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六十四章:严磊?狗一样的东西!圣意三问!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宏伟无比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

    是许清宵动用大儒之力发出之声。

    许清宵之前就想要广收学徒,但之所以不争,是因为还没遇到一个成熟的时机。

    现在这个时机来了。

    纠纠白发,老而不死。

    这是一个很普遍的封建社会现象。

    不管是什么地方,一般重要职位都会被一些人给把持住。

    他们只要还活着,就能做主。

    而这种情况之下,会导致有才能的年轻人们没有机会去施展才华。

    他们的命运,仿佛被固定一般,年轻气盛之时,却不能放开手,只能去按部就班做一些事情。

    等到他们身居高位之时,因为这般的来之不易,他们谨慎无比,每一件事情都要有目的,自己的初心早就变了。

    一秒记住.42zw.

    成为了新一批的腐朽。

    为何说,乱世出英雄?

    就是这个原因,盛世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成为了僵局,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被固定了。

    若不是大魏这般衰败,许清宵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年之内,达到这个成就。

    大魏国库盈满,还会去杀番商吗?

    大魏兵符在手,还允许自己杀郡王吗?

    很多事情,都是时势造英雄,而时势,是不稳定的阶级动乱。

    当规矩已经固化之时,没有人可以跳出去,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

    许清宵深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许清宵也断定大魏文宫必然有这样的现象。

    他以‘鸠占鹊巢,老而不死’为题,就是要告诉世人。

    天下的读书人,尊重圣人是对的。

    但谁说圣人的门徒,就一定是对的?

    他们占据着重要位置,却从来不给年轻人机会。

    你们的才华,将永远泯灭。

    你们的光芒,会被这种死气沉沉的黑暗淹没。

    如今守仁学堂之中,许清宵一直观望大魏文宫之气运。

    发现异端之后,许清宵毫不犹豫给予最强一击。

    他今日,收徒了!

    广收天下门徒。

    他要真正成立自己的学派,从而抗衡大魏文宫,否则的话,光依靠自己一人,始终还是不够。

    等到需要用人的时候,再来布局就已经晚了。

    而这一次,许清宵抓住了最好的时机,可以说一击致命!

    轰轰轰!

    轰轰轰!

    而随着许清宵这道声音响起,大魏文宫震动不已,朱圣雕像更是疯狂震动,这一刻,仿佛圣人怒了。

    对于严磊的所作所为,连圣人都无法忍受。

    并且,伴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大魏文宫彻底沸腾了。

    “我等今日,毁意!前往守仁学堂,悟心学之道!”

    宋明的声音,充满着激昂,眼神异常坚定。

    “我等也去!”

    “这大魏文宫,不待也罢!”

    “纠纠白发,老而不死,既然此地如此瞧不起我等,那我等也不在此待了。”

    “哼,尔等腐儒,整日仗着自己的德行,处处打压,我等废寝忘食所作之文章,在你们眼中,连废纸不如。”

    “既如此,那要我等作甚?走!去守仁学堂!”

    “诸位兄台,此处不容我等,难不成我等就一定要待在此处?”

    一道道声音响起,比之前的声音更加多了。

    之前是有人毁意,实际上还是有很多学生在观望,因为他们心中还是没有底。

    好不容易来到大魏文宫,好不容易熬了几年,虽然前面的确有些看不见未来,但他们没有勇气离开。

    只是随着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莫名让众人有些激动了,退出大魏文宫,的确不太好,可随着大家一起退出,法不责众,难不成大魏文宫敢将他们所有人赶尽杀绝吗?

    而且退出大魏文宫后,可以直接前往守仁学堂。

    如若大魏文宫当真敢这样,但这种文宫他们更加不能待着了。

    这些大儒们,没有了文人傲骨,可他们还有。

    他们体内的热血,在这一刻也彻底沸腾起来了。

    “严磊,你犯大错了。”

    “严磊,你过分了。”

    一道道声音在这一刻响起,是来自大魏文宫的声音,也是其他圣人一脉的存在,并非是朱圣一脉的存在。

    他们怒斥严磊,只因严磊犯下大错,影响文宫气运。

    他这般羞辱文宫读书人,得到了反噬,文人反噬。

    这种情况,五百年来几乎没有发生过,可没想到的是,严磊居然做出这等之事。

    如何不让他们愤怒?

    大魏文宫之所以能昌盛五百年,靠的是这帮大儒吗?

    靠的是这些源源不断才子。

    若是没有这些人加入,大魏文宫迟早会青黄不接,也迟早会落寞。

    这是根基!

    可没想到的是,严磊竟然影响到了大魏文宫的根基。

    “严磊,你口出狂言,当真是罪该万死。”

    “严磊,蓬儒让你执大魏文报主笔,给你机会,却不曾想到,你竟如此心高气傲,竟害的我文宫儒生,自废明意。”

    “恳请蓬儒出面,严惩严磊!”

    又是一道道声音响起,这一部分的大儒,实实在在气坏了。

    这严磊手段恶心,故意去打压许清宵,挤兑许清宵,明明是抄袭许清宵的文报,你非要说是许清宵抄你的文报。

    这也就算了。

    毕竟为的还是大魏文宫。

    可今日,严磊所作所为,实实在在有些过分了。

    人家一个刚刚进入文宫的书生,满怀赤诚,废寝忘食写了一篇文章,想要交给你,想要让你过目一下。

    你说他不自量力?对,的确是不自量力,但你总得给人家一次机会吧?

    总不可能连机会都不给人家一下吧?哪怕真写得不好,你说两句不过分吧?

    没必要这样吧?

    这不是纯粹恶心人吗?

    现在搞得这样复杂,让人如何不骂?又让他们如何不气?

    再听到诸位大儒的口诛之下,严磊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了,他没想到,这帮人会突然发难。

    平日里,不管自己怎么羞辱他们,这帮人都不敢说话,怎么突然跟自己叫板起来了呢?

    许清宵!许清宵!一定是这个许清宵!

    严磊衣袖之中的拳头不由攥紧,他第一时间便认为这是许清宵从中破坏。

    为什么,突然之间,这些学生会集体发难,其余人不说,就说宋明等几人,平日里对自己尊重无比。

    尤其是今日,自己也没有辱骂这个宋明吧?

    怎么就好端端雷霆大怒?而且第一个跳出来就要毁意?

    这里面若是没有一点猫腻,他不信,完完全全不信。

    可不管如何,此时此刻,严磊也只能不说话了,他想要继续怒斥,可他不敢怒斥。

    因为局面太僵了,若是再这样下去,自己必然会激怒更多人。

    七八位大儒出现了,其中包括陈心和周民,他们来到这些儒生面前,语气无比缓和道。

    “诸位学生,莫要置气。”

    “严儒也不过是一时心直口快,毁意之事,莫要乱提,现在与老夫走,老夫带你们去圣像面前。”

    “只需三叩九拜,虔诚焚香百日,尔等便可恢复儒位。”

    陈心出声,他第一时间是劝阻这些儒生,不要随便毁意,同时也说出补救办法。

    只是此话一说,宋明之声响起了。

    “陈儒,并非是我等任意妄为,而是严磊欺人太甚。”

    “此人,心术不正,老而不死,侮辱我等儒道,如若陈儒可以请蓬儒罢免此人之职。”

    “再让他前往圣像面前谢罪,我等愿意忍下这口气。”

    宋明开口,他的确很愤怒,但他也明白,自己这样的做法,引来了极其不好的影响。

    他依旧是尊重朱圣的,否则的话,也不会说出这些话来。

    只是当他说完此话之后,严磊之声不由响起。

    “你当真是狂妄!”

    “老夫在如何,也是你的长辈,竟让老夫去请罪?”

    “你痴心妄想!”

    严磊本来是忍住了,可宋明之言,让他实在难以忍受。

    让自己去请罪?

    虽然现在的自己,的的确确不是大儒了,可自己的威望还在啊?

    自己身后,可是有一位天地大儒的啊。

    “狂妄?”

    “只要是反对严儒的,就是狂妄吗?”

    “怪不得整日说许守仁狂妄?”

    宋明大声说道,言语之中,充满着怒意。

    “严磊,老贼!”

    “你羞辱我等之时就不狂妄?”

    “我等将文章交于你,你看也不看,直接丢进竹篓之中,这难道不是狂妄吗?”

    “以大欺小,倚老卖老,当真是儒道败类!”

    一时之间,不少儒生大骂,本来随着陈心等人到来,气氛的确缓解了不少。

    但随着严磊这般开口,这帮儒生再一次暴怒了。

    “够了!严磊!你不要再说了。”

    “严磊,你还要说什么?这件事情,你的确错了。”

    “严磊,错就是错,何必如此?”

    “严儒,算了吧!”

    “严儒,此事就算了吧。”

    这一刻,不少大儒再次开口,陈心等人怒斥严磊。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去激化矛盾,这不是找死吗?

    即便他们的确说话有些不得分寸,可还不是被你逼的?现在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让你继续激化矛盾。

    至于其他大儒,哪怕是支持严磊的大儒,也不由连忙开口,让他先不要这样了,不然真的会闹出大事啊。

    “可笑!”

    “可笑!”

    “老夫算是明白了,尔等根本就不是因此事而毁意。”

    “宋明,老夫现在怀疑,你与许清宵有勾结,故意在大魏文宫制造混乱。”

    “借题发挥,想要坑害文宫。”

    然而严磊没有听这些大儒劝言,而是望着宋明,目光冷冽无比道。

    严磊阴暗一面彻底爆发。

    他一开始的确觉得自己有些问题,但问题不大,最起码不用这样针对自己吧?

    没必要因为自己丢了一份文章,直接毁意?

    这根本就不合理!

    所以严磊认为,宋明与许清宵有勾结,想要借题发挥,并且这也是许清宵惯用的伎俩。

    故此,他才会这般说话。

    然而严磊并不知道的是,大魏文报今日写的内容,就是指责他这种行为,而宋明不过是有所感触。

    再加上又看到了一模一样的情况,所以宋明才会勃然大怒。

    其余读书人也是如此。

    只是严磊已经彻底疯魔了,他是堂堂大儒,当初在南豫府,被许清宵当中怒斥,更是写下一首诗词来辱骂他。

    说身败名裂有些夸张,但也算是颜面扫尽。

    他恨许清宵,恨死了许清宵。

    如今又被许清宵废掉儒位,他已经不是恨许清宵了,而是许清宵成为了他心中的心魔。

    什么大儒不大儒。

    什么圣人不圣人。

    他要彻彻底底弄死许清宵,要让许清宵以血还血。

    所以只要有人辱骂许清宵,他就会高看对方一眼,可只要有人夸赞许清宵,亦或者是说没有辱骂许清宵,他便对此人充满恶意。

    就是如此。

    现在,这个宋明如此,在他眼中,就是勾结许清宵,想要陷害自己,想要害死自己。

    不然的话,这件事情,跟宋明有什么关系?

    他又凭什么来指责自己?

    一个区区七品的儒生,这样辱骂自己?这样指责自己?

    他凭什么?

    他配吗?

    严磊的回答,让宋明彻彻底底寒了心。

    他没有想到,严磊竟然疯魔到这个程度,自己乃是大魏文宫的儒生,虽然没有辱骂过许清宵,但无论如何也是支持大魏文宫的。

    自己这些年所作所为,不说有多少功劳,但苦劳也有不少啊。

    “严磊!”

    “我五年前加入大魏文宫,那个时候,我可认识许清宵?”

    “我明意乃是敬重圣人,愿为天下苍生鞠躬尽瘁。”

    “你做错事情,非但不承认,还要如此污蔑我?”

    “好!既然如此,今日,我宋某,就算是不走,也得走了。”

    “许守仁之才,宋某一直佩服!”

    “诸位,好好听我接下来这番话!”

    宋明已经铁了心要离开了,但他走之前,却还想要说些什么,将自己内心话说出来。

    可就在此时,一道更加宏伟的声音响起,气势恐怖。

    “住嘴!”

    这声音响起,是蓬儒的声音,大魏文宫之中,浩然正气全部被定住了。

    蓬儒之声响起,让大魏文宫彻彻底底安静下来了。

    “我等见过蓬儒!”

    “我等见过蓬儒!”

    这一刻,许多声音响起,一位天地大儒出声了,自然众人还是要敬畏的,哪怕是宋明几人,面对一位天地大儒。

    依旧作礼,哪怕他们心中有再大的怒火,再大的怨气。

    而随着蓬儒出声,有不少大儒松了口气,但有一小部分的大儒,眉头紧皱。

    这个时候,蓬儒忽然出现,莫名有些古怪,而且蓬儒出现,看这个样子,似乎并不是出来说公道话。

    而是想要找宋明等人的麻烦。

    只是面对蓬儒的声音,宋明先是作礼,紧接着又起身开口道。

    “蓬儒!敢问一声,宋某为何要闭嘴?”

    宋明依旧刚烈,他既然已经毁意,而且下定决心要离开大魏文宫,自然已经无惧了。

    “宋明!”

    “你大胆!”

    “宋明,蓬儒你都敢顶撞,你疯了?”

    “宋明,老夫知晓你现在怒火中烧,可面对蓬儒,还需尊重一番!”

    众大儒的声音响起,除了少部分大儒不说话,朱圣一脉的大儒,基本上都开口了。

    他们有些恼怒,虽然知道宋明有些不开心,也知道严磊所做之事,有一些过分,但不管如何,对天地大儒还是要有一些尊重的。

    只是面对众大儒的目光,宋明没有任何畏惧。

    相反,他目光更加坚定与冷冽。

    “你勾结许清宵,借题发挥,坑害严磊,破坏大魏文宫之团结。”

    “老夫,为何不能让你闭嘴?”

    “宋明,老夫当真是看错了你,自你入文宫之后,老夫时常会观察你,但发现你,急功心切,恨不得一步登天!”

    “这五年来,你废寝忘食,书写文章,希望得到大儒认可,然而我大魏文宫之儒,哪一个不是日理万机?”

    “偶尔匆忙遗忘,偶尔忽视,却在你心中留下恨意。”

    “所以你与许清宵互相勾结,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而这一次,严磊关心祥云气运,无瑕关心,一时言语不当,却被你找到机会,想要坑害严磊,想要离间我文宫儒生!”

    “宋明,老夫说对了没有?”

    蓬儒开口,认为此事就是宋明与许清宵暗中勾结。

    “蓬儒!”

    “你血口喷人!”

    宋明听到这话,脸色涨红,如若自己不去解释,这般污蔑,以后还有容身之处?

    “血口喷人?”

    “老夫问你三件事情。”

    “第一!你是否去过守仁学堂?”

    蓬儒语气平静道。

    此话一说,刹那间无数目光落在宋明身上。

    而宋明再听到此话后,顿时一愣,但很快他开口道。

    “我去过,但是因为我好友在守仁学堂,我去守仁学堂只是想要听一听心学,海纳百川,取长补短。”

    宋明给予解释,他说的话,字字真实。

    可此话一说,严磊心中不由松了口气,他立刻大声斥道。

    “朱圣之学,你还没有好好学会,就去学一些旁门左道?你这话,你自己信吗?”

    严磊开口,一番话又是贬低许清宵。

    让不少大儒实实在在有些不悦了。

    知道你严磊恨许清宵,可没必要这样吧?张口闭口辱骂许清宵。

    “儒者,多学也有错吗?”

    宋明皱眉道。

    然而下一刻,蓬儒的声音再次响起。

    “第二,老夫问你,你是否对大魏文宫有所不满?是否认为自己怀才不遇?”

    蓬儒继续问道。

    此话一问,宋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可面对天地大儒的质问,他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道。

    “是!”

    “但,每个人都是如此,我等都是才子,皆有才华,否则怎么能进大魏文宫?我认为自己怀才不遇,请问,有错吗?”

    宋明如此回答道。

    自己乃是江南郡的才子,进入大魏文宫,却只做一些杂活?怀才不遇难道有错吗?

    “好一个怀才不遇?你自己也说了,这里是大魏文宫,天下的才子,都聚集在这里。”

    “你凭什么就认为,你是最有才华之人?”

    “我等大儒,哪一个不是在大魏文宫苦心读书?哪一个不是熬过来的?哪一个又不是当年的大才?”

    “你分明就是狂妄心傲,未能给你施展的机会,你便心怀恨意。”

    严磊继续发难,质问对方。

    此话一说,宋明眉头紧皱,他脸色愈发不好看,想要解释,但严磊说的确实有道理。

    他不知如何去解释。

    的确,大魏文宫内,许多儒生的目光都有些变化。

    “第三,你今日毁意,打算前往守仁学堂,是否想着许清宵会帮你恢复儒位?”

    这是蓬儒第三问。

    而此问响起,不仅仅是他,其实不少方才自毁明意的儒生,也莫名神色变得有些难看。

    因为他们就是这样想的。

    可面对这个问题,宋明却不带任何一丝犹豫道。

    “不!”

    “我从未这样想过。”

    “今日,宋某完全是凭借一腔热血罢了。”

    面对这个问题,宋明斩钉截铁道。

    他根本就没有这样想过。

    可此话一说,严磊继续开口。

    “你觉得这番话,你自己信吗?”

    “你就是与许清宵勾结,想要陷害老夫,还想要图谋大魏文宫的气运,你,该死啊!”

    他冷眼看着对方,眼神之中满是不屑与讥讽。

    只是,蓬儒的声音响起了。

    “闭嘴!”

    他缓缓开口,似乎也有些不满。

    这一刻的严磊,的的确确就如同一个小人一般,哪里有半点大儒风范啊!

    他已经疯魔了,跟疯子一样,一直在叫嚣,惹人厌恶。

    听到蓬儒之言,严磊沉默了,他闭上了嘴,可心中充满着不痛快,当然他不敢对蓬儒不痛快,而是一种情绪。

    当然,随着蓬儒三问,严磊更加笃定,这宋明就是与许清宵有所勾结。

    这一刻,他最后一点负担也彻底没了,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便是愤怒。

    “宋明!”

    “老夫知晓,尔等在大魏文宫,一直没有受到器重。”

    “这并不是尔等的错,但也不是大魏文宫的错,此地乃是天下才子聚集之地,你有才华,老夫承认。”

    “但,你也不可这般行为,不过,今日之事,非你之错,也非严磊之错,无非是有人在暗中挑拨。”

    “老夫给尔等一次机会,去圣人雕塑之下,长跪七天七夜,三叩九拜,老夫会亲自为尔等写下忏悔文。”

    “帮助尔等恢复儒位,而你也要好好明悟,不可走这邪门歪道之路,但你放心,老夫不会怪罪你,只需要你好好改过即可。”

    蓬儒出声,他没有纠结第三问的答案,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大魏文宫的儒生,只要产生了质疑就好,一旦产生质疑,他们就不会如此果断毁意。

    也不会盲目跟从。

    的确,天穹之上,原本有些溃散的文宫气运,在这一刻又逐渐恢复下来了。

    这就是天地大儒的手段。

    三问宋明,拿着一些文字上的陷阱,使其入坑。

    而宋明的的确确被这三问,弄得有些心志不坚定了。

    尤其是,蓬儒突然示好,让其恢复儒位,愿意过往不究,也愿意给他们写忏悔书,算是给了一棒子又给一颗糖。

    这种手段,让儒生们沉默,一时之间,大家也逐渐冷静下来了。

    至于到底如何,还是要看宋明是如何抉择了。

    可实际上,宋明现在十分的绝望,深深的绝望。

    自己明明是因为满腔热血才选择出声,可现在被蓬儒这样一说,自己反而成为了勾结许清宵的小人。

    看似蓬儒一番话,好像是不愿意与自己计较,也愿意给自己一次机会。

    可宋明怎能不知道蓬儒之用计,他根本就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其他儒生,不希望这件事情闹下去。

    只是大魏文宫当中,有不少人已经开始用不同的目光看向自己了。

    虽然依旧有部分人,目光之中还是充满着信任与坚定,可大部分人的的确确开始动摇了。

    原因很简单。

    自己不过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儒生,而眼前这一位,乃是天地大儒啊。

    此时此刻。

    宋明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答应,却无法解释清楚。

    若是答应下来,他感觉自己违背了内心想法,甚至宋明清楚的很,如果自己答应下来了,只怕自己下场会更惨。

    他沉默。

    实实在在沉默了。

    不知如何选择,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陷入了一种绝境之路。

    一旦选不好,可能就要步入深渊。

    不仅仅是他如此,有部分读书人也是这般,他们希望宋明不要答应,可他们更加知道的是,如若宋明不答应。

    可又洗不干净身上的嫌疑,将会更麻烦。

    这就是蓬儒的手段。

    让宋明陷入一个两难之策,但至少选择妥协,要比不妥协好,至少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了。

    “可笑!”

    “可笑!”

    “当真是可笑啊。”

    “严磊傲慢,文宫儒生,呈现文章,不阅而弃,此罪不问!”

    “严磊卑鄙,自我之错,却栽赃嫁祸,此罪不问?”

    “反倒是质问起受害之人?”

    “这就是大魏文宫吗?这就是天地大儒吗?”

    “当真是可笑啊!”

    这是许清宵的声音。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这一刻,大魏文宫沸腾起来了。

    众儒生的目光,不由看向许清宵。

    宋明等人的目光,也不由看了过去。

    没有人会想到,许清宵这个时候竟然会出现,而且还敢来大魏文宫?

    下一刻,许清宵的身影,出现在了大魏文宫之外,正一步一步走进文宫当中,而他身后则跟随着一行京兵,一看就是来找麻烦的。

    “许清宵!”

    “谁允许你来大魏文宫的?”

    严磊的声音响起,当他看到许清宵时,他目呲欲裂,眼神之中充满着恨意。

    “闭嘴!”

    “狗一样的东西。”

    “大魏文宫是你严磊的吗?吾身为儒道大儒,尊重圣人,为何不能来大魏文宫?”

    “莫说本儒来,即便是本儒住下,又能如何?谁还敢赶本儒离开?”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如雷霆一般,直接辱骂严磊。

    随着这声音响起,众儒生一个个愣在原地了。

    许清宵以前也骂过严磊,也骂过其他大儒,连郡王许清宵都骂过。

    但基本上来说,都是比较含蓄的,即便是当初辱骂蓬儒,也不过是骂了一句老不死的。

    可现在直接辱骂严磊狗一样的东西,这.......这.......这还真是狂啊。

    “许清宵。”

    “你这狗东西。”

    严磊大吼,他声音都要嘶哑了,许清宵这太羞辱人了。

    直接骂自己狗一样的东西,他如何不气?

    他的肺都要炸开了,一张老脸,涨红可怕,他气的要吐血了,如若这都不骂回去,他这辈子就当真没脸了。

    只是当他声音响起。

    许清宵的声音也响起了。

    “来人!”

    “侮辱大儒者,掌嘴三十!”

    下一刻,许清宵直接下令,他负手而立,朝着内部一点一点走来。

    一瞬间,一行京兵直接出列,速度极快,朝着严磊的方向走去。

    “尔敢!”

    “许清宵,你敢。”

    “许清宵,你不要太过分了。”

    听到许清宵这道命令,不少大儒纷纷开口,他们虽然不想要蹚这趟浑水,可许清宵竟然说要掌嘴严磊,他们如何允许?

    “吾乃大魏儒道大儒,他严磊算个什么东西?”

    “连区区七品都没有,竟然辱骂本儒,掌他嘴又如何?”

    “尔等腐朽给我闭嘴,否则,我亲自掌尔。”

    许清宵目光冷冽。

    一番话,霸气十足。

    他今日敢来大魏文宫,就是为了解决这恩怨。

    大魏文宫抄袭自己的文报,许清宵忍了!

    大魏文宫第一期文报,羞辱自己,许清宵也忍了。

    可现在大魏文宫,如此栽赃嫁祸,许清宵就忍不了了。

    再加上,许清宵写下‘赳赳白发,老而不死’,就是想要引起大魏文宫的内部阶层冲突。

    本以为至少需要七八天的时间,可没想到的是,这个严磊当真是又蠢又坏,才不过一个时辰,就给自己找到了机会。

    既然找到了机会,许清宵怎可能会放过?

    他今日,不是说要弄死严磊,但至少要让严磊付出血的代价,让这个家伙真正绝望。

    “你!”

    “许清宵。”

    几位大儒气得胡子都歪了。

    可他们不敢继续说什么了,因为他们莫名感觉,许清宵真的会掌掴他们。

    一旦真这样的话,即便是自己以后能复仇,可今后一定是颜面无存啊。

    下一刻,数名京兵来到严磊面前,几乎是不给严磊说话的时间,伸出手就要朝着严磊打去。

    “大胆!”

    “此地乃大魏文宫!”

    “尔等在此行凶,你们当真是不怕死吗?”

    蓬儒的声音响起了,在最关键时刻。

    只是许清宵的声音也在一瞬间响起。

    “你也给我闭嘴。”

    “身为天地大儒,私心偏袒,栽赃嫁祸,颠倒是非黑白,你还算是儒者吗?”

    “你这种人,不如早点死了。”

    “听令,掌嘴三十!”

    “蓬儒,你若再敢叫嚣一句,三个月前,许某以明意之境,请圣意诛王!”

    “三个月后,我已成大儒,你信不信,许某敢请圣意诛儒?”

    许清宵面容冷清,他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

    不过许清宵不是吓唬严磊,自己现在已经是绝世大儒,还真有办法请来圣意,只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罢了。

    但那又如何?

    倒霉的一定不会是自己。

    果然,此话一说,蓬儒不敢言语了。

    不是不敢,而是这件事情,如若许清宵真请来圣意,不管大魏文宫吃不吃亏,许清宵是一定不会吃亏的。

    而且极有可能,又帮许清宵赢得民意与威望,他不傻,不想给许清宵这个机会。

    “许清宵!你疯了?”

    “许清宵,你这个畜生。”

    “许清宵,老夫要跟你拼命。”

    “蓬儒,救我!”

    “蓬儒!蓬儒,救我!”

    “许清宵!啊!啊!啊!”

    严磊怒吼连连,尤其是看到京兵朝着自己越来越近时,他气急败坏,各种言语说出。

    只是当京兵的巴掌落下时,他瞬间发出惨叫之声。

    这群京兵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般,迟迟不敢动手,现在只要许清宵开口,他们就敢做。

    出了事,大不了自然有人出面。

    此时,掌掴之声,在文宫中响起。

    严磊双脸红肿,但疼痛不算什么,主要是耻辱,深深的耻辱啊。

    他的目光,死死地看着许清宵,心中的怒火,如同即将喷出的火山一般。

    每一巴掌打在他脸上,都是莫大的耻辱。

    “许清宵,你不觉得你过分了吗?”

    蓬儒的声音响起,语气冷冽无比。

    充满着寒意。

    “过分?”

    “严磊抄许某的大魏文报,可过分吗?”

    “严磊特意选一篇文章辱骂许某,可过分吗?”

    “如今大魏文宫发生此事,严磊栽赃嫁祸于许某,可过分吗?”

    许清宵缓缓开口。

    他反过来质问蓬儒。

    倒不是许清宵真的气不过,所以亲自下场,来到大魏文宫。

    而是蓬儒太厉害了,明明是严磊做错了,却硬生生能够把死的说成活得。

    许清宵一直在关注大魏文宫。

    自然而然,不会让蓬儒阴谋得逞。

    “抄尔文报?”

    “文章辱尔”

    “栽赃嫁祸?”

    “许清宵,你所言,可有证据?”

    蓬儒开口,也反过来质问许清宵。

    说这么多,有证据吗?

    可许清宵却平静无比道。

    “没有。”

    许清宵大大方方回答。

    此话一说,蓬儒的冷笑之声响起。

    “既无证据,你又凭什么敢说这些话?”

    “许清宵,吾乃天地大儒,你这般嚣张,他们管不了你,可老夫还是能压一压你的锐气!”

    “你污蔑文宫,已犯大错,你知罪吗?”

    蓬儒开口,如此说道,要让许清宵伏罪。

    现在的蓬儒,一口咬定宋明勾结许清宵,而许清宵反驳,拿不出证据,他便有恃无恐。

    这手段极其恶心。

    但也十分有效。

    你拿不出证据,想要在大魏文宫闹?

    这可能吗?

    “哈哈哈哈!”

    “许清宵,纵然你如何羞辱老夫,老夫也已经无所谓了,可你今日若拿不出证据出来,老夫哪怕是死,也会状告你目中无人,藐视文宫之罪。”

    此时,严磊已经结束了掌嘴,他满脸血红,有些红肿,可是他意志坚定,对许清宵的怒意,汹涌滔天。

    “许儒,此事与你无关,您回去吧。”

    也就在此时,宋明的声音响起,本以为许清宵的到来,能够改变什么。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也被算计了,他不希望许清宵因为这件事情而有所损失,宁可自己扛下来。

    但许清宵没有回答宋明,而是望着严磊,眼神平静道。

    “许某没有证据!”

    “但许某有办法让你说实话。”

    许清宵眼神平静,下一刻,他手中凝聚文笔,面前才气凝聚,言天册出现了。

    “今日,许某请圣意督查,三问严磊!”

    “一问严磊,大魏文圣报是否抄袭大魏文报!如若不是,许某自废儒位!”

    “二问严磊,文报儒谈,稚童狂妄,是否因报复许某而选?如若不是,许某散尽才气!”

    “三问严磊,程立东修炼异术,是否你传之?如若不是,许某甘愿受蓬儒之罚。”

    许清宵出声。

    这一刻,恐怖的才气弥漫大魏文宫,言天册绽放无量光芒,演化圣意虚影。

    天穹之上,那祥云也化作圣意虚影。

    此时。

    京都百姓们惊愕。

    至于文宫大儒们,也一个个咂舌,他们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请圣意监察,三问严磊。

    这三个问题出现。

    严磊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因为这三个问题,他都不想要回答。

    他也不敢撒谎回答。

    因为一旦撒谎,圣意面前,他必死无疑。

    可若是回答,他将身败名裂。

    “老夫不答,无稽之谈!”

    严磊给予回答,他不敢回答,所以不答。

    “如若不答!”

    “许某今日,以大儒之位,千古才气,请圣人复苏,夺朱圣一脉,一切儒位。”

    许清宵向前走了一步,他声音传遍万里。

    目光当中,充满着冷意。

    也充满着杀机。

    不回答是吧?

    不回答,我直接以大儒之位,复苏圣人之意,复苏圣人。

    让圣人彻查。

    当然,这个许清宵只是吓唬吓唬人的。

    他哪里有这种本事,无非是编的像一点罢了。

    可不知为何,当许清宵说出此话之时,文宫当中,朱圣雕像再一次绽放出惊天光芒了。

    恐怖的圣威出现。

    哪怕是一缕缕,都让儒生们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一刻。

    严磊浑身颤抖。

    因为这一缕圣意,压的他痛苦不堪。

    让他不敢不说,不能不说啊!

    他脸色惨白。

    “严磊!”

    “说!”

    许清宵开口。

    声音如雷。

    “是!”

    “大魏文圣报,是抄你的!”

    “我严磊就是针对你!没错,我就是针对你,你害我如此地步,我就是针对你,那又如何?”

    严磊大吼,他无法抗住圣人压力,浑身颤抖,他回答了。

    给予了回答。

    而天穹之上,原本即将凝聚而成的祥云,彻底崩溃了。

    可许清宵,并不在乎前面两个问题。

    他在乎的,是第三个问题!

    如果他回答了第三个问题。

    大魏文宫,将会遇到史无前例的麻烦。

    自己就彻彻底底松了口气了。

    “程立东之异术,是不是你传的?”

    许清宵的声音再次响起。

    厉声问道。

    他的声音当中,夹杂丝丝圣威。

    严磊脸色惨白,目光甚至有些失神地看向许清宵。

    这一刻,许多人都好奇了。

    许多人都瞪大了眼睛。

    好奇,程立东的异术,到底是不是严磊传的。

    如果严磊承认的话,那就真的要出大事了!

    大魏文宫,将会遇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大儒传异术!

    天下都要沸腾!

    ——

    ——

    ——

    最近熬夜熬的身体有问题,再加上写新卷,也在构思大纲,所以这两天更新有问题,不过今天努力恢复两万字。

    抱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