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七十一章:第一战!歼敌五万!杀出自信!蕃国投降!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信武侯愣在原地。

    说实话,不是他没见过世面,而是许清宵下达的军令也未免太那个啥了吧。

    正常来说,两军交战,可以偷袭可以耍手段,可问题是这是势力均敌之间。

    他们是大魏王侯,携带三十万大军,完全可以正面刚啊,没必要夜袭攻城,这样做只怕会被天下人耻骂,尤其是那帮儒臣。

    其实耻骂倒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一旦没有攻下,这才是最大的问题,你突袭就代表你没有底气打持久战,那人家原本是想跟你交锋对战,现在不打了,就是耗你时间。

    影响士气,而且有诸多坏处。

    小战役,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大战役,真的每一步都不能乱来,三十万大军啊,需要多强的调控能力?才能用兵如神?每一个命令下去,都需要层层传达。

    “侯爷,怎么说?”

    左将军林峰咽了口唾沫,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军令如山!”

    “不过现在不要说,等到戌时再说。”

    一秒记住.42zw.

    信武侯也是霸气,他凝聚真气,直接将信封自焚。

    左右将军齐齐领命。

    而后大秋山中。

    该扎营的扎营,该做事的做事,十万铁骑并没有任何察觉。

    一直等到三个时辰后,二十万精兵也到齐了,众人开始扎营干活,三十万大军的扎营十分复杂。

    还必须要挖出通水道,以及一些其他东西,譬如说排泄之类,必须要全部做好来。

    行兵打仗,可不仅仅只是拿刀拿枪上去干就完事了。

    后勤第一,打仗第二。

    若无后勤,根本打不了持久战。

    所有的一切,都在井井有序。

    一直到了戌时。

    天色已晚,目前除了主要大营之外,其余的营地只搞好了三成,将士们生火,一个个充满着期待。

    大魏好不容易一战,他们自然充满着期待与兴奋。

    然而就在此时,大营当中。

    数百名将领正站在当中,听着信武侯下达命令。

    “所有将领,将夜袭之事,传达属下,层层落实。”

    “朝廷有令,此番夜袭,阻拦者杀!”

    “不服者!杀!”

    “皇室一脉男丁者全杀!”

    “文臣武将,杀!”

    “手中有铁器者,杀!”

    “无论老弱病残,女子不杀,但反抗者,照杀。”

    “皇宫中任何异宝,城内所有值钱之物,皆可抢掠,但需汇报,不可私藏,一切金银珠宝,朝廷下了令,权当做犒赏三军。”

    “尔等知道吗?”

    信武侯开口,他一连几个杀字,说的百将不由咽了口唾沫。

    大魏号称上国之上,又有大魏文宫,天下读书人之正统,对外仁义道德,即便是行兵作战,讲究的还是一个常理。

    说直接点,有很多地方需要顾忌,只杀当兵的,还有皇室一脉,其余百姓根本不可能杀,至于抢掠这种行为,一般来说也不会允许。

    所以众人有些担心,怕万一真做了这种事情,回头被那些读书人弹劾,那就麻烦了。

    “末将领命!”

    只是该回答还是要回答,这是军令,不可质疑。

    但领命过后,有人不禁皱眉,看向信武侯道。

    “侯爷,这样做的话,会不会招惹一些是非啊?”

    有将领开口,说出了众人心中的担忧。

    而信武侯却神色冷漠道。

    “有何是非?”

    “这是朝廷的命令,是许守仁,许大人的命令,他现在是监国少卿。”

    “这场战役他是指挥使,我等只是听军令罢了。”

    “再者,这般行为,本侯并不觉得有何过错,这些番邦异族,对我大魏虎视眈眈。”

    “我等不是没有给他们机会,二十一日,我等被天下百姓骂了二十一日,也给了他们二十一日的时间。”

    “他们百般不珍惜,难不成当真要大魏求他们答应?”

    信武侯一番话,说的众人不由回忆起这二十一日的情势,大魏的将领,被骂的狗血淋头。

    这股气,他们窝在心中,天天暴躁如雷,现在一提,大家心里的确又来火了。

    是啊,大魏给了他们二十一日的时间,许清宵连写三道圣旨,要求对方主动下罪己诏,道歉。

    可对方是什么态度?

    压根就不鸟大魏王朝,一个个拽的不得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主国一般。

    “侯爷所言极是,是属下想错了。”

    “侯爷说的没错,这帮狗东西,今晚杀个痛快。”

    “身为附属国,竟然屡屡侵犯我大魏,当真是该死。”

    “许大人当真是有血性啊,之前听说过许大人骨子里流淌着兵家的血,我本来不信,现在一看,许大人就是天生的将首。”

    “大魄力者,一个书生,却敢做出如此抉择,许大人说不定以后能成为兵圣啊。”

    众将议论纷纷,夸赞许清宵的果断以及才华。

    “吹捧的话,等班师回朝再说。”

    “我这守仁兄弟可不仅仅只是手段果断,他智谋天下第一。”

    “行了,立刻传达消息下去,子时一到,直接潜行。”

    “对了,再派十支轻兵,测查周围探子,发现就杀。”

    听到众人吹捧许清宵,信武侯也是满脸的光,不过眼下不是吹捧之时,马上就要开打了。

    “末将遵命。”

    数百位将士齐齐喊道,随后走出大营外。

    此时。

    夜黑风高。

    大秋山脉,随着数百道身影从大营潜行而出。

    不到半个时辰,数十道身影倒在地上,被无声袭杀。

    而兵营当中。

    当军令传达下来时,所有士兵惊愕了。

    不过他们没有声张,而是努力地消化这个令人震撼的信息。

    足足过了许久,大军这才回过神来。

    他们想要开口,却看见百夫长嘘声禁指。

    “不要声张,记住,这一战,是大魏第一战,事关大魏荣耀,凡战死者,三倍抚恤金,平享蕃国金银珠宝。”

    “兄弟们,别怪老子说话难听,你们一个个的连婆娘都没找,说到底是什么?还不是没钱?”

    “这一战过后,有血性点,杀敌立功,没血性的,就好好活着,等入了城,整个蕃国的金银珠宝,想抢多少就多少。”

    “我估摸算下来,一人至少能分几百两,甚至是上千两。”

    “有了这笔钱,你们还愁什么?还有这蕃国里面的姑娘有多少?异族风情,带回去当妾也不亏啊。”

    “你们自己想想!”

    百夫长压着声音如此说道。

    一番话说完,数百人顿时露出无比震撼之色,比刚才听到的话还要震撼。

    “几百两?”

    “一千两?大人,您是在骗我们吧?”

    “我当兵一年也就是十二两银子,这场战赢了,能拿几百两?”

    众人惊愕了,实打实被这银子给震撼到了。

    几百两是什么概念?他们几十年的俸禄啊。

    有了这笔钱,他们还怕找不到婆娘?

    还有百夫长说的那话,找几个异族女子当妾,这对他们的吸引力极大。

    “老子唬你们作甚?”

    “这是朝廷的命令,但必须要求赢,赢了,蕃国一切,犒赏三军,你自己估摸着算一下,一个蕃国,再不济一万万两白银有吧?”

    “咱们有多少人?三十万人,按人头分,一个人三百三十三两白银。”

    “而且这话是许大人说的,你们信不信?”

    百夫长如此说道,而众人听到是许大人说的,一时之间一个个兴奋了。

    “许大人说的话,我信!”

    “俺也信,俺娘说许大人是个好官,从来不说假话,跟着许大人有肉吃。”

    “三百三十三两啊,天啊,我都可以娶两个婆娘了。”

    “哼,一群蠢材,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要,杀敌升官,娶婆娘,不可以全要吗?”

    “哈哈哈哈哈,你这话说的没毛病。”

    众人议论纷纷,浑然没有一点畏惧,这是士气提升的象征。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许清宵没有什么战前宣言,也没有什么战前准备,他以民怨调动士气,从而让这群本身就带着怒火的将士出场。

    再用银子铺路,一切水到渠成。

    就如此,终于,三十万大军全部得到通知。

    所有人都充满着期待与干劲,等待着子时来临。

    随着时间挪移。

    终于,子时到了。

    由信武侯带兵,三十万大军,划分三队,分别朝着东南北三门潜行而去。

    两百里。

    再怎么潜行加速,也需要接近一个时辰的时间才能赶到。

    这一刻。

    三十万大军尽可能的保持安静。

    骑兵的声音难以遮掩,所以骑兵在后,没有率先冲锋。

    一百五十里。

    一百里。

    五十里。

    距离在不断缩减,一支五百人的斥候队伍,一直领先二十里路,负责清理一些路探。

    三十里。

    二十里。

    还差最后二十里路。

    但可惜的是,到了这里,想要隐瞒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咻!咻!咻!

    砰!砰!砰!

    天穹之上,一束束烟火炸开,这是蕃国的信号,有探子发现了大军踪迹,立刻警告蕃国内部。

    潜行败露,信武侯可没有任何一点慌张,事实上他心里的预估是五十里就被发现。

    现在距离蕃国城外,距离二十里路,已经超乎预想了。

    “全军出击!”

    “杀!”

    这一刻,信武侯抽出长剑,他驾驭妖兽血马,爆发出一道惊天吼声。

    这是一位四品武者,是一位武道王者,其声音可响彻十里内。

    这一刻,三十万大军皆然听到信武侯的口号。

    他们不再潜行,而是纷纷抽出长刀,朝着蕃国杀去。

    或许是因为心里憋屈难受,也或许是因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无论是任何原因,三十万大军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朝着主城冲杀过去。

    月光之下,刀剑锋芒。

    蕃国主城。

    王宫中。

    蕃国君主正在清点这次援助之物,整个人已经开始在做美梦了。

    梦想着蕃国一朝能踏入十国行列之中。

    可就在此时,一道急促无比的脚步声跑来了。

    “不!不!不好了!”

    “王上,不好了。”

    “大魏军,杀过来了。”

    一路奔跑的太监慌慌张张道,显得无比惊慌。

    “什么?”

    “大魏军杀过来了?”

    “这不可能。”

    蕃国君王站起身来,他眼中充满着不可置信。

    三十万大军,这才刚刚来到大秋山脉,正常来说,只怕今日还没有完成扎营。

    所有准备工作都没有做好,怎么可能就杀过来了?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他们不要准备的吗?

    难道他们就不怕战败吗?

    攻城之事,本身就难,不做好后勤,怎么可能打?

    还有,大魏不是一直自称仁义吗?不是仁者之师吗?

    怎么打起我来,就没有任何一点仁义道德了?

    蕃国君王实实在在有些懵了,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过了半刻钟,他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快!”

    “快!”

    “快去传宰相来。”

    “通知下去,集结蕃国所有精兵,抵御外敌。”

    蕃国君王开口,他知道事不容迟,必须要快点应策。

    太监听到此话,立刻转身离开,不过就在此时,蕃国君王再次开口道。

    “先让其他异族国的将士冲杀。”

    他提醒了一句。

    而太监听到这话,直接离开了。

    半刻钟后。

    蕃国丞相急急忙忙跑来,他连鞋子都没有穿,可见他心急如焚,不仅仅是他,一些武将文臣,包括诸国来使也纷纷来到王宫之处。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也没有料到,大魏竟然这个时候来犯。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王上,速速整顿三军,抵御外敌,此番大魏是抱着必死之心,夜袭我蕃国。”

    “此等行为,不为仁道,若能坚守住,此战蕃国已胜一半。”

    “否则,若坚守不住,蕃国就要完了。”

    蕃国宰相开口,他一句话点明核心。

    对方夜袭,实在是不为仁道,借此机会,完全可以从言论上抨击大魏,赢得诸国更强的支持。

    可若是坚守不住,说再多也没用,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利瓦,孤现在将兵符交于你,调整大军,出城御敌。”

    蕃国国君实实在在有些慌了,他第一时间交出兵符,让宰相去布兵。

    实际上不是他慌了,是所有人都没想到,大魏会突然来这么一手。

    当真是绝啊。

    轰!

    就在这一刻,一道轰鸣声响起。

    是投石器。

    带着火石,落入了主城内。

    这一刻,王宫之外,尖叫声,逃难声,哭喊声,惊慌声彼此起伏。

    战争来临,百姓们即便是再有勇气,也无法面对这三十万的杀戮机器。

    轰轰轰!

    越来越多的火石坠落蕃国主城。

    大魏军队已经开始攻城了。

    “杀!!!!!”

    “杀!!!!!”

    城外,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响起,震散了云霄,传至皇宫处。

    “速去!”

    蕃国国君大吼一声,让宰相速去应对啊。

    而此时。

    蕃国主城之外。

    三十万大军,从东南北三个方向进攻,投石器将一枚枚火石丢入城中,引得战火连天。

    冲天的喊杀声,震耳欲聋,乌云都被震散了,一轮明月浮现,仿佛是见证者一般。

    “破城门!”

    信武侯的声音响起。

    他手握一柄赤色大刀,周围真气扩散,一刀斩去,百米的刀气一个照面,斩杀数百名蕃国精兵。

    他如同无敌者一般,一路横杀。

    不仅仅是他,数十位五品的武者,也化作一股不可睥睨的力量,朝着蕃国军中杀去。

    这是驻守主城的军队,城门如今禁闭,城墙上,一支支冷箭射出,这些冷箭注入了真气,再加上用特殊铁石打造,可以轻而易举穿透武者的身体。

    箭如雨。

    一个照面,数以百计的大荒军当场毙命。

    战争的可怕就在这里。

    死与不死,根本不是你能抉择的。

    数百名将士,抬着攻城器一路杀来。

    寒箭如雨。

    伴随着一支支染上火油的箭射出,一时之间,许多火人出现,惨叫大吼,躺在地上想要灭火,但基本上被火油箭射中,难逃一死。

    “兄弟,我帮你。”

    大荒军中有人大吼,直接将浑身是火的友军斩杀,免得对方受苦。

    三十万大军,热血沸腾,他们几乎不要命的冲杀。

    他们畏惧死亡。

    但他们知道,军令如山,胜过生死。

    “爬梯!爬梯!爬梯!”

    “快爬梯上去!”

    最终,再付出极为惨烈的代价下,云梯来到城门之下,无数大荒军疯了一样往上爬着。

    然而一块块石头落下,当场将人砸死。

    火油倒下,伴随着一支支箭,又是极为惨烈的一幕。

    嘶吼声,喊叫声,痛哭声,谩骂声,怒吼声,交织在了一起。

    这!

    便是战争。

    轰!

    轰!

    轰!

    下一刻,三支巨大的冷箭射出,速度极快,朝着信武侯射杀而来。

    这是巨型弩箭,箭头由极其珍贵的玄铁打造,可以射伤四品武者。

    好在的是,信武侯时刻提防,他手中赤色大刀横劈斩下,顿时火星四溅,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倒退数百步。

    而就在此时,蕃国主城内,一名四品武者登场,这是一位王者。

    他从城上而落,真气扩散周围十丈,当场将几十名大荒军斩杀,浑身上下弥漫褐红色的真气。

    信武侯目光冷冽。

    下一刻,他身影一动,速度极快,赤色大刀斩杀过去,凶猛霸气。

    后者持弯刀,以一种诡异状态,朝着信武侯斩去。

    两位四品武者,爆发大战,余波动辄横扫数百人。

    此番是突袭,也是攻城,无法组建兵阵,所以这一战,是真正的信念之战,也是大魏尊严一战。

    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不绝。

    三十万大军根本没有关注这场王者之斗。

    他们眼下只有两个字。

    攻城!

    攻城!

    还是他娘的攻城。

    咚!

    咚!

    咚!

    攻城器撞门之声,震耳欲聋,高达十五丈的大门,轰轰作响。

    每一道声音,都让城内百姓恐慌不已。

    足足半个时辰。

    整整半个时辰。

    前前后后半个时辰。

    终于,在付出不知多少人性命的情况下,有人爬上城墙之上了。

    “杀!”

    这名大魏士兵握紧长刀,他双眼血红,因为他最好的战友,方才被火活活烧死了。

    噗噗噗!

    战刀匹敌,一口气劈杀三人,但迎面而来的便是数十柄长枪贯穿身体,当场气绝。

    可他争取了五息时间。

    这五息,又让三名大魏士兵冲了上来。

    鲜血流淌一地,三名大魏士兵几乎不要命一般冲杀,哪怕浑身是伤,强大的信念以及恐怖的意志力,让他们眼中没有任何畏惧。

    城墙上,蕃国士兵哪里见过这样的人,他们虽然是异族,善斗,可面对这种不要命的士兵来说,气势上他们就已经输了一半。

    此时。

    越来越多的大魏士兵冲上来了,见人就杀。

    但同样的,最先冲杀上来的士兵,几乎没有一个能活下来,敌众我寡,几乎没有奇迹可言。

    战争面前,或许有侥幸,但大型战争,死伤绝不可能出现极低,三十万大军对敌,至少也要死几万人,甚至这种攻城战最为可怕。

    前面就是拿命堆的。

    不拿命堆,你根本就到不了城门下。

    轰!

    又是半个时辰。

    终于,东门被破,浩浩荡荡的大魏军队开始真正的冲杀了。

    不过蕃国城内,其他诸国援助的将领也在第一时间指挥。

    真正的交锋,开始了。

    铁骑冲杀,一具具尸体倒在城内,战火蔓延,整个蕃国火光冲天,街道上,到处都是尸体,屋檐残缺,有老者被压在房下,无法动弹,惨叫不已,却无人关心。

    有孩童大声哭泣,失去了父母,诸国的马队横冲直撞,剩下的不过是一具幼童尸体罢了。

    战争来临。

    没有人会顾忌那么多了。

    唯独死战。

    任何的牺牲,都是无辜且必然的。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大魏三十万大军,势如竹破一般冲进蕃国主城,他们杀到浑身是血。

    一股无敌的信念,让他们每个人都如同战神一般。

    有的士兵,哪怕被战刀砍去手臂,却依旧顽强作战,直至身亡。

    有的士兵,浑身是火,也死死抱住一个蕃国士兵,同归于尽。

    铁骑碰撞,更为激烈。

    左将军林峰,背部插满了箭,可依旧握着长刀,奋力冲杀。

    右将军张武,身上有十几道伤痕,却依旧再战。

    “全军听令!”

    “此战,关乎大魏之国威!”

    “此战,关乎大魏之国运!”

    “此战,关乎我等之尊严!”

    “若此战败,我等三十万大军,将会被天下人耻笑,将永生永世洗刷不了这屈辱。”

    “杀!”

    “命可丢,血可流,国威不可辱,大魏不可辱。”

    张武的声音响起,他如虎哮,挥刀而前,向死而生。

    “杀!”

    “兄弟们,把这群狗东西,全部杀光。”

    “杀啊!!!!”

    “我等,虽死犹荣!”

    “杀!”

    震耳欲聋之声再次响起,喊杀声,惊天地,泣鬼神。

    恐怖的杀意,冲天。

    大魏将领彻底疯了,铁骑冲杀,无惧一切,拿命拼的啊。

    诸国铁骑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不由咽了咽口唾沫,在他们眼中看来,这群人就是一群疯子。

    他们来此,是做持久战的准备,而不是见面就拼刀子啊。

    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些人有三十万大军,整整三十万大军啊。

    如果蕃国有三十万旗鼓相当的大军,他们也不怕,可蕃国的兵力不过二十万,而且跟大魏的士兵比,简直是不堪一击。

    这些诸国异族的精锐也怕了。

    但最让他们气愤的是,蕃国主力到现在还不出场,反倒是他们的人,死伤惨重,这让他们如何服气啊。

    “我去他娘的蕃国狗杂种,兄弟们,撤!”

    终于,有人察觉不对劲了,蕃国怂了,根本不派主力,只怕现在已经打算议和投降了,消耗诸国的兵力,来看看大魏军的实力。

    现在大魏军势如竹破,真打下去,即便是蕃国主力上了,估计也是战败的结局,无非是说能多杀点大魏军罢了。

    而这样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有人打算跑路,撤军,至少能保留一点实力,就保留一点实力。

    “莫让他们跑了,杀。”

    “他们怕了,他们怕了,兄弟们,杀。”

    “杀。”

    几乎是一瞬间,当有人胆怯跑路时,会带来极其可怕的连环反应,尤其这还是各路异族国集结的将领。

    又不是自己国家,本身就没有什么归属感,再加上蕃国的所作所为,让他们生厌,自然而然越来越多的人跑了。

    而大魏军可不心慈手软,对方军心一溃散,大魏军便亮起战刀,一个又一个人头落地,跑的越快,杀的越凶。

    蕃国王宫内。

    一支精锐铁骑冲了进来。

    只见一名中年男子,浑身沐血,带着滔天怒气走进大殿内,望着蕃国君王怒吼道。

    “蕃王!你到底在做什么?为何蕃国主力军,迟迟不上?我八千铁骑,誓死拼杀,战到只剩一千人,却还未见到蕃国主力。”

    “蕃王,你莫不成想投了?”

    他怒吼咆哮,气的肝疼。

    八千铁骑,按理说最起码能杀敌一万,可没想到的是,蕃国主力迟迟不现,以致于没有步兵的冲锋,他们骑兵难以在城内这种环境展开手脚。

    被斩七千,还剩下一千,这如何不让他吐血。

    一骑胜过十兵啊。

    “大胆!你算什么东西?竟然对王上这般咆哮?”

    蕃国宰相大吼一声,指着对方斥责。

    “告诉我!蕃国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而中年男子无惧宰相,而是死死地看着蕃国国君。

    后者没有恼怒,而是看向对方道。

    “此番大魏突袭,杀的我等措手不及。”

    “我等已经输了,蕃国也输了。”

    “孤的意思很简单,愿意与大魏议和。”

    蕃国君王开口,一番话说的后者气极反笑。

    “哈哈哈哈哈!议和?”

    “蕃国屠了大魏至少三万人,你现在说议和?大魏会答应吗?蕃王,你可真是痴人说梦啊。”

    他大声笑道,觉得这个蕃国君王是不是傻子啊?

    可后者并不在乎,而是看向对方道。

    “人,不是孤杀的,是尔等杀的。”

    “孤会下罪己诏,也会议和,大不了将尔等给孤的东西,统统献给大魏罢了。”

    “这一战,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害的,说援兵援兵,才多少?前前后后加起来连二十万都没有?”

    “大魏军,十万铁骑,二十万精锐,你怎么打?”

    “总而言之,孤,愿议和!已经派人去商谈了。”

    蕃国君王可谓是将无耻写在脸上,打不过了,立刻收手,直接议和,反正自己又没亏损多少人。

    当然议和只是他自己说的,实际上是派人过去投降。

    这是他们商谈了一个时辰的结果。

    异族国送了这么多好东西,大不了自己全部给大魏,只要大军还在,迟早有翻盘的机会。

    要是兵全死光了,那蕃国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无耻!无耻!无耻!”

    “你会因为自己的愚蠢,葬送自己的。”

    他怒吼,下一刻转身想要离开。

    “放肆。”

    “辱骂孤王,就想这么走吗?来人,抓拿贼子。”

    蕃国君王大吼一声,下一刻,王宫内涌出大量精兵,一支支箭羽射出,将外面数千铁骑全部射杀一遍。

    “狗杂种!”

    “你当真是狗杂种啊。”

    后者怒吼,他实在没有想到蕃国君王竟然会无耻到这个地步。

    这还是人吗?

    这还是人吗?

    “将他生擒,待会交给大魏将军。”

    蕃国君王淡淡开口,同时反过身来,长长吐出一口气,心中不断祈祷,自己能逃过此劫。

    而就在此时。

    主城内。

    投降之声响起,借助一种器物,传遍整座主城。

    城外。

    蕃国的四品武者再听到投降之声时,顿时停手,不想与信武侯再战了,因为再打下去,只怕输面很大。

    只是信武侯哪里管这么多,刀气匹练,直接斩在对方身上,瞬间淌血,露出白骨。

    “蕃国已经投降,我愿投降。”

    他及时开口,虽然心中有怒,可还是不想继续激化下去,本身就打不过,再加上蕃国投降,这让他怎么敢继续打下去?

    “废物。”

    信武侯收手了。

    他知道王者之间的战斗,想要真正分出高低,一天一夜都难。

    眼下不是激斗之时,而是处理大事。

    在信武侯的注视下,后者走进蕃国主城,此人的目光也充满着疑惑与愤怒。

    蕃国。

    投的太快了。

    感觉完全可以拖延一天的时间,而这一天内,诸国肯定会派兵增援,此消彼长之下,坚持一个月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有概率能将大魏军击退。

    他们是夜袭而来,属于突袭,没有做好一切后勤,只要击退城外,他们就算败了。

    只是蕃国君王怕了。

    以投降的方式,想要止住这场大战。

    下一刻。

    信武侯走进主城中。

    蕃国国君已经从王宫走来,朝着信武侯快速走来。

    “尤木蕃,见过信武侯大人。”

    “信武侯大人,这件事情,可不是孤做的,是异族国逼孤做的,信武侯,孤已经下令封锁主城,派兵全力缉拿异族国叛贼。”

    “还望信武侯明鉴,孤对大魏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绝无背叛之意啊。”

    蕃国国君完全没有脸皮了,他亲自前来投降,见到信武侯后,更是毕恭毕敬,将所有的锅,全甩给其他异族国了。

    “哼。”

    信武侯冷哼一声,他显然不相信蕃国国君之言,只是对方已经投降,他也没有必要继续再战了。

    再打,只是徒增伤亡,打到对方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唯一没想到的是,蕃国投的太快了。

    “尤木蕃,令你将士,放下刀兵,由大魏军封禁穴道,否则,谈什么投降?”

    信武侯开口。

    投降可以。

    放下刀兵,再封锁穴道,囚禁牢中,这才是真正的投降,不然待会突然又翻脸,谁架得住这种手段?

    “这.......这!信武侯大人,放下刀兵没问题,封禁穴道就......就有些不太好吧?”

    蕃国国君有些尴尬道。

    “大荒军何在!”

    听到蕃国国君之言,信武侯大吼一声。

    “我等在。”

    几十万大荒军齐齐回答,响彻在城内每一个角落。

    这就是信武侯的回答。

    不封禁穴道。

    那就杀。

    “禁!禁!禁!”

    “信武侯大人,莫要置气,莫要置气。”

    蕃国国君立刻点头。

    他已经投降了。

    也就没有必要继续闹事,人家说啥就是啥。

    不服不行啊,要真不服,就死战到底呗。

    可问题是,死战到底,对蕃国来说更亏啊,十多万蕃军若是战死,就算大魏真输了,他这个当皇帝的又有什么好处?

    说不定还会被异族国给架空吞并。

    与其如此,不如主动投降,大魏肯定会接受自己的投降,大不了就挨顿骂,实在不行就去大魏请罪。

    又不是没给皇帝下过跪。

    这是他的想法。

    “张武听令,领兵一万人,封禁蕃国将领所有穴道,八品之上,用镇气针,扣押大牢内,重兵把守。”

    信武侯开口,让张武带人封禁血穴道。

    “末将听令。”

    张武浑身是血,但却没有任何推辞。

    “林峰听令,领兵五万,清点城内粮仓,兵库,等重地。”

    “末将听令。”

    林峰开口。

    而信武侯继续下达一道道命令。

    巡逻稽查,封锁城门,发现异动,格杀勿论。

    清点伤亡,寻找伤员,及时救治,不可耽误。

    下达完所有命令后,信武侯扫了一眼蕃国君王,随后带领两万大军,朝着蕃国王宫走去。

    其余大荒军,开始巡逻稽查,亦或者休养生息,寻找幸存者。

    这一仗,还没有结束。

    谁都不敢保证,待会会不会又打起来。

    所以众人保持警惕心,直至信武侯彻底掌控全局。

    不然,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蕃国王宫。

    信武侯直接入内,而后当着蕃国君王面,直接坐上王椅,姿态嚣张,横行霸道。

    蕃国国君敢怒不敢言,甚至抬起头来,满是笑容。

    而蕃国文武百官,皆然立在王椅之下,虽心中不悦,但却不敢言语一句。

    “信武侯,此事完完全全是异族国唆使孤王去做的。”

    “请您明鉴啊,一定要向朝廷解释清楚。”

    “若信武侯能帮孤王这个忙,孤王定不会亏待信武侯您的。”

    蕃国国君显得有些谄媚。

    下一刻,一件件珍宝出现在他眼中,被太监们端了上来。

    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可信武侯只是扫了一眼,眼中没有任何兴致。

    察觉到信武侯眼中的平静,蕃国国君也没有多说,又拍了拍手,顿时之间几十个异族美色出现,穿着透纱,几乎一眼就能看穿一切。

    “信武侯,这些都是孤王养的绝色,一个个都是处子之身,您若不嫌弃,完全可以去行宫快活快活。”

    蕃国国君谄笑道。

    可信武侯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不了,便闭目养神。

    一时之间,大殿安静了许多。

    大约半个时辰后。

    终于,有声音响起。

    “报!侯爷!此番攻城,我军伤亡五万人,两万七千余人重伤,三千余人垂死,两万人战死。”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蕃国王宫上下一片死寂。

    而信武侯却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取出纸笔,书写情报。

    “千里加急!”

    “护送入京!”

    “请许大人定夺!”

    信武侯开口。

    战争死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眼下局势还没有彻底稳定。

    接不接受降。

    还不一定。

    一切由许清宵定夺。

    若许清宵愿意接受,那便接受。

    若许清宵不愿接受,那他也不会受降。

    不过正常来说,应当是接受投降的,有利于接下来的战局。

    只是到底如何,还是得让许清宵来。

    卯时五刻。

    大魏宫廷,文华殿内。

    安国公的声音忽然响起。

    他看着许清宵,不可置信道。

    “守仁,你要突袭蕃国?”

    安国公想了几个时辰,他始终想不明白,许清宵什么时候将粮草运输过去了。

    思来想去,最终他猜到了许清宵的目的。

    所以才忍不住这般开口。

    而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满朝文武不由皆然神色一变。

    “守仁,你太冒险了啊。”

    看到许清宵平静的神色,安国公忍不住摇头叹息。

    可就在此时。

    一道急促无比的声音响起。

    “捷报!”

    “捷报!”

    “大捷报!信武侯歼敌五万!蕃国投降!”

    随着声音响起。

    殿内,一片死寂。

    尤其是安国公,更是愣在原地。

    他刚说许清宵冒险了。

    可没想到就传来了捷报。

    蕃国投了?

    这打脸为何来的这么快啊?

    可听到蕃国投降。

    许清宵不禁皱了皱眉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