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六十章:严磊下作,前无古人,陈正儒勃然大怒!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文宫?

    李广孝有些沉默,他微微思索一番,而后开口道。

    “陛下的意思是说,担心大魏文宫模仿此物吗?”

    李广孝皱眉问道。

    “恩。”

    女帝缓缓点了点头,此物之重要性,她一眼就知道,所以她第一时间也知道大魏文宫不会放过此物。

    “这倒也是,大魏文宫拥有天下读书人,如若大魏文宫也搞出相同之物,只怕可以瞬间压过许清宵这份大魏文报啊。”

    李广孝点了点头。

    这文报的作用性,可不是赚钱这么简单,而是广而告之,让天下人都知道某件事情,而作为文报的创始人,则可以潜默移化地调控天下人。

    就好比,若是大魏官员做了一件事情,有好有坏,如若撰稿之人,稍稍偏袒好的一方,百姓们就觉得挺不错,可若是稍稍偏袒坏的一方,那百姓就会莫名讨厌这个官员。

    就是如此简单,多写几次,这个官员基本上就没得混了,百姓口诛笔伐之下,那个官员还坐得稳位置?

    记住m.42zw.

    这一招不管是对付大魏官员还是对大魏儒臣都有作用。

    大魏文宫岂会放过这个机会?

    “臣以为,大魏文宫应该不会如此,即便真如此了,也不会发行百姓,毕竟这是许清宵开创之物。”

    “臣认为,大魏文宫应该会发行一种适合文人的报纸,好以操控天下读书人。”

    李广孝进行分析,说到底还是一个问题,大魏文宫怎么说也是大儒扎堆的地方,就算手段再做作,也不可能明着抄袭吧?

    不过搞个内部文报还是没问题的,操控天下读书嘛,这一点他心里清楚。

    只是女帝摇了摇头,看向李广孝道。

    “老师,如今的文宫,与曾经的文宫不一样了,你离开大魏好几年了,有些事情你不了解。”

    女帝缓缓起身,而后如此说道。

    “陛下的意思是说,大魏文宫会不择手段去模仿大魏文报?”

    李广孝问道。

    “不仅仅是模仿,朕更认为,大魏文宫会竭尽全力,去打压大魏文报,他们更加知道此物的重要性。”

    “文宫内有一种东西,叫做昭文告示,其用处就是调控天下文人之意。”

    “而许清宵的目光是天下百姓,或许会给大魏文宫一个启发。”

    “如此一来的话,大魏文宫只怕会在第一时间,做出类似的文报,再打压许爱卿。”

    女帝如此说道,因为在她眼中,大魏文宫已经彻底变质了,虽然还有一部分大儒没有变心。

    可大部分的儒生,心思已经不再大魏了。

    他们是什么狼子野心,女帝清楚的很,否则的话,她为何登基之后如此打压儒道一脉?

    难不成是不敬重圣人?

    不,而是儒道一脉想要凌驾于皇权之上,乘着自己式微,可惜的是他们做不到,所以他们开始动了其他心思。

    北伐之争,有没有这些儒臣的影子?

    藩王之乱,有没有这些儒臣的影子?

    大魏之乱,有没有这些儒臣的影子?

    这些,女帝心知肚明,只是这些儒臣做事更加的滴水不漏,他们是天下最聪明的一批人。

    这一点,她父亲可是亲口说过的。

    甚至北伐的失利,也跟这些儒臣有莫大关系,但到底是与不是,没有确凿的证据罢了。

    所以世人都觉得这些大儒高风亮节,认为他们是儒者,不管如何,做事都会光明磊落。

    可女帝却知道,他们并非是大魏的儒臣,而是朱圣的儒臣,这一批人心中只供奉一尊已经死去的圣人。

    不会去真正臣服一位皇帝。

    这天下,可不仅仅只有大魏有皇帝啊。

    “那陛下的意思是?”

    李广孝问道。

    “静观其变,但该出手时,朕会毫不犹豫帮助许清宵,许爱卿。”

    女帝说出自己的想法。

    这件事情,她也不清楚大魏文宫会怎么做,一切都是一个猜想罢了。

    可如若大魏文宫与许清宵再起争端,她会毫不犹豫选择帮助许清宵。

    因为她看的透,也看的明白,许清宵与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臣!明白了。”

    李广孝点了点头。

    “行了,此事就这样吧,先看看大魏文宫会怎么做。”

    女帝不想继续说下去了,点到为止吧,很多事情也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完的。

    “老臣先行告退,陛下有何事再唤老臣来。”

    李广孝点了点头,他没有多说,直接起身离开。

    望着离开的李广孝。

    女帝沉默,但也没有说什么了。

    只是她的目光,一直望着大魏文宫的方向。

    而此时此刻。

    大魏文宫当中。

    的的确确,几乎所有大儒都端坐在文宫之中,哪怕是陈正儒和王新志也在其中,他们本来是要商谈事情的,可因为文宫有事,所以只能作罢前来。

    大殿内,蓬儒首座,但众儒皆然有些好奇,有部分大儒或许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沉思不语,有些大儒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无缘无故把大家聚集在了一起。

    众儒好奇,不明所以。

    也就在此时,严磊的身影出现了。

    他手中拿着一份文报,神色严肃,朝着蓬儒走来。

    当严磊的身影出现,一瞬间陈正儒,王新志,以及陈心还有周民等几位大儒脸色都不太好看。

    不过众儒没有开口,而是静静坐着。

    终于当严磊站在蓬儒身后时,蓬儒的声音响起了。

    “诸位。”

    “这一次老夫喊你们过来,为一件事情而来。”

    “此事,关系到大魏文宫,关系到天下儒生,也关系到朱圣一脉的兴衰盛亡。”

    蓬儒开口,他第一句话,便让众儒极其好奇,不明白怎么回事。

    但有些人还是猜到了一些。

    “蓬儒,此话何意?”

    “是啊,蓬儒,怎么如此严重?”

    “蓬儒,难不成这天下又出了什么绝世大妖?”

    “当真出了绝世大妖,大魏文宫还压不住吗?”

    一些不明是非的大儒们忍不住开口,误以为这天下出了什么绝世大妖,否则的话,好端端说这个作甚?

    而且动辄就是兴亡?

    蓬儒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严磊。

    一瞬间,严磊拿起文报,对着众大儒开口道。

    “诸位,此物名为大魏文报,分左右上下四个板块。”

    “分别是大魏国事,京都趣闻,地方政事,以及所谓一些店铺宣传。”

    “诸位是否觉得此物有些眼熟?”

    严磊指着此物,如此说道。

    可此话一说,众大儒有些好奇了。

    眼熟?

    哪里眼熟了啊?

    大儒们沉默,彼此之间都有些好奇,因为实在是联想不到什么东西。

    可就在这时,几道声音忽然响起。

    “昭文告示!”

    “这不是我们大魏文宫的昭文告示吗?”

    有几位大儒开口,假意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可此话一说,不少大儒都皱眉了,尤其是陈正儒和王新志,两人眉头紧皱的很。

    昭文告示?

    这东西跟大魏文报能扯上什么关系?

    昭文告示是大魏文宫通知天下书院的一种手段,比如说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或者是说大魏文宫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进行通知。

    那么就会在写一份昭文告示,借助圣器,便会瞬间出现在天下书院当中,让天下读书人都能看到。

    说白了就是儒道中的圣旨一样。

    大魏文报是什么?是让大家没事打发打发时间,扩展知识,知道国家最近有发生了什么大事,或者是当地有什么大事。

    以及一些地方趣闻,纯粹就是让百姓打发时间的东西。

    这两者能混为一谈吗?

    强行混谈?

    那圣旨又是什么?

    只是陈正儒和王新志没有说话,而是对视一眼,随后继续听着严磊接下来的话。

    “对,就是昭文告示!”

    “此物名为大魏文报,记录的便是一些国家大事以及地方趣闻,以供天下百姓阅读,消遣时间。”

    “但此物却是模仿我大魏文宫的昭文告示,并且国之大事,怎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上面?”

    “这是要让天下百姓一同参政吗?”

    严磊的语气开始严厉起来了,他捏着大魏文报,振振有词道。

    可此话一说,王新志忍不住开口了。

    “严儒,你这话有点过了吧?”

    “老夫倒也看过这个大魏文报,虽然写了国之大事,可这些大事,都是可以公开的,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

    “里面的内容,老夫仔仔细细看了,没有任何出错,反而还能帮助朝廷,通知宣告,我倒是觉得此物不错。”

    王新志开口,他莫名感觉严磊想要说什么了,所以第一时间说出自己的观点。

    此话一说,陈正儒也跟着开口了。

    “不仅仅如此,我大魏文宫的昭文告示与大魏文报有本质上的区别,大魏文报是让百姓们得知信息,打磨时间,消遣罢了。”

    “昭文告示是通知天下儒生,一种是消遣之物,一种是通告,怎可能混为一谈?严儒,你这番说的话,过于牵强了。”

    随着王新志和陈正儒两人开口。

    一时之间,严磊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但很快有其他大儒出声了。

    “不,陈儒说错了。”

    “这大魏文报,的的确确有些模仿我文宫的昭文告示,而且严儒之前也说了,是模仿,也没有说抄袭。”

    “这模仿借鉴,倒也是经常的事情。”

    “恩,大魏文宫乃是天下读书人的圣地,有人借鉴模仿,倒也是正常。”

    几个大儒开口,轻飘飘的便将这件事情定义为模仿,他们也知道,说抄袭有些不要脸了,但模仿的的确确可以扯上。

    陈正儒与王新志皱起眉头了。

    尤其是王新志,他还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陈正儒拉下来了。

    示意他先不要说什么,先看看严磊到底要说什么。

    “严儒,您到底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是啊,您到底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听了半天,也不知道您到底要说什么。”

    有些大儒十分好奇,这严磊说东说西,到底要说什么,他们还是不知道啊。

    此话一说,严磊不由将目光看向蓬儒,而蓬儒点了点头,一瞬间仿佛是得到了许可。

    严磊出声了。

    “其意思很简单,有人模仿我们大魏文宫的昭文告示,也就是这份大魏文报。”

    “将国之大事写上去,此乃不尊重朝廷,并且最为关键的是,这份文报,就如同一柄利剑一般。”

    “谁掌控文报,谁就可以掌控天下民心,掌握天下民意,今日他说六部尚书高风亮节,百姓们纷纷夸赞。”

    “可明日他说六部尚书贪赃枉法,百姓们就会认为六部尚书的确贪赃枉法。”

    “如若有一天,他在文报当中,污蔑大魏文宫,我等就算是满身是嘴也解释不清。”

    “所以,我等绝对不可坐以待毙,必须要在最快速度,打造出一份大魏文圣报。”

    严磊说出自己的主意。

    这般开口道。

    此话一说,众儒纷纷皱眉好奇了。

    而陈正儒与王新志更是满腔怒火。

    因为事情如他们猜想的一般。

    “这恐怕有些不太好吧?此物乃是许清宵一手创办而出,如若我大魏文宫也打造一样的东西。”

    “这岂不是成为了天下人的笑话?”

    陈正儒开口,他倒不是站在许清宵的角度,而是站在大魏文宫的角度。

    堂堂大魏文宫若是做这等下贱之事,岂不是丢人现眼。

    果然,此话一说,大魏文宫有不少大儒纷纷开口了。

    “大魏文报是许清宵做出来的?那的确不能这样做。”

    “又是许清宵?”

    “原来是许清宵啊。”

    “这许守仁当真是聪明才智啊,居然能想到此物!”

    “陈儒说的对,若是大魏文宫直接模仿,实实在在有些不像话。”

    不少大儒开口,他们认为有些不妥,毕竟从来都只有别人抄他们的,哪里有他们抄别人的啊?

    就算说是许清宵模仿大魏文宫的昭文告示,那又如何?

    如果大魏文宫抄回去了,丢人现眼,一点格局都没有。

    听到不少大儒抗议,蓬儒的声音响起了。

    “肃静!”

    随着这声音响起,众大儒纷纷沉默,也没有说话了,等待着蓬儒或者严磊开口。

    见众大儒沉默,严磊继续开口道。

    “诸位可能是不知道这大魏文报到底有可怕,我通过各方密报得知,就这一张大魏文报,今日卖出一百万张。”

    “而且还是因为备货不足,以致于影响销售,否则的话,极有可能一天之内卖出两百万份。”

    “你们知道两百万份是何等概念吗?”

    “一份文报,可供十人观看,而这数百人又可以传至十倍之余。”

    “也就是说,一份文报,可以让一百人看到,了解当中情况。”

    “若真卖出两百万份,这就是两万万百姓,京都百姓都会知道这上面的内容,哪怕不识字者,听他人口述,也能懂得一二。”

    “试问一下,如若许清宵在文报当中,写下某某大儒,品行不端,其结果诸位好好想想。”

    严磊直接放大招了,他各种搜查,各种买消息,拿出这个震撼所有大儒的数据。

    这一刻,别说其他大儒了,就连陈正儒和王新志两人也实实在在震惊了。

    一百万份销售?

    这宣传能力,也未免太恐怖了吧?

    “严儒,你这是不是说的有些夸张啊?”

    “是啊,一百万份?即便是我等著作之书,也没有卖出百万份之多啊。”

    “我不太相信,严儒,你是否被人蛊惑了?”

    众人的反应很直接,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

    是完完全全不相信。

    一天卖一百万份?

    他们成为大儒,著书的作品,也没有卖出百万份啊,除了个别几个大儒之外,大部分的大儒真卖不出去百万份。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大魏文宫什么时候缺过钱?朝廷国库有那么多钱,你看过大魏文宫去争吗?

    要知道,天下书院所有的学费,有三成是要上交给大魏文宫的。

    百姓们哪怕自己少吃点,少穿一点,也要供后代上学,再加上有无数财主愿意孝敬银两给他们大魏文宫。

    所以从古至今,大魏文宫都不缺银子。

    这就是大魏文宫的底蕴,极其可怕的底蕴,也是他们为何长久不衰的根本原因。

    因为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严某虽自废儒位,但还有大儒之骨,怎可能欺骗诸位?”

    “如若诸位不信,待会离开,可以自行去问,今日这文报,供应不求也就算了,有些权贵更是花费十两甚至是上百两银子购买。”

    “诸位可以认真想想,我等著书,里面蕴含了多少道理?寻常人看得懂吗?百姓们看得懂吗?哪怕是一些读书人也看不懂。”

    “所以卖不出去百万份很正常,但许清宵这文报不同,这里面写的东西,都十分精简,没有细谈,但却能让百姓们大概知道发生了何事。”

    “阅读起来十分简单,没有任何文笔可言,对百姓极其友好,能卖出如此之多,也很正常!”

    严磊认真解释一番,一看就是下足了功夫,否则的话,不可能瞬间知道这么多优势。

    一时之间,众大儒沉默了,不知道这份文报能卖出如此多份之前,他们并不在乎。

    只是觉得这东西有点意思,可知晓卖了这么多份后,众大儒心里能不热乎?

    还是那句话,钱不钱无所谓,他们不缺银子,他们要的是名气,要的是无穷无尽之名。

    对他们来说,一万万两银子,都比不过一首千古名诗要好。

    看着众人不说话了,严磊继续开口道。

    “诸位,蓬儒请诸位前来此地,就是为了商谈此事。”

    “大魏文宫,要不要搞出属于自己的文报,不过许清宵模仿我等昭文告示,无耻卑鄙,但我等不能如此无耻。”

    “诸位且看,这是严某准备的大魏文圣报。”

    严磊说到这里的时候,拿出了自己做好的大魏文圣报。

    能在短短几个时辰内就做好,足以证明一件事情,他是铁了心要做这件事情,通知诸位,无非只是通知罢了。

    而严磊拿着自己的文报,给予众大儒一人一份。

    文报的尺寸大小都一样,正反面皆然写满了东西。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格式不一样。

    许清宵是左右上下,而严磊是上下之分,上半部分和下半部分。

    -

    两个板块。

    大儒们每人一份,而后稍稍看了一眼。

    很快,严磊继续开口道。

    “诸位,这大魏文圣报,我是如此打算的。”

    “国事第一,儒谈第二。”

    “国事之上,绝不可能像许清宵这般,拿着六部尚书当做噱头,搞一些邪门歪道,而是堂堂正正写大魏之国事。”

    “绝不会带有任何偏见,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儒者风范。”

    “而这文宫儒谈,其意很简单,由诸位大儒,轮番写一些自己的感悟,无论是经验之道还是感悟之道。”

    “无论是那种,都可以写上去,不仅仅让天下文人看,还要让天下百姓去看,让他们教育自己儿女,从而懂得儒道之根本。”

    “如此一来,此报可谓是利国利民,为苍生造福啊。”

    严磊一番话,说的自己差点都信了。

    可就是一番这样的话,让所有大儒几乎都心动了。

    他们身为大儒,的确在外面高高在上,可那是在外面啊,正儿八经要说,其实有几个百姓认识他们?

    读书人认识他们,那是因为都是儒道之人。

    可百姓们不认识他们啊。

    有时候他们想要阐述一些道理给百姓听,但问题是百姓们不听啊。

    不对,不是不听,而是听不懂啊。

    而新晋的读书人,大多数都是读圣人书,只有差不多成年之后,才会自己选择看一些大儒之言。

    可现在严磊这一番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什么?

    自己可以发表自己的感悟和言论,让天下百姓看到,让一些懵懂无知的孩童们知道,在他们幼小的时候,给他们种下一棵树苗。

    那么这个孩童未来就极其有可能是自己的门生或者是门徒了。

    一瞬间,众大儒不可能不激动啊。

    写一本书,又长又复杂,没人看合情合理!

    可写一篇感悟,字少精炼,百姓们就算看不懂,买给自己孩子看不过分吧?

    大不了请个读书人帮忙解释一下,这样一来,对他们也有极大的好处啊。

    好!

    好!

    好!

    此法可行,完全可行啊。

    众大儒们逐渐明白这份文报的意义了,他们很激动,一时之间各自窃窃私语,都显得十分满意。

    而看到这一幕,严磊也不由满意地抚了抚自己的胡子。

    只是这一刻,王新志忍不住开口了。

    “说来说去,还不是抄他人的东西?”

    “你这大魏文圣报,取名都一样,无非是加了一个圣字,也未免过于下作了吧?”

    王新志有点恼怒了。

    他知道这东西是好东西,可问题是,严磊一番话说完之后,明明是抄别人的东西,却非要把自己塑造成圣人一般。

    最绝了的是,你塑造自己也就算了,话里话外都是在嘲讽许清宵。

    什么歪门邪道,什么不学无术?

    人家写国事,经过了六部的允许,而且都是陛下允许公开的事情,到你嘴巴里就是歪门邪道。

    你写国事,就是堂堂正正,公正无私?屁股再歪,也不至于歪到这个程度吧?

    这一刻,王新志莫名觉得有点恶心,是真正的恶心。

    可此话一说,严磊却不禁冷笑一声道。

    “怎么下作?”

    “他许清宵抄我等的昭文告示在先,我等还没有找他麻烦。”

    “其次,我等乃是圣人正统,也是在大魏王朝,前面加个大魏代表对陛下敬重,文圣代表着是朱圣,报代表是此物的名称。”

    “哪里有不妥之处?反倒是这个许清宵,大魏文报?他有什么资格用文这个字来形容?”

    “区区一个大儒而已,王儒,老夫知晓,你乃是礼部尚书,而且与许清宵最近走的极近。”

    “你偏袒许清宵,老夫不生气,可老夫还是要提醒提醒你,你毕竟是我大魏文宫的人,不是他许清宵的手下!”

    严磊一番话,阴阳怪气,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说,你王新志是大魏文宫的大儒,不是他许清宵的手下。

    “严磊!你此话何意?”

    这一刻,王新志耐不住了,直接站起身来,指着严磊大声吼道。

    一旁的陈正儒眉头紧皱,他也觉得有些恶心,甚至有一小部分的大儒,的的确确感觉有些欠妥。

    你抄就抄了。

    就算退一步来说,你没有抄,可最起码你也不能取大魏文圣报啊?

    这不是纯粹恶心许清宵吗?

    说手段下作,还真有点下作。

    “肃静!”

    蓬儒的声音响起,他再一次的制止。

    “让严磊继续说。”

    蓬儒开口,让严磊继续说下去,摆明了就是偏袒。

    “王大人先不要生气。”

    “其实老夫并不是说一定要搞这个大魏文圣报。”

    “老夫已经写好奏折,打算明日让人带给圣上。”

    “其实老夫并不赞同这等东西存在,百姓议政,这本身就对国家不利。”

    “如若陛下愿意封禁此物,那大魏文宫也绝对不会乱来。”

    “可如若陛下不愿封禁此物,那大魏文宫也不可能坐以待毙。”

    “还是那句话,今日许清宵夸的是你们六部尚书,明日说不定就要贬低你们六部尚书。”

    “而这许清宵对我大魏文宫一直便是仇视,指不定那一天要在这文报上下足功夫,辱骂我等大儒。”

    “就如同当日,许清宵连明意都未曾达到,便将老夫狠狠羞辱!”

    “同时,即便是陛下不封此物,老夫还会请奏,将大魏文报之名,还给我大魏文宫,如此一来的话,倒也就不存在什么模仿不模仿之说了。”

    “毕竟他许清宵是抄我文宫昭文告示,让他还回来,也是正常。”

    严磊语气很平静。

    可这一番话,彻底惹毛了陈正儒。

    “严磊!”

    “你可当真是不要脸啊。”

    “先不说别的,许清宵就来过一次大魏文宫,而且还是为了自证清白,怎可能知晓昭文告示这种东西!”

    “即便是知道了,跟着大魏文报也有实质性的区别,你现在口口声声说许清宵抄文宫昭文告示。”

    “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本来倒也无所谓,你严儒脸皮极厚,我等也是知晓。”

    “可没想到的是,你竟然请求陛下封禁此物,明明是利国之物,可你嫉妒许清宵之才能,举报弹劾。”

    “又一手准备你的大魏文圣报,更是恬不知耻地让许清宵将大魏文报之名还给文宫。”

    “无耻,无耻,当真是无耻啊。”

    陈正儒这回是真的被恶心到了。

    这严磊太恶心了,实在是太恶心了。

    手段极其下作。

    明明在这里准备大魏文圣报,故意恶心许清宵,加个‘圣’字,代表自己是正统也就算了。

    还准备去上告陛下,让陛下封禁此物,这也就算了,更绝了的是,不允许许清宵用大魏文报这四个字,必须要还给大魏文宫。

    你这也太恶心人吧?

    倘若这文报只卖了十份呢?

    你会说这种话吗?

    说到底就是看中了大魏文报的影响力罢了。

    “陈儒,我看你也成了许清宵的手下吧?你身为文宫大儒,不帮文宫说话就算了,还帮许清宵如此说话。”

    “许清宵到底给陈儒多少银子啊?如若数额不多的话,大魏文宫或许也能给你,实在不行,严某去借点给您?”

    严磊继续阴阳怪气着。

    毕竟陈正儒乃是吏部尚书,这段时间吏部可是过得十分滋润,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所以严磊拿这点来抨击陈正儒。

    “脑疾。”

    听到严磊所言,陈正儒直接冷冰冰回了两个字。

    “你!”

    “有辱斯文!”

    而严磊一听这话,瞬间脸色有些涨红,指着陈正儒大声吼道。

    “你再指一指我看看?我乃当朝丞相,亦是文宫大儒,你算什么东西?如今被废掉儒位,还敢嚣张?”

    陈正儒往前走了一步,大声斥道。

    此话一说,其余一些大儒纷纷站起身来拉着陈正儒,毕竟都是一家人,没必要闹得如此僵硬。

    这一刻,严磊有些气急败坏了,他被这般羞辱,怎能不怒?

    可就在此时,蓬儒的声音响起了。

    “陈大人,当真是天大的官威啊。”

    “丞相二字,是否连老夫都要向你敬拜?”

    蓬儒开口,声音略带低沉。

    此话一说,场面再一次安静。

    而陈正儒的脸色也极其难看,只是他没有继续大怒了。

    “蓬儒言重了。”

    “不过,此事学生不参与,也不愿参与。”

    面对天地大儒,陈正儒还是不敢太过于放肆,天地大儒终究是天地大儒啊。

    但他尊重归尊重,不参与归不参与。

    “既不参与,那就退出去吧,所有不愿参与此事之人,皆退吧。”

    蓬儒开口,下了逐客令。

    既然你不想参与,那就自己离开吧,当然若是大魏新圣报彻底在民间火了,你也别想参与进来。

    这意思很明显。

    “此等之事,损文宫颜面,陈某即便是再下作,也做不出这般之事。”

    “陈某告退。”

    陈正儒直接离开,也不管其他大儒的劝说。

    原因无他,实在是有够恶心的。

    “学生也不参与。”

    “请蓬儒恕罪。”

    王新志也跟上了,他也觉得恶心,不愿参与。

    “学生告退。”

    陈心大儒起身,也跟着离开了。

    “既如此,学生也走了。”

    周民也起身离开。

    随后一连七八位大儒起身离开,他们并非是朱圣一脉,同时如陈正儒等人一般,实实在在感觉到了恶心。

    严磊明明想要分一杯羹,想要天下民意!这一点他们赞同。

    可你分一杯羹就分一杯羹,好好说也没有问题。

    非要踩着许清宵,而且还污蔑别人抄袭文宫的昭文告示,甚至做了几手准备,又是要去告状,又是要许清宵将大魏文报还给大魏文宫。

    这也太恶心了吧?

    下作!下作!太过于下作了。

    随着一位位大儒起身离开。

    严磊的脸色也十分难看。

    但最终的结果很不错,一百零几位大儒,只走了十三位,剩下的皆然没有离开,有的人或许犹豫,但大部分人还是很感兴趣。

    其实说来说去还是他们看中了此物的价值。

    可以让他们更加有知名度,更加有名气,说不定借助此物,可以晋升天地大儒。

    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因为想要晋升天地大儒,不仅仅要学识,更主要的是,需要海量的民意认可。

    这种认可,可不是说天下人认识你,而是你给天下人带来了巨大的帮助。

    让天下人实实在在知道,你做的事情,帮助到了天下人,比如说你著作的一本书,实实在在让很多人受益匪浅。

    甚至是普通百姓。

    可问题是,大儒之作,怎可能是普通百姓能看懂的东西?

    然而这个文圣报不一样,写个五百字一千字,不要太多,尽可能精简一番,传播度极大,到时候带来的影响,绝对比一本著作要好太多了。

    看着如此多的大儒还是愿意留下来,严磊还是很满意。

    至于陈正儒等人,他内心冷哼。

    随后待城正儒等人离开后。

    严磊开始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了。

    “诸位,严某已经想好了,此事一定要诸位写联名册,递交给陛下。”

    “打压大魏文报,抨击大魏文报不利于大魏王朝。”

    “恳求陛下封禁!如若陛下封禁!我等再将大魏新圣报拿出,这样一来,将真正的儒家思想传至大魏上下。”

    “而如若陛下不封禁,那也没关系,必须要抨击许清宵抄袭我文宫昭文告示,要求陛下下旨,让许清宵将大魏文报四字还于大魏文宫。”

    “当然,我等也不会用此名,依旧是用大魏文圣报。”

    “若是可行,往后每一版文圣报,这下面的文宫儒谈,便是诸位感悟之言。”

    “一份大魏文圣报,可写两人,我已联系好许多印刷商人,包括一些书店掌柜,他们极其愿意出售此物。”

    “而且我等有最大的优势,这优势就是天下书院,以及天下文人!他们一定会购买此物,百姓们也会购买。”

    “这区区大魏文报,就算是再怎么争,也争不过我等。”

    “甚至,大魏文报不在乎亏损,许清宵一份文报卖二十文钱,我们以成本价卖出,十五文钱,扣除书店掌柜之两文利润,亏也亏不到何处去。”

    “诸位如何?”

    严磊一句一句说道。

    蛊惑着众人,甚至连如何售卖都已经想好了。

    在场众儒,谁不知道严磊之心?

    无非是为了打压许清宵罢了。

    可打压不打压与他们无关。

    他们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个‘文宫儒谈’了。

    “老夫同意。”

    “老夫也同意。”

    “既然如此,就按严儒的意思办吧。”

    “可以。”

    最终,有些大儒开口,他们表态了,而其他大儒没有说话,可沉默也是一种另类的回答。

    一刻钟后。

    严磊很满意,因为没有人反对。

    而就在此时,蓬儒的声音也缓缓响起。

    “既然如此,那就让严磊主办此事。”

    “严磊,从今往后你便是大魏新圣报主笔,负责一切事项,如若没有办好此事,可别怪老夫不客气。”

    蓬儒开口,明面上有些冷意,可实际上谁都知道,蓬儒这就是额外的关照。

    让严磊处理此事,摆明了就是器重严磊。

    但众人没什么说的,毕竟只要都有份,那就没事。

    最终,所有大儒离开了。

    殿内便只剩下蓬儒和严磊二人了。

    待人走后,严磊长长吐出一口气,紧接着朝着蓬儒一拜。

    “多谢蓬儒。”

    严磊开口,十分兴奋道。

    这大魏文圣报之事,由自己主笔,这是莫大荣幸啊。

    可蓬儒却很平静。

    “先不要高兴的太早,许清宵此人诡计多端,你要好好谨慎。”

    “眼下我们有天下文人和书院作为支撑,并不担心文圣报的发行。”

    “你的目光,要锁定在百姓身上,而不是文人身上。”

    “一定要切记,知道吗?”

    蓬儒开口,他提醒严磊,不要把目标放在读书人身上。

    而是要将目标,放在百姓身上,因为许清宵无法夺得读书人之心。

    可他们直接可以得到天下读书人的支持。

    不需要稳固这些读书人,只需要争夺百姓民意就好。

    此话一说。

    严磊点了点头,认真无比道。

    “学生知晓了。”

    此话一说,蓬儒挥了挥手,让他离开。

    只是就在严磊即将离开时。

    蓬儒的声音再次响起。

    “文圣报之事,陛下一定会偏袒许清宵,这件事情做点文章,不过不是在文报之中,而是私下去说。”

    “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他说完这话,严磊楞了一下,但很快点了点头,直接离开了。

    等他离开后。

    蓬儒又喃喃自语道。

    “文圣报为利剑!许清宵,当真是给我等送了一份大礼。”

    “一定要牢牢握住这把剑,知道了吗?”

    他这样说道,但殿内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不知道是自言还是说给别人听。

    而此时。

    户部当中。

    陈正儒与王新志早就赶到,将文宫内的事情说出后。

    四部尚书彻底炸了!

    ---

    ---

    py推荐一本好书!真的超级好看!

    《我在九叔世界里面努力加点修仙》

    超级链接在下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