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五十七章:民心之剑显!震撼!六部尚书打起来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路兄,我入品了。”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他看向路子英,如此说道。

    “没有修炼成功没事,许兄你莫要灰心......”

    路子英下意识开口,想要安慰一下许清宵,

    可当他听完许清宵所言,整个人愣在原地了。

    “什么?”

    “你入品了?”

    “许兄,我敬你是大儒没错,可你不能把我当傻子啊。”

    路子英第一反应是不信,甚至觉得许清宵在糊弄自己。

    “路兄,我当真入品了。”

    记住m.42zw.

    许清宵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的确入品了啊。

    一瞬间,望着许清宵无比认真的模样。

    路子英直接来到许清宵面前,伸出手直接抓住许清宵的肩膀,而后一股灵气没入许清宵体内。

    下一刻,路子英不由瞪大了眼睛。

    他在检查许清宵体内的灵气,果然随着他灵气入体,顿时之间,路子英察觉到了许清宵体内的灵气。

    不算很雄厚,但的确是有灵气。

    “这不可能!”

    路子英开口,他抬起手,而后再伸手触碰许清宵,反复检查三遍。

    最终确定,许清宵体内的确有灵气存在。

    这是入品的象征。

    体内有灵气,就算是入品了。

    这!这!这!

    这太离谱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许清宵前前后后多长时间?算死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就入品?要不要这么夸张?这还是人吗?他身为仙道第一天才,当初入品也花费了三天时间。

    没有人会比他更快,古今往来有,但也就是那几位,而且是真是假都要打上一个疑问句,毕竟人死了,只存在于典籍当中。

    可就算是这些典籍中的人,也不存在一个时辰入品啊。

    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

    这!

    这绝对不可能。

    路子英咽了口唾沫。

    而许清宵的声音不由响起。

    “路兄,我这应该算是入品了吧?”

    许清宵问道。

    “算!”

    路子英没有去欺骗许清宵,是入品就是入品,无非是他现在根本就无法接受许清宵入品的事情。

    “那看来仙道也就这样吧,还以为多难,师弟一个时辰入品。”

    “方才某人可是说,自己三天完成入品,是仙道第一,看来这个仙道第一资质,应该要让给我师弟了。”

    陈星河的声音响起,他一看这情况,肯定要跑出来说话啊。

    毕竟这个路子英从头到尾一直表现的极其优越,动不动就是说自己是仙道第一,现在好了,被自己师弟打脸,这感觉真爽啊。

    “不可能,这不可能。”

    路子英已经不在乎陈星河的嘲讽,而是皱着眉头思索。

    一个时辰入品,这太离谱了,古今往来那里有这种人啊。

    许清宵就算天赋再高,也不存在一个时辰入品。

    路子英皱着眉头,他整个人的世界观已经崩塌了。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仙道第一人,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刷新了自己的认知。

    一个时辰入品,虽然说只是入品,可这速度也太快了。

    看着路子英怀疑人生的目光,许清宵不由开口道。

    “路兄,感觉应该是儒道的原因,我已是儒道大儒,或许有所加持,才会如此快速突破,而且许某也修炼武道。”

    许清宵开口,他自己做出一个解释。

    只是这个解释也有不对的地方,因为当初朝歌说过,每一个体系之间都会互相压制,你修炼仙道,再去修炼武道,相互压制。

    按理说自己修炼仙道,不应该这么快吧?

    “有这个可能。”

    听到许清宵的解释,路子英点了点头,这是有可能的。

    但陈星河不开心了。

    “师弟,你这就谦虚了,哪里有这个哪个的,你一个时辰能入品,就证明你适合仙道,当然最适合的还是儒道。”

    “这样,要是路兄不服的话,大可拿出九品修炼之法出来。”

    “一个时辰入品,踏入九品,最多一天吧,路兄,敢问你入九品花费了多长时间?”

    陈星河继续说道。

    听到此话,路子英没有生气,反而觉得陈星河这个提议不错。

    只是许清宵摆了摆手道:“无需如此,拿出入品心法,已经可以了,再拿的话,只怕真有问题。”

    许清宵拒绝了,人家宗门的心法,自己学了开头已经差不多了。

    如果还继续学的话,那岂不是白嫖功法?

    仙宗对心法这种东西,还是极其在乎的,相当于自我传承,怎么可能给别人?

    只是路子英摇了摇头道:“其实也不是不行,九品的心法,不算太难,不过许兄,你先稳固一下灵气,待你体内有数百道灵气后,我可以将九品心法给许兄看看,”

    “但这个过程大概需要七天左右,倒不是资质问题,而是灵气积累,就如同武道增加气血一般。”

    路子英回答道,九品心法他还是可以拿出来的,但超过九品就不行。

    此话一说,许清宵苦笑一声道:“不用,不用,路兄拿出入品法,已经足够了。”

    许清宵拒绝了,他又不是真的要修炼仙道,何必惹这个麻烦。

    “不!”

    “许兄,你一定要试一试,入品测试不出来什么,但九品一定能测试出来一些结果的,你试一试。”

    “否则的话,以后路某真不敢再自称仙道第一人了。”

    路子英很焦急地开口,他真的很急。

    原本自己乃是仙道第一人,不仅仅是实力年轻一代第一人,主要是修炼速度也是仙道第一人。

    可现在许清宵一个时辰就入品了,他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入品可能测试不出来什么结果,但九品一定可以测试出来。

    只是需要等待七天罢了。

    “那......行吧。”

    许清宵想了想,既然对方执意如此,那他也无所谓,刚好自己也可以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是因为儒道的原因,还是说自己真的适合修仙。

    不过许清宵没有直接用民意转换为灵气,打算慢慢稳固修为再说。

    也不急于一时。

    但陈星河的声音响起了。

    “路兄,你还没说你九品用了多长时间呢?”

    陈星河追问道。

    “十五天,我聚气花费了七天时间,十五天突破的。”

    路子英回答道。

    他没有撒谎。

    “行,师弟,争取八天内突破。”

    陈星河与许清宵开口道。

    “不,不可能的,八天内无论如何都突破不了,十品是引气,而九品不一样,仙道九品是练气境,需要炼化灵气,凝聚灵脉。”

    “而且不能只凝聚一条灵脉,真正的天才,是凝聚三条甚至更多。”

    路子英开口,但这话他有些掺水了。

    因为一般来说都是凝聚一条灵脉,哪里有凝聚多条灵脉的道理,反正他没有,而且这种东西只是一个理论。

    主要是路子英害怕许清宵回头真的十天就凝脉成功了,那自己岂不是丢人现眼。

    所以瞎扯一顿再说。

    许清宵点了点头,有些若有所思,这跟自己武道一样嘛。

    不过,就在此时,李守明的身影出现了。

    “老师,张掌柜来了,说要找您有要事。”

    随着李守明的出现,许清宵当下看向路子英道。

    “路兄,许某还有要事再身,就先过去了,师兄,您陪一陪路兄吧。”

    “如若路兄不嫌弃,就在学堂住下来吧。”

    许清宵如此说道,邀请对方先住下来。

    “恩,好。”

    路子英本来是想要拒绝,可想到还要看看许清宵修炼速度,所以答应下来了。

    至于陈星河点了点头,让许清宵忙去,自己来照顾路子英。

    当下。

    许清宵告退离开。

    往学堂外院走去。

    跟着李守明来到外院,张如会便在不远处等待着自己。

    “见过许儒。”

    有外人在,张如会表现的还是十分尊重。

    “张兄,请!”

    许清宵不废话,邀请对方入内。

    “好。”

    张如会不多想,跟随着许清宵进入房中。

    待两人进入房中,张如会便直接开口。

    “贤弟,你让愚兄办的事情,愚兄办好了,已经将京都所有书店全部买下来,并且一些主要大府的书店也买下来了。”

    “包括印刷之物,等等都已经解决。”

    “接下来怎么说?”

    张如会开口。

    前些日子,许清宵让他办这件事情,他虽然不知道许清宵要做什么,但十分清楚,许清宵聪慧过人,绝对有他的用处。

    “好!”

    “兄长,此事您算帮了我一个大忙啊。”

    许清宵听到这个回答,显得十分满意。

    “区区小事而已,不过贤弟,愚兄极其疑惑,你收购书店作甚?这些书店其实平日里也没有什么生意,只能说养家糊口没问题。”

    “想要赚取银子,估计很难啊。”

    张如会不觉得这算帮忙,只是很好奇许清宵为什么要收购书店。

    很古怪。

    听到这话,许清宵也没有卖关子,而是缓缓开口道。

    “兄长不知,愚弟打算搞报社。”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计划。

    是的,就是报社!

    这就是许清宵的民心之剑。

    也是许清宵目前最在乎的事情,几乎没有之一。

    这一把剑,若是铸造好了,就是他许某人铲除敌人的神剑。

    可此话一说,张如会蒙了。

    “报社?”

    “何为报社?”

    “贤弟,恕愚兄笨拙,实在是不明这报社是何意啊?”

    张如会实实在在有点蒙,他还真没听说过报社,这玩意有什么用?

    许清宵拿出一张白纸,认真为张如会解释道。

    毕竟这家报社,必须要让张如会来处理,自己不可能来管一家报社,只能说前期自己多帮帮忙,中期后期就不行了。

    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必须要依靠张如会来。

    “兄长你看。”

    “所谓报社,就是发放报纸的东西。”

    “什么叫做报纸,报纸你可以理解为是一张比这个大两倍的纸,然后划分几个不同的区域,比如说这左上角,就是国家大事。”

    “哪里哪里有灾情,哪里哪里发生了好事。”

    “左下角则是那个那个贪官被抄家,那个那个官员为民做事。”

    “右上角则是地方新闻,比如说咱们现在是在京都,那么京都昨天发生了什么趣闻,右下角呢可以写一些招聘广告,谁家需要雇人,谁家货物很不错。”

    “都可以出现在这张白纸上,紧接着印刷成几万份,几十万份,贩卖出去。”

    许清宵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什么叫做报纸。

    可此话一说,张如会顿时就震惊了。

    他看着许清宵手中的白纸,身为大商人,他脑子转的极快,一瞬间就知道这有什么用了。

    这是调动民意啊。

    比如说某个官员,你写他做了一件事情,但你觉得这个官员做的事情并不好,所以你随便加几句话,稍微理中客一下,把自己的观点加个一两句。

    不明真相的百姓,就会瞬间被你带偏。

    毕竟大部分百姓还是不知道全貌,只能通过其他方式得知消息。

    就好像许清宵为什么在大魏如此受欢迎?无非就是因为大家都说许清宵好。

    可真正接触过许清宵的人有几个?

    百姓都是盲目跟风的。

    并且张如会不仅仅只是看到这一点,而是看到两点。

    利润!

    大魏百姓,不,甚至说天下百姓的娱乐方式有哪些?

    吃饭喝酒勾栏听曲。

    无非就是这四件事情。

    但这四件事情有两件事情是做什么?吃饭喝酒为的不就是吹牛?

    比如说,哪里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能他压根就不知道,也是道听途说来的,可架不住会吹啊。

    随便找个酒楼,就能看到一群人在吹牛逼,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原本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下子变得不一样了。

    但说的人永远就是那几个人,听的人最多,大家点一壶酒,或者是自带点花生米,坐在酒楼一听就是一天时间过去了。

    听完以后再跟别人去吹。

    说到底还是大家太无聊了,平日里想要得知一些事情,必须要去酒楼,或者是听别人说。

    可若是这种东西出现,百姓们只怕要激动死啊。

    买一份报纸,知晓天下事,然后再聚集一堆,开始各种闲谈了,你说你的理论,我说我的理论,打发时间。

    简而言之,张如会看到了巨大的商机,甚至是无穷的商机啊。

    “好!”

    “好!”

    “此物简直是.......简直是个聚宝盆啊。”

    张如会激动的站起来了,他太激动了。

    再看向许清宵,张如会真的很好奇,许清宵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得啊。

    为什么能想出这么好的主意。

    这也太那个了吧。

    恐怖!

    恐怖!

    简直是恐怖如斯也。

    张如会很激动,他越想越激动,又能掌控百姓民意,又能赚取大量的银子,他根本无法言说。

    可许清宵立刻拉住张如会道。

    “兄长先不要激动,有几件事情要先问问兄长,商谈好了,才能实行这个计划。”

    “此等大计,愚弟不敢多说,至少能让兄长每年多赚个几千万两白银,而且至少可盈利百年,但有几件事情一定要好好详谈。”

    看到张如会如此激动,许清宵是挺满意的。

    最起码张如会知道这报纸的作用,如若张如会不以为然,那许清宵反而难受。

    “对对对,要从长计议,从长计议,贤弟,你说,你说。”

    张如会激动问道。

    “第一,一张纸的成本是多少?包括印刷,人工,运输等等所有成本,纸张绝对不能太差,但也不用太好。”

    许清宵认真问道。

    赚不赚钱,不重要,许清宵目前要走的第一步,是打开市场。

    哪怕前期亏本他都要做下去。

    一旦报社做好了,那么整个大魏的舆论就彻底掌握在自己手中了。

    到时候什么狗屁藩王,什么阉党,什么异族,什么商人,统统都要被自己拿捏。

    当然如果陛下发现这个东西特别好,想要占为己有怎么办?

    怎么办?直接翻脸!

    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许清宵给自己铸造的民心之剑。

    如果陛下想要抢走,许清宵还真不会开玩笑,毕竟自己给自己打造的底牌,你要是拿走了,那自己玩什么?

    当然理论上女帝会提,可自己拒绝了,女帝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毕竟自己是未来的新圣,不给大儒面子,难不成还不给新圣面子?

    听到许清宵询问。

    张如会思索一番,过了一会,给予了一个回答。

    “一张不差不好的纸张,再加上人工等等,大约需要二十文左右。”

    张如会给予回答。

    “如果自己造纸呢?”

    许清宵继续问道。

    “自己造纸?成本估计还能压五文钱,最低十五文。”

    张如会再次回答道。

    十五?

    许清宵眉头紧锁,这价格还是有点贵。

    毕竟只是一张纸的成本啊。

    不过也没办法,大魏的纸张价格的确如此。

    “可否压到十文钱。”

    许清宵问道。

    可此话一说,张如会瞬间脸色变了。

    压到十文钱?

    大哥,这不是亏本吗?

    一份就是亏五文,一千份就是五两银子,一万份就是五十两银子。

    张如会仔细想想,大魏京都这么多人口,真要推广出去,一天销售十万份不是什么难事。

    一天亏五百两银子。

    能承受是能承受,但问题来了,张如会不傻,知道这种东西不可能只推广到大魏京都,许清宵让自己收购了不少大府的书店。

    真要卖的话,再加上其他大府的运输成本,少说一天得亏五千两银子。

    一个月十五万两银子的亏损,这就很夸张了。

    但张如会还是沉稳,他看向许清宵道。

    “贤弟,你的意思是说,先用低价来吸引百姓,让百姓先了解这报纸,等百姓们喜欢上此物以后,再涨价?”

    张如会询问道。

    “是这个意思,但又不是这个意思。”

    “价格回调是必然,只是近两年不可回调,需要等大魏富裕起来再回调。”

    “同时还要做好后手准备,增加报纸数量,不可能只是一张,要做到两张,三张,五张,甚至是十张,并且价格不能变化。。”

    “三张,五张,七张,直至十张,一张就是卖十文,甚至还要低。”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

    可这个想法一说,张如会彻底绷不住了。

    “一张亏五文,十张亏五十文,如果按照预算的话,一天兜售百万份不是一件难事。”

    “也就是说一天就要亏损五万两白银,一个月亏损一百五十万两白银啊。”

    张如会咽了口唾沫。

    许清宵这也太会做生意了吧?

    一年亏损一千五百万两白银。

    并且如果许清宵还想要扩张规模的话,哪一年可就不止一千五百万两了。

    可能是三千万两,五千万两,甚至是一万万两,这谁顶得住啊?

    “兄长,第二个问题,你觉得此物若是诞生,会不会成为大魏京都的热点?”

    许清宵问道。

    这是他第二个问题。

    “会!说实话,如若有这种东西,我每日都会买上一份,打发打发时间。”

    “可能小半个时辰,我就能看完,而且还能知晓一些有用的东西。”

    张如会如实回答。

    真要出了这东西,绝对能成为大魏的热点,人人争抢购买。

    “那就行了,既然兄长都会购买,就证明此物无论是对任何人来说都有吸引力,当然对孩童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

    “到时候必然会引来无数觊觎。”

    “尤其是各大商会,他们会在第一时间也开办报社,可如若我们的价格定在正常价格,保证不亏本的情况下,那他们一定会把价格拉低。”

    “一旦如此的话,虽然我们依旧会有自己的买家,可大部分的百姓,其实还是纠结钱财,谁便宜买谁家的。”

    “如此一来,我们不是失去了核心竞争力?”

    许清宵说出这个道理。

    实际上他还有一个顾忌没有说出来。

    八大商会不算什么,他完全可以让礼部的人过来监督,说白了他们的报纸要审核,不好的地方,或者是不怎么样的地方,必须要进行修改。

    搞一堆禁词,让你们慢慢改,而自己的报社就没关系了,只要不是太偏激的,都可以发出去。

    这就是竞争优势。

    许清宵真正担心的是谁?

    是大魏文宫。

    是朱圣一脉。

    一旦报纸发行出去,引来大魏百姓哄抢,大魏文宫坐得住?他们必然会想尽办法挤压自己。

    打价格战?真当那群大儒没银子吗?

    而且他们也有一个核心竞争力。

    某某大儒今天在上面写点自己的感言,某某大儒明天在上面写点自己的感言。

    天下文人会不会疯狂?

    大魏百姓会不会为了子孙后代买一份文宫报纸?

    这样一来的话,自己很难竞争成功。

    尤其是自己的价格还这么贵。

    百姓们刚开始或许会捧个场,知道是自己搞出来的,可等新鲜劲过了,大家就会权衡利弊了。

    这就好像辅导课一样,你看到杂志你很想买,可你又看到辅导书,你会毫不犹豫拿出钱来买。

    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后代子孙?

    这个问题,才是许清宵真正不想面对的问题。

    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几乎不可能。

    除非朱圣一脉都是傻子,不然的话,绝对会复刻自己的成果过去。

    解决是解决不了,但许清宵也不是没有办法。

    他有五计,可以抢占七成左右的市场。

    第一计,就是价格战,前期不怕亏本,甚至说亏的越多越好。

    但就要看张如会扛得住扛不住了,若是张如会扛不住的话,自己只能另寻他人。

    “我明白了。”

    “既然如此,亏就亏一点,贤弟,愚兄还有一些家底,就算是家底全部亏光,愚兄也能想办法再弄到一些来。”

    张如会明白这个道理后,随后便恶狠狠地咬牙道。

    他看得出来,此物的价值,所以也不含糊。

    大不了就亏的血本无归罢了。

    再者,自己兄弟是许清宵,大魏户部侍郎,未来新圣,说句不好听的话,自己当真亏到家底都没了。

    许清宵会不管自己?

    得到张如会的回答,许清宵很是满意。

    “好!”

    “既然如此,那就劳烦兄长再去做三件事情了。”

    “第一,找一批游手好闲的混子,让他们每天打听一些消息,把京城内的一些是是非非记下来。”

    “第二,找一些生意还行,但并不是特别好的店,邀请他们免费参加第一期宣传,把他们店铺的信息,写进报纸当中,一期一个月,不要太多,差不多三十家,一天一家,一定要找那种靠谱的店,不靠谱的一律不要。”

    “第三,请一批老书生来写稿,怎么写我这里会有样本,搞好之后,再派人送到愚弟学堂来,他们会进行校稿以及更正,确定无疑后,再送回去,子时之前做完这一切,子时之后开始印刷。”

    “务必要在卯时之前,将所有报纸送到各大书店。”

    “第一个月,免费发放,但限免一万份,而且必须要给识字之人,不识字的不给,剩下的按照二十文一份卖。”

    许清宵开口,吩咐张如会三件事情。

    第一个月免费一万份,剩下的按照二十文一份卖,这是前期,等竞争对手一出现,直接降价,让百姓感觉到实惠。

    不然你不先按照高价卖,百姓没有占便宜的感觉啊。

    “好!”

    张如会一口答应,他明白许清宵的意思,所以并没有说什么。

    再者这三件事情不算太难,完全没问题。

    “需要多长时间?”

    许清宵继续问道。

    “三天内,全部做好。”

    张如会给予回答。

    “好,越快越好。”

    “三天内做好这一切,七天后,我要第一版报纸发放至大魏京都。”

    许清宵神色认真无比道。

    既然说到这份上了,那么就不能等。

    他要速战速决。

    掌握大魏舆论能力。

    到时候朱圣一脉想要再来找自己麻烦,当日报纸就是某某大儒如何如何。

    藩王想要造反?没问题,直接口诛笔伐,骂他祖宗十八代,然后打起仗来,管他输赢,先吹再说。

    商人想要搞事?直接登报查封,钱充国库,还怕百姓不支持?

    舆论的力量有多大?相信正常人都知道有多可怕。

    都别说报纸了,有时候写一本小说都能害死人。

    潘金莲武大郎,明明是正儿八经的贤良人家,尤其是武大郎,人家不仅仅不矮,而且还是县令,是读书人有文化。

    就因为遇到一个小人,把他们夫妻的故事编造成一本书,结果流传千年。

    以至于武大郎成了笑话,潘金莲成了什么懂的都懂。

    这就是谣言和舆论的力量。

    民心之剑就是此物。

    锋芒无比。

    但想要铸好这一把剑,难度也极大。

    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别人,就是朱圣一脉。

    所以许清宵觉得自己有必要还是得去一趟大魏文宫,找一找不属于朱圣一脉的大儒,请他们帮忙写点文章或者是写点劝言。

    如此一来的话,就可以稍稍削弱一下朱圣一脉的核心竞争力了。

    “贤弟,那愚兄先去处理这些事了。”

    张如会开口,如此说道。

    “好。”

    “兄长也莫急,稳着点最好。”

    许清宵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让张如会也不用太急,还是得稳。

    “贤弟放心。”

    张如会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随后,张如会离开了此地。

    待张如会离开后。

    许清宵也没有闲着。

    大魏文报第一版,必须要由自己操刀。

    首先是设计方面,两张宣纸大小,需要划分好每一个区域。

    、、、

    目前是暂定这四个板块。

    实际上许清宵还可以加入很多东西,譬如说娱乐方面,哪家花魁如何如何,哪家女子多美多美。

    还有诗词板块,小说板块,图画板块等等不少板块。

    只是这些东西,都是许清宵的杀招,现在一股脑全拿出来,岂不是让别人对着抄?

    好东西要一点一点拿出来,不急于一时。

    而且有一件事情,许清宵心里明白的清楚。

    客户针对。

    大魏百姓,京都的百姓还好说一点,可其他城市的百姓,正儿八经读书的有几个?而会识字的又有几个?

    大魏至少有七成左右的文盲,这还是因为大魏出过圣人,所以读书人多。

    否则的话,九成文盲都有可能。

    毕竟读书有多贵?人人能上私塾?上了私塾难道后面不花钱?

    读书人为什么叫做穷秀才?因为的确穷啊,基本上是一大家养一个读书人,就希望这个读书人能考取功名,回报家族。

    可实际上九成九的读书人,都考不到功名,后面给别人打工,无非是工作体面一些,轻松一点,赚的银子比农耕要好。

    所以许清宵的第一目标,是百姓!

    而且还是不识字的百姓,你让这些百姓去关心国家大事?这是不可能的。

    大部分百姓的思维还限制于,皇帝是用金锄头耕地还是银锄头耕地这个层面上。

    所以你写国家大事他看都不看一眼,必须要投其所好。

    当然这些事情,要一点一点来,先抢占识字百姓,再抢占不识字的。

    甚至连女人的市场,许清宵都要抢占。

    女人市场如何抢占?这还不容易,找几个有文采同时多情善感点,写几篇言情小说不就够了?再让一些有才华的女子,写诗上去。

    女人最支持的是谁?还不是女人!

    没事再搞点星座花样进去,当然这个星座花样肯定不是真的把星座拿出来,而是拿十二生肖。

    想到这里许清宵莫名觉得有些好笑。

    以后一些大魏女子见面之后第一句话就是。

    “啊你是属牛的啊?属牛的女人,比较勤恳,乐于助人,跟这种人做朋友会很放心,姐妹,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我属什么的啊?我属羊的,我性格温顺,而且跟属牛的很般配,牛羊成群,咱们注定是好姐妹。”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由笑了。

    甚至!

    许清宵不仅仅只是盯着百姓和文人。

    仙人市场许清宵都抢占。

    怎么抢占?

    把凡人修仙传丢出去,许清宵就不信了,这帮修仙之人会不看?

    估计一个看的比一个激动吧?

    夜夜不能寐啊。

    想到这个计划,许清宵不由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现在就等着文宫上钩,只要文宫一上钩,必然也会跟自己打价格战。

    到时候自己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哎呀。

    舒服啊。

    当然,如果朱圣一脉不跟自己争,那就没事了,躲过了一劫。

    一旦争,许清宵不让他们脱一层皮,他许清宵倒过来姓。

    想到这里。

    许清宵心思更加活跃了,开始设计第一版大魏文报。

    国家大事的内容很简单,回头让六部给自己整理一份。

    六部每天的事不知道有多少,把可以公开的事情,直接写进来,比如说陛下今天下达了什么指令,除非是陛下说了不允许说出去,不然的话第二天上报纸。

    这样还省得陛下下圣旨。

    民间趣事就让张如会找一些街溜子去搜集一些,他们信息广泛,当然故事进去全部都是用化名,毕竟不能直接写谁谁谁。

    地方新闻就是大魏京都的一些变动。

    最后的广告简单了,而且许清宵之所以敢拉这么低的价格,就是想要从这上面赚银子。

    不说盈利,保证不亏就血赚,越到后面这大魏文报越是可怕。

    等所有竞争对手都没了的时候,到时候想涨价还不简单吗?

    当然也会根据大魏百姓的经济水平来调整。

    也不可能说想涨价就涨价。

    板块做好了,眼下就是一件事情了。

    怎么制造一个爆炸话题?

    第一版卖出去,必须要有一个巨大的吸引点。

    一定得让大魏上上下下都感兴趣的东西。

    眼下大魏风头最盛之人是自己。

    所以得从自己身上入手。

    可怎么入手?

    “深夜,女帝敲开了许清宵的门?”

    不行不行,写这个女帝估计明天就要赐死自己。

    这开不得玩笑。

    “六部尚书和武官们打起来了,原因竟然是......”

    不行不行,虚假的事情不能写,而且这样也会激起文武新一轮的争吵,没必要。

    那写什么呢?

    官员不能写。

    自己也没什么故事啊。

    还不能造谣。

    有点烦。

    第一版新闻肯定不能乱造谣,一定要有真实性啊。

    许清宵头疼。

    感觉不管自己写什么都不太好。

    好家伙。

    实在不行写一篇绝世诗词?

    那也没意思啊。

    百姓们又不懂这个。

    脑阔疼脑阔疼。

    许清宵喝了口茶。

    正在沉思。

    也就在此时。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是李守明。

    “不好了!不好了!”

    “老师,老师,六部尚书打起来了。”

    “陈大人让您赶紧去一趟吏部。”

    “刑部尚书和工部尚书联手把顾尚书揍了一顿。”

    随着李守明的声音响起。

    许清宵顿时站起来了。

    “打起来了?”

    “怎么好端端的打起来了?”

    许清宵觉得有些不可置信。

    堂堂六部尚书,哪一个不是位极人臣?

    怎么可能会打起来?

    “老师,学生哪里知道啊,是吏部差人过来,让您赶紧去。”

    李守明一脸无奈。

    他怎么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

    “我现在过去。”

    许清宵动身,倒不是急着过去劝架。

    而是急着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啊。

    这头版新闻不就来了吗?

    卧槽,许清宵感觉,拿这个当做头版头条,大魏京都想不沸腾都不行啊。

    堂堂六部尚书大打出手。

    这如何不让人产生联想?

    这要不卖爆来,这大魏文报的计划,也就可以直接放弃了。

    好家伙。

    诸位大人。

    先继续打,别停手。

    等我来了再说。

    许清宵火急火燎。

    而守仁学堂的学生们却有些愣。

    “师兄,老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啊!”

    “是啊,怎么六部尚书打起来,老师很开心啊?”

    众人有些懵。

    而李守明摇了摇头道:“你们看错了,老师那不是开心,而是兴奋。”

    李守明认真说道。

    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许清宵会兴奋!

    这有什么兴奋的地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