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四十二章:原告是许清宵,审案是许清宵,判案的也是许清宵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桃花庵。

    聚贤宴。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来者穿着桃花庵的侍衣,谄笑着看向许清宵。

    “许公子,需要为您准备什么吗?”

    是宴厅中的杂役。

    他的出现,在别人眼中看来,是一种讨好,这很正常,没有半点不妥之处。

    而此人,也正是白衣门的内应。

    除了他,许清宵真猜不到是谁了。

    上次来桃花庵,接触的人不过就是柳姑娘,白衣,王儒,还有一个他。

    柳姑娘不是,是的话早就联系了,白衣姑娘也不是,不然不会那么傻啊,至于王儒,要是他的话,许清宵直接举报,不为别的,太无聊了。

    一秒记住.42zw.

    玩反转也不能这么玩啊。

    而这个杂役,很有嫌疑,符合几个要点,平平无奇。

    但即便是如此,许清宵还是有些牙疼,白衣门的这帮家伙,当真是有些问题。

    非要走这种与众不同的路线。

    不按套路出牌,按理说应该是某某花魁,然后自己赋诗一首,自己入内交谈,可没想到的是,一个打杂的。

    “准备一些果酒小食,去静心宴为我送来,劳烦了。”

    许清宵看了对方一眼,而对方也看了许清宵一眼,两人双目对视,瞬间交换了一些信息。

    既然要跟这人碰面,自然不能待在这里,去静心宴最好。

    “好,许公子稍等。”

    后者会意,当下离开,而柳姑娘则带着许清宵前往静心宴了。

    静心宴十分安静,是雅间。

    柳姑娘安排的是一个双人雅间,怕许清宵有好友要来。

    待安排好后,柳姑娘也十分识趣离开,去找白衣姑娘了。

    “劳烦柳姑娘了,待会若是白衣姑娘愿意见我的话,一炷香后通知许某,许某有些事要想一想。”

    “还有劳烦柳姑娘告诉掌柜一声,许某有事找他,等我见完白衣姑娘后,会去找他。”

    许清宵如此说道。

    “恩,许公子放心,奴家会安排的好的。”

    柳姑娘点了点头,眼中含笑离开。

    待柳姑娘走后,许清宵这才收回了目光,而后静静等待了。

    一小会。

    终于,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下一刻,雅间被推开,小二缓缓走了进来,端着几个小菜和一壶果酒,紧接着又将门关上。

    “许公子,菜上好了。”

    小二将东西摆在许清宵面前,面上带着笑容。

    “说吧。”

    “有什么事。”

    许清宵开口,没有看桌上的东西。

    此话一说,小二倒也没有任何惊奇,而是压着声音道。

    “许公子,这是上面给你的信。”

    小二取出一封信,递给许清宵。

    接过信封,许清宵拆开观看。

    信中内容极多,许清宵认真观看。

    大约几十个呼吸后,许清宵看完了这信中内容。

    内容很简单,跟自己猜想的一般,白衣门想要拉拢自己,愿意给自己一个非常高的身份,一同推翻女帝统治,建立新的大魏。

    将书信放在一旁,当下书信自我燃烧,化作白雾。

    而小二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许大人,上面非常看重您,小的可是听说过,门主对你极其欣赏。”

    “自你写出绝世文章后,上面就一直非常关注您,如若您加入我们,荣华富贵什么,太过于肤浅了,未来大魏的丞相之位,可就是您的了。”

    “甚至封王都不是不可能的,许大人。”

    小二压着声音,谄媚着说道。

    他是一个接应,在白衣门的地位不算低但也不算高,自然而然对许清宵谄媚。

    毕竟许清宵是谁?大魏的万古大才,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惊天动地的,这等人才若是被吸纳白衣门中,对白衣门来说,简直是天大好事。

    当然了,他也不蠢,知道想要拉拢许清宵进白衣门,肯定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否则人家放着正儿八经的户部侍郎不干,跑来跟他们造反?又不蠢。

    “容我思考,过些日子,再与你们交接。”

    许清宵出声,你让自己现在就说答应,那不是把人家当傻子吗?

    犹豫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不严厉拒绝?

    说句实话,现在已经树敌这么多了,总不可能一直树敌下去吧?总要结交点朋友吧?

    不搞点自己的势力,早晚得完蛋。

    真要现在拒绝,估计人家有一大堆手段来找自己麻烦,退一步,暂时合作也不是不行,他们利用自己,那自己也完全可以利用他们。

    大家互利互惠,岂不美哉?

    当然白衣门这个组织,如若有的选,许清宵肯定不会碰。

    “好,许大人,上面给您时间,只是不要太长就好。”

    “还有一件事情,许大人,吴言交给您的东西,可否交于我们。”

    小二笑道。

    “恩。”许清宵从怀中拿出当初吴言交给自己的小册,他早就一比一还原做好了。

    “多谢许大人。”

    “许大人,容小的再说几句,您别觉得烦。”

    “我等并非是什么造反组织,而是为推翻不公,我等也一直在寻找武帝遗子,如若寻找到了,便会揭竿而起,所以您照样还是大魏的臣子,没有任何背叛。”

    “再者,许大人,我等的势力,比大人想象中要大很多,这是上面让我交给您的,如若您需要我等为您做任何事情,只需要将此令拿出,我等门徒会在第一时间找您,得知您的要求后,也会立刻请示上面。”

    “如若没什么大问题,我等也会尽心尽力为大人做好。”

    对方这般说道,把白衣门吹的天花乱坠。

    而许清宵不由开口道。

    “那行,帮我刺杀怀宁亲王,这家伙迟早会来找我麻烦,如若杀了他,我愿意加入白衣门。”

    许清宵随口说道。

    可话一说完,后者微微皱眉,再认真思索。

    让许清宵有点懵了。

    堂堂大魏亲王,你还真敢想?玩真的?

    “大人,刺杀怀宁亲王有些困难,但想要针对他做些事情,倒也不难,当然如若大人非要怀宁亲王死,小的请示一下上面。”

    对方一本正经道。

    “算了,算了,说说而已,行了,过些日子我会再来找你,一个月内,没什么事不要来找我,有什么事更不要来找我。”

    许清宵没什么说的了,白衣门的事情,可以暂时放一放。

    没什么事,最好不要来找自己。

    “是的,许大人,对了许大人,小的叫吴彰怡,大人,小的告退了。”

    吴彰怡如此说道。

    “恩,哦,对了,我再问你一件事。”

    “你在这里当内应,是上面安排的?”

    “我指的是你身份。”

    许清宵忍不住问道。

    按正常套路,这种造反组织,在京都留的内应,不应该是什么花魁,或者是什么美人吗?

    怎么安排个小二啊?

    “回许大人,那倒不是。”

    “上面本来一开始是安排个美人,来这里当内应,可小的不同意啊,小的想到了三点。”

    “第一,许大人身为儒道书生,可能不喜美色。”

    “第二,要是选个美人,岂不是一直被人关注,万一露出马脚也不好。”

    “第三,本来我也不敢提议,但小的其实一直关注过大人您,知道您的学派叫做知行合一,听人家说,就是想到就做,所以小的就自告奋勇说了出来。”

    “结果上面很高兴,觉得小的计划还不错,就让小的来接应了,大人,您看我这资质还行吗?能加入您的学堂吗?”

    对方谄笑道。

    许清宵:“......”

    好家伙,这吴彰怡当真是卧龙啊。

    还加入学堂?

    知行合一被玩成这个样子了,属实厉害。

    “有事我会来找你。”

    “慢走。”

    许清宵没有给予回答,只是简单说了一句。

    后者也没多想,直接告退了。

    待他走后,许清宵不由揉了揉太阳穴,还好白衣门对自己比较柔和一点,不至于太强硬。

    许清宵都已经准备好白衣门上来就是两个选择,合作给你好处,不合作你死。

    要是这样的话,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很不错的是,这个造反组织还是有脑子,跟聪明人打交道有好有坏,好处就是,自己可以迂回,面子上挂得住,坏处就是每一步都要谨慎,走错一步都不行。

    “阉党啊阉党,你们可要快快发育起来,等你们一旦发育起来了,我的日子就好过了。”

    许清宵绝对不打算露面,他一定会各种抨击阉党,表面上我与阉党势不两立,背地里诸位公公,给爷杀。

    眼下只要等水车工程一旦实行,自己就要全心全意培养这批阉党了,各种特训都要整一遍,一个都不能少。

    大约过了半柱香后。

    终于,柳姑娘的身影出现。

    “许公子,白衣姑娘已经妆饰好了,您随时可去,掌柜让我转告您一声,好好畅玩,不用等他。”

    柳姑娘如此说道。

    “好,劳烦了。”

    许清宵听到这话后,立刻起身,而后打开房门,随着柳姑娘去找白衣姑娘了。

    宫内的盒子,许清宵拿在手中,柳姑娘很细心,自然知晓这是什么东西,心中也不由羡慕白衣。

    就如此。

    许清宵再次来到白衣姑娘房门之外。

    “许公子,奴家先退了。”

    柳姑娘开口告退。

    “劳烦。”

    许清宵拱了拱手。

    很快,待柳姑娘走后,许清宵敲了敲房门。

    声音不大,但很快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房门打开。

    白衣姑娘立身在房中,如第一次见面一般,给人一种十分清美的感觉,眉宇间略显娇弱,今日依旧是穿着一件白纱衣裙。

    如羊脂白玉般的肌肤,鹅蛋脸,柳叶眉,脸上有淡淡的粉饰,精致清美。

    “许某见过,白衣姑娘。”

    许清宵朝着对方微微一拜,上次闹了个乌龙,许清宵心中有些愧疚啊。

    “许公子言重了。”

    “许公子,请进。”

    白衣姑娘请许清宵入内。

    许清宵微微一笑,走入房中,而后将手中的盒子放在桌上道。

    “白衣姑娘,这是我从宫里带来的点心,御膳房精心而作。”

    “上次的事情,是有一些误会,具体是什么误会,许某就不好说了,此物就当做是赔偿白衣姑娘了。”

    许清宵倒也大大方方,错了就错了,无缘无故凶了人家一顿,得道歉。

    此话一说,白衣姑娘顿时有些惊讶了,随后连忙开口。

    “许公子,此物奴家收不得,皇室的东西,奴家一清倌人,怎能配上。”

    “还有,许公子,奴家没有生气,也不敢生气,许公子上次那般,肯定是奴家有地方没做好,该致歉的是奴家。”

    白衣姑娘有些惊讶,她未曾想到许清宵今日找自己,竟然是登门道歉,而且还带来皇室点心,这怎么不让她惊讶啊。

    “不不不。”

    “白衣姑娘,没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再说了是许某错了,就是许某错了。”

    “白衣姑娘,来,先尝一点,看看皇室的东西好不好吃。”

    许清宵倒不是大男子主义,他直接打开盒子,请白衣姑娘品尝。

    盒子里有八块糕点,颜色不同,正正方方。

    对于这种糕点,许清宵没什么兴趣。

    而白衣姑娘还想要拒绝,可许清宵直接拈起一块道:“手,伸来。”

    白衣姑娘伸出手来。

    许清宵直接放在她玉手上。

    “吃吧,别浪费了,看你挺瘦的,要补充营养,这么瘦以后生孩子肯定吃亏。”

    许清宵认真教育。

    这还真不是轻薄,毕竟屁股大一点的容易生孩子,但身子骨也要胖一点,太瘦了生孩子很麻烦,大魏医疗水平也就那样。

    就算配合一些灵药,也只能说降低风险,自身身子硬才是王道。

    可这话一说,白衣姑娘小脸不由一红,微微低下头,望着掌中的糕点,抿了几口,不好意思直视许清宵。

    看着白衣姑娘吃糕点,许清宵还是有些感慨,古代女子就是温柔啊,吃个东西都是抿的,非常注意形象,就是小舌头不怎么灵活,不过也正常,挺不错的。

    再想想有些女人,吃个东西不说没形象,而且动不动哈哈大笑,嘴巴张的特别大,跟要吞人一样。

    恩,这么一想,温柔一点还是好,太奔放的不太好,不然正在认真插花时,突然来一句,爽不?

    啊......这。

    打量着房内,许清宵看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

    “白衣姑娘,你这房间布置的有些不太好啊。”

    “你穿着一件白衣,房内也挂着一些白纱,虽然不知道姑娘为何如此喜欢白色。”

    “但这样显得有些古怪,就好像......灵堂一样。”

    “可以换一换,换成绿色好,养眼而且可以让人心情愉悦一些,不至于死气沉沉的。”

    许清宵开口,提出一些自己的建议。

    这白衣姑娘很清冷,不是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清冷,而是一种不涉世事的清冷,有点提防心还有些孤寂。

    非要说直接点,就是有点玉玉症。

    已经将手中糕点吃了一半的白衣姑娘,不禁抬起头来,她美眸看了看周围。

    于她的审美来说,这个还行,没什么问题。

    只是许清宵如此开口,她马上点了点头道。

    “恩,许公子,奴家明日让丫鬟置换这些。”

    白衣姑娘如此说道。

    “那倒不至于,看姑娘个人喜好吧,许某也只是随口一说。”

    许清宵开口,紧接着起身,来到窗边。

    天穹已经布满乌云,细细落下雨水,伴随着微风而入,吹动了发梢,桃花庵临江,一艘艘船游动。

    听着雨声,许清宵负手而立,缓缓开口道。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许清宵缓缓开口,他不凝聚丝毫才气,只是简单念诵,压制住了本该出现的异象。

    而房内的白衣姑娘,她是桃花庵的清倌人,而且还是头牌,不仅仅是因为人长的绝美,更主要的是才艺极佳。

    喜爱读书,若论知识不弱于一些才子,无非是女子无法凝聚才气罢了。

    至于为何不能凝聚才气,这个就没人知道。

    许清宵这一首诗,她自然能听懂。

    诗词优美,而且应景,尤其是那一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更是让人莫名感觉到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境。

    这首诗当为天下绝诗。

    白衣姑娘有些发怔,她望着许清宵的背影,眼神之中满是好奇。

    许清宵为何随口便能作出如此绝诗啊。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她震撼,同时也对许清宵的才华感到敬佩。

    只是她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如若换做其他清倌人,只怕此时应该夸赞上去。

    可她却有些难为情。

    而当许清宵缓缓转过身来时,白衣姑娘更是低着头,吃着掌中的糕点。

    “白衣姑娘,许某有个事挺好奇的啊。”

    “你们都没有姓,只有名,那什么时候才有姓啊?”

    许清宵开口。

    他来这里主要目的是道歉,然后再送点小礼物,让其不要怪罪自己。

    所以打算待一会,总不可能送完东西就走吧?这不是显得更加古怪?

    如果不是一时之间想不到什么好的诗词,许清宵还打算给白衣姑娘写首诗。

    也当做是一种赔罪了。

    所以眼下有些无聊,许清宵好奇询问。

    “回许公子,奴家的姓,必须要由人赎身之后,才能得之,当然若是有才子愿意赐姓,也不是不行。”

    白衣姑娘如此说道。

    “赎身?”

    “敢问一声,赎您需要多少银两?”

    许清宵问道。

    清倌人赎身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桃花庵养了这么多年,请来许多大家来培养琴棋书画,花费也不小。

    “一百万两白银左右。”

    白衣姑娘平静回答。

    许清宵:“......”

    你大爷的,动不动就一百万两白银?这谁给的起?除了一些大财主之外,谁给的起?

    不过在女人面前,许清宵还是不想显得自己太过于尴尬。

    “一百万两吗?倒也不贵,只可惜许某没有。”

    “不过白衣姑娘,如若许某有朝一日有钱了,会来赎姑娘,也算是一种赔罪。”

    许清宵认真说道。

    别看清倌人很优雅,其实这是黄金年龄才可以傲视一点,可到了三十岁以后,必须要嫁出去,如果嫁不出去的话,就必须要在桃花庵做一辈子。

    说来说去,清倌人的命运,也就是比勾栏女子要清白的多罢了。

    真正的权贵,或者是大家族,是不允许后人娶清倌人的,纳妾还差不多,但妾的身份地位,可比正室要差太多了。

    不但身份低,而且妾的命运也很惨,在家中得受正室各种欺辱,下人们也不会当回事,哪怕是老爷宠幸又能嚣张几年?

    甚至权贵之间,更是互相把妾室换着来,这种事情完全不是什么丑闻,封建社会就是如此,不想接受也没办法。

    毕竟在古代男性地位是靠自身鲜血拼下来的,一旦战争起来,上战场的基本上都是男子,女人留在家中,这一点就没的说。

    当然穷人是没有资格拥有妾的,以前许清宵经常看到有人说,想回到古代,三妻四妾,洗洗睡吧,穷人无论身处何处,都面临着找不到老婆的问题。

    有钱人不管在哪里,该是如何,就是如何。

    所以如果能为白衣姑娘赎身,那自然是最好的,毕竟保持完璧之躯,再给白衣姑娘一笔钱,让她自己好好过,也算是一个善缘了。

    只是白衣姑娘听到许清宵要为她赎身,莫名之间心脏乱跳。

    她对许清宵有仰慕,但还没有情愫,说喜欢许清宵,不可能,但对许清宵有莫大的好感。

    开口就是为自己赎身,的的确确让她有些紧张和不知所措。

    在她眼中,赎身其实就是变相的把自己买了回去,当做妾室。

    然而许清宵并没有想太多,随后问道。

    “白衣姑娘,平日里喜欢什么?”

    许清宵问道。

    “弄弄乐器,看看书,许公子呢?”

    白衣姑娘问道。

    “我?平日喜欢插插花,看看书,读读春秋。”

    许清宵认真道。

    “插花?许公子竟有这般爱好?”

    白衣姑娘有些好奇了,这不是女子喜欢的事吗?

    “是啊,比较雅致,不过许某插的花,一般都是比较漂亮的。”

    许清宵淡然笑道,随后喝了口茶,他也就是碰到这种不谙世事的女子才会随口说几句话。

    平日里,还是比较严谨的。

    不得不说,与女子独处一室,的的确确会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毕竟食色性也,自己又不是有障碍的男人,无非是有所顾忌,总不可能连说几句话都不行吧?

    “原来如此,公子当真雅兴。”

    白衣姑娘认真说道。

    只是她嘴角有点残渣,是吃糕点吃的,略有些强迫症的许清宵,不由下意识伸出手,为她抹去这一点残渣,免得不美观。

    只是当碰到白衣姑娘的嘴角时,许清宵敏锐发现,对方的体质很冰,冰凉无比,似乎没什么热度一般,一看就是身子骨不好。

    而白衣姑娘却瞬间满脸血红,瞬间低下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下,心脏跳动的更快了。

    “白衣姑娘,糕点我留在这里,你没事吃点,还有一件事情,虽然我现在不能为你赎身,不过早晚会帮你的。”

    “提前送你一个姓,就叫洛吧,洛白衣,挺不错的。”

    “走了。”

    许清宵起身抖了抖衣袍,面上带着温和笑容,他还有事,就不能久坐。

    而白衣姑娘听到许清宵要走,立刻站起身来,精致漂亮的小脸蛋,依旧红彤彤的。

    “许......许公子,您就要走吗?”

    白衣说话都有些小结巴。

    “下次来找你。”

    许清宵笑着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离开。

    而白衣望着离开的许清宵,心中莫名有些异样滋味。

    等许清宵彻底离开后,白衣将房门关上,坐回自己的床榻上,心情无比的紧张,明亮有神的美眸,更是显得有些傻萌。

    “他刚才碰了我。”

    “洛......”

    “洛白衣......”

    白衣姑娘坐在那里,小心脏不断跳动,同时不由自主地念叨着这个名字。

    而此时。

    走出房中的许清宵,正准备去找张如会。

    然而一阵声音却忽然响起。

    “本皇子相约白衣姑娘四次,白衣姑娘拒绝我四次,现在你告诉本皇子,她已经相约别人?难道是看不起我本皇子?”

    “本皇子身为司龙一族皇室,尔等百般阻绝,是否瞧不起本皇子?信不信我等过些日子去陛下面前参尔等一本。”

    愤怒的声音响起。

    原本听到这声音,许清宵到不觉得什么,只是听到白衣姑娘四个字,许清宵还是止步了。

    “诸位客人,当真误会了,并非是我等瞧不上诸位,而是桃花庵内有规矩,清倌人见与不见,由他们决定。”

    “奴家已经转告白衣姑娘数次,可白衣姑娘皆然拒绝,奴家也没办法啊。”

    略显无奈的声音响起,是桃花庵的人。

    “没有办法?”

    “一群婊子而已,当真把自己当做什么了?”

    “就是,就是,空皇子来你们这里,是给你们面子,尔等却敬酒不吃吃罚酒。”

    “信不信空皇子直接向陛下参本,查封你们的店铺?”

    “哼,清倌人?不就是钱没给到位吗?一万两够不够?不够本皇子再加一万两,大不了十万两白银。”

    “本皇子就不信,她不会接受?本皇子想要得到的女人,莫说是清倌人,就算是大魏公主,也不是得不到。”

    “区区一个大魏女子,还是一个娼女,拒我四次,就真不怕本皇子发飙吗?”

    几个人跟着叫嚣道。

    话也极其难听吗,张口娼女,闭口婊子。

    一刹那间,许清宵的目光冷下来了。

    倒不是为了白衣姑娘,而是这帮人言语之中带着的嚣张,让许清宵莫名不爽了。

    吱嘎。

    下一刻,许清宵将房门推开。

    雅间内。

    七八个异族坐在其中,数十位看似护卫的人,手持刀器,保护身后。

    看到许清宵突然闯入,一瞬间杀气腾腾。

    为首的异族,皮肤黝黑,人高马大,长相不能说丑陋无比,但有点丑,留着鞭子,穿着厚衣,尽显蛮夷之风。

    至于周围几个人大差不差,只是旁边几个就是番商了。

    “大胆!你是何人?”

    “滚出去!”

    几道声音响起,是护卫们的声音,直接让许清宵滚出去。

    然而许清宵目光蕴含冷意,直视为首的异族皇子。

    几个番商看到许清宵后,则显得魂飞魄散,立刻起身让这些护卫将刀放下。

    “快快收起,这是户部侍郎,许守仁,许大人。”

    “快,快收起来,莫要乱来。”

    几个番商看到许清宵,比看到鬼还害怕,直接让这些护卫收起刀。

    拿刀对着当朝户部侍郎,这不是找死吗?

    要是其他侍郎还好,可面对许清宵,纯粹就是找死啊。

    司龙皇子看到许清宵后,却不由皱眉,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厌恶。

    但很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冷意和凶悍。

    倒不是他瞧不起许清宵,而是许清宵进来就是冷冰冰的目光,他自然不会露出好眼神。

    “大魏京都,谁允许尔等持刀的?”

    许清宵的目光,落在了这群护卫身上。

    一句话说出,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许大人,许大人,误会,误会,他们是空皇子的护卫。”

    “许大人,为您介绍下,这位乃是司龙皇室,二皇子,名为空。”

    “是啊,是啊,许大人,误会,误会,都是误会。”

    几个番商连忙朝着许清宵道歉,态度卑微,没有之前半点嚣张。

    别人或许不怕许清宵,他们不可能不怕啊。

    许清宵杀番商的时候,那场面他们历历在目。

    “司龙一族,马上的异族,一族善骑射。”

    许清宵缓缓开口,他知道司龙一族,这是异国,善骑射,十分凶悍。

    此话一说,众人点了点头,几个番商更是笑呵呵的。

    “原来是司马龙空啊。”

    许清宵继续开口,没有任何笑意,只是平静提了一句。

    “司马龙空?”

    众人有些好奇,但很快明白许清宵的意思了,司龙是族名,马是形容擅长骑马,空是他的名字。

    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啊。

    但可还来不及赞叹许清宵的文采。

    许清宵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大魏京都,除京都官差之外,严令禁止携带私器刀兵,尔等应该不是第一次来大魏吧?”

    “此番过错,理当仗刑五十,但本官念在尔等是为陛下祝寿,一人掌嘴五十。”

    许清宵淡然道。

    可这句话,却冰冷无比。

    空皇子听到这话,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了。

    其余几个护卫更是怒气冲冲地看向许清宵。

    让他们自己掌嘴?

    许清宵配吗?

    “许大人,可否给我一个面子?”

    但最终,空皇子还是开口,希望许清宵给他一个面子。

    “我数三声,若不掌嘴五十,便是不尊大魏朝廷命官,扣押刑部大牢半年,现在是陛下寿诞,严加处理,起步一年。”

    “提醒一下,本官是从刑部出来的。”

    许清宵看都不看空皇子一眼,这些异族番邦,在他眼里连人都算不上。

    “你!”

    空皇子想要发怒,可几个番商瞬间压住了空皇子,而后怒斥这帮侍卫道。

    “还不赶紧掌嘴!”

    “不想死的话,就听我的。”

    他声音冷冽,凶恶无比地喊道。

    他们可是知道许清宵是什么人了,真要闹起来,杀了这帮侍卫又能如何?

    人家连郡王都敢杀,莫说几个侍卫,许清宵真杀了这位皇子,他们都信。

    侍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实话不愿意是不愿意,可他们也看得出来,这几个番商很认真。

    于是乎,但深吸一口气,自己掌嘴了。

    啪啪啪。

    掌嘴的声音很响,在空皇子几人耳中,极其刺耳。

    然而在许清宵耳中,听起来就很美妙了。

    果然,人和人的快乐是不能共享的。

    “空皇子,许某在这里提醒你三件事情。”

    “第一,如若许某再听到你说大魏女子如何如何的这种言论,许某会亲自斩你首级。”

    “第二,这里是大魏,空皇子在自己国家做什么,许某管不上,可若是在大魏敢有任何一点逾越,该抓就抓,该罚就罚。”

    “第三,不要用这种眼神再看着我,不然我抽你,信不信!”

    许清宵目光愈发冷冽,望着空皇子这般说道。

    这家伙眼神充满着凶恶,恨不得要把自己杀了一般。

    有本事就动手啊。

    郡王亲王自己打不过,一个番邦皇子自己还打不过?

    再敢瞪自己,邦邦两拳上去,打的你娘都不认识你。

    如此霸道的言语,让空皇子肺都要气炸了。

    这也太嚣张了吧?

    比自己要嚣张无数倍啊。

    自己在自己国家也不敢这样嚣张,这许清宵区区一个户部侍郎,凭什么敢这么嚣张?

    凭什么?

    “许大人,许大人,空皇子不是跟您生气,他们那边就是这样,对别人尊重就是瞪着别人,风俗不一样,风俗不一样。”

    “许大人,你也有雅兴来这里啊,那个那个,今日许大人的账单,我来付,我来付。”

    番商们连连讨好许清宵,不希望矛盾激烈化。

    而许清宵看着迎客女子,不由开口。

    “你继续处理,我的费用,让他们付,我给白衣姑娘打赏了五千两,到时候让他们给你,你送给白衣姑娘。”

    “而且无论如何,清倌人们不想接客就不要接客,谁要是敢强行,直接报官,刑部直接拉出去斩首,本官倒要看看,有没有人敢在大魏的国土上撒野。”

    “还有,待会我跟你们掌柜说,以后这种番邦蛮夷,就不要接待了,一点文化都没有,跟野猪没什么区别。”

    “桃花庵再如何,也别接这种人的生意,不缺这点。”

    许清宵告知迎客女子,可这一番话,说的极其难听。

    番商们低着头讪笑,不敢回答。

    至于这些异族,却一个个眼睛冒火了,一口一口番邦蛮夷,一句一句野猪。

    这是奇耻大辱啊。

    若不是这几个番商拦着,他们真的很想上去劈死许清宵。

    “走了。”

    许清宵转身离开。

    他完全是路过,听不得这种异族满嘴喷粪。

    侮辱白衣也就算了,直接侮辱大魏女人,真是可笑,这种人连猪狗都不如。

    要不是大魏现在不愿兴战,许清宵恨不得把这种人直接砍了,死一个少一个祸害。

    “许大人慢走。”

    迎客女子心中无比激动,但明面上还是很平静,只是眼中笑意遮掩不了。

    许清宵方才的确很霸道,但这种霸道,让人内心愉悦啊。

    待许清宵走后。

    空皇子死死看着这几个番商,咬牙切齿,用自己国家的语言出声。

    “为什么,要这样?”

    他几乎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的。

    “皇子殿下,这个人不一般啊,招惹了他,小的可以保证,咱们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

    番商哭丧着脸,他也讨厌许清宵啊。

    可有什么办法?

    许清宵是谁?

    如今大魏风头最盛之人。

    陛下信任。

    六部器重。

    六品正儒。

    天下大才。

    列侯之友。

    国公之侄。

    怎么招惹?你说怎么打?许清宵骂他们,他们没话说,可要是敢骂许清宵。

    原告是许清宵,审案的是许清宵,判案的也是许清宵。

    你跟他玩?您这不是送死吗?

    空皇子没有说话了。

    而是死死地看着已经消失的许清宵。

    最终咬牙道。

    “走!”

    说完这个字,他起身离开,怒火冲天。

    但就在这时,番商立刻拉住对方,有些怯弱道。

    “殿下,咱们还是待会走吧,万一出门碰到,不太好。”

    空皇子:“......”

    他拳头死死攥着,发出咔咔之声,可如此怒火。

    却只能自己吞下去!

    气啊!

    好气啊!

    大魏凭什么这么嚣张?

    许清宵又凭什么这么嚣张?

    等过些年,我司龙一族的铁骑,必然踏平大魏京都,到时候所有女人统统都是我们的奴隶,许清宵,我要拿他的头骨来装尿。

    空皇子心中怒吼。

    而与此同时。

    许清宵已经见到了张如会。

    张如会在雅间等待许久。

    见到许清宵后,顿时起身敬道。

    “见过贤弟!贤弟,玩的可否开心?”

    张如会面上带着笑容,让许清宵不由心头微微皱眉。

    这啥意思?

    什么叫做玩的可否开心?

    你这里有什么玩的?

    但这些心思,许清宵收起,而是一脸认真道。

    “张兄,有一桩大生意,干不干!”

    声音响起。

    张如会惊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