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三十五章:三商邀请,再显镇国,斗诗之争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如会的目光充满着荣幸,仿佛自己向他提问,是一种莫大的荣耀一般。

    感受到张如会的目光,许清宵顿了顿,随后开口道。

    “张兄,你身为商人,许某问个问题。”

    “假设你有一批货物,这批货物每一个都价值一百两银子,但你知道有人需要你这批货物。”

    “你第一反应是什么?”

    许清宵问道。

    因为自己不是商人,所以很难站在商人的角度来思考。

    可以揣摩商人的想法,但做不到真正换位思考,毕竟商人的思维,捉摸不透啊。

    “坐地起价。”

    张如会说出一个正常商人都会做的事情。

    “那涨多少?”

    一秒记住.42zw.

    许清宵问道。

    此话一说,张如会沉默了。

    涨多少?

    “这货物珍贵吗?”

    张如会询问许清宵。

    “不珍贵,一直都有,不过按年生产。”

    许清宵回答。

    “不珍贵,每年都有的话,涨个一成或者是半成差不多了,最大利益。”

    张如会不假思索道。

    这个回答,在许清宵的预料之内。

    不可生产的东西,可以卖出天价,比如说古董字画,你说他价值一百万两都行,你说他一文不值也行。

    而可生产的东西,就一定会有一个固定价格,无非是行情好坏罢了,行情好价格高,行情不好,价格低一点。

    即便是得知别人急缺货物,但也不能提太多价格,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考虑,长期也好,短期也好。

    提高个半成是商人的本性,但如果提高更多的话,就有问题了。

    “如果翻倍呢?”

    许清宵喝了口茶,平静说道。

    此话一说,张如会顿时皱眉了。

    “翻倍?”

    “许大人,您......是认真的?”

    张如会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常来说提高个半成是商人本性,提高一成是有点贪心,提高个三四成,那就是有点仇了,或者是知道你一定会买我的东西。

    翻倍?

    这哪里是正常人做生意的思维啊。

    “还望张兄解答。”许清宵语气平静。

    而张如会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他开口了。

    “许大人,张某问三件事情。”

    “第一,漕运是否困难?”

    “第二,双方是否有仇?”

    “第三,对方是否一定相信您会购买?”

    张如会提出三个问题。

    而许清宵也快速回答:“正常漕运,与商人无仇,但有人会从中作梗,不敢完全相信,因为可以不要。”

    这是许清宵的回答,漕运不用说,运输五十郡地,并不算什么很困难的事情。

    至于有仇?就算笃定是怀宁亲王在里面从中作梗,但仇也不是特别大,对于商人来说,眼里只有利益。

    除非是杀了对方的父亲,甚至说杀父之仇,在商人眼里都不算什么是大仇,尤其是三大商会头目。

    至于是否相信自己一定购买?要价如此之高,谁愿意买?当然若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许清宵还是会选择买的。

    因为这件事情,的确是利国利民,不是一点点银两可以衡量的东西。

    此话一说,张如会给予了回答。

    “那就有问题了。”

    “既然无漕运,又无深仇大恨,也不敢确定您一定会买。”

    “正常商人都不会这样做,哪怕是不正常的商人也不会这样做。”

    “没有商人会跟银两过不去,这很蹊跷。”

    张如会自言自语。

    许清宵没有急,而是让他先想一想。

    想了一会,张如会忽然想到了什么,当下开口道。

    “许大人。”

    “正常来说,绝不可能会有商人这般做,但有一个可能,会让他们敢这般加价。”

    张如会回答道。

    “什么办法?”

    许清宵直接问道。

    “有另外一批人,用相差不大的价格,定下货物,但这个可能性不大,毕竟也没有人会这么蠢。”

    张如会给予回答。

    这是他的回答,站在商人角度来看这件事情,不可能有生意不做啊,价格翻倍,没有深仇大恨,而且人家不一定会买。

    这也不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不缺卖家,有人已经谈好了一个价格,这个价格比正常价格要多,但我还是愿意和你们做生意。

    只不过你们出的价格,必须要比对方多一点,或者出的价格一样,这样的话,我可以考虑与你做生意。

    张如会的回答,让许清宵瞬间陷入了沉思。

    这一句话,简直是点醒了许清宵。

    是啊。

    三大商会为何敢开出这样的价格?

    难道他们不怕大魏王朝吗?

    再者商人逐利,虽然他们知道大魏需要这个东西,有点急,但也不至于说漫天要价?

    除非你能吃定了大魏。

    但这可能吗?

    大魏虽然衰败,可不代表大魏现在不行了。

    还没有到被商人欺负的地步。

    所以他们也不敢真正得罪大魏,可为什么敢翻倍?

    张如会说的话,让许清宵醍醐灌顶,有人已经预定了这些材料,甚至让他们提前收割,给出的价格,不会少到哪里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三大商会才敢开出这个价格,并且三大商会还是想要与大魏合作,毕竟他们还是要在大魏做生意。

    那么谁有如此恐怖的财力,购买这些水车材料呢?

    异族?番邦?

    许清宵直接摇了摇头,七万万两白银,再加上人工费用等等,可能要花费八万万两白银,甚至是九万万两白银。

    除非异族番邦加起来购买,不然的话,他们买不起,而且买这个做什么?不怕自己阴他们一手吗?

    要是说水车已经在大魏推广成功,而且得到了巨大的反响和收获,他们加价购买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问题是,水车工程压根就没有启动,就是一个设定和框架,他们凭什么觉得这个东西能发家致富?

    最开始朝堂上的官员都不认可,何况这帮人呢?

    所以异族番邦不敢买,至少在大魏没有成功之前,他们不敢买,赌不起。

    不是番邦异族,谁有这么大的能耐?个人力量是不可能的,那么只有两个可能性了。

    突邪王朝。

    初元王朝。

    这两个王朝,与大魏形成三足鼎立的盛世,不过当初是突邪王朝加初元王朝才能和大魏硬碰硬。

    然而现在,三个王朝当中,突邪王朝的实力第一,可初元王朝的经济能力最好,大魏王朝在军事上的力量还是不差,可在经济上完全比不过他们。

    靖城之耻加七次北伐,的的确确拖垮了大魏。

    “若是这两个王朝任何一个,这成本就是十万万两白银啊。”

    “当真是有钱啊。”

    许清宵彻底明白了,敢开出这个价格,能让三大商会这般疯狂,也只有这两个王朝能做到了。

    下一刻。

    许清宵眼中露出寒意,极其可怕的寒意,他起身背对着张如会,这寒意极其可怕。

    许清宵不恨突邪王朝,也不恨初元王朝。

    因为他们做的事情,没有任何错,大家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自己是大魏子民,自己肯定是帮助大魏,他们针对大魏是对的,反而不针对大魏,才有鬼。

    可许清宵恨的是,三大商会的所作所为。

    如此利国利民之物,不但不帮自己国人,反而帮助其他国家,坑害自己国家。

    商人逐利没有错!

    但这已经是卖国了。

    这种人,当真是十恶不赦,这还是人吗?

    依靠着大魏,做大做强,发家致富,可如今却卖国求荣,连畜生都比不了。

    “如若真是如此,许某这第二把刀,就不会有任何情面了。”

    许清宵心中喃喃自语。

    他第一把刀,是番商。

    第二把刀,是大魏商人,但考虑到很多事情,所以这第二把刀肯定不敢直接落下,必须要时机成熟。

    只是三大商会竟然卖国求荣,许清宵就不得不提前布局了,而且一旦落下,这第二把刀,绝对是血流成河,也绝对会引来天大的麻烦。

    所以自己必须要布好局,一点都不能出错,出错一点,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毕竟自古以来,跟商人对抗的,基本上没有几个好下场。

    得谨慎,万分谨慎啊。

    一切念头收回,许清宵面容平静,随后转过身来,给张如会倒上一杯茶。

    “多谢张兄解惑。”

    许清宵亲自为其倒茶,后者受宠若惊,端着茶杯,小心翼翼地接过,随后一小口一小口饮下,明明就是普通茶叶,可在张如会心中,却比世间上最珍贵的茶还要好喝万倍。

    “许大人,您这一番话,实在是太客气了,这哪里算得上是什么解惑,只是经验之谈。”

    “许大人,张某的的确确敬佩大人,无论是大人为民,还是大人之才华,张某都无比仰慕大人,若能结识许大人,张某无比荣幸。”

    张如会开口,他是真真实实的敬佩许清宵,并且仰慕许清宵。

    创办桃花庵,就可以看出张如会的心,他也是一位读书人,只是没有入品,可酷爱读书,家中也有不少钱财,所以有许多生意产业,并且广结好友,只要是读书人,他都敬重。

    尤其是许清宵这般,既有才华,又能为百姓立心之人。

    “张兄实在是过誉了,论年龄,张兄比我年长不少,许某还要喊一声兄长。”

    许清宵客气道。

    面由心生,张如会的面相很不错,再者谈吐儒雅,许清宵有儒道神目,而且也有浩然正气,不说能直接分辨一个人是好是坏,但会有一种直觉。

    这个张如会对自己的确没有任何私心,的的确确是崇敬自己,崇拜自己,仰慕自己,极为浓盛的仰慕。

    有一句经典名言说的很对。

    你永远不会讨厌一个仰慕你的人。

    毕竟他欣赏你。

    如果他很有钱的话,那就是榜一大哥了。

    张如会是不是自己的榜一大哥,许清宵还不清楚,可上来就是各种礼品,最起码证明张如会有心了。

    “担不起,担不起,许大人乃是户部侍郎,又是万古大才,这兄长怎能担当啊。”

    张如会有些惶恐,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惶恐不是伪装出来的,许清宵看得出来。

    “张兄,无论如何,您年龄比我大了二十岁,再者朝堂上我是户部侍郎,可在守仁学堂当中,我不过是一个普通读书人罢了。”

    “公是公,私是私,张兄若入了朝堂,一声许大人,愚弟敢认,可兄长并不是官位,这一声许大人,愚弟不敢认啊。”

    “这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显得我目中无人?不尊大小?”

    许清宵如此说道,态度也很诚恳。

    实话实说啊,人家四十多岁了,自己才二十岁,叫一声兄长绝对不吃亏啊。

    再者还是自己的忠实粉丝,老大哥嘛。

    “这!这!”

    张如会的的确确很惶恐啊,今日他过来,想要认识一下许清宵,所以通过王儒,也就是许清宵的好友搭桥。

    说实话他其实特别慌,怕许清宵不见,因为有些文人非常傲气,特别讨厌他这种商人,即便自己也是读书人,人家该不爽自己,依旧不爽自己。

    当然如果用钱的话,可以砸出感情,可问题是,这种感情有什么用?只要自己有朝一日没钱了,人家还会理自己吗?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不但见了自己,而且还一口一口兄长喊自己,无论许清宵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内心是爽了,又爽又感动。

    什么是文人?这才叫做文人啊。

    但真答应下来,他还是有点慌啊,毕竟人家是大魏最年轻的户部侍郎,再加上许清宵的威望等等。

    喊自己一声兄长,的的确确令他有些不好意思啊。

    只是,就在此时,王儒开口了。

    他一直坐在旁边听,因为插不上话,现在总算是能插上话了。

    “张掌柜,许兄为人谦和,最不喜欢的就是矫情,也看淡名利,不然的话,以此时许兄的地位和身份,我也高攀不起啊。”

    王儒说了一句,夸赞许清宵。

    此话一说,张如会也不矫情了,他做生意的人,最懂得人情世故,无论许清宵是真是假,最起码这一声兄长是喊了。

    他也就应下来了。

    “既如此,那张某就厚着脸皮,承一声兄长,许贤弟,愚兄敬重读书人,尤其是你。”

    “这天下官员何其之多?张某见到的官员又何其之多?可像许兄这般的,张某从未见过,如今贤弟如此看重张某。”

    “请贤弟放心,愚兄还有些家财,往后有任何需要帮忙,愚兄必极尽所能。”

    张如会发自肺腑道。

    许清宵如此给他面子,他也给许清宵面子。

    “兄长客气了。”

    许清宵微微一笑,结识一位有财力的人,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倒不是说要赚钱,而是一股自己的力量。

    当然他也会给张如会好处,不会让张如会吃亏。

    “承蒙贤弟不嫌,今日我也没有准备什么厚礼,这块玉佩,乃是兄长的贴身玉佩,名为灵阳宝玉,可以调理贤弟气血,百病不侵。”

    张如会说话之间,取出自己的玉佩,交给许清宵。

    玉石雕刻蟠龙,晶莹剔透,光看玉面就知道此物价值不菲。

    “兄长客气了,如此珍贵之物,愚弟怎敢收下。”

    许清宵开口,连连推辞。

    “不不不,贤弟收下,若是不收,愚兄实在是担当不起这兄长二字啊。”

    然而,张如会死活要将这块宝玉送给许清宵,甚至是硬塞。

    许清宵有些无奈,但还是接下吧,毕竟一点东西都不接,那也不行,至于有人说自己行贿受贿,许清宵倒也不怕。

    你说自己行贿受贿,请问你去哪里报案?刑部还是吏部?就怕你脑子抽了去兵部,估计要被打的头破血流。

    然而,当宝玉落在手中,的的确确血气开始涌动,效果很明显。

    这玩意是个宝贝啊,以后有机会还是还回去吧。

    许清宵心中想到。

    待许清宵收下此物后,张如会这才笑颜逐开。

    随后,张如会继续开口。

    “贤弟,这是我的令箭,以后但凡在张氏商铺花销,一切都算愚兄的,可莫要付钱。”

    “如若离开了京城,只要有张氏钱庄的地方,十万两白银以内,贤弟当日随意提取,如若需要更多,让人给我传个消息即可。”

    张如会如此说道,将自己的令箭给了许清宵。

    他的令箭价值不菲,所有张氏商铺消费统统免费,而且可前往张氏各大钱庄,提取十万两白银应急。

    然而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张兄,没想到你生意如此之广?钱庄你也做?”

    许清宵这下子有些惊讶了,虽然许清宵知道张如会有钱,可没想到竟然连钱庄都开起来了,而且开口就是十万两白银。

    这得多大的家产啊。

    “略有一二,略有一二。”

    张如会笑了笑,身为生意人,最忌讳的就是说自己有多少钱,这不是告诉别人,我有钱,来宰我吧。

    聪明的商人都懂得装穷,不过在许清宵面前,他还是忍不住稍稍炫耀一下,但也保持理智。

    “可以啊。”

    “兄长,以后指不定有个大生意给你。”

    听到钱庄二字,许清宵不由想起自己的安国策,本以为安国策能快速施展,后来自己才知道,自己太年轻了。

    自己不知道国家的情况是什么,等知道以后才明白,安国策为何被一直压着了。

    因为根本不适合,至少以现在来说,不适合。

    “大生意?有多大?”

    张如会略显好奇。

    “先问问一句,贤兄的资产如今有多少,进收多少,不需要说的太明确,大致即可。”

    许清宵平静问道。

    此话一说,张如会微微沉思,而许清宵也继续开口:“当然,若是贤兄不方便说,那也无妨。”

    许清宵喝了口茶,对于商人来说,自爆家底是比较隐私的一件事情,询问张如会,其实也是一种探底。

    他想看看张如会到底对自己是一个什么态度,不说也无妨,这个能理解,说了就证明张如会对自己当真是交心,至少是愿意交心的。

    ================================================

    今天又打了吊针,好了不少,明天恢复两更!实在抱歉!

    明天就恢复了!!!!!!!!!!!!!!!!!!!

    生病感冒,没办法,大家谅解!!!!!!!!!!!!

    =================================================

    “坐地起价。”

    张如会说出一个正常商人都会做的事情。

    “那涨多少?”

    许清宵问道。

    此话一说,张如会沉默了。

    涨多少?

    “这货物珍贵吗?”

    张如会询问许清宵。

    “不珍贵,一直都有,不过按年生产。”

    许清宵回答。

    “不珍贵,每年都有的话,涨个一成或者是半成差不多了,最大利益。”

    张如会不假思索道。

    这个回答,在许清宵的预料之内。

    不可生产的东西,可以卖出天价,比如说古董字画,你说他价值一百万两都行,你说他一文不值也行。

    而可生产的东西,就一定会有一个固定价格,无非是行情好坏罢了,行情好价格高,行情不好,价格低一点。

    即便是得知别人急缺货物,但也不能提太多价格,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考虑,长期也好,短期也好。

    提高个半成是商人的本性,但如果提高更多的话,就有问题了。

    “如果翻倍呢?”

    许清宵喝了口茶,平静说道。

    此话一说,张如会顿时皱眉了。

    “翻倍?”

    “许大人,您......是认真的?”

    张如会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正常来说提高个半成是商人本性,提高一成是有点贪心,提高个三四成,那就是有点仇了,或者是知道你一定会买我的东西。

    翻倍?

    这哪里是正常人做生意的思维啊。

    “还望张兄解答。”许清宵语气平静。

    而张如会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他开口了。

    “许大人,张某问三件事情。”

    “第一,漕运是否困难?”

    “第二,双方是否有仇?”

    “第三,对方是否一定相信您会购买?”

    张如会提出三个问题。

    而许清宵也快速回答:“正常漕运,与商人无仇,但有人会从中作梗,不敢完全相信,因为可以不要。”

    这是许清宵的回答,漕运不用说,运输五十郡地,并不算什么很困难的事情。

    至于有仇?就算笃定是怀宁亲王在里面从中作梗,但仇也不是特别大,对于商人来说,眼里只有利益。

    除非是杀了对方的父亲,甚至说杀父之仇,在商人眼里都不算什么是大仇,尤其是三大商会头目。

    至于是否相信自己一定购买?要价如此之高,谁愿意买?当然若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许清宵还是会选择买的。

    因为这件事情,的确是利国利民,不是一点点银两可以衡量的东西。

    此话一说,张如会给予了回答。

    “那就有问题了。”

    “既然无漕运,又无深仇大恨,也不敢确定您一定会买。”

    “正常商人都不会这样做,哪怕是不正常的商人也不会这样做。”

    “没有商人会跟银两过不去,这很蹊跷。”

    张如会自言自语。

    许清宵没有急,而是让他先想一想。

    想了一会,张如会忽然想到了什么,当下开口道。

    “许大人。”

    “正常来说,绝不可能会有商人这般做,但有一个可能,会让他们敢这般加价。”

    张如会回答道。

    “什么办法?”

    许清宵直接问道。

    “有另外一批人,用相差不大的价格,定下货物,但这个可能性不大,毕竟也没有人会这么蠢。”

    张如会给予回答。

    这是他的回答,站在商人角度来看这件事情,不可能有生意不做啊,价格翻倍,没有深仇大恨,而且人家不一定会买。

    这也不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我不缺卖家,有人已经谈好了一个价格,这个价格比正常价格要多,但我还是愿意和你们做生意。

    只不过你们出的价格,必须要比对方多一点,或者出的价格一样,这样的话,我可以考虑与你做生意。

    张如会的回答,让许清宵瞬间陷入了沉思。

    这一句话,简直是点醒了许清宵。

    是啊。

    三大商会为何敢开出这样的价格?

    难道他们不怕大魏王朝吗?

    再者商人逐利,虽然他们知道大魏需要这个东西,有点急,但也不至于说漫天要价?

    除非你能吃定了大魏。

    但这可能吗?

    大魏虽然衰败,可不代表大魏现在不行了。

    还没有到被商人欺负的地步。

    所以他们也不敢真正得罪大魏,可为什么敢翻倍?

    张如会说的话,让许清宵醍醐灌顶,有人已经预定了这些材料,甚至让他们提前收割,给出的价格,不会少到哪里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三大商会才敢开出这个价格,并且三大商会还是想要与大魏合作,毕竟他们还是要在大魏做生意。

    那么谁有如此恐怖的财力,购买这些水车材料呢?

    异族?番邦?

    许清宵直接摇了摇头,七万万两白银,再加上人工费用等等,可能要花费八万万两白银,甚至是九万万两白银。

    除非异族番邦加起来购买,不然的话,他们买不起,而且买这个做什么?不怕自己阴他们一手吗?

    要是说水车已经在大魏推广成功,而且得到了巨大的反响和收获,他们加价购买肯定是没问题的。

    可问题是,水车工程压根就没有启动,就是一个设定和框架,他们凭什么觉得这个东西能发家致富?

    最开始朝堂上的官员都不认可,何况这帮人呢?

    所以异族番邦不敢买,至少在大魏没有成功之前,他们不敢买,赌不起。

    不是番邦异族,谁有这么大的能耐?个人力量是不可能的,那么只有两个可能性了。

    突邪王朝。

    初元王朝。

    这两个王朝,与大魏形成三足鼎立的盛世,不过当初是突邪王朝加初元王朝才能和大魏硬碰硬。

    然而现在,三个王朝当中,突邪王朝的实力第一,可初元王朝的经济能力最好,大魏王朝在军事上的力量还是不差,可在经济上完全比不过他们。

    靖城之耻加七次北伐,的的确确拖垮了大魏。

    “若是这两个王朝任何一个,这成本就是十万万两白银啊。”

    “当真是有钱啊。”

    许清宵彻底明白了,敢开出这个价格,能让三大商会这般疯狂,也只有这两个王朝能做到了。

    下一刻。

    许清宵眼中露出寒意,极其可怕的寒意,他起身背对着张如会,这寒意极其可怕。

    许清宵不恨突邪王朝,也不恨初元王朝。

    因为他们做的事情,没有任何错,大家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自己是大魏子民,自己肯定是帮助大魏,他们针对大魏是对的,反而不针对大魏,才有鬼。

    可许清宵恨的是,三大商会的所作所为。

    如此利国利民之物,不但不帮自己国人,反而帮助其他国家,坑害自己国家。

    商人逐利没有错!

    但这已经是卖国了。

    这种人,当真是十恶不赦,这还是人吗?

    依靠着大魏,做大做强,发家致富,可如今却卖国求荣,连畜生都比不了。

    “如若真是如此,许某这第二把刀,就不会有任何情面了。”

    许清宵心中喃喃自语。

    他第一把刀,是番商。

    第二把刀,是大魏商人,但考虑到很多事情,所以这第二把刀肯定不敢直接落下,必须要时机成熟。

    只是三大商会竟然卖国求荣,许清宵就不得不提前布局了,而且一旦落下,这第二把刀,绝对是血流成河,也绝对会引来天大的麻烦。

    所以自己必须要布好局,一点都不能出错,出错一点,倒霉的就是自己了。

    毕竟自古以来,跟商人对抗的,基本上没有几个好下场。

    得谨慎,万分谨慎啊。

    一切念头收回,许清宵面容平静,随后转过身来,给张如会倒上一杯茶。

    “多谢张兄解惑。”

    许清宵亲自为其倒茶,后者受宠若惊,端着茶杯,小心翼翼地接过,随后一小口一小口饮下,明明就是普通茶叶,可在张如会心中,却比世间上最珍贵的茶还要好喝万倍。

    “许大人,您这一番话,实在是太客气了,这哪里算得上是什么解惑,只是经验之谈。”

    “许大人,张某的的确确敬佩大人,无论是大人为民,还是大人之才华,张某都无比仰慕大人,若能结识许大人,张某无比荣幸。”

    张如会开口,他是真真实实的敬佩许清宵,并且仰慕许清宵。

    创办桃花庵,就可以看出张如会的心,他也是一位读书人,只是没有入品,可酷爱读书,家中也有不少钱财,所以有许多生意产业,并且广结好友,只要是读书人,他都敬重。

    尤其是许清宵这般,既有才华,又能为百姓立心之人。

    “张兄实在是过誉了,论年龄,张兄比我年长不少,许某还要喊一声兄长。”

    许清宵客气道。

    面由心生,张如会的面相很不错,再者谈吐儒雅,许清宵有儒道神目,而且也有浩然正气,不说能直接分辨一个人是好是坏,但会有一种直觉。

    这个张如会对自己的确没有任何私心,的的确确是崇敬自己,崇拜自己,仰慕自己,极为浓盛的仰慕。

    有一句经典名言说的很对。

    你永远不会讨厌一个仰慕你的人。

    毕竟他欣赏你。

    如果他很有钱的话,那就是榜一大哥了。

    张如会是不是自己的榜一大哥,许清宵还不清楚,可上来就是各种礼品,最起码证明张如会有心了。

    “担不起,担不起,许大人乃是户部侍郎,又是万古大才,这兄长怎能担当啊。”

    张如会有些惶恐,觉得自己配不上,这惶恐不是伪装出来的,许清宵看得出来。

    “张兄,无论如何,您年龄比我大了二十岁,再者朝堂上我是户部侍郎,可在守仁学堂当中,我不过是一个普通读书人罢了。”

    “公是公,私是私,张兄若入了朝堂,一声许大人,愚弟敢认,可兄长并不是官位,这一声许大人,愚弟不敢认啊。”

    “这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显得我目中无人?不尊大小?”

    许清宵如此说道,态度也很诚恳。

    实话实说啊,人家四十多岁了,自己才二十岁,叫一声兄长绝对不吃亏啊。

    再者还是自己的忠实粉丝,老大哥嘛。

    “这!这!”

    张如会的的确确很惶恐啊,今日他过来,想要认识一下许清宵,所以通过王儒,也就是许清宵的好友搭桥。

    说实话他其实特别慌,怕许清宵不见,因为有些文人非常傲气,特别讨厌他这种商人,即便自己也是读书人,人家该不爽自己,依旧不爽自己。

    当然如果用钱的话,可以砸出感情,可问题是,这种感情有什么用?只要自己有朝一日没钱了,人家还会理自己吗?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不但见了自己,而且还一口一口兄长喊自己,无论许清宵是出于什么目的,他内心是爽了,又爽又感动。

    什么是文人?这才叫做文人啊。

    但真答应下来,他还是有点慌啊,毕竟人家是大魏最年轻的户部侍郎,再加上许清宵的威望等等。

    喊自己一声兄长,的的确确令他有些不好意思啊。

    只是,就在此时,王儒开口了。

    他一直坐在旁边听,因为插不上话,现在总算是能插上话了。

    “张掌柜,许兄为人谦和,最不喜欢的就是矫情,也看淡名利,不然的话,以此时许兄的地位和身份,我也高攀不起啊。”

    王儒说了一句,夸赞许清宵。

    此话一说,张如会也不矫情了,他做生意的人,最懂得人情世故,无论许清宵是真是假,最起码这一声兄长是喊了。

    他也就应下来了。

    “既如此,那张某就厚着脸皮,承一声兄长,许贤弟,愚兄敬重读书人,尤其是你。”

    “这天下官员何其之多?张某见到的官员又何其之多?可像许兄这般的,张某从未见过,如今贤弟如此看重张某。”

    “请贤弟放心,愚兄还有些家财,往后有任何需要帮忙,愚兄必极尽所能。”

    张如会发自肺腑道。

    许清宵如此给他面子,他也给许清宵面子。

    “兄长客气了。”

    许清宵微微一笑,结识一位有财力的人,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倒不是说要赚钱,而是一股自己的力量。

    当然他也会给张如会好处,不会让张如会吃亏。

    “承蒙贤弟不嫌,今日我也没有准备什么厚礼,这块玉佩,乃是兄长的贴身玉佩,名为灵阳宝玉,可以调理贤弟气血,百病不侵。”

    张如会说话之间,取出自己的玉佩,交给许清宵。

    玉石雕刻蟠龙,晶莹剔透,光看玉面就知道此物价值不菲。

    “兄长客气了,如此珍贵之物,愚弟怎敢收下。”

    许清宵开口,连连推辞。

    “不不不,贤弟收下,若是不收,愚兄实在是担当不起这兄长二字啊。”

    然而,张如会死活要将这块宝玉送给许清宵,甚至是硬塞。

    许清宵有些无奈,但还是接下吧,毕竟一点东西都不接,那也不行,至于有人说自己行贿受贿,许清宵倒也不怕。

    你说自己行贿受贿,请问你去哪里报案?刑部还是吏部?就怕你脑子抽了去兵部,估计要被打的头破血流。

    然而,当宝玉落在手中,的的确确血气开始涌动,效果很明显。

    这玩意是个宝贝啊,以后有机会还是还回去吧。

    许清宵心中想到。

    待许清宵收下此物后,张如会这才笑颜逐开。

    随后,张如会继续开口。

    “贤弟,这是我的令箭,以后但凡在张氏商铺花销,一切都算愚兄的,可莫要付钱。”

    “如若离开了京城,只要有张氏钱庄的地方,十万两白银以内,贤弟当日随意提取,如若需要更多,让人给我传个消息即可。”

    张如会如此说道,将自己的令箭给了许清宵。

    他的令箭价值不菲,所有张氏商铺消费统统免费,而且可前往张氏各大钱庄,提取十万两白银应急。

    然而许清宵有些惊讶了。

    “张兄,没想到你生意如此之广?钱庄你也做?”

    许清宵这下子有些惊讶了,虽然许清宵知道张如会有钱,可没想到竟然连钱庄都开起来了,而且开口就是十万两白银。

    这得多大的家产啊。

    “略有一二,略有一二。”

    张如会笑了笑,身为生意人,最忌讳的就是说自己有多少钱,这不是告诉别人,我有钱,来宰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