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四十六章:朝堂很单纯,复杂的是人,礼部尚书哭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华星云的身影出现在学堂门口。

    倒是让许清宵有些好奇。

    摇了摇头,许清宵运转体内的内气,逼出一些酒气,随后缓缓走来。

    学堂门口。

    华星云手中拿着一份东西,正在等待着什么。

    察觉到许清宵的出现,一时之间,华星云立刻走了上去。

    “属下华星云,拜见许大人。”

    华星云恭恭敬敬开口,朝着许清宵一拜。

    “华兄言重了,敢问华兄找许某有何事?”

    许清宵开口问道,眼前这位主,可是大魏三年前的文曲星,这种存在怎么可能三年内突然一下变得如此儒雅随和呢?

    而且还心甘情愿给自己打下手?许清宵想不明白,既然想不明白,许清宵不得不提防一手啊。

    首发

    这家伙周游列国,鬼知道见过什么人。

    “许大人才是言重了,属下如今是户部卷吏,这几日也知晓许大人正在忙三商之事,所以特意写了一篇计策,还望大人一观。”

    华星云拿出自己的计策。

    递给许清宵看。

    “哦?计策?”

    许清宵接过计策,倒也没有任何轻视,反倒是无比认真地阅读观看。

    华星云的计策,洋洋洒洒数千字,但内容许清宵一目了然。

    大魏王朝,水车工程原材料被三商卡主,而华星云的计策简单也不简单。

    挑拨离间三商关系,拉拢两商,再打压另外一商,从而让对方害怕,选择加入自己,再以他打压其他两商,让其产生内讧。

    有点两桃杀三士内味了,但有一个巨大的漏洞。

    那就是你拉拢一个商会的过程中,他会不会跟其他两大商会串通起来?

    你在算计他的时候,他会不会反过来算计你?

    现在三商是有共同利益的,一起抬高价钱,你想要挑拨离间很难。

    人家又不蠢。

    只能说这个计划看起来相当可以,但真要实践起来很难,忽略了人性。

    但不得不说,华星云是个聪明人,能想出这个计谋,绝对不蠢,只是低估了人性。

    将计策卷起,许清宵点了点头道。

    “此计不错。”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夸赞了一声。

    因为这计的确不错,但不能用而已,只是没必要说的那么清楚,人家愿意为户部做点贡献是好事,不能打击这种积极性。

    而华星云再听到这话之后,不由露出喜色道。

    “既然许大人赞同,属下之计是否可以实行了?”

    华星云兴奋问道。

    “不,顾尚书已经想到了更好的办法了。”

    “华兄,你之计谋,的确不错,但对比顾尚书的,还略逊一二,不过这也正常,毕竟顾尚书身为户部尚书,自然比我等老道一些,也实属正常。”

    许清宵开口,他肯定不会同意华星云的东西啊。

    但也不好直接拒绝,就随便找个缘由,就这样搪塞过去吧。

    “顾尚书想到了更好的法子?”

    “敢问许大人,是什么法子?”

    华星云开口,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只是许清宵却不由看了看他。

    后者感受到了许清宵的目光,顿时明白许清宵为何这般看自己,当下低下头道。

    “属下明白了,此等事情,属下区区一个卷吏,的确无权过问。”

    华星云明白许清宵为何这样看自己,当下拱手致歉。

    “非也,只是华兄刚刚回到京都,也算是刚刚入了户部,既然选择了卷吏,就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再说吧。”

    许清宵也不想说太多,免得还说自己打压华星云。

    只是,华星云现在不过是个卷吏,有些事情不参与最好,有没有华星云,意义不大。

    而且还有一点,官商之事,想来大家都已经知道了,华星云莫名给许清宵一种明知故问的感觉,还有手中的计策。

    说实话许清宵并不认为华星云没有考虑到人性问题,可他还是要将这计策交给自己,这是为何?

    故意让自己看轻他吗?

    有这个可能性,但也不能完全笃定,没必要随便冤枉一个人,只是眼下不是很熟的情况,提防一点最好。

    “行了,华兄,你先回去吧。”

    许清宵开口,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打算回去休息休息。

    “恩,许大人慢走,属下告退。”

    华星云弯腰,恭送许清宵离开后,他没有多想,直接朝着大魏文宫走去。

    的的确确没有一丝丝抱怨和愤怒,显得无比平淡。

    而随着许清宵回到房内后。

    顾言还在乐呵呵地算账,每增加一笔银两,他脸上的笑容就浓了一分。

    当看到许清宵回来后,顾言如同邀功一般道。

    “守仁,你知道你走的这段时间,又加了多少银子吗?”

    顾言激动道。

    “多少?”

    许清宵有些好奇,但脑子还有些醉醺醺的。

    “八千万两!足足八千万两啊!哈哈哈哈,马上就要突破八十万万两大关了,你之前说一百五十万两,老夫有些不信。”

    “可现在,老夫信了,彻底信了。”

    顾言激动无比说道。

    许清宵这趟出去了大约两个多时辰,光是这两个多时辰的清算,就又多了八千万两白银的进账,他如何不激动?如何不开心?

    一时之间,再想想国库每年的收入,才不过一万万两,运气好的时候,收成好一些,也才不过一万五千万两,现在两个多时辰,就加了八千万两白银。

    这简直是抢钱啊。

    哦,不,抢钱都没有这么快吧?

    “恩,还算不错。”

    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直接躺在床榻上,他有些醉醺醺的,想休息休息,连续一段时间不睡是小事,这酒喝的有些难受。

    好喝吧,是挺好喝的,但又不是白酒那种入口柔顺的酒,而是那种极其刺激的烈酒,如同火烧一般,实在是有些难顶啊。

    “守仁,你怎么醉醺醺的啊,谁拉你喝酒了?武将那批老东西?”

    “那帮老东西,就知道灌酒,守仁,你以后少跟那帮家伙靠近了,一帮匹夫。”

    顾言有些没好气地骂道,但他不是骂许清宵,而是骂那帮匹夫,带坏许清宵。

    许清宵躺在床上,对顾言这种话不觉得什么。

    文武对立是一件比较正常的事情。

    眼下许清宵需要思索的是几件事情。

    一、异术之事。

    许清宵莫名有一种直觉,快要来了,这是一种莫名的直觉。

    二、武道之事。

    即便是逃过了审查,自己也要快速提升武道境界,早点摆脱异术,否则的话,早晚会出事。

    三、民心之剑。

    自己要尽快铸出这把民心之剑,如此一来的话,也有效防止一些人暗中算计自己了。

    四、大魏发展。

    这笔钱要是收到手了,水车工程可以直接运作,并且不仅仅是五十郡了,直接覆盖半个大魏,至于剩下的倒不是没钱。

    而是藩王还没有收拾,不可能免费给那些藩王打工啊,肯定是先让自己的地盘发展起来再说。

    并且很多地方都需要花费银子,别看一百万万两白银感觉很多,真花起来还真不够花,有了粮产下一步肯定是修桥修路,提高经济能力。

    要想富先修路,这个道理谁都明白,而且还要设置一些专门的机构,拨款研发各种提高粮产农作的东西,搜寻土豆这种东西。

    每一件事情都是一大笔银子,累计起来就是天文数字。

    这四件事情,让许清宵莫名有些累啊。

    不过要是把这四件事情解决了,自己就可以躺平了,真正的躺平,吃吃喝喝玩玩,不亦乐乎。

    天天去桃花庵跟妹子聊天,有事没事去参加一些诗会。

    说真心话,自从来了大魏京都,许清宵都没主动去结识一些权贵,也没有去参加过什么小型宴会。

    这样下去,只怕要孤独终老啊。

    而就在许清宵胡思乱想之时,顾言的声音忽然响起了。

    “守仁啊,老夫问你个事。”

    “一品就六个位置,你一个,还有一个被你内定了,这剩下四个位置,八大商会都在争抢。”

    “要不咱们找陛下谈一谈,额外加四个位置,不然少一个就是一万万两啊。”

    顾言提到了一个关键问题,一品就六个位置,许清宵一个,张如会一个,剩下四个卖四万万两,可八大商会争先恐后想要进来。

    饥饿营销这个理论顾言懂,可问题是这要少一个,就是少一万万两白银,他舍不得啊。

    “放心,顾大人,我已经想好了。”

    “一品位置肯定是不让加,只不过巡查官还空着,一个一万万两,你觉得他们会不想?”

    许清宵如此说道。

    这话一说,顾言来了精神了。

    “巡查?”

    顾言有些好奇。

    “恩,晋,徽,赣这三商,再把排名靠前的一个,全部录进一品。”

    “我们现在还需要他们的材料,可以好好谈,已经约好了,后日晚上见。”

    “他们四个肯定是录一品,至于其他四个商会,让他们拥有巡查商会之职,属监督缉查,这样一来的话,可以形成制衡。”

    “我找人调查过,晋商他们的体量,完全不是其余四商能比的,可若是给他们缉查之责,无需我等出手,自己人更了解自己人。”

    “一旦形成制衡,户部就可以坐渔翁之利,观虎斗了。”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计谋。

    为什么一品设置六个?纯粹就是配合六部吗?

    肯定不是啊,一个一品就是一万万两,别说顾言舍不得了,许清宵也舍不得啊。

    可开辟十个一品,不是显得有些廉价?更主要的是,这设置十个位置,也算是瓜分权力。

    索性不如搞个巡查,让下面四个商会当上巡查,以小管大,这些商会平日里就没有勾心斗角?排名第八的不想干掉前面的商会?

    肯定想啊。

    那许清宵给他们一个舞台,让他们自己相斗。

    最好是狗咬狗一嘴毛,斗的差不多了,自己再出面,洗个牌,重新安插自己的亲信,到时候岂不是坐收渔翁之利?

    别觉得许清宵玩脏的,这也是这帮商人先脏起来的。

    许清宵完全是被迫。

    而顾言听完许清宵这么一说,不得不赞叹一声啊。

    “守仁,你这心思,当真缜密恐怖,落一字而观全局,这一点,老夫都不如你啊。”

    顾言忍不住开口,这句话是由心而言。

    压根就没有半点吹捧的意思。

    “顾大人言重了,这个计划是我想出来的,所以缜密一些也正常,如若是您想出来的,估计更加缜密了。”

    “不过顾大人也别只是夸,没事的时候挑挑刺,找一下不合理的地方在何处,也好做到完美。”

    许清宵不接受夸赞,他反而希望顾言挑挑刺,免得出什么错乱。

    “恩,守仁,你有这个想法,老夫这回是真心愿辅佐你成为户部尚书了。”

    “老夫的确觉得有个地方不妥,就是各大书院优先录取。”

    “这个录取之法,我怕会引来民怨啊。”

    “虽说这些商人,的确有银子请来儒者教学,可明目张胆的优先,实实在在有些不好。”

    顾言开口,这般说道。

    而许清宵点了点头,而后道。

    “这样,顾大人,稍微改一改,限制名额,将书院划分,越好的书院,名额越少,比如说四大书院,一年就额外开放十个优先录取名额。”

    “从商人后代中选出十个最好的,降低一下百姓心中的怨气,不过如若百姓真闹大了,我还有一个办法。”

    许清宵出声。

    稍稍修改一下,毕竟自己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想什么都是十全十美的,顾言说的一点没错。

    这优先录取,对百姓很不公平,会激发民怨。

    修改一下名额,降低一下影响,同时许清宵还有一个大杀招没有用出来。

    “什么办法?”

    顾言好奇了,他其实一直在想这件事情,毕竟一旦激起民怨可不是小事,朝堂还好说,那帮老匹夫,随便给个几百万两就能打发了。

    可百姓不一样啊,你总不可能给百姓派钱吧?这要是派钱,一百万万两都不够。

    “九年义务教育。”

    许清宵缓缓开口。

    说出自己的大杀招。

    “哈?九年义务教育?”

    顾言这回有点听不明白了。

    许清宵起身,看向顾言,随后解释道。

    “凡大魏子民后代,满六岁者,可享受九年免费私塾教育。”

    许清宵开口,言语平静,但在顾言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九年义务教育?

    免费读书九年?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普通百姓想要自己孩子上学,有些穷苦之地的书生,不收学费,但大部分的私塾都是收费,一年五两银子左右。

    这还要分地方,某些繁华之地,可能需要十两银子。

    平均下来,一年七两左右。

    大魏幼童又有多少?十万万一点都不过分吧?

    一年七十万万两白银。

    九年就是六百三十万万两白银啊。

    大魏国库根本做不到,哪怕是恢复鼎盛时期的大魏,最高极限一年三十万两白银的收入。

    也架不住你这样啊。

    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这一刻,顾言觉得许清宵很恐怖,这简直是一个疯子,他竟然有这样的想法?

    可他知道的是,如若许清宵真做到了。

    许清宵!

    可封圣!

    这不封圣谁封圣?

    让天下百姓都能读书,人人有书读,看似简单的五个字,可想要做到,穷尽大魏国力也做不到。

    除非你让这些教书之人,不要钱白打工,一两个月或许可能,一年两年呢?这绝对不可能。

    “守仁!你这个想法很好,可你做不到,一定做不到,你千万不要乱说,这要说出去了,只怕会让天下百姓空欢喜一场啊。”

    顾言开口,他告知许清宵,这个想法很不错,可还是百般叮嘱许清宵,不要说出去,一定不要说出去。

    说出去了,百姓狂欢,可你做不到,这辈子就毁了。

    “顾大人放心。”

    “我肯定不会犯傻,而且即便真要推广,也不是现在。”

    “还有这其中也会分阶段,先免费三年,再六年,再九年,不可能直接就免费九年。”

    “当然,不仅仅是大魏财务问题,更大的原因不是这个。”

    “算了,算了,不谈不谈,这只是一个设想罢了。”

    许清宵摆了摆手。

    最大的问题不是银两钱财。

    而是人力。

    真要九年义务教育,唯一的办法,就是守仁学堂发扬光大,可以比肩大魏文宫。

    门徒三千?不,许清宵要门徒三万,三十万,三百万,三千万。

    让门徒去教书三年,专门成立一个部门,给予心学门徒一定银两,相当于朝廷发俸禄一般。

    不会少但绝对不会多,如此一来的话,才有可能实现九年义务教育。

    只是想要做到这一步,现在太早了。

    甚至说早的不行。

    真说出去了,的确如同顾言所说,拉足了期待感,却让百姓无比失望,所有民心全部失去。

    还铸什么民心之剑,直接毁了。

    故此这个说说而已,真做?给许清宵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说出来。

    看到许清宵不提这件事情,顾言不由放心下来。

    同时将话题扯开。

    “其余一些尚书,你都通知了?他们答应吗?”

    顾言问道。

    “恩,都答应了。”

    许清宵回答道。

    “都答应了?给了多少银两?”

    顾言问道。

    “吏部一万万两,兵部两万万两,刑部两千万两,工部两千五百万两,户部咱们自己的钱,就不给了吧,最多年底的时候,再给户部添点彩头。”

    许清宵如此说道。

    可这话一说,顾言脸都黑了。

    “什么?吏部一万万两?兵部两万万两?”

    “这就算了,吏部和兵部我能接受。”

    “这刑部和工部都给这么多?”

    “糊涂啊!你糊涂啊!”

    “哎呀,这两个老东西,给一千万两就可以打发走了。”

    顾言脸黑了,许清宵这花钱也太大手大脚了吧?就这样,怎么能将户部尚书的位置给许清宵?

    吏部兵部,他没什么说的,天下官员的确嗷嗷待哺,发点银子就发点银子。

    兵部也可以给点,北伐没有北伐起来,你总要犒赏三军,提拔提拔士气吧?这个咬咬牙能接受。

    可问题是,刑部和工部凭什么拿这么多啊?这简直是浪费啊。

    顾言是真的难受,以致于他忽略了礼部。

    “顾大人,别这么抠啊,都是为大魏做事,给点就给点,总而言之一句话,大魏以后,不会穷了。”

    许清宵说到这里,直接蒙上被子,也懒得理会顾言在这里唉声叹气了。

    跟守财奴没什么好说的,有了银子不花,留着干嘛?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给了银子,刑部和工部干活也得劲啊,没钱不给没话说,有钱都不给,打击官员积极性。

    许清宵可不愿意。

    蒙上被子,许清宵取出一张天旨,用春秋笔在上面写了两个字,紧接着放在枕头底下,等顾言走后再烧掉。

    而看着蒙头睡觉的许清宵,顾言不由长长叹了口气,他想说点什么吧。

    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只能继续开始清算,同时心中恶狠狠道。

    “张靖啊张靖,李彦龙啊李彦龙,看老夫以后不吃穷你们。”

    顾言攥紧着笔,眼神之中满是怒气。

    而与此同时。

    礼部。

    王新志已经将第三篇奏折写好。

    他仔仔细细,来来回回看了几遍,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这才满意地笑了笑。

    也就在此时,有人在外出声汇报。

    “王尚书,孙儒求见。”

    随着声音响起,王新志立刻起身道。

    “速速请进。”

    下一刻,推门声响起,孙静安的身影出现在了王新志眼中。

    “见过孙儒。”

    王新志朝着孙静安开口,而后一拜。

    “王儒客气。”

    孙静安回之以礼,紧接着到也不客气,直接落坐下来。

    “王儒,这是在写什么?”

    一坐下来,孙静安便看到桌上的奏折,不禁好奇问道。

    “哦,明日呈现给陛下的奏折。”

    王新志直接回答,倒也不藏藏掖掖。

    “哦?明日陛下会早朝吗?”

    孙静安有些好奇问道。

    “不管陛下上不上,老夫的奏折还是要写。”

    “只希望陛下能听老夫一劝,即可。”

    “对了,孙儒,您看看我写的奏折如何。”

    王新志如此说道,同时将奏折递给孙静安,希望对方鉴赏鉴赏。

    孙静安接过奏折,扫了几眼,不由点头赞道:“文笔犀利,言辞恰当,既有劝阻之意,又无顶撞,很不错,非常之不错。”

    孙静安夸赞几声,王新志也不禁露出笑容。

    只是很快,孙静安的声音响起了。

    “不过这件事情,老夫总觉得......有些难办,此事恐怕与许清宵有关。”

    “陛下如今极其器重此人,听信谗言,就怕陛下死活不答应啊。”

    孙静安略显无奈道。

    然而王新志却摇了摇头道。

    “不不不!”

    “孙儒想多了。”

    “今日我等出京之时,我与陈尚书,张尚书,顾尚书,李尚书,以及周尚书都谈妥了。”

    “我等六部尚书,必定站在同一条战线,同仇敌忾,绝对不允许陛下答应官商之道。”

    “除非陛下罢免我等六部尚书,否则的话,我等六人,同进退。”

    王新志斩钉截铁道。

    这还真不是他装哔,因为走之前,大家已经说好了,明日上朝,一起抵制陛下,坚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坚决!

    不允许!

    “甚至,武将一脉也是这般想到,绝不可能同意。”

    “所以此事,无非是雷声大雨点小罢了。”

    王新志很是自信。

    这般自信,倒是让孙静安放下心了。

    “恩,既然如此的话,那就麻烦王儒等人了,明日早朝我就不上了,我最近有些事情,可能都不会上朝。”

    孙静安点了点头。

    “哦?孙儒有什么事?”

    王新志有些好奇了。

    “一件大事,具体是什么,就不能多说了。”

    “但等这件事情出来后,天下惧惊。”

    孙静安也是无比自信,同时卖了关子。

    这让王新志更加好奇了,但孙静安死活不说,让他有些难受。

    一刻钟后。

    王新志送走了孙静安,同时又开始写第四封奏折。

    他相信自己这四封奏折一出,文武百官必然对自己刮目相看。

    哎呀,一想到明日上朝,百官们无比崇敬地看着自己,王新志心情就莫名愉悦起来了。

    而就如此。

    一直到深夜。

    随着一缕白烟从守仁学堂飘到大魏皇宫中。

    一道旨意从皇宫内传出。

    明日上朝。

    百官进殿。

    这则消息出现,最开心的不是六部官员,而是十国大才。

    十国才子喜极而泣,这他娘的总算是上朝了,再拖下去,他们真的受不了了。

    八月二十七日。

    卯时。

    大魏京都。

    这一日,文武百官聚集在皇宫之外。

    五部尚书,各大国公列侯的脸上都莫名带着一丝笑意,就唯独顾言看见张靖和李彦龙时,有些不太舒服。

    唯独一些侍郎不清楚状况,但也没有多想。

    王新志是最后一个赶来的。

    他一清早想到了更好的说辞,所以又写了一封奏折,所以有些姗姗来迟。

    “见过诸位尚书。”

    王新志赶来,看见五部尚书后,稍稍作礼。

    “见过王尚书。”

    几人回礼,而王新志也缓缓来到张靖身旁道。

    “张尚书,一切按计划行事吗?”

    王新志问道。

    听到此话,张靖不由看了一眼王新志,随后压着声音道。

    “照旧。”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回答,让王新志充满着信心。

    而张靖却以为是许清宵说的事情,所以给予了一个恩字。

    “陛下有旨,宣百官入朝。”

    下一刻,太监尖锐的声音响起。

    百官纷纷入朝。

    一直来到殿外。

    王新志的心情莫名有些紧张起来了。

    “入殿。”

    太监的声音再次响起。

    文武百官依次入列。

    很快,又踏入宫殿之中。

    王新志昂首挺胸,衣袖中的奏折,更是被他捏的死死。

    大殿内。

    女帝端坐龙椅之上。

    她静静注视着文武百官,沉默不语。

    赵婉儿站在一旁,也显得无比平静。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的声音响起,朝着女帝一拜。

    “众爱卿平身。”

    女帝开口。

    这是很基本的开场。

    随后,六部尚书开始依次汇报国家大事。

    王新志倒也平静,轮到他的时候,就大致汇报了一下有些番邦外使对寿诞拖延略感到不满,但这个还好。

    同时番邦外使这次合计赠送的牛羊马,还有一些特产,诸如宝石玉器,香料绸缎等等加起来差不多一千四百万两白银,回礼要回多少。

    这是一个大问题。

    而文武百官再听到这话之后,却不由皱紧眉头。

    番邦外使历来送礼,加起来不过一二百万两银子,所以大魏基本上是翻十倍或者是五倍奉还,彰显国力。

    现在居然送一千四百万两白银的东西。

    这让大魏怎么回礼啊?

    十倍是不可能的,那就是一万万两。

    五倍也不可能啊,七千万两,谁给得起?

    三倍差不多,可还是肉疼啊。

    一倍的话,就有些少了。

    “往些年都是一二百万两,怎么今年如此之多?”

    顾言的声音响起,他询问王新志。

    “顾尚书,今年是新朝第一年,也是陛下登基第一年,元始之年,所以各地番邦来使认为,应该准备厚礼。”

    “这一点,我也没有办法。”

    王新志如此说道,他的确没有办法,而且人家也说的对,女帝刚刚登基,是新朝第一年,多送点礼也表示尊重。

    可这到底是多送礼,以表尊重,还是把大魏当肥猪宰,就不得而知了。

    “此事暂放,寿诞于三十举行,提前一日商议即可。”

    女帝出声,这件事情就不提了,谈重要的事情吧。

    果然,此话一说,大殿瞬间安静下来了。

    国家大事谈完了。

    接下来就是谈正事了。

    女帝不说话,百官们也不说话。

    彼此都显得有些安静。

    这种安静大约持续了一小会,终于,王新志有些按耐不动了。

    你们不说是吧?

    那行,我王新志来说。

    这头功就是我王某的了。

    想到这里,王新志主动上前,取出奏折道。

    “陛下!”

    “臣,王新志,有言上奏。”

    王新志声音洪亮道。

    “奏。”

    女帝出声。

    而王新志直接拿出奏折,开始说话了。

    “陛下,臣认为,官商之事,实乃千古荒诞,如今大魏虽国库空虚,缺少银两,但再如何,也不可开这般先河。”

    “列祖列宗,再苦之时,也未曾如此,天下商人,本性逐利,若予官位,民心不安,以激民怨,损伤国体。”

    “此番,臣恳求陛下,为大魏千秋,为大魏列祖列宗,收回圣命,取消官商之事。”

    “如若陛下不愿,臣,愧对先帝,愧对天下百姓,还望陛下可怜。”

    “还望陛下三思啊。”

    说到这里,王新志更是催生泪下,跪在地上,将奏折摆在面前,显得荡气回肠,好一副为国为民啊。

    这一刻。

    女帝沉默了。

    五部尚书也沉默了。

    武将一脉也沉默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纷纷看向王新志。

    安静。

    安静。

    绝对的安静。

    一切安静的不行。

    只有王新志的哭泣之声。

    大殿内,王新志跪在地上,他一开始还哭的出声,可哭着哭着却发现。

    有些不对劲啊。

    你们怎么不说话啊?我头都给你们开好了,你们这个时候当哑巴?

    不说话?装高手?

    王新志缓缓抬起头来,他看向文武百官,又看了一眼陛下。

    为什么,所以人看自己的目光,都带着一丝丝好奇啊?

    王某说错了什么吗?

    陈尚书,你有话就直说啊,你看着我不说话干什么啊?

    顾尚书,你一眼嫌弃是什么意思啊?咱们不是说好了今天上奏的吗?

    还有,张尚书,昨天不是你气急败坏说,陛下糊涂吗?你今天怎么不开口啊?你说啊,你说话啊,你刚才还不是说一切照旧吗?你怎么直接翻脸不认人啊?

    李尚书,你皱眉你马呢?昨天临走的时候,你还硬拉着我说,这事就是许清宵搞的鬼,让我死活不能答应,不能让许清宵胡作非为。

    现在你这样看我?

    周尚书,老夫辛辛苦苦写了一天的奏折,你不来一句好文采就算了,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啊?你瞧不起谁啊?信不信我写书骂你啊?

    还有,国公,列侯。

    你们昨天不是叫的最凶吗?

    什么羞与而等商人为伍?怎么一个个不说话了啊?

    喂。

    你好。

    在?

    能回句话吗?

    都不说话?

    都装高手?

    王新志很懵,甚至是极其懵。

    昨天走的时候,大家都是同仇敌忾,怎么现在自己开了头以后,都不说话了?

    难不成是我的奏折太好了?你们嫉妒我王某了?

    王新志想不明白。

    但就在这时。

    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了。

    “陛下!臣认为礼部尚书所言不对,臣,支持官商变法。”

    当陈正儒的声音出现后。

    其余人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臣,户部尚书顾言,同意官商变法。”

    “臣,刑部尚书张靖,同意官商变法。”

    “臣,工部尚书李彦龙,同意官商变法。”

    臣,兵部尚书周严,同意官商变法。”

    五部尚书依次开口,全部同意官商变法,让跪在地上的王新志更加懵了。

    不仅仅是这样,更懵的还在后面。

    “老臣,也觉得官商变法极其合理,陛下圣明。”

    “非常时期,用非常之法,老臣也觉得妥当。”

    “陛下登基,千古变化,新朝而出,自有新朝之法,老臣也同意。”

    “臣等,同意。”

    随着安国公第一个站了出来,随后其余几位国公纷纷站出来,也纷纷表示同意。

    这一刻,王新志彻彻底底傻眼了。

    好家伙。

    好家伙。

    你们联合起来玩我是吧?

    昨天说好一起不答应,结果你们私下串通,故意让我出丑?

    你们!你们!你们!

    王新志身子发抖,不是害怕,而是气的。

    他真的气啊。

    昨天明明都说好了一起抵制陛下,结果今天就自己一个人抵制?

    而且你们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啊?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为什么不跟我说啊?

    扪心自问,我王新志什么时候得罪过你们啊?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王新志内心五味杂陈,他实实在在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孤立了。

    他莫名想哭。

    朝堂很单纯,复杂的是人啊。

    尔等!不配为人啊。

    王新志手都在抖。

    而满朝文武,只有一个人能明白王新志的难受。

    这个人就是......李彦龙。

    “王尚书,朕再问你一句。”

    “官商变法,可行,还是不可行?”

    此时,女帝的声音响起,她目光落在王新志身上,这般问道。

    当声音响起。

    王新志一张老脸都快哭了。

    六部五个尚书答应。

    武将集体答应。

    这还需要问自己吗?

    自己说不行,您答应吗?

    这不是羞辱老夫吗?

    如若换个人来问自己,王新志必然跳起来大骂一声,可提问的人,是女帝。

    当今圣上。

    王新志只能将奏折缓缓收起,哭丧着脸道。

    “陛下圣明!是臣,欠妥了。”

    王新志几乎是用哭腔说道。

    他真的好难受啊。

    可当这话说完后,王新志的目光,也死死地看着张靖。

    这个老匹夫。

    还照旧?

    我照你娘。

    狗啊,好狗啊,你们这群狗啊,害老夫当众出丑,我,我,我,我他娘的全记着了,等你们死了,老夫一文钱的礼都不送。

    真他娘的气人啊。

    王新志是真的要哭了,自己饱读诗书几十年,就他娘的一辈子没骂过人,可今天却不得不骂娘了。

    主要是太气人了,这帮人他娘的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陈正儒,朕令你拟新旨,盖六部尚书印,昭告天下。”

    “官商之事,依旧全权又许清宵负责。”

    “退朝。”

    简单无比的话说完。

    女帝起身,离开朝堂。

    而她背对众人时,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

    因为她真的没有想到。

    许清宵再一次的力挽狂澜,再一次的让满朝文武改变主意。

    可为什么偏偏孤立了个王新志呢?

    她有些好奇,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

    只要计划能正常施行,一切都无所谓。

    很快。

    百官退朝。

    等走出大殿后。

    王新志一把抓住张靖,眼中几乎喷火道。

    “张尚书,您这是什么意思?”

    王新志压着声音怒吼。

    方才的事情,可谓是奇耻大辱啊。

    “什么什么事啊,我反而要问问你是怎么回事啊?”

    “许清宵难道没跟你说清楚吗?”

    张靖一把甩开王新志,他毕竟是刑部尚书,还是练过武的。

    “许清宵?怎么又是许清宵啊?”

    王新志一脸疑惑。

    而众人也不由皱眉了。

    当下,李彦龙凑了过来,他很能理解王新志的心情,故此将事情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下。

    等知道来龙去脉后。

    王新志愣了。

    “给钱?”

    “他许清宵压根就没给我礼部钱啊。”

    “好家伙,许清宵孤立我?”

    王新志反应过来了,下一刻,他没有任何犹豫,杀气腾腾地朝着守仁学堂走去。

    这耻辱,他一定要找个说法。

    不为自己的名誉。

    最起码得为银两啊。

    给工部两千五百万两。

    礼部一文都没有?

    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望着杀气腾腾离开的王新志。

    众人也有些好奇啊。

    许清宵!

    为什么,单单忽略了礼部啊?

    有仇也不至于这样吧?

    没必要啊。

    人们好奇,但张靖却皱着眉思索另外一件事情。

    工部给了两千五百万两?

    刑部才两千万两?

    好像有点吃亏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