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五十一章:天地大儒,文宫自证,圣人共鸣,天下震惊【百万字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宫廷。

    殿宇之上。

    程立东身躯扭动,他发出低沉的嘶吼声,眼中已经没有了神。

    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这般算计。

    在生命最后一刻,他脑海当中的画面只有两个。

    一个是严磊的承诺。

    “只要你修炼异术,老夫便相信你可靠,会竭尽全力实现你的梦想。”

    “而且这异术是残缺版的,老夫以浩然正气为你压制,等到事情结束,会请天地大儒,帮你祛除异术祸根。”

    只是严磊之言,他是一位大儒,程立东不可能不相信他,即便是不相信也没有任何用。

    因为他别无选择。

    第二个画面便是许清宵。

    首发

    许清宵的警告还历历在目,只是自己没有得选,并且他相信严磊。

    可到头来,自己却成为了一枚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

    当真是可笑。

    可笑啊。

    魔种觉醒,程立东根本任何手段抵挡,魔种蜕变,程立东几乎是瞬间毙命,化身成一条极其丑陋的蛇妖。

    准确点来说,是半人半蛇。

    魔气弥漫,程立东是七品武者,但在这一刻却蜕变成六品武者,硬生生提高了一个品阶。

    而许清宵体内的魔种也在一瞬间蠢蠢欲动。

    严磊等人让程立东修炼蛟蛇类异术,专门就是为了引出自己体内的金乌魔种。

    金乌,喜以蛟龙蛇类为食,再加上有人魔种爆发,会引起其他魔种共鸣。

    许清宵感觉得到,自己体内的金乌再鸣叫,若不是浩然正气和民意压制,只怕早就显露出来了。

    当真是好狠毒的手段啊。

    不惜牺牲一条命,就是为了引出自己的。

    虽然这个程立东该死,但这是因为程立东不断再找自己麻烦,胁迫自己,两人是对立面,这是有仇。

    可这帮文宫大儒,满口的仁义道德,做起事来极其狠辣。

    当真是有够毒的啊。

    “放肆!”

    几乎是一瞬间,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他运转浩然正气,想要镇压程立东。

    他身为五品大儒。

    镇压这种妖魔太容易了,然而就在此时,孙静安突然出手了。

    “大胆妖魔,竟敢放肆。”

    孙静安怒吼一声,他浩然正气环绕周身,明面上是在压制程立东,但没有直接出手斩杀。

    因为他在等,等许清宵体内的魔种觉醒。

    他故意在拖延时间,其心险恶。

    整个过程不需要太长时间,如若许清宵修炼异术,只需要拖延十个呼吸,就可以引出其他异术魔种。

    的确。

    许清宵察觉得出,自己体内的金乌已经复苏了,发出阵阵鸣声,想要挣脱而出。

    浩然正气死死压制着金乌。

    最终,金乌挣扎出浩然正气,好在的是民意如海,死死地镇压住金乌魔种。

    “放肆。”

    这一刻,陈正儒反应过来,他直接大呵一声,浩然正气化作刀刃,直接将邪魔斩杀。

    滋滋滋。

    当浩然正气触碰到妖魔时,顿时黑烟滚滚,发出烧焦一般的声音。

    程立东所演化的妖魔,当场被陈正儒斩杀。

    “请陛下恕罪,老臣并不知晓,此人也修炼异术,还望陛下饶恕。”

    怀宁亲王开口,他主动请罪,没有想到程立东竟然也修炼了异术,与此同时他的余光也扫了一眼孙静安两人。

    很显然自己上当了,对方让自己出面,并不仅仅只是想要让自己开头。

    而是想要将这责任推卸到他头上。

    许清宵有没有修炼异术先不说,自己带来的人证却修炼异术,光是这一点就难脱责罚了。

    但他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去指责孙静安等人,反而是主动认罪。

    因为接下来的事情,与他无关了。

    “怀宁王,你诬陷许清宵修炼异术就算了,如今更是带一个修炼异术之人来到朝堂。”

    “怀宁王,你居心何意?”

    户部尚书顾言正愁没机会找怀宁王的麻烦,眼下怀宁王亲自送上门了,他没有理由不弹劾怀宁王。

    “居心何意?”

    “顾尚书未免有些急了吧,本王又不是儒道文人,他有没有修炼异术,本王也不知道。”

    “再者,他的下场诸位有目共睹。”

    “即便是罚,最多罚个识人不明,待此事过后,本王会亲自领罚,眼下的事情,还是审问审问许清宵到底有没有修炼异术。”

    怀宁亲王语气平静的很。

    他并不在乎这个,因为撑到死他不过是罚个识人不明,可眼下是弹劾许清宵,不是弹劾程立东。

    的确,面对怀宁亲王自己的认罪,顾言有一种握紧拳头打空气的感觉。

    也就在此时,孙静安的声音响起了。

    “陛下,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查出许清宵到底有没有修炼异术。”

    孙静安开口,引起满朝文武的注意。

    “说。”

    女帝出声,让孙静安道出办法。

    “修炼异术者,会诞生魔种,许清宵同时兼修儒术,极有可能用浩然正气压制了体内的魔种。”

    “但如若请来一位天地大儒,四品的儒者,只需一眼便可看出许清宵到底有没有修炼异术。”

    “如若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这一切都仅仅只是个误会罢了。”

    “可若是许清宵修炼了异术,就必须要严惩到底,大魏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许清宵,是这样的吗?”

    孙静安的出声,话语里外都带着一种阴阳怪气,百官们沉默。

    而大魏京都当中,却有不少人对这个孙静安产生了厌恶。

    尤其是守仁学堂之中,陈星河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大骂孙静安不是个东西。

    只是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情,孙静安说的没错。

    人证也好,证词也罢,请来一位天地大儒,许清宵到底有没有修炼异术,一目了然。

    龙椅上。

    女帝沉默不语,她在思索,犹豫要不要请天地大儒来。

    这一刻,女帝的目光看向许清宵。

    而后者的目光清澈无比。

    只是一眼,女帝开口了。

    “请天地大儒前来。”

    “只是,如若许爱卿并没有修炼异术,此事到此为止。”

    她开口,同意请天地大儒前来鉴别,但如若查不出许清宵修炼异术的话,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从今往后不可再提。

    “陛下英明。”

    而面对女帝所言,孙静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朝着女帝一拜。

    在他眼中,天地大儒出面,必然能够查清楚到底有没有修炼异术,所以后面半句话几乎可以无视。

    “请,文宫天地大儒入宫。”

    太监的声音再次响起。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颤颤巍巍地从大魏文宫走了出来。

    是蓬儒的身影。

    他走出文宫时,引来了无数读书人的注意。

    “是蓬儒!”

    “居然请动蓬儒。”

    “蓬儒居然还活在当世?”

    “不可乱语。”

    “没想到请的居然是蓬儒,许守仁若真修炼了异术,必然逃不过蓬儒法眼,可若是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一切将真相大白。”

    “许守仁到底是得罪谁了,大魏文宫竟然让蓬儒出面,这还当真是.......”

    所有读书人们惊愕,他们不曾想到大魏文宫请来的人会是蓬儒。

    这是一位天地大儒,活了至少两百多年,半只脚踏入圣意之境的存在,当然他注定无法踏入真正的圣境。

    因为大限将至,没有那么多奇迹与可能了。

    可即便是如此,四品天地大儒,可比三品的武者,甚至是二品的武者还要稀少。

    儒道。

    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体系,不是说光靠修炼就能晋升的,而是需要感悟,七品的明意,六品的立言,五品著书,往后更是困难无比。

    做不到哪怕你每日一首千古诗词,也无法抵达七品。

    万古如长夜的许清宵,也要明意,也要立言,也要著书。

    这就是儒道的特殊。

    一位当世活着的天地大儒,太过于稀少了。

    蓬儒德高望重,所有读书人不得不尊敬,即便是百姓看着蓬儒,也要恭恭敬敬一拜。

    这位蓬儒,继承了朱圣绝学,这两百多年来,为大魏做了很多事情,也值得敬佩。

    他杵着拐杖,一步一步朝着大魏皇宫走去。

    大约小半个时辰。

    终于,蓬儒出现在了大魏宫廷外。

    他立在大殿之外。

    没有散发出任何可怕的气息,相反给人一种风中残烛感。

    “蓬袁,见过陛下。”

    随着蓬儒踏入大殿内,文武百官皆然朝着蓬儒微微一拜,这是天地大儒,得天地认可,也得圣人认可,这种存在不可不敬。

    “蓬儒免礼。”

    女帝出声,她身为大魏女帝,也需尊重蓬儒一番,当然这是明面上的尊重,若是涉及到利益问题,该不尊重也不会尊重。

    自古以来皇权与儒道,相生相克,谁强一点都不行,只是眼下大魏衰弱,文宫的的确确在近些年来地位提升了许多。

    不仅仅是因为文人辈出,主要还是因为一些政治原因。

    也就在此时,孙静安的声音响起了。

    “蓬儒,今日请您过来,是请蓬儒您老人家运用儒道神通,看一看这位许清宵,有没有修炼异术。”

    孙静安很直接,他指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随着孙静安开口,蓬儒点了点头,他依旧是缓缓前行,与许清宵并肩。

    这一刻,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袭来。

    一位天地大儒在自己身旁,若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可即便是紧张,许清宵也没有表现出来。

    “小友,可否将手给老夫。”

    蓬儒开口,他声音不大,甚至说还有些小,满头的发白,再加上略显得有些不均匀的呼吸,让人莫名感觉他快不行了。

    许清宵没有回答。

    他伸出手来,交给对方。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无论自己怎么说,也无论自己怎么解释都已经没用了,大大方方让对方检查,反而是唯一的出路。

    越是不明不白,对自己越是不利。

    眼下,许清宵只希望自己体内的民意有用。

    许清宵伸出手来。

    蓬儒直接抓住,一时之间,恐怖的浩然正气,涌入许清宵体内,这是蓬儒的浩然正气,如汪洋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许清宵微微皱眉,对方直接以最直接的方式来检测自己有没有修炼异术,看来是铁了心要查出点东西。

    而这一刻,整个大魏上上下下都屏住了呼吸,无论是朝堂上的文武百官,还是京都百姓。

    众人都有些提心吊胆了。

    因为结果马上就要出现。

    朝堂内。

    许清宵感觉得到,对方的浩然正气,化作数以万道,再体内疯狂寻找魔种源头。

    仅仅只是刹那间,对方便查到了丹田之下。

    如海洋一般的民意,阻挡着他的浩然正气。

    而蓬儒也在这一瞬间,抬起了头。

    他的目光无比浑浊,可这浑浊的目光,却蕴含着无穷无尽的深意,只是一眼,许清宵意志便有些抵挡不住了。

    轰!

    体内民意之海翻滚,这一刻不仅仅是金乌魔种再震动,蛟龙魔种以及混沌魔种都在震颤,若不是民意深如海,镇压住这三头魔种。

    只怕蓬儒已经可以笃定了。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十个呼吸,三十个呼吸,六十个呼吸。

    半刻钟,一刻钟,两刻钟。

    不得不说,民意的的确确阻挡了蓬儒窥视,任凭他的浩然正气再多再强,也渗透不进民意之中。

    故此魔种未被察觉到。

    这一刻,蓬儒皱眉了。

    他有些无法相信。

    也就在此时,陈正儒的声音响起。

    “蓬儒,可否查出异术?”

    陈正儒顶着天大的压力开口,蓬儒正在严查许清宵体内情况,他出声打断,这怎不是天大的压力?

    “蓬儒正在认真查询,陈大人还是先别说吧,莫要惊扰了蓬儒。”

    孙静安开口,他让陈正儒不要说话,不要打扰蓬儒。

    此话一说,惹来一片皱眉。

    之前是孙静安说的,天地大儒只需要一眼就能看出许清宵有没有修炼异术。

    现在都过了两刻钟了,还没有结果?这样去查,敌意太浓了。

    又是一刻钟后。

    蓬儒的声音响起了。

    “你体内有一种十分玄妙的东西,阻挡住老夫的浩然正气。”

    “应该是民意。”

    蓬儒收回了手,他平静开口,道出许清宵体内有民意,所以他无法查下去。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皆然皱眉。

    众人不理解这番话的意思,也不懂什么是民意,可刑部尚书张靖第一时间开口了。

    “蓬儒,既然查不了,就证明守仁没有问题,这民意总不可能是一件坏事吧?”

    张靖出声,他彻底松了口气,既然天地大儒都查不出来,就只能证明一点,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

    然而此话一说,孙静安再一次开口。

    “此言差矣,没有查出来,不是因为没有,而是因为有东西阻碍。”

    “许清宵,将你体内的民意散去,让蓬儒彻查,你既问心无愧,又何必使这般手段?”

    孙静安今日异常的活跃,俨然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可此话一说,许清宵有些忍不住了。

    “孙静安,许某体内的民意,是天下百姓给予的,如何散去?还望阁下教教我。”

    “难不成是说,阁下是让我背叛百姓?背叛大魏?”

    许清宵出声,冷冷反驳回去。

    让自己散去民意,说这话不经过大脑吗?

    先不说自己修炼了异术,即便是没有修炼异术,许清宵也不会答应啊。

    想要积攒民意,这过程有多难?他许清宵又不是不知道。

    现在让自己散去,死都不可能。

    “可你体内的民意,阻碍了蓬儒的浩然正气,你越是这般,我越是怀疑你修炼了异术。”

    “许清宵,你若散去民意,蓬儒还没有查出你修炼异术的痕迹,老夫向你赔罪,哪怕登门赔罪都行。”

    孙静安捻了捻胡须,如此说道。

    他极其自信,因为许清宵越是这般,他越是相信许清宵修炼了异术。

    否则的话,为何体内好端端会有民意阻挡?哪里有那么巧的事情?这一定是许清宵有所防范。

    “可笑!”

    然而,孙静安的言论,在许清宵眼中显得无比可笑。

    “孙儒,许守仁为百姓伸张正义,得到百信支持,体内凝聚民意,而你却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让许清宵散去体内民意。”

    “那我可否说,你也修炼了异术,散去浩然正气,让我观察一番?若是没有问题,我登门谢罪,你可愿意吗?”

    张靖开口,到了这一步,他自然要为许清宵出头说话,总不可能一直被他们压制住吧?

    “哼!”

    孙静安想要开口讽刺回去,然而蓬儒的声音却忽然响起。

    “不是不可。”

    蓬儒出声,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神色一变。

    甚至京都百姓们也有些惊讶了,没人会想到蓬儒居然答应这种方法。

    这就有些......狠了。

    孙静安再听到这番话后,明显神色一变,可他望向蓬儒之后,马上恢复常色道。

    “只要张大人愿意,老夫愿意如此,但前提是,许清宵也要散去民意。”

    “以老夫之儒位,换他之民意,如何?”

    孙静安开口,这番话不是他的真心话,没有人会舍得大儒之位,孙静安也不可能舍得。

    可眼下到了这个局面,必须要以这种方式来打破僵局。

    一时之间,双方沉默,不知该怎么回答。

    “好了。”

    最终,女帝的声音响起。

    她的目光落在蓬儒身上,而后缓缓道。

    “此事,到此为止吧。”

    “既然蓬儒并未查出许守仁体内异术。”

    “就无需再查了,怀宁王的情报有误,但念在怀宁王为国家着想,功过相抵。”

    “孙静安,严磊等人,也是为大魏着想,此事无过,但也无功。”

    “就这样吧。”

    女帝开口,她做出了抉择,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她不想处罚任何人,也不想任何人因为这件事情而受到处罚,就这样过去,就当做是一个有惊无险的风波罢了。

    但当女帝说完此话,蓬儒的声音响起了。

    “不可。”

    “异术之事,涉及太大,如若换做任何人,蓬某都会敬遵圣意。”

    “然而,许守仁并非常人,他修炼儒术,若真修炼异术,早晚有一天会入魔。”

    “而他的魔种,很有可能无惧儒术,一旦如此,将会惹来滔天之祸,到时血流成河,尸骸如山。”

    “蓬某,为读书人,养浩然正气,许守仁为天下百姓伸冤,而蓬某则是为天下百姓除害。”

    “守仁小友,若你真想自证清白,将体内民意散去,如若老夫当真冤枉了你,老夫临死之前,会以大魏文宫,传你圣道之言。”

    “助你成就大儒,当做补偿,如何?”

    蓬儒没有咄咄逼人,他只是给出了必须要严查的理由。

    并且为了补偿许清宵,他愿意帮助许清宵早日抵达大儒,用毕生的浩然正气,传圣人之言。

    对比之下,散去民意并不是一件亏本的生意。

    毕竟蓬儒是一位天地大儒。

    “多谢蓬儒好意。”

    “但晚辈无需,晚辈入学半年,便已立言,这么早证大儒,有些不太妥当。”

    “请蓬儒放心,晚辈未曾修炼异术,也不会祸害百姓。”

    许清宵很平静回答。

    蓬儒的鬼话,傻子才会信。

    程立东死的难道还不够惨?

    此时此刻,许清宵算是彻底明白这些大儒是什么人了。

    因有明意,所以他们一旦确定自己的目标方向之后,依旧会不择手段,无非是他们会做的干净一点罢了。

    这些人,并不是自己认知中的大儒。

    没有那么高大上的理想与抱负,相反他们更是一种极为执着之人。

    为了自己的明意或者立言,竭尽全力,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所以许清宵更不可能与他们参合在一起,自己的道,更加稳妥。

    “有没有修炼异术,不是你说了算。”

    “许清宵,你不敢散去民意,就是心虚,害怕。”

    孙静安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主动抨击,令人生厌。

    这个行为,不仅仅让百官们有些不舒服,也不仅仅是让京都内的百姓有些不舒服。

    甚至陈心和周民两位大儒都忍不住皱眉,包括一些读书人。

    整件事情,许清宵有没有不配合过?

    没有。

    许清宵大大方方来到皇宫,又大大方方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孙静安要请天地大儒来,许清宵也是大大方方。

    现在查不出什么结果,又要说是什么民意阻挡了,还非要逼迫许清宵散去民意,这的确有些过分了。

    “好了!”

    此时,女帝再次开口,她声音落下,孙静安倒也闭嘴。

    “此事,说到底还是朝堂之事。”

    “许清宵也是大魏户部侍郎。”

    “眼下人证不但证明不了什么,反而自己修练异术,死有余辜。”

    “而一切物证,也无法证明什么。”

    “让许清宵散去民意,的确有些强人所难。”

    “此事到这里了。”

    “众爱卿意下如何?”

    女帝不想要继续谈论此事。

    可以到此为止了,没有必要继续谈下去,天地大儒都现身了,还要怎么样?一定要让许清宵散去民意吗?这太过于强人所难了。

    哪怕许清宵不受百官待见,她也不会同意,更何况文武百官都支持许清宵。

    “臣,陈正儒,同意陛下之言!”

    “臣,张靖,同意陛下之言!”

    “臣,顾言,同意陛下之言!”

    “臣,李彦龙,同意陛下之言!”

    “臣,周严,同意陛下之言。”

    “臣,王新志,同意陛下之言!”

    六部尚书依次开口,他们站了出来,同意女帝所言。

    不仅仅是他们,下一刻。

    安国公走了出来。

    “老臣,也同意。”

    “臣,也同意。”

    “臣,同意。”

    卢国公,信国公,等等六位国公纷纷站出来表态。

    信武侯,射阳侯,广平侯,曲周侯。

    一位位侯爷也站出来了。

    满朝的文武,几乎九成九都同意女帝所言。

    这一幕,让京都百姓兴奋,这一幕也让许多支持许清宵的人都莫名有些热泪盈眶。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们愿意站出来支持许清宵,冒着很大的风险,顶着巨大的压力。

    而这就是朝堂的态度。

    他们信任许清宵,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许清宵能为大魏赚钱也好,许清宵能帮百姓伸冤也好,不管如何,他们站出来了,就是支持。

    而殿内。

    许清宵也不由莫名感动。

    自己牵扯异术之祸,正常来说品级越高,越是不能参与其中,一旦出事,对他们来说影响极大。

    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就已经算是一种信任了。

    “蓬儒!”

    “此事,就这样吧。”

    满朝文武几乎都答应了,女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望着蓬儒,声音比之前大了一些,也算是道出自己的想法。

    然而,蓬儒依旧是摇了摇头。

    即便是满朝文武都支持许清宵,可他还是不答应。

    看着蓬儒摇头,孙静安立刻开口。

    “陛下,这异术之事,怎可能如此草草了结。”

    “臣认为,一定要彻查,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孙静安认真无比道,更是显得有些慷慨激昂,为国为民一般。

    可此话一说。

    大魏京都当中,无数声音响起了。

    “我等不需要交代。”

    “许大人无罪,何来交代?”

    “此人当真不为人子,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许大人,都已经请来了天地大儒,为何还要彻查?”

    “这个孙静安,根本就不配为儒,之前太平诗会也是如此,偏袒十国大才,打压我们大魏才子。”

    “没错,而且外邦来使到咱们大魏,孙静安第一时间去迎接,我亲眼目睹,不知道的还以为孙静安是异族大儒。”

    “可笑!可恨!许大人为国为民,被诬陷修炼异术,这也就算了,如今彻查之后,没有任何异样,就要逼着许大人散去民意,还能再欺负点人吗?”

    “各位,我们不需要许大人给交代,我们相信许大人,走,跟我去皇宫外喊。”

    朝堂内的一幕幕,都被京都百姓们看在眼里。

    说实话,随着蓬儒出现,他们的确紧张与好奇,可等到蓬儒没有查出许清宵修炼异术之时,他们极其开心,已经认定了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

    可不曾想,孙静安等人不依不饶,还要让许清宵散去自己体内的民意,他们如何不怒?

    这不就是再欺负许清宵吗?

    他们不答应,也不想成为孙静安口中的天下人,他们不需要这个交代。

    无数百姓来到了皇宫之外,他们大声喊道。

    阵阵的民声,传入了皇宫之中。

    传到了大殿之内。

    听到这些声音后,孙静安不由皱眉。

    但他无视,而是盯着许清宵道。

    “散去民意,若真未修炼异术。”

    “老夫主动散去浩然正气,自废大儒之位。”

    或许是有些受激。

    也或许是,孙静安已经彻底笃定,许清宵一定修炼了异术,他放下豪言,愿意以大儒之位,换取许清宵的民意。

    “够了!”

    这一刻,女帝终于怒了,她已经忍让了许久。

    要天下人公证。

    她允了投天镜。

    要查许清宵。

    她允了蓬儒到来。

    可到了现在,还要咄咄逼人,还要得寸进尺,她已经没有耐性了。

    这里是朝堂。

    这里是大魏。

    文宫再如何,当世也没有圣人。

    自己是皇帝,是大魏的太阳,文宫的人,实实在在有些不敬。

    “陛下!”

    “异术之事,绝非想象之中简单,自古以来,异术之祸,动辄便是尸骨如山。”

    “臣,为天地,为百姓,纵然陛下不理解臣,可臣不可不做。”

    “许清宵,你到底是敢还是不敢!”

    孙静安也不在乎了,有蓬儒在,他也不信女帝敢拿他怎么办。

    真要罚他,大魏文宫也不会坐以待毙。

    他拿准了这点,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许清宵没有说话。

    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孙静安。

    散民意!

    这根本就不现实,民意一散,自己修炼异术之事,一定会暴露出来。

    这是找死。

    此时。

    朝堂僵持着。

    许清宵明白一个道理,对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若今日没有让他们心服口服,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完。

    而就在此时。

    蓬儒的声音也响起了。

    “陛下。”

    “其实老夫还有一个办法,可以验证许清宵是否修炼异术。”

    “而且这个办法,天下人都信服。”

    蓬儒出声,让僵持的局面,稍稍缓和了一下。

    “有何办法?”

    女帝问道。

    “请许清宵小友,前往大魏文宫,文宫之中有圣器镇压,亦有朱圣意志。”

    “倘若许清宵修炼异术,朱圣意志与文宫圣器,会自我觉醒,诛杀邪魔。”

    “而如若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就不会有任何反应。”

    “陛下,此事若不查清,文宫上上下下,皆不会善罢甘休。”

    “许小友,如若你当真无愧,又不愿散去民意,敢去一趟文宫,自证清白吗?”

    这一刻,蓬儒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知道,许清宵不会散去民意,而且强行让许清宵散去民意也是不现实的事情。

    民意难聚,这就好比让一个大儒为了自证清白,散去浩然正气一样。

    但他没有急着道出文宫之事,而是让孙静安逼迫一番许清宵,最后说出大魏文宫。

    这样一来的话,属于给大家一个台阶下。

    可这个台阶,在众人眼中看来,只是一个普通台阶。

    但真正的儒者都知道,大魏文宫意味着什么。

    哪里有圣人的意志,也有当世圣器,如果许清宵修炼了异术,哪怕是沾惹了一点点,都会被发现。

    圣人!

    至高无量,无法用常理去揣摩。

    所以蓬儒是挖了一个天大的坑给许清宵。

    若许清宵去了大魏文宫,还没有查出问题的话,就证明一件事情。

    许清宵真的没有修炼异术。

    比许清宵散去民意还要直接。

    蓬儒的目光,与许清宵对视。

    他的目光十分平静。

    “为了一件这样的事情,惊扰圣人,恐怕有些不太好。”

    陈正儒开口,别人不知道大魏文宫意味着什么,可他知道。

    “陈大人,你该闭嘴了,从头到尾,你一直偏袒许清宵,如若许清宵问心无愧,有和惊扰不惊扰?”

    孙静安望着陈正儒,他有些恼怒,陈正儒说到底还是大魏文宫的人,可却一直帮着许清宵。

    若是蓬儒没来就算了,如今蓬儒都来了,你陈正儒居然还帮着外人,如何不让人生气。

    “孙儒!本官也只是站在公理上说话,你说本官处处偏袒,但反过来本官要问问你,为何一直咄咄逼人?”

    陈正儒脸色有些沉下,被公然训斥,换谁都有些心情不舒服。

    “既然站在公理,那去一趟文宫又能如何?”

    “正儒。”

    孙静安还未开口,蓬儒的声音就已经响起。

    这是他的态度,最后一句正儒,让陈正儒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他听得明白,蓬儒已经有些不悦了,让自己慎言。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出现在许清宵脑海之中。

    是朝歌的声音。

    “贤弟,答应他,去文宫,我与破邪兄有办法阻挡圣器与圣意。”

    “而且还能帮沟通大魏文宫,产生共鸣。”

    朝歌的声音响起,语气笃定道。

    听到这话,许清宵犹如吃下定心丸一般。

    “陛下!”

    “诸位大人!”

    “蓬儒。”

    “清宵,愿去大魏文宫。”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引来众人惊讶。

    而孙静安与严磊则心中不由大喜,至于蓬儒,却依旧表现平静,似乎他已经猜到许清宵会去。

    但与孙静安和严磊不同的是,他内心不是喜悦,而是冷漠。

    因为许清宵小看了大魏文宫,他上当了,愚蠢的上当了。

    “许清宵,你若愿意去文宫自证清白,最为是好,如若你当真是清白的,我也一定会登门道歉。”

    孙静安有些喜悦,这般说道。

    可许清宵却冷漠地扫了一眼孙静安,而是看向蓬儒道。

    “许某若是前往文宫,自证清白。”

    “我要孙静安,严磊二人自废儒位。”

    “可否?”

    许清宵开口,他气势极强,丝毫不畏对方。

    让自己去文宫自己就去文宫?

    让自己自证清白就自证清白?

    不付出点代价,许清宵宁死都不去。

    这天底下哪里有这么好的事?

    然而,此话一说,孙静安皱着眉头,而严磊却不禁开口。

    “若自证清白,只能证明怀宁亲王情报有错罢了,你却要我等两人儒位自废?许清宵,你是何居心?”

    严磊怒道。

    “呵,好一个情报有错。”

    “请来一位天地大儒审查还不够吗?”

    “你们如此信誓旦旦,认为许某修炼了异术,那许某也愿意配合,去文宫自证清白。”

    “可不付出代价,就想要摆布许某,这可能吗?”

    “两位!有一句话,许某还是要提醒。”

    “现在,你们所在的地方,是大魏皇宫,不是大魏文宫。”

    “真要认真起来,光是尔等方才之言,就已经是对陛下大不敬,莫说大儒,就算是天地大儒,也得受罚。”

    许清宵开口,甚至将蓬儒也拉进来一起嘲讽了。

    “你!”

    “狂妄!”

    两人指着许清宵,勃然大怒,只因许清宵讥讽蓬儒。

    “嘭!”

    这一刻,女帝的拍案声响起,她重重地拍打了龙椅扶手一下。

    道出自己的态度。

    许清宵说的一点都没错。

    这里是皇宫。

    是朝堂。

    不是大魏文宫。

    即便是大魏文宫又能如何?

    难道皇帝还比不过一位天地大儒?

    “陛下息怒!”

    “许小友,一切依你所说。”

    “我等也只是为了彻查清楚罢了,还望许小友见谅。”

    蓬儒第一时间开口,他知道许清宵是在做什么,不是为陛下出头,而是想要调动民意,毕竟在百姓心中,圣人的确大过皇帝。

    可问题是,他不是圣人,当世也没有真正的文圣,所以皇帝依旧是第一。

    他们的行为,的的确确有些不敬皇权。

    “好。”

    许清宵没有多说。

    而后朝着女帝道。

    “陛下,臣要前往文宫自证,还望陛下恩准。”

    许清宵这句话,纯粹是为了让所有人知道,他许清宵是奉皇权至高的。

    也算是一种反击。

    “准。”

    “文武百官,皆去。”

    女帝点了点头,同时也让文武百官一同前去,而她则继续留在此地。

    “臣等领旨。”

    百官开口。

    下一刻,孙静安与严磊搀扶着蓬儒,往大魏文宫走去。

    许清宵动身,他步伐不快也不慢,按照这个速度,一炷香内能到。

    这一刻,大魏京都,所有人的目光从大魏皇宫内,转移到了大魏文宫了。

    若文宫再查不出许清宵修炼异术。

    那再说什么,都没用了。

    ----

    推荐一本好看的书!

    《巫师加载了惊悚游戏》

    一句话介绍:王亚:“想变强么,机械改造,肉体缝合,灵魂嵌入,三条路都可以哦..只要998...不打折!.”

    超级链接在下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