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六十二章:鸠占鹊巢,老而不死!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卯时。

    天刚刚亮起,整个大魏京都早已经热闹起来了。

    各大书院门外也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大部分是读书人,但也有不少的百姓。

    自从大魏文报的出现,打破了大魏京都一成不变的生活。

    人们都期待第二期的大魏文报。

    然而第二期的大魏文报还要等一天。

    不过这个大魏文圣报,却引来了整个京都百姓的好奇。

    毕竟有大魏文报在先,大家自然期待第二期了。

    同类型的东西,并不会引来百姓们的反感。

    首发

    只是随着有人将大魏文圣报的事情说出之后,百姓们这才开始破口大骂。

    京都百姓都知道,这大魏文报乃是许清宵一手创办而出,然而却不曾想到,从大魏文宫嘴巴里居然变成了是许清宵抄袭大魏文宫的想法?

    这也就算了,最让百姓恶心的是,文宫大儒更是要求许清宵将大魏文报还给大魏文宫。

    这还真是令人发指。

    见过不要脸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之人。

    一时之间,百姓怒骂不已,可当文宫读书人宣传大魏文圣报时,很多事情就变了。

    不少读书人奔走相告,告知天下人,大魏文圣报与大魏文报不同的是,大魏文圣报不仅仅有天下国事,更主要的是,大魏文宫的大儒们也会写下自己感悟之言。

    这话一说,怎么可能不吸引天下读书人?还有百姓?

    虽然支持归支持许清宵,可问题是谁家谁户没有个孩子啊?

    大儒感悟,这东西外面买都买不到啊,自然而然为了自己的孩子,也要强忍恶心。

    所以卯时刚刚一过。

    各大书院已经是热火朝天了。

    读书人也好,百姓也罢,很多人都已经开始排队购买。

    第一期也是二十文一份,并没有直接降价。

    并且大魏文圣报做好了很多准备,譬如说印刷这一块,至少比大魏文报准备充足了很多。

    有前车之鉴,自然不会犯错。

    只是当众人买到大魏文生报时,许多人脸色不由一变。

    许清宵的大魏文报,头版头条内容是‘六部尚书’之事。

    然而大魏文宫的大魏文圣报,头版头条内容是‘稚童狂妄’。

    光是看这一个标题,京都百姓与读书人都愣住了。

    谁不知道大魏文宫和许清宵有仇啊?

    而且这个稚童狂妄,摆明了就是羞辱许清宵啊。

    大魏文宫把许清宵形容成稚童,这还真是骑在许清宵脸上大骂许清宵。

    人们顿时就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大魏文宫这一次是摆明了要与许清宵争到底。

    这场斗争肯定会分出胜负。

    不过观看其内容,国家大事还好说一点,许多人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文宫儒谈’上面。

    这才是大家想要看的内容。

    一位大儒的心得。

    而这位大儒,便是昨日在朝堂之上各种启奏的张宁。

    并且题目就叫做‘稚童狂妄’。

    张宁的感悟倒也简单,开篇就是围绕品性。

    敬重圣人,乃为读书人之根本,如眼中无圣则枉为读书人。

    前面半篇说的头头是道,认认真真的谈论这些感悟,让人颇有收获。

    但后半篇就不一样了。

    后半篇,张宁举了一个例子,曾经他去拜访好友,而这个好友正在教书。

    有两个孩童,一个尊敬长辈,尊敬圣人,但资质一般般,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

    一个则目中无人,狂妄无比,但资质极好,十分聪慧,家中富裕,穿金戴银。

    当时张宁的朋友询问他,这两个孩子你觉得谁未来能成为大才?

    张宁直接回答,穷苦人家的孩子。

    而张宁好友则十分好奇,这个穷苦人家的孩子,资质一般,别人读书只需要读一遍就能领悟,就好比这个富人孩子,看一遍就懂了。

    为何觉得这个穷苦人家的孩子长大之后会成为大才?

    紧接着,张宁便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他认为,一个读书人,需要品行,也需要品德,尊重长辈,尊敬圣人,时时刻刻有一颗谦虚之心。

    虽然他现在资质一般,但他尊重圣人,会逐渐领悟圣人之意,而这个富家孩子,虽然现在天资聪慧,可狂妄无比,不尊重父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而且狂妄无比,目中无人,心中对圣人没有一点敬重之意,对其他人也没有任何敬意,如此一来的话,早晚会因为自身的傲慢,从而付出代价。

    故事的最终,也就是十年之后,穷苦人家的孩子,成为了榜眼,考取功名,而这个富家孩童,却家道中落,读了几年书,但却无比傲慢,甚至还染上了赌瘾,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这篇故事,是真是假,无法辩解,但不少读书人瞬间明白,张宁这则故事到底再说什么。

    他在讽刺许清宵的狂妄。

    让世人知道,许清宵如此狂妄,现在不过是一时威风,可迟早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命运悲哀。

    不过该有的感悟还是有,这不过是暗讽罢了。

    就如此,两个时辰后。

    大魏文宫。

    一道道人影走进文宫之中,脸上皆然带着无法遮掩的笑容。

    “喜报,喜报!四大书院,八十万份大魏文圣报售空!售空!”

    “喜报,喜报!京都北街,十三所书院,十三万大魏文圣报售空!”

    “喜报!喜报!”

    一道道声音在大魏文宫内响起,一时之间,引来无数大儒和儒者的目光。

    动辄几十万份文报卖空,他们如何不惊讶?

    这才不过两个时辰啊,竟然卖了这么多?

    而文宫当中,严磊坐在房中,听着这不断响起的喜报,脸上满是笑容啊。

    房内的几位大儒也是满脸笑容。

    “老师,两个时辰,一百五十万份大魏文圣报已全部售空,现在还有大量读书人和百姓都未购买,希望文宫加印,老师我等要不要继续加印?”

    有儒生开口询问,这是严磊门下的学生,脸上也满是喜悦之色。

    “不用了!”

    “一百五十万份就足矣,我等又不是许清宵那般人,想着去赚取百姓银两。”

    “这些就足够了。”

    严磊缓缓开口,脸上可是有遮掩不了的笑容啊。

    “是!”

    后者点了点头,紧接着离开房内。

    此时,书房当中,便剩下严磊,张宁,还有两位朱圣一脉的大儒了。

    “恭喜严儒,贺喜严儒啊,蓬儒果然是没有选错人,让您来主笔,这一日就卖出一百五十万份。”

    “如若不是严儒不愿与许清宵这小儿一般敛财,只怕今日卖两百万份也不足为过。”

    张宁开口,朝着严磊拱手笑道。

    严磊已经被废掉儒位,但他身份还摆在这里,他身后的人是蓬儒,大家多多少少还是会喊一声严儒。

    再者这些人本身就是朱圣一脉,不管严磊有没有被废掉儒位,面子上还是得过去一下。

    听到张宁恭维之言,严磊不由哈哈一笑。

    “张儒客气了,主要还是张儒这文章写的好啊,昨日文章送来,严某是来来回回看了十遍有余,当真是精彩绝伦。”

    “尤其是稚童狂妄这个故事,简直是阐明读书人之根本,如若没有张儒之文章,只怕今日这大魏文圣报,最多只能卖出五十万份。”

    严磊吹捧着后者,而张宁也满是愉悦。

    反正今日算是一个极好的开篇,一百五十万份,完完全全超越了大魏文报第一日的售出。

    这已经够了。

    “严儒言重了,言重了啊,不过严儒,方才您学生所言,老夫觉得不错,这大魏文圣报,倒不是不可以继续加印,眼下时辰还早,完全可以再加印部分啊。”

    张儒出声,他有些好奇,两个时辰,就卖出了一百五十万份,再加印五十万份,应该还是可以卖出的,为何要在这里停下?

    他很好奇。

    而严磊却微微一笑道:“第一期先这样吧,后面再说,后面再说。”

    严磊打个哈哈,并没有解释。

    然而他的想法十分简单,一般来说,前面几期销售自然最好,尤其是打出了大魏文宫这个招牌。

    大家自然会争先购买,而自己如若想要坐稳这个位置,前面几期,就必须要节节高升,万一一口气卖太多了,接下来卖的少,岂不是丢脸?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谁希望别人好?谁不希望自己写的感悟心得,能被天下人看到?

    如若不是张宁这篇文章是讽刺许清宵的,他张宁轮得到第一个上报吗?

    而就在此时,突兀之间,一道道惊呼声响起了。

    “严儒,张儒,你们快出来看看,快出来看看,有吉兆,吉兆啊。”

    “严儒,张儒,外面有吉兆啊。”

    “吉兆来了,吉兆来了,我大魏文宫的吉兆来了。”

    随着一道道声音响起,书房内的四位大儒瞬间有些好奇了,他们连忙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很快一走出书房,两人便不由惊讶了。

    只见天穹之上。

    浓浓无比的民意,化作了一朵朵祥云,其中还有才气之云,聚集在天穹之上。

    一朵,十朵,八十九朵。

    一共有八十九朵,正在不断凝聚。

    “这!这!这!”

    “这是民意,这是才气啊。”

    有大儒开口,指着天穹吉兆,满是惊愕。

    “怎么会如此?难不成大魏文宫有人要成大儒了?”

    “怎么好端端会出现这样的祥瑞?”

    大魏文宫中,许多儒者好奇了,他们望着天穹,实实在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就在此时,蓬儒的声音响起,传遍了整个大魏文宫。

    “大魏文圣报,得百姓认可,张宁之悟,得圣意认可,自有才气之云,民意之云。”

    “待此云凝聚一百零八朵,将落入文宫之中,张宁更进一步,有望成就天地大儒。”

    “严磊可复大儒之位。”

    “此乃文宫之吉兆,严磊,张宁,尔等需感谢圣恩,铭记于心,为天下百姓,秉公而行,文报之事,需尽心尽力,死而后已。”

    随着蓬儒之声响起。

    一时之间,大魏文宫众人皆然震惊了。

    但最为开心的便是张宁与严磊了。

    张宁怔怔地看着天穹,下一刻,他喜极而泣啊。

    他已经年迈无比了,属于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接触到天地大儒这个境界。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只是发表了一篇感悟,却得到了这样的好处,有望成为天地大儒。

    若是成为天地大儒,续命二十年不足为过,更主要的是,自己的名字,将会名垂千古啊。

    这对于读书人来说,是无上的荣耀。

    他自然兴奋,也极其激动,老泪纵横,一张脸涨红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至于严磊,他更是内心激动无比,兴奋的满脸血红。

    他被许清宵废掉儒位,这是奇耻大辱,说实话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重回大儒之境。

    所以他才会竭尽全力去报复许清宵,去恶心许清宵,哪怕自己不要脸,哪怕自己死,也要狠狠咬下许清宵身上的一块肉下来。

    可没想到的是,今日自己竟然看到了希望,看到了重回大儒的希望。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之事啊。

    大儒被废,几乎是不可能重回大儒之境的,可现在讽刺许清宵一番,竟然有这样的好处。

    他如何不激动?又如何不兴奋?

    许清宵啊许清宵!

    我抄你之作。

    还特意选一篇辱骂讥讽于你的文章。

    却没想到,竟然让我得到如此之多的好处。

    圣人,是支持我等的!

    你,注定就是一个狂生罢了。

    面对大魏文宫,你终究不过是跳梁小丑。

    严磊走进了书房内,他振奋无比,开始继续挑选下一期的文章,他还是要挑选那种讥讽于辱骂许清宵的文章。

    他要让许清宵恶心,让许清宵感受难受,让许清宵生出无力感。

    这种感觉,简直是让他从头到尾都爽啊。

    不过,这天上的彩云还在慢慢凝聚,按照这个速度,需要等到明日过完,才能凝聚出一百零八朵祥云。

    至于大魏文宫之中,其余的大儒与儒生,看到这一幕后,心中莫名有许多想法。

    羡慕,不悦,振奋,等等皆有。

    有人羡慕严磊成为主笔,也有人羡慕张宁第一个发表文章。

    有人不悦,认为严磊不配,张宁之所以能被选上去,是因为他讽刺许清宵,这样也能得到如此之多的好处,他们的确不悦,也十分不服气。

    而更多的大儒和儒生,是振奋,是激动。

    因为他们看到了大魏文圣报的潜力了,也明白大魏文圣报能给他们带来什么了。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守仁学堂。

    陈星河的声音不断响起。

    “无耻!无耻!无耻!”

    “狗贼!狗贼!狗贼!”

    “这严磊与张宁,当真是狗贼啊!”

    陈星河的骂声极其响亮,他性子比较清傲,一般就算是有些恼怒,也不会这般。

    可今日他实实在在忍不住了。

    大魏文圣报出世,他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特意买了一份。

    可买来一看,整个人就有些暴跳如雷了。

    国事这一块就不说了,可这个文宫儒谈,完完全全就是在羞辱许清宵,在讽刺许清宵啊。

    什么稚童狂妄,这不就是在骂许清宵吗?

    故此他第一时间找到了许清宵,将这件事情告知。

    然而书房当中。

    当许清宵看到这篇文章时,并没有任何一点生气,反而显得无比平静。

    原因无他,抄别人的东西,非要说是别人抄自己的,光是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帮人已经下作到什么程度了。

    都到了这一步,还有什么好说的?人家不攻击自己还表扬自己?

    而且用这么隐晦的东西来抨击自己,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碰到个硬刚的,直接在上面骂,许清宵都不奇怪。

    并且,许清宵也觉得这里面藏着其他事情,大魏文宫让严磊来处理这件事情,肯定是有其他目的和计划。

    只是自己暂时不知道罢了,甚至陈正儒也不知道。

    既然明白人家是有目的的,那么不管他们做什么,许清宵都不在乎,放平心态就好。

    “师弟,你这也不生气?”

    陈星河有些傻眼了,他本以为许清宵会雷霆大怒,却不曾想到,许清宵看完之后,继续写字。

    “师兄,他们闹就让他们闹吧,骂两句就骂两句。”

    “我们又不是没得骂?大不了明天骂回去就行了。”

    许清宵将笔放下,随后又拿起这个大魏文圣报仔细看了一遍。

    不得不说,大儒还是大儒啊。

    行文精炼,字字珠玑,而且最绝了的是,用这种方式来讽刺自己。

    用寓言故事,警告世人,各种修辞之下,仿佛是告诉天下人,读书需要有敬畏之心,要尊敬长辈,要尊重圣人。

    有了这个立意之后,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解。

    毕竟谁家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尊重自己?谁家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孝顺?

    也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狂妄自大。

    最绝了的手段是,这些大儒懂得拉拢民心,特意用穷人家的孩子和富人家孩子进行对比。

    这天底下肯定是穷人比富人要多。

    哪怕是大魏京都,穷人都是九成九,当然这个穷指的不是财富多少,而是对比其他人的财富。

    这一招,张宁玩的相当好。

    至于是否真假。

    用脚指头想想都知道啊,张宁是谁?十年前他也是大儒啊,他的朋友是什么?会是普通人吗?

    不说是个大儒,正儒没问题吧?一个正儒的学生,能穷苦到哪里去?

    也就在此时。

    张如会的声音响起了。

    “不好了,不好了。”

    “贤弟,贤弟。”

    张如会一路小跑,来到许清宵面前连声开口,他手中也拿着一份大魏文圣报。

    “怎么了?”

    许清宵语气平静,下意识也以为张如会跟自己师兄一般。

    可接下来,张如会所言,却让许清宵与陈星河脸色一变。

    “贤弟,不好了,这大魏文圣报卖出一百五十万份,引来民意祥云和才气祥云。”

    “正聚在大魏文宫之上,有消息传出,待祥云彻底凝聚完,严磊有望恢复大儒之位,而那个张宁,听说有望踏入天地大儒之境啊。”

    张如会脸色不太好看地说道。

    此话一说,陈星河脸色一变,他满脸的震惊。

    而许清宵脸色一变,却是好奇。

    “民意祥云?才气祥云?”

    许清宵的确好奇了,才气他不在乎,可民意他在乎啊。

    “是啊,贤弟,你出来看看,看看东边。”

    张如会拉着许清宵走出房门,指着东边。

    果然,大魏京都的东边,祥云凝聚,还真是民意之云。

    “原来文报还有这般作用啊。”

    望着东边的祥云,许清宵不由喃喃自语一声。

    实际上,许清宵也想过写一些寓言故事在里面,只是眼下不太适合,可没想到大魏文宫误打误撞之下,竟然凝聚了民意。

    这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啊。

    他现在缺的就是民意。

    “贤弟,这该怎么办啊?如若严磊再次恢复大儒之位,还有那个张宁若是成为了天地大儒,对你来说,只怕不是一件好事啊。”

    张如会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

    许清宵沉默了。

    张如会说的一点都没错,严磊已经是铁了心要找自己麻烦。

    如果只是骂两句,许清宵压根就不在乎。

    自己又不是没骂过严磊。

    可如若严磊骂自己,居然还能获得民意和才气?

    那许清宵就不服了。

    “既废过他一次儒位,就能废他两次。”

    许清宵淡淡开口。

    此话一说,他转身回到房中,提笔。

    本来许清宵是打算让张如会随便找个人写点东西,恶心回去。

    可现在不了。

    他要亲自反击,而且不是反击那么简单,他要再废严磊儒位,断绝严磊重回大儒的念想。

    彻彻底底断绝。

    随着许清宵走进书房,张如会和陈星河在外面没有进去,他们怕打扰许清宵。

    而此时此刻。

    大魏京都内,文宫的事情,早已经传遍整个京都上下了,如此大的动静,想不关注都不行。

    吏部。

    陈正儒望着大魏文宫的异象,不由皱眉。

    “这样一来,严磊主笔,其余大儒想要获得民意,就必须争先恐后讽刺许清宵。”

    “看似获得民意,可长久以来,崩坏儒心,早晚会出事的。”

    “蓬儒啊蓬儒,你到底在想什么,你到底又在打什么主意!”

    陈正儒喃喃自语,他看到了未来的情景,更主要的是,他还是很好奇,蓬儒到底打着什么主意?

    大魏文宫到底又想要做什么。

    他身为大魏丞相,其实从他成为丞相的那一刻开始,已经被驱逐核心了,因为他是大魏的官员。

    而大魏文宫又是大魏文宫,两者有本质上的区别。

    刑部。

    张靖与顾言二人望着文宫的祥云,不禁眉头紧锁。

    而他们桌上赫然放着大魏文圣报。

    “讥讽守仁,竟然得到民意?文宫的手段,当真是了不起啊,用这种方式,既讽刺了许守仁,又粉饰的如此美好,当真是文人落笔,生死由说。”

    顾言如此开口,说实话心中也有些不爽。

    “顾大人,今日过后,只怕接下来所有大儒之文章,都是针对守仁的,守仁也苦啊,入京之后,就没有消停过,唉。”

    张靖也出声,他也看得出来,大魏文宫接下来的情势会是如何。

    “这件事情,守仁应该会有办法,不然的话,他会来找我们的,我们老了,让守仁自己来吧,不经风雨,又怎会成长?”

    顾言没有多言了,他一开始想要帮许清宵,可想了想自己又能帮许清宵什么呢?

    参大魏文宫一本?有用吗?说句大不敬的话,大魏文宫把陛下放在眼里吗?

    工部。

    李彦龙正在培养工匠,水车工程已经彻底落实了,大部分的地方开始运行。

    哪里有时间去管这种事情。

    礼部。

    王新志眉头紧锁,沉默不语,而他面前,站着一个人。

    是华星云。

    王新志很纠结,一直保持沉默。

    华星云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等待着。

    过了良久,王新志缓缓吐出一口气道。

    “告诉蓬儒,老夫年事已高,也快退了,不想惹是非。”

    此话一说,华星云微微一拜,紧接着离开了。

    一语不发。

    待华星云走后,王新志五指攥拳,虎口发白,显得异常愤怒,而他的目光,也落在了东边的祥云之上。

    兵部。

    “他奶奶的,这帮狗东西,这般辱骂守仁,却还能获得民意?”

    “守仁啊守仁,你要是不好好反击,从今往后,老夫看不起你。”

    尚书房内,兵部尚书周严的骂声不断响起。

    他是兵家的人,脾气火爆正常,口无遮拦也正常啊。

    兵部尚书啊,位极人臣,骂几句又能如何?别说在房间里骂了,就算是真骂了一位大儒,又能如何?

    自己还怕一群读书人吗?

    至于各大国公府,列侯府上,也是骂声一片。

    不为别的啊,大魏文圣报这般恶心许清宵,更是拿出稚童狂妄这种东西来讽刺许清宵。

    没想到居然还凝聚了民意?

    这如何不让他们愤怒?

    实实在在有些恶心。

    但他们骂归骂。

    大魏文宫上的祥云,则不断再凝聚。

    一朵又一朵。

    现在已经凝聚了九十朵,就差最后九朵。

    差不多明天这个时候,基本上就能凝聚完毕,那个时候,严磊或许真有可能恢复儒位。

    许清宵所作的一切,也算是白废了。

    大魏皇宫中。

    养心殿内。

    女帝端坐龙椅,她神色显得有些冷意。

    面前则坐着一人,是李广孝。

    不过女帝面露冷意,并非是因为大魏文圣报,而是另外一件事情。

    李广孝面前,堆积如小山一般的奏折出现。

    这些奏折有一部分是各地发来的,还有一部分,则是司礼监收集而来的密报。

    不得不说的是,各地发来的密报,大部分都含糊不清,然而司礼监收集而来的密报,缜密无比。

    这一刻,她感受到了这把杀伐之剑的威力,只是司礼监收集来的消息,并不是一件好事。

    李广孝将这些奏折快速看完,最终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了。

    待李广孝看完后,女帝出声。

    “自寿诞大典结束之后,诸多异族番邦,与北方蛮族来往密切,甚至司礼监付出上百条人命,换来重要情报。”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借助西北藩王之力,运输海量粮草银两。”

    “老师,此事,你如何看?”

    女帝出声,她神色冷漠,这般说道。

    此话一说。

    李广孝沉默了。

    但过了一会,李广孝不由开口。

    “陛下的意思是说,蛮夷又要入侵我大魏吗?”

    他如此开口,如此问道。

    “有这个可能!”

    女帝直接回答,没有任何犹豫。

    当下,李广孝摇了摇头道。

    “这几乎不可能。”

    “先帝七次北伐,虽最终没有胜利,可也将蛮夷重创,如今大魏衰败无比,可蛮夷之辈,也衰败无比。”

    “他们没有肥沃的土地,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恢复,若敢再犯我大魏,并非是明智之选。”

    “这群蛮族,虽然没有我大魏子民聪慧,但也不蠢,真要来犯,蛮族之王,也不会答应!”

    “而且老臣得知,数年前,蛮族之王,旧伤复发,只怕撑不了多久,其子虎视眈眈,蛮族国师也觊觎国位。”

    “若犯大魏,对他们而言,也极其不利!”

    “陛下,此等情报,只怕有误。”

    李广孝出声。

    他解释的很清楚。

    不是不相信女帝,而是不相信这个情报。

    大魏与北蛮有生死大仇,互相都想要弄死互相,七次北伐,大魏国库打空了,可问题是,蛮夷也打空了啊。

    总不可能七次北伐就是跑过去露个脸吧?

    所以李广孝并不认为,北方蛮夷敢入侵大魏。

    “不!”

    “朕并不觉得情报有误,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如此援助粮食,这就是行兵前兆。”

    “再者各地藩王也的确蠢蠢欲动,再者文宫最近行为举止也十分可疑。”

    “这些事情加在一起,朕,寝食难安!”

    女帝直接否认了李广孝的猜想。

    如若,只是这样的情报,她的确也不会觉得北方蛮夷敢再入侵大魏。

    现在大家都是在相互恢复伤势,谁先恢复好了,谁先出手,这个完全没问题。

    可问题是,现在大家都没有恢复伤势,甚至说这才刚刚止血,你就要打?

    目的是什么?

    打完之后,你还剩下什么?你不是想要大魏土地吗?

    你打完之后,你觉得你能吃下大魏?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能允许吗?

    肯定不会允许的啊。

    但大魏文宫有异动,藩王也异动,周围异族小国有异动,北方蛮夷有异动,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有异动。

    大家都动起来了,那么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密谋什么罢了。

    “那陛下的意思是?”

    李广孝继续问道。

    “明面上按兵不动,暗中让兵部准备,随时做好迎战准备。”

    女帝极为霸气道。

    “可.......”

    “行兵之事,无论如何,都逃不过世人法眼,陛下若这样做的话,只怕又要引来北伐之争。”

    “先不说武将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随便来个人造谣一番,都会使得大魏民心慌慌。”

    “大魏如今好不容易走向繁盛之路,可如若突然打仗,对眼下来说,是大大不利啊。”

    李广孝认真分析道。

    他没有劝说女帝,而是分析事情,至于到底如何,由女帝自己来抉择。

    只是这一刻,女帝沉默了。

    因为李广孝说的一点都没错。

    别看武将天天嚷嚷着打仗。

    真打起来了,第一关过不来的不是她,而是天下百姓。

    百姓真的怕了。

    真的害怕了。

    再打,只怕民心将彻底溃散啊。

    最终,她沉默不语,坐在龙椅上,一语不发。

    过了许久,女帝出声了。

    “先这样吧,朕再派人继续勘察一番情势。”

    “如若真战,大魏不得不战,也不可不战。”

    女帝同意了李广孝之言。

    但她也表态了。

    若是北方蛮夷真敢入侵,她身为大魏女帝,绝不退缩。

    “吾皇万岁。”

    李广孝松了口气,他同意女帝之言,敌人打过来了,绝不可能退缩。

    但现在不调遣大魏精兵,是为了稳住民心。

    “对了,陛下,今日的大魏文圣报,陛下您看了吗?”

    李广孝问道。

    “看了。”

    “文宫行为,极为古怪,朕已经派人暗中调查了。”

    女帝回答道。

    听到这话,李广孝也没有多说什么了,直接告退。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中。

    夜幕降临。

    各大酒楼都在谈论大魏文圣报之事。

    百姓们都显得十分气愤。

    觉得大魏文宫已经厚颜无耻到这个程度,你儒谈就儒谈,说一些感悟,大家反而会支持。

    结果你这个儒谈,居然是讽刺许清宵!

    当真是可恶至极。

    不过明白的百姓太少了,大部分的百姓,当时并没有看明白对方的意思,毕竟全文围绕的是‘品行’。

    对孩童来说,是一件好事。

    所以第一时间教导自己的孩子,可教导完毕之后,又逐渐发现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回过头才发现,这不是就是在羞辱许清宵吗?

    百姓们如何不怒?

    可怒又能怎样?已经教了自己孩子这些道理,就会产生民意,产生的民意,又不能收回去。

    毕竟也教给孩子了,除非你跟孩子说明情况,或许民意会收回。

    但问题是,这些事情,他们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知道。

    只不过百姓是越想越气了。

    他们一向崇敬许清宵,但没想到的是,居然花钱买了一份骂许清宵的文报。

    这如何不让他们感到憋屈。

    酒楼中,骂声一片。

    “还稚童狂妄,许大人一心为民,这些儒臣,各种使绊就算了,非要说许大人修炼异术,结果许大人都被圣人认可,可没想到这个张宁,竟然还骂许大人狂妄!当真无耻啊!”

    “狂妄?许大人年纪轻轻,二十岁,大魏户部侍郎,大理寺寺卿,还是伯爵,再者还是大魏新圣,凭什么不可以狂妄?再说了,许大人哪里狂妄?若不是为了百姓,许大人完全不会被这般针对。”

    “大魏文宫这群儒生,当真是可恨啊。”

    百姓们骂声极其难听。

    只是一切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民意凝聚,说不定严磊就真的要恢复大儒之位了。

    而这时百姓的骂声。

    读书人当中也有不少感觉不适的。

    你出个文报就出个文报,也没说你什么,你非要说许清宵抄袭你们的,也就算了,可没想到第一期文报,竟然是这般,夹杂着一些暗讽,纯粹就是恶心人啊。

    当然,也有一些读书人并不是这么想的,反倒是说,是众人想太多了,非要自己代入进去。

    两边的争议很大,不可避免的争吵起来了。

    不过,众人都知道,许清宵的性格,是不可能坐以待毙的。

    所有人都期待着许清宵会如何反击。

    这场争吵持续了许久。

    一直到子时,百姓们也相互回去了。

    读书人们也暂时熄火了,没有继续谩骂下去。

    但所有人都知道,今日许清宵的大魏文报要出来了,都莫名期待。

    而在大魏文宫中,严磊与张宁夜里挑灯。

    两人现在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严磊与张宁分别在挑选文章。

    但凡没有讽刺许清宵的,一律不要。

    讽刺许清宵不到位的,也一律不要。

    如此反复。

    一直到丑时,两人这才挑选了一篇颇为满意的文章。

    同时两人看向外面天穹。

    已经有一百零三朵祥云。

    估计最多再过几个时辰后,就大功告成了。

    一直等到丑时三刻。

    “许清宵啊许清宵!老夫倒要看看,你怎么与老夫斗。”

    京都家家户户的灯火忽然亮起来了

    许多百姓早早地便醒来,直接去书店排队,准备购买文报。

    然而当他们醒来时,却发现书店之外,早已经人山人海了。

    “老张,好家伙,说回去休息,结果你一宿没睡来排队?”

    “老李,你这家伙,居然这么早就起来了?你是不是没睡啊?”

    百姓们瞬间喊起来了,喧闹无比。

    可一直等到了卯时。

    终于,大魏文报开售。

    “我要一份!”

    “我也要一份。”

    “我来一份。”

    一时之间,百姓再一次开始哄抢。

    或许是因为买了大魏文圣报的原因,许多百姓心里很不舒服,觉得亏欠了许清宵什么。

    所以熬着夜不睡也来购买。

    不仅仅是百姓,许多读书人,包括一些权贵也差人过来买了。

    而当众人拿到第二期的大魏文报时。

    众人脸色变了。

    第二期大魏文报,其标题极其刺眼。

    随着这八个字出现,众人愣住了。

    前面四个字他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可这最后四个字。

    却让众人实实在在明白这是何意啊。

    老而不死。

    这不是再骂......蓬儒吗?

    许清宵。

    当真是.......够凶啊。

    而与此同时。

    大魏文宫之上。

    已经凝聚了一百零六朵祥云。

    就差最后两朵。

    只是,随着大魏文报的出现,凝聚速度莫名变得极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