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六十一章:大魏文圣报,稚童狂妄,京都炸锅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户部之中。

    随着王新志将来龙去脉告知四位尚书后,一瞬间四部尚书直接炸锅了。

    他们先是震撼,许清宵这大魏文报,竟然能在一日之内,卖出百万份,这还真是恐怖啊。

    他们知道守仁出品,必属精品,但也没想到一天之内竟然能卖出这么多份。

    这还真是震人心神啊。

    但很快四部尚书怒了。

    “文宫为何如此无耻?明明是抄守仁的大魏文报,却偏要说是守仁抄他的昭文告示?这还真是不要脸啊。”

    “这还叫做大儒吗?这简直是下三滥的手段,比我们兵部还不要脸。”

    “当真令人恶心啊,老夫无论如何都要参他们一本。”

    “他们若是真敢参守仁,老夫明日在朝堂之上,一定会竭尽所能。”

    一秒记住.42zw.

    顾言,周严,张靖,李彦龙四人分别开口。

    身为尚书,乃是大魏朝堂之中的中流砥柱,见惯了大风大浪,但今日还是被文宫大儒恶心到了。

    只是陈正儒的声音却忽然响起。

    “诸位稍安勿躁。”

    他开口,让众尚书冷静下来了。

    此时此刻,陈正儒显得有些平静,没有在文宫时的愤怒,相反显得异常淡定。

    众人一看这表情,也顿时明白陈正儒应该是知道了什么,故此也没有焦急,而是等待着陈正儒开口。

    众人沉默。

    而陈正儒则缓缓开口道。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我等想象的如此简单。”

    “蓬儒对大魏新圣报势在必得。”

    “他让严磊当主笔,诸位应该猜得到是什么原因吧?”

    陈正儒出声,他认真分析,不显得急躁。

    此话一说,五位尚书们稍稍一想,很快便猜到了部分什么了。

    “严磊现在已经被废儒位,所以他算不上是大魏文宫的人,他不管怎么做,即便是影响再恶劣,也不会真正影响到大魏文宫。”

    “让严磊出面,只是为了试探,试探天下文人的底线罢了。”

    户部尚书顾言沉思一番后,瞬间洞悉蓬儒的想法了。

    此话一说,其余几位尚书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猜想的也是如此。

    “正是!”

    “一开始,我也很好奇,如此针对许清宵,实在是有些下作,身为堂堂天地大儒,代表的也是大魏文宫。”

    “不管怎么说,也不会这样做,即便是再恨守仁,大魏文宫也不会如此下作。”

    “可当时老夫实在是有些气昏头了,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这里面的事情,而随着老夫逐渐冷静下来,老夫这才发现,这件事情.......绝非如此表面化。”

    陈正儒声音平静道,可眼神之中充满着严肃。

    因为他察觉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几位尚书陷入沉默,同时也有些好奇地看着陈正儒。

    “陈大人,您的意思是说,严磊只是一枚棋子,是蓬儒用来测试天下读书人底线的棋子?”

    周严皱眉,他看向陈正儒如此问道。

    “恩。”

    陈正儒点了点头,而后神色异常严肃道。

    “朱圣一脉做事,虽有些强势,但他们更加懂得什么叫做滴水不漏。”

    “他们看中大魏文报,其实完全可以仿造一份相同的文报,毕竟朱圣一脉拥有天下读书人的支持。”

    “包括天下各大书院,也是大魏文宫的后盾。”

    “如此情况之下,完全可以不用招惹麻烦,与许清宵竞争。”

    “但非要这般层层逼压,极其不理智,如若说只是为了打压许清宵,大可不必如此。”

    “这样一来,无论朱圣一脉是否输赢,在百姓心中,都已经输了,朱圣一脉,没必要这般做。”

    “但严磊的出现就不一样了,他已经被废掉儒位,主管此事,他可以随意针对许清宵,怎么下作都可以,”

    “因为他不是大儒了,再怎么下作,只要能影响到许清宵,那么对朱圣一脉来说,就已经赢了。”

    “如果真的惹民意众怒也无需担心,世人都知道严磊与许清宵有仇,到时只需要牺牲严磊一人,朱圣一脉依旧可以稳坐钓鱼台。”

    “牺牲一个已经没有儒位的严磊,却可以限制许清宵,并且还可以试探天下文人和百姓的底线,对朱圣一脉来说,一点都不亏。”

    陈正儒将事情逐渐分析出来,一开始他觉得蓬儒等人为了打压许清宵不择手段,完全就是下作手段。

    一开始他没有反应过来,可现在他逐渐回味,觉得这事情没有如此简单。

    “试探百姓底线?为何要试探百姓底线?”

    顾言皱眉,他看向陈正儒,忍不住询问道。

    可此话一说,陈正儒与王新志对视一眼,他们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涉及太大了,哪怕他们身为尚书,也不敢细聊。

    而看到两人这般表情,顾言眼神中更加好奇,细细想了想,他目光之中顿时露出震撼之色。

    “你是说,那件事情?”

    顾言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但他也不敢直言,只能如此说道。

    “不敢确定,但有一点点可能。”

    “此事涉及太大,我等还是不要随意细聊吧。”

    陈正儒摇了摇头,他不想要谈论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没必要谈论,因为的确不太可能。

    “恩。”

    顾言点了点头,而其他几位尚书也逐渐明白是什么事了,只是他们如顾言一般,先是露出震撼之色,紧接着沉默。

    “陈大人,您是丞相,这件事情您说怎么做吧。”

    刑部尚书张靖开口了,他让陈正儒拿个主意吧。

    听到此话,陈正儒起身道。

    “这样,老夫去找一趟守仁,看看他怎么说。”

    “明日若是上朝,不管如何,我等一定是要站在守仁这一方的。”

    “至于朱圣一脉到底是打什么算盘,先不管,静观其变吧。”

    陈正儒如此说道。

    “好,那就等陈大人回来。”

    “守仁应该会有办法。”

    “对,守仁应该会有办法。”

    诸位尚书点了点头。

    而陈正儒也立刻起身,直接离开,去找许清宵了。

    只是一路上,陈正儒都显得有些心事重重,因为他总觉得还有的地方有问题。

    有些东西,完全说不通!

    朱圣一脉为何要这样做?

    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恶心许清宵那么简单。

    因为这样只会得不偿失。

    但派出一个严磊出来,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枚棋子,随时作废。

    问题是,严磊也不傻,若是被当棋子,他不会那么蠢。

    朱圣一脉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啊?

    陈正儒心中充满着好奇。

    但不算如何,眼下找许清宵见一面吧。

    两刻钟后。

    京都守仁学堂。

    张如会正一脸兴奋地向许清宵汇报着文报销售。

    “一百零三万份啊,贤弟,一百零三万份啊,贤弟,这回愚兄是真的信了,你当真是神啊。”

    “你知道吗?咱们大魏文报上不是有一些店铺推广吗?”

    “这些店现在人满为患,都是通过文报来的,现在有不少商家找到咱们了,愿意出一千两白银买一个位置,用来宣传他们。”

    “我想过了,这块区域至少可以写十家店铺信息,这就意味着光收入都有一万两白银啊。”

    张如会极其激动,这大魏文报的作用,他之前还处于一个懵懂状态,一直到现在他才逐渐明白大魏文报的重要性了。

    恐怖无比的宣传能力。

    十家只能说生意一般般,味道还行的商铺,随着文报随便提了一句,引来万人空巷这种场面。

    这当真是恐怖啊。

    而面对张如会的汇报,许清宵则显得十分平静。

    说实话许清宵的确没有想到,大魏文报竟然能卖出这么多。

    原本设想大概三四十万份也就差不多了。

    可还是低估了京都百姓有多无聊了。

    但看着张如会这般的激动,许清宵反而很冷静,凡是都要往坏处想想,这是许清宵为人处世。

    若是什么都往好处想的话,很容易出事。

    大魏文报之所以能在今天卖出这么多份,有一个主要原因。

    那就是。

    任何新事物出现,要么就被世人抛弃,要么就被世人追捧。

    可不管是什么结果,到头来世人还是会逐渐遗忘。

    当然勾栏这种不算。

    大魏文报给平静如水的京都注入了一些与众不同。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可能会越来越好,但到了后面就会慢慢下降。

    主要有几个原因。

    识字率的问题,不是所有百姓都识字,其次一份文报可以给很多人看,刚出来的时候,人人买一份,可等这个新鲜劲过去以后。

    就很难做到人人买一份了,有时候可能一个人买,几十个人看。

    再加上许清宵就不信大魏文宫会无动于衷?

    甚至不仅仅是大魏文宫,估计已经有不少商人开始准备搞了。

    但许清宵不在乎这些小商小贩,因为真要竞争,许清宵有太多东西可以竞争了。

    眼下许清宵唯一的敌人,就是大魏文宫。

    文报的战场,无非就是抢占客户,而这天下的客户,无非是三类人。

    普通百姓。

    读书人。

    权贵。

    拥有百姓,就等于是掌握了民意,是民意之剑,天下最锋利的剑,这是许清宵目前最看重的群体。

    而拥有读书人,则可以掌握儒道话语权,但想要抢夺读书人这个用户,需要下功夫,而且不是一点功夫。

    因为自己需要从圣人手中抢人,这无疑是地狱模式,不过许清宵倒没有畏惧。

    至于权贵这个群体,反倒是其次,毕竟这些权贵消息灵通,大魏文报无非就是让他们更快知晓信息罢了,有作用但作用不是很大。

    即便是被抢走了,许清宵也不在乎。

    “张兄,眼下大魏文报已经走出第一步了,接下来的每一步,对我等来说都是一个考验。”

    “若是熬过去了,说飞黄腾达有些夸张,但至少依靠大魏文报能让张兄一跃成为八大商行列不在话下。”

    “接下来不仅仅是要准备京都的文报,各地的文报也要开始准备,要抢占各府市场,不过其他府,前三期二十文钱,后面降到十五就行,然后一步一步按照我说的来。”

    许清宵交代张如会这些事情。

    “放心,贤弟,你说的愚兄一定会牢记,绝对不会乱来。”

    张如会信誓旦旦地点了点头道。

    只是,就在此时,李守明走来。

    “老师,陈儒来了。”

    随着李守明开口,张如会立刻开口道。

    “贤弟,那兄长先行告退了,有什么事直接喊人来找愚兄即可。”

    张如会如此说道。

    “好,兄长慢走。”

    许清宵亲自送张如会到房门口,而张如会抱了抱拳,便快速离开了,大魏文报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他也的确要走了。

    不多时。

    陈正儒来了。

    “学生许清宵,见过陈儒。”

    看着入内的陈正儒,许清宵不由一拜。

    “你我之间,无须客气。”

    陈正儒倒也直接,摆了摆手,让许清宵不需要如此客气。

    “陈大人,您今日来所为何事?”

    许清宵为陈正儒煮茶,同时询问陈正儒找自己有什么事。

    “大魏文报的事。”

    陈正儒开口,但许清宵显得十分平静,没有丝毫惊讶。

    今日大魏文报火遍了整个京都,陈正儒来找自己,不为这件事情还能为什么事情?

    “怎么说?”

    许清宵依旧很平静。

    而陈正儒倒也开门见山,直接开口道。

    “今日,文宫蓬儒召集数百位大儒于朝圣殿聚集。”

    “让严磊根据你的大魏文报,打造了一份大魏文圣报,并且污蔑你的大魏文报抄袭文宫的昭文告示。”

    “打算明日去朝堂之上做两件事情。”

    “其一,请求封禁大魏文报,严磊认为你的大魏文报,妄议朝政之事,于国而不利。”

    “其二,若陛下不允,则要求你不可再用大魏文报四字。”

    陈正儒三言两语将文宫的事情说出来。

    而许清宵再听完这番话后,却不由瞬间皱起眉来了。

    他没有愤怒,反而是一种好奇,眼神之中满是好奇。

    许清宵知道大魏文宫肯定不会放过这块肥肉的,自己搞了一个大魏文报,大魏文宫也一定会搞出一个相似的东西。

    因为大魏文宫先天就坐拥无数忠实用户,天下的读书人。

    并且自己要花银子买下书店,通过书店贩卖大魏文报。

    而大魏文宫不需要,天下书院都要听大魏文宫的话,光是这个环节,大魏文宫就可以省下一笔开支。

    用来与自己打价格战。

    可没想到大魏文宫竟然这么做?

    这有些不合理啊?

    大魏文宫即便是再仇视自己,也不可能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这样做只会让天下百姓厌恶大魏文宫。

    这很不合理。

    许清宵皱眉。

    而陈正儒继续开口道。

    “你是否认为,大魏文宫这般做法,有些不合常理?”

    陈正儒问道。

    “恩,的确不合常理,哪怕严磊已经被我废掉儒位,可毕竟严磊身后的蓬儒,代表着还是朱圣一脉。”

    “这般行为,只会让天下百姓感到厌恶,不过却可以调控读书人的情绪。”

    “但他们本来就可以这般做,为何要节外生枝?”

    许清宵给予回答。

    明明直接搞一份文报即可,完全不需要特意来恶心自己,这样做肯定是有其他目的的。

    干嘛要节外生枝?

    你说恨吧?的确恨意无穷,但到了这个层次的人,都能掌控好自己的情绪,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

    举个例子,假设杀了自己,蓬儒就可以成为圣人,那蓬儒想尽一切办法都会杀了自己。

    因为利益太大了。

    可若是杀了自己,并不能成为圣人,哪怕蓬儒再恨自己,也不会用这种手段,因为一旦自己死了,他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就是一个利益问题。

    大儒也好。

    皇帝也罢。

    六部尚书,武将一脉,各地藩王,其实说来说去都是围绕利益去做事。

    怀宁亲王不恨自己吗?他恨!

    他不希望自己死吗?他想!

    可问题是,他不能直接出手杀自己,否则倒霉的反而会是他,并且对他来说,只有坏处没有什么好处。

    除非他已经预料到,自己不死得话,他就造不了反。

    不然得话,不管如何,他都不会出手杀自己。

    “老夫也沉思了许久,但始终找不到一个答案。”

    “目前唯一能知道的是,严磊现在就是一枚棋子,无论用任何手段,都会来挤兑你的大魏文报。”

    “至于文宫到底是什么目的,暂时还不清楚。”

    “不过守任,你可要多加注意啊。”

    陈正儒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让许清宵多加注意。

    “恩。”

    许清宵明白陈正儒所言,不管文宫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至少目前能得知的就是。

    严磊会用尽一切办法,哪怕是下三滥的手段,也会挤兑大魏文报,说句难听点的,人家就算是一坨屎,也要把你搞臭。

    明白这点后,许清宵的确有些提防了。

    “对了,陈大人,有几件事情,明日上朝你一定要说。”

    许清宵忽然开口。

    既然大魏文宫想要恶心自己,那自己也要有所准备啊。

    不管如何,都要挖个大坑让文宫的人跳进去,不然的话,当真被一直恶心,就算是能打脸回去,这过程也不爽啊。

    既然知道对方已经抱着这种态度了,许清宵就不会客气。

    “你说,守仁。”

    陈正儒点了点头,让许清宵说。

    “陈大人,这三件事情,明日上朝一定要说,并且一定要逼文宫大儒答应下来,否则的话,坚决不能答应文宫所有要求。”

    “第一,限制文宫报的内容,陈大人,虽然我不知文宫报的内容是什么,但说来说去最多和现在的大魏文报有点相似罢了。”

    “大魏文报以后还会有新的内容,可如若不限制大魏文宫的话,只怕严磊会不断抄袭我的内容,到时候就真的要被恶心死。”

    “所以现在说好了,陛下作证,满朝文武见证之下,让文宫大儒答应,这样一来的话,后续守仁推出来的东西,文宫也不敢明目张胆抄袭。”

    许清宵说出第一件事情。

    严磊摆明了想要恶心自己,按照自己的大魏文报做了一个新的文报,这一点没办法,不过许清宵断定以严磊的智商,肯定想不出更多的东西。

    其中内容无非就是将国家大事和一些大儒心得写上去罢了,至于其他的版块,譬如说许清宵打算弄的诗词版块,女性版块,以及小说版块等等东西。

    每一个都是抢占用户的大招。

    严磊起初肯定不会在意,但随着发现竞争不过了,以这种人的品性,肯定会选择抄袭。

    即便是他不选择抄袭,文宫也会有人让他抄袭,毕竟他就是一枚棋子。

    名声臭了就臭了,大不了换一个人,反正只要不殃及文宫就行。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当真恶心人了,哪怕自己最终结果是赢了,可这过程属实让人反胃。

    大魏文宫不是说,自己抄袭他们吗?行,那以后大魏文报的内容,你们不能与之相同,否则的话,就封禁!

    此话一说,陈正儒点了点头道。

    “这点不错,未雨绸缪。”

    陈正儒答应下来了,明日上朝会去说这件事情的。

    “第二,还请陈大人明日一定要说清楚,不能低价出售,大魏文宫的财力,学生也有所耳闻,具体有多少不清楚,但用富可敌国来形容应该不夸张。”

    “如若大魏文宫为了销量,免费赠送,就有些不妥了,这一点陈大人您更明白。”

    许清宵如此说道。

    而陈正儒听到这话后,也不由点了点头。

    文报的作用,绝对不是说赚点银子那么简单,其真正的可怕,是影响力。

    哪怕是不赚钱,这种东西也有极大的作用,大魏文宫每年花费海量银子,去推广大儒的作品,派一些文宫读书人去穷苦之地启蒙孩童。

    为的是什么?不就是稳固读书人的地位以及大魏文宫的地位!

    一份文报成本价十五文钱,而一份文报完全可以提供给十几个人甚至是更多人去看。

    一千万人,也不过是一百万份文报,算起来一万五千两白银罢了。

    按照一天一份,一个月四十五万两白银,一年下来也不就是五百四十万两白银。

    当然如果是免费的话,估计翻个倍没问题,一年一千万两白银。

    对大魏王朝来说,这有点多。

    但对大魏文宫来说,或许真不算多。

    毕竟文报这种东西,主要就是看前期,一旦养成用户习惯之后,那么你再慢慢回调价格,百姓也不会说什么。

    价格上,许清宵必须要让陈正儒给予限制,否则的话,还是很吃力的。

    倒不是打不起价格战,而是没必要,张如会的银子难道不是辛辛苦苦赚来的?

    大魏文宫的银子,可当真不是辛辛苦苦赚来的,多少人孝敬?盛世之时,大魏王朝拨款多少?

    再者许清宵还要继续收购书店,并且人工劳力费都要算进去吧?

    可大魏文宫呢?各大书院以及各大书店,都愿意跟大魏文宫合作啊,这威望摆在这里就没的说。

    至于人力?说句不好听的话,大魏文宫的大儒,就是撰稿人,而那些读书人就是跑腿的。

    为大魏文宫出力,这些读书人还会不卖命?

    光这些东西,比得过吗?

    比不过!

    这就是资本的力量啊。

    有渠道,有人脉,有资金,你想要挑战资本?你还是洗洗睡吧。

    除非许清宵拉大魏王朝入股,这样的话,可以大大缓解压力,可问题是许清宵愿意吗?

    真让大魏王朝入股了,人家会只要钱吗?

    陛下没有来找自己,许清宵其实心里明白,不愿意因为这件事情得罪自己。

    可如若自己需要大魏帮忙,站在一位皇帝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情,乐意帮忙,也希望帮忙,可帮了忙要有好处啊。

    没好处谁会帮你?

    你是大魏的臣子,我没直接索要你的东西已经算很好了。

    你还指望王朝帮你,而你还不给王朝一点好处?

    除非你是皇帝,不然的话就不要想了。

    所以王朝入股,许清宵想过,但也很快否决了。

    做不到。

    眼下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限制大魏文宫了。

    “好!不过想要完全限制很难,大魏文宫不傻,但老夫可以设置一个幅度,成本价的三成左右,可以低价,但不得超过三成。”

    陈正儒给予回答。

    他可以去说,但想要完全限制大魏文宫是不可能的。

    人家不蠢,有钱有渠道有人脉,为什么不利用这些东西?

    为什么要跟你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你说人家无赖?可人家有无赖的资本啊。

    你没有啊。

    “劳烦陈大人了,这第三件事情也很简单,既论国事,无论如何还是要呈现六部审查。”

    “否则的话,若有人存在私心,胡乱编造,影响大魏国运,所以国事这一块,许某愿意让六部审查,但大魏文宫也要如此。”

    许清宵第三点至关重要。

    国事的确不能乱议,因为这对陛下来说是威胁,对文武百官来说也是威胁。

    你今日夸赞六部尚书,没问题!

    可你明日羞辱六部尚书,该怎么办?

    自己现在是大魏官员,其实就算想要抨击某个人,无论如何也要顾及颜面。

    但大魏文宫不一样,他们是大儒,本身就给人一种‘弹劾’之威。

    说句不好听的话,百姓对官员其实莫名也带着一种不一样的情愫。

    如果自己文报写六部尚书是好的。

    而大魏文宫写六部尚书居心不良。

    百姓还是或多或少偏向大魏文宫,如此一来的话,对方拿这件事情做文章,那自己就麻烦了。

    所以,国事这一块,必须要由六部审核。

    而自己早晚会成为六部之一,甚至是大魏丞相。

    至于万一有一天自己跟大魏王朝翻脸了怎么办?

    大哥,都翻脸了,你还指望你的大魏文报能在大魏王朝发行?能不能醒醒别做梦了?

    许清宵铸的这把剑,乃是民意之剑,锋芒无比,可这个锋芒是对外的,而对于皇帝,必须要藏住锋芒。

    绝对不能露出一点寒芒出来,一旦让皇帝感觉到了危险。

    你就可以等死了。

    再无脑的皇帝,也不会允许王朝出现威胁自己的存在。

    不管是人还是物。

    所以许清宵以退为进,用这一招断绝了大魏文宫的后路,想要用这种手段搞自己?

    没门!

    “这个好!”

    “守仁,你有这样的觉悟,老夫当真是欣慰啊。”

    “说实话,你这大魏文报出来的第一时间,老夫的确有些担心,不过你能这般做,老夫放心了,你许清宵还是那个许清宵。”

    随着第三个条件说出,陈正儒不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啊。

    其实他和其余五部尚书都讨论过这件事情。

    许清宵的文报,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国事版块’,国事不是普通人可以讨论的。

    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掌控的,若是没有朝廷掌控,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那还不是乱套了?

    现在许清宵主动交上去了,对陛下来说,对大魏王朝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啊。

    “陈大人放心,由始至终,下官都没有变过,只要是为天下百姓,下官都会竭尽全力。”

    许清宵如此说道。

    而陈正儒点了点头,许清宵为民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

    “行了,该说的老夫已经说完了,守仁,你记住,我等都会竭尽全力支持你的。”

    陈正儒说完此话,便离开了房中。

    而待陈正儒离开后。

    许清宵也立刻跟在后面,将陈正儒送走。

    等送走陈正儒后,许清宵折返身子回来,还有不少事情要处理。

    接下来可是一场硬仗,不容出错啊。

    只是守仁学堂当中,一群孩子正在不远处百般无聊坐着,这些都是国公府的孩子们。

    许清宵让自己的学生去教他们读书,不过显然这群熊孩子对读书没有任何乐趣。

    一个个显得有些目光无神,心不在焉的样子。

    扫了一眼,许清宵收回了目光,他暂时还是没时间去管理这帮熊孩子。

    不过这帮熊孩子倒是可以让他们做点事情。

    既可以打发时间,又可以帮自己忙,只不过这事还是要等等,等几天再说吧。

    “师兄,你在写什么?”

    走到内堂后,许清宵发现自己的师兄正在写一些东西,显得有些神念叨叨的。

    “哦,没什么。”

    “对了,师弟,路子英有事先走了,说过几天就能回来,让你不要忘记修炼仙道之术。”

    “不过师弟,听师兄一句劝,仙道之路不适合你,你还是把心思放在儒道上吧。”

    陈星河将一本小册偷偷藏了起来。

    而后告知许清宵,路子英已经离开。

    “遵师兄教诲”

    许清宵朝着陈星河一拜,随后入了房中。

    待许清宵走后,陈星河左顾右盼,确定没什么人以后,继续拿出小册开始书写一些东西。

    而小册上的书名,赫然写着‘大魏文圣陈星河’。

    这是陈星河自己闲的没事随便写写的东西,现实生活中他成不了圣人,只能精神上满足一下了。

    不过这玩意也只是自己看看而已,也不会拿给别人看,纯粹就是自我开心下。

    就如此。

    翌日。

    大魏宫中。

    六部尚书包括武官一脉彼此之间已经眼神交流了。

    他们通过信,知晓今日要做什么,也要说什么。

    果然,随着早朝第一个时辰结束后,大魏文宫便有人出来率先发难。

    指责大魏文报议论朝政,影响极大,还扣上一顶顶帽子,什么祸乱江山,什么有损大魏国体等等之类的言语。

    可谓是口诛笔伐。

    随着大魏文宫发表言论后,六部尚书轮番开口。

    大致意思很简单,大魏文报有宣广之意,让百姓知晓国家大事,也知晓朝堂政策,方便百姓,也利于国家发展。

    至于大魏文宫所言,有些欠妥,当然规范一二也是要的,不过没有那么严重。

    六部尚书轮番说完之后,武官一脉也站出来了。

    纷纷表态支持,认为大魏文报十分不错,否认大魏文宫的指责。

    最终,女帝开口,允许大魏文报的出现,驳回了大魏文宫的请求。

    而大魏文宫也没有愤怒,只是默默退了回去。

    出乎意料的是,大魏文宫没有继续做文章了,一直等到朝会结束之后。

    他们也没有说一句话。

    不过众人明白,明日才是真正的交锋!

    而就在这一日深夜。

    丑时!

    常规修炼之后的许清宵,惊讶地发现,自己武道依旧是没有任何一点增长,但好像.......凝聚出一条灵脉。

    踏入了仙道九品。

    武昌一年。

    九月十日。

    卯时。

    依旧是早朝。

    大殿上。

    百官入殿。

    依旧是常规的讨论国家大事。

    一个时辰后。

    待国事讨论完毕,大魏文宫的人,依旧是第一个出来说话了。

    禀告陛下,大魏文宫已将昭文告示改为大魏文圣报,向天下读书人以及百姓发售。

    同时继续弹劾大魏文报,认为大魏文报是抄袭大魏文宫的昭文告示。

    请求陛下,剥夺大魏文报之称,还于大魏文宫。

    此话一说,兵部尚书周严第一时间出列大骂其厚颜无耻。

    然而文宫大儒可没有恼怒,反倒是有理有据地解释和争论。

    到最后四部尚书站出来与其争论,甚至武官一脉也纷纷加入战场,怒斥对方的无耻。

    可问题是,骂得过大儒吗?

    朝堂上。

    信阳侯大声质问。

    “许清宵连去都没有去过几次大魏文宫,怎可能抄袭你们的东西?”

    “前些日子许清宵不就去了吗?”

    “而且昭文告示,又不是说去了才知道,天下读书人都知晓。”

    “他许清宵聪慧是聪慧,这一点老夫承认,也正是因为他的聪慧,才会将此物改成大魏文报。”

    “请陛下做主!收回大魏文报之名,还于我大魏文宫。”

    后者开口,他名为张宁,乃是朱圣一脉大儒,年过花甲,满头白发,淡然平静。

    “狗贼无耻。”

    “当真是文人之耻。”

    “许守仁辛辛苦苦创办大魏文报,在你们口中却成了抄袭之物?尔等大儒,当真没有了廉耻之心吗?”

    众人大骂,可后者根本不在乎,平静的很。

    “陛下,再者许清宵何德何能,用大魏而称?又以文报而论?”

    “于公,他抄我文宫之物,于私,他配不上这般之称,还望陛下明鉴。”

    张宁之声再次响起。

    他在这里争论了一个时辰,不管是谁辱骂他,他都没有半点怒意,而是不急不躁地请示女帝。

    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满朝文武是被这个人给恶心到了。

    “陛下!我等认为,张宁所言,完全是无稽之谈,还望陛下明鉴!”

    “是啊,还望陛下明鉴!”

    众人开口。

    他们不想吵了,这实在是太气人了。

    可就在此时,女帝的声音响起了。

    “许守仁乃大魏户部侍郎,自有资格冠以大魏二字,他身为大儒,也有资格以文报而称!”

    “至于抄袭之事,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荒谬之言。”

    “朕,允大魏文宫创建新报,但需好好三思其名。”

    女帝开口了。

    她一番话,也算是表态。

    身为女帝,她不能把话说的太难听。

    但能说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是很生气了。

    不过她也答应大魏文宫创办新报,只是这个名字还是要改一改。

    大魏文圣报?纯粹就是恶心许清宵。

    她看得出来,自然也要打压打压了。

    此话一说,张宁依旧显得平静,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否决。

    可就在此时,陈正儒开口了。

    他站了出来,将许清宵三个条件说出,不过并没有说这是许清宵的条件,而是说成自己的意思。

    尤其是最后一条。

    当他说完后,张宁脸色这才微微一变。

    而其余人也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并且陈正儒特意强调一句。

    “此事,臣已经与守仁谈好,许守仁也全部答应,就不知道张儒答不答应了,若是不答应的话,臣坚决不同意大魏文宫创办新报。”

    陈正儒这番话斩钉截铁。

    此话一说,女帝的目光落在了张宁身上。

    其余人的目光,也尽数落在了张宁身上了。

    过了大概半刻钟。

    张宁的声音响起了。

    “既然许清宵答应了,大魏文宫岂能不应?”

    张宁开口,但他心情却不怎么好。

    “好!”

    “此事,就这么定了。”

    “退朝!”

    最终,随着一句退朝,此事告终。

    而就在当日。

    大魏文宫宣布,明日卯时,将发行第一期大魏文圣报。

    许清宵的大魏文报,则是在后日发行第二期。

    他们没有改名字,依旧用文圣二字。

    毕竟女帝只是让他们三思,又不是说一定要改。

    这也是大魏文宫的态度。

    对于第一期,大魏文宫充满着期待。

    而京都上下也都知道了此事,民间骂声一片,都是说大魏文宫无耻至极。

    但大部分的读书人还是支持大魏文宫。

    一时之间,京都再一次沸腾起来了,只是这一次不一样。

    是文人之间的一种交锋!

    世人期待。

    到底是大魏文宫强。

    还是许清宵强了。

    就如此。

    一直到了翌日卯时。

    天还未亮。

    京都各大书院,就已经排起了长龙般的队伍。

    终于。

    卯时一过。

    一份份大魏新圣报开售了。

    而新圣报最大的一行字,便引爆了京都。

    这四个字。

    没有人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大魏文宫,算是贴脸骂了。

    态度极其强硬,但做法也十分下作。

    不过不管如何。

    卯时一过。

    大魏京都的的确确炸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