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七十章:三军出征!百万雄师!夜袭蕃国!【招运营官】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吾乃许清宵!”

    “大魏监国卿。”

    “六部诸侯百将听令!”

    “宣战诸国!”

    随着许清宵这般声音响起,整个大魏京都,上上下下彻底沸腾而起。

    人们期待这一天太久了。

    这二十一日来,三次回应,三次警示,换来的不是尊重,而是羞辱。

    北伐之战,大魏虽然没有赢,但大魏也没有输啊。

    可以说,大魏百姓,所有人都等待着这一刻的宣战。

    终于,大魏宣战了。

    记住m.42zw.

    而且还是由许清宵亲自下令宣战。

    如何不让百姓振奋?

    又如何不让百姓激昂起来。

    人声鼎沸,高呼陛下万岁,高呼许清宵之名。

    “战!战!战!”

    “打死那帮狗日的家伙。”

    “我等支持许大人!”

    “好,好,好,总算是要战了。”

    “打起来,打起来,让他们知道知道,我大魏国威。”

    百姓们振臂欢呼,他们怕战,但他们不惧战。

    大魏七百年的底蕴,让国民皆拥有一颗傲心,上国之上的傲心。

    这一刻,大魏上上下下惊动。

    六部中。

    吏部。

    陈正儒长长叹了口气,他望着天穹,所有的一切,他都做了。

    可最终结果还是一战,不可避免的一战。

    他深深地闭上眼睛。

    深深地闭上眼睛。

    这一战,无法避免,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

    一刻钟后。

    陈正儒睁开了眸子,他的目光没有浑浊,有的只是坚定,前所未有的坚定。

    既然已无法阻止交战,那他也不去更改什么了,该做的已经做了。

    这是天下民意的决定。

    大魏要战,那他也战!

    当下,陈正儒整理好衣冠,一步踏出吏部之外,前往朝堂。

    刑部。

    再听到许清宵之宣令后,张靖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不在乎打或者不打,他在乎的是尽快做出抉择。

    许清宵要打,他支持。

    许清宵不打,他也支持。

    眼下既然要打,他就要做好自己该做之事了。

    下一刻,张靖走出尚书房。

    “传本官之令,大魏进入战时状态,全国戒备,刑部上下,严查一切,禁宵夜,各城不得互通,此战关乎大魏之国威,关乎大魏之国运,尔等必须竭尽所能,安定大魏内部。”

    张靖开口,他以刑部尚书之令,禁全国宵夜。

    “我等听令。”

    当下,刑部上下齐齐开口,声音震耳欲聋。

    大魏开战,不仅仅是外战,而且还是内战,六部上下必须要齐心协力,稳固大魏内部,否则外有强敌,内有忧虑,岂不成了笑话?

    这一战,大魏上上下下,没有一个人能够避开。

    户部当中。

    顾言坐在尚书房内沉默了许久。

    他是户部尚书,国家征战,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打仗就是再烧钱,打赢了还好,能回点本而且还有诸多好处。

    打输了或者是打个平手其实是最惨的,到时便是真正的内忧外患。

    他不希望战。

    可他知道,这一战无法避免。

    “他娘的!”

    “守仁!这一仗,你必须要给老夫狠狠地打!打到他们百年内不敢再犯我大魏。”

    顾言起身,他大吼一声,既然无法避免,他也不扣扣搜搜了。

    都已经下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打,打他娘的。

    顾言推开房门,直接朝着大魏宫廷走去。

    相比较之下,工部尚书李彦龙和礼部尚书王新志算是比较平静的,对于工部来说,一旦战起,工部就要忙活起来了。

    不过好就好在,因为建造水车之事,工部培养了一批新人,目前是完全够用的。

    礼部尚书王新志想法就更简单了点,打就打吧,无非是多准备一些东西罢了。

    什么殉葬之物,什么服饰之类的。

    哦,你问给谁准备的?

    肯定是给异族国君他们准备的啊。

    用来干嘛?用来羞辱他们的啊。

    还能干什么。

    都到了这个地步,那就是死战。

    既为死战,大魏怕过谁?

    他是礼部尚书,而礼部是搞什么的?搞的就是外交?

    王新志更加懂得外交的底气来在何处,就是刀剑之上。

    打,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

    但不打,一定不是一件好事。

    六部尚书的态度随着许清宵一声令下,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这就是大魏的臣子。

    既然要打,就不会有一个怂的。

    而武官一脉,早已经要敲锣打鼓了,这些日子来,他们几乎夜夜睡不着,恨不得策马前往异族,杀光这些狗日的东西。

    可问题是,大魏迟迟不表态,许清宵更是连写三封警告旨,在他们眼中,这已经是软弱的表现了。

    甚至有些武官都大骂这些文臣,把许清宵教坏了。

    还有的武官,觉得许清宵是不是被打没了心性?对内杀伐果断,对外软弱无力?

    如果不是几位国公死死压着这帮武官,只怕真会有人去找许清宵麻烦。

    不过,现在好了。

    一切都好了。

    许清宵代替陛下拟旨。

    大魏!

    宣战!

    一时之间,所有武官整理好衣冠,便朝着大魏宫廷走去,所有列侯齐齐出发,因为这一战,他们必须要见证这一刻。

    这历史的一刻。

    大魏宫外。

    六部尚书,九大国公,近三十多位列侯齐齐到了。

    包括大魏文宫的儒臣也在第一时间到了。

    所有人在宫外。

    而与此同时,宫内太监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陛下有旨,宣百官入文华殿。”

    声音响起,百官有些惊讶,文华殿是商议之地,为何不去大殿?

    但没有人去问,众人井井有序地朝着里面走去。

    下一刻。

    文华殿内。

    聚集满朝文武,众人互相讨论,尤其是兵部尚书更是姗姗来迟,他下达了各种命令,这才来晚了。

    可讨论了小半个时辰。

    终究是没见到女帝和许清宵的身影,倒是让众人有些好奇。

    只是没有人说什么,皆然在静心等待。

    大约过了一会,许清宵的身影出现了。

    吱!

    伴随着殿门缓缓打开,许清宵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中。

    “我等见过许监国。”

    一时之间,许多人朝着许清宵一拜,除国公与六部尚书外,其余人皆然一拜。

    许清宵如今乃是从一品的监国卿,拥有生杀大权,地位极高,女帝未出现,这就证明一点,她将大魏暂交给许清宵了。

    走入殿内,许清宵立在中心位,朝着两旁大臣一拜。

    “许清宵,见过诸位大人。”

    许清宵一拜,众人再一次回礼。

    待此一拜后,许清宵出声了。

    “诸位大人,今日之战,事关大魏之国威,所以吾等上下,皆一心团结,扬我大魏国威。”

    许清宵开口,他一上来便说明情况,告诉众人这一战的重要性。

    “我等明白。”

    当下,文武百官齐齐开口,无论是六部尚书还是国公,在这一刻许清宵是最高指挥使,女帝将所有权力给予许清宵。

    那么他们就只听从许清宵一人之言。

    得到众人回应,当下许清宵便开始直接发号施令。

    “来人,将东西搬来。”

    随着许清宵声音响起,当下数百个太监搬来战略沙盘。

    沙盘当中,清清楚楚标记着大魏周边所有国家的地势山脉,包括路线以及驻军。

    这个沙盘宽有十丈,长有二十丈,再配合战略图等等,一时之间,许许多多人忙前忙后,将整个文华殿打造成军机处一般。

    六部尚书以及武官一脉望着许清宵这个沙盘,一时之间不由咂舌。

    这沙盘过于精妙,一眼便能看穿战局,做工很不错。

    “诸位大人,此物是清宵命工部打造而出。”

    “此番宣战,诸位大人必须寸步不离大殿,一切衣食住行,都要在宫殿之中,确保战机不泄。”

    “同时儒官一脉,全部退出大殿,回大魏文宫,书写文章,鼓舞士气。”

    许清宵开口,让儒臣一脉全部退出,回去书写文章,鼓舞士气。

    此话一说,儒臣一脉顿时皱起眉头了,许清宵这般开口,无疑是防备他们,而且之前还特意加了一句确保战机不泄。

    这莫名有些针对。

    “许大人.......”

    大魏文宫有大儒开口,想要争辩两句,可许清宵的声音却不近人情。

    “吾令既皇令。”

    “大魏宣战,陛下已将所有权力交于许某。”

    “第一刀,许某不想砍在自己人身上。”

    许清宵出声,这是他的态度,一句话说一遍就行了。

    进入战争状态,可就没有那么多好说的,错杀也是活该。

    同时许清宵也拿出大魏龙符。

    见符如见朕。

    这一刻,许清宵就是大魏的天,说一不二。

    果然,此话一说,几位大儒脸色变了变,但他们知道当下的局势,所以咽了口唾沫,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待文宫大儒走后。

    许清宵直接发号施令道。

    “吏部尚书何在?”

    许清宵开口,既以自身为主导,便是公事,而这件事情,他全权负责,可直接对陈正儒发号施令。

    这并非是不尊,反而是尊重,才会如此。

    国家之战,哪里有什么私交人情。

    “臣在。”

    陈正儒向前走了一步,他自称臣,是因为许清宵拿了龙符,如此回答,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与立场。

    “命你拟旨,大魏宣战诸国,以诸国插手内政,要挟脱离为由,昭告天下。”

    “同时,稳住朝纲内政,保证一切事物,井井有序,不可因战事而误。”

    许清宵开口,第一件事情便是昭告天下,而且拟好征讨文章。

    “臣,领旨。”

    陈正儒朝着许清宵一拜,没有任何犹豫道。

    “刑部尚书何在?”

    许清宵继续开口。

    “臣在。”

    张靖也向前走了一步。

    “命你立刻下达指令,务必在两个时辰内,通知大魏所有郡,府,县,乡,加强防范,并且由刑部官差出面,控制所有非我族之人,无论是否有问题,暂且控制,以防通敌。”

    许清宵下达第二道命令。

    “臣领旨。”

    张靖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虽然他已经让人通知,但控制异族这一点,他没有想到,倒也不是没想到,而是想到却不敢做。

    可如今许清宵下达了命令,他照做即可。

    “户部尚书何在?”

    许清宵喊道。

    “臣在。”

    顾言朝前走了一步,这般开口。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本官命你打开国库,囤积粮草,配合工部打造战器,军政之上,不可节省。”

    “同时,此战之前,犒赏三军,准备战死抚恤金,按北伐时计算,不得少文。”

    许清宵出声,为鼓舞士气,先犒赏三军,包括抚恤金这一块,必须要提前说清楚来。

    否则寒了将士之心。

    果然,随着许清宵此话一说,兵家众人纷纷露出喜色,许清宵将战士放在第一位,就足以证明许清宵还是偏向他们兵家的。

    “臣,领旨。”

    顾言回答,斩钉截铁,对于军政上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抠搜过,一文钱都不会去节省。

    “工部尚书,礼部尚书,两位尚书配合陈尚书,稳固朝纲。”

    许清宵将六部的事情率先解决,稳住朝纲这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大魏王朝不能因为这一战,而全面停滞,该发展发展,该务农务农,还没有到生死存亡的那一刻。

    “兵部尚书何在?”

    许清宵开口,喊到了兵部尚书。

    后者早已饥渴难耐,立刻走了出来,朝着许清宵一拜道。

    “臣在。”

    随着兵部尚书开口,许清宵毫不犹豫道。

    “周尚书,命你集结八门京兵,维护大魏京都安全,同时调动大魏驻军,围绕大魏周围十七府,形成防御战线。”

    许清宵来到沙盘面前,放下一个个旗帜,既然要征战,就必须要先稳定自己的局势,要让百姓安心,也要做好防御措施。

    这是必然的。

    “臣,领旨。”

    周严领命。

    而后许清宵将目光看向这些早已饥渴难耐的武官将士们了。

    这一刻,许清宵极为自信。

    “信武侯,本官命你为第一军先锋大将军,此乃大荒兵符,调遣所有兵营之力,集结蕃国之外,率先领兵三十万,本官要你在一日之内,赶往藩国之下,于藩国二百里外建设大营,所有军需品会在翌日送达,能做到吗?”

    许清宵询问道。

    “末将,定不负命。”

    信武侯走出,他朝着许清宵一拜,斩钉截铁道。

    “好!”

    “射阳侯由你为第二军,先锋大将军,广阳侯,临阳侯为左右将军,你们三人持麒麟兵符,各领三十万大军,分别在唐国,阿木塔,以及突良部落集结,如信武侯一般,两百里外设立军机大营。”

    “路途遥远,给你们三日时间,所有军需品,七日内送达,能否做到?”

    许清宵一边说着,一边将旗帜摆好。

    藩国,唐国,阿木塔,突良。

    这是大魏北伐路线必然碰到的几个国家,尤其是藩国和唐国,实力不容小视,而这两个国家,也在弹劾名单之中。

    “末将领命。”

    三位侯爷没有任何犹豫,他们接过兵符。

    “曲周侯由你为第三军,先锋大将军,阳都侯,重平侯为左右将军,你们三人持天子兵符,各领三十万大军,由西而入,横扫所有异族部落。”

    “本官命尔等,城下宣昭文,开城门投降者,秋后算账,不开城门投降者,一切杀无赦,无需请示朝廷,以血止战。”

    许清宵开口,言语冰冷无比。

    “末将领命!”

    曲周侯三人齐齐开口,他们骨子里就流淌着战血,如今在朝堂当中憋了数十年,如今总算有机会外出征战,自然兴奋。

    “去吧,严格按照本官之言,如若谁敢违背,不听将令,当斩。”

    许清宵严肃说道,打仗了就要有打仗的规矩,不按照规矩来,就得问斩。

    “臣等明白。”

    七位王侯齐齐喊道,而后快速离开,披上战甲,准备集结大军了。

    下一刻,许清宵沉默不语,开始研究局势。

    这下子几位国公有些愣了。

    他们等了一个时辰,发现许清宵全身心投入在沙盘之中,终于安国公的声音响起。

    “许大人,你是不是把我们忘了啊?”

    “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安国公开口,他看着这些王侯领兵征战,自然心中火热,别说他了,剩下这些王侯那一个不是翘首以盼,恨不得许清宵赶紧吩咐他们啊。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愣是思索战局一个时辰,都没有理会他们,这让他们如何耐得住性子啊。

    听到安国公之言,许清宵顿时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

    当下开口道。

    “诸位国公,杀鸡焉用宰牛刀,此战还用不上诸位国公,如若诸位国公也想要参与进来,可以去动员三军。”

    “鼓舞士气之类。”

    许清宵开口,他的确不想动用到国公,这些国公可都不是等闲之辈,皆是真正强大的武者,每一个都是实打实靠军功走上来的。

    他们是用来北伐的,而不是处理这件事情。

    此话一说,诸位国公有些郁闷了,本以为还能带兵出征,可没想到的是,居然还不能上场,可许清宵所言也对,这种战争,如果还动用到了他们。

    那的的确确是杀鸡用牛刀,只是理解归理解,郁闷还是归郁闷。

    “许大人,那我等呢?我等没有国公他们尊贵,我等可以出征吗?”

    不少王侯开始询问,还有一些武将,询问许清宵。

    “无需。”

    “七位王侯,三大兵营,对付诸国异族,已经足矣。”

    “征战是重,但内务也重,诸位就待在文华殿,随时处理各项军机情报,三军之战,每个步骤,都需思考谨慎。”

    “务必以最小的牺牲,换来最大的回报。”

    许清宵言语笃定道。

    他知道这些王侯将军都想要出征一战,但许清宵更加明白的是,打仗的领导者不需要太多,将不在多而在精。

    反而内务后勤极为重要,必须要让这些王侯去监督去讨论,从而整顿最好的方策。

    不然真靠自己一个人操控大局,细细俱全,能做到吗?

    众人有些失望,但他们也明白,这一仗的的确确不需要用到这么多人。

    而且后勤与内务,也至关重要,内稳而外战,这才是真正的战争。

    就如此。

    大魏全国开始沸腾。

    一处处兵营也是鼓声阵阵。

    “传监国卿,许清宵许大人之令,麒麟军集结!”

    “随射阳侯,广阳侯,临阳侯,出兵讨伐诸国!”

    “传许大人之令,大荒军集结!”

    “传许大人之令,天子军集结!”

    这一刻,大魏战鼓震天,三大军营几乎在第一时间做好了准备。

    早在之前,他们就料到大魏可能要征战了,所以全军做好了准备。

    随着圣旨命令下来,三军瞬间整装待发。

    最快的是信武侯,集结三十万大荒军,连战前鼓舞都没有,十万匹战马率先奔袭蕃国,一路上黄沙滚滚,二十万步兵紧随其后。

    一辆辆攻城器被拖出,三十万大军,气势冲破云霄。

    如黑云连天一般,一路上大地震颤,惊得鸟兽四起。

    蕃国距离大魏两千里路,一日时间内赶到有些压力,不过好在的是,所有人渴望一战,大荒军也做好了征战准备。

    众人铆足劲,朝着蕃国赶去。

    这一战。

    是自大魏北伐后第一战。

    至关重要,败不得。

    而此时此刻。

    大魏异族国也彻底翻天了。

    所有异族国来使聚集司龙王宫,他们已经在一个时辰前得知大魏宣战的消息。

    说实话,虽然知道大魏王朝会宣战,但当大魏宣战的那一刻,他们还是怕了,心慌不已。

    一旦征战,必有牺牲,谁都不想成为大魏铁骑下的第一亡魂。

    尤其是一些刚刚加入弹劾大军的小国,更是懊悔不已,好处还没捞着,结果人家宣战了。

    他们最先懊悔啊。

    有人想现在脱离,但之前加入的时候已经答应了,绝对不能脱离,否则诸国讨伐。

    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困境。

    但要说最为郁闷的,还是蕃国,唐国,阿木塔以及突良部落。

    因为大魏的军队,率先冲刺的便是他们四国。

    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运气不好的话,他们四国第一时间可能要被大魏军队冲烂。

    宫殿内各种声音响起,如同菜市场一般,显得异常杂乱。

    终于,就在这一刻,司龙王的声音响起了。

    “都给本王安静。”

    他大吼一声,让一百多位异族国来使沉默了。

    “吵什么吵?”

    “难道尔等猜不到大魏要战吗?”

    “我等的目的,不就是希望大魏出兵征战吗?”

    “如今大魏宣战,不是正中下怀吗?”

    “尔等慌什么?”

    司龙王声音冷冽。

    没打之前,一个个嚣张跋扈,索取各种好处,现在听到要打了,一个个忧愁满脸?真当可以白捡?

    “司龙王说的没错,他大魏集结大军,难道我等就集结不了大军?只要不出二品之上的武者,我等何惧一战?”

    “出了二品又能如何?我国也有一位二品武者,联合蛮族,还怕他们不成?”

    “大魏王朝只怕是吓唬吓唬人,我看,就是想要吓唬我等。”

    “即便是真打,也只是交锋之战,输了大不了就赔偿点银两,再随便拉几个替罪羊出来,回过头两大王朝少不了咱们的好处。”

    “对,有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在,怕他作甚?”

    数百位使者中,不缺乏好战份子,并不害怕大魏王朝这次的宣战。

    随着他们的声音响起,众来使稍稍安静下来了。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样,诸国异族加起来一百多个,联合起来也是巨无霸的存在,如今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除非大魏王朝派出一品武者,或者所有二品武者,不然光靠常规拼杀,大家集结起来,谁怕谁?

    眼见众人如此沉思。

    司龙王的声音再次响起。

    “大魏宣战,在我们计划当中。”

    “如果不出意外,大魏应当会派出麒麟军亦或者天子军两大兵营,一个镇守京都,保护大魏周全。”

    “另外一个,则是挥军北伐,首当其冲的便是蕃国,不够蕃国也无需担心,我等各国支援,司龙一族支援一万精锐铁骑,八万战将军,各国也会出力。”

    “尤其是周边的异族国,至少要抽出三分之一的兵力,这是第一战,事关重要。”

    “不求胜,只求拖住大魏王朝的步伐。”

    “不败即胜,拖延一个月,大魏王朝只要敢增加兵马,各地藩王也会随之造反。”

    “若不添加兵马,则继续拖延,粮草,军需品,你要多少,我等给多少,蕃国使者,本王且问一问你,尔等还担心吗?”

    司龙王自信问道。

    的确,随着这话一说,众人顿时放下心来了。

    尤其是蕃国使者,更是不由松了口气。

    想想也是,这一百多个国家部落都支持自己,说句不好听的话,自己要没了,其他人能好到哪里去?

    故此,蕃国使者起身,朝着司龙王拜谢道。

    “多谢司龙王。”

    司龙一族的铁骑可是名扬天下,这个种族本身就善骑射,一万精锐铁骑,抵得过十万等闲大军,再加上还有八万兵力支撑,如何不让他安心。

    “我国支援五千精锐。”

    “那我国也支持八千精锐。”

    “我国两万步兵。”

    “我国一万五千步兵,外加十架巨型破甲弩。”

    一道道声音响起,各国也不吝啬了,纷纷援助唐国,给的也不少,你五千,他八千,那个一万,这个两万。

    不过划分兵种罢了。

    两国交战,骑兵排名第一,其次便是重甲兵,最后便是步兵,拿刀拿枪砍杀的。

    听到这一道道支援之声,蕃国使者更是喜笑颜开。

    不过口头承诺没用,他亲自记录每一份支援,美曰其名是记在心中,其实就是担心大家说话不算数。

    等完全统计完毕后。

    蕃国使者不由露出惊喜之色。

    精锐骑兵十五万。

    普通士兵三十五万。

    各类巨弩以及弓箭数不胜数,这资源足可以将蕃国上上下下武装到底啊。

    好。

    好。

    好的不行啊。

    “诸位,那我就去向君主汇报了,这一战,我等同仇敌忾,让大魏知道知道,我等的实力。”

    “不过诸位大人,还是要尽快落实,虽大魏不会第一时间出战,但越早落实,蕃国上下也能早点安心,鼓舞蕃军士气啊。”

    蕃国使者如此说道。

    众人笑着点了点头,可内心却是冷笑连连。

    不过念在这是第一战,众人也就没说什么。

    此时司龙王也让人搬来沙盘,与诸国来使商谈应对之法。

    既宣战了,就必须要做好百分百的准备,尤其是以弱对强,他们自然不希望自己输在细节上面。

    如此,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翌日。

    正午。

    蕃国外两百里内。

    信武侯已率领十万大军来到此处。

    大军来袭,黄沙滚滚,遮天蔽日,十万铁骑,气势无匹,他们皆是武者,最差的也是十品武者,一天一夜不睡,没有任何倦意。

    “传本侯之令,扎营休息。”

    信武侯开口,随后他取出一张天旨,直接书写已到二字,紧接着焚烧天旨,而后他的目光望着远方。

    两百里外,他看不见。

    但这个距离,蕃国也一定会注意到,但这无所谓,他率三十万大军,就不存在隐蔽。

    “信武侯,你说这一仗,会不会打起来啊?”

    此时,左将军林峰开口,他是一位三品大将,此次被信武侯任选为第一军先锋左将军。

    “自然会打,不过看样子还要等几日。”

    “扎营需要两日时间,军需准备需要两日时间,两军交锋需要数日时间。”

    “真正打起来,估计需要十日的时间,还是要等一等啊。”

    信武侯从马上跳下来,舒展一番腰肢,如此说道。

    他行兵打仗过,大致能预算得出战争时常。

    眼下完成三十万军队的扎营工作,就需要两日左右的时间,而且还要放置很多东西,外加上等军需品运输过来,你要安置吧?

    再加上两军交锋,总要互相说点垃圾话,鼓舞气势,差不多了,等待大家准备好了,直接开杀。

    这不仅仅是大魏的作战方式,也是天下人的作战方式。

    小战争可以用一些计谋,但大战争必须要按部就班来,否则一个失误,容易导致全军覆没。

    再者,天下信奉儒道,打仗还是讲规矩的。

    所以信武侯算了一下,十日左右才会真正打起来,至少十日。

    “恩,十日差不多。”

    “眼下最担心的其实还是粮草问题。”

    “大魏距离此地两千里路,而且其中有几处地方是要险之地,运至而来,只怕两天内是到不了。”

    “再者还有第二军和第三军的粮草需运输,侯爷,其实末将很好奇,许大人如何分配这些粮草?”

    “我等是先锋军,应该会多分配一些吧?”

    右将军张武开口询问道。

    对于粮草方面,他还是特别在乎。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大家是武者,饿个十天没有任何问题,可饭量也是常人的十倍以上,所以如若供需不足的话,会很麻烦。

    尤其是许清宵直接派遣三军出征,让他莫名担忧啊。

    “守仁乃是大魏真正的文曲星转世,自有良策,我等就不要多想。”

    “此番也不是全面战争,守仁说一天,可能是提高士气罢了,我等都是武者,等两日又能如何?至于两千里路算不了什么,粮草供应不会少,”

    “当年北伐,数万里的距离,也能提供,现在区区两千里路,又算得了什么?”

    “再者第二军和第三军所在之地,周边有一些我大魏附属国,吃他们的用他们的不就够了?再饿也饿不到我们。”

    信武侯倒也直接,他无条件相信许清宵。

    不过粮草这块,的的确确要注意下,别因为这个事情而影响战局。

    半个时辰后。

    蕃国内。

    一支支精锐部队来到蕃国之中,铁骑,战马,精兵,投石器,巨型破甲弩,等等东西源源不断送到蕃国内。

    蕃国王宫。

    宰相有着两撇胡子,拿着各国援助的资源,满脸贱笑道。

    “王上,截止目前,已有铁骑两万,精兵六万,投石器三十五架,粮食四百万石,战刀五万柄,盔甲九万套,全部运输至国内。”

    “这些不过是诸国许诺的十分之一,其余所有资源,预计需要五天时间,尽数来临。”

    “王上,这一战过后,咱们蕃国将大大提升国力,现在我等应当使拖之诀。”

    “大魏王朝,信武侯率领数十万大军来到两百里外的大秋山脉附近扎营,臣打算派人过去假意商谈求和。”

    “实际上拖住信武侯等人,以求缓和,但向大魏索取好处,同时再向诸国索取资源。”

    “这第一战,若能拖延半年,蕃国将可一举成为十国前三,国力大增啊。”

    蕃国的宰相开口,满脸的狡诈,企图通过拖延的方式,索取诸国好处,以及大魏的好处。

    此话一说,蕃国国君沉思一番,而后点了点头道。

    “此计不错,不过不应当今日派人求和,诸国肯定布了眼线在蕃国内,等过些日子吧。”

    “大魏就算要战,也要等上一段时间,扎营运粮,两军对持,至少等十日后,先看看局势如何。”

    蕃国国君没有直接同意,但他对这个计划有兴趣。

    “王上英明。”

    宰相朝着蕃国国君一拜,如此恭维道。

    就如此。

    大魏京都内。

    许清宵盯着沙盘沉思,整个文华殿也响起各种声音,兵部将领们都在商谈征战对策,每一个细节都需要讨论,自然显得吵闹。

    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信武侯传来天旨,已到蕃国之外,正在大秋山脉扎营,请许大人指示。”

    随着声音响起。

    许清宵只是挥了挥手,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地注视着蕃国,整个蕃国只有四座城,三横一竖的方向。

    过了良久。

    许清宵收回了目光,心中已然有了主意。

    也就在此时,安国公的声音响起了。

    “守仁,军需官将粮草送至何处了?过了天严险路吗?”

    安国公开口,指着沙图中一处险地道。

    “没有。”

    许清宵摇了摇头。

    “还没有到天严险路吗?在何处?隆中地脉吗?若是这里的话,那至少还要等两日才能将粮草送至信武侯手中。”

    “刚好这两日扎营休整。”

    安国公点了点头,他到没有说什么,毕竟许清宵统领大局,有些生疏倒也正常,这粮草之事,延误时间只要不超过十日就好。

    毕竟武者十日不吃,没什么问题。

    可许清宵的声音缓缓响起。

    “粮草已经到了。”

    许清宵淡淡开口。

    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了。

    “已经到了?”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许清宵,他们眼神之中充满着惊讶。

    两千里路,差不多需要两至五日的时间才能送到,主要看运输设备是什么,有些马车能做到一天运输,但这种的很少,但常规的至少需要三五天。

    信武侯昨日出发。

    今日就到了?

    而且还早就到了?

    这就有些奇怪了啊?

    许清宵用什么东西运输的?

    难不成是用龙舟?

    这不可能吧?两千里路没必要用龙舟来护送吧?

    可下一刻。

    许清宵拿出一封早已准备好的信道。

    “两千里加急,将此信交于信武侯手中。”

    许清宵没有解释,安国公也没有继续询问。

    当下,有将领走了进来,接过信封,以最快速度,将军令送出。

    以大魏最快的战马,千里奔驰。

    几乎是极速状态,两个时辰左右,便来到大秋山脉。

    这种战马,体内流淌着妖兽血脉,奔跑起来速度极快,只用来送军机战报。

    大秋山脉。

    一道声音响起。

    “两千里加急!”

    “许大人有军机!”

    送信将领直接从战马上跳了下来,他浑身大汗淋漓,将手中的信,递交给信武侯。

    后者接过军机情报。

    左右将军皆然看去。

    打开信封。

    没有多少字。

    但字字珠玑。

    “今夜子时!”

    “三十万大军!”

    “突袭蕃国!”

    “阻拦者!杀!”

    “蕃国皇室男丁者!杀!”

    “蕃国文武!杀!”

    “不服者!杀!”

    “火烧王宫七日!一切金银珠宝,犒赏三军!”

    “此战。”

    “只许胜不许败。”

    “监国少卿,许清宵。”

    望着信件。

    信武侯愣了。

    左右将军也愣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