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老夫死在这里,从这里跳下去都不会答应!哎呀,真香!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守仁学堂。

    顾言怒发冲冠。

    他在朝堂上受尽委屈,就因为许清宵出的这个馊主意。

    卖官?

    这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对大魏来说,这是根本无法接受的耻辱。

    颜面无存啊。

    可没想到,许清宵啪的一下,把一叠东西给自己。

    给这个东西干什么?

    顾言低头看去,眼中依旧有怒火。

    是账单。

    首发

    给我看账单做什么?这帮商人能给多少银两?许清宵啊,你真的高看这帮番商了。

    顾言心中感慨。

    可当他仔细扫了几眼后,整个人不由愣在原地了。

    十品官商申请卷宗,四十九万份。

    九品官商申请卷宗,十五万份。

    八品官商申请卷宗,七千份。

    七品官商申请卷宗,两千份。

    六品官商申请卷宗,四百八十七份。

    五品官商申请卷宗,一百四十四份。

    四品官商申请卷宗,三十一份。

    三品官商申请卷宗,十份。

    二品官商申请卷宗,六份。

    一品官商申请卷宗,九份。

    申请总收款,七十八万三千五百万两白银。

    实际总收款,七十万万两白银。

    预计今年整体收款,一百万万两。

    啊.....这!

    顾言眼中的怒火,在这一刻瞬间荡然无存了,取而代之的是震撼,无与伦比的震撼。

    申请总收款,七十八万三千五百万两白银。

    实际总收款,七十万两白银,毕竟有人会退款这个也正常。

    但许清宵这个预计今年整体收款,一百万万两白银。

    这是什么概念?

    大魏王朝现在一年税收一万万两,虽然说大魏处于最衰败状态,可即便是大魏鼎盛时候,最高记录也不过是二十多万万两白银收入啊。

    许清宵这一百万万两,等同于是现在大魏一百年的收入,等于是鼎盛时期五年国税啊。

    这他娘的。

    钱也太多了吧?

    顾言看着许清宵,方才的那句话还是说出来了。

    “许守仁,你当真是太.......聪明了吧。”

    顾言话锋变了,他怒气冲冲的目光当中,瞬间化作了笑意。

    浓厚无比的笑意啊。

    一百万万两啊。

    一百万万两啊。

    这是何等概念?有了这笔钱,大魏还怕发展不起来?户部真的要起飞了,大魏也要起飞了。

    顾言只感觉从头到尾都爽了,脚指头都爽起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许守仁,你当真是万古大才啊。

    顾言激动的忍不住笑起来了,一改之前嚣张跋扈的态度,取而代之的竟然有些.....谄媚。

    “守仁啊,最近几天累不累啊?瞧你脸色,多难看啊,熬夜熬多了吧?”

    “你怎么还喝这种凉茶啊,明日老夫让人去我家,取一点武夷红茶,是上品中的上品。”

    “守仁,不是老夫说你,年轻人别仗着自己身体好,得注意休息啊。”

    顾言一脸关心道,哪还有半点嚣张啊。

    守仁学堂中,户部和一些读书人则满脸好奇地看着房内,他们看不到任何东西,方才听到顾言大发雷霆,本以为要闹起来了。

    可没想到,突然之间,顾言竟然不说话了。

    难不成挨揍了?

    不可能吧,许清宵胆子再大,不可能直接动手吧?他们好奇,十分不解。

    而房中。

    许清宵看着顾言这般模样,实在是有些无奈。

    “顾尚书,你好歹也是个尚书大人啊,你这样属下受不了啊。”

    许清宵有些没好气道。

    自己辛辛苦苦在这里搞事,你上来就怒气冲冲,搁谁谁好受?

    一听这话,顾言马上意识到许清宵有点小脾气了,但他一点都不难受,取而代之的是讪笑。

    “守仁侄儿,你还叫什么属下啊,咱们是叔侄啊,刚才是叔言行不端,失态了失态了,你就别放心上。”

    “哈哈哈哈,守仁侄儿,世人都说你海量,叔老了,有点脾气正常,你就不能让着点叔吗?”

    顾言哈哈讪笑着,一点都不尴尬,有什么尴尬的?

    一百万万两白银啊,如果现在有个人说,给大魏一百万万两,顾言给他磕个头都行,甚至跪着让别人当户部尚书,这一点都不夸张。

    没别的,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行了,顾叔,咱们就别玩这套了,这账满意吗?”

    许清宵起身笑道,给顾言拿来一把凳子。

    “满意,满意,这还不满意啊。”

    “守仁啊,你当真是大才啊,老夫当年就看得出来,你是户部大才,可惜了,陛下让你去刑部受了一个月的罪,这个张靖老匹夫,竟然还打压你,让你坐冷板凳。”

    “真是个老匹夫。”

    顾言笑得可谓是满脸褶子,他是真的开心啊,一百万万两,这简直是天降横财。

    尤其是对他这种人来说,户部守财奴,突然得到一百万万两,什么怒火都浇灭了。

    甚至现在谁要是敢不答应官商之事,他直接提刀去砍。

    他娘的,一百万万两啊,这对大魏来说,简直是巨款,超级巨款啊。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挡国财路,如靖城之耻。

    谁还敢拒绝?

    “顾大人,我还是跟你认真说一下。”

    “这是截止目前的预算,七十八万万两白银,但肯定有一部分属于冲动消费,等真收钱的时候,会退一部分。”

    “但如今八大商都想要一品官位,我占了一个,还有一个我已经定好人了,给他优惠了一些,也算是做个表率,吸引更多商人付钱。”

    “至于这八大商,能坐上一品的,就只剩下四个名额。”

    “这个消息公开出去,我敢保证天下商人就不会再犹豫观望了,只怕会第一时间掏钱。”

    “所以我预计,过些日子又是巨大的增长,不出意外的话,最终大魏能收到一百五十万万两白银。”

    “浮动在两成左右,不会少太多,也不会多太多,而后每年可以依靠这个盈利一万万两或者两万万两白银税收,主要还是看大魏发展的如何。”

    “水车工程做好了,大魏有粮,百姓衣食美满,商人就会越来越多,经济也会越来越好,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商人加入。”

    “顾大人,清宵再问一句,这官商之路,允还是不允!”

    许清宵将其中利益说的清清楚楚。

    最后更是询问顾言,允许不允许陛下开辟官商之路。

    “允!”

    “谁他娘的敢不允,老夫砍了他。”

    然而,顾言直接站起身来,丝毫没有一点尚书的形象,张口闭口就是他娘。

    足以证明他有多激动了。

    这还不允许?

    一百五十万万两白银?每年增加一万万两或者两万万两,这就是收入翻倍啊。

    并且随着大魏越来越繁华昌盛,收入越来越多,这还不好?

    不过说完了这话,顾言还是忍不住继续开口道。

    “守仁啊,老夫不是别的意思,就是给商人如此多的好处,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

    顾言询问道,他只是问一句,看到这一百万万两白银的时候,他已经答应下来了。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收钱就行。

    “不好?”

    “顾大人,您想一想啊。”

    “天下商人,尤其是八大商,他们各立山头,如今全被朝廷诏安过来,从今往后他们是该听我们的,还是听后面人的?”

    许清宵问道。

    此话一说,顾言瞬间就明白了这个官商之路藏着什么陷阱了。

    把所有商人聚集在一起,听大魏的指挥,想赚钱,就要老老实实听大魏的话。

    不听?不听你别说赚钱了,直接抄家,刑部现在是嗷嗷待哺,恨不得天天去抄家。

    这一招,妙啊,妙不可言啊。

    “守仁,你当真聪明啊,当真聪明啊。”

    顾言明白这点后,彻彻底底激动起来了,他总算是明白许清宵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钱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掌控天下商人这个团体,顺生逆亡,这是王道之行啊。

    牛批,牛批,牛批啊。

    “还有,顾大人,这优先录取,听起来是不是感觉对百姓不公平?”

    “可换句话来说,这些商人,他们给书院塞钱,亦或者是说请书院的人来额外教导,这也是一种手段啊,我让他们可以优先录取,也是建立大家平等状态。”

    “无非是省去了他们请人的成本罢了,看似有莫大好处,可实际上也就这样,就好比如若八大商后人有个大儒之资,顾大人,您觉得八大商会如何培养?”

    许清宵继续说道。

    这一点,顾言明白,有钱人还怕请不到大人物来额外指导?

    甚至有些商人,直接把自己的后人,送到大儒门下教导,然后每年几万两白银砸,这也是一种办法。

    而许清宵无非是帮他们省去这个环节罢了,当然他们如果还想要请人补习,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所以这一点不伤大雅,毕竟优先录取,陷阱就在‘优先’二字上,要平等情况下,都是一模一样的才子,录取谁都可以,建立在这个情况下。

    又不是说,你不如别人,然后让你录取?

    再者还是书院录取,也不是朝堂优先录取。

    有肯定是有好处,但没想象中那么大。

    “那爵位呢?”

    顾言继续问道。

    这话一说,许清宵不由开口了。

    “顾大人,这你也看不懂吗?爵位必须要一品,而且必须要连续十年,相当于是捐赠了十万万两白银给大魏,同时还要做出各类贡献,才给你爵位。”

    “先不说能不能做到,就算能做到,十年出六个爵不行吗?”

    “还不是世袭爵位。”

    “再说了,这爵位怎么给?不是咱们朝廷说的算?不是自己人,咱们就不要,是自己人,给人家一个爵位又如何?顾尚书,要不这样,你现在拿出十万万两白银出来,我保证给你要个子爵,伯爵有点难,子爵没问题。”

    许清宵这般说道,让顾言彻底恍然大悟了。

    好家伙,好家伙,好家伙。

    敢情什么都被许清宵算计了,最终解释权在许清宵手中,许清宵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要是不答应?可你钱也交了啊,我又不退款。

    至于许清宵说的让自己捐十万万两,给自己一个子爵,顾言懒得理会。

    十万万两一个子爵?

    脑子有问题才买。

    一个子爵有什么享受的?除了正常的仪仗和服侍,再配二十个侍卫,以及百亩良田,还有每个月一百两白银的俸禄,其余有什么好处?

    十万万两白银,我自己花十辈子花不完。

    这样一来,顾言彻底感觉,这完全就是一个陷阱啊,要好处没什么好处,但还要出血。

    “这不可能啊。”

    “他们不可能察觉不出啊。”

    顾言皱眉,觉得许清宵这办法太狠了,按理说都应该能查出来啊。

    可很快,顾言想到了缘由了。

    “制衡。”

    “好啊,守仁,你这招简直是无解的阳谋,这些好处针对的都是普通商人,先吸引所有商人加入。”

    “然后逼的八大商不互相提防,所以他们也会加入,而八大商加入后,你公告出去,天下商人只怕不敢观望,纷纷争抢加入。”

    “这样一来的话,形成了完美制衡,一方是怕自己申请不到,一方是怕有人先被诏安,好,好,好。”

    顾言瞬间明白一切了。

    一百万万两,有些夸张,他还是保持一定的疑惑,可想明白这个点以后,他一点都不觉得夸张了。

    许清宵这招叫做什么?联合底层商人,给予八大商人压迫感,致命的压迫感,从而导致八大商不想成为鱼肉,争先恐后想要进来。

    而身为八大商,他们要是进来的话,目标肯定是一品官位,这样就算是占据一席之地,拥有上桌谈判的资格。

    尤其是第七第八,他们难道就不想成为第一吗?

    而第一难道就不怕后面人超越吗?

    所以这是无解的阳谋。

    而且是针对聪明人的阳谋啊。

    许清宵,当真是妖孽。

    顾言彻彻底底折服了,也彻彻底底相信这一百万万两,一定会有,甚至刚才许清宵说的一百五十万万两,也一定会有。

    这回,大魏真的要发达了!

    哈哈哈哈哈哈!

    想到这里,顾言又忍不住笑起来了,他感觉自己这几天做梦都会笑醒啊。

    “顾大人,您明白了最好,也省的我解释。”

    “行了,清宵出去一趟,顾大人,有几件事情要你来处理。”

    “第一,继续核实财务。”

    “第二,八大商加入的公告,立刻公开,户部核查完后,进行约谈。”

    “第三,再发一个公告,截止时间七天内,超过时间不再录取。”

    “行了,我去找其他尚书了。”

    许清宵开口,吩咐户部尚书做事。

    “好好好,好好好,守仁,你去跟那几个老匹夫谈一谈,注意安全,要是那几个老匹夫敢动你一下,老夫带着户部上下给你找回场子。”

    “记住,要注意安全哈。”

    “路上走路慢点,别摔着了。”

    顾言点头如捣蒜一般,脸上洋溢着无与伦比的笑容。

    而这一幕要是被外面人看到了,只怕户部上下都要懵圈。

    一个侍郎,吩咐一位尚书做事?结果尚书居然笑呵呵答应。

    到底是侍郎大,还是尚书大?

    许清宵走了,守仁学堂内户部上下都已经停下了核算,毕竟他们不知道顾尚书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不敢继续核算。

    而等许清宵走后。

    顾言走了出来,看着众人,不禁怒吼道。

    “都愣着干嘛?赶紧核算啊。”

    “守仁,慢点走哈,注意安全。”

    顾言目送许清宵,发现大家居然不干活,不由怒吼,同时又看向许清宵,额外叮嘱一声,生怕许清宵摔着了。

    这一刻,户部上下实实在在有点不知所措了。

    你大爷的,刚开始怒气冲冲,恨不得要杀了许清宵,现在变脸这么快?顾大人,您是川蜀人?学过变脸?

    可气归气,但还是得好好干活。

    也就在此时,走到守仁学堂门口的许清宵,却不由回头道。

    “诸位,这几天好好干,下个月,户部发喜钱,三倍俸禄。”

    许清宵开口,如今财大气粗,肯定得花花钱啊,不然光赚钱不花钱,有什么意思?

    可这话一说,守仁学堂所有户部官员愣住了。

    下一刻,待许清宵离开后,欢呼声瞬间炸开。

    “翻三倍?许大人说翻三倍?”

    “三个月俸禄?三个月俸禄?许大人真是个好人啊!”

    “哈哈哈哈,干活,干活,我就说,许大人一定不会亏待咱们的。”

    “一口气发三倍?嘶!那我可以给我娘子买几套衣服了,哈哈哈哈,许大人千岁。”

    “许大人千岁啊。”

    这几天加班加点干活,户部官员一个个累得不行,抱怨到没有什么抱怨,毕竟吃官家饭,为国效力嘛。

    可许清宵现在说下个月发喜钱,大家如何不开心?如何不激动?

    学堂内一片欢呼。

    但很快,众人的目光看向顾言,因为他们忽略了顾言,许清宵说三倍,可户部尚书是顾言啊。

    一时之间,大家安静下来了。

    以顾言这种守财奴,只怕......不可能会答应吧?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

    顾言面上很平静,可心中的确有些心痛啊。

    三倍啊,这有点多吧?

    不过想了想,也无所谓,一百万万两白银,三倍俸禄算个毛?九牛一毛都是侮辱。

    当下,顾言开口道。

    “尔等记住,这是许守仁为尔等争取的好处,莫要忘记!行了,好好做事,只要累不死,就往死里干。”

    拿了钱就要拼命,顾言说完这话,转身进房做自己的事了。

    而学堂的欢呼声更加激烈了。

    至于顾言,再听到这欢呼声后,却不由一笑。

    花钱.......的确挺爽的呀。

    一刻钟后。

    吏部!

    整个吏部今日很安静,因为吏部尚书陈正儒心情极其不好,甚至说整个吏部心情都不好。

    陛下的官商之路,几乎是蔑视了吏部存在。

    商人当官?他们能接受吗?他们吏部的存在是什么?就是选拔官员,辛辛苦苦,从百万读书人中,挑选合适的官员。

    可现在商人直接花钱买官,这不是侮辱吏部这是什么?

    所以吏部上下很冷清,大家都不怎么说话。

    许清宵的身影出现。

    一时之间,门外的吏部侍卫,第一时间走了过去,来到许清宵身旁。

    “许大人,您今日不太适合来啊,尚书大人心情很不好,您可别触他霉头。”

    侍卫过来提醒,怕许清宵今日过来,会挨骂。

    “没事。”

    许清宵摇了摇头,同时拍了拍他肩膀道:“过几天有好事。”

    说完这话,许清宵则大摇大摆地走进吏部大院内。

    一路上许多人看到许清宵,有人打个招呼,有人也凑上来提醒许清宵不要去找陈尚书,可能会出事。

    许清宵在吏部名声还是特别不错的,甚至吏部多次讨论,什么时候把许清宵拉到吏部来做事。

    看看许清宵的履历,去刑部,破大案子,去户部,现在户部风生水起,杀了一批番商,赚了多少银子啊。

    来了吏部,那不得起飞?

    可惜的是,户部不放人,陛下也没有放人的意思。

    一一回礼后。

    许清宵来到了尚书房。

    “陈尚书,清宵来拜访了。”

    许清宵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而尚书房内,陈正儒的声音缓缓响起。

    “进。”

    面对许清宵,陈正儒是又爱又恨。

    许清宵作千古诗词,让他名流千古,这一点他记在心中。

    许清宵为民立言,他更是对许清宵无比敬佩。

    再加上许清宵的才华,他如何不喜许清宵?可问题是这个许清宵,就是喜欢搞事,而且每一次都很离谱,很古怪,也很大胆。

    比如说这次,开辟官商之路?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绝对不可能答应,虽然他这几天都在思索许清宵的意图,也猜到了一部分。

    可问题是,不行就是不行啊。

    随着许清宵走进房内。

    陈正儒看了对方一眼,倒也平静。

    “这件事情,你打算如何收手?”

    陈正儒开口,直接询问许清宵怎样才会收手。

    然而许清宵却没有说一句废话,而是直接来到他桌前,取出一张白纸,又拿起一支笔,在上面不知道写什么东西。

    “陈尚书,清宵想要做什么,陈尚书应该知道吧?”

    许清宵认真写着东西,同时开口反询问陈正儒。

    “将天下商人聚在一起,由朝廷掌控对吧?”

    “这一点,老夫知晓,但守仁,你可知道吗?这些商人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加入?”

    “他们不蠢,也不傻,你这样做很有可能会是一个笑话啊。”

    陈正儒知道许清宵的想法,但他更加知道的是,这帮商人一个个老奸巨猾,怎么可能会上当?

    可不等陈正儒继续开口,许清宵直接将账本丢出去。

    没有什么比账本更加直接。

    看着桌上的账本,陈正儒有些皱眉,他拿起账本,仔细观看。

    很快,陈正儒的表情开始变化了。

    好奇!疑惑!惊讶!震惊!震撼!不可思议!瞳孔放大!

    这是陈正儒的面部表情转换。

    “一百万万两!”

    陈正儒攥紧拳头,他几乎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语气,看向许清宵道。

    而此时,许清宵也写完了东西。

    直接将宣纸丢给陈正儒。

    “陈尚书,看看价格满意不满意。”

    许清宵很平淡,他不想说太多,这几天太累了,没心思去解释那么多话。

    而陈正儒接过许清宵丢来的宣纸,将目光看去,很快一行字出现。

    这是许清宵的筹码,让吏部答应官商之路的筹码。

    恩,很直接,也很简单,砸钱。

    而陈正儒看到这张单子后,整个人再次震惊了。

    他还没彻底回过神来,又看到这种东西,自然震撼啊。

    一万万两?

    这相当于是把大魏一年的国税收入给了吏部啊。

    这银子......给的太多了吧?

    陈正儒愣了。

    许清宵则自顾自地鼓捣茶桌,给自己泡壶茶再说。

    可下一刻,陈正儒直接抓住许清宵的手,眼神无比严肃道。

    “喝好茶,别喝这种茶。”

    陈正儒突如其来的操作,让许清宵愣了。

    紧接着,陈正儒以最快的速度给许清宵泡上一壶上等好茶,与此同时看向许清宵道。

    “一万万两有多少吧?你这都一百万万两了?”

    陈正儒泡着茶,把头低着,有些厚颜无耻道。

    一听这话,许清宵有些无语了。

    “陈尚书,别低着头了,我看到你已经在笑了,一万万两还不行?”

    “我跟你说,这要是顾尚书在这里,一千万两都不给,我现在私自做主,拨款一万万两,您就别狮子大张口了。”

    许清宵有些没好气。

    一万万两还不够?

    如果不是大魏这些年,的确没有给官员发放福利,许清宵担心真会闹出一些事情来,也不会给这么多。

    当今官员的俸禄,是最低俸禄,最多就够一家人吃饱喝足,逢年过节换几套衣服。

    这般情况下,官员们岂能不想着牟利?虽然说给了银两,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可最起码给足了银两,也算是帮许多人守住了最后一道关。

    “行行行,这也是看在守仁侄儿的份上。”

    “一万万两,就一万万两,哈哈哈哈哈!”

    “老夫,就说嘛,你许守仁怎么可能会想出馊主意,老夫还寻思,是不是老夫自己没有想清楚啊。”

    “现在看来,是老夫孟浪了,孟浪了啊。”

    陈正儒哈哈大笑,不是他不矜持,主要是忍不住啊。

    他知道许清宵的想法是什么,把天下商人骗进来,然后再慢慢对付。

    可问题是,这样做得不偿失啊。

    说白了一点,陈正儒不觉得会有多少商人给钱,这帮商人太聪明了,可没想到的是,居然有这么多商人给钱?

    这下子陈正儒顶不住了。

    一百万万两啊。

    别说卖官了,谁要是给大魏一百万万两,他陈正儒把丞相的位置卖给他。

    更何况官商之道,也有各种好处啊。

    反正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钱给的不够,肯定不行。

    钱到位了,什么都行。

    哈哈哈哈哈!

    陈正儒心里乐开花了。

    而许清宵看着陈正儒这般,也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

    大魏是真的穷怕了。

    堂堂丞相,吏部尚书,为了一万万两白银,竟然笑得这么开心?

    这要是大魏鼎盛时期,莫说一万万两了,拿出十万万两给吏部,让吏部同意商路之法,吏部都不会答应。

    可现在他们会答应。

    原因无他。

    穷怕了。

    茶泡好了。

    许清宵也没有直接喝,有点烫。

    “陈尚书,拿了钱就做事。”

    “第一,商官入职的事情写一下,包括每一品之间的划分,可以细加,不过等他们交完钱再说,尤其是各大书院录取的事情,好的书院,自然要品级高,一般般的书院就无所谓。”

    “第二,大魏文宫的事情,劳烦陈尚书去处理一下,当然我也知道大魏文宫不会答应,这个时候就要看您的魄力了。”

    “第三,吏部上下估计要忙起来了,下个月三倍俸禄,我额外批银,但得跟吏部说清楚,是许某做的,恩,就是这三件事了。”

    “哦,至于明日上朝的事情,陈尚书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许清宵说出三件事情,让陈正儒去干活。

    不可能白收钱啊。

    “知道,知道,守仁你放心,这些事情,老夫都会办的妥妥当当,你放一百个心。”

    一万万两白银啊。

    陈正儒眼里面都含着笑,这点事算什么?而且许清宵额外批三倍俸禄?

    以后谁还敢跟自己抱怨没钱?

    身为吏部尚书,他每天听到最多的话就是,让自己去朝廷求求户部,求求陛下,给点钱吧,上上下下快饿死了。

    许清宵今天一来,简直是雪中送炭啊。

    不止送碳,而且还送鸡鸭鱼肉,过个肥年。

    “行了,那清宵就不久留了,先走了。”

    许清宵喊了一声,紧接着喝完这杯茶,赶下一个地方了。

    “就走?继续喝几杯啊,守仁,老夫亲自给你下厨,吃点走吧?”

    “守仁,守仁,别走啊。”

    “守仁,慢点走啊,走慢点啊,别摔着了。”

    “仁啊,早点休息,注意身体啊。”

    陈正儒无比关切地看着许清宵,而吏部上上下下傻眼了,陈大人怎么这个样子啊,之前的脾气呢?之前各种说许清宵不是呢?去哪里了?

    而等许清宵走后,陈正儒也不管吏部上上下下的懵圈。

    直接关上房门,一个人偷偷笑起来了。

    他实实在在忍不住笑起来了。

    他拿着许清宵写的款条,所有的烦恼,统统没了。

    至于大魏文宫的事?

    要是大魏文宫敢不答应,他直接动用大儒之力,把他们全部喷一遍。

    又是一刻钟。

    许清宵来到了刑部。

    来刑部就简单多了。

    许清宵一把推开尚书大门,二话不说,啪的一下,一张条子甩在张靖面前。

    正在书写奏折的张靖有点懵了。

    不知道许清宵这是作甚?

    “两千万两白银!”

    “外加刑部上上下下所有官员额外发放三月俸禄。”

    “明天,上朝,答应官商之路。”

    “行,还是不行!”

    许清宵很直接,回刑部就跟回家一样啊,尤其是面对张靖,可谓是一点尊敬都不需要,开门见山交易,哪里需要浪费什么话?

    “守仁,你说什么胡话啊?”

    张靖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许清宵疯了。

    可当账单出现在面前时。

    张靖认真看了一眼,而后不以为然的表情,瞬间转换为震惊,震撼,不可思议。

    到最后,张靖更是激动的站起身来了。

    “嘶!守仁!你他娘的,你他娘的,当真是天才啊。”

    张靖激动的将账单死死攥住。

    “没时间解释。”

    “老张,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许清宵面色平静道,甚至还带着一点傲意。

    “答应!答应!两千万两,不能少。”

    “只要你给银两,我什么都答应。”

    张靖也不啰嗦了,官商之事,关我屁事?反正是吏部和户部的事情,他们刑部就是配合配合。

    现在给刑部拨款两千万两白银,傻子才不答应。

    “明天上朝,好好说话,老张!”

    “银子,九月一号,自己去户部领。”

    许清宵很洒脱地将款条留下,然后直接走了。

    “守仁,不留下来喝口茶?”

    “上等好茶啊。”

    “守仁,路上注意点啊。”

    “来人,给我好好护送守仁,别被路上的石子绊倒了脚。”

    张靖大声吼道,让人跟随许清宵,好好保护。

    而刑部上下有点傻眼了。

    这张靖之前还各种骂骂咧咧,甚至说许清宵不懂事,怎么前前后后不到几十个呼吸时间,就换了个态度啊。

    一刻钟。

    许清宵又来到工部了。

    不得不说啊,工部尚书李彦龙当真是为官正直。

    死活不见自己。

    更是直接说了,坚决不答应官商之事,无论如何都不答应。

    “许守仁,你莫要来劝说老夫,我李彦龙要是同意官商之路,我李彦龙不配为官。”

    李彦龙直接大吼道。

    态度异常坚定。

    一直到许清宵一脚踹开大门,将款条甩在李彦龙桌面前时。

    大约三十个呼吸后。

    欢声笑语出现在了房内。

    许清宵甚至连账本都不给李彦龙看,后者就已经高潮了。

    一句一句守仁大才,守仁牛批。

    许清宵给的也不算多,但也不少,两千五百万两白银,毕竟工部现在急需要培养一批工人,提高水车推广效率。

    “许万古,慢走哈。”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欢送许大人。”

    “许万古慢走,明天的事,交给老夫。”

    李彦龙兴奋的不得了。

    工部一向都没什么好处,尤其是拨款这方面。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直接拨款两千五百万两啊。

    两千五百万两啊。

    大哥。

    工部最多得到拨款几百万两。

    两千五百万两。

    李彦龙真不知道该怎么花。

    穷怕了,一文都不敢花啊。

    李彦龙的势利眼,让许清宵并没有任何一点不愉悦,反而很开心。

    最后。

    许清宵来到了国公府。

    让国公喊来了兵部尚书周严。

    一屋子的国公,列侯,包括兵部尚书,虎视眈眈地看着许清宵。

    而且已经准备了许多言辞,打算等人到齐,直接开喷。

    但还不等国公们开口。

    许清宵啪的一下。

    款条摆在桌上。

    给兵部的数额,许清宵很大,必须要搞大一点。

    因为三军嗷嗷待哺。

    两万万两白银。

    直接拨款兵部,陛下犒赏三军,提高士气,这算是整个武将集团的好处了。

    果然。

    当两万万两白银的款条出现后。

    国公府内安静了。

    落针可闻。

    众人异常的安静。

    所有的言语,所有的话,全部噎嗓子里了。

    许清宵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大家。

    说啊?

    大家怎么不说话啊?

    安国公,您是国公之首,您出来说一句。

    信武侯,你刚才不是想说什么的吗?来说啊?

    周尚书,你不是兵部尚书吗?朝堂上不是特别能说的吗?怎么不说了?

    还有还有,卢国公,你刚才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恨铁不成钢吗?

    怎么都不说话了啊?

    唉!

    烦人啊,脑阔疼。

    许清宵看着大家不说话,索性先开口了。

    “若是诸位叔兄觉得这价格行。”

    “那明日朝堂上,应该懂得怎么说吧?”

    “要是觉得这个价格不行,那清宵就先走了。”

    许清宵开口,打破了安静。

    下一刻。

    安国公的声音响起了。

    “守仁侄儿!”

    “你这条子,当真不当真?”

    安国公认真问道。

    “九月一,若拿不到银子,叔,到时候要杀要剐,任凭处置。”

    许清宵斩钉截铁道。

    此话一说,众人表情微微一变。

    到最后,安国公深吸一口气。

    直接开口道。

    “来人!”

    声音响起,众人都不由看向安国公了。

    “给守仁侄儿,上酒。”

    随着此话响起。

    刹那间,安国公府瞬间热闹起来了。

    这还不热闹啊?几个国公还算是镇定,这帮列侯们一个个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两万万两啊!发放军饷!三军拿了钱,他们压力也少了很多。

    最主要的是,士气也能提高啊。

    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件大好的事情,备战北伐,完全是好事啊。

    至于官商,有就有呗,这帮商人傻乎乎的送钱,为什么不要?

    想到这里,安国公亲自去取酒,一坛坛美酒拿了出来,他开心啊!

    而许清宵脸色却变了,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跑路,可却被众人硬生生拉了下来,根本不让自己跑。

    于是乎,许清宵就这样被硬生生灌了两个多时辰的酒,这才逃出国公府。

    这帮武夫实在是太能喝了。

    自己是拿杯子喝,信武侯直接就是一句,养鱼啊?然后让自己提坛喝。

    这他娘的,也太彪悍了吧?

    许清宵实在是难受,不是说酒量不行,属实是这种酒吧,有点上头,喝了脑阔疼。

    好!等以后自己搞出白酒,不搞死你们,算我许某输。

    许清宵如此想到。

    此时此刻,待许清宵离开国公府后,许清宵不由长长吐出一口气。

    所有麻烦彻底解决了。

    眼下唯独还剩一个礼部。

    只是许清宵不是忘记了礼部,而是他需要礼部帮他办件事情,不过这件事情,是另外一件事情。

    所以许清宵故意忽略了礼部,等礼部尚书自己找上门来。

    此时此刻,许清宵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六部中,五部都答应了。

    还有武将集团。

    明日上朝,如果王新志站出来反对,那会是怎样的画面呢?

    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而此时此刻,当许清宵回到守仁学堂时。

    一道身影也出现在守仁学堂外。

    是......华星云的身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