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三十一章:镇国诗!快去守仁学堂请许清宵来!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许清宵当真是狂妄!我等来大魏参加太平诗会,他竟如此羞辱我等!”

    “不过是作了几首千古名诗罢了,竟这般狂妄?怪不得敢不尊大儒,这等人早晚得自食其果。”

    “太平诗会,宴请天下文人,我等乃是十国名流,不敢说才华横溢,但也读过几年圣人书,不曾想到许清宵这般看不起我等,当真是狂啊。”

    “只有叫错的名,没有叫错的外号,万古狂生!可恨。”

    大魏京都内,一道道声音响起,是十国的大才,也不缺乏大魏读书人在其中。

    许清宵在桃花庵亲口说过,不会参加太平诗会。

    这本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但经过有人添油加醋,一时之间,被曲解成许清宵瞧不起十国大才,从而引发一些争论。

    实际上如许清宵猜想的一般,十国大才不可能不知道是有人曲解他的意思。

    但并不妨碍他们找许清宵麻烦,人们更加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不过狂生也好,羞辱也好,如今许清宵几乎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就如此,翌日。

    首发

    八月十五。

    太平诗会于今日开幕,不少学生才子,早已经去了离阳宫,等到时辰,便直接入内。

    大魏京都也彻底热闹起来了,无数人涌入京都内,每一条街道都站满了人,每一家酒楼都被订完了,甚至一间房住四五人,夸张到如此。

    京都的繁荣,显得无比喧闹,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彼此起伏的叫卖声更是层层而起。

    守仁学堂内。

    永平世子有些无奈地看向许清宵。

    “许兄,这太平诗会,乃是天下三大诗会之一,你当真不去吗?”

    “十国大才都去了,每一届的太平诗会,都无比重要,你现在可是代表我们大魏啊,若是你不去的话,只怕难以压住这十国大才。”

    这些日子,永平世子都在家准备太平诗会,属于闭关状态。

    如今诗会要开始了,永平世子也就出来活动活动,却得知许清宵竟然不参加太平诗会,这下子他坐不住了,直接来守仁学堂找许清宵。

    “慕兄,太平诗会对天下读书人来说是盛会,但对我来说,不过是一场聚会罢了。”

    “如今大魏水车工程需要快速落实,愚兄不得不用心对待,此事利于百姓,不可耽误。”

    面对永平世子的劝阻,许清宵以水车工程为由,算是委婉拒绝了。

    “许兄,我知道水车工程很重要,但太平诗会对我等读书人来说也重要啊。”

    “再者,这次十国大才有备而来,陛下刚刚登基,大魏王朝也需要做些事情,如若这次太平诗会被十国才子压住,那大魏可就抬不起头了。”

    永平世子换个角度去劝说。

    可许清宵却有些无奈了。

    “慕兄,大魏才子极多,说实话愚兄虽然有些才华,可还真不敢说是大魏第一才子,你为何如此断定大魏会输呢?”

    许清宵这般说道,他现在真的很忙啊,哪里有时间去参加这个盛会?

    而且一参加就是七天,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许兄,大魏的确有许多才子,但这一次不同,我父王告诉我,这一届涉及很多事情,十国才子准备了许多,就是为了在太平诗会摘得头冠,据说这后面有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的影子,故此他们是奔着抢夺我大魏才气来的。”

    “如若真是如此,那咱们大魏以后可就抬不起头了,许兄,您不能不去啊。”

    慕南平说的有模有样,都扯到了大魏才气上面。

    而许清宵依旧无奈。

    “慕兄,我当真有事,大魏文宫不是还有一位华星云吗?让他去啊,再说了,如若真是这般,陛下肯定有准备。”

    “我真要忙了,慕兄,就不相送了。”

    许清宵态度很坚决,眼下最大的事情,就是弄到民意。

    只要有民意,就可以遮掩自己体内的异术,程立东是一颗炸弹,鬼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

    许清宵有七成把握,程立东不敢直接翻脸,而是会再来找自己。

    但还有三成,程立东破罐子破摔。

    如果是前者,还有迂回的余地,可如若是后者,自己必须要尽快掩饰自己体内的异术。

    否则的话,一旦异术之事被暴露出来,那自己就真的麻烦了。

    只怕陛下都保不住自己。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许清宵哪里有心思去参加什么太平诗会啊。

    不如花费时间,好好研究水车推广之事。

    如若能加快速度,或许就能早点获得百姓民意。

    “许兄!唉!”

    慕南平还想继续开口,但看许清宵这般模样,最终摇了摇头,只好作罢离开。

    目送慕南平走后。

    许清宵倒也显得清净。

    只是没过多久,又有人来了,是户部的官员。

    “许大人,顾尚书请您速去一趟户部,说是有要事。”

    随着户部官员到来,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但也没有多说,直接动身,前往户部。

    “发生了何事?”

    路上,许清宵询问这名官员。

    “属下也不知晓,只知晓顾尚书得到一份书信,而后雷霆大怒,过了会便让属下请您去一趟。”

    对方如此回答,可莫名让许清宵有些皱眉。

    故此许清宵加快了些步伐。

    来到了户部。

    进入户部,许清宵直奔内堂。

    而内堂当中,户部尚书顾言坐在太师椅上,左右两名侍郎也落座其中,三人神色都不太好看,房间内气氛也显得异常安静。

    “属下许清宵,见过顾尚书,见过两位侍郎大人。”

    许清宵入内,先是朝着顾尚书一拜,随后又与两位侍郎微微拱手,他也是侍郎,大家是同级,不需要行礼,只是简单客气一番。

    看到许清宵出现,顾言没有说话,而是将桌上的三封书信递给许清宵。

    “看看。”

    顾言出声,许清宵接过书信,紧接着拆开阅读。

    过了一会,许清宵的眼神微微一变。

    再看第二封,第三封。

    很快许清宵明白顾言为何如此愤怒了。

    这三封信,乃是广陵晋商,北湖徽商,南林赣商的商信。

    其中内容很简单,朝廷要大量制作水车,而制作水车最主要的三种材料,分别是藤木,百炼铁,还有水油。

    水车制造好了,需涂抹水油,会结一层油膜,耐热抗火,京都大部分建筑都涂抹了水油,有润色效果,也可有效防火,是上好的东西。

    用在水车上,也是极好。

    而除了百炼铁之外,最重要的藤木和水油,基本上掌握在这些商户手中。

    毕竟大魏王朝又不需要这种东西,铁矿需要储存,这是必须管控之物,但藤木和水油,存储没有任何意义,又做不成兵器。

    工部倒是有一些,但不会很多。

    五十郡地,需要五万架水车,工部加起来的藤木和水油,最多制造五十台,自然而然需要购买这些东西。

    而这三大商会,同一时刻,发来信件,告知户部东西有是有,但不是很多,刚好卖光了大部分,如果现在急需的话,必须要提前采伐,只是这样做的话,会导致收成极少,大大损伤长期生长。

    故此提出等明年生产,当然了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他们忍痛采伐,只是价格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这很明显,三大商会想要坐地起价,至于价格是多少,还没有谈,给双方一个缓冲机会。

    如此一来,身为户部尚书,顾言自然雷霆大怒了。

    “这帮商人,当真是贪图小利,我等这几日几乎没有闭过眼,核算成本,开出八千五百两一架水车的价格,留有他们四成左右的利润,却不曾想到,他们贪得无厌!”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番商黑,大魏的商人,也黑,只要是商人,就没有一个不黑的。”

    “老夫当真想让兵部,直接将这三家商会掌柜抓起来,统统抄家!杀到他们老实。”

    顾言的怒骂声响起,甚至恨不得跟许清宵一样,让兵部去抓人,敢反对的直接杀干净。

    但他知道这样是不可能的。

    许清宵杀番商,是因为番商已经惹了民怨,再加上许清宵故意而为,让他们疯狂敛财,使民怨达到鼎沸,再一刀落下。

    可若是动这些商人,那可不是玩笑话,番商真被杀绝了,不会影响到大魏什么。

    可这些商人,涉及的生意五花八门,小到吃喝住行,大到六部所需,真要杀了,谁还给朝廷干活?谁又给户部创造部分税收?底层百姓就更不如意了。

    所以他这也只是气话,真让他杀,他还真不敢杀。

    “守仁,你可有办法对付这些女干商?”

    说到这里,顾言看向许清宵,他的确有些束手无策了。

    对方摆明着坐地起价,而且找的理由也无懈可击,毕竟你一口气要这么庞大的材料,人家说没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你总不可能派人去查吧?

    就算派人去了,又能如何?你知道人家的仓库在哪里?你怎么清算?

    到时候人家来一句,这些都是被订掉的货物,总不可能插队吧?尤其是这帮商人很聪明,说是被异国订走了。

    这要真插队,到时候都要骂大魏欺负人。

    要是在盛世,还真不怕有人骂,可现在的大魏,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翼翼,既不能招惹辱骂,又要把事情做好。

    许清宵杀番商,如若不是百姓鼎力支持,换做任何情况,许清宵都要下天牢。

    牵扯越大,就越有顾忌。

    听到顾言所说。

    许清宵没有回答,而是十分沉默地思索。

    其实这一点,自己之前就已经猜到了。

    毕竟商人逐利,一看到这么大的单子,第一反应可能想的不是发财了,而是想着如何要价。

    这一点没有办法。

    除非之前就把材料买来,但你大量购买,也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想要饶过他们几乎不可能。

    “先发信回去,告知他们愿意加价,只要价钱合理。”

    过了一会,许清宵给予这个回答。

    但此话一说,顾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加价?”

    “五万架水车,八千五百两一架,这里面已经有接近四成利润,他们扣除成本之后,到手也有接近一成利润。”

    “若是户部再拨款加价,后面的人工劳力费用,漕运费用,还有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至少要超额五百两白银。”

    “守仁,这又要拿出五千万两,只怕户部吃不消啊。”

    顾言有些郁闷道。

    本来五万万两白银,已经是极限了,现在还要加价?

    说实话一旦加价,就意味着超额,大魏现银有八万万两,其中至少要留两万万两不能动吧?

    毕竟谁能保证明天不会出事呢?

    剩下六万万两,拿出五万万两出来,已经是户部的极限了,再多拿出来,他舍不得啊。

    别说他了,六部谁舍得?

    陛下都舍不得。

    这帮女干商。

    “顾尚书,眼下被人牵制,只能先进行询价,至少要知道他们想要加多少。”

    “然后再从长计议。”

    短暂时间内,许清宵肯定想不出什么办法,与其如此,不如看看对方的胃口有多大。

    如果只是想加一点,不是不可以谈一谈。

    可如若想加的多,那就不好意思了。

    顾言脸色有些沉,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许清宵的说法。

    没办法,受人牵制,总不可能干等吧?

    工部都培训这么长时间了,若是因为材料问题拖延,那才麻烦。

    整个户部和工部忙活了二十多天,本来应该是处理其他事情的,如若这样放弃,他们也不甘心。

    “守仁,做好应策之法,老夫感觉,此事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这些商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坐地起价,一定是有底气和底牌的,这对户部来说是一个考验。”

    顾言开口,让许清宵做好准备,对方敢突然坐地起价,肯定有底气和底牌的。

    “清宵明白,请大人放心,此事清宵会认真对待。”

    许清宵点了点头。

    顾言想到的东西,许清宵也想到了。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等对方报价再说吧。

    “行了,时辰不早了,守仁,一同去太平诗会吧。”

    顾言起身,这件事情暂且如此,他邀请许清宵一同前往太平诗会。

    “顾尚书,太平诗会我就不去了,还有其他事情。”

    许清宵委婉拒绝。

    这话一说,三人有些好奇了。

    “守仁,太平诗会可是三大文人盛会之一啊,你如此大才,若是不去,岂不是可惜了?”

    “是啊,守仁,今日我等上朝,大家伙都在谈论你的事情,都期待你在太平诗会上为我大魏争光,你怎么能不去?”

    左右侍郎开口,言语之中充满着好奇。

    “公务缠身,水车工程一日不解,大魏百姓就要多一日挨饿,太平诗会,在他人眼中是盛会,在许某眼中,比不上百姓。”

    许清宵开口,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三人再次惊讶。

    “三位大人,下官告辞了。”

    许清宵没有多说,朝三人礼拜,而后离开。

    房内,目送许清宵离开后,顾言不由感慨道。

    “许守仁,当真是我大魏清官,心系百姓,老夫敬佩。”

    顾言此话,绝非夸赞,而是由心而言。

    对于天下文人来说,若有才华,都恨不得每日参加这种文坛盛会,恨不得出尽风头,引来天下羡慕。

    可许清宵有如此大才,却愿意枯灯作伴,为百姓谋生,这如何不让他钦佩。

    另一处。

    许清宵朝着守仁学堂走去,他面色平静,可内心却有些不悦。

    水车工程目前是许清宵最在乎的东西,可没想到的是,有人在暗中阻止。

    三大商会逐利,坐地起价这很正常,但一般来说坐地起价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完全可以提前两日。

    显然是背后有人支持,同时他们也愿意多要些银两。

    这有够恶心人的。

    可惜,对这帮商人不能直接动刀子,不然的话,许清宵不介意再抄一批人的家。

    绝不留情。

    “要好好想办法应对,三大商会,只怕是来者不善啊。”

    许清宵心中自言。

    这又是一个麻烦。

    如此一来,这个太平诗会,就更不能去参加了,纯粹浪费时间。

    守仁学堂。

    许清宵回到家中,一名女子正站在学堂之外,手中拿着一封信。

    当见到许清宵时,女子顿时走来。

    “许公子!许公子!奴婢是白衣小姐的丫鬟,这是白衣姑娘让奴婢交给您的信。”

    女子走来,将一封信递给许清宵,神色紧张。

    毕竟眼前的人,乃是大魏万古才子,又是户部侍郎,她一个丫鬟能鼓起勇气将信封交给许清宵,已经很不错了。

    “白衣姑娘?”

    许清宵接过信封,而后点了点头,丫鬟便快速离开了。

    待丫鬟离开,许清宵拆开书信,书信文字秀美优雅,还有淡淡清香味。

    其内容则是致歉。

    “难道真不是她?”

    “是我误会了?”

    信中内容,完全是向自己致歉,说不知何处惹恼自己,还望自己不要怪罪之言。

    这让许清宵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

    走进学堂内,许清宵随意找处地方。

    他皱眉沉思。

    白衣门相约自己前往桃花庵,而自己应约而去,按理说第一时间就会有人来与自己接头。

    如若担心太过于明显,不敢第一时间碰面,但至少也会给自己一点信号,或者是一点暗示。

    总不可能让自己猜谁是白衣门的人吧?

    如若这个白衣当真是白衣门的人,见到自己应该开门见山,没必要遮遮掩掩。

    浪费彼此的时间。

    可如若这个白衣不是白衣门的人,那谁是?

    柳姑娘?

    不可能,自己与她有很多单独的时间,完全可以直接相告。

    那还是谁?

    王夫吗?

    那更不可能,真是白衣门的人,上来就找自己麻烦?脑子不是有问题?

    许清宵沉思。

    到最后他闭上眼,开始回忆起昨日的一点一滴。

    从进桃花庵,每一个人,每一个画面,都在脑海当中重演。

    突兀间。

    许清宵睁开了眸子。

    “是他!”

    许清宵忽然猜到是谁了。

    一个毫不起眼的家伙。

    有一定可能性。

    “如若真是此人,这个白衣门太脑瘫了。”

    许清宵猜到一个可能性,但也不敢完全保证,只能等下次去桃花庵再说。

    现在没功夫也没时间去。

    将信拿起,许清宵回到房内。

    三大商会的事,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解决。

    水车工程,绝不可能因为这三大商会而止步。

    绝不!

    酉时。

    许清宵点燃烛火,再认真看书,不过许清宵一心二用。

    一边看书,一边思索事情。

    也就在此时,几道钟声响起。

    伴随着一道洪亮的声音,传遍大魏京都。

    “太平诗会,开宴。”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京都内烟火冲天,绚丽而美,百姓们望着天穹上的烟花,享受着热闹与短暂繁荣。

    整个离阳宫,也在这一刻彻底热闹起来了。

    无数才子涌入离阳宫内,美酒注池,莺歌燕舞,钟音成乐,有道不尽的繁荣。

    大魏文宫,四大书院的大人物都到齐了,前几日女帝不会出现,最后三日才会出现。

    盛宴开始,众人观看歌舞,饮酒闲聊,随着文宫大儒致辞完毕,一些奇异之人出现,表演幻术,让这番盛宴变得更加璀璨。

    入内的百姓,看的目不转睛,才子们也纷纷叫好。

    直至一个时辰后。

    宴会到了最期待的环节。

    第一日,由大魏文宫出题,所有人都可以参与其中,以题作诗亦或作赋,书写文章。

    最终评选出最佳之作,有朝廷奖赏,但对于天下文人来说,最大的奖赏,莫过于在盛宴之上亮相。

    随题而诗,穿插歌舞,以及一些适合大众的猜谜游戏,让盛会显得无比热闹。

    时间流逝。

    直至丑时,整个盛会持续了五个时辰。

    大魏文宫,孙静安取来榜单。

    “太平诗会第一日,十佳文人。”

    “第一名,大魏白鹿书院,赵安之。”

    “第二名,陈国景尘书院,李鹏。”

    “第三名,晋国三河书院,王阳心。”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名字被喊出,上榜者皆显得十分兴奋。

    第一名是大魏才子,倒也说的过去,至少没有丢了颜面。

    不过十佳才子,有七位是他国才子,大魏只占第一第七和第九,这份成绩并不好。

    但好在,第一终归是大魏的才子,不至于丢了颜面,只能说没有达到预期想法。

    十佳才子出列,朝廷给予皇室文房四宝,作为奖励,以及女帝亲笔勤勉之言,算是莫大的荣耀。

    而后伴随着钟声,众人也纷纷退场。

    大部分百姓还是有些流连忘返,毕竟明日他们就来不了了,得换一批人。

    一炷香后。

    离阳宫安静下来了,大魏文宫以及四大书院的大人物还留在殿内,众人的表情并不是特别好看。

    场面很安静,完全没有方才一丝丝热闹。

    “十国,有备而来啊。”

    过了一会,陈正儒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寂静。

    此话一说,众人更加沉默。

    因为太平诗会,是天下三大诗会之一,也是大魏主持的诗会,往年来基本上第一天十佳才子,有七位都是大魏才子。

    甚至有几次十个全是大魏才子。

    可今年却只有三位,甚至这排名第一,他们还略微偏袒一二,有人的文才不弱于他,足可以并列第一,但他们还是偏向大魏,如若第一被十国其他才子给夺走了。

    那岂不是成了笑话?

    “不奢求明日有什么好成绩,只希望第一还是我大魏之人,否则的话,就麻烦了。”

    有人开口,是四大书院的院长,神色略显沉重。

    “莫要悲观,即便明日失利,我大魏还没有派出星云出场,若他出场,定能冠盖群雄。”

    孙静安开口,丝毫不在意,认为众人有些想多了。

    “但愿如此。”

    “只是许清宵为何不来参加?”

    对方点了点头,但也好奇,许清宵为何不来参加。

    “哼,民间有传言,他瞧不上太平诗会,此等之人,还有什么好说的?”

    孙静安冷笑道。

    此言一说,陈正儒不由皱眉。

    “孙儒,这只是民间流传罢了,守仁虽有些傲气,但不至于这般,身为大儒,应懂得谣言止于智者。”

    陈正儒略显不悦。

    “是否谣言,还不一定。”

    “当然,或许也有一个可能。”

    “他知晓星云也会来参加,所以不敢争锋罢了。”

    孙静安则冷漠开口。

    说到此处,他直接离开,丝毫不给陈正儒面子。

    陈正儒没有理会,而众人也不多说,纷纷离开。

    数个时辰后。

    离阳宫的太平诗会,已经成为了大魏第一话题了。

    所有参加过的百姓,将太平诗会赞到极致。

    更是引来无数人向往。

    但有一些声音,也随之出现。

    是十国才子的声音。

    “昨日盛会,李兄诗词,明显不亚于赵安之,可大魏文宫为了颜面,偏袒赵安之,这第一有名无实。”

    “虽能理解大魏文宫之举,可这是诗会,应当以诗词为主,为其面子,故意打压李兄,当真是令人厌恶。”

    “我辈读书人,应当实事求是,为了这面子,大魏文宫有些不要脸了。”

    不大不小的声音在京都传开,十国才子并不满意大魏文宫的行为,毕竟他们更加认为李鹏的诗词,胜过赵安之。

    可却屈尊第二,令他们十分不服。

    只是这毕竟是第一日,十国才子也能理解,这番话与朋友之间发发牢骚也就没什么。

    但或许是因为没有注意旁人,引来一些大魏文人注意,当下发生许多争执。

    甚至更是有文人相互对骂,惹来一些关注,后来刑部出面,进行调解,也就将此事按下作罢。

    不可否认的是一点。

    十国才子很不服气。

    直至今日酉时。

    太平诗会第二日开始。

    如昨日一般,先是奏乐舞曲,而后出题作诗,每一个时辰都有相应安排,显得热闹无比。

    十国才子虽有不满,但在盛会之下,还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笑笑。

    戌时。

    所有诗词已经收集,以大魏文宫几位大儒为主,四大书院院长为辅,众人也在审阅诗词,而后进行排名划分。

    但今日,又遇到与昨日一模一样的情况。

    第一之争。

    大魏才子的诗词与唐国才子之诗,质量不相上下,如若究其比较,只能从字体来划分。

    但大魏才子的字体,略输一筹,一时之间众人有些沉默。

    按常理来说,自然是定大魏才子为第一。

    可若真要较真,那自然是唐国才子为第一。

    如若太平诗会是在异国举行,他们倒也不会如此纠结,会直接选择唐国。

    可这里是大魏。

    女帝刚刚登基,大魏需要做一些事情,来提升百姓自信,弘扬国威。

    所以参合政治因素,就只能选择大魏才子了。

    “先不急,排名后面的。”

    陈正儒开口,让众人先不要急着选出第一。

    ==========================================

    十分钟内,修改好!!!!!!!!!!!!!!!!!!!!!!!

    十分钟十分钟十分钟!!!!!!!!!!!!!!!!!!!!!!

    ==========================================

    “这许清宵当真是狂妄!我等来大魏参加太平诗会,他竟如此羞辱我等!”

    “不过是作了几首千古名诗罢了,竟这般狂妄?怪不得敢不尊大儒,这等人早晚得自食其果。”

    “太平诗会,宴请天下文人,我等乃是十国名流,不敢说才华横溢,但也读过几年圣人书,不曾想到许清宵这般看不起我等,当真是狂啊。”

    “只有叫错的名,没有叫错的外号,万古狂生!可恨。”

    大魏京都内,一道道声音响起,是十国的大才,也不缺乏大魏读书人在其中。

    许清宵在桃花庵亲口说过,不会参加太平诗会。

    这本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但经过有人添油加醋,一时之间,被曲解成许清宵瞧不起十国大才,从而引发一些争论。

    实际上如许清宵猜想的一般,十国大才不可能不知道是有人曲解他的意思。

    但并不妨碍他们找许清宵麻烦,人们更加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不过狂生也好,羞辱也好,如今许清宵几乎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就如此,翌日。

    八月十五。

    太平诗会于今日开幕,不少学生才子,早已经去了离阳宫,等到时辰,便直接入内。

    大魏京都也彻底热闹起来了,无数人涌入京都内,每一条街道都站满了人,每一家酒楼都被订完了,甚至一间房住四五人,夸张到如此。

    京都的繁荣,显得无比喧闹,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彼此起伏的叫卖声更是层层而起。

    守仁学堂内。

    永平世子有些无奈地看向许清宵。

    “许兄,这太平诗会,乃是天下三大诗会之一,你当真不去吗?”

    “十国大才都去了,每一届的太平诗会,都无比重要,你现在可是代表我们大魏啊,若是你不去的话,只怕难以压住这十国大才。”

    这些日子,永平世子都在家准备太平诗会,属于闭关状态。

    如今诗会要开始了,永平世子也就出来活动活动,却得知许清宵竟然不参加太平诗会,这下子他坐不住了,直接来守仁学堂找许清宵。

    “慕兄,太平诗会对天下读书人来说是盛会,但对我来说,不过是一场聚会罢了。”

    “如今大魏水车工程需要快速落实,愚兄不得不用心对待,此事利于百姓,不可耽误。”

    面对永平世子的劝阻,许清宵以水车工程为由,算是委婉拒绝了。

    “许兄,我知道水车工程很重要,但太平诗会对我等读书人来说也重要啊。”

    “再者,这次十国大才有备而来,陛下刚刚登基,大魏王朝也需要做些事情,如若这次太平诗会被十国才子压住,那大魏可就抬不起头了。”

    永平世子换个角度去劝说。

    可许清宵却有些无奈了。

    “慕兄,大魏才子极多,说实话愚兄虽然有些才华,可还真不敢说是大魏第一才子,你为何如此断定大魏会输呢?”

    许清宵这般说道,他现在真的很忙啊,哪里有时间去参加这个盛会?

    而且一参加就是七天,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许兄,大魏的确有许多才子,但这一次不同,我父王告诉我,这一届涉及很多事情,十国才子准备了许多,就是为了在太平诗会摘得头冠,据说这后面有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的影子,故此他们是奔着抢夺我大魏才气来的。”

    “如若真是如此,那咱们大魏以后可就抬不起头了,许兄,您不能不去啊。”

    慕南平说的有模有样,都扯到了大魏才气上面。

    而许清宵依旧无奈。

    “慕兄,我当真有事,大魏文宫不是还有一位华星云吗?让他去啊,再说了,如若真是这般,陛下肯定有准备。”

    “我真要忙了,慕兄,就不相送了。”

    许清宵态度很坚决,眼下最大的事情,就是弄到民意。

    只要有民意,就可以遮掩自己体内的异术,程立东是一颗炸弹,鬼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

    许清宵有七成把握,程立东不敢直接翻脸,而是会再来找自己。

    但还有三成,程立东破罐子破摔。

    如果是前者,还有迂回的余地,可如若是后者,自己必须要尽快掩饰自己体内的异术。

    否则的话,一旦异术之事被暴露出来,那自己就真的麻烦了。

    只怕陛下都保不住自己。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许清宵哪里有心思去参加什么太平诗会啊。

    不如花费时间,好好研究水车推广之事。

    如若能加快速度,或许就能早点获得百姓民意。

    “许兄!唉!”

    慕南平还想继续开口,但看许清宵这般模样,最终摇了摇头,只好作罢离开。

    目送慕南平走后。

    许清宵倒也显得清净。

    只是没过多久,又有人来了,是户部的官员。

    “许大人,顾尚书请您速去一趟户部,说是有要事。”

    随着户部官员到来,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但也没有多说,直接动身,前往户部。

    “发生了何事?”

    路上,许清宵询问这名官员。

    “属下也不知晓,只知晓顾尚书得到一份书信,而后雷霆大怒,过了会便让属下请您去一趟。”

    对方如此回答,可莫名让许清宵有些皱眉。

    故此许清宵加快了些步伐。

    来到了户部。

    进入户部,许清宵直奔内堂。

    而内堂当中,户部尚书顾言坐在太师椅上,左右两名侍郎也落座其中,三人神色都不太好看,房间内气氛也显得异常安静。

    “属下许清宵,见过顾尚书,见过两位侍郎大人。”

    许清宵入内,先是朝着顾尚书一拜,随后又与两位侍郎微微拱手,他也是侍郎,大家是同级,不需要行礼,只是简单客气一番。

    看到许清宵出现,顾言没有说话,而是将桌上的三封书信递给许清宵。

    “看看。”

    顾言出声,许清宵接过书信,紧接着拆开阅读。

    过了一会,许清宵的眼神微微一变。

    再看第二封,第三封。

    很快许清宵明白顾言为何如此愤怒了。

    这三封信,乃是广陵晋商,北湖徽商,南林赣商的商信。

    其中内容很简单,朝廷要大量制作水车,而制作水车最主要的三种材料,分别是藤木,百炼铁,还有水油。

    水车制造好了,需涂抹水油,会结一层油膜,耐热抗火,京都大部分建筑都涂抹了水油,有润色效果,也可有效防火,是上好的东西。

    用在水车上,也是极好。

    而除了百炼铁之外,最重要的藤木和水油,基本上掌握在这些商户手中。

    毕竟大魏王朝又不需要这种东西,铁矿需要储存,这是必须管控之物,但藤木和水油,存储没有任何意义,又做不成兵器。

    工部倒是有一些,但不会很多。

    五十郡地,需要五万架水车,工部加起来的藤木和水油,最多制造五十台,自然而然需要购买这些东西。

    而这三大商会,同一时刻,发来信件,告知户部东西有是有,但不是很多,刚好卖光了大部分,如果现在急需的话,必须要提前采伐,只是这样做的话,会导致收成极少,大大损伤长期生长。

    故此提出等明年生产,当然了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他们忍痛采伐,只是价格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这很明显,三大商会想要坐地起价,至于价格是多少,还没有谈,给双方一个缓冲机会。

    如此一来,身为户部尚书,顾言自然雷霆大怒了。

    “这帮商人,当真是贪图小利,我等这几日几乎没有闭过眼,核算成本,开出八千五百两一架水车的价格,留有他们四成左右的利润,却不曾想到,他们贪得无厌!”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番商黑,大魏的商人,也黑,只要是商人,就没有一个不黑的。”

    “老夫当真想让兵部,直接将这三家商会掌柜抓起来,统统抄家!杀到他们老实。”

    顾言的怒骂声响起,甚至恨不得跟许清宵一样,让兵部去抓人,敢反对的直接杀干净。

    但他知道这样是不可能的。

    许清宵杀番商,是因为番商已经惹了民怨,再加上许清宵故意而为,让他们疯狂敛财,使民怨达到鼎沸,再一刀落下。

    可若是动这些商人,那可不是玩笑话,番商真被杀绝了,不会影响到大魏什么。

    可这些商人,涉及的生意五花八门,小到吃喝住行,大到六部所需,真要杀了,谁还给朝廷干活?谁又给户部创造部分税收?底层百姓就更不如意了。

    所以他这也只是气话,真让他杀,他还真不敢杀。

    “守仁,你可有办法对付这些女干商?”

    说到这里,顾言看向许清宵,他的确有些束手无策了。

    对方摆明着坐地起价,而且找的理由也无懈可击,毕竟你一口气要这么庞大的材料,人家说没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你总不可能派人去查吧?

    就算派人去了,又能如何?你知道人家的仓库在哪里?你怎么清算?

    到时候人家来一句,这些都是被订掉的货物,总不可能插队吧?尤其是这帮商人很聪明,说是被异国订走了。

    这要真插队,到时候都要骂大魏欺负人。

    要是在盛世,还真不怕有人骂,可现在的大魏,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翼翼,既不能招惹辱骂,又要把事情做好。

    许清宵杀番商,如若不是百姓鼎力支持,换做任何情况,许清宵都要下天牢。

    牵扯越大,就越有顾忌。

    听到顾言所说。

    许清宵没有回答,而是十分沉默地思索。

    其实这一点,自己之前就已经猜到了。

    毕竟商人逐利,一看到这么大的单子,第一反应可能想的不是发财了,而是想着如何要价。

    这一点没有办法。

    除非之前就把材料买来,但你大量购买,也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想要饶过他们几乎不可能。

    “先发信回去,告知他们愿意加价,只要价钱合理。”

    过了一会,许清宵给予这个回答。

    但此话一说,顾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加价?”

    “五万架水车,八千五百两一架,这里面已经有接近四成利润,他们扣除成本之后,到手也有接近一成利润。”

    “若是户部再拨款加价,后面的人工劳力费用,漕运费用,还有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至少要超额五百两白银。”

    “守仁,这又要拿出五千万两,只怕户部吃不消啊。”

    顾言有些郁闷道。

    本来五万万两白银,已经是极限了,现在还要加价?

    说实话一旦加价,就意味着超额,大魏现银有八万万两,其中至少要留两万万两不能动吧?

    毕竟谁能保证明天不会出事呢?

    剩下六万万两,拿出五万万两出来,已经是户部的极限了,再多拿出来,他舍不得啊。

    别说他了,六部谁舍得?

    陛下都舍不得。

    这帮女干商。

    “顾尚书,眼下被人牵制,只能先进行询价,至少要知道他们想要加多少。”

    “然后再从长计议。”

    短暂时间内,许清宵肯定想不出什么办法,与其如此,不如看看对方的胃口有多大。

    如果只是想加一点,不是不可以谈一谈。

    可如若想加的多,那就不好意思了。

    顾言脸色有些沉,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许清宵的说法。

    没办法,受人牵制,总不可能干等吧?

    工部都培训这么长时间了,若是因为材料问题拖延,那才麻烦。

    整个户部和工部忙活了二十多天,本来应该是处理其他事情的,如若这样放弃,他们也不甘心。

    “守仁,做好应策之法,老夫感觉,此事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这些商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坐地起价,一定是有底气和底牌的,这对户部来说是一个考验。”

    顾言开口,让许清宵做好准备,对方敢突然坐地起价,肯定有底气和底牌的。

    “清宵明白,请大人放心,此事清宵会认真对待。”

    许清宵点了点头。

    顾言想到的东西,许清宵也想到了。

    不过无论如何,还是等对方报价再说吧。

    “行了,时辰不早了,守仁,一同去太平诗会吧。”

    顾言起身,这件事情暂且如此,他邀请许清宵一同前往太平诗会。

    “顾尚书,太平诗会我就不去了,还有其他事情。”

    许清宵委婉拒绝。

    这话一说,三人有些好奇了。

    “守仁,太平诗会可是三大文人盛会之一啊,你如此大才,若是不去,岂不是可惜了?”

    “是啊,守仁,今日我等上朝,大家伙都在谈论你的事情,都期待你在太平诗会上为我大魏争光,你怎么能不去?”

    左右侍郎开口,言语之中充满着好奇。

    “公务缠身,水车工程一日不解,大魏百姓就要多一日挨饿,太平诗会,在他人眼中是盛会,在许某眼中,比不上百姓。”

    许清宵开口,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三人再次惊讶。

    “三位大人,下官告辞了。”

    许清宵没有多说,朝三人礼拜,而后离开。

    房内,目送许清宵离开后,顾言不由感慨道。

    “许守仁,当真是我大魏清官,心系百姓,老夫敬佩。”

    顾言此话,绝非夸赞,而是由心而言。

    对于天下文人来说,若有才华,都恨不得每日参加这种文坛盛会,恨不得出尽风头,引来天下羡慕。

    可许清宵有如此大才,却愿意枯灯作伴,为百姓谋生,这如何不让他钦佩。

    另一处。

    许清宵朝着守仁学堂走去,他面色平静,可内心却有些不悦。

    水车工程目前是许清宵最在乎的东西,可没想到的是,有人在暗中阻止。

    三大商会逐利,坐地起价这很正常,但一般来说坐地起价也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完全可以提前两日。

    显然是背后有人支持,同时他们也愿意多要些银两。

    这有够恶心人的。

    可惜,对这帮商人不能直接动刀子,不然的话,许清宵不介意再抄一批人的家。

    绝不留情。

    “要好好想办法应对,三大商会,只怕是来者不善啊。”

    许清宵心中自言。

    这又是一个麻烦。

    如此一来,这个太平诗会,就更不能去参加了,纯粹浪费时间。

    守仁学堂。

    许清宵回到家中,一名女子正站在学堂之外,手中拿着一封信。

    当见到许清宵时,女子顿时走来。

    “许公子!许公子!奴婢是白衣小姐的丫鬟,这是白衣姑娘让奴婢交给您的信。”

    女子走来,将一封信递给许清宵,神色紧张。

    毕竟眼前的人,乃是大魏万古才子,又是户部侍郎,她一个丫鬟能鼓起勇气将信封交给许清宵,已经很不错了。

    “白衣姑娘?”

    许清宵接过信封,而后点了点头,丫鬟便快速离开了。

    待丫鬟离开,许清宵拆开书信,书信文字秀美优雅,还有淡淡清香味。

    其内容则是致歉。

    “难道真不是她?”

    “是我误会了?”

    信中内容,完全是向自己致歉,说不知何处惹恼自己,还望自己不要怪罪之言。

    这让许清宵不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

    走进学堂内,许清宵随意找处地方。

    他皱眉沉思。

    白衣门相约自己前往桃花庵,而自己应约而去,按理说第一时间就会有人来与自己接头。

    如若担心太过于明显,不敢第一时间碰面,但至少也会给自己一点信号,或者是一点暗示。

    总不可能让自己猜谁是白衣门的人吧?

    如若这个白衣当真是白衣门的人,见到自己应该开门见山,没必要遮遮掩掩。

    浪费彼此的时间。

    可如若这个白衣不是白衣门的人,那谁是?

    柳姑娘?

    不可能,自己与她有很多单独的时间,完全可以直接相告。

    那还是谁?

    王夫吗?

    那更不可能,真是白衣门的人,上来就找自己麻烦?脑子不是有问题?

    许清宵沉思。

    到最后他闭上眼,开始回忆起昨日的一点一滴。

    从进桃花庵,每一个人,每一个画面,都在脑海当中重演。

    突兀间。

    许清宵睁开了眸子。

    “是他!”

    许清宵忽然猜到是谁了。

    一个毫不起眼的家伙。

    有一定可能性。

    “如若真是此人,这个白衣门太脑瘫了。”

    许清宵猜到一个可能性,但也不敢完全保证,只能等下次去桃花庵再说。

    现在没功夫也没时间去。

    将信拿起,许清宵回到房内。

    三大商会的事,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解决。

    水车工程,绝不可能因为这三大商会而止步。

    绝不!

    酉时。

    许清宵点燃烛火,再认真看书,不过许清宵一心二用。

    一边看书,一边思索事情。

    也就在此时,几道钟声响起。

    伴随着一道洪亮的声音,传遍大魏京都。

    “太平诗会,开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