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卖爆了!卖爆了!卖爆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风起平安第一百五十七章:卖爆了!卖爆了!卖爆了!丑时五刻。

    大魏京都。

    天还未亮起来。

    许多百姓便早早地起床了。

    睁开眸子,对于住在京都的百姓来说,大部分时间都是很闲散的。

    大魏京都不仅仅是大魏政治中心,更主要的还是旅游地区,家家户户都会做点小生意,或者是说去茶楼酒馆做事。

    毕竟光是京都的茶楼酒馆,就有几万家,旺季的时候,人满为患,淡季的时候,也没多少。

    换句话来说的意思,大魏京都的百姓,还算是脱贫了,至少九成百姓脱贫,最起码不用为每日的生计而忧愁。

    这就是大魏京都,这点牌面还是有的。

    人一旦吃饱没事干,就会做什么?

    无疑就是勾栏听曲。

    首发

    勾栏听曲最多也就是三分钟,三分钟结束后呢?

    结束后就只能凑在一起大家没事扯淡啊,你说说谁家的事情,我说说谁家的事,再讨论一下天文地理,回过头再说一下大魏政治。

    什么,突邪王朝这次改革会对大魏造成怎样的影响。

    什么,大魏八商下一步将会如何自救。

    什么,许清宵成圣会依靠什么。

    基本上就是聊这种天,而且一个说的比一个夸张,一个又比一个说的合理,大家你来我往,可谓是不亦乐乎。

    而就在此时。

    二道街的孙南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起床,伸了个懒腰,简单的洗漱一番后。

    孙南朝着外面走去了。

    他是个典型的京都人,每天早上起来,一碗豆汁配上几个糖果子,然后就窜着胡同,或者是去酒楼听点故事。

    一般来说如果有自己知道的事情,就说上几句,要是不知道,那就临时瞎编啊,反正又没人在乎是真是假,大家都是扯淡侃大山。

    半真半假半理论,这样效果最好。

    来到街上,天才刚刚亮,孙南随便找了个铺子,叫了一碗豆汁,同时也在思索,今天该吹什么牛皮。

    然而,还不等孙南一屁股坐热,突兀之间,一道道人影从掠过自己面前,朝着北街冲了过去。

    “老张!”

    “老李!”

    “你们干什么啊?”

    孙南有些好奇,不仅仅是他有些好奇,甚至周围一些百姓也有些好奇了。

    然而老张和老李根本就没有理会孙南,反而跑的更快。

    “大清早的,这不是吃饱没事干吗?”

    孙南没有理会,等待着豆汁出现。

    只是过了一会,一道身影气喘吁吁出现在他面前道。

    “孙南,你怎么还坐在这里啊?赶紧去看热闹啊。”

    对方出现,是孙南的朋友,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可这话一说,铺子当中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纷纷竖起耳朵。

    热闹?哪里有热闹?

    孙南也不由激动起来了。

    “怎么回事啊?”

    孙南拉着对方坐下来慢慢说。

    “不坐,不坐,不坐。”

    “我怕还要赶紧过去买一份什么什么报什么的,前两天六部尚书不是打起来了吗?”

    “咱们都不是在猜东猜西吗?有人把详细内容给写出来了,写成了一份什么文报。”

    “现在各大书店都买空了,我从一道街特意跑来二道街,就是为了买份看看,我还以为你已经买了,没想到你还在这里吃早饭。”

    后者三言两语把事情说个大概,随后起身就要离开。

    但此话一说,孙南懵了啊。

    “六部尚书大打出手的事,有人敢写上去?”

    孙南真懵了。

    要知道平日里百姓们吹吹牛皮,都不敢乱吹,毕竟涉及到的都是朝中大臣,你说两句可以,但不能摆明面上来说,万一被人知道了。

    人家六部尚书找你麻烦,你岂不是倒霉了?

    毕竟这里是京城,有时候还真能看到六部尚书。

    可没想到,有人竟然把这事写上去了?还兜售贩卖?

    这不是找死吗?

    “鬼知道,先买一份再说,也不贵就二十文钱,我先过去了,你继续吃。”

    后者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反正他早起了半个时辰,就听人家这样说,想要去买一份大魏文报,结果发现早就被预定完了。

    所以才会从一道街跑来二道街,买一份看看。

    虽然完全可以等别人买完自己看一看。

    可问题是,谁不想成为酒楼的风云人物?一个人坐在哪里,指点江山?谈古论今?

    谁想坐在哪里听别人指点江山?

    二十文钱,连一件好一点的衣服都买不起,但却可以给自己买来面子,买来自己梦寐以求的面子。

    想到这里,他走了,火急火燎。

    “等等我!”

    这一刻,孙南直接丢了三枚铜钱在桌上,直接跟着前者走了。

    而摊铺其他人一看这架势,纷纷把钱丢在桌上,直接跑了,连饭都不吃。

    没别的。

    大魏京都实在是太无聊了,对他们这个阶层来说,的确很无聊。

    有点闲钱,但不够天天勾栏听曲。

    只能喝喝酒听听八卦聊聊天,其实生活还是挺无趣的。

    现在总算是有点波澜了,众人怎么耐得住?

    一瞬间,众人纷纷起身,朝着书店走去。

    二道街。

    有三家书店。

    然而今日刚刚过了卯时。

    排成长龙一般的队伍,出现在书店门口。

    书店小二也着实吓了一跳。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发售圣人新书一般。

    一份份大魏文报被售出,忙得不可开交。

    “掌柜的,你快来看看吧。”

    小二忙的晕头转向,实在是忍不住喊了一声掌柜来帮帮忙啊。

    然而书店掌柜压根就没有小二,而是全身心地将目光落在这文报上,他已经被这内容给深深吸引到了。

    尤其是头版头条上的内容。

    说实话,看到这行字时,书店掌柜第一反应就是震撼,紧接着便是害怕,害怕书店被抄了,可回头一想都已经卖掉了,也就不担心什么了。

    至于追溯根查,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自己只是一个卖东西的,要查应该是查源头。

    而后便是好奇,无法言说的好奇。

    六部尚书,为了国库之银大打出手?是想要贪污吗?还是想要做什么?

    写这份文稿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这么大胆?不怕六部尚书找他麻烦吗?

    可当他一点一点看完时,掌柜的不由自主松了口气。

    文稿的内容,并不是自己猜想那般,六部尚书贪污国库,反而是为国为民,为百姓谋福,只是大家的角度不一样罢了。

    “当真是文臣君子啊。”

    “精忠报国,当真是精忠报国啊。”

    掌柜的不由感慨一声,只是莫名他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啊。

    总感觉有点失望。

    只是下一刻,书店掌柜的目光,又落在了另外一条文稿上。

    随着这个标题,书店掌柜又津津有味地看起来了。

    也就在他刚刚看完几则文稿时,小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了。

    “掌柜!”

    “掌柜的!卖光了!文报卖光了。”

    小二满头大汗,来到掌柜面前如此说道。

    “什么什么卖光了?”

    书店掌柜有些好奇了,他有点不理解什么意思。

    “文报啊,大魏文报卖光了,现在都等着加货啊。”

    小二实在是没话说了,不过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是个打工的呢。

    “八百份文报,就卖光了?这卯时才过三刻啊。”

    掌柜的咽了口唾沫,八百份文报,按照现在的售价,也就是说盈利一万六千枚铜钱,自己一份净利润是两枚铜钱。

    也就是说,三刻钟自己赚了一千六百枚铜钱?

    好家伙,平日书店的业务,也就是租借和买卖书籍,买卖的不多,一般都是租借,五文钱一天,每天的收入也就是两百来文钱差不多了。

    现在三刻钟,一千六百枚铜钱?相当于之前八天的营业收入啊。

    “我立刻去进货,你让他们等等!”

    掌柜的直接起身,他是想要继续看报纸,可问题是赚钱更重要啊。

    一瞬间,掌柜的直接跑了,去文报馆进货。

    而看着掌柜走了,外面排队的京都百姓急了。

    “怎么跑了呢?”

    “徐掌柜,你去哪里啊?”

    “还有没有文报啊?没有我去别的地方买。”

    吵闹声响起,大家都再排队,眼看着掌柜走了,一时之间引来各种谩骂。

    “诸位,不要急,不要急,掌柜去进货了,马上,马上。”

    “买过文报的,可以跟大家一起分享看啊,一起看啊。”

    眼看着众人发怒了,小二连忙开口,让大家可以一起看文报,何必急于一时?

    可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几个已经买到文报的百姓,直接拿起文报就跑了。

    “李兄,你跑什么啊?”

    “张兄,借我看看啊,六部尚书到底是为什么打起来了?”

    “哎哎哎,孙兄,你跑个毛啊?一起看都不愿意?你可真小气!”

    但凡买到文报的人,第一时间就是想要开溜,找个地方自己慢慢看。

    倒不是不愿意共享,而是自己买的东西,大家一起看,岂不是血亏?再者,谁不想赶紧看完,赶紧去茶楼酒馆夸夸其谈?

    哦,让给别人看?把装哔的机会给别人?想得美。

    二十文钱不算什么。

    可装哔的机会,是二十文钱能买到的吗?

    答案是不能。

    所以但凡买到文报的人,基本上都跑了,赶紧去看,然后赶紧去吹牛扯淡。

    至于有几个人,倒是愿意大家一起分享。

    “诸位,我这份文报,大家一起看吧。”

    有人微微一笑,面色温和,刹那间数百个人直接冲了过来。

    “给我看看!”

    “我先看看。”

    “大家不要抢,让我先看。”

    “给我一个面子。”

    “给你吗面子。”

    “你这人怎么说话如此粗鲁?”

    “我粗你吗。”

    “好家伙,阁下是嘴臭怪转世吗?”

    人群涌动,数百个人抢夺一份文报,虽然大魏文报质量不差,但也架不住这么多人抢啊。

    一瞬间文报四分五裂,但众人还是没有任何一点难受,反而捡起碎片,能看一点是一点啊。

    六部尚书为何大打出手?

    深夜母猪为何惨叫连连?

    寡妇家的衣服为何时常丢失。

    我问你,谁顶得住这种新闻啊?日子这么无聊,好不容易有点新的东西了,如何不引起哄抢?

    一时之间,整个大魏京都彻底热闹起来了。

    各大书店外人满为患,甚至有十几个店铺,已经发生了哄抢行为了。

    排队?我排你妹,二十文丢过去,直接抢走,其他人一看,也纷纷丢钱抢报了。

    “不要抢了,不要抢走了。”

    “老夫去进货,老夫去进货。”

    “哎哎哎,那是老夫的厕纸,不是文报啊。”

    “我丢,年轻人,你连老夫都不放过?”

    卯时这才刚刚过去,整个京都热火朝天,一时之间,更是引来无数人关注。

    安国公府。

    世子急急忙忙冲了进来,拿着一份文报,大声喊道。

    “父亲,父亲,守仁兄弟又搞出新东西了,外面都抢疯了。”

    安国世子极其激动,拿着一份有些皱的大魏文报无比激动道。

    他早上醒来,本来是打算去拜访好友的,可发现附近的书店,人满为患,所以凑过去看看。

    发现出了个新东西叫做大魏文报,而且上面写了关于前些日子六部尚书大打出手的事情。

    一时之间,他也好奇了。

    毕竟这种事情,他听闻过,有这件事情,只是到底是为什么打起来他不知道,问过安国公,可安国公就说了一句没什么大事。

    他也不好继续过多询问了,毕竟朝政上的事情,少知道一点也为好。

    可没想到的是,有人竟然直接写了出来?这还真是大胆啊,把六部尚书的隐私写出来,这不是找死吗?不怕六部尚书报复吗?

    虽然这些日子百姓们都再讨论六部尚书的事情。

    可问题是,百姓们也就是瞎扯几句,六部尚书也没必要跟百姓斤斤计较。

    可你放在明面上就不行了,这肯定要出事啊。

    所以,安国世子打算在这个被查封之前,先买一份看看再说。

    可发现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排了一刻钟的队,发现已经没了。

    得,换一家看看,结果换了一家,发现早就卖光了,再换一家,还是卖光了。

    最终无奈之下,安国世子,花费了十两银子,从一个人买到一份不知道转手多少份的文报了。

    看完内容后,安国世子第一反应就是震惊,他身为国公世子,也不是傻子。

    他瞬间意识到这份文报有多恐怖了。

    大魏百姓的生活,极其枯燥乏味,自从许清宵来了以后,京都百姓特别开心,不仅仅是因为许清宵为国为民。

    更主要的是,许清宵打破了京都百姓一成不变的生活。

    他哪里不知道百姓们的生活有多枯燥,有钱人去桃花庵这种地方,吃吃喝喝,好不快活,甚至说不管是哪里的有钱人,都过的十分滋润。

    而有点钱但又不多的人,他们每天奔波,为的就是成为有钱人,看似很光鲜,可实际上付出的代价很大。

    但京都当中大部分都是普通老百姓,这些百姓们,收入够温饱,也没有很大的追求,就是想要安心过日子。

    所以这种人在大魏京都,开个小店,或者是搞点小生意,生活很平凡枯燥。

    但这份大魏文报的出现,可以改变他们一成不变的生活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利润,京都百姓有多少?这一份文报二十文钱,但也只有一张纸,成本能要多少?

    算起来最起码能赚个三成左右吧?想想看,如果大魏百姓人手一份,一年下来得赚多少银子啊?

    这还仅仅只是大魏京都,如果是其他地方呢?好家伙,守仁兄弟当真是摇钱树啊。

    安国公府。

    今日,安国公没有上朝,而是在家休息休息。

    想要多睡一会,养足一下精神。

    可突然听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呼喊,安国公顿时脑阔疼。

    本来他对自己这个儿子感觉也还行,毕竟好不到哪里去,但也不差啊。

    可后来随着许清宵的出现,他逐渐发现自己儿子是个废物。

    不仅仅是他,其他国公包括一些上了年纪的列侯也是这么想的。

    这人啊,不怕差劲,就怕对比,跟许清宵一比,自己这个儿子纯粹就是个废物啊。

    好在的是,自己孙子每周都会去守仁学堂上课,虽然这段时间,许清宵一直忙,但等真正过了一年半载,许清宵也会安定下来了。

    到时候自己的孙子,或许真能成为大儒啊,一想到这里,安国公不由感觉舒服了。

    只是当自己儿子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这种舒服顿时没了。

    “干什么?咋咋呼呼的!”

    “就你这个样子,以后怎么继承为父的爵位?”

    “一点世子的样子都没有。”

    安国公上来就是一顿喷,但后者没有一点难受,而是将大魏文报拿了出来道。

    “父亲,你先看。”

    他如此说道。

    而安国公不由皱眉,接过此报,开始认真阅读。

    他阅读速度很快,并且也没有全部看完,只看一些国家大事和京都之事。

    看完之后,安国公直接将大魏文报放在一旁,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这是谁搞出来的?”

    “此物虽然没有抨击任何一位大臣,可却参与了朝政之事,虽然不多,但有不少,而且每一件事情都说的极对。”

    “这种东西绝对不能出现,让百姓议政,这是不好的事情。”

    安国公有些皱眉,他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这个大魏文报有问题。

    尤其是一开头,看到这个六部尚书竟是为国库之银大打出手,下意识有些心惊肉跳。

    不过好在里面的内容,并没有任何问题,反而是夸赞了六部尚书,可这并不代表就能搞。

    国之大事,怎可能拿出来让百姓议论?而且还大肆发表,这绝对是不行的。

    “父亲,这是守仁兄弟搞出来的,孩儿调查清楚了,这头条好像就是守仁兄亲笔所写。”

    安国世子如此说道。

    “什么?守仁侄儿折腾出来的?”

    安国公一听这话,不由愣了愣,随后又仔细看了一遍。

    过了一会,安国公不由点头了。

    “好!”

    “好!”

    “好啊!”

    “守仁侄儿当真是聪慧啊,竟然折腾出这种东西,有了此物,可以凝聚民意,让百姓更加知道大魏的处境,也让百姓知道我大魏朝堂每一位官员的高风亮节。”

    “不错,不错,守仁不愧是大魏新圣,老夫就说,谁还能想出这种好主意,原来是守仁侄儿啊,那没事了,那没事了。”

    安国公笑容极盛,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在自己儿子面前,他不需要伪装。

    可世子有点懵了。

    爹,你刚才好像不是这样说的啊?

    “父亲,那这个东西,咱们到底是制止还是不制止呢?”

    世子问道。

    可此话一说,安国公不由瞪了一眼过去,忍不住骂道。

    “守仁是咱们武官的人,他不管做什么,我等都要竭尽全力支持,如果换做是任何人搞出此物,老夫都会启奏制止。”

    “可要是守仁搞出来的,那就没事了。”

    安国公一本正经道。

    “孩儿明白了。”

    后者若有所思,懂一点但不是很懂。

    “对了,怎么这张文报这么皱巴巴的?”

    安国公好奇问道,这张文报的确皱巴巴,看起来很劣质一样。

    “父亲,您是不知道,现在大魏京都抢疯了,现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了,有人加价买,孩儿加了十两银子才买到的。”

    他如此说道,告知安国公大魏文报已经卖疯了。

    “十两银子?”

    安国公有些咂舌,不过想了想也大概明白,毕竟新鲜物刚出来,都会遭到哄抢,主要是看后期。

    “安儿,你去外面继续看看情况,查一查大魏文报,卖出多少了。”

    安国公忽然开口。

    不过说到这里,又开口道:“再把其他国公列侯全部喊来,就说为父有要事。”

    安国公如此说道。

    “好!”

    世子没多说,转身离开。

    待他离开后,安国公又拿起大魏文报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最终不由叹了口气道。

    “这守仁侄儿真不懂事,都不提一提老夫,唉!回头一定要跟他好好说一说了,别跟这群文官走这么近。”

    他喃喃自语了一声。

    而整个大魏京都,最热闹的不仅仅是书店。

    大魏文报馆现在也彻底热闹起来了。

    也不知道是谁发现所有的大魏文报,都是从大魏文报馆发出来的。

    一时之间,不少人直接来文报馆买文报了。

    四五百家书店的掌柜坐马车来,坐轿子来,近一点的直接走来,全部都是过来进货的。

    大魏文报真的卖爆了!

    彻彻底底卖爆了。

    前前后后准备了十五万份,第一批拿了九万份,没想到才过两刻钟,结果都跑来进货。

    所以后面的六万份直接拿出去了。

    没想到的是,又有一群人来了,纷纷要进货。

    货卖光了啊。

    不管大魏文报馆怎么去解释,怎么去说,人家不听啊,非要买。

    “我店都快被砸了,你们今天要是不给我文报,老夫死给你们看。”

    “你们就行行好吧,再印一点吧,快点啊!”

    “几百号人都再等着我,快点弄啊。”

    “你们这不是坑人吗?才这一点?够谁看?让隔壁异族看到了,还说我们买不起。”

    各大书店的掌柜们纷纷开口,吵闹的很凶,就是要进货。

    而大魏文报馆内。

    张如会傻眼了。

    “十五万份文报,半个时辰卖光了?”

    文馆之上,张如会实实在在懵了。

    他没想到,十五万份大魏文报,竟然这么快就卖光了?

    实话实说,他不是不信许清宵,而是觉得这种东西有市场,但不可能说十五万份半个时辰卖光吧?

    他之前觉得一天内卖光已经是一件好事了。

    可现在,结果出乎意料啊。

    “快印!”

    “快去让人去印,继续加印,有多少印多少!”

    最终张如会直接下达命令,让所有印刷作坊立刻加急印刷。

    一刻钟后。

    京都内七百八十五家印刷作坊开始疯狂加印了。

    所有工人硬生生被逼起来干活,如果不是额外加钱,他们还真不会继续干活。

    就如此。

    一个时辰后。

    文馆当中。

    一辆辆马车拖着加印好的大魏文报出来,因为时间太急促了,以至于纸张质量要比之前的差一点。

    这没办法啊,太赶了。

    十万份大魏文报出现,书店掌柜们一口气哄抢,刹那间十万份大魏文报空空如也。

    而想要买报的京都百姓,则一个个跟着掌柜走了,边走边掏钱。

    大魏文报馆中。

    也已经乱成一团了,所有人火急火燎的处理事情。

    不断的来往张如会办事处。

    “掌柜的,卖没了,卖没了!”

    “掌柜的,又卖光了啊,再加印一点吧。”

    “掌柜的,城西那边又来了数百个书店掌柜,再不加印他们可就要闹了。”

    “掌柜的,城北也来人了,咱们还有货吗?”

    一道道声音响起,张如会实在是有些头疼啊。

    “加印!加印!”

    “让人快去加印啊!”

    此时此刻,张如会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让印刷作坊印起来。

    今天是大魏文报第一天发行,绝对不能出任何一点差错。

    所以哪怕真加印浪费了,也总比惹来民怨要好。

    就如此,整个大魏文报馆,今天一整天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进货出货。

    甚至到最后,有一些书店掌柜,特意跑去印刷作坊,毕竟大魏文报馆全是人,都再等新的文报出现。

    而大魏京都,也彻底因为这一份份看似不起眼的文报沸腾了。

    各大茶楼,各大酒楼,所有人都是在讨论文报上的内容。

    有人夸夸其谈,分析六部尚书的事情,分析大魏的问题。

    有人拿着文报,讨论里面的一些趣闻。

    还有人更直接了,压根就不识字啊,拿着文报找了个读书人,大家一起看,看完以后,各自分头,你吹你的,我吹我的,互不相干。

    这一日,大魏热闹起来了,彻彻底底热闹起来了。

    而一直到辰时。

    终于,大魏文报馆安静下来了。

    而张如会却听着手下人各种汇报。

    小半天的时间。

    大魏文报,售出九十五万份!

    收入一万九千两银子,净利润四千七百五十两白银。

    这还是因为没有备好货,不然的话,绝对不止这一点,再翻个三五倍都没问题。

    毕竟很多人实在是等不了了,老老实实去酒楼听别人说,听完以后肯定不会买了。

    如果真的翻个三五倍,一天净利润两万多两银子,这还只是一个京都,如果是整个大魏呢?

    一天十万两白银都不在话下啊。

    月入三百万两,年收入三千六百万两白银,这还不包括其他收入。

    还有文报的影响能力。

    恐怖!恐怖!

    当真是恐怖如斯啊!!!!

    张如会愣在原地。

    而眼下,随着大魏文报不断扩散。

    整个大魏都知道六部尚书为何大打出手了,百姓们都夸赞六部尚书是好官。

    并且文报上的每一条内容,都被大家津津乐道,放在以前,大家聊天其实说来说去就是这点事,而且大部分人都是听别人说,因为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可现在不一样了,看过文报都有发言权,所以你说完之后,轮到我说,我说完之后,轮到他说。

    大魏各大酒楼的生意,也在这一日火爆了。

    一些小铺子也是人满为患。

    甚至六部当中,大家也开始讨论这些事情,有人买到了文报,引来上上下下官员观看。

    一开始大家不敢讨论,有些严谨,毕竟这份文报谈论的事情,大部分是国家大事。

    谁敢乱说话啊?尤其是六部官员,更是慎言的很。

    但很快消息传过来了。

    这是许清宵折腾出来的。

    一时之间,六部上下彻彻底底沸腾了。

    “是许大人搞出来的?”

    “那怪不得了,我就说谁敢这么放肆,原来是许大人啊,没事了,没事了。”

    “诸位,这文报是许大人弄出来的,我们可以放心聊了,放心说了。”

    “原来是许大人啊,那没事了。”

    整个六部大家都很难受,知道了事,却不敢谈论,现在知道这大魏文报是许清宵折腾出来的,一时之间,所有人开始议论起来了。

    一时之间,本来很苦闷的六部工作,随着大家有了共同话题,一时之间显得十分热闹。

    而就在此时。

    朝会结束。

    今日的朝会有很多事情,主要是大魏发展这一块,所以耽误了很久。

    大魏皇宫外。

    六部尚书缓缓走了出来,纷纷舒展了一下腰肢,打算往自己部门走去。

    可没想到,几个部门手下快速走来,将大魏文报递交给六部尚书。

    而其他武官也纷纷收到了大魏文报,他们手下人不少,发生了这种事情,自然第一时间汇报。

    六位尚书接过文报,第一眼就是皱眉,而后有些怒意。

    但看完内容后,六位尚书稍稍缓和了一些,但眼神之中依旧充满着异样。

    “这是什么东西?谁弄来的?”

    “朝堂大事,怎可能写出?”

    刑部尚书第一时间开口,文报看完了,内容的确很吸引人,但问题是这些东西不应该公开。

    哪怕是夸赞他们,也不能这样,鬼知道你今天夸赞,明天是不是污蔑?

    “回大人,此物名为大魏文报,是许守仁许大人做出来的。”

    后者开口,告知张靖此物是谁折腾出来的。

    话音一落。

    顿时之间,众人愣了。

    许清宵折腾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

    “原来是守仁做出来的,好,好,好,那没事了。”

    “守仁说的大计,原来是这个啊,好,非常好。”

    “恩,用这种方式,告知天下百姓,我等的高风亮节,守仁不愧是守仁啊。”

    “不错,不错。”

    得知是许清宵搞出来的,六部尚书们纷纷一愣,随后便是哈哈大笑,言语当中充满着赞赏。

    他们根本就不提防许清宵,相反在一瞬间,他们便明白许清宵这是想要做什么了。

    六位尚书彼此对视了一眼。

    紧接着,相互点了点头,结伴而行,看来是要商谈此事了。

    而大魏文宫的大儒们,再看完这份文报后,也是一刹那间知道这份文报的价值了。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这份文报是一把利剑,一把可以想杀谁就能杀谁的利剑。

    他们身为大儒,更加知道此物的价值,所以第一时间便朝着文宫走去。

    而陈心大儒却不由皱眉,望着几个离去的大儒,不由叹了口气。

    他知道,大魏又要再起风波了。

    此时。

    大魏皇宫中。

    养心殿内。

    女帝静静地看着手中的大魏文报,而她面前的人,则是李广孝。

    “陛下,这份大魏文报,将会是一把利剑,一把可以斩天下人的利剑!”

    此时,李广孝的声音响起。

    他显得异常激动。

    今日,他早早起床,去市场买菜,却看到许多百姓读书人,都聚集在书店当中,一开始并不在意,可路过第二个书店时,发现也是如此。

    所以他不由好奇凑了过去,得知大魏文报之事后,花费二十两银子买来一份这样的文报。

    当文报得手,李广孝仅仅只是一瞬间,便得知这份大魏文报有多恐怖了。

    这是一把利剑,一把可以斩天下任何人的利剑,有此报在手,任你皇亲国戚,任你无尽财富,任你天下闻名。

    皆抵不过这书笔一撇。

    这才是真正的一支笔,可抵十万大军啊。

    所以他第一时间来到皇宫,找到陛下,将这件事情告知陛下。

    “斩天下人的剑吗?”

    女帝将大魏文报放置一旁,她面容平静道。

    “陛下,老臣做事说话一向谨慎,从来不敢说十足把握,可今日,老臣可以明确告诉陛下。”

    “这一份文报,是天下最锋利的剑,这一柄剑,上斩皇亲国戚,下斩天下群雄。”

    “一剑可抵百万师。”

    “许守仁,当为天下第一才。”

    李广孝说话之时,声音颤颤巍巍,因为他太激动了,他看明白了这份文报的重要性。

    “那你希望让朕怎么做?”

    女帝出声,不禁这般问道。

    实际上,当她看到这份大魏文报时,她也明白此物的作用性了。

    可,李广孝要自己怎么做?

    “陛下!老臣建议,与许守仁好好商谈,此物必须要由大魏朝廷掌握,哪怕大魏朝廷不占任何一点利润都行,银子都可以给许清宵,但这个大魏文报,一定要在陛下手中。”

    “虽然,老臣明白,许守仁可能不会答应,但老臣为的是大魏江山!老臣相信许守仁忠心报国,可这世上没有什么一定是绝对的。”

    李广孝跪在地上道。

    他很器重许清宵,也赞叹许清宵之才,可身为大魏的臣子,他还是会选择大魏。

    因为帮助大魏,就是在帮助天下苍生。

    “不了!”

    只是下一刻,女帝缓缓摇了摇头道。

    “许爱卿与朕有隔阂,他当日献计,铸君王之剑,铸杀伐之剑,朕就觉得有些地方不妥。”

    “可今日看到这份文报时,朕已经明白,他许守仁铸造的不是两把剑,而是三把剑。”

    “只是这最后一把剑,是许守仁为自己准备的,如若朕占为己有,只怕许爱卿当真会与朕产生巨大隔阂。”

    “守仁乃是大魏新圣,朕已经亏欠过他一些,不可能再逼他做些什么。”

    “而且朕所作所为,是为了天下百姓!”

    “他许守仁所作所为,也是为了天下百姓。”

    “朕与他心意一致,所以这三把剑无论是在谁手中都是一样。”

    女帝开口,她慢条斯理,一番话也说的极其认真。

    她不希望与许清宵再发生任何隔阂。

    这一把剑,许清宵为自己铸造,这已经表明许清宵有所防备,对以前的事情,还是有些顾忌。

    如此一来的话,自己还要去抢夺许清宵的第三把剑。

    那就是明着逼走许清宵了。

    这没有必要。

    损失更大,最主要的是,她并不在乎许清宵拥有权势。

    因为,她,大魏女帝,心念大魏苍生!

    然而,他,大魏新圣,心念的也是苍生!

    两者的意图是一样,所以无需要担心太多太多。

    “陛下!”

    “唉!”

    “老臣明白了!”

    李广孝本还想劝说一番,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也知道,若女帝真的占据,无论用任何理由,对许清宵来说,都是一件极其不好的事情。

    如今女帝这般选择,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老师,你知道朕如今最担心的是什么吗?”

    女帝开口,如此说道。

    “陛下请说。”

    李广孝有些好奇了。

    “大魏文宫!朱圣一脉。”

    女帝缓缓出声。

    一瞬间,李广孝沉默了。

    ---

    ---

    众筹打赏,满10000起点币,加群找七月返一半现金!

    求月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