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五十二章:朱圣虚影!圣人拜许清宵!天下惧惊!许清宵著书!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投天镜映照大魏文宫。

    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在文宫当中。

    许清宵前往文宫自证。

    这是最后的手段。

    倘若许清宵当真修炼异术,文宫之下,妖魔鬼怪无所遁形。

    可若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前往文宫,将自证清白。

    而两位大儒,就要自废儒位。

    无论是什么结果,对大魏来说都是损失,可百姓们却不以为然,他们希望看到许清宵自证清白成功。

    可到底结果会是如何。

    还是一个未知数。

    记住m.42zw.

    许清宵朝着文宫走去,他每一步都充满着坚定。

    有朝歌的保证,许清宵无惧一切。

    大魏文宫,是第五代圣人居住之地,可脑海当中的天地文宫,乃是第一代大圣人的行宫。

    许清宵也不相信,大圣人比不过朱圣。

    自然而然,许清宵无惧。

    望着步伐前行坚定的许清宵,严磊与孙静安莫名有些异样。

    “蓬儒,您真没查出点什么吗?”

    孙静安开口,他以儒道神通传音,询问蓬儒,毕竟这件事情涉及到他的前途未来。

    如若许清宵真的自证清白成功,那倒霉的可就是他了。

    所以说不慌是不可能的。

    “是啊,蓬儒,您察觉到了什么吗?”

    严磊也跟着询问,心情有些紧张。

    “他修炼了异术。”

    蓬儒开口,语气十分笃定。

    此话一说,孙静安与严磊顿时松了半口气。

    “蓬儒,那您为何不当场揭穿?”

    孙静安继续问道,既然知道许清宵修炼了异术,为何不直接揭穿?

    “没用。”

    “老夫可以确定他修炼了异术,他体内有民意之海,阻挡老夫的浩然正气,可老夫依旧察觉到民意之海下面藏着东西。”

    “有高人在他背后指点,直接揭穿拿不出任何证据,而且陛下已经对我们产生怨意。”

    “若是执意让许清宵散去民意,只怕陛下第一个不会答应。”

    “而若他不散去民意,老夫也无法拿出真正的证据,到时候局面只会僵住。”

    “索性不如让他去文宫,去了文宫,一切真相大白,老夫说什么,他们未必会听,但许清宵去了文宫,就是死路一条。”

    “他低估了文宫,天下人也低估了文宫,那里有圣人的意志,也有圣器,许清宵纵然是万古大才,可面对圣意,一万个许清宵,也活不了。”

    蓬儒的声音,斩钉截铁。

    他知道大魏朝堂对许清宵都有好感,而且从他们愿意出来为许清宵说话开始,他就明白想要通过常规手段,让许清宵认罚是不可能的。

    至于散去民意,这更不可能,许清宵会这么蠢吗?即便是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也不会如此愚蠢。

    所以他以退为进,先是让许清宵散去民意,许清宵自然不肯,而后说出文宫,让许清宵去一趟文宫自证。

    他料到许清宵会去。

    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而是天下人对文宫没有任何概念,世人只认为文宫之中有圣人气息。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文宫蕴藏着难以言说的威力。

    圣意!哪怕是一缕缕,都可以镇杀大妖,何况许清宵这种蝼蚁一般的存在?

    这一点,哪怕是一些大儒都不知道,因为大儒还是不行,唯独天地大儒才能了解部分。

    朱圣文宫,意义太大了,莫说别的,哪怕许清宵现在是一位大儒,也要死在朱圣文宫内。

    蓬儒所言,让孙静安与严磊更加安心了。

    他们之前的的确确有些担心,毕竟赌上了自己的前程命运。

    可现在不一样了,蓬儒说许清宵修炼了异术,那么许清宵就一定修炼了异术。

    两人不语,而蓬儒的目光,却一直落在许清宵身上。

    他之前对许清宵,倒是充满着兴趣,而且还有些赞许。

    许清宵所作所为,他看在眼里,所以他认为许清宵是一个聪明人,可没想到许清宵如许多人一般,终究是凡人啊。

    拒绝与大魏文宫的合作是其一,更主要的是,他太低估圣人了,但凡对圣人有一点敬畏,也不敢这么直接答应去文宫啊。

    “世间再少一位大才啊。”

    “不过这世间从来不缺大才。”

    蓬儒心中想到,他之前对许清宵充满着惋惜,可现在不了。

    因为许清宵愚蠢。

    对圣人不敬,目空一切,太高估自己了。

    这种人虽有大才,可早晚会出事,死了好啊,免得给文宫带来麻烦。

    而前方。

    许清宵没有去猜测蓬儒等人的想法,他的步伐异常坚定。

    朝歌与破邪已经给了自己定心丸了。

    大魏文宫不但不会影响到自己,甚至朝歌兄和破邪兄还会引起文宫共鸣。

    而自己必须要做一些事了。

    大魏文宫分两大派系,一个派系是尊奉自己的意或者是其他几位圣人,属于大魏之儒,他们对大魏有归属感。

    而另外一个派系,是朱圣派系。

    一位圣人,至高无上,这一点许清宵明白,也从未起过一丝亵渎,每一位圣人都值得尊敬。

    无非是有些圣人的意思,被后世人给曲解,变成另外一种意思罢了。

    能成为圣人的,哪一个不是被天地认可,到了这个层次,几乎到了无私境,为的是天下苍生。

    换句话来说,大魏文宫支持朱圣一脉的大儒,绝大部分都是圣人伪儒,打着圣人的名义,所作所为,其实都是为了自己。

    就好比孙静安,明意立言是要弘扬朱圣之学,守护朱圣之学,这出发点是好的,为往圣继绝学,可随着他成为大儒后,却走火入魔了。

    是的,走火入魔。

    儒者也会有走火入魔,误入歧途,将自己的意思,变成圣人的意思,扭曲真正的圣意。

    自己尊重圣人,见到圣人雕像三拜九叩,可圣人从未说过见他要叩首,但孙静安却要所有门徒三拜九叩,以示尊重。

    这就是一种走火入魔的现象。

    而且强制他人学他,不学的就是异类,轻则被扣上有辱斯文,重则就是不尊圣人。

    许清宵这一刻是彻彻底底看明白了。

    所以他要反击。

    要借助朝歌的能力,进行一次彻彻底底的反击,而反击对象就是朱圣一脉。

    如今,大魏朝堂几乎全部都是支持自己的人,只要不发生重大的事情,不牵扯巨大的利益,六部尚书,国公列侯都会相信自己。

    内部的问题,自己已经解决了,而外部的问题,无非就是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还有一个北伐,这些事情还早。

    自己真正在大魏稳住跟脚,真正想要铸造民心之剑,就必须要招揽门徒。

    然而在大魏京都想要收门徒太难了,大魏文宫摆在那里,即便人格魅力再大,也比不过圣人这个金字招牌。

    许清宵之前拒绝招收大魏文宫的读书人,倒不是真不想要,而是担心招的人不多,却引来大魏文宫的报复。

    可这一次,许清宵打算抓住这次机会,为自己拉来一批读书人。

    至于所谓的学派之争,许清宵管他个毛。

    大魏文宫抓住机会就来找自己麻烦,若不是自己明悟道理,只怕当真要陷入炼心之境。

    这还得多谢程立东。

    朝堂上,许清宵一直不说话,不是因为心虚不敢说话,而是脑海当中一直在想程立东的事情。

    是程立东,让许清宵看清楚了一些事情的本质。

    不是每一个大儒都配得上这个称呼。

    程立东成为棋子,许清宵没有半点惊讶。

    可他们废掉程立东这枚棋子的手段,让许清宵幡然醒悟。

    朱圣一脉,有一部分是毒瘤了,自己必须要除干净,这是眼下真正的敌人。

    而且不容下视,比怀宁亲王要恐怖百倍,因为他们代表的是,天下九成读书人。

    而怀宁亲王。

    他并不在乎这些过程,只要许清宵死,他就满意了,虽然被利用,但达到目的就行。

    这件事情他也会记在心中,等有朝一日,时机成熟,这个仇他也会找文宫报回来的。

    就如此。

    大魏文宫。

    百姓们早已经在文宫外等候许久了。

    随着许清宵的出现,百姓们虽然无言,可却一个个昂首挺胸地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期盼与支持。

    许清宵朝着百姓微微行礼,随后将目光看向大魏文宫。

    文宫宏伟。

    正大门有两块牌匾。

    一块是太祖皇帝亲笔所题。

    一块是后世人所加。

    后世人所加的牌匾立于其上,太祖皇帝的牌匾立于其下,这是一种尊重。

    文宫内,有宫殿庭楼无数,高山瀑布,小桥静湖,应有尽有。

    整座大魏文宫,占据足足有三千亩地,但这些都是逐渐修缮而成,真正的大魏文宫,是在中心地带的一座宫殿。

    那才是真正的文宫。

    当年朱圣居住的地方。

    许清宵自入京以来,从未来过大魏文宫,但时常许清宵能感应到大魏文宫的气息。

    不得不说,光是站在宫外,许清宵便感受到了一种滂湃无比的力量。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

    是圣意。

    许清宵立在文宫之外,他没有踏入其中,而是静静等待着什么。

    当下,蓬儒几人已经出现在身后,文武百官也逐步跟来,他们望着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紧张。

    尤其是六部尚书们,更是莫名提心吊胆起来了。

    神色最为紧张的是陈正儒,他知晓大魏文宫意味着什么,其实他一直想要阻止许清宵前来。

    但又觉得许清宵敢这般答应,应该是有底气,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

    所以他才没有出声制止,如若许清宵没有表现得这般有底气,那么他一定会竭尽全力阻止,配合陛下,帮助许清宵过这一关。

    哪怕被天下人误解又能如何,保住许清宵才是王道。

    此时。

    大魏天穹,万里无云,蔚蓝色的天穹,显得平静怡人。

    大魏文宫之外,许清宵止步,令人充满着好奇。

    “许清宵!”

    “你为何不敢踏入?”

    “是否心虚了?”

    孙静安的声音响起,他大声开口,担心许清宵怕了,若是在这个时候,许清宵选择退缩,虽然可以泼脏水泼在许清宵身上。

    可按照今日文武百官的态度,以及陛下的态度,想要力保许清宵还是能做到的。

    故此他才会这般迫不及待地开口,用最低劣的激将法来激怒许清宵。

    只是孙静安之言,着实有些令人反感,这一刻,哪怕是大魏文宫的读书人们,也很是讨厌这个孙静安。

    文宫外。

    许清宵没有回答孙静安的询问,而是转过身来,望着蓬儒道。

    “蓬儒!”

    “许某再问最后一遍,如若许某踏入大魏文宫,能够自证清白,严磊与孙静安二人,便要自废儒位,这一点你确定吗?”

    许清宵开口,他负手而立,望着蓬儒,当着众百姓面前如此说道。

    “老夫所言,自然不假。”

    蓬儒出声,他浑浊的目光中尽是自信。

    “好!”

    “孙静安,严磊,许某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若是你们二人现在向我道歉,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许某也不会追究。”

    “可若是你们还要一意孤行,等许某自证清白后,你们二人可莫要......后悔求饶。”

    许清宵将目光看向孙静安与严磊,他还是要认真说清楚来,也免得回头这两人求饶反悔,那就没意思了。

    “许清宵,你若是怕了,就直说,何必在这里嘴硬?”

    “让我等道歉?如若你当真能自证清白,我等心服口服。”

    孙静安冷笑连连,如若不是百姓们都看着,他甚至会讥讽几句。

    “许清宵,你这般拖延时间有何意义?直接进去吧,我等着你自证清白。”

    严磊也是冷笑。

    蓬儒已经说了,许清宵必然藏有异术,只是被民意遮挡罢了,他们两人极其自信,完全不认为许清宵能够自证清白成功。

    天地大儒查不出。

    圣人难道也查不出吗?

    “许某,还是再啰嗦一句。”

    “若许某自证清白,尔等必须要当着许某面自废儒位,京都百姓都听着,大魏文人也听着。”

    “许某已经做出让步,现在道歉,过往不究,点到为止,不伤和气,两位当真不再考虑一二吗?”

    许清宵并没有生气,反而再次语气平淡的开口说道。

    可这话一说,两人愈发觉得许清宵这是心虚了。

    原因很简单,此时此刻的许清宵,应该是恨不得杀了他们,怎可能还会在这里浪费口舌?劝导他们?

    真当他们是傻子吗?

    “许清宵!你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既然你觉得你是清白的,就走进文宫,是真是假,立见分晓。”

    “莫要在这里装什么君子,我等既然敢说,就能做到。”

    孙静安与严磊向前走了一步,大声喊道,压根就不在乎许清宵所说的和平共处。

    和平?现在已经没有和平了。

    “两位,当真不再考虑考虑?”

    许清宵再次开口,这话不仅仅是让孙静安二人有些心烦意乱了,甚至文武百官们也有些皱眉了,不过百官们不是烦躁,而是更加担忧了。

    而怀宁亲王则是站在一旁冷笑。

    很显然,许清宵是真的怕了。

    此子有些可惜,但事已至此,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咎由自取罢了。

    他没有任何一丝感慨,只希望大魏文宫快点凝聚圣意,斩杀许清宵即可。

    而文宫之外,许清宵连问三次,确确实实让人感到内心不安,都为许清宵担忧。

    “闭嘴!”

    “进去!”

    孙静安与严磊有些被问烦了,他们有些失态,勃然大怒道。

    而蓬儒却一直平静,因为在他眼中,许清宵无非是将死之前的挣扎罢了。

    “好!”

    “既然两位如此,那待会就别怪许某无情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已经给了机会,而且还给了三次。

    是他们自己不珍惜的。

    想到这里,许清宵闭上眼睛,他深吸一口气。

    心中却已是在呼喊朝歌二人。

    “两位兄长,愚弟已准备好了。”

    许清宵心中传达意识道。

    “好!”

    “贤弟,过些日子再见。”

    两人语气平静,但平静之中,却充满着坚定。

    下一刻,脑海之中,天地文宫彻底苏醒,一束束光芒绽放,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化作一颗太阳。

    而就在同一时刻。

    许清宵毫不犹豫地踏入文宫之中。

    此时。

    无数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许清宵。

    他们看着许清宵的身影。

    每个人的心情都无比复杂。

    百姓们担忧,文人们疑惑,文武百官有些提心吊胆,而严磊和孙静安等人则露出欣喜之色,他们仿佛已经看到许清宵被文宫诛杀的画面了。

    就差一步!

    就差一步!

    就差一步!

    所有人死死地看着许清宵,死死地,死死地。

    终于。

    许清宵迈出了第二步。

    彻彻底底踏入文宫之中了。

    轰!

    也就在许清宵落步的一瞬间。

    万里无云的天穹,忽然之间弥漫一朵朵云彩聚集。

    整座大魏文宫,也在同一时刻,爆发出无量光芒。

    “贤弟,文宫已激活,会为你凝聚一道圣人之意,接下来的路,就靠你自己走了。”

    “记住,若有时间,还是要帮忙查一查我等过往。”

    朝歌的声音响起。

    而后,他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

    脑海之中,天地文宫震颤不已,那光芒炽烈无比,比太阳还要耀眼百倍。

    轰轰轰!

    轰轰轰!

    轰轰轰!

    整个大魏文宫也在同一时刻彻彻底底震动起来了,所有建筑物都在摇晃,仿佛地震一般。

    无与伦比的光芒,从大魏文宫各处散发,冲天而起,刺破天地一切黑暗。

    此时!

    狂风席卷而来,天地之间,以许清宵为原点,如同龙卷风一般,一时之间,飞沙走石,许多百姓难以睁开眼睛。

    “大魏文宫有了反应,大魏文宫有了反应,许清宵修炼异术,难逃圣人法眼,许清宵!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太狂妄了,低估了圣人,低估了大魏文宫,哈哈哈哈!”

    “许清宵!你罪该万死,竟当真修炼异术,惹来圣怒,今日就算是陛下来了,也救不了你,哈哈哈哈哈!”

    孙静安与严磊在文宫震动的一瞬间,便发出无与伦比的笑声。

    他们认为,文宫震动,是圣人意志复苏,察觉到了许清宵体内的异术,要诛杀许清宵。

    他们兴奋不已,他们激动不已。

    这一刻。

    大魏京都的天穹忽然黑了下来。

    光芒消散,取而代之的仿佛是永恒将夜。

    大魏文宫绽放出来的光芒,成为了唯一照明物。

    京都所有百姓,所有权贵,所有人的目光皆不由落在了文宫当中。

    嗡嗡嗡!

    嗡嗡嗡!

    此时,文宫之中,朱圣的雕像绽放出最为炽烈之光芒,这一束光,划破天穹,刺破一切黑暗。

    这是圣意!

    真正的圣意复苏!

    孙静安与严磊再一次大笑,文武百官们脸色却变得极其难看,因为他们也以为,这是圣人复苏,想要诛杀许清宵。

    不仅仅是他们,百姓们也不由自主攥紧了拳头,生怕许清宵当真要死在这里。

    而就在此时,一切的光芒,凝聚在许清宵面前,形成了九个台阶。

    “不!”

    “这不可能!”

    普通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儒家众人却清楚眼前这一幕代表着什么样的含义。

    蓬儒!

    他的声音响起了。

    言语之中充满着震撼与不可思议。

    他苍老的面容,写满了震撼,他的眼神之中,也尽是不可思议。

    严磊与孙静安有些被震住了,甚至文武百官们也被震住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不是圣怒!这是圣意共鸣,朱圣与其共鸣,大魏文宫也在共鸣。”

    “这不可能,他明明修炼了异术,他明明修炼了异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这不可能啊!朱圣!你莫要被蒙蔽,此人修炼异术,藏于民意之下,请您明鉴,此等贼子,终会成为大魔,残害人间。”

    蓬儒如同发疯了一般地怒吼,甚至到了最后,他跪在了地上,朝着朱圣雕像的方向磕头。

    许清宵明明修炼异术,他可以笃定。

    可是,当许清宵踏入文宫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发现,这并非是圣怒,而是圣意共鸣。

    大魏第五代圣人,朱圣认可了许清宵,不但认可,还与许清宵产生共鸣,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赐福。

    古今往来,即便是朱圣真正的门徒,真正的弟子,也没有得到朱圣完全认可。

    可现在朱圣却认可了许清宵,与之产生共鸣,这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接受的结局。

    他披头散发,跪在地上,死死地磕头,哪怕额头破裂,鲜血流淌,他也不在乎,因为若是许清宵自证成功,还得到圣人认可。

    对他来说打击太大,对文宫来说,也有巨大的影响啊。

    蓬儒这般模样,让严磊和孙静安两位大儒彻彻底底傻眼了。

    他们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僵硬无比,他们笑不出来了。

    “圣.......圣......圣意共鸣?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许清宵明明修炼了异术啊。”

    孙静安身子都在颤抖,他恐惧,他害怕,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在他看来,许清宵踏入文宫,就是必死之局。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引起了圣人共鸣。

    此等手段,简直.......简直.......简直太逆天了。

    严磊也在发抖,他望着许清宵,方才的嚣张,方才的狂妄,方才的自信,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了。

    他相信蓬儒所言,可他不相信许清宵竟然可得圣意共鸣。

    大魏京都。

    天穹如墨。

    文宫的光芒,映照天地。

    皇宫当中,女帝已不在大殿内,而是来到祖祠之中,她的目光落在了一柄生锈血刀上。

    这是大魏镇国神器,太祖血刀,凝聚大魏国运,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她正打算用此刀,来压制圣意,倘若大魏文宫真的激活圣意,想要诛杀许清宵,那她会毫不犹豫拿起这把血刀。

    救下许清宵。

    虽然她不知道许清宵是否修炼异术。

    可她知道的是,自己赌不起,无论结果如何,她都赌不起。

    大魏不能失去许清宵。

    若失去许清宵,将会再次面临一次又一次的危难。

    如今的大魏,如同汹涌大海中的孤舟,自己是掌舵人,而许清宵也是掌舵人,她需要许清宵的帮助,大魏也需要许清宵的帮助。

    所以她不敢赌。

    万一输了,不仅仅是许清宵死这么简单,更主要的是,大魏可能也会因此彻底没落。

    所以。

    哪怕是冒着大不韪,她也要这样做。

    可就在她准备拿刀之时,恐怖的圣意冲天而起。

    女帝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这无与伦比的圣意。

    转过身来,她望向大魏文宫,眼神之中充满着不可置信。

    “圣人共鸣!”

    “许清宵......竟引来圣人共鸣。”

    这一刻,纵然是见惯无数大风大浪的女帝,也不由彻底震惊了。

    许清宵不但没有遭到圣罚,反而引起了圣人共鸣,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许清宵有圣人之资啊。

    这是真正的认可,而不是简单的夸赞啊。

    万古之才。

    当真是万古之才啊。

    女帝有些激动了,她深吸几口气,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但她难以做到。

    这般景象,几乎代表着,大魏可能.......又要出一位圣人了。

    如若真是如此的话,大魏昌盛之日,快要到了,真的快要到了。

    文宫当中。

    六部尚书的神色,也变得震撼无比。

    陈正儒,顾言,张靖,王新志,周严,李彦龙。

    六位尚书,皆然张大了嘴巴,望着这一切,目光之中,满是震撼。

    “许清宵竟有圣人之资,大魏之福,此乃大魏之福啊。”

    陈正儒攥紧着拳头,他如古井不波的心,彻彻底底震动起来了。

    六部尚书中,尤其是周严,更是不由喃喃自语道。

    “我竟然和一位未来圣人称兄道弟,这辈子活够了。”

    他有些恬不知耻,但这也是他的性格。

    甚至不仅是他,国公,列侯们也震撼的不像话,几位列侯所言之语,几乎和周严没有任何区别。

    怀宁亲王也愣在原地。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许清宵竟然能够引来圣人共鸣?

    此子要不要如此逆天啊?

    之前请圣意斩了自己的儿子,如今更是与圣意共鸣。

    每一次,都是在最关键时刻创造奇迹。

    怀宁亲王纵然不懂儒道,也清楚圣意共鸣代表着什么啊。

    这.......没道理啊!

    这也不可能啊!

    他不信,满脸的不信,眼神之中是震撼,无与伦比的震撼。

    而此时,风云交汇。

    许清宵立于天地之间。

    他一袭白袍,静静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知道,这些并非是因为自己而显,而是因为天地文宫,因为大圣人的圣意。

    否则的话,自己无法形成这般景象。

    眼前,九座台阶出现。

    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他踏上第一步,而后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一直,踏上了第九台阶。

    这是登圣之阶。

    九为极数,许清宵有成圣之资。

    但就在许清宵踏上第九台阶时,光芒再次凝聚。

    一道虚影,缓缓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人们震惊,大魏文宫中,无数大儒也瞪大了眼睛,震撼无比地看着这道虚影。

    “是!是!是!是朱圣虚影!”

    “朱圣虚影,这是朱圣虚影!”

    “我等,叩见圣人!”

    “我等叩见圣人!”

    “是朱圣虚影,你们快看,许守仁竟然引来朱圣虚影显世了。”

    大儒们的声音响起,有人一眼便看出,这是朱圣虚影,他们第一时间跪在地上,朝着圣人拜去。

    同时他们内心翻江倒海,眼中除了震撼再也没有其他神色了。

    不仅仅是他们。

    陈心,周民,陈正儒,王新志,所有大儒包括所有读书人,还有百姓们,全部跪下来了。

    尤其是百姓们,他们看着圣人虚影,喊出各种声音。

    “圣人显世!这是圣人显世啊!”

    “没想到有朝一日,我竟然能看到圣人。”

    “朱圣复活了,朱圣复活了。”

    百姓们的声音彼此起伏,他们更加震撼,面对圣人,他们五体投地,眼神之中,充满着敬畏。

    而蓬儒的目光,更加震撼,也更加的绝望。

    当朱圣虚影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败了。

    无论许清宵是否修炼异术,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圣人没有惩戒许清宵,就意味着圣人并不在乎。

    天下人,没有谁能够保下一个修炼异术之人。

    但非要说的话,有一个人可以,这个人就是圣人。

    圣人的地位,超越一切。

    若朱圣认为许清宵没有错,那许清宵就是没有错。

    更何况他们由始至终都没有拿出任何证据出来,证明许清宵修炼了异术。

    而现在,圣人没有惩罚许清宵,相反还凝聚虚影,这是怎样的认可啊。

    他们不敢想象。

    严磊与孙静安两人,更是彻底麻了,他们死死地看着许清宵。

    除了绝望就是绝望。

    从一开始的冷漠,再到蓬儒到来的高高在上,而后便是自信,再后来是狂妄与愤怒。

    而现在,是震撼,是害怕,是恐惧,是.......绝望,令人窒息的绝望。

    可就当所有人以为,这已经结束时。

    一幕让所有人。

    彻彻底底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画面出现了。

    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画面。

    大魏文宫。

    九阶圣台上。

    许清宵立在第九阶。

    而朱圣虚影立在许清宵对面。

    当光芒凝聚,圣人虚影完全浮现之后。

    朱圣虚影,竟然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

    嘶!!!!!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百姓也好,六部官员也好,国公列侯也好,读书人也好,大儒也好,所有人安静了。

    彻彻底底安静了。

    蓬儒也傻了。

    他浑浊的目光,看着这一幕。

    孙静安,严磊也傻了。

    陈正儒,顾言等人傻了。

    陈心,周民,王新志,等大魏文宫所有大儒与儒者都傻了。

    甚至文宫之中还有几位的天地大儒也愣在了原地。

    朱圣啊。

    这位可是朱圣啊。

    朱圣之虚影,是朱圣的意志凝聚。

    几乎等同于圣人亲临。

    一位圣人。

    竟然朝着许清宵一拜。

    他何德何能?他有什么资格?

    这天下有谁能受得起圣人一拜?

    可许清宵受下了,不仅仅如此,许清宵还仅仅只是微微作礼。

    这.......绝对不可能。

    能承受圣人一拜的,只有四种人。

    一种,是先圣。

    一种,是帝君,不是大魏帝王,而是大魏统一天下后的帝王。

    一种,拯救过天下苍生的存在。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未来之圣,并且对方的成就不会低于自己,甚至将超越自己。

    综合以上种种。

    一时之间,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出现在众人脑海之中。

    许清宵未来,一定可成圣!

    不仅仅是成圣这么简单,许清宵成圣,会拯救天下苍生,救世人于水火之中,完成无量大功德。

    否则的话,朱圣凭什么向许清宵这么一拜?

    可实际上,别人不知道,但许清宵明白,朱圣不是拜自己,朱圣是再拜大圣人,天下第一位圣人。

    自己,的确没有资格让朱圣一拜。

    轰!

    这一刻,大魏文宫爆发出无量光芒,全部没入许清宵体内。

    一缕缕圣意弥漫在民意之海上,镇压住许清宵体内的魔种,并且再也没有人能够看出自己体内的异术魔种了。

    除非是真正的圣人复活。

    不然的话,亚圣来了,也看不透自己。

    这只是一缕圣意,可许清宵却莫名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增长。

    一炷香后。

    所有的光芒,一点一点消散。

    朱圣虚影也逐渐消散,可莫名之间,许清宵不由皱紧眉头,因为他发现朱圣虚影好像张了张嘴。

    似乎再说是什么。

    许清宵认真看去,可他看不出来具体是什么,只是隐隐约约确定几个字。

    一共数十个字,但许清宵只明白这八个字,其余完全不明。

    这是怎么回事?

    许清宵好奇,可下一刻,朱圣虚影彻底消散,光芒泯灭,大魏文宫的光芒,在这一刻,化作一道极致神光,冲天而起。

    百万里外。

    一处弥漫黑暗的山脉之中,大魏文宫的神光直接砸向此地。

    神光落地,如巨大的水球爆裂,点点神光,将黑暗气息浇灭。

    而此时。

    一座森冷可怕的宫殿中。

    群魔乱舞。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该死!我圣教神胎被毁,文宫!又是文宫,该死!该死!该死!”

    怒吼声响彻大殿,无数妖魔全身颤抖。

    而大魏极东之地。

    太上圣宗。

    一名老道正凝视着西北方向,当神芒划破天穹之时。

    老道不禁掐指推算。

    过了一会,老道眼神之中露出震撼之色。

    “大魏!又要出一位圣人吗?”

    “若如此,七魔教生生世世就莫想着育出魔胎了。”

    他震撼,下一刻不禁自言自语道。

    “不行,我要准备,去一趟大魏京都,见一见这位未来圣人。”

    “云烟也在京都,过些日子,以见一见她为由,前往大魏京都。”

    老道开口,显得异常激动,恨不得现在离开,但因为一些原因,他不能随意动身,只能通过其他方法。

    而此时。

    大魏京都,天穹依旧黑暗。

    一切光芒内敛消失。

    所有人都安静。

    蓬儒满头是血,他怔怔地看着这一切,麻木,绝望,不可置信,和略显癫狂。

    他这一次聪明反被聪明误,本想借助文宫,镇杀许清宵,却不曾想到,弄巧成拙,不但没有镇杀许清宵。

    反而让许清宵这一次彻彻底底名动天下。

    圣人共鸣。

    朱圣行礼。

    不管是什么原因,许清宵未来圣人这个名头,是彻底坐实了。

    而他蓬儒,将会成为天下人的笑话,也会被天下人讥讽。

    不识圣人,有眼无珠。

    不止是他,孙静安和严磊,还有怀宁亲王,他们都要受到牵连。

    污蔑一位未来圣人修炼异术。

    这罪过,大到无边。

    甚至他们已经想象得到,接下来自己将会遇到什么了。

    一切安静。

    没有人喧哗。

    每个人的心情大多数都是震撼,他们难以平复,说不出话来。

    就这样一直保持,足足保持了两刻钟。

    终于,有人回过神来了。

    但很快,他发现京都的天穹,依旧如墨一般。

    除了圣阶台散发着光芒之外。

    其余没有任何一丝丝光芒。

    这让人不禁好奇。

    最令人好奇的是。

    许清宵竟然盘腿坐在圣阶台,似乎在沉思什么。

    随着时间流逝。

    一炷香,两炷香,三炷香。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了,他们本以为许清宵会说什么,可发现许清宵闭着眼睛盘腿而坐。

    众人不敢出声,怕惊扰到了许清宵。

    而就在此时。

    许清宵之声,再次响起。

    “吾乃许清宵。”

    “今日,著书成儒。”

    洪亮之声响起。

    这一道声音。

    如惊涛骇浪一般,将大魏京都,彻底卷起来了。

    ---

    ---

    ---

    ---

    第四卷结束了。

    还有一点,我就想问问你们,想不想看第四章。

    七月三十四个小时没睡了,三万字现码的!看时间间隔就知道了。

    想要第四章,月票能不能给七月?

    晚上八点后!记住晚上八点后!

    打赏1500点等于四张月票,并且累积打赏好像也算,就是说十五个人打赏一块钱也算!

    各位读者老爷们,第四章我看情况写出来!

    大家先别打赏,晚上八点后,记得的话就打赏下,如果忘记了就算了。

    拜谢各位老爷们!我继续码了!

    能搞出第四章,我就搞!

    肝!肝!肝!肝!肝!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