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五十五章:不会真有人觉得许清宵是仙道天才吧?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两名道士的身影缓缓出现。

    一老一少。

    老道鸡皮鹤发,但神态精神,看起来道骨仙风。

    而年轻的道士,则显得十分英俊,束发而落,吸引了不少目光。

    “子英,待会就要觐见大魏女帝,你记住,面对女帝,可不要显得目中无人。”

    老道开口,语气平静道。

    “师父放心,徒儿虽有些狂妄自傲,但也会分清楚场合。”

    “不过徒儿也不会说什么阿谀奉承之言,这一点还望师父明白。”

    叫做子英的男子如此回答道。

    他目光中满是傲意。

    记住m.42zw.

    听到这话,老道不由叹了口气道。

    “你啊你,就是不懂人情世故,骨子里满是傲气,迟早要吃亏啊。”

    老道如此说道,但也不算是责备,就是说教一二。

    “只要实力足够,何须人情世故。”

    “师父,你们老了。”

    路子英淡然道,语气都听得出浓浓傲意。

    此话一说,老道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你啊你,就是没遇到一个比你资质好的。”

    老道如此说道。

    而路子英听到这话,却不由继续说道。

    “师父,倒不是徒儿自夸,徒儿之资,被誉为仙道第一天资,祖师曾说过,我有成仙之资。”

    “这天下想要找一个能超越徒儿资质的人,只怕难,所以徒儿也无需去做什么人情世故。”

    “只有弱者,才会去费尽心思讨好他人。”

    路子英傲气无比。

    可此话一说,老道也不由苦笑一声,因为路子英说的没错。

    路子英的的确确称得上仙道第一人,年不过二十四岁,便已经踏入四品上清境,这般资质的确是古今罕见。

    所以路子英也能说这话。

    “别高兴的太早吧,须知天外有天,山外有山。”

    老道开口,还是教育一句。

    而路子英没有回答,显然他听腻歪了这种话。

    “对了,师父,你特意来大魏京都,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

    路子英好奇道。

    “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找云烟一趟,她师父让我给她带了点东西。”

    “第二件事情,则是去见一见大魏新圣,有件事可能需要他帮忙。”

    老道回答,让路子英有些好奇了。

    “大魏新圣?是最近世人都在讨论的许清宵吗?”

    路子英问道。

    “恩,正是他。”

    老道点了点头。

    “请他帮忙?徒儿听说过他,前几日入了五品大儒境,只能说还行,大魏新圣这个称呼未免有些夸张吧。”

    路子英有些惊讶了,自己师父乃是堂堂太上仙宗掌门,无尘道人,地位极高,却没想到竟然亲自来找许清宵请求帮忙?

    要知道太上仙宗乃是尘界七大仙宗之一,有三千年的悠远历史,当年大魏太祖皇帝建立大魏,有太上仙宗的影子啊。

    所以他才会如此惊讶,至于对许清宵的评价,路子英倒不是瞧不起,而是觉得许清宵被夸大了一些。

    这很正常,天才都是互相不服的,尤其是最顶尖的一批天才。

    “唉,以前让你多看看书,你偏不看,非要去放牛玩,儒道与仙道完全是不同的体系。”

    “五品大儒的难度,比仙道四品都难,尤其是许清宵此人入学不过半年而已。”

    “子英,你四品上清,耗费多长时间了?”

    无尘道人想要借助许清宵之名,来打压打压自己的徒儿,让他不要这么傲。

    然而路子英并不在乎,而是依旧傲然道。

    “十年。”

    “但前面五年是塑骨。”

    路子英回答道,不过额外补充了一句,自己前面五年正在塑骨,否则的话,五年就够了。

    “是啊,你五年修炼仙道,才不过四品。”

    “他半年修行儒道,就已经五品大儒了,你们之间差距多大?”

    无尘道人反问道。

    “四品就是四品,五品就是五品,哪里有什么比什么难,再说了,若是让我去修行儒道,或许我不会比他差。”

    “但让他修行仙道,他能五年四品吗?”

    路子英如此说道。

    这明显就是在犟了。

    “那可不一定,我等修仙之人,最看重的是资质,他儒道半年五品,说不定还真有修仙天赋。”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不过很快他看路子英还是有些不服,当下出声,打断对方的言语。

    “唉,算了,不与你说了,总而言之,收敛一些傲气,在山上你怎么傲都可以,下了山低调一些。”

    无尘道人没什么好说的了,自己徒儿这么傲,有好有坏,年轻人傲气一点很正常,只要不是狂妄就行。

    路子英没有多说什么了,实际上他对许清宵没有任何恶感,只是纯粹的争强好胜。

    毕竟谁不希望自己是天下第一?

    就如此,两人的身影朝着大魏京都走去。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守仁学堂。

    轰轰轰!

    轰轰轰!更多,的

    整个守仁学堂有些古怪,许清宵房间内时不时传来响动,如果不是许清宵之前吩咐不要让人进来,众人是想打开房门看看许清宵在做什么。

    “师兄,先生这是怎么了啊?”

    此时的守仁学堂,已经不是孤单单一个人了,自从许清宵拥有新圣之资,的的确确吸引了不少读书人前来追随。

    七品明意的没有,五个修身境,三十多个开窍,数百个养气,还有许多没有入品的读书人,只不过没有入品的读书人,许清宵有一个条件。

    就是需要明白心学,每日可以来听李守明的课,然后由李守明审核,若是回答的可以,就可以入内,若是回答不上来就算了。

    这样做是为了杜绝一些想要攀关系,而不是真正来学习的读书人。

    许清宵现在需要的是精英,而不是人数,在质而不是量。

    众人站在守仁学堂当中,神色皆然好奇。

    哪怕是杨虎等人,也十分好奇。

    倒是陈星河走了出来,一脸平静道。

    “许师弟乃是未来新圣,四日前成为大儒,如今正在稳固儒位,引发点异象很正常,这你们难道不懂吗?”

    陈星河开口,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恍然大悟了。

    “师叔说的对。”

    “原来是这样的啊,师叔果然才学多识。”

    一听这话,众人明悟了。

    觉得陈星河说的十分有道理。

    然而,许清宵房内。

    一片血气弥漫。

    他已经吞服了七品破境丹,正在冲击七品境。

    武者十品养身,九品凝脉,八品丹田。

    而七品则是‘脱胎’境。

    脱胎换骨境。

    抵达这个境界,肉身会完全蜕变,骨骼血液,肉身皮毛,都会完成极致蜕变。

    一旦脱胎换骨成功,将会有不可思议的变化。

    譬如说八品的武者,在水中最多憋气半刻钟。

    然而七品的武者,可以在水中憋气一个时辰。

    八品武者纵身一跳,最多两三米,还是属于普通人范围。

    但七品武者纵身一跳,可达到数十米。

    八品武者被刀砍了,照样会破皮流血。

    七品武者被刀砍了,毫发不伤,寻常火焰更是无法灼伤。

    八品武者的能力,差不多就是一百八十息之内必吐。

    七品武者的能力,一个时辰都不会吐,想不想吐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内。

    这就是七品武者的区别,本质上有巨大的区别。

    世人皆想成为七品武者,但七品武者极难。

    这也是为何说七品是一个分水岭的原因了。

    七品之后则是六品化龙境。

    一品一重天。

    轰轰轰。

    又是轰轰之声响起,许清宵肉身蜕变,一层血气弥漫在他身上。

    随后血气没入体内,一缕缕黑气被排斥而出。

    一个时辰后。

    许清宵肉身如婴儿一般,光滑嫩白,血气雄厚。

    咔咔咔。

    许清宵从床榻上跳了下来,浑身骨骼震动,体内凝聚极其强大的力量。

    武者提升有实质的感觉,不像儒道,提升品级其实也就那样,跟寻常人一般。

    然而武者提升到七品,许清宵实实在在感觉得到力量的提升。

    五指捏拳,许清宵朝着书桌一轰。

    砰!

    木桌瞬间爆裂,许清宵没有动用任何一丝真气,这是肉身的强大,产生拳劲,凶猛无比。

    “以我当前的实力,一拳就能轰死之前的我啊。”

    “武者的力量竟然如此恐怖,这才不过七品,倘若是一品呢?岂不是得毁天灭地了?”

    许清宵有些咂舌。

    这战斗力也太强了吧,才不过七品,就能做到这个程度。

    要是一品的话,岂不是拳碎虚空?

    对于武者体系,许清宵实在是极其模糊,就好比怀平郡王是五品大圆满的武者,实力很强,但也很模糊,没有一个具体感觉。

    如今等自己提升到七品后,许清宵莫名感觉自己还真是狂妄啊,怒怼一名五品武者,还好怀平郡王有点脑子,但凡莽一点,自己可能就死了。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由心中暗暗告诫,以后怼人之前还是得问问人家的境界。

    免得被人家一拳轰死,那就血亏了。

    许清宵如此想到。

    不过怀平郡王不杀许清宵,倒还真不是谨慎稳健,而是因为他杀不了。

    大魏京都有多少强者?先不说什么八门京兵之类的,光是京都城里住的人物。

    不是国公就是列侯,能到这个程度,武道境界会差?

    只是平日里没有显露出来罢了,许清宵也没问。

    可怀平郡王要是真要杀许清宵,这些国公列侯会眼巴巴地看着?

    就算国公列侯眼巴巴地看着,大魏京都可是有一品武者的存在啊。

    这种存在,一念之间就可出现在万里之外。

    大魏有两尊一品武者,除非是女帝想要让自己死,不然的话,在京都内还真没有人敢杀许清宵。

    “小子,现在知道老夫的实力吧?”

    也就在此时,丹神古经的声音响起,他等许清宵突破之后出声问道。

    “多谢前辈。”

    许清宵朝着丹神古经一拜。

    这种嗑药升级的感觉,当真是爽啊。

    不然的话,按照自己现在的情况,五品大儒,依靠异术根本没办法增长修为,正常修炼就更别说了。

    每个几十年别想突破到七品,现在只需要几个时辰,这如何不让他开心?

    “小子,六品破境丹的材料,是现在说,还是等些日子?”

    丹神古经问道。

    “前辈现在说吧,晚辈好准备。”

    尝到了甜头,许清宵自然不愿耽误时间。

    “六品破境丹的材料,你记好了,只需要四样就行,七叶并生血莲,小罗果,万年菩提子,一株药王,任意一种药王都可以。”

    丹神古经告知许清宵这四种材料。

    只是当许清宵听到是这四种药材后,整个人不由显得失态了。

    前面三种都还好,他有些印象,极其珍贵,但都在能接受范围内,可一株药王,许清宵就接受不了了。

    何为药王?药中之王,这是可以续命的东西啊,至少可以续命一百年。

    不管你现在什么状态,也不管你中没中毒,只要你吞服一株药王,便可以百病不侵,延年益寿,强行续命百年。

    这东西有市无价,十万万两白银都有人会买。

    毕竟续命一百年啊,八大商十万万两拿不出来吗?

    当然药王这种东西,一辈子只能吃一株,除非你能找到更高品质的神药,不然的话,一个人吃一株药王就会免疫。

    可依旧不妨碍药王价值连城。

    六品破境丹,要一株药王,这太离谱了。

    其余三种药材也十分珍贵,但都在能接受范围之内。

    这个药王,他顶不住!

    “小友,你这就错了,虽然药材的确珍贵,但破境啊,你想想看,寻常武者想要从七品突破到六品,没有个七八十年,做得到吗?”

    “一些资质差的武者,一辈子都突破不到这个境界,破境丹可以让你瞬间抵达六品,怎么说都是一件划算的事情啊。”

    丹神古经洗脑道。

    然而许清宵不傻,你说前面三种药材,他能接受,但一株药王他做不到,根本做不到。

    这简直是强人所难。

    “前辈,道理晚辈都懂,只是这东西太珍贵了,莫说别的,把我卖了都搞不到药王。”

    许清宵认真回答。

    不可能什么都让丹神古经牵制啊,总要讨价还价的。

    “你现在不是大魏侍郎吗?女帝不是特别欣赏你吗?这也搞不到吗?”

    丹神古经有些好奇了。

    “前辈,我是大魏的侍郎,又不是说大魏是我的,药王不行,根本弄不到,前辈您换个别的吧。”

    许清宵很认真,他不开玩笑的。

    “这样,老夫也不多说,只要你弄来这些材料,老夫不但给你破境丹,顺便再帮你炼制出一到六品的固境丹,如何!”

    丹神古经如此说道,药材不能少,但愿意赠送一到六品的固境丹,当做赠品。

    听到这个,许清宵稍稍点了点头,虽然依旧改变不了药王的珍贵,但至少送了点东西,真要拿一株药王来换一枚破境丹。

    许清宵真的舍不得。

    只是许清宵还想要继续讨价还价,但丹神古经开口了。

    “小友,你先去试一试,不试怎么知道弄得到弄不到?万一弄到了呢?真弄到了,一株药王对你来说意义不大。”

    “以你现在的情况,七品之境,完全可以活到一百五十岁,抵达六品后,指不定能活到两百岁。”

    “当然也就是你才行,别人不行,所以一株药王短暂时间来说,对你没什么帮助。”

    “听我的。”

    丹神古经没有苦口婆心得劝说许清宵,而是先让许清宵找找看,又不是说今天就得找到。

    “行吧。”

    许清宵叹了口气,先找找看吧,的确不急这一两天。

    不过一个问题出现了。

    六品破境丹就动用上了药王,这要是五品,四品,三品,二品,一品呢?

    难以想象,能让武帝都养不起的东西,果然是有点东西啊。

    也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是李守明的声音。

    “老师,宫里传话来了,让您去一趟皇宫,陛下找您有事。”

    李守明的声音在外响起。

    “陛下找我有事?这女人怎么这么多事啊?”

    许清宵心中嘀咕一声,但还是老老实实动身,往大魏宫中走去。

    两刻钟。

    许清宵来到了大魏皇宫内。

    引路的人是李贤。

    他如往常一般,在皇宫内做一些杂事。

    虽然陛下设立司礼监,但他并没有被重用,毕竟宫内太监不少,尤其是女帝身边的几个太监,哪一个不是对陛下忠心耿耿?

    直接提拔李贤上去,会遭人嫉妒不说,李贤也容易膨胀,反倒是让李贤继续当个普通太监,最好是碰碰壁,如此一来的话,自己再让李贤上位,效果最好。

    得让李贤知道,是谁让他上去的,不然光是几句话,就真能让李贤对自己服服帖帖?

    落难之时,谁对他好都是好人。

    腾达之时,你对他好指不定他还会觉得你在巴结他。

    这种手段许清宵清楚的。

    再说了,如今阉党根本没有发展起来,只是一个雏形,不急于一时。

    “陛下今日找我,有什么事?”

    朝着殿内走的许清宵,开口问道,打破了宁静。

    “许大人,奴才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知道是有两个道士来了宫,可能与他们有关系。”

    李贤恭敬无比道。

    “两个道士?”

    许清宵更加好奇了,怎么又跟道士扯上关系了。

    “恩恩,许大人,就是两个道士。”

    “听说好像是仙道修士。”

    李贤回答道。

    “仙道?”

    许清宵更加好奇了,他步伐稍稍加快,不多时便出现在殿外。

    “宣许爱卿入殿。”

    女帝的声音响起。

    当下许清宵走入大殿之中,目光很快便落在一老一少身上。

    老者道骨仙风,眼中含着笑意,望向自己。

    年轻的道士,模样英俊,也有一股仙气,不过眉宇间有些淡然,打量着自己。

    许清宵的目光很快收回,朝着女帝一拜道。

    “臣,许清宵,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许清宵微微作礼道。

    “许爱卿免礼。”

    女帝开口,而后将目光看向另外两人道。

    “许爱卿,这两位是太上仙宗的宗主,无尘道人,以及他的爱徒,路子英。”

    女帝开口,亲自为许清宵介绍两人的身份。

    “太上仙宗?”

    许清宵虽然对仙道一窍不通,可也知道天下七大仙宗。

    太上仙宗隐隐约约可是排名第一的存在啊,曾经比不上大魏王朝,但以当下大魏的国力来说,就不见得了。

    想到这里,许清宵微微一拜道。

    “晚辈许清宵,见过无尘宗主。”

    “见过路兄。”

    许清宵谦虚有礼,而无尘道人笑着点了点头,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纯白玉佩道。

    “一直听闻许守仁之大名,今日一见,小友的确有圣人之资啊。”

    “此物乃是贫道炼制的法器,只要捏碎,可以阻挡三品之下任何修士的攻击,算作是我这个长辈送的礼物了,还望许小友莫要嫌弃。”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同时将这件法器,送给了许清宵。

    “前辈夸赞了,晚辈多谢前辈。”

    无功不受禄,许清宵懂这个道理,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再加上这种东西对自己还真有用,随着提升实力,许清宵愈发了解高境界的武者有多强了。

    这种保命的东西,多多益善,故此许清宵也就没有拒绝了。

    而就在此时,女帝的声音响起了。

    “许爱卿,此番无尘道人来京都所为一事,他想请你写一首镇邪文章,镇压一些邪祟。”

    “不知许爱卿可否帮忙。”

    女帝出声,道出无尘道人找自己做什么。

    “镇邪文章?”

    这下子轮到许清宵惊讶了,写镇邪文章?

    他真没想到堂堂太上仙宗的宗主,找自己竟然是为了作文章?

    “许小友,具体的事情,很难讲解,简单点来说,我等发现了一处魔窟,极有可能会爆发出妖魔之祸。”

    “为防魔窟封印松动,我等准备了一些灵物封印,但现在还缺几篇镇邪文章,许小友万古之才,如今更是晋升大儒,所以想来找小友要一首镇邪文章。”

    “还望许小友念在天下苍生的份上,出手相助。”

    无尘道人这话不是假的,他这次来京都,主要目的就是这个,当然找许清宵是顺带着的。

    “无尘前辈,许某才疏学浅,倒不是不愿帮忙,只是大魏文宫也有天地大儒,如此之事,让许某来,这.......”

    这回许清宵真没谦虚了,拯救天下苍生啊。

    大哥,你让我作诗装装哔可以,你让我搞这玩意?

    我搞不来。

    “许小友,其实我等已经找过文宫天地大儒,许小友可以试一试,若是写的好,自然最好,写的不好,也没有关系,当做备诗。”

    无尘道人微微笑道。

    找许清宵是顺带着的,毕竟好歹也是一位大儒,而那个魔窟极其可怕,疑似上古魔窟,莫说天地大儒了。

    他甚至已经联系了当世活着的圣人出手。

    但镇邪文章这种东西,多多益善,蕴含儒道之力,有神效,哪怕多一点点威力都行,至少可以多一些保障。

    “一定要写文章吗?换别的可以吗?”

    许清宵犹豫了一会,而后给出这个回答,

    “可以,只要是文字就行,劳烦许小友了,若真能封印大魔,将是功德无量。”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

    而一旁的路子英却不以为然,因为他知晓一些东西,不过这种不以为然,不是轻视许清宵,而是此事涉及很大,自己师父纯粹只是顺带着喊上许清宵罢了。

    “那还好,不过需要多长时间?”

    许清宵继续问道。

    非要写镇邪文章的话,许清宵还真想不到什么,让自己写写安国策,那是拿现代经济理论瞎逼逼,真让自己写镇邪文章,抱歉水平不足。

    如果可以写别的,还可以想想,同时也要问问时间,要是三五天左右,也搞不来。

    “时间还好,我等已用宝器镇压,三至五年内不会出什么问题,而且也不用小友太急,怕心急则乱,快一点的话,三年内,慢一点的话,五年内就好。”

    “实在写不出,也不会怪罪小友。”

    无尘道人如此回答。

    让许清宵彻底松了口气,三五年啊,那没事了,没事的时候可以想想,想到了再写,要说三五个月许清宵都会觉得有些棘手。

    三五年就没什么问题了,时间还长,完全不用担心。

    “那好,那许某便答应下来了,儒者为天下苍生,这也是儒者的责任。”

    许清宵给予肯定的回答。

    “那就多谢许小友了。”

    也就在许清宵胡思乱想时,无尘道人如此开口,但下一刻,许清宵开口。

    “无尘道人,如若不劳烦的话,有件事情我也想找您帮一帮忙。”

    许清宵出声。

    “哦?小友有何事?”

    无尘道人问道。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许某对仙道十分感兴趣,但光是看书籍,还是有些晦涩难懂,所以不知无尘道人可否为我讲解一些关于仙道之事。”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对仙道的确很感兴趣,倒不是想要修仙,就是觉得这仙道有搞头。

    就好比求雨符这种东西,能不能进行微调更改,让求雨符变得可以量产,不说量产吧,至少不用太珍贵,保证大魏每一个府都能有几十张存储

    万一真遇到干旱,啪的一下,一张求雨符丢出去,可以解决一些麻烦,对国家发展来说是件好事。

    只是此话一说,无尘道人微微皱眉。

    “如若前辈忙的话,那就算了,晚辈倒也可以自学。”

    看到无尘道人微微皱眉,许清宵也没多说,帮不了也无所谓,自己也只是想了解了解,又不是真修炼仙道。

    “不不不。”

    “小友误会了,倒不是老夫不愿教,而是老夫还有其他事情,颇为重要,暂时没有时间教小友。”

    “不过也无妨,这是老夫徒儿,路子英,虽然年轻但如今也已踏入四品,比起小友来可能略逊一二。”

    “但指点小友仙道还是没问题,正好我这徒儿也想学习学习儒道,小友可与老夫徒儿互辅互成,岂不是美谈?”

    无尘道人这般笑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不由将目光看向路子英,而路子英不由一愣。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学习儒术?

    可既然自己师父都开口了,而且还是当着陛下面前,路子英点了点头道:“见过许兄。”

    “见过路兄。”

    许清宵回礼,而后道。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前辈,劳烦路兄了。”

    许清宵如此说道。

    “小友客气了。”

    “许兄言重了。”

    两人说道,只是无尘道人满是笑容,而路子英倒是十分平静。

    “这样很好,许爱卿,儒道上面你多帮帮路子英,而仙道上面,路子英多帮帮你,互辅互成,极好。”

    女帝出声,她虽然不知道许清宵为何突然想要研究仙道之术,但不管如何,她还是支持的。

    “好了,许爱卿,路子英,你们二人先行退下吧。”

    说到这里,女帝开口,让两人先行退下。

    毕竟也没他们二人什么事了。

    “那臣先行告退。”

    “子英告退。”

    许清宵和路子英同时开口。

    “子英,好好辅导清宵,可莫要随意,否则为师决不轻饶。”

    路子英临走时,无尘道人特意提醒一句,就怕自己这个弟子太过于冷傲,以致于得罪许清宵,若是这样的话,就没必要了。

    “知道了,师父。”

    路子英有些随意回答,而后与许清宵走出了殿外。

    待两人走出殿外后,路子英的声音响起。

    “许兄,我师妹恰好在大魏宫中,路某先去找她一叙,这是一张测灵符,可以测试一个人的仙道资质,你先拿去,回去后滴一滴血在上面即可测试出你的仙道资质。”

    “等路某忙完了,再去找你。”

    路子英开口,提出要去见自己的师妹。

    “行,路兄慢走,许某住在守仁学堂,若是路兄忙完,直接来学堂找许某就行。”

    许清宵接过测灵符,倒也没有说什么,他微微作礼,而后转身离开。

    他看的出来,路子英对自己有一点不以为然,不是仇视也不是瞧不起,而是一种不以为然。

    很显然路子英很傲,比自己师兄陈星河还有点傲。

    不过也无所谓了,自己又不是真的修炼仙道,对方愿意交谈是人情,不愿意也合情,这个没什么强求。

    而望着离开的许清宵,路子英也没有想什么。

    他并不讨厌许清宵,也不仇视许清宵,就是觉得大家吹的太凶了,尤其是自己师父,来的这几天一直在说许清宵如何如何的好。

    今日一见,也就一般啊,除了长相帅气一点,还有什么好的?

    至于儒道五品。

    不是路子英自大,无非是自己没有修炼儒道罢了,如若自己修练儒道,必能超越许清宵。

    而许清宵修炼仙道能超越他吗?能打破他的记录吗?

    答案显而易见,不可能。

    摇了摇头,路子英离开了,找了个太监,让他引路去藏经阁。

    而此时。

    大殿内。

    女帝的声音缓缓响起。

    “魔窟之事,具体如何?”

    女帝问道。

    提到这件事情,无尘道人神色严肃,没有一点笑意。

    “陛下,魔窟之事,目前来说还好,只是封印太过于古老,以致于有些松动,虽然七大仙宗联手稳固此印,但还是不够。”

    “以当下的情况来说,最快三年,最慢五年,封印将会自动冲破,眼下唯一的寄托,就在半圣身上了。”

    无尘道人十分认真道,

    “若半圣出手,有几成把握?”

    女帝继续问道。

    “七成左右,再加上目前正在打造的镇魔法宝,以及佛门抄录的万佛经,有九成的把握可以镇压魔窟。”

    “眼下最担心的并非是魔窟,而是其他邪魔歪道会不会乘虚而入,再我等加固封印之时,突袭我等。”

    无尘道人给予回答,有九成的把握,可这必须要没人搞破坏的前提下,若是有人搞破坏,那就不一样了。

    “你想朕怎么做?”

    女帝问道。

    “请封印之时,陛下派出两尊一品武者护法,再调遣二十万大军,镇守魔窟。”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

    “不!”

    “一品武者,意义极大,他们不能离开大魏京都。”

    “这一点,绝不可能,朕可以给你五十万大军,抵挡妖魔,但一品武者不可出。”

    女帝直接拒绝了。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还有其他几个极其关键的原因,不到灭国之时,一品武者绝对不能显身。

    这是不成文的规定。

    当初靖城之耻,北方蛮夷为何没有真正杀到京都?主要一部分的原因,是忌惮一品武者。

    否则的话,都杀到靖城了,距离京都不过五百里路罢了,不需要一天时间就能抵达京都。

    所以一品武者,意义太大了,是大魏的底蕴,真正的根基。

    他们绝对不能出面。

    “陛下,五十万大军没有太大作用,至少也要请来一位一品啊。”

    “还望陛下念天下苍生。”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有些央求。

    “无尘道长,并非是朕铁石心肠,而是朕有朕的苦衷,不过朕可以派五位大儒为你坐镇,如何?”

    女帝出声,一品武者是不行的,大儒可以去。

    “唉,多谢陛下。”

    “既然如此,那老道就先行告退了。”

    无尘道人看得出,女帝是铁了心不答应,故此叹了口气,答应下来了,同时也告退。

    “道长慢走。”

    女帝没有相送的意思,只是简单开口。

    很快,无尘道人离开,而女帝眼神之中充满着异样。

    她在思考很多事情。

    就如此。

    一个时辰后。

    大魏京都,一男一女走在街上,男子走在前面,女子走在后面。

    男子英俊不凡,是路子英。

    女子戴着面纱,虽然看不清容貌,但通过身材和脑补一下,就能知道这女子绝对不是一般姿色,是水云烟。

    “师妹,你我许久不见,你不好好招待师兄就算了,怎么非拉我去守仁学堂啊,这何必呢?”

    路子英着实有些郁闷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这个师妹了,性格古怪就算了,一年没见了,本来想着是跟自己师妹好好叙一叙,说一点宗门内的故事。

    可没想到自己师妹得知今天发生的事情后,就非要叫自己去守仁学堂教许清宵仙道。

    这让他有些郁闷了。

    这许清宵到底有什么魅力啊?自己这个师妹,号称仙道第一冷艳仙子。

    怎么突然会这样啊?

    下一刻,一张字条出现在他手中,是自己师妹写完丢过来的。

    “认真教他。”

    四个字,让路子英有些郁闷。

    而身后的水云烟想法很简单,她一直好奇许清宵的师父有没有被救出来,可又不敢问,如今得知自己这位师兄见过许清宵,并且自己的师叔还让路子英去教许清宵仙道。

    自然而然水云烟就逼着自己师兄去找许清宵了。

    许清宵想要学仙道,或许是有其他目的,水云烟管不着,但帮人帮到底,水云烟还是希望许清宵的师父能被救出来。

    就如此,两人来到守仁学堂了。

    路子英手中再次出现一张字条。

    “我先走了,师兄好好教许清宵,否则我告诉师叔去。”

    这是水云烟的字条,下一刻,水云烟消失在原地,她不喜欢与生人接触,那天去离阳宫都是鼓足勇气。

    把材料给陈星河时,都难受了一天,何况进入守仁学堂。

    看着水云烟的字条。

    路子英有些恼火了。

    教教教!

    教还不成!

    我就纳闷了,这个许清宵到底哪里好啊?

    真以为他儒道天赋高,仙道也高?

    行,你们让我教是吧?那我就教,把最难的教给他,看看他到底会不会修仙。

    真是的,非要浪费我时间,我路某的时间,难道不宝贵咩?

    路子英气的实在是没脾气。

    想到这里,他直接走进守仁学堂内。

    教就教呗,无非是浪费点时间罢了。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不会有人觉得许清宵既是儒道天才,又是仙道天才吧?

    就算是天才又能如何?

    退一步来说。

    有我路子英强吗?

    比的过路子英吗?

    天不生我路子英,仙道万古如长夜听说过没?

    许清宵?不就是会点儒术吗?

    自己要是修炼儒术,会比他差吗?

    哼!

    下一刻,路子英进入了守仁学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