑娘。

    “拿一壶上等清酒,让膳房准备六份精致小菜给许公子。”

    她出声,吩咐对方。

    “好,许公子,请稍等。”

    小厮将目光看向许清宵,谄笑着说道。

    “劳烦了。”

    许清宵温和一笑,而后者也快速去准备东西。

    待小厮离开后,许清宵也静静等待。

    “许公子,这是桃花牌,如若您看上哪一位清倌人,只需呼喊我来,我将这桃花牌赠给对方,若是对方愿意接受,便可安排至雅间闲聊。”

    柳姑娘开口,将一块桃花牌交给许清宵。

    “多谢。”

    许清宵接过此物,而后者也没有继续逗留,不想打扰许清宵的雅致。

    待柳姑娘走后。

    许清宵则不由开始沉思起来了。

    自己坐在这里,已经引来不少人的注意了,想来白衣门的人会在第一时间联系自己。

    只是如何联系是一个问题。

    众目睽睽之下,不可能直接出面,所以按照基本逻辑推理,白衣门的人,应该是一位清倌人,要么平平无奇,要么就是顶尖的头牌。

    这是常规造反组织善用的手段。

    九成概率是顶尖头牌,毕竟自己名气极大,若是找个平平无奇的清倌人,容易被察觉,而若是顶尖头牌,就没什么问题了。

    食色性也,自己也年轻气盛,找妹子谈谈人生很正常,大家都能接受。

    想到这里,许清宵便耐心等待了。

    也就在奏曲即将结束时,柳姑娘又来了,手中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的桃花牌已经堆起来了,看起来有些夸张,引来不少人羡慕。

    “许公子,这是清倌牌,您来了以后,这些清倌人都对您倾心,想约您入房畅谈。”

    柳姑娘说这话的时候,也有些无奈。

    她刚走没一刻钟,结果桃花庵大部分的清倌人都收到消息了,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桃花牌送了过来。

    都钟意许清宵,想要与其相约。

    “柳姑娘,桃花庵内可有头牌之说?”

    许清宵开口问道,他对其余女子没什么兴趣,今日过来也的确是办正事,不是来风花雪月的。

    “自然是有,桃花庵中,有四位头牌,不过其中两位在家休息,最近身体有恙,还有一位则已有客,剩下一位,倒是空闲,许公子若是想要一见,可将桃花牌给奴婢。”

    后者这般说道。

    “她叫何名?”

    许清宵好奇问道。

    “桃花庵内的清倌人都没有名字,都是取花名,这位头牌之名,叫白衣。”

    “而且她生性有些怪,几乎没有接过客人,即便是有,也都是三言两语,许公子,奴婢建议,其实可以换一位,不如这样,奴婢去喊两位两名头牌,她们若是知晓您来了,一定不会推辞的。”

    柳姑娘如此回答道。

    白衣?

    许清宵有些咂舌了。

    这还真够大胆啊,直接用白衣门来取名?不怕别人发现吗?

    不过想了想,倒也没什么问题,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

    “不用,请将我的桃花牌给这位白衣姑娘吧。”

    许清宵直接拒绝了对方的好意。

    本来他对白衣姑娘只有五成把握,可现在有九成了。

    生性怪癖,不喜接客,不就是等自己来吗?

    还能再明显吗?

    “好,许公子稍等。”

    柳姑娘没什么好说的,许清宵执意,她不能改变,只能将许清宵的桃花牌取走。

    而楼上雅间内,不少女子看到许清宵交出桃花牌,一时之间心花怒放,纷纷幻想许清宵是来找她们的。

    也就在此时。

    笛声停止,清倌人起身朝着众人一拜,便跟随着丫鬟离开了。

    当下掌声响起,不过都不大,毕竟这里是文楼。

    但此时,一道声音不由响起,伴随着几道身影走来。

    “在下王夫,南国衡庐书院学生,见过许兄,未曾想到能在桃花庵中,见到许兄,当真是三生有幸啊。”

    几道身影出现,端着酒杯,脸上带着笑容,过来敬酒。

    只是,对方面上带着笑容,可眸子里却有些其他意思,不是真心实意过来结识的。

    而南国,则是大魏以南的一个小国,属于大魏的附属国,对方是异国学生。

    ==============================================

    防盗!!!!!!!!!!!!!!!!!!!!!!!!!!!!!!!

    二十分钟内修改!!!!!!!!!!!!!!!!!!!!!!!!!!!!

    后面还有一更,我继续码!争取快点写出一万字来!!!!!!!!!!!!!!!!!!!!

    ==============================================

    朝着桃花走去。

    一路上有不少百姓看向自己,眼神之中还是带着敬畏。

    毕竟自己是户部侍郎,说到底还是官员,哪怕为民,也有官威。

    只是许清宵没有端架子,但凡望向自己,许清宵都会一一微笑回应。

    这个小小的举动,让不少百姓露出笑容,更是朝自己一拜。

    甚至到后面也有人敢打招呼,喊了一声许大人好啊。

    许清宵也会给予回应。

    差不多两刻钟的时间,许清宵走到了桃花图下面。

    白衣门给自己的接头信号,就在这里面,至于谁是自己的接头人,许清宵就不清楚了。

    不过许清宵倒也不担心什么,毕竟对方会主动安排的。

    唯一让许清宵尴尬的地方,则是这个桃花之地,是大魏盛名的‘桃花庵’。

    带有桃花二字,懂的都懂。

    不过并非是武楼,而是文楼。

    而且要比南豫府更加正规,南豫府的清倌人,说实话砸钱还是能砸出来的,或者你背景大,权势大,真要逼其就范,还能不愿?

    虽然名声有点不好听,可爽到了啊。

    但这桃花庵就不一样了,号称大魏第一楼,与其相提并论的就是广陵阁,这两个地方的清倌人,一个个都是大魏绝美,从小就各种选拔,吃的喝的用的。

    自幼读书,而且还不是那种死记硬背的,而是真正有读书的天赋,这样的话,才会凝聚才气,甚至一些头牌清倌人,都入了品。

    这对王公贵臣们来说,简直是致命诱惑啊,毕竟等闲的女人他们已经看不上了,就喜欢这种傲的。

    至于武楼,大魏京的武楼都不上档次,毕竟这里是京都,而且自女帝登基后,也在大力严打这类东西,所以文楼更受欢迎。

    权贵嘛,就是喜欢与众不同,越难弄到手,越难搞到手,他们就越喜欢。

    当然为了杜绝和防止穷秀才入内把姑娘骗走,桃花庵和广陵阁入场需办贵客牌,也不麻烦,存放一些银两即可,并且三年内不得取出。

    所有消费都从里面扣除,这老板当真是个会做生意的人。

    把尊享会员这套给拿出来了,厉害,厉害。

    此时此刻。

    许清宵满脑子想的问题,不是桃花庵里姑娘有多漂亮,而是思考,自己要是去了桃花庵,会不会被人发现啊。

    毕竟这种地方再怎么吹嘘文雅,可说到底还是带着那种意思,而堂堂户部侍郎跑来桃花庵,说到底还是有点不妥啊。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皇帝的问题,如果皇帝是个男人,许清宵倒也不怕,自己又不是来干什么的,可皇帝是个女人,肯定对这方面不太喜欢。

    回头拿这个事来教育自己,岂不是让自己社死?

    “算了,不管了。”

    已经快来到桃花庵,许清宵也不多想了,毕竟见白衣门的人重要一些。

    要是不见的话,这帮人估计要上门找自己了。

    程立东上门没有关系,查不出什么东西的,闹大来也不过是查自己有没有修炼异术。

    可白衣门的上门了,那就彻底不是小事了。

    想想看,许清宵莫名觉得有些可怕,大魏户部侍郎,修炼异术也就算了,还他娘的跟造反组织不清不白。

    好家伙,这不是造反这是什么?往深处想想看。

    以后等自己成为了大魏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然后把异术修炼到一品,再然后儒道二品,再然后白衣门首脑。

    嘶!

    那等自己以后岂不是可以说一声,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许·大魏丞相·异术第一人·儒道亚圣·白衣门首脑·心学引领者·天下百姓爱戴者·清宵?

    猛啊,老哥。

    许清宵心中更加沉重了,真是好事坏事凑一起了。

    不管不管,越想越烦。

    许清宵索性不管了,直接大摇大摆地朝着桃花庵走去。

    桃花庵门口,并没有什么女子招揽客人,反而显得极其文雅,站在门外就能听见一些琴弦之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到了什么茶馆。

    门不大,最多两三人同入。

    走进大门,玄关处有一朵栩栩如生的桃花石壁,两旁都点了檀香,闻起来很不错,每一处都做的很好,尽显雅格。

    庵内清凉,有微风吹来。

    既已经进了桃花庵,许清宵也就不矫情了,越过玄关,才算是真正入内。

    桃花色的石台罗列,两旁站着一些女子,穿着华丽,每一位都算得上是上上之色,而且都比较年轻,不超过二十五岁。

    一见许清宵到来,众人下意识盈盈作礼,有贵客来了,自然要行礼。

    但看到来者是何人后,刹那间所有人都愣住了。

    她们望向许清宵的面容,俊俏不凡,儒道气质更是显得温润随和,让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好感。

    虽然论长相,许清宵比不过华星云,但与之不同的是,华星云是那种俊美极端的形象,即便是华星云显得温和,可还是让人心中产生一些敬畏。

    可许清宵却让人感觉亲近,换句话来说,很接地气。

    “许清宵?”

    “这不是许大人吗?”

    “这是许万古吗?”

    几人回过神过后,一刹那间忍不住惊呼,她们身为桃花庵的女子,虽然不是清倌人,但能在这种地方待的,自然也懂风雅。

    如果说清倌人择偶十分挑剔,她们自然也挑剔,只是没有清倌人那么挑罢了。

    并且天下大才谁不爱?尤其是这些女子来说,孔武有力的武者,到处都有,仙道修士虽然也令人渴望,但一般来说仙道修士都静修,再者有些缥缈。

    而文人之所以如此受人追捧,其原因不仅仅是才华,还有很多因素,就比如说长相,生活习惯等等。

    你看看武夫,有事没事撸个铁,跑去外面吃饭,一张口满嘴是油,说点话张口闭口他奶奶个腿,看起来就让人有点不舒服。

    至于文人,说话谈吐优雅,行为举止也有分寸,没事还能整点诗词,满足一下虚荣心,退一步来说,男人挑选择偶对象,也不喜欢那种张口闭口他奶奶个腿。

    出去吃饭,满嘴是油,说话嗓门特别大的女人吧?

    而许清宵在这些人眼中是什么?

    是珍宝!珍宝中的珍宝啊!

    长相英俊,从来没有绯闻,气质不凡,儒道六品,大魏最年轻的侍郎,得百姓民心,才华横溢,千古名言,千古名词,千古第一骈文。

    这种人简直是无数女子心中的梦想啊。

    实际上桃花庵内的女子,早就有些对许清宵倾心了,也经常谈论许清宵,好奇许清宵为何不来桃花庵。

    大魏国公郡王世子都来过桃花庵,而且流连忘返,哪怕是当初的华星云,也来过桃花庵。

    可许清宵来大魏这么长时间,愣是没来过一次,甚至有人传闻,许清宵不喜女色,引来无数女子失望。

    但没想到的是,今日,许清宵来了。

    而面对众人的惊呼,许清宵第一反应就是,不是!我不是许清宵,我是陈星河。

    只是这种话许清宵说不出口,人家又不是傻子。

    “许大人,您今日怎么来了?”

    “许大人,您请,您请。”

    “许大人,我太喜欢你了,许大人,能否给小女子一个落名?”

    “许大人,许大人。”

    桃花庵的女子们纷纷涌来,直接将许清宵团团包围,甚至有些女子更是不怕自己占便宜,更是贴着自己。

    这下子许清宵有些把持不住了。

    搁谁谁顶得住啊?

    “诸位!诸位!我......是来找朋友的。”

    许清宵讪笑着说道,说到一半,更是有女子直接抱住自己的手,根本不顾任何忌讳,这般热情,要被封啊。

    “肃静。”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石台后面,走来一名女子,差不多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红鸾长袍,有些威仪,一声落下,让众女清醒过来了。

    她缓缓走来,望着许清宵,盈盈作礼。

    “许公子,实在是抱歉,这些妹妹们有些失态,还望许公子莫要见怪。”

    她开口,这般说道,声音清脆,也显得大大方方。

    “无妨,无妨,只是许某今日前来,是找一位朋友,还望姑娘带路。”

    许清宵稍稍客气道。

    自己没有亏什么,再者如此待遇,换个人也不会觉得不好啊,只是有些不成体统罢了。

    “哦,许公子所找之人是谁?奴婢为您去寻。”

    后者开口,询问许清宵要找谁。

    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沉默了。

    呃.......自己的确是过来找朋友的,但问题是,自己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啊。

    看着许清宵沉默,后者顿时会意,当下微笑道。

    “许公子,奴婢明白了,奴婢现在便带您入内。”

    后者微微笑道,其余姑娘们也不由一笑,都会错意了,让许清宵有点无语了,他很想解释一句自己是真来找朋友的,只是想了想没必要解释了。

    “需要贵客令吗?”

    许清宵开口,他听闻桃花庵需要贵客令,所以提前问一句,别到时候问起来就尴尬了。

    “许大人,这大魏所有人都需要贵客令,唯独您不需要,桃花庵等您许久了,您来我们这里,可谓是蓬荜生辉。”

    对方笑道。

    贵客令是为了防止一些穷秀才进来骗女子感情,所以才会设一道,可真正有权贵有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会要这个。

    尤其是许清宵,说句不好听的话,只要许清宵愿意,他在这里白吃白喝甚至白嫖,都没有任何关系。

    再说直接点,许清宵只要进去喊一嗓子,谁愿意帮忙买下单,估计不等其他王权贵族付钱,桃花庵的女子就已经出手了。

    所以这还要什么贵客令啊。

    要就是在侮辱他许清宵。

    “有劳了。”

    许清宵微微一笑,随后便跟着对方走去。

    “柳姐,我也来。”

    “我也过来帮忙。”

    眼看着许清宵离开,这些女子纷纷走了过来,想要跟在身后,但被这个柳姐一个眼神之下,大家都止步了。

    待人走后。

    众人的声音不由响起。

    “哼,柳姐就是想要一个人吃独食。”

    “对对对,表面上公事公办,其实还不是想要跟许万古独处!”

    “好气呀,许公子好不容易来了,没想到被柳姐独占了。”

    “我跟你们说,刚才我碰到了许公子,天啊,我这几天都不净身了。”

    “你碰到许公子?刚才我可是摸.......”

    众女子议论,完全没有一点矜持样。

    而对许清宵来说,这只是一个插曲罢了。

    桃花庵内堂,许清宵顿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从外面看去,桃花庵只是很高,但真正入内才发现,这里面非常宽广,有假山流泉,古色古香,淡淡琴声响起,将这种文雅烘托而起。

    不得不说,这种设计很不错,让人感觉安心,也让人感觉高大上,这掌柜有点脑子,很不错,以后有机会可以结识一番。

    也就在此时,柳姑娘的声音响起。

    “许大人,桃花庵一共有三处地方,其一是聚贤宴,各位宾客都会来到聚贤宴中,庵内会有清倌人表演才艺,其二则是高山宴,一般来说都是朋友相聚,也会有一些清倌人演绎歌舞,其三则是静心宴,独处之地。”

    “但不会有清倌人来,除非已经相约好了,许大人是去那个宴?”

    柳姑娘开口,为许清宵解释桃花庵的三个宴厅。

    “聚贤宴吧。”

    许清宵倒也明白,一个是大众聚集的地方,不过清倌人都在,显得热闹一些,另外一个是小众聚会,也不喜欢太吵闹,第三个就是包间,安排的妥妥当当。

    正常来说,许清宵肯定是去静心宴,但是吧,自己还不知道白衣门的人是谁,所以还是去聚贤宴吧。

    先找到白衣门的人再说别的。

    “好,许公子请。”

    对方微笑,而后前面带路。

    过了一会,许清宵来到聚贤宴了。

    整个场地很大,一共分三层,各有雅阁,第一层是大厅,有不少桌子,左右两旁是大桌,中间是小桌,差不多可容纳六人左右,两旁大桌可容纳至二十人。

    而舞台上则坐着一位女子,姿色极佳,正在演奏竹笛,笛声优美,十分悦耳。

    “许公子,需要给您安排个雅间吗?”

    柳姑娘开口,询问许清宵。

    “不用,大堂即可。”

    许清宵出声,随后扫了一眼大堂,一瞬间居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是王儒!

    这家伙怎么就喜欢来这种地方啊?

    许清宵有些感慨,他见王儒的次数不多,但大部分都是在这种地方。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禁朝着王儒的方向走去,打个招呼。

    只是刚靠近时,便听到王儒的声音。

    “可不是我吹的啊,许兄是我见过最不寻常的文人,他从来不来这种地方,哪怕是文楼,清倌人,许兄也不喜欢。”

    “许兄嗜书如命,不像我等凡人,来,敬一杯许兄。”

    王儒正在夸夸其谈,然而就在他举杯之时,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王儒兄。”

    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正在举杯的王儒,顿时愣了。

    许清宵?

    王儒站起身来,他回过头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惊讶之色。

    而王儒身旁的几名读书人,也在第一时间起身,朝着许清宵一拜。

    “见过许万古。”

    “万古兄,久仰大名。”

    “万古兄,当真是久仰啊。”

    众人齐齐起身,朝着许清宵一拜。

    “诸位安好。”

    许清宵也作礼回敬,而王儒则不由略显尴尬道。

    “许兄,您不是说从不来这种地方的吗?”

    他有些尴尬了。

    莫名社死。

    “有事。”许清宵压着声音,他过来就是打个招呼的,毕竟待会若是被王儒发现了,王儒肯定回过来打招呼,所以不如直接过来先打招呼。

    “懂了,许兄,要坐吗?”

    王儒邀请道。

    “不用,我一个人坐过去。”

    “诸位吃好,王儒兄,下次来守仁学堂找我。”

    许清宵笑了笑,也算是给王儒撑个场面。

    听到这话,王儒顿时露出笑容道:“行,下次去守仁学堂找你。”

    说完这话后,许清宵也随意找了一处安静地方落座下来。

    不过随着王儒等人的反应,已经有不少人注意过来了,逐渐越来越多人将目光投来,纷纷想看一看大魏万古大才的真容。

    不仅仅是如此,桃花庵也有不少女子将目光看来,甚至包括台上的女子,吹奏的笛声也有些不顺,目光时不时落在许清宵身上。

    这就是名气带来的好处。

    “许公子,需要安排什么吗?”

    柳姑娘开口,询问许清宵要什么东西。

    “一点清酒,几盘小菜即可。”

    许清宵笑道,而后者当下点了点头,而后招手,顿时一名小厮快步走来。

    “柳姐。”

    小厮十分清秀,穿着桃花庵的服饰,看起来二十六七岁的样子,笑呵呵地看着柳姑娘。

    “拿一壶上等清酒,让膳房准备六份精致小菜给许公子。”

    她出声,吩咐对方。

    “好,许公子,请稍等。”

    小厮将目光看向许清宵,谄笑着说道。

    “劳烦了。”

    许清宵温和一笑,而后者也快速去准备东西。

    待小厮离开后,许清宵也静静等待。

    “许公子,这是桃花牌,如若您看上哪一位清倌人,只需呼喊我来,我将这桃花牌赠给对方,若是对方愿意接受,便可安排至雅间闲聊。”

    柳姑娘开口,将一块桃花牌交给许清宵。

    “多谢。”

    许清宵接过此物,而后者也没有继续逗留,不想打扰许清宵的雅致。

    待柳姑娘走后。

    许清宵则不由开始沉思起来了。

    自己坐在这里,已经引来不少人的注意了,想来白衣门的人会在第一时间联系自己。

    只是如何联系是一个问题。

    众目睽睽之下,不可能直接出面,所以按照基本逻辑推理,白衣门的人,应该是一位清倌人,要么平平无奇,要么就是顶尖的头牌。

    这是常规造反组织善用的手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