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四十八章:山雨欲来风满楼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刑部。

    程立东的身影出现在这里,手中拿着一份卷宗。

    他面色冷漠。

    等到时辰差不多了,便走进刑部当中。

    随意找了一间主事房走去。

    因为程立东的形象有些不一般,一看就不是寻常老百姓,再加上刚刚点卯,众人也没有太过于观察到程立东。

    踏入主事房。

    房内的主事正在整理一些卷宗。

    下一刻,程立东直接将手中的卷宗放在他面前,而后语气平静道。

    “将这份卷宗交给刑部尚书,我要报案。”

    一秒记住.42zw.

    程立东开口,语气十分平静。

    而后者却不由皱眉了。

    将案件交给刑部尚书?你好大的口气啊,你谁啊?刑部尚书日理万机,每天有多少事情要处理,在这里给你干活?

    后者皱眉想到。

    只是不等他开口,程立东的声音继续响起。

    “先看看卷宗吧,看完之后,再说话。”

    程立东显得无比平静,不闹不怒。

    后者皱了皱眉,随后接过卷宗,只是扫了卷宗名称后,脸色就变了。

    这是卷宗名称。

    光是这个名称,就吓得后者瞳孔放大。

    状告许清宵?

    许清宵是谁?

    如今大魏的绝世大才啊。

    陛下器重,六部信任,武将之友,才华万古,安国之人。

    这样的人物,比星辰还要耀眼,如同太阳一般璀璨。

    而自己呢?连尘埃都算不上,结果这样的案子,交给自己?

    这谁不吓一跳?

    “这许清宵是谁?”

    他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相信这是同名同姓之人。

    “大魏京都还有第二个叫许清宵的人吗?”

    “这份卷宗送给刑部尚书吧,若是刑部尚书受理,你就来北街来悦客栈寻我。”

    程立东将话说到这里,而后反过身子,朝着刑部之外走去。

    待程立东走后。

    这名主事不禁将目光看向这份卷宗,他想看一看,这里面有什么内容。

    可当他拿起之时,又马上意识到恐怖。

    不管是真是假,关于许清宵的事情,都跟自己一个区区主事没有任何关联,若是观看,可能会惹祸上身。

    付出生命代价。

    想到这里,他没有敢动这份卷宗。

    而是老老实实起身,将这份卷宗交给刑部尚书张靖。

    随着太平诗会的结束。

    张靖心情很愉悦,大魏完成了一件大事就不说了,最主要的是,刑部如今增了两千万两白银的收入。

    这笔钱,完全可以改善刑部的苦日子了。

    以后出差,也不至于说住不起好点的客栈。

    有钱干活,人也舒服很多。

    这不,刚来尚书房,就喊来了左右侍郎,而后开始批银子。

    有了钱,说话声音都大了不少,以往听到就想躲避的话题,现在都不用了。

    “什么?差旅费一百里才五两银子?给我加,加到十五两,有补贴。”

    “哈?千里之外的案子没人愿意接?公告出去,额外加三十两,就当做是补贴,再加五两银子,当做消费。”

    尚书房内。

    张靖发号施令道。

    身子骨也算是挺起来了一回。

    不过这一切,张靖都知道,得感谢许清宵。

    如果没有许清宵,也就没有现在刑部的豪气。

    “唉,守仁为何不早点出现啊,若是早点出现的话,刑部就不会这么苦了。”

    张靖心中感慨。

    而左右侍郎已经笑得满脸春风了。

    “啧啧,这守仁当真是记恩啊,知道给咱们刑部拨款,好啊,好啊,还好我没得罪过他。”

    冯建华开口,笑呵呵地说道。

    只是这话一说,李远不由出声了。

    “你这是何意?说的好像我好像得罪过他一样。”

    李远有些不乐意了。

    “得罪没得罪,你心里清楚。”

    冯建华轻哼一声。

    “哼,还不是尚书大人的意思,不然的话,我会如此?”

    李远想到这件事情,不禁开口,将锅甩给张靖。

    只是这话一说,张靖有些不太开心了。

    “李侍郎,你说话注意点,本尚书什么时候让你找守仁麻烦了?是你们自作主张,反正我没说过。”

    这时候张靖肯定不能接锅啊。

    关我屁事?

    一听这话,李远来气了,好家伙,现在跟我玩这招?

    虽然你张靖没说,但大家做的事,你也心知肚明啊。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从外面响起。

    “尚书大人,有急事。”

    随着声音响起,张靖不由起身了。

    “是守仁来了吗?”

    他脸上写满着期盼之色。

    “不是,有急事。”

    后者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有急事。

    可这话一说,张靖好奇了。

    “进。”

    他坐了下来,面色平静。

    很快,刑部主事推门而入,看了一眼张靖和两位侍郎,当下恭敬一拜。

    “见过张尚书,见过左右侍郎大人。”

    他开口,如此说道。

    “何事?”

    张靖皱了皱眉,还是有些官威的。

    许清宵是大才,有傲气的资本,可身为尚书不可能一点威严都没有。

    “大人,您看。”

    后者将卷宗交给张靖,左右侍郎皆然有些好奇,怎么把卷宗交给尚书大人?

    这有些不合规矩啊?

    但两人身为侍郎,能坐到这个位置,也有自己的本事,自然不会乱说话。

    张靖接过卷宗。

    他低头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张靖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冷意。

    下一刻,张靖起身,两位侍郎一见这个情况,也跟着起身。

    “尚书大人,我等就先回去处理公事了。”

    冯建华开口,随后便与李远一同离开房内。

    待两人离开房中。

    张靖的声音立刻响起。

    “你可曾看过这份卷宗?”

    张靖问道。

    “此事属下负不了责,不敢去看,卷宗印泥也在,请尚书明鉴。”

    后者弯着腰,有些颤抖道。

    “恩。”

    “此事,事关重大,不管是真是假,你不要参与进来,也与你无关。”

    “知道吗?”

    张靖出声,这卷宗上面明明白白写着许清宵修炼异术。

    这可不是小事。

    真闹大了,会对许清宵带来巨大的打击。

    所以他必须要压住,死死的压住。

    如今的大魏,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好不容易出了一位这样的大才,如若真发生了什么危险,那大魏的国运,就真的到头了。

    故此,哪怕是背负骂名,哪怕是违背良心,他也不会处理此事。

    压而不放。

    当然了,这只是最坏的打算。

    毕竟他不相信许清宵会修炼异术。

    想到这里,张靖不由将这份卷宗放置内阁中,他没有拆开。

    拆开了,就证明自己看了,自己看了,就必须要受理,这个道理他懂。

    不拆开,可以找很多理由,自己没时间看,自己暂时不想看,毕竟自己堂堂尚书,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吧?

    “老夫要去找一趟守仁了。”

    放完案卷后,张靖打算去找许清宵一趟,但很快他收起了这个想法。

    还是压住吧。

    自己身为刑部尚书,对方敢将这份卷宗交来,就足以证明对方铁了心想要找许清宵麻烦。

    若是自己去找许清宵,只怕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到时候这就是不利的证据。

    刑罚的事情,张靖比谁都懂。

    “守仁啊守仁,你到底是招惹了谁啊,竟然如此想置于你死地。”

    张靖微微捏着拳头。

    如今他对许清宵好感倍增,甚至都愿意当接班人来指点,只可惜的是,许清宵现在是户部的人,不然的话,他真愿意让许清宵成为刑部尚书。

    而现在得知这种事情,张靖是又怒又感慨。

    此时。

    张靖望着窗外,一洗如碧的天穹,看似美好,可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暴风雨要来了。

    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守仁学堂。

    程立东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此。

    他无视了杨虎几人。

    直接找到了许清宵。

    正在研究水车推广工程的许清宵停笔了。

    他站起身来,望着直接闯入的程立东。

    “大人。”

    杨虎开口,想要说什么,但却被许清宵制止了。

    而后程立东关上房门。

    望着许清宵。

    “许大人。”

    “委婉的话,程某就不说了,方才程某去了一趟刑部,递交了一份卷宗。”

    “若是大人愿意合作,这份卷宗程某会亲自取回,即便是有人知晓了,程某相信,以您和张尚书的交情,他会压而不放,甚至都不会去看那份卷宗。”

    “大人,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程立东开门见山,几乎没有任何委婉,告知他的来意。

    而这一次,他目光坚定无比。

    很显然,这是最后的通牒了。

    如若自己答应,双方合作,一切好说。

    可若是自己不答应,那就直接撕破脸了。

    许清宵早就料到程立东会出现。

    但偏偏是这个时候出现,一时之间,很多事情许清宵都想明白了。

    他没有说话,而是负手而立,静静地看着程立东。

    “程大人,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在平安县时。”

    “你押我去牢中,让人模仿赵大夫的假声。”

    “想要蒙骗许某,结果被许某识破,你知道为何吗?”

    许清宵没有回答,而是提起曾经的事情。

    “为何?”

    程立东有些好奇,他的确不知道为何。

    “因为,许某比程大人,更懂人心。”

    许清宵淡然开口。

    而后他继续说道。

    “自你在大魏京都,第一次见我,许某很是惊讶,你告知许某,你跟了严儒。”

    “而自我知晓你跟随了严儒,我便知道,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了。”

    “他们是儒!对异术妖魔,先天厌恶,跟他们合作,无疑是与虎谋皮,而且许某更加知道的是,你......已经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程大人如今是一枚棋子,一枚随时可以废弃的棋子,留你到现在,无非是用来阻碍许某。”

    “而且,眼下并非是你来找许某合作,而是另外一批人想要与许某合作。”

    “所以,许某若是与你合作,就是进入死局之中,但若是许某不与你合作,虽然依旧身处绝境,可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程大人,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许清宵开口。

    他道出为何不与程立东合作的原因。

    因为现在的程立东,是严儒的一枚棋子,甚至是说,是严儒身后那批人的一枚棋子。

    他的存在,就是为了限制自己,为了将自己置于死地。

    合作,是死局,必死之局,相当于永远被人拿捏把柄。

    可以迂回吗?

    可以,但这种迂回,只是徒劳无功的。

    而若是不合作,对方撕破脸,自己至少还有手段,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许清宵不想成为别人的棋子,尤其是大魏文宫的棋子。

    哪怕是死,也由自己来抉择。

    可这话一说,程立东不禁开口道。

    “许大人当真是巧舌如簧,但程某的的确确可以与许大人合作,程某可以背叛严儒,转身投入您的麾下.......”

    程立东依旧是这套说辞。

    可许清宵却摇了摇头,他叹了口气,望着程立东道。

    “你还是不明白,你现在是什么处境。”

    许清宵直接出声,打断了对方的言语。

    程立东不是蠢,而是执念太深了,以致于他当局者迷。

    可许清宵明白,当程立东选择加入严儒这一派时,他已经死了。

    因为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是一枚棋子,一枚注定可怜的棋子。

    程立东不说话,他静静地看着许清宵。

    过了半响,程立东再一次开口。

    “许大人的意思就是,绝不合作?”

    他继续问道。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

    程立东也点了点头,他的确不明白,许清宵为何如此傲然,但他没有多想了。

    朝着许清宵一拜道。

    “许大人,若你能逃过此劫,程某敬佩。”

    他如此说道。

    此话说完,程立东转身离开,也没有任何逗留了。

    因为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多说无益。

    望着离开的程立东。

    房内。

    许清宵也莫名感觉到了一些压力。

    大魏文宫想要针对自己。

    他们一定准备好了各种手段,仅凭民意,许清宵实实在在感受到了压力与危机啊。

    “明日便是陛下寿诞。”

    “待陛下寿诞结束之后,想来他们便会发难。”

    甚至许清宵都已经想到这帮人会在什么时候出手了。

    当下,许清宵来到床榻,他沉下心神,与文宫中的朝歌破邪交流。

    “朝歌兄长!”

    “破邪兄长!”

    许清宵呼喊了一声两人,而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的分析说出。

    他不希望自己的命运,掌控在别人手上,多准备一些底牌,总没有错。

    而两人得知许清宵现在的处境后,不由陷入了沉默。

    大约小半个时辰。

    终于,朝歌的声音响起。

    “你体内的民意,完全可以阻挡天地大儒窥视,但如若他们请来圣器来查,便极其麻烦。”

    “不过有一个办法,可以帮你渡过难关。”

    朝歌这般说道。

    听到这话,许清宵顿时打起了精神。

    “求兄长告知。”

    许清宵说道。

    “办法很简单,我与破邪兄,为你激活天地文宫,可以抵抗圣器之威。”

    “只是如今你儒道品级不高,除非你抵达四品,否则强行激活天地文宫,我与破邪兄,会陷入长时间的昏睡。”

    “到时候,就要靠你一个人了。”

    朝歌出声,这是他唯一的办法,激活天地文宫,这是第一位圣人的文宫。

    若激活文宫之力,自然可以反向压制,毕竟大魏文宫可比不过天地文宫。

    大圣人行宫,天下第一。

    唯一的代价就是,两人要陷入沉睡,一旦如此的话,以后的路,就得许清宵自己走了。

    “会对两位造成很大的影响吗?”

    许清宵开口,他如此问道。

    “那倒不会,只是神力枯竭,会沉睡罢了。”

    “主要还是担心,未来的事情。”

    “不过贤弟也莫要担心,如若真到了那个地步,不管如何,我们都会帮你。”

    “如若你真出了问题,我等也好不到哪里去。”

    朝歌很认真地回答。

    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无非是沉睡,就担心以后许清宵遇到其他危机。

    明白这个点后,许清宵松了口气,如若会给他们两人带来巨大的损伤,许清宵当真不好开口。

    只是沉睡,那还好说。

    无非是接下来的路,得由自己慢慢走下去了。

    “多谢两位兄长!”

    “如若有朝一日,愚弟能帮几位兄长脱困,愚弟必不推辞。”

    许清宵无比认真道。

    “劳烦贤弟了。”

    “恩,有劳贤弟。”

    两人给予回答,而许清宵也彻底松了口气。

    有了他们二人相助,许清宵倒也不害怕什么了。

    不过既然有底牌。

    许清宵也要开始思考一些其他事情。

    对方这次来找麻烦,自己也不可能束手就毙,他要反击,狠狠的反击。

    之前礼部尚书王新志特意跟自己说过,不要进入学派之争,不要去抢大魏文宫的读书人。

    许清宵答应。

    他不想招惹文宫,可如若文宫敢招惹自己。

    许清宵就不介意,狠狠咬下文宫一块肉下来,不然的话,这个麻烦找完,下一次又找另外一个麻烦。

    如此反复,无穷无尽也。

    想到这里,许清宵开始沉思,思索接下来的应对之法。

    一个时辰后。

    大魏文宫。

    朝圣殿。

    这是一个小世界,在文宫当中,只是外人根本无法看见,需大儒才能入内。

    朝圣殿中。

    一位老者,头发苍白,垂落在地,他周围浩然正气环绕,虽已至迟暮阶段,可此人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极其恐怖。

    而殿中。

    严磊,孙静安,以及两位大儒,静静坐在老者面前。

    这是一位天地大儒,半只脚踏入圣境之人。

    只是他太年迈了,已无法知晓天命,这一生都难以真正成圣。

    “蓬儒,许清宵依旧不愿合作。”

    “是否依计划行事?”

    严磊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方安宁。

    “他还不同意吗?”

    蓬儒的声音,显得无比沧桑,也带着一种无力虚弱感。

    “恩,许清宵过于狡诈,并不愿与我等合作。”

    “该说的,学生已经让程立东去说了。”

    严磊再次确定。

    此话一说,蓬儒陷入了沉默,又仿佛是陷入了昏睡状态一般。

    他良久不语。

    而孙静安不由开口了。

    “既然给了他机会,他自己不珍惜。”

    “按我的意思,就该除了。”

    孙静安的声音响起,他对许清宵现在的敌意,极其浓烈。

    如今大魏文宫有不少儒生,对他颇有意见,他也听说了,许清宵开设的学堂,一直再招揽大魏文宫的儒者。

    虽然没有明目张胆,但容留大魏文宫的文人去他学堂,这就是一种蔑视圣人。

    随着孙静安的声音响起。

    蓬儒的声音再次出现。

    “既然如此,那就按静安之言。”

    “此事,由静安来处理,不过,先不要让大魏文宫出面,等万国来使回去后,将所有证据交给怀宁亲王。”

    “他会先出面的,而后静安再出面,到时老夫会亲自去一趟朝堂,逼出许清宵体内的异术魔种。”

    蓬儒如此说道。

    吩咐接下来的事情。

    “我等敬遵蓬儒之意。”

    四位大儒点了点头。

    只是就在此时,孙静安的声音不由再次响起。

    “蓬儒,可万一,陛下就是要力保许清宵,如何是好?”

    孙静安这般问道。

    此话一说,严磊的声音出现了。

    “不可能。”

    “异术之事,乃是天大的死罪,陛下即便是再器重许清宵,也保不住许清宵的。”

    严磊信之凿凿道。

    因为异术,的确是天下禁忌,不管是谁修炼了异术,只要暴露下场就是一个死字。

    可蓬儒却摇了摇头道。

    “非也。”

    “或许女帝会保他,许清宵之才华,的确万古罕见,如若他诚心诚意归顺我朱圣一脉。”

    “本儒也会力保他。”

    “可惜的是,他要与我等为敌。”

    “他太聪明了,也太自傲了,他根本就不明白大魏文宫意味着什么,也不明白朱圣意味着什么。”

    “若是女帝力保他许清宵,对我等也有利处。”

    “尔等要记住,眼下文宫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许清宵,不过是一点点阻碍罢了,影响不到什么,明白吗?”

    蓬儒再次开口,额外提醒了众人一句,大魏文宫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此话一说,四人也纷纷点了点头。

    “的确,是我等执着了,区区许清宵,任他再有才华,又能如何?”

    孙静安点了点头。

    下一刻,蓬儒开口。

    “行了,去吧”

    一句话说出,四人起身告退,而后依次离开。

    待他们离开后。

    朝圣殿内,便彻底安静下来了。

    不过,大约一刻钟后。

    蓬儒的声音缓缓响起。

    “许清宵死后,你最大的阻碍就没有了,好好留在大魏,无论如何,都不能背叛大魏,除非某一天,大魏彻底衰败。”

    “否则的话,即便是我等离开了大魏,也不能放弃。”

    他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大殿内,并没有任何回应。

    很快,戌时两刻。

    随着秋季到来,天色黑的更早一些。

    大夜弥天,无有星辰与月光。

    而京都灯火通明。

    桃花庵。

    三商已经等待许久了。

    他们站在桃花庵门外,一直焦急等待着许清宵。

    自朝廷全面同意官商之路后,所有商人都疯了,对于小商人来说,优先竞价官府生意,后代优先录取进书院,外加上还有可能封爵。

    那个商人不交钱啊?

    而对于中大型商人来说,他们想要成为真正的大商会,眼下就需要寻找一个大靠山,现在这个大靠山来了,大魏朝廷。

    实话实说,他们自然明白大魏朝廷的用意,可那又如何?真正倒霉的是谁?不就是大商会吗?朝廷肯定愿意扶持他们,希望他们超越这些大商会。

    至于八大商会,更是心急如焚啊。

    一品只有六个位置,许清宵占一个,前几天张如会又补了五千万两白银,得到了一品官位。

    大家也明白这是为何,张如会是许清宵的人,其次张如会第一个站出来,起到了良好作用,千金买马骨的道理,大家还是明白。

    所以现在还剩下四个位置。

    要是被其他商会占了这四个位置,那他们就难受了。

    拿到一品的位置,就有说话权,可以上桌谈判,若是拿不到,那接下来就等着被慢慢针对吧。

    不说直接没了,但肯定不会太好受。

    也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身影,这才慢吞吞的出现。

    “许大人,许大人。”

    “许大人,您来了啊。”

    “许大人,几日不见,又英俊了许多啊。”

    三商代表快速走来,脸上堆满了笑容,与前些日子的态度,完全是截然不同。

    “诸位客气了。”

    许清宵微微拱了拱手,而后在三商的陪同下,走进了静心宴中的雅阁。

    饭菜已经准备好了,略有些凉意。

    晋商代表顿时开口:“来人,再换一桌菜,要热的。”

    他开口,财气十足。

    “不必了,随便应付两口即可。”

    许清宵不想浪费,再者菜也没有特别凉。

    让众人落坐下来后,三商立刻起身,端着酒杯笑道。

    “许大人,前些日子我等实在是多多得罪,还望许大人千万不要生气啊。”

    “是啊,许大人,您可是大魏万古之才,我等就是凡夫俗子,前些日子有哪里做的不对,还望大人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是是是,大人多多包涵啊。”

    三人起身,先是朝着许清宵直接就是自罚三杯。

    前几日他们的态度,完全不是这样,对许清宵纯粹就是爱答不理。

    可没想到的是,朝廷居然颁布一个这样的法令,并且文武百官也全部答应了。

    许清宵全权负责,说句不算恭维的话,现在的许清宵,就是天下商会的会长了。

    他们以后能不能赚到大钱,一半得看许清宵的脸色。

    “诸位客气了,许某今日不想喝酒,就不喝了。”

    “诸位也不用如此,今日过来,许某还有要事,打算说清楚后,就走。”

    对付三商,许清宵不打算用常规手段,现在是对方有求于自己,所以该摆弄的架子还是得摆弄。

    “行,您说,我们听着。”

    “是是是,许大人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

    “许大人,您请说。”

    三人乖巧无比,愣是不敢有半点怨言。

    看着三人如此。

    许清宵倒也直接。

    “眼下一品之位,还有四个名额,八大商都已申请,三位申请的比较晚。”

    “于理来说,应当是优先其余五商。”

    许清宵说到这里,就停顿下来了。

    而三人脸色微微一变,明白许清宵这话的意思。

    至于说先来后到,大家都是一起来的,晚不晚还不是由许清宵说了算。

    “大人,于理来说,的确是如此,可我等对大魏忠心耿耿,也愿意为大魏奉献余力。”

    “还望大人......念在我等有过一面之缘,通融一番。”

    晋商代表说话之间,偷偷递来了一叠银票。

    一张就是一万两白银,厚厚一叠,至少有三十张。

    三十万两当做见面礼,当真是大气啊。

    不过许清宵微微一笑,推了回去道。

    “于理来说,肯定是不行的。”

    “但如今大魏水车工程,急需材料,许某也不是不可以从中调节。”

    “以货抵银,如何?”

    许清宵这般说道。

    只是随着许清宵这般开口,三商没有任何惊讶,反而有一种早已料到的感觉。

    “敢问大人,如何个抵法?”

    徽商代表出声问道。

    “简单,直接给银两,想来其他五商也不满意。”

    “可若让你们加价,又怕引起恶意竞争,大魏开创商官之路,图谋的是一同盈利,既让尔等赚到了银子。”

    “又能让大魏民生发达,所以一架水车许某就按照一万两白银来计算,你们按三千两一架,抵入会费用,如何?”

    许清宵微微笑道。

    可这话一说,三商脸色顿时大变。

    三千两一架?正常来说,一架是八千五百两,他们有利润,而扣除所有利润,成本价也要四千多两白银啊。

    三千两就是要自己赔一千两进去。

    这样一来的话,许清宵就是以三万万两白银的代价,抵一万架水车。

    这当真是好算计啊。

    “行吧,既然三位不太情愿,那许某就告辞了。”

    许清宵看三人还在犹豫,当下不由起身,打算离开。

    反正现在是对方求自己,自己怕什么?

    此话一说,三人不由连忙开口道。

    “许大人,稍等,稍等,我们现在与族长商谈一番,商谈一番。”

    三人连忙开口。

    这个价格,他们无法做主,必须要请示上面。

    “要多久?”

    许清宵问道。

    “一个时辰内!”

    三人回答道。

    “不行,一刻钟。”

    许清宵把时间压到一刻钟,一个时辰太久了。

    “行,许大人稍等。”

    晋商代表也是个狠人,起身直接离开,用传信符这种东西进行询问。

    其余两人也跟了过去。

    雅阁内,就剩下许清宵一人了。

    大约一刻钟左右。

    三人如约而归。

    “许大人,我等同意!”

    三人显得有些肉疼道。

    答应下来了。

    “好,口说无凭,那就签字画押吧。”

    许清宵取出凭证字据,说没用,得签字画押,要是回头反悔了,有这东西在,不给你也得给。

    “行!”

    上面已经给予了回答,他们也不啰嗦,扫了一眼凭证字据,很快又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因为凭证上写了,漕运费由他们承担。

    得,无非是多加点成本,坑就被坑吧。

    三人有些憋屈地签字画押。

    待签字画押后。

    许清宵满意地收起来了。

    “恭贺三位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情,忘记说了。”

    “从今往后,水车材料,为大魏皇室贡物,三位如此大气,许某也给三位一些好处。”

    “一口价,四千两白银一架,长期提供给大魏,如何?”

    许清宵笑道。

    三商脸色一变,他没想到许清宵居然还留有一手。

    先等他们签字画押,又来坑他们。

    “大人,这不行啊,四千两白银,我等要亏死啊。”

    “这还算漕运费在其中,我们再大的家业,也扛不住啊。”

    “大人,如若是这样的话,我等宁可不要了。”

    三人齐齐开口,你说亏本就亏本,一次就当做交情,算是入会费嘛。

    长期一直按照这个价格,他们就算再富,也架不住啊。

    “行吧,那许某再帮你们争取一下,四千五百两银子一架,额外给五百两银子一部分是漕运费,另外一部分则是给予当地百姓,生产相关材料。”

    “如果这个价不同意,那索性就算了,入会费照交,这官职可就没了。”

    四千两银子的确有些过分,许清宵也只是随便说说。

    五千两是许清宵计算过的。

    成本大概是三千八九百,算上漕运费就是四千两,再加上损耗问题,那就是四千五百两左右。

    剩余五百两就是商人的利润。

    多肯定不多,毕竟层层分下来,真正到手能有多少?

    但至少不会亏。

    走个薄利多销,也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许清宵算计归算计,但不至于不给对方活路,多多少少有点,不对而已。

    的确,听到许清宵新说的价格,三商的脸色还是稍稍缓和了一番。

    只是他们还是想要继续争取。

    可惜的是,许清宵的确没有时间跟他们耽误,他还要赶下一个场子啊。

    “若是同意,签好这份字据,让人送到守仁学堂去。”

    “若不同意,也不用送,但之前说的不能少。”

    许清宵摆明了就是吃定这帮家伙。

    如今棋局已经形成,八大商是想当棋子,还是想成为执棋人,就看他们自己了。

    反正不管如何,自己也不亏。

    若是他们真的不给,自己的目的也达成了,一万架水车,三万万两白银,已经血赚。

    若是他们答应下来,大家做长久生意,也就没什么后患了。

    三商脸色不太好看。

    可许清宵已经走了。

    待许清宵走后,三人脸色变得很难看。

    “哼!这个许清宵......当真是为国为民啊。”

    晋商代表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可下一刻,许清宵突然回来。

    四目相对之下,晋商代表话峰一转,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反应的这么快。

    “回来拿点东西,三位慢聊。”

    许清宵到不介意他们背地里说自己坏话,反而怕这帮人说自己好话。

    拿了东西,许清宵直接走了。

    来的快,走的也快,前前后后不到半个时辰。

    望着离开的许清宵,三商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心中感慨。

    大约两刻钟后。

    许清宵出现在另外一处酒楼中。

    五商的身影出现,他们一直在等待许清宵。

    只不过五商没有得罪过许清宵,说起话来更是热情无比,没有丝毫尴尬。

    许清宵也配合五商吃吃喝喝。

    去见三商,主要为的是水车材料,而对于这五商,许清宵是要拉拢。

    尤其是最后四商,他们难道就不想超越晋商,成为第一商吗?

    故此,许清宵放得很开,与众人畅饮。

    再者,五商派来的人,也不是老头,而是实打实在商会中掌权的人物,是那种完全可以做主之人。

    酒后。

    许清宵也说明白了一品的位置,现在只剩下一个。

    许清宵打算给排名第四的商会。

    这话一说,大家脸色有些尴尬了,毕竟谁都想要这个一品的位置。

    只不过,许清宵马上说出巡查使的职位后,其余四商顿时活跃起来了。

    品级一致,但却拥有巡查监督之责。

    这话一说,排名最后的四商激动起来了。

    虽然不是主事之人,但这个巡查监督,可就有味道多了。

    其余四商纷纷举杯,各种感谢许清宵,也显得无比激动。

    他们明白许清宵的意思。

    想要拉拢他们去打压前面几个大商会。

    虽然知道自己被利用。

    可那又如何?

    只要自己能上去,他人死活关自己屁事?

    当然许清宵也说的很明白,巡查监督之责,也是要在规矩内。

    同时一品主事之人,也有权利弹劾巡查使。

    大家相互监督,免得有人不开心。

    这个解释,也让众人稍稍安心下来了,毕竟额外搞个巡查使,的确让人有些觉得吃亏了。

    但相互制衡,这个没事。

    说白了还是在规矩范围内,你真做错了事,就算人家没有巡查之责,也会找你麻烦。

    八大商会的事情,许清宵彻底解决了。

    银两九月一之前,也会送到户部。

    一直到深夜。

    许清宵回到了守仁学堂。

    给自己泡了一壶茶水。

    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月色。

    明日便是八月三十。

    陛下寿诞了。

    寿诞一过,只怕最大的危机,就要来了。

    喝了口茶。

    许清宵立身月光之下。

    望着天穹。

    莫名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