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五十三章:天地之书,绝世大儒,文宫之下,废尔儒位【第四更求打赏】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天穹如墨。

    一切光芒全部消失,唯独大魏文宫还依旧有一束光芒。

    这一束光芒,是圣阶台。

    许清宵立在第九阶位,他盘腿而坐。

    众人皆然望着他。

    此时的许清宵,如同悟道的圣人一般。

    所有人都知道,今日过后,许清宵在文坛将会拥有一个称号,一个谁都不能抹黑的称号。

    ‘未来新圣’

    大魏文宫,朱圣虚影朝着许清宵一拜,这一拜意味着什么,无人知晓。

    但这一拜,奠基了许清宵之威名。

    一秒记住.42zw.

    经此之事,天下何人不识君?

    莫说其他,那些文人,谁还敢找许清宵麻烦?

    曾经有人敢拿万古大才,来讥讽许清宵,认为许清宵没有这般才华,然而现在,圣人都对许清宵朝拜。

    连圣人都尊重的存在,又有谁敢轻视?又有谁敢污蔑?

    就算是天地大儒,也不能污蔑和羞辱许清宵。

    假设太平诗会是过些日子开始,十国大才根本不敢有半点嚣张,甚至许清宵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就是圣人的威望,圣人的底蕴。

    尤其是,许清宵极有可能是未来新圣,大魏第二位圣人,虽然这个可能性也不是特别大,毕竟文圣意义非凡,可成为半圣不难吧?

    半圣不是圣吗?

    一尊活着的半圣,并且很有可能许清宵在四十年内就能抵达半圣,这种人对儒道意义太大了,天下儒道之执牛耳者,除非当世出现第二位圣人,否则谁敢撄锋?

    怀宁亲王惊愕无言。

    他的的确确没有想到,许清宵不但没有被圣意诛杀,反而得到朱圣认可,甚至还得到朱圣一拜,这一拜他知道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许清宵有圣人守护。

    以前,他可以动用一些手段,大不了与女帝撕破脸,袭杀许清宵。

    可现在他不能了,一旦杀了许清宵,天下文人都不会放过自己,自己的世世代代,都会遭到雷霆打击。

    许清宵......已成气候了啊。

    他眼神之中充满着懊悔,他后悔,极其的后悔,后悔为何没有在今日之前,杀了许清宵。

    自己太过于顾忌了。

    现在许清宵彻彻底底形成了气候,再想要动许清宵,就太难了,难如登天啊。

    而不除许清宵,大魏也势必会逐渐重回鼎盛之时,如若真是这样,那自己相当于眼睁睁看着一头幼虎成长。

    可惜,再多的懊悔又能如何?他已经没有任何一点希望了。

    不止是他。

    蓬儒,孙静安,严磊三人可谓是真正的绝望。

    蓬儒还好,他无需付出什么代价,可他颜面尽损,聪明反被聪明误,酿就大错,给朱圣一脉树立出一位大敌。

    但他不恼怒这个,他恼怒的是,为何朱圣会向许清宵一拜?这是为何?这不可能,朱圣乃万圣之圣,许清宵算什么?许清宵配吗?

    他连给朱圣提鞋的资格也没有。

    而与蓬儒想法不同,严磊和孙静安两人已经彻彻底底陷入惶恐与不安的状态,他们着实没有想到,许清宵居然能得到圣意加持。

    并且朱圣竟然朝他一拜,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但等冷静过后,两人现在唯一的情绪就只剩下‘恐惧’与‘绝望’了。

    他们之前答应过许清宵,若是许清宵能自证清白,他们便自废儒位。

    说这话的时候,的确带着一些怒意,再加上蓬儒给他们的信心,所以两人答应下来了。

    可......可......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能如此。

    那接下来岂不是自己的末日?

    想到这里,两人不由更加恐惧了。

    他们相信,许清宵一定会让他们自废儒位的,可真让他们自废儒位,他们舍得吗?肯定是不舍得啊。

    严磊抵达大儒境,耗费了六十年的时间。

    张静安抵达大儒,耗费了五十五年的时间。

    而且他们当初都是一等一的大才,如若真的被废掉儒位,那他们还不如去死。

    他们想要开口,向许清宵求饶,可言语在心中,却说不出口啊。

    最主要的是,许清宵盘坐在上面,一直不语,让人感到奇怪。

    不知许清宵这是要做什么。

    而就在众人沉默之时。

    许清宵忽然睁开眸子。

    他的声音响起。

    “吾乃许清宵。”

    “今日著书成儒。”

    浩瀚之声响起。

    许清宵的声音,在这一刻,洪亮无比,传遍整个大魏京都。

    当这道声音响起。

    大魏京都。

    如同掀起万丈骇浪,整个京都,彻底沸腾起来了。

    如若说,之前的许清宵自证清白,百姓们是担忧,是害怕,他们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位好官,如若真这样没了。

    的的确确会极其难受。

    可现在,许清宵证大儒之位,著书成儒,这让大魏京都上上下下如何不沸腾啊?

    莫说这些百姓。

    最为激动的便是大魏文人。

    他们眼神发怔地看向许清宵。

    前前后后,许清宵才不过入学半年啊。

    养气!开窍!修身!

    许清宵只花了三个月。

    明意!立言!著书!

    许清宵又只花了三个月。

    前前后后半年,许清宵今日要证大儒?这修炼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要不要如此夸张和离谱啊?

    能不能给我们一点机会啊?

    大魏文人们彻彻底底折服了。

    七品之前,他们可以不在乎许清宵的晋品速度,三个月三品又能如何?哪怕是一个月三品也没有用。

    因为到了七品,你就需要明意,若你不能明意,这辈子也就是八品。

    而后即便是你明意了,你也要立言,得天地认可,或得百姓认可,社稷认可,不然的话,也没有任何用。

    当你立言之后,其实最难的便是著书。

    著作之书,必须要让天下人观看,并且要让天下人明白你书中内容,否则的话,也没有任何作用。

    不然随便写一本书就能成为大儒,那人人都是大儒了。

    人群当中。

    华星云怔怔地看向许清宵。

    他眼神之中极为复杂。

    他现在是七品明意,其实早就可以立言,只是他打算在科举那日立言。

    许清宵是六品正儒,他并不在乎,因为只要他原因,随时可以立言。

    可今日,许清宵著书,一旦成功,那将会是......五品大儒。

    一个二十岁的大儒。

    古今往来.......第一人啊。

    而且许清宵入学不过半年,他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何资质如此妖孽。

    难道,他当真是未来新圣吗?

    为什么!

    新圣,为何不是我华星云。

    华星云心中到底是什么滋味,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但一定不会太开心。

    至于蓬儒等人,也皆然睁大了目光,看向许清宵。

    刚刚得到圣意,就直接入五品大儒境,一旦他成功,将会对文宫造成一定影响。

    他不愿许清宵入品成功,可他又不能出手制止。

    一步错,步步错!步步错啊!

    这一刻,蓬儒感觉自己喉咙一甜,他知晓是心急而焚,有血要喷出,可他还是硬生生压回去了。

    至于严磊与孙静安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许清宵若成了大儒,便可以与他们平起平坐,这样一来的话,待会许清宵更不可能会放过他们了。

    此时此刻,两人如将死之人一般,慢性等待死亡,内心无比煎熬。

    同时他们也深深懊悔,懊悔自己为何要招惹许清宵,为何要招惹许清宵啊。

    不远处。

    大魏尚书们再看到这一幕时,一个个忍不住攥紧拳头,陈正儒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满是赞赏与敬佩。

    顾言等人也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们已经年迈,体内早已经没有了那腔热血,可许清宵却给他们带来了这一股热血。

    武将一脉,安国公看着许清宵,不由深深感慨。

    “天不生我许清宵,儒道万古如长夜,从今往后,武官一脉,无论如何,势必要与许清宵交好,明白吗?”

    安国公以真气传音,通知每一位武将。

    许清宵今日所作所为,让他在众人的心中,硬生生抬高了何止一个地位?

    曾经,许清宵在他们心中,是一个聪明人,也是一个有血性的人,他们喜欢许清宵的聪明,也喜欢许清宵的血性。

    但这些都是性格上的喜欢,只能说觉得你这个人不错,愿意和你交个朋友。

    可现在不同了。

    许清宵已经展现出来真正的实力,大魏未来的丞相,儒道未来的圣人。

    光是这两个头衔,得罪许清宵,无疑是找死。

    至于大魏未来的丞相是怎么得出的?这还需要想吗?就凭许清宵今日所作所为,以后大魏丞相的位置,不给许清宵坐给谁坐?

    难不成还让陈正儒这个老家伙霸占位置不下台?

    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守仁学堂内。

    陈星河望着如墨色般的天穹一语不发。

    他没有去大魏文宫,倒不是不去看,而是他相信自己的师弟,并且他不想参与进来,怕自己说错话,毕竟这件事情他当初知晓一二。

    万一忙没帮上,反而害了自己师弟,那就惨了。

    而大魏文宫发生的一切,也随着投天镜投放至天穹上,他全部看在眼里,既庆幸又感慨自己这位师弟当真是万古大才啊。

    现在,听到许清宵著作成儒,陈星河莫名愣住了。

    “师弟啊师弟,你就不能等等我吗?”

    良久,陈星河说出自己的心声,他实在是有些难受啊,卡在十品,迟迟未能突破。

    本来早就该突破了,可就是因为许清宵一次一次突破,导致他心态崩了。

    不过还好,无论如何许清宵都是自己的师弟,很好,非常不错。

    桃花庵。

    张如会望着大魏文宫的方向,他激动的攥紧拳头,方才他直接失态,高呼了几声许新圣。

    而整个桃花庵,几乎所有女子都将目光看向大魏文宫,她们眼神之中满是爱慕之色。

    一些女子更是围绕在洛白衣周围,激动无比道。

    “白衣姐姐,白衣姐姐,妹妹当真羡慕你,能得到许公子青睐。”

    “是啊,是啊,我等当真是羡慕死了,若是能让我得到许公子半分偏爱,妹妹我死都愿意。”

    “白衣妹妹,这许公子温柔吗?”

    她们开口,围绕在白衣周围,询问各种关于许清宵的事情。

    可洛白衣却有些难为情,因为她并不了解许清宵,只有两面之缘,而且第一次还极为古怪,第二次更是有些.......令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但无论如何,当看到朱圣虚影朝许清宵一拜时,她也激动起来了,她性子宁静,可那一刻也忍不住站起身来。

    如今许清宵更是著书成儒,她更为兴奋与激动,只是做不到与其他女子这般。

    可她的目光之中,却充满着难以言说的激动。

    桃花庵内,一楼当中。

    王儒指着窗外的大魏文宫,用极其激动的口吻道。

    “许守仁,乃是我好友,是我王某好友,他今日必证得大儒之位,他是大魏的新圣。”

    “咱们大魏的新圣啊。”

    王儒激动的浑身颤抖,虽然他与许清宵的关系,并不是说极好,但也算是挺不错,有一定交情。

    跟一位大儒有所交情,一位二十岁的大儒,一位未来的大魏新圣,这面子简直是天大的。

    周围所有文人的的确确露出了羡慕之色,更是有人主动结交王儒,希望王儒有机会能介绍认识认识许清宵。

    不止如此。

    大魏上上下下的百姓们都激动。

    他们都兴奋。

    一位二十岁的大儒,一位被圣人认可的存在,未来的大魏新圣,在他们的目光之下,走出这关键的一步,他们见证了这段历史。

    千百年后,或许他们也会被人提及,或许只是寥寥几字,但他们却实实在在被记住了。

    这是盛况。

    自北伐失利之后,大魏没有过的盛况。

    可文宫当中。

    蓬儒的声音响起了。

    “著书成儒!”

    “著作之书,需万民认可,他今日成不了大儒。”

    蓬儒的声音,并不是说出来的,而是通过儒道神通,告知一些人。

    其中就包括孙静安与严磊。

    两人再听到这话后,顿时不由反应过来了。

    是啊,许清宵著书。

    说是说著书,可著什么书?即便是著书了,那又如何?想要真正成为大儒,需要得到万民认可,什么书能够直接得到万民认可?

    即便是心学之书,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推广,以及口口相传,要有人去阐述其中道理,让人明白,否则的话,想要直接著书成儒。

    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蓬儒的话,让两人松了口气。

    只要许清宵没有成为大儒,他们就能逃过一劫。

    毕竟真逼迫他们废儒位,大魏文宫不会答应,无非是待会丢人现眼罢了。

    可再怎么丢人现眼,也总比没有了儒位要好吧?

    也就在此时。

    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

    “今日,许某得圣意,有所感悟,著书千字文。”

    “为天下百姓,著识字启蒙之作,愿我大魏百姓,人人如龙。”

    许清宵开口,这是他五品著书。

    千字文!

    之所以选择千字文,许清宵并非是一时兴起,而是早就考虑了。

    他需要教化万民,得到民意,自己明意是为学,立言是为民,而著书依旧为民。

    千字文,学童启蒙之书,让更多的人去识字,去读书,拥有知识。

    当然,许清宵进行了完整的更改,他之前一直在研究。

    千字文之中记载了许多典故,许清宵则将大魏典故和儒道典故加在其中。

    不然的话,有一部分写上,就完全不通顺了。

    而这!

    这就是许清宵著作之书。

    此声响起。

    传至大魏京都每一个角落。

    下一刻,许清宵再次开口,诵念千字文。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许清宵的声音不大,但却能传遍整个京都。

    每一个字被许清宵念出,都化作一束金色光芒,冲向天穹,刺破无尽黑暗。

    原本,仿佛永夜将至的大魏京都,在这一刻却绽放光芒。

    金色古字,每一个都如同小太阳一般,悬挂在天穹之上,映照辉煌。

    而许清宵的声音,也不断扩散。

    这一次,已经不仅仅只是大魏京都了。

    而是传至周围各郡各府。

    千字文,意义太大,这不是单纯的一本书籍,而是读书人启蒙之书,孩童上学,必须要从识字开始,可识字识什么字,这是一个问题。

    每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启蒙识字录,而且教书先生一般也会根据自己的喜好,来进行划分。

    可这些识字录,大多数都是单独的字。

    许清宵念的千字文不一样,全文四字,对仗工整,条理清晰,文采斐然,不但可以让孩童识字,还能懂得一些道理。

    比如说秋收冬藏,其意便是秋天收割粮食,冬天便要储存粮食,用简单的东西,来讲述一些不同的事情。

    包括一些大魏典故,儒道典故,既能识字,又能明文,而且许清宵也有私心,将自己的个别典故写在其中,倒不是需要才气,而是需要民意。

    当然主要也是合适,押韵对仗没问题,否则的话许清宵也不会刻意强行。

    人文、历史、典故、农耕、祭祀、园艺、地理,等等东西都在其中,而且都经过完美修改。

    这才是千字文经典所在。

    不然仅仅只是识字,大魏不知道有多少本了。

    而许清宵今日著的千字文,就是要为天下人整理出这一份统一的识字录,这一千字运用到了大部分生活常识能用上的字。

    不仅仅孩童可以学习,一些成年人也可以学习,无非是要慢一些罢了。

    一个又一个金色字体飞向天穹。

    与此同时,滚滚如长江般的浩然正气再次出现,这一次连同三千里才气一同出现。

    不过这一次,许清宵没有阻拦这些才气入体了,他要突破到大儒境,需要这些才气。

    恐怖的才气如银河斜落般,涌入许清宵体内。

    此时此刻,许清宵就如同一块干枯的海绵,疯狂吸收着才气。

    而他的气势也越来越强,越来越恐怖。

    六品正儒和五品大儒区别很大。

    虽然只是一品区别,但相差却是十万八千里。

    许清宵若证五品,那么四品妖魔在他眼中,都是蝼蚁,唯独三品妖魔,或许还能与许清宵较量较量。

    这就是儒术先天的强大。

    更主要的是,抵达五品,许清宵便拥有言圣之力,上达天听,无需再请圣意,只需开口,圣意便会感应。

    当然圣意感应之后,是否凝聚,还是得由圣人之意自我判断。

    但光是这一点,已经是分水岭的差距了。

    一言之下,可灭妖。

    一怒之下,可诛魔。

    滚滚如黄河一般的才气没入体内,实际上不仅仅只是许清宵独自吸收这些才气。

    所有圣器胚胎都在吸收这源源不断的才气。

    他们要蜕变,直至蜕变到大儒器。

    与自己境界保持一致。

    而许清宵也一直在诵念千字文。

    直至最后。

    “孤陋寡闻,愚蒙等诮。谓语助者,焉哉乎也。”

    当千字文最后一句念完。

    天穹之上。

    千字文化作一千颗小太阳,如金色的星辰,扫荡一切黑暗。

    大魏天穹,在这一刻,风平浪静,所有黑暗,彻底消失。

    而后。

    一枚枚的金色文字在天穹之上闪烁发光,但下一刻,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

    一道道民意从地面飞起,涌入了金色文字之中。

    天穹之上,一颗颗真正的星辰,闪烁发光,射出一束束星辰之光,全部涌入文字之中。

    世人好奇,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但大魏文宫当中,却有无数人瞪大了眼睛。

    第一个开口的人,是蓬儒。

    他再次开口,指着天穹上的千字文,声音几乎颤抖。

    “绝......绝......绝世神书!”

    他本就苍老的面容,变得更加苍老了,他的手指颤抖,眼神中充满着不可思议。

    今日,许清宵给他带来的震惊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著书成儒,许清宵直接著作绝世神书。

    这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引经据典,天文地理,儒道典故,大魏典故,圣人典故,皆在其中,既能识字,又能明事,此书当为经典啊。”

    “五代圣人之典故,皆在其中,而且对仗工整,若天下人启蒙阅读,更加尊圣啊。”

    “好,好,好,这千字文,既有典故,又有农耕,地理,天文,饮食,起居,等等词汇,还能做到这般押韵工整,当为绝世神书啊。”

    “星辰塑字,民意承载,这是绝世神书,此书将影响天下读书人啊。”

    “许守仁,竟写出绝世神书,这.......只怕连圣人都做不到啊。”

    “如若只说五品之境,的确,古今往来,没有圣人做得到,星辰塑字,民意承载,传闻当中,绝世神书的征兆,许守仁,当得万古之才啊。”

    “圣人有云,著书者,字由星塑,民意而载,乃为天地书籍,星为天,民为地,而天地书籍,既为绝世神书,古今往来不可见,今日,我竟有幸,观得此书。”

    “许守仁,到底还能给我等多大的惊喜?他竟然连神书都写得出来,好,好,好,大魏当真要出一位圣人了,好啊,好啊!”

    文宫当中,不少大儒纷纷开口,他们并非是朱圣一脉的大儒,而是文宫大儒。

    当见到许清宵这绝世神书时候,自然而然感到的是震撼,感到的是兴奋,也是异常的激动,许清宵的千字文,意义太非凡了,他们一眼就看得出来,这千字文的意义。

    不仅仅只是押韵工整,识字那么简单,而是蕴含许多道理,将世间一切融入其中。

    绝世神书,绝世神书,绝世神书啊。

    他们震撼,且有兴奋不已。

    因为绝世神书,古今往来不可见,圣人提到过,但到底有没有还不清楚。

    可今日,许清宵著作的千字文,的的确确符合绝世神书一切特征。

    星辰塑字,民意承载,既为天地,名为神书。

    而对朱圣一脉的大儒来说,他们现在只有两个字可以表达心情。

    惊愕。

    惊愕。

    惊愕。

    蓬儒在这一刻,彻彻底底悔了,他悔不该这般,悔不该抨击许清宵修行异术。

    修就修吧,可没想到,许清宵不但反败为胜,而且还胜的如此夸张。

    获圣意共鸣,得朱圣礼拜,著绝世神文,成绝世大儒。

    每一件事情,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可震撼天下文坛。

    更何况这四件事情全部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人们已经彻底麻了。

    彻彻底底麻木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许清宵现在成圣,只怕大家都没有什么感觉了,因为强到一个程度,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索性的是,随着天穹上的千字文如星辰般坠落下来。

    没入许清宵体内后,一切异象都在缓缓消散。

    许清宵坐在圣阶台上,将千字文烙印在体内,这是他五品的文章。

    至于文器,许清宵也已经想好了,凝聚一块碑文,上面就刻印千字文,民意碑。

    这个不仅仅是用来针对妖魔,而是针对一些大儒,以天下民意压制一些大儒,或者一些企图造反之人。

    如今,许清宵已经不需要进入天地文宫凝聚圣器。

    一念之间,圣器便凝聚而出。

    一共六件圣器,皆然在吸收着源源不断的才气,当全部吸收干净之时,这六件圣器也会蜕变成大儒品质。

    如此一来的话,对自己有巨大的帮助。

    而就在许清宵凝聚圣器完毕后,千字文也拓印成功。

    轰!

    以许清宵为中心,一道巨大的气浪扩散开,直至整个大魏京都。

    铛!

    铛!

    铛!

    ......

    文宫当中,九道钟声响起,这是大魏圣器的共鸣。

    许清宵整个人的气势,在这一刻陡然攀升,他越过了关键一步,抵达大儒之境。

    体内的浩然正气,也化作了大儒文气。

    可怕的气势弥漫,许清宵不是普通大儒,而是绝世大儒。

    一举超越孙静安,严磊,陈正儒,陈心,周民等等大儒。

    除天地大儒之外,无人可压许清宵半分。

    “恭贺许大人!”

    “许大人万古!”

    “我等恭贺未来新圣,证大儒之位。”

    “学生拜见许大儒。”

    当许清宵证大儒之位时,百姓们齐齐朝着许清宵下跪,恭贺许清宵成就大儒之位。

    而一些商贩权贵,则是恭贺许清宵证得大儒之位。

    至于读书人们,则以学生自称,参拜许清宵。

    一位大儒,值得他们自称学生,哪怕许清宵也不过二十岁。

    但那又如何?

    大儒,天地认可,而不是他们认可,也不是文宫认可。

    是天地。

    没有人可以大过天地。

    “客气。”

    圣阶台上,许清宵朝着众人回礼一拜,这是礼仪谦虚。

    所有的异象与光芒,还有属于他绝世大儒的气势,全部内敛。

    下一刻,许清宵的目光,落在了孙静安与严磊身上。

    自己已成大儒,许清宵将无需敬重,他们三人竭尽全力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这个仇没道理不报。

    而感受到许清宵的目光,孙静安与严磊已经没有之前半分嚣张了,甚至他们下意识往蓬儒身后站去,不敢直视许清宵。

    “孙静安,严磊。”

    “你们二人还在等什么?”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他目光冷漠,落在二人身上。

    两人不语,略显沉默。

    而众人也瞬间明白许清宵这是想要做什么了。

    不过没有人愿意开口帮他们二人,原因无他,这二人的确可恨,处心积虑想要坑害许清宵,许清宵以直报怨,合情合理。

    一时之间,不少目光投了过来,他们的眼神之中,甚至还带着一些幸灾乐祸。

    他们乐意看到这一幕,甚至还有人担心许清宵忘了这件事情,或者是说成为大儒不愿计较。

    现在看到许清宵第一时间主动发难,众人安心下来了。

    许清宵还是那个许清宵啊。

    孙静安与严磊不语,他们实实在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站在他们前方的蓬儒出声了。

    “许小友,此事到底是个误会,老夫知晓许小友心中有憎恨,但大魏文宫愿意给予小友赔偿,小友刚刚证大儒之位,应当稳固境界,文宫当中有圣人手札,老夫愿借来于小友一阅。”

    虽然蓬儒不敢相信这一切,可他身为天地大儒,心态调整的极快,听到许清宵发难,自然主动开口,想要为孙静安与严磊开脱求饶。

    圣人手札。

    这东西很珍贵,哪怕是大魏文宫也没有多少,的确是价值连城。

    可许清宵在乎吗?

    他不在乎。

    他有自己的心学之道,自然而然不需要借鉴别人的学术,若是观看一下倒也没什么,可作为代价,许清宵不需要。

    “蓬儒。”

    “其一,吾今日已证大儒之境,小友二字不妥。”

    “其二,本儒已经给了他们二人机会,临近文宫之前,本儒三问孙静安与严磊,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他们二人,不听本儒劝阻,执意要让本儒自证清白,如今本儒自证清白,现在告诉我,一切只是一场误会。”

    “蓬儒!这就是朱圣一脉的作风吗?”

    许清宵开口,他冷意十足。

    一个时辰前。

    他再三询问过两人,这件事情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这两人答应吗?

    他们不答应?

    为什么不答应?因为他们坚定,自己踏入文宫就要死。

    而对于两个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人,许清宵会放过他们吗?

    莫说圣人手札,就算是圣人亲笔,许清宵都不会答应。

    “许儒,此事老夫也有责任。”

    “不如这样,两份圣人手札,可否?”

    蓬儒继续开口,还在讨价还价。

    “本儒说了,无需手札,只要一个公道。”

    许清宵冷冰冰道。

    “许儒,你今日因祸得福,在文宫中获得圣意,更是成就儒道大儒,已经得到了许多人这辈子都得不到的东西。”

    “就莫要咄咄逼人了。”

    蓬儒开口,一番话让许清宵的确想笑。

    什么叫做因祸得福?获得圣意,是牺牲了朝歌与破邪,使得两人沉睡,而自己接下来要一个人走下这条路。

    而至于成为大儒?千字文是死的?这不是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怎么到了蓬袁嘴巴里,仿佛是他们恩赐给自己的东西一样?

    “蓬儒,你说我咄咄逼人,那我想问一句,倘若本儒当真修炼异术,被大魏文宫查出,你会放过我吗?”

    “他们二人会放过我吗?”

    许清宵朝着前方走了一步,绝世大儒的气势瞬间爆发,如同山洪海啸一般,压制孙静安与严磊。

    这句话说出,蓬儒沉默,因为他说不出,不会。

    这话要说了,当真会被天下人嗤笑。

    “许儒,无论如何,你今日能证大儒,与我二人有关,虽然我们有错在先,可毕竟涉及的是异术。”

    “身为大儒,我等严查一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此事,我可以向你道歉,蓬儒也愿意给你圣人手札,你还要怎样?”

    孙静安忍不住开口了,他不是生气辱骂,而是一种怯弱的开口,为自己解释,强行找理由。

    “笑话。”

    “涉及异术?没有任何证据,有人说本儒修炼异术,本儒就要配合调查?那如果每天有一个人说本儒修炼异术,是不是本儒每天都要自证?”

    “孙静安,你身为大儒,既然敢说,就敢当。”

    许清宵声音如雷,眼神冷冽无比。

    一时之间,孙静安躲在后面,他不敢说话,甚至也不敢直视许清宵。

    “许儒。”

    “到此为止吧。”

    “他们毕竟是大魏的大儒,如若真废掉儒位,对大魏来说是巨大的损失,对文宫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唯一得利的,只是敌国与妖魔。”

    这一刻,蓬儒再次开口,甚至不惜拿国家天下来压许清宵。

    此话一说,许多人都有些恼怒了。

    这还当真是不要脸皮啊。

    开始逼着许清宵来文宫,人家许清宵问了三遍,不希望将事情闹大,是孙静安与严磊非要逼着许清宵自证清白。

    现在自证清白成功了。

    结果他们耍赖,尤其是这个蓬儒,仗着自己是天地大儒,直接连脸皮都不要了。

    尤其是兵部武官等等,更是忍不住骂出声来,这群老东西,当真是死不要脸。

    而就在此时,突兀之间,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到你妈。”

    许清宵大吼一声,随着这道声音响起,让所有人不由一愣。

    堂堂一位大儒,竟然爆粗口,这.......前所未有过啊。

    “许儒,你放肆。”

    蓬儒开口,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许清宵。

    身为大儒,竟然直接说出如此粗鄙之言,这.......这......这当真是有辱斯文。

    “放你妈。”

    “老不死的东西,我喊你蓬儒,是给你面子,你当真在这里给我倚老卖老。”

    “整件事情,是你们咄咄逼人,从一开始,非要逼我自证清白,你个老东西,不好好在文宫读圣贤书,参悟生死,跑出来丢人现眼。”

    “还带着两个丝毫没有儒道品德之人各种犬吠,你丢人不丢人?”

    “看你大限将至,我之前忍你让你,没想到你这个老不死给脸不要脸。”

    “你莫不是还以为可以压住我许清宵?”

    “今日,我许某人就要让你知道知道,我为何叫做万古狂生。”

    “八门京兵听令。”

    “封锁大魏文宫,一炷香内,如若孙静安和严磊不自废儒位,就地处决,包括蓬袁。”

    “胆敢违令者,杀无赦!”

    许清宵声音如雷,这一刻他拿出大魏龙符,调遣兵部干活。

    喜欢玩无赖是吧?

    那今天就跟你玩一玩什么叫做真正的无赖。

    大魏龙符出现。

    六部尚书纷纷一拜,尤其是兵部尚书周严,更是大声开口道。

    “臣!领旨!”

    随着此话说出,周严直接动身,去调遣八门京兵,他十分激动,看这帮大儒已经很不顺眼了,当然他也知道,许清宵这是再吓唬他们。

    同时国公列侯们也笑起来了,许清宵还是这个许清宵啊,一点亏都吃不得,好,好,好得很啊。

    至于百姓们,则一个个激动的捏起拳头,他们早就恨得牙痒痒了,现在许清宵一番怒斥再加上如此霸道的作风,让他们如何不喜?

    对付这种不要脸的东西,就应该这样做。

    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让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万古狂生。

    “许清宵。”

    “你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你,这是.......”

    蓬儒颤抖,他没想到许清宵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

    还敢说要杀儒。

    这是天大的羞辱啊。

    也是大逆不道之言。

    可许清宵懒得看蓬袁一眼。

    “藐视圣人对不对?”

    “一句话,说来说去,尔等烦不烦?”

    “蓬袁。”

    “孙静安。”

    “严磊。”

    “你们应该知道许某的作风吧?连郡王都死在许某刀下,你们不会觉得许某不敢杀儒吧?”

    许清宵冷冷开口。

    只是这句话一说,怀宁亲王忍不住咳嗽了。

    听到这话,怀宁亲王如何能保持镇定。

    “咳嗽就滚回去,别在这里咳,怀宁亲王,你污蔑许某修炼异术之事,还没有彻底结束,自己去领罚。”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记住,许某已经是大儒了,有本事你就动许某一下。”

    许清宵毫不客气地骂道。

    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骂了就骂人,想怎样?

    “哼!”

    怀宁亲王拂袖,他没有与许清宵叫板,而是直接离开。

    下一刻。

    八门京兵出现了,将大魏文宫团团包围。

    一个个杀气腾腾。

    场面瞬间僵硬无比。

    许清宵眼中也的的确确透露杀机。

    一刻钟。

    不自废儒位。

    他许清宵......真敢杀儒。

    ---

    ---

    ---

    好家伙,第四更我写完了!!!!!!

    还想不想第五更?

    想也没用,我顶不住了,我要睡了。

    本来早就跑去睡觉了,结果月票暴涨。

    想了想还是写吧,熬就熬点。

    今天四万字!然后现在打赏超过1500起点币,可赠送七月4张月票。

    各位读者老爷们,有能力就帮忙支持下吧,看在四万字更新上。

    现码的,不是现码x无能!立誓!免得有人说存稿!

    然后双倍月票了!!!跪求大家给月票吧!

    月底留着没用啊!!!!哭了!!!!感谢大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