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五十章:京都风云起,张靖辞官!力保许清宵!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京都沸腾了。

    这一次,依旧是因为许清宵而沸腾。

    只是这一次,是许清宵被人找麻烦了。

    以前都是许清宵找别人麻烦。

    大魏京都沸腾,但凡认识许清宵或者是与许清宵关系好的人,无一不变色。

    一位大魏的亲王,亲自状告许清宵修炼异术,这种事情足够震撼整个大魏,甚至不出半日,全天下人都会知道。

    异术,这个东西对于天下人来说都是禁忌,不管是谁,不管是出于任何目的,只要你修炼异术,你就要遭到天下人唾弃,王朝,仙门,散修都会去追杀你。

    原因无他,修炼异术者,终会成魔,到时一旦魔种蜕变,你实力越强,魔种就越强,到时候难以压制,会制造无数杀孽。

    而且异术无解,至少目前来说,可没有听说过谁修炼异术能善终的。

    刑部之下。

    怀宁亲王静静立在刑部之外。

    一秒记住.42zw.

    他目光平静,手中依旧拿着卷宗。

    刑部无人敢说话,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太大了。

    如果是三个月前,怀宁亲王这样做,他们保证第一时间过来接案。

    可三个月后,许清宵如今成为了大魏天字一号风云人物。

    现在的许清宵,在大魏完全可以成为螃蟹,横行霸道的那种,没有人敢招惹许清宵。

    六部的财主,武将的希望,大魏的救星,文坛的万古,百姓的信仰。

    换句话来说,就算许清宵现在做了一些错事,也没人敢找许清宵麻烦。

    “本王怀宁,今日状告大魏户部侍郎许清宵修炼异术。”

    “刑部,为何不受理?”

    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质问刑部为何不出面受理。

    刑部上上下下有些沉默,倒不是别的意思,他们不敢接案啊,王爷亲自过来报案,必须要由刑部尚书来接案啊。

    他们配吗?

    说实话,真不配。

    只是随着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刑部依旧是无动于衷,张靖没有出现。

    虽然不知道张靖到底在想什么,但所有人都知道,张靖已经表态了。

    一位王爷亲自过来告状,张靖一直不出现,这就是在支持许清宵,他已经站队了,相信许清宵。

    反倒是其余五部尚书陆续赶到了。

    率先出现的是户部尚书顾言,他的步伐最快,火急火燎地出现在怀宁亲王面前。

    “见过怀宁王爷。”

    顾言开口,朝着怀宁亲王一拜。

    而后者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出声回答。

    看见对方不语,顾言立刻走了上前。

    “王爷,这只怕是个误会,许守仁乃是正儒,怎可能会修炼异术,老夫怀疑这是有人故意要陷害许守仁。”

    顾言开口,他身为大魏的户部尚书,一品官员,可谓是位极人臣,但面对怀宁亲王依旧恭敬,王爷是皇室,与品阶无关。

    “是不是误会,有没有诬陷,轮得到你开口吗?”

    然而,怀宁亲王是一点面子都不给顾言,一句话冷冰冰说出,让顾言顿时沉默。

    他虽一品,可面对这位王爷,还是不能直言什么。

    可就在此时,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了。

    “王爷,不知老夫之言,王爷可否一听?”

    陈正儒出现了。

    他以最快速度赶到,怀宁亲王的声音,响彻半个京都,他不可能无动于衷。

    “哦?原来是丞相来了。”

    “陈大人之言,本王还是要听一听的。”

    怀宁亲王开口,嘴上显得有些恭敬,但面容神色却没有半点恭敬之意。

    “见过怀宁王。”

    陈正儒朝着对方一拜,随后直接开口道:“守仁乃是儒道学子,已是六品正儒,再者我等大儒也看过守仁之气,如若他修炼异术,我等早就察觉异样。”

    “所以,下官可以保证,许守仁绝没有修炼过异术,否则的话,有大魏文宫在此,他怎敢入京都?”

    陈正儒的声音,经过浩然正气加持,也传遍了整个京都。

    他在为许清宵解释,毕竟异术之事涉及太大,不管是谁,只要牵扯到了异术,都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

    更何况是一位亲王开口,状告许清宵修炼异术。

    六部尚书那个不是人精?大魏权贵又哪一个不是聪明人?一位亲王没有必要出来恶心许清宵,肯定是掌握了一定证据,至于是真是假,这个另说。

    但亲王敢开口,真实性极大,否则没必要闹得这么大,完全可以暗中调查。

    说直接点,没有真正的证据,就敢直接找许清宵麻烦,别人不知道,但怀宁亲王一定不是这种人。

    “陈大人,你不觉得正是因为他修炼了儒术,所以才敢出现在大魏京都的吗?”

    “陈大人,你是文宫大儒,这方面本王或许不该质疑你,但想要真正的辨识,或许还欠缺一些。”

    怀宁亲王说到这里,而后声音冷冽了一些。

    “陈大人,本王还是劝你一句,你是文宫大儒,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参与,否则的话,对你有莫大的影响。”

    怀宁亲王说到这里,已经带着一些警告。

    他不是威胁陈正儒,而是警告陈正儒,自己手头上已有证据,而且绝对能让许清宵解释不清的证据。

    也就在此时,兵部尚书也出现了,他先是朝着怀宁王爷一拜,随后努力挤出一些笑容道。

    “王爷,许清宵是我们兵家的人,这里面肯定是有些误会的。”

    兵部尚书出面,他的出面也意味着一些不同意思,几位国公还是不太相信许清宵会修炼异术,所以让周严出面,希望怀宁亲王能够休宁生息。

    只是,怀宁亲王没有任何一点生气,反而是笑了。

    “呵呵呵......本王实在是难以想象,区区一个许清宵,竟然能让四位尚书如此偏袒。”

    “周严,本王问你,兵家的人,就可以修炼异术吗?”

    怀宁亲王冷意十足,他既然来了刑部,就是要彻底将许清宵给铲除。

    虽然自己也成为了别人的棋子,可那又如何?大家的目标是一致,属于暂时合作。

    “王爷言重了。”

    兵部尚书周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低着头说一声言重了。

    只是陈正儒的声音立刻响起。

    “王爷,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也不能一口咬定守仁修炼过异术。”

    陈正儒提醒道。

    怀宁亲王一口一口的修炼异术,说到底也只是一种猜测,再没有绝对证据的情况下,的确有些不妥。

    “那就请刑部尚书,出面接案。”

    “张尚书,本王知晓你与许清宵关系不错,但你身为刑部尚书,更应该大公无私。”

    “张尚书,你还不露面吗?”

    怀宁亲王再次开口,只是这一次,他浑身上下爆发出极为可怕的气势,一条紫色龙形真气在他身后盘旋,足足百丈。

    怀宁亲王是一位四品大圆满的武者。

    王者圆满。

    拥有极致力量,紫龙出现,滔天气势淹没整个刑部,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威压,双腿颤抖,忍不住跪在地上。

    怀宁亲王已经撕破脸了。

    要求刑部尚书接案。

    刑部。

    尚书房内。

    张靖感受到这股强大的威压,他深吸一口气,紧接着缓缓起身,推开房门。

    “此事!荒诞无稽,本官不受。”

    张靖的声音响起。

    他不想要受理此案,无论这件事情是真是假,他做不到去审理此案。

    因为不管最终真相如何,许清宵都会蒙受不白之冤。

    异术!

    这是禁忌,真正的禁忌。

    谁碰谁死。

    即便是许清宵当真没有修炼异术,他也不能接受此案。

    更何况他猜得到,许清宵肯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因为前日,他随着许清宵一同离开皇宫时,他一直不说话,许清宵也一直没有说话。

    按理说许清宵一定会跟自己闲谈几句,但许清宵全程不语,从那一刻开始,他就明白许清宵有心事没有说。

    所以他才会不接受此案。

    如若那天,许清宵跟自己说了几句话,哪怕是闲扯几句,他对许清宵都不会有任何怀疑。

    但现在,他并非是怀疑,而是不敢接此案。

    许清宵之才华,朝堂百官有目共睹,这样的人才,能给大魏带来多大的好处?

    斩番商,开官商,光是这两件事情,就让空虚无比的国库,盈满起来了。

    闹刑部,杀郡王,这是多少人想做而有不敢做的事情?

    起初,他的确讨厌许清宵,甚至是厌恶。

    但许清宵用他的才华,征服了自己,这是一个真正的大才,是大魏黑暗时代的一束光芒。

    哪怕这一束光也有属于自己的黑暗,可他不在乎,他要的是大魏之昌盛,百姓之安康。

    自此,他不受理!

    也不会受理。

    可下一刻,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了。

    “张靖!你可知罪?”

    “身为刑部尚书,你拒案不接,此乃天大的罪过,若告上朝堂,陛下必罢你之官。”

    “本王给你一次机会,接此案,其他与你无关,否则,本王必弹劾于你,若你还能坐稳这个尚书之位,便是本王无能。”

    怀宁亲王大声喊道,他的气势更加强盛了,向前走了一步,压的刑部所有建筑再颤抖。

    他已经说到了这个程度,若是张靖不接受此案,这个尚书之职,也到头了。

    然而,刑部尚书房外,即便是面对如此之威压,张靖依旧面无表情。

    他望着一洗如碧的天穹。

    深深叹了口气了。

    “怀宁王。”

    “本官今日便告诉你,你于刑部,如此放肆,以武道之力,压我刑部,也已犯法。”

    “至于此案,本官说不接,便不接。”

    “今日,即便是陛下亲临,本官也不受理此案。”

    “如若怀宁王要弹劾本官,那本官现在便告诉你。”

    “张某,今日主动辞去大魏刑部尚书之职。”

    张靖的声音也异常洪亮。

    这一刻,刑部上下凝聚出一股强大的力量,这是大魏国运之力,演化成一头白虎凶兽,朝着紫龙怒吼。

    气势上完全是碾压。

    刑部!

    是大魏六部之一,拥有大魏国运,怀宁亲王以势压人,然而张靖调动大魏之国运,与之抗衡。

    “你!”

    “好!好!好!”

    “本王没有想到,这许清宵竟有如此之大的魅力,竟能让你这位刑部尚书主动辞官。”

    “可你真以为不接受此案,就没事了吗?”

    怀宁亲王向前走了一步,他无惧这刑部白虎,他是一位王者,也拥有一部分的国运加持,既是大魏的王,也是武道的王。

    他向前走去,步伐虽颤巍,但每一步都显得杀气腾腾。

    “王爷!”

    “王爷,有话可以慢慢说。”

    “王爷,此事还有余地,没必要走到这一步。”

    顾言三人在同一时刻开口,他们不希望局面如此僵硬,想要劝说。

    “闭嘴!”

    然而,怀宁亲王的一道吼声响起,镇的三位尚书气血翻滚,头晕目眩。

    哪怕是陈正儒,也不由在在第一时间运转浩然正气,稳固这种威压,周严还好他本就是兵部尚书,自然习武,最惨的是顾言,第一时间咳血,脸色涨红。

    好在周严第一时间凝聚真气,打入顾言体内,帮他稳固气血,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他一步一步走来。

    已经不想要浪费口舌了。

    刑部之中,所有人看着怀宁亲王,他们恐惧与害怕,但眼神之中却充满着愤怒。

    怀宁亲王太嚣张了,无视刑部,更是直接重伤大魏尚书,这......完全就是无法无天。

    与怀平郡王相比,怀宁亲王的嚣张,更令人可恨。

    尚书房外。

    张靖丝毫没有半点畏惧,他望着一步一步走来的怀宁亲王,眼神之中只有平静。

    他是大魏刑部尚书,是大魏的一品官员,执掌刑罚,怎可能会被气势所压?

    终于,怀宁亲王来到张靖面前。

    他没有动手,而是眼神平静道。

    “张尚书,本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这案,你是接,还是不接?”

    怀宁亲王望着张靖,这般询问道。

    “荒诞无稽之案,不接。”

    然而张靖只是看了一眼怀宁亲王,便毫不犹豫说出自己的想法。

    “好。”

    “好啊,张尚书当真是有骨气,可惜的是,这一次你注定会后悔。”

    怀平亲王出声,他没有愤怒,反而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异样。

    但下一刻,他直接出手,想要擒拿张靖。

    只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了。

    “怀宁王。”

    “你若是敢动张尚书一下。”

    “许某今日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哪怕是生命,也再请圣意,诛你贼心。”

    平静的声音响起。

    可这声音当中,又显得无比坚定。

    是许清宵。

    他出现了。

    实际上他早听到见了怀宁亲王状告自己之声。

    只是许清宵做了几件事情,有些耽误。

    不过还好,来的及时,没有酿出什么大错。

    然而当许清宵来到刑部时,三位尚书极力的拉住许清宵,他们虽然不知道许清宵到底有没有修炼异术。

    可这蹚浑水许清宵不能蹚啊,尤其是张靖明摆着包庇许清宵,更让他们明白这里面肯定有一些什么问题。

    只是三位尚书拦不住许清宵。

    而许清宵也不会让三位尚书拦住自己的。

    他不希望张靖因为自己而受伤,亦或者辞官。

    自己的事情,许清宵希望由自己来解决。

    刑部当中。

    张靖看向出现的许清宵,眼神极为复杂,他也不希望许清宵出现。

    可当许清宵出现时,他心中还是充满着激动,并非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是许清宵既敢出现,就证明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

    这是他的想法。

    至于怀宁亲王。

    当他听到许清宵这般声音后,并没有任何生气,也没有显得愤怒。

    只要许清宵出现,他就满意了。

    只是,还不等他开口。

    一道声音随之响起。

    “陛下有旨!”

    “宣,许清宵,怀宁亲王,诸百官入朝,审查异术之案。”

    太监的声音响起。

    这圣旨往往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

    而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怀宁亲王一语不发,他杵着拐杖,朝着皇宫走去,临走之时,他看了一眼许清宵,没有任何神色,只是很平静。

    难以言说的平静。

    怀宁亲王走了。

    几位尚书也在第一时间走来了刑部。

    他们看向许清宵,眼神皆有些复杂。

    “守仁,到底发生了何事?”

    陈正儒第一个开口,他第一时间动用儒道神通,观看许清宵,但发现许清宵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异术气息。

    “守仁,你告诉我们,你到底有没有修炼异术。”

    顾言则有些关心则乱,甚至主动询问许清宵有没有修炼异术。

    但别人说不出这番话,他说的出来,因为在他眼中,许清宵太重要了,即便是修炼异术那又如何?

    他顾言拿命也会保住许清宵的。

    三位尚书都有些焦急地看着许清宵,而许清宵却摇了摇头道:“三位大人,陛下召了。”

    他开口,没有去解释,而是提醒三位去皇宫。

    此话一说,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守仁,你随我进来,三位大人,你们先去宫中吧。”

    此时,张靖开口了。

    他向与许清宵单独聊一会。

    三位尚书当下也冷静下来了,他们点了点头,随后先行告退。

    而张靖则独自走进房内。

    许清宵跟了过去。

    他面色平静,将房门关上。

    两人沉默。

    许清宵没有开口说话,而张靖也没有主动出声,两人安静了许久。

    终于,张靖动了。

    他提起笔来,沾染墨水,而后在白纸上龙飞凤舞。

    过了一会,他缓缓落笔,全程没有说一句话,待落笔之后,他反过身子,拍了拍许清宵的肩膀。

    他没有说什么了,直接离开。

    房内。

    许清宵望着桌上白纸。

    而白纸上也赫然写着一句话。

    这一刻,许清宵明白张靖的想法了,他要力保自己,而这句话却充满着几重意思。

    房内。

    许清宵静静坐着。

    他知晓异术之事会暴露出来,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会是这样。

    莫名之间,许清宵实实在在有些无奈。

    学异术是为了自救。

    从死局到破局。

    如若再让自己选择,许清宵还会选择修炼异术。

    唯一没想到的是,一切的一切,短短不过半年的时间,自己竟然能走到这一步。

    成为了大魏朝廷的新星,一举一动都能引起大魏上上下下的注意。

    略有些造化弄人。

    眼下,自己若去了皇宫,面临的不仅仅只是质问和审查。

    而且还有炼心。

    到时势必有许多人会选择帮助自己,也会有许多人选择落井下石。

    可无论结果如何,说到底许清宵不想连累他人啊。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原因,许清宵不知道异术到底能不能彻底解决,若可以的话,一切好说。

    可若是不可以的话,那自己的的确确是一个灾难,一旦爆发,没有人能够镇压。

    按照自己的速度,未来极有可能踏上三品,甚至是二品,也有一定可能成为一品武者。

    一个一品武者入魔。

    会造就怎样的灾祸?这一点许清宵不敢去想,一旦深思,难以想象。

    “若我成圣,必能解决异术之祸。”

    也就在此时,许清宵脑海浮现一个信念。

    异术或许的确麻烦。

    但自己如若能成圣的话,必可解决异术之祸。

    再者自己修练异术,也并非是刻意之,而是为了求生,是人之常情。

    甚至如若有朝一日,自己当真无法抵抗异术魔种,那自己也不会拖累任何人。

    想到这里,许清宵直接转过身,朝着大魏京都走去。

    走出刑部大殿。

    百姓们已经聚集在各个街道,讨论此事。

    当百姓们看到许清宵的身影后,一时之间各种声援响起。

    “许大人,我等相信你,你肯定没有修炼异术。”

    “许大人,您一心为民,我们都看在眼里,不会听别人乱说的。”

    “不管如何,许大人您做的事情,我们历历在目,你放心,我们一定支持您。”

    百姓的声援不断响起。

    他们支持许清宵,也无条件相信许清宵。

    这些言语,让许清宵有些惶恐,但他还是温和朝着众人微微作礼,而后快步朝着皇宫走去。

    大魏皇宫。

    大殿之中。

    文武百官全部聚集。

    怀宁亲王站在主位,面无表情。

    六部尚书们神色各自不一,武官们也一个个显得心事重重。

    今日的朝堂,明显多了不少人,一些侍郎都无法入殿,只能在外面站着。

    文宫来了四位大儒。

    孙静安,陈心,周民,还有严磊。

    与之不同的是,陈心与周民显得有些异色,眼中藏着事。

    而孙静安和严磊却莫名有些平静,再静等许清宵的到来。

    朝堂显得无比安静。

    女帝坐在龙椅上。

    所有人都知道,今日只怕要出大事了。

    怀宁亲王状告许清宵修炼异术,能让一位亲王亲自出面,这足以证明他有绝对的证据。

    倘若许清宵真的修炼异术,对于大魏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耻辱,更主要的是,局势改变。

    许清宵的所作所为,每一件事情都让大魏再不断复苏,一步一步都是帮助大魏走向繁荣。

    朝堂当中,六部也好,武官也罢,除文宫部分大儒之外,没有人希望许清宵修炼异术。

    但以目前来说,天平并不倾向许清宵。

    一旦许清宵被查出真正修炼异术,这才是惊天麻烦。

    杀,大魏失去翻身机会。

    不杀,那大魏便是与天下为敌。

    仙道江湖,天下群雄,只怕会在第一时间揭竿而起,没有人会容忍一个修炼异术的人活着,尤其这个人还是大魏户部侍郎。

    这一刻,每个人都很纠结。

    六部官员也好,武官们也好,甚至一些文宫大儒们也很纠结。

    也就在此时。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了。

    “臣!许清宵,拜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许清宵的声音洪亮无比。

    他踏入大殿,朝着女帝一拜。

    “许爱卿,免礼。”

    当许清宵出现,满朝文武不由自主地看向许清宵。

    哪怕是女帝,也不由将目光投向了许清宵。

    只是不等众人多想什么。

    怀宁亲王开口了。

    “陛下。”

    “有密报来奏,大魏户部侍郎许清宵修炼异术,乃是魔道中人,十恶不赦,还请陛下明鉴。”

    “同时刑部尚书张靖,拒绝接案,违反大魏律例,也请陛下彻查刑部尚书张靖,以示天下。”

    怀宁亲王出声,不给众臣一点余地,同时还弹劾了刑部尚书张靖一本。

    此话一说。

    张靖之声也随之响起。

    “陛下!”

    “怀宁亲王因丧子之痛,栽赃我大魏官员许清宵,臣不受理此案,是臣相信许清宵。”

    “如若许清宵真修炼异术,臣甘受牢狱之罚。”

    张靖直接站了出来,他无惧怀宁亲王,更是毫不犹豫支持许清宵。

    “可笑!”

    然而怀宁亲王冷冷开口,他看向张靖。

    “如若本王真故意栽赃许清宵,有千百种办法。”

    “再者,本王手中有完整卷宗,足以证明许清宵修炼过异术。”

    怀宁亲王出声道。

    “将卷宗呈现。”

    也就在此时,女帝缓缓开口,她要阅审卷宗。

    但一道声音却忽然响起。

    “陛下,此事关乎许侍郎之清白,臣,已经让人从文宫取来投天镜,还望陛下恩准,开启投天镜,让京都百姓观看。”

    “民心之下,百姓之眼,如炬火一般,不会冤枉许侍郎,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是孙静安的声音。

    他从右侧走出,朝着女帝一拜,而后提出这个意见。

    然而当他说完这话,满朝文武都不由皱眉,哪怕同为大儒,陈正儒,周民,陈心三人都不由皱眉。

    投天镜是一件宝物,可以投放场景至外界,一般来说只有一些极为隆重之事,才会投放出去。

    譬如说北伐宣战,或者是有什么极为重大的事情,会用上这种东西。

    孙静安此举行为,其实就是想要让许清宵身败名裂。

    如若许清宵当真修炼异术,天下百姓都知道了,那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拯救许清宵。

    可若是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那也可以杜绝一些流言蜚语。

    只是现在明显对许清宵有些劣势,孙静安主动开口,就是想要让许清宵身败名裂啊。

    “陛下,臣,认为不可。”

    “陛下,臣,不同意。”

    “陛下,此事还未彻底调查清楚,用投天镜,未免有些过了。”

    几乎是同一时刻。

    吏部尚书陈正儒,户部尚书顾言,还有兵部尚书周严齐齐开口,否决了这个方案。

    可下一刻,严磊的声音不由响起。

    “为何不可?”

    “他许清宵不是一直自称公正吗?既然心中无愧,那为何不敢激活投天镜。”

    “三位尚书此言,是否再担心,真查出了什么东西,无法向天下人交代?”

    严磊的声音响起。

    他从左侧走出,没有看许清宵一眼,朝着女帝一拜,同时言语犀利。

    “严儒,此事还未到这个程度,请来投天镜,只怕不太好。”

    陈正儒出声,他身为大魏丞相,又是文宫大儒,有资格反驳。

    “还未到什么程度?难道要等到许清宵入魔之后,才请吗?”

    “陛下,老臣觉得,孙儒所言不错,严儒所言也没有问题,既然问心无愧,何必害怕?”

    怀宁亲王也跟着开口。

    三人的进攻,可谓是咄咄逼人。

    然而,龙椅上,女帝给予了回答。

    “此事,还未有任何结果,甚至连依据都没有,投天镜不启。”

    女帝开口,她选择偏向许清宵,不允投天镜。

    “请陛下三思。”

    怀宁亲王出声。

    他的语气很平静,只是这平静却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在其中。

    他不是与女帝商谈,而是一种胁迫,因为女帝破坏了规矩。

    一时之间,朝堂上显得异常安静。

    然而,就在此时,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臣,同意孙静安所言。”

    许清宵开口,他同意开启投天镜,但对孙静安已经没有任何一丝尊敬了。

    直呼其名。

    孙静安皱眉,想要训斥一声,可想到许清宵的下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对一个将死之人,没必要浪费口舌。

    大殿内,女帝并没有答应,只是再沉思。

    过了一会,女帝开口。

    “启投天镜。”

    谁都明白,怀宁亲王,孙静安,包括严磊,他们想要彻底将许清宵根除。

    如若不答应他们这个要求,只怕三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只能同意。

    下一刻,大殿之外,一面镜子激射出一道光芒,照耀在大殿之中,很快光芒消散,而大魏京都上空,出现朝堂内的画面。

    文武百官,除了女帝之外,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清二楚。

    “投天镜已启,卷宗呈上。”

    女帝开口,她声音之中有了一丝不满。

    “请陛下明鉴。”

    怀宁亲王将卷宗呈上而上。

    当下赵婉儿接过卷宗,呈现给女帝。

    女帝观阅。

    与此同时,怀宁亲王也开口了。

    “陛下,半年之前,许清宵乃是南豫府平安县一名普通衙役,因发现南豫府逃犯吴言,被其以异术击伤,寒气入体,不可活过十二时辰。”

    “然而当日,许清宵突然消失,造访平安县郎中赵平,翌日正午,许清宵又突然出现于平安县案牍库之中。”

    “据老臣密探了解,平安县案牍库之中,恰好有一份异术,名为金乌淬体术,而许清宵所中之寒毒,急需这般异术自救。”

    “两个时辰后,逃犯吴言现身平安县案牍库,将守卫全部击杀,可唯独放过了许清宵,而许清宵也恰好逼出体内寒毒。”

    “并且一夜入品。”

    “许大人,你可否能为本王解释一番,你是怎么逼出寒毒,又是如何一夜入品的?”

    怀宁亲王将所有细节说出。

    光是他说的这些,就足以让在场所有人神色变了。

    身中寒毒,活不过十二个时辰,突然痊愈,而且一夜入品,这的确只有异术才能解决,否则的话,怎么解决?

    然而,面对怀宁亲王所言,许清宵面色平静道。

    “王爷。”

    “当日案牍库之中,许某的确身中寒毒,的确岌岌可危,然而吴言出现,夺得异术,他当着下官面修炼起来。”

    “下官因寒毒无法动弹,可最终还是鼓起最后一道气力,朝他击去,但下官有些不自量力,被吴言反击。”

    “只是没想到,吴言运用不同的内劲,打入下官体内,恰好逼出寒毒,也恰好让下官突破武道境界,所以一夜入品。”

    许清宵依是这番说辞。

    因为这套说辞是最完美的。

    再解释其他,反而容易被人查出问题。

    “呵,好一个恰好逼出寒毒,好一个也恰好突破,许大人,你莫不是觉得本王是傻子吗?”

    怀宁亲王开口问道。

    “王爷不信,许某也没有办法。”

    许清宵也很平静,光拿这个说辞,让他认罪这可能吗?

    “是啊,许大人这番说辞倒也没什么问题。”

    “既然如此,陛下,本王带来了人证,可否宣入大殿。”

    怀宁亲王开口,要宣人证。

    “宣。”

    没有任何犹豫,女帝直接开口,既有人证,就必须要宣入大殿,尤其是现在的一举一动,百姓都能看见听见。

    若自己犹豫不决,反而是害了许清宵,给人一种偏袒。

    现在不能去偏袒许清宵,谁帮许清宵其实都是在害许清宵。

    “陛下有旨,宣人证。”

    殿外,太监的声音响起。

    大约半刻钟后。

    一道人影走进了大殿中。

    “草民,程立东,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是程立东的身影。

    他跪在女帝面前,重重磕头道。

    然而女帝没有任何一丝神色,只是平静地看着程立东。

    “陛下,此人名为程立东,乃是南豫府捕头,当初奉南豫府府君之令,前往平安县追查逃犯吴言下落。”

    “此事他最为清楚。”

    怀宁亲王出声,而程立东也立刻跟着开口。

    “陛下!”

    “六个月前,草民前往平安县,追查逃犯吴言,而吴言来去无影,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案牍库消失。”

    “草民当时便发现许大人有异样,但并没有多想,可直到最后一刻,吴言突然袭杀草民。”

    “草民实为困惑,吴言一路逃至平安县,他的实力不如草民,明明有机会逃去深山之中,虽生还概率不大,可也比袭杀草民要好的多。”

    “直到后面,草民忽然明白,吴言突然袭杀,并非是想要与草民鱼死网破,而是想要帮许清宵掩人耳目。”

    “因为吴言乃是白衣门门徒,他身上有重要信件,需要交给白衣门,所以他决然不可能冒险。”

    “而许大人入南豫府后,不仅仅武道修炼极快,并且短短数个月便踏入明意之境,草民斗胆质疑,许大人不仅仅修炼异术,而且还与白衣门勾结。”

    程立东将来龙去脉说出,甚至道出白衣门的事情。

    果然,此话一说,满朝文武再次有些变色。

    现在好了,不仅仅是异术,连白衣门都牵扯进来了。

    这还当真是罪加一等啊。

    如果许清宵真坐实了这两条罪名,就算是大魏女帝想要力保许清宵都不可能了。

    “许爱卿,程立东所言,是否如此?”

    但女帝依旧平静问道。

    她的目光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陛下,臣并不认同。”

    “逃犯吴言,身受重伤,他于案牍库得到新的异术,自知再逃也是死路一条,所以临死之前,与程立东拼命,倒也不是不可能。”

    “至于这程立东,他屡次三番来找臣,认为臣得到了什么东西,提出愿意与臣合作,可却被臣屡屡拒绝,甚至还来过守仁学堂,找臣商谈。”

    “这一点,不仅仅是臣的属下,甚至是一些街坊邻居也可作证。”

    许清宵负手而立,对于程立东的人证,他丝毫不惧。

    说来说去还是一点。

    拿出真正的证据!

    光靠说,有用吗?

    果然,此话一说,女帝的目光露出寒意,落在了程立东身上。

    而后者身子有些发寒,这是帝威,不过他没有害怕,而是还想要解释什么。

    也就在这一刻,程立东的脸色不由一变。

    而陈正儒,周民,陈心三位大儒不由皱眉了。

    “此人修炼了异术!”

    下一刻,陈正儒开口,他注视着程立东,目光凝聚浩然正气。

    自程立东出现之后,他就觉得有些古怪,但看不出哪里古怪。

    也就在方才刹那间,程立东周围少了一些东西,也让他看清楚程立东的古怪之处了。

    一缕缕黑气自程立东腹部蔓延。

    他瞳孔缩小,身子不断颤抖,其目光在第一时间望着孙静安等人。

    “大胆!”

    “竟敢修炼异术。”

    孙静安的声音陡然之间响起,这是浩然正气之声。

    一瞬间,程立东身上的黑气彻底弥漫,他在地上滚爬,发出低沉的嘶吼声,而目光之中的神情也瞬间消失。

    “嘶嘶嘶!”

    诡异的声音响起。

    前前后后不到十个呼吸。

    一个活生生的人,在黑气笼罩下,竟然生长出满身的细鳞,他的双腿合并在一起,演化成蛇身。

    这!

    是异术之变!

    大殿内。

    许清宵的神色,瞬间变了。

    不是因为异术爆发。

    而是他终于明白,程立东这枚棋子的作用了。

    让他修炼异术,再朝堂上让他显形,从而让唤醒自己体内的魔种。

    之所以瞬间明白。

    是因为许清宵发现自己体内的魔种,的确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手段当真歹毒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