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五十八章:六部之争,大魏文报显,卖报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风起平安第一百五十八章:六部之争,大魏文报显,卖报了!大魏吏部。

    许清宵火急火燎地赶到吏部。

    此时此刻,许清宵极其希望六部尚书们千万不要停手啊。

    最起码得让自己看到,不然的话,怎么写头版头条。

    终于,许清宵来到了吏部。

    对于已经抵达七品的许清宵来说,吏部内部的叫骂声,许清宵还是能听见的。

    不好!来晚了!

    许清宵有点郁闷,他瞬间便察觉自己迟到了,因为没有打斗声,只有各种争执之声。

    “等守仁来了,咱们找守仁评评理!”

    “行啊,那就等守仁来。”

    “谁怕谁,我就不信,守仁会帮你们几个老匹夫。”

    一秒记住.42zw.

    几个尚书大人的声音响起,互相不服气互相。

    而许清宵则不由有些苦笑,还是错过了。

    走进吏部。

    上上下下的官员纷纷向许清宵打招呼,同时让许清宵赶紧进去救场。

    许清宵步伐很快,不多时便来到了内院当中。

    直接入门而进。

    房内,六部尚书左右各自坐着,吏部尚书陈正儒神色有些涨红,看得出来他很生气。

    至于户部尚书顾言,刑部尚书张靖,还有工部尚书李彦龙三人都略显得有些衣衫不整,估计刚刚打的还真不轻。

    兵部尚书周严以及礼部尚书王新志两人还不错,没什么变化,唯独是见到自己后,稍稍点了点头。

    “下官许清宵,见过诸位大人。”

    许清宵朝着众人一拜,显得十分客气。

    只是李彦龙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了。

    “守仁,别给老夫整这么多虚的,现在问你一件事,你扪心自问。”

    “工部需不需要发展?要不要给钱?”

    李彦龙直接出声,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自己的事情。

    此话一说,顾言的声音马上响起了。

    “什么发展不发展?你在这里说什么鬼话?之前难道没有给你们工部拨款吗?”

    “你这个老匹夫,恨不得把户部的银两全部吃掉?你才开心?”

    顾言立刻出声,怒怼回去。

    “顾言老匹夫,你先别说这个事,他工部需要不需要银两先不说,这些日子来,妖魔横出,刑部为这些案子焦头烂额。”

    “现在还有银子,可这些事情若不好好处理,以后怎么办?”

    张靖出声了,如此说道。

    “去一边吧你,妖魔的事情,你们刑部解决的了吗?给银子给你们?我不如给银子给那些仙宗门派,让他们去处理。”

    顾言继续骂道。

    “好了,好了,诸位尚书,先不要争!”

    “先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大人,您先说。”

    许清宵完全不明白吵什么东西,只能让陈正儒解释一下。

    “是这样的,今日我等六部尚书在此商谈银两分配。”

    陈正儒开口,而后一点一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陈正儒说的还是比较中肯,不偏袒任何一人。

    只是说完之后,陈正儒也不由发怒道。

    “身为大魏尚书,却扭打在一起,当真是有辱大魏国体,这要是传出去了,天下人岂不是要笑话我等?”

    陈正儒气的原因是,平日里说两句就算了,动起手来成何体统?

    当真是你们不要脸,我要脸啊。

    “这怕什么?吏部上下敢说出去吗?”

    “是啊,打不就打了一顿,还有人敢大肆宣传?是吧?守仁。”

    刑部尚书和工部尚书不服气道,虽然他们知道,今天过后,肯定有很多小道消息,说六部尚书打起来了。

    可那又如何?反正具体的事情,百姓们又不知道,无非是凑在一起各种猜测罢了。

    总不可能会被宣传出去吧?谁敢宣传六部尚书的事情?不怕掉脑袋?

    “是是是!”

    许清宵点了点头。

    不过许清宵也差不多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大致来说用一个成语来形容。

    前段时间不是刮了这么多银子吗?大魏国库空前盈满,百万万两白银,堆积如山,这么多钱,六部不可能不盯着。

    许清宵虽然给六部一人发了一笔钱,但问题是这些都是杯水车薪。

    谁不希望自己部门过的好一点?每个人都是站在自己角度去看待事情的。

    吏部尚书陈正儒的想法很简单,大致意思就是说,现在有钱了,官员的福利的确要继续提高,尤其是底层官员,不管如何真要涨一点钱了。

    所以国库两成要留给大魏官员。

    这话也没毛病,想想看,大魏有多少官员?京城里面的官员就一大堆,整个大魏加起来,极为恐怖,尤其是一些底层官员。

    大家拿着还是几两银子,逢年过节换一套衣服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这样的情况,难保一些官员向生活低了头,到时候倒霉的是谁?还不是天下百姓。

    至于贪官污吏,这种东西禁止不了,但吏部唯一能做的就是,守住官员最后一道防线。

    刑部尚书张靖说的也很有道理,妖魔问题,需要加强固守,因为女帝下了旨意,让刑部着手管理这种事情,算是分担。

    既然分担,就必须要银子,不然怎么养人?不养人,怎么去解决妖魔之乱?

    大妖大魔没有,可一些小妖小魔,还有些叛党,加起来可就多了。

    所以张靖说的也没问题。

    工部尚书李彦龙说的就更没错了,水车工程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各地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了,这个时候需不需要劳动力?要不要请人做事?

    一大堆的钱要不要花?

    兵部尚书的意思更简单了,太平诗会的事情,再加上这次回礼给异国,以及番商之死,如今各国异族有些不爽了。

    估计要闹点事出来,所以必须要留一笔钱,万一真打仗了,怎么说?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万一呢?你敢赌吗?

    而户部尚书顾言的意思更简单了,大魏王朝好不容易有点钱了,你们这种要那种要,发展要不要了?建设要不要了?

    真以为钱是大风吹来的?一口气花光,回头又穷巴巴的过苦日子?

    不得不说,顾尚书虽然有些抠门,但实打实说的话没问题,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也很有道理。

    五部尚书说的完全没有一点问题,一瞬间,许清宵的目光看向礼部尚书王新志。

    “王尚书,您打算怎么骗钱?”

    “哦,不对,说错了,您为什么要拿钱?”

    许清宵开口,一不小心说错话了。

    一瞬间王新志愣了。

    好家伙,什么叫做骗钱?我堂堂礼部尚书需要骗钱吗?

    “老夫过来是参与六部商议,老夫何时要过钱?守仁,你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

    王新志有些没好气道。

    “那给你要不要?”

    许清宵问道。

    “要!”

    王新志直接回答,有要白不要,他又不傻。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一愣,这王新志当真是不要老脸啊。

    “守仁,不是老夫抠门,你自己想想,兵部张口就是几万万两银子,吏部更直接了,十几万万两银子,这刑部和工部也来凑热闹。”

    “怎么给?这样花,一年半载就花光了,到时候大魏怎么办?”

    “别看现在有钱了,可实际上大魏依旧苦巴巴的,这几个老匹夫,一个个都是狼,就盯着咱们这点银子了。”

    “你可千万不要被他们蛊惑。”

    顾言开口,拉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这话一说,众人顿时怒了。

    “老匹夫,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我们是狼?就盯着你那点钱?”

    “这是大魏国库的银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对啊,对啊,这是大魏的银子,又不是你的银子。”

    “说的对,又不是你的银子。”

    众尚书不满道。

    “行了,行了!”

    “诸位尚书。”

    “可否听许某之言?”

    许清宵开口,他让众人不要争吵,这天下为银子争吵,是最不值得的一件事情。

    他声音响起,众人沉默下来了。

    “守仁,你说,老夫听你的,这银子无论如何都是你赚的,与我们无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也不争了!”

    陈正儒开口,他直接让许清宵做主。

    “对,守仁,这银子是你赚得,你说什么,我们就支持什么。”

    “我也支持。”

    “我同意。”

    众尚书知道想要从顾言身上扣下银子很难,所以让许清宵来做主,毕竟许清宵多多少少会关照他们的。

    不像顾言,如此抠门。

    此话一说,顾言也跟着开口了。

    “守仁,既然让你做主,那我也同意,不过你一定要想清楚啊。”

    五位尚书都这样开口了,顾言也只能让许清宵做主了。

    毕竟说来说去他们也没有说错,银子的确是许清宵赚的,所以许清宵有资格开口。

    但他就怕许清宵上了贼船啊。

    顾言都开口了,许清宵当下出声。

    “行!”

    “承蒙诸位大人看得起,那这件事情,许某就拿个主意吧。”

    “但有一件事情诸位要答应许某,否则的话,许某宁可得罪诸位,也绝对不参合此事。”

    许清宵开口,他可以做主,但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先说好来,不然就没意思了。

    “你说。”

    “守仁,你说就好。”

    众人有些好奇,不知道许清宵要说什么。

    “一旦许某拿了主意,就不能悔改,不要到时候谁觉得吃亏了,谁又觉得谁占便宜了。”

    “当然,许某会给出合适的理由。”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

    自己可以拿主意,可问题是大家得听自己的啊,如果不听自己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此话一说,六部尚书纷纷沉默思索。

    但很快,陈正儒给予回答。

    “行!守仁,你说什么,老夫就听什么。”

    随着陈正儒开口,其余几位尚书也不废话了。

    “守仁,老夫相信你,你说就好。”

    “恩,可以。”

    “老夫同意。”

    “老夫也同意。”

    “好。”

    六部尚书皆然答应了。

    而得到答复,许清宵开口了。

    “既然如此,那许某就斗胆在诸位大人面前说上几句了。”

    “首先,银子赚了,就应该花,这是许某一直认定的事情。”

    许清宵一开口,五部尚书顿时露出喜色,但顾言也没有面露难看,而是继续看着许清宵,想看看许清宵要说什么。

    “但怎么一个花法是一个问题。”

    许清宵接着开口。

    “下官认为,当务之急还是水车之事,毕竟水车利国利民,早一日完成,对大魏来说,也好早一点发展起来。”

    “故此许某打算,国库两成,预备给工部,培养工匠人才,大力建设水车,其中一半的银两,是开拓荒田,购买种子,锄具,给予流民百姓。”

    “想要让大魏粮产真正翻两倍,三倍,甚至更多,就必须要动用到荒田,同时由户部监督处理,请陛下下旨,农耕荒田者,皆归农耕者。”

    “官府免费提供一切工具,并且五年内不征税收,不过为了杜绝有商人敛财,这些荒田只有六十年产权,后代若是想要继续耕种,必须要额外交一笔银两,视为续费。”

    “并且荒田不可转让买卖,这是铁律,坚决打击商人敛财。”

    “同时,李尚书,但凡参与建设水车之事,可优先选择荒田,并且给予一定的补贴,如若有田的百姓,参与水车之事,也可以选一块荒田。”

    “诸位大人觉得如何?”

    许清宵说出这个提议。

    当下六部尚书纷纷思索,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陈正儒。

    他露出惊讶之色,看向许清宵道。

    “好!这个办法好!”

    “让百姓耕种荒田,产出粮食,我们只需要提供锄具以及种子成本,却可以解决百姓们的温饱,免费发放良田,对百姓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这个六十年使用权,可以大大防止一些商人为非作歹。”

    “而且,还可以设户口制,一家多少人多少田,如若发现倒买倒卖之现象,严惩不贷。”

    陈正儒顿时明白许清宵这个办法的好处,这样还节省一笔开支,又能产生良田,五年内不增加税收,为的是让百姓们踊跃参与。

    反正荒田废弃也是废弃,若是用上来的话,对大魏来说,是一件极好之事。

    再者,许清宵让百姓们参与建设水车,省去大量劳动成本,无非就是给一块荒田,而百姓们也乐意啊,毕竟谁会嫌自己田多?

    以前看不起荒田,是因为没有水源,来回跑一趟可能就是一天一夜的时间,自然而然,没人瞧得上。

    可现在有了水车,百姓们的心思难道就不会活跃起来?

    而对大魏来说。

    只要有粮食,就能产生交易,粮食多了,挨饿的百姓也少了,人口也会提高,这个办法好,好啊。

    “不错!守仁果然聪慧。”

    “这个办法很不错,老夫赞同。”

    “可以。”

    “没问题。”

    其余尚书们纷纷点头,而顾言也点了点头,给工部拨款他心疼,但如果是建设大魏王朝,开发荒田,他完全同意。

    因为不管花多少银子,对大魏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那就这么定了!”

    “而后一成,划拨给吏部,但不是提高官员俸禄,而是提高福利,逢年过节,置办一些衣服,以及送些实用之物,柴米油盐都行。”

    “顾大人所言没错,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一口气给太多,对官员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依旧是由户部监督,并且按节日发放,不会一次给予。”

    许清宵再将一成的国库,给予吏部,但不是一口气给吏部,而是逢年过节发点东西,让大魏官员感觉日子一天一天再变好。

    一口气给太多了,明年给不了怎么办?

    大家过惯了好日子,还愿意过苦日子吗?

    “好。”

    陈正儒直接答应,许清宵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并且他也是这么想的,可以说两人不谋而合。

    其余几位尚书点了点头,顾言也点了点头,不是一口气给就没问题,逢年过节给点银子,倒也没什么问题。

    户部监督,就行!

    陈正儒同意,顾言同意。

    当下,许清宵继续开口。

    “刑部每年固定拨款两千万两,用来维护大魏治安,钱虽然不多,但以当下来说,大魏还没有太乱,只是有一些宵小之辈!”

    许清宵出声,他虽然是从刑部出来的,可许清宵更加明白的是一件事情,国家大事,不得有任何私人感情在内。

    自己跟刑部尚书关系是好,可对于大魏来说,刑部提升并没有特别大的作用。

    每年固定拨款两千万两已经很不错了,若不是陛下让刑部去处理妖魔之事,一千万两都多。

    想想之前。

    此话一说,张靖不由叹了口气,他十分支持许清宵,可是许清宵所言,还是让他不得不开口。

    “守仁,并非是我非要什么,而是现在刑部上下压力极大,处理妖魔只事,需要用的人力,太多太多了。”

    张靖开口,他支持许清宵,可还是要将自己的压力说出来。

    可许清宵点了点头道:“张尚书,守仁明白!”

    “但请您放心,十年内,十年内,我会解决这些妖魔祸乱。”

    许清宵认真无比道。

    “怎么解决?”

    张靖皱眉了,而众人也不由好奇了,许清宵怎么解决这些妖魔祸乱的?

    而且敢开口十年之内?

    “十年内,许某必成圣!”

    许清宵淡然无比道。

    此话一说,六部尚书都愣住了。

    好家伙,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们啊?还以为你会说什么呢?

    这个哔,我们给满分!

    六位尚书是真没有想到,许清宵会说出这样的话。

    十年内成圣?

    这谁敢夸下如此海口啊?

    可许清宵说出这话,众人只觉得震惊,却没有任何一点质疑。

    ‘大魏新圣’这个称号,现在已经传遍了整个天下了,如今谁不知道大魏出了一个许清宵?

    谁不知道,朱圣朝着许清宵一拜?

    所以别人说这话,六部尚书肯定上去就几巴掌赏过去。

    可许清宵说这话,大家真没什么好说的。

    “行!”

    最终,张靖开口回答,这十年内压力大点就大点,哪怕不能完全清理干净这些妖魔,可只要等许清宵成圣之后。

    大魏将永无妖魔之祸。

    一尊活着的圣人,而且还如此年轻,那个不长眼的妖魔,敢如此嚣张?

    不怕死吗?

    刑部的事情解决完了,接下来就是兵部了。

    “周大人,兵部的话,划拨一成,给予兵部当做储备,但有一件事情,之前不是犒赏三军了吗?”

    “调遣兵部部分力量,配合水车之事,务必要在这个月之前,彻底落实下来,这点没有问题吧?”

    许清宵提到了兵部。

    “可以!”

    “只不过.......这一成。”

    第一个事情,兵部尚书周严直接答应了,可划拨一成的话,就有些少了,毕竟军费是无底洞,莫说十万万两白银了,就算是一百万万两白银也不够兵部吃的啊。

    “只给一成!”

    “如今大魏打不起来,无论是北伐还是什么,如若真有异族小国,敢对大魏亮剑。”

    “堂堂大魏,难不成还畏惧这些小国?”

    许清宵斩钉截铁道。

    兵部是无底洞,给多少都没用,就算是一百万万两白银又能如何?

    北伐之前,大魏国库银子有多少?正儿八经的堆积如山啊。

    可结果呢?打完之后,还剩下什么?还剩下一堆烂摊子。

    其中有很多因素,某些话题许清宵不愿意去提,一旦提了,就很危险。

    一成,是储备军费,而且还是定时拨款那种,户部监督。

    大魏若是繁荣昌盛了,你搞点手段,许清宵也就忍忍,可现在大魏穷成这个样子了,若是还要搞手段,那许清宵就不服了。

    “行吧,既然说了听守仁的,那老夫也就答应了。”

    周严点了点头,他答应下来了。

    得到周严的答应,许清宵立刻看向王新志道。

    “王大人,礼部的话,也拨款,但礼部拨款,不会太多,至少以现在来说,不给太多银子,每年给个五百万两,如何?”

    许清宵问道。

    礼部的确没必要给太多银子,国家穷的时候,就别充大头,穷就穷,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还是那句话,尊严不是靠钱维护的,靠的是拳头,沙包大的拳头!

    “行!”

    王新志直接答应下来了,他这趟来,压根就是过来一起商谈点事,没想到白混五百万两银子,这还不开心?

    以往都是两百万两银子,现在翻了一倍多,这不开心?

    五部都搞定了,许清宵将目光看向顾言道。

    “顾大人,您意下如何?”

    主意出了,其实最后还是要问一问顾言。

    毕竟这是户部尚书,该给的尊重还是要给。

    “老夫同意。”

    没想到的是,顾言直接答应下来了,因为许清宵分配的十分均匀,而且给出的理由也让他满意。

    果然,随着顾言同意,其余几位尚书们也纷纷答应下来了。

    “果然还是守仁聪明啊。”

    “守仁这一来,所有的麻烦都解决了,好,好,好啊。”

    “下次咱们开会,守仁必须要到场,不然的话,就光我们一直聊,有什么意思?”

    “行,下次一定要叫守仁来。”

    众尚书都很满意,虽然没有要到自己想要的价格,但他们也知道,自己想要的银子,顾言死活不会给。

    许清宵的出现,算是打个圆场,大家都分到一些,都不吃亏,一人退一步吧。

    此时,六位尚书纷纷开口,要许清宵以后多多来参加会议。

    “我就不来了,诸位大人,我还有一大堆的事情。”

    “反正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是几位大人做主。”

    许清宵直接开口,让自己天天来开会?吃饱没事干吧?

    许清宵不想躺平,但也不想太累啊,劳逸结合最好,你看看这几位尚书们,一个个多累?

    反正不管怎么说,许清宵都不来。

    这个回答让诸位尚书有些不开心了,年纪轻轻的,不多为国家出力,天天就想着偷懒?

    但想了想,他们也知道许清宵毕竟是儒道读书人,现在又成为了大儒,花点心思读书也没什么大问题,所以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哦,对了,顾大人,户部要增加点人手了,还有诸位尚书,以后你们派几个人,汇报一些事情给我。”

    “能公开的事情,不能公开的就别说。”

    许清宵不忘提醒一句,让六部尚书专门找几个人,来守仁学堂汇报工作。

    此话一说,六部尚书们有些好奇了,不知道许清宵这又是在搞什么鬼。

    “守仁,你这是?”

    “守仁,你又要做什么事啊?”

    “是啊,守仁,你有什么事,能不能提前跟我们说下啊?别每次把事情搞大了,我等只能在一旁干看。”

    几位尚书有些不愉快了。

    “赚钱的事情!反正不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我就问一句话,想不想多赚点银子?”

    许清宵开口,如此说道。

    “想!”

    六位尚书齐齐开口,大家聚在一起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分赃吗?为何大打出手?不就是分赃不均吗?

    现在许清宵又搞出赚钱的门路了,他们如何不同意?

    “那就行,不要多问,诸位大人,只要这个事情搞定了,守仁可以保证,以后诸位大人就不会再为银子争了。”

    许清宵一脸神秘道。

    让六部尚书瞬间好奇起来了。

    不为银子争吵了?

    现在国库有一百万万两银子,他们都吵的不可开交。

    那要多少银子,才不会争吵?一千万万两?

    好家伙,许守仁当真是大魏摇钱树啊。

    “行,不管如何,从今往后,只要你开口了,老夫都配合。”

    “不过有一点,回头真赚了银子,得多给我们兵部一点。”

    周严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起身支持许清宵,管他许清宵说不说,先讨好许清宵再说,回头赚了银子,自己还能多分点。

    “老夫也支持,守仁,需要帮忙,直接来刑部喊人,你要是不嫌弃老夫,老夫亲自上场。”

    刑部尚书张靖如此说道。

    这下子,其余几位尚书纷纷开口了,生怕许清宵误会,回头有银子不给他们。

    “行,诸位大人既然说这话,那回头事搞好了,一定要支持,不准说我。”

    许清宵挖了个坑道。

    “肯定不说,谁敢说你?”

    “只要能赚银子,我等一定支持!”

    “守仁,你是知道老夫脾气的,只要你能给大魏弄到银子,别的不说,这朝堂当中谁要是敢招惹你,老夫第一时间参他一本。”

    周严,张靖,顾言三人齐齐开口,态度很强烈。

    这不废话?许清宵为大魏赚银子,谁敢找许清宵麻烦?谁找谁死。

    张靖还觉得刑部的大刀早已饥渴难耐。

    周严也是如此,真有人敢找许清宵麻烦,他直接带兵杀了过去,一群什么臭鱼烂虾,敢得罪我许侄儿?

    杀杀杀!杀光你们这群臭鱼烂虾。

    这是六部尚书的想法。

    得到这个肯定的答复,许清宵心满意足了。

    现在想想,要朱圣一脉,当真敢找自己麻烦,别的不说,六部尚书们估计第一时间就不爽了。

    不过,这些事情,也是以后的事情,先把当前的事情落实再说。

    水车工程!

    压的许清宵根本没心思去做其他事情啊。

    很快,许清宵回去了。

    回去第一时间,就开始写头版头条。

    这头版头条绝对能吊足京都百姓胃口吧?

    至于报纸一旦宣发出去了,六部尚书会不会找自己麻烦许清宵就不管了。

    反正他们说了会支持自己的。

    当然,许清宵也不是真的贬低六部尚书,肯定是要进行修改的啊。

    工部尚书要求大力发展水车,利国利民,早一点动工,早一点让百姓们吃饱喝足。

    兵部尚书要求整顿军队,免得让外国异族瞧不起,弘扬大魏国威。

    刑部尚书要求加大成本,惩恶锄奸,打压妖魔,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吏部尚书就算了,许清宵修改为,吏部尚书一直在拉架。

    礼部尚书也算了,也是拉架的。

    至于户部尚书顾言,则是担心大魏随时会有灾祸,留点银子留点家底,不希望再发生平丘府之事。

    这要是公开出去,估计百姓们要感动死来,六部尚书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帮他们刷了一波好感。

    头版头条写完了。

    许清宵便开始真正运作了。

    就如此,一转眼,五天的时间过去了。

    水车之事,再许清宵的时时刻刻监督之下,总算是彻底落实和推广了。

    如今晋商,徽商,以及赣商开始运输材料,有些比较近的府郡,已经开始动工了。

    而其他五商也纷纷捐赠了许多水车材料,当然也会给价格,不可能让人白给钱,同时也可以用材料抵入官费。

    如此一来,光是这五天,已经有二十五个郡开始动工,月底之前,可以保证五十郡地建好水车。

    这只是第一步,而许清宵的目标,是要在三个月内,让水车出现在大魏每一个缺水之地。

    当然一部分是重点发展,另外一部分是麻痹敌人,暂时不会大力投钱发展,不过该发展还是要发展。

    藩王之乱会不会爆发,这个另说,不能因为太过于顾忌藩王,而影响大魏发展。

    眼下大魏王朝是有银子了,大魏百姓没银子没粮食啊,必须要让大魏百姓吃饱喝足再说。

    其余的,统统靠边。

    百姓不吃饱喝足,藩王就更有机会乱来,百姓吃饱喝足,一切都有余地。

    水车之事,没有了任何阻碍,暂时性不会遇到任何麻烦,许清宵也算是可以松一口气。

    剩下的事情,就是大魏文报了。

    这是水车之事解决后,许清宵最在乎的另外一件事情了,

    这五天来,张如会一下都没睡,忙东忙西。

    请了一批人,专门收集一些京都趣事,而六部每天也会定时定点送来一些相关信息,都是可以公开的。

    而许清宵也没闲着,他将守仁学堂的人聚集在一起,提前培训,审核文稿,比如说某些东西还是不要出现,并且加自己的东西进去,必须要站在一个公道上面。

    不能藏私之类的。

    终于,就在第五天,大魏文报第一版出炉了。

    正反两面,洋洋洒洒写了很多东西,每一件事情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而且整个流程也已经打通了。

    每天戌时之前将所有新闻信息,全部交给文报馆,子时之前,文报馆必须要将样报交给守仁学堂。

    由守仁学堂进行终审,终审结束之后,必须要在丑时之前,交给文报馆,而文报馆立刻交给印刷纸地。

    在卯时之前全部印好,由各地书店贩卖兜售。

    目前许清宵定的是周报,就是说所有新闻都是一周内的事情,因为目前流程还没有彻底熟练起来。

    万一出了差错,这不尴尬?

    所以先暂定周报,一周一份,只要分量足够,信息多,足够京都百姓吃一周的瓜。

    然后再开始一周两份,到最后才是日报。

    不能太心急,否则的话,一旦出错,就丢人现眼了。

    大魏文报馆已经建好了。

    一百多号人,是张如会请来的人,许清宵安插了十个自己人进去。

    地位也有划分,小编负责信息递交,责编负责第一道信息审核,主编负责第二道审核,以及各方面的反馈。

    副总编有两个,许清宵安排李守仁进去,而张如会也安排一个比较有威望的老学者进去,严谨一点要好,不然压不住人。

    至于总编,暂定的是自己。

    基本上所有的事情,也全部搞定了。

    现在就等着大魏文报出世了。

    守仁学堂,许清宵望着桌上的第一版大魏文报。

    说不紧张吧,有点不太可能。

    但说很紧张吧,也不是特别紧张。

    也就在此时,张如会来了。

    “贤弟,事情做完了,愚兄让人把事情全部散出去了。”

    “现在京都百姓都在讨论六部尚书打架的事情。”

    “你是不知道,京都百姓们有多感兴趣,到处都是在说这件事情,据说这事传到了陛下耳中了。”

    张如会走了进来,直接喝了口茶,累的半死。

    他从来没有这么累过,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个人来做的,许清宵相当于指挥。

    “好!”

    “有议论就好,议论越多,第一版卖的也越多。”

    许清宵满意地点了点头。

    六部尚书斗殴的事情,被他稍稍操作一下,瞬间成为了大魏京都最大的话题。

    想想看啊,六位尚书啊,这是什么人?

    哪一个不是位极人臣?

    他们斗殴可不是小事,百姓们怎么可能不关注?

    而且许清宵让人散播了一些谣言,真真假假,以至于百姓们这几天,没事就吃瓜,没事就聚集在一起讨论。

    但到底是什么事情,就没人知道了。

    毕竟这件事情陈正儒已经让吏部谨口了,吏部官员虽然想说出去,可问题是不敢说啊,涉及到六位尚书的面子。

    谁敢造次啊?

    “兄长,眼下所有事情都搞好了,就等明日文报出售了,备了多少份?”

    许清宵问道。

    “已经备了十万份。”

    张如会回答道。

    “在加一点!感觉还是不够,十五万份吧。”

    许清宵莫名觉得十万份不够,十五万差不多了。

    “行!这个什么问题。”

    张如会点了点头。

    而许清宵继续开口。

    “兄长,现在说一下利润分配吧,这个大魏文报馆,愚弟占三成,兄长占三成,剩下四成给大魏国库,你觉得如何?”

    所有事情解决了,现在就是利润分配。

    此话一说,张如会直接点头答应道。

    “行!”

    他直接答应,这很公平,自己和许清宵一人一半,至于多的,就是大魏王朝的了。

    毕竟这生意还真需要大魏王朝来支持,要是朝堂支持,以后卖给整个大魏百姓,到时候多少银子?他张如会心里没数?

    别说四成了,五成都行。

    “那行,既然如此,这里有一份契约,你签了就行了。”

    许清宵将契约拿出,他已经签字画押了,这事还是要黑纸白字写好,不然岂不是坑了人家?

    张如会没废话,直接签字画押。

    随后又有些担忧道。

    “贤弟,你说,能卖出十万份吗?”

    张如会满是担忧道。

    “不知道。”

    “看吧,明日一过,结果都出来了。”

    许清宵也不清楚。

    眼下,就看明天了。

    如此。

    随着天黑下来。

    大魏京都显得异常安静。

    但有一些人却来来往往奔跑着。

    一些马车在街道奔驰,来到每一个书店。

    一直到丑时才彻底安静下来了。

    很快。

    卯时到了!

    --

    --

    --

    十二点之前码完。

    然后最后说一下,求求大家别看盗版了。

    真跌了,七月又去防盗,何必呢?

    既然防盗来的,就别又去看啊!!!

    跪求月票!!!

    今天依旧是两万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