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七十二章:拒降!坑杀降军十七万!天下惧惊!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大魏宫廷。

    文华殿内。

    当捷报出现,一时之间,整个文华殿都安静下来了。

    没有人会想到,信武侯昨天到的,今天就把蕃国打没了。

    数十个武官还在跟文官争吵,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将蕃国打下。

    武官认为,一鼓作气,三天内能攻下蕃国。

    而文官认为,守城之战,极为难打,再者其余异族国也不蠢,若看到蕃国难打,自然会给予援助。

    所以两者争的不可开交。

    大致意思就是,一方认为需要打持久战,后勤之事必须要做好,慢慢鏖战。

    一方认为,只需猛攻,借助士气,一鼓作气,冲烂蕃国。

    一秒记住.42zw.

    可没想到的是,卯时五刻。

    --------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

    传来捷报。

    蕃国投降了。

    人们惊愕,这投降的也太快了吧?

    打乱了所有人的作战思路和节奏啊。

    军机情报送到许清宵手中,当下百官围了过来,争先恐后想要看一看信武侯怎么说的。

    蕃国怎么突然投降。

    信中,信武侯将战争过程一笔带过,带过兵打过仗,也的确不需要依靠这个来给自己添加功绩。

    信中内容,主要详细写了蕃国为何投降的原因。

    其一,蕃国主力军一直不显,让其他异族国卖命。

    其二,大魏军士气高昂,不畏死战,杀出气势。

    其三,蕃国国君想以异族国资源来换取议和。

    这是信武侯主要提到的三件事情,需要许清宵好好判断了。

    将军机情报交给安国公等人,许清宵闭上眼睛。

    蕃国投降的太快了。

    的的确确,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啊。

    因为眼下,大魏要面临一个选择。

    受降。

    还是不受降。

    这个选择,影响很大。

    本来按照许清宵的意思,蕃国死战到底,但大魏三十万军队,再付出鲜血的代价,自然而然要杀鸡儆猴。

    以杀止杀。

    可现在,蕃国投降,一时之间反倒是让自己犹豫起来了。

    正常来说,敌国投降是一件好事,接纳投降,再惩罚一些东西,索要一些好处,差不多就行了。

    可眼下的性质不一样,大魏面临的不是一个蕃国,而是一百多个国家。

    若接受投降,会导致这些国家下意识认为,打输了可以投降。

    这样的话,即便是赢了又能如何?还是没有给这些异族一个惨痛的教训啊。

    下次如果遇到机会,人家照样出来蹦跶,好了伤疤忘了疼。

    许清宵想要做的,是让这条伤疤好不了。

    可若是不接受投降,有两个点极其麻烦,其一,大魏文宫想来会大做文章,不受降不是一件好事,属于单纯的屠戮,其二,引起其他异族国拼死抵抗,反正投降你也要杀我们,那索性就杀到底。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处,好处就是,大魏之威望,将抵达巅峰,民意将会无穷无尽,大魏子民将会有空前绝后的自信。

    有利于北伐,有利于国家发展。

    只是这样会影响全面战局。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他在沉思。

    而此时,安国公和六部等人皆然发现许清宵的神色并没有那种喜悦,而是显得沉思。

    身为大魏权臣,岂能不知许清宵沉思什么。

    不过众人没有走来,而是由陈正儒开口道。

    “蕃国投降,我等是受还是不受?”

    陈正儒出声,问出了这个众人可能都不想回答的问题。

    投降肯定是好事啊,但问题是这不是开疆扩土的战争,而是内战,这种投降的意义不大。

    “战死两万人,何来受降之说?这是第一战,没有道理受降。”

    兵部尚书周严的声音响起,他反对受降,第一战付出了两万人的生命,现在你跟我说受降?这可能吗?根本就不可能啊。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其余人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没错,坚决不受降。”

    “他娘的,两万人啊,两万条生命啊,现在跟我说投降?早干嘛去了?”

    “就是,不受降。”

    这是武官们集体的反应,打没了两万人,现在跟我说投降?

    这可是实打实两万条生命啊。

    不可能受降的。

    可文臣们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要受降,否则的话,不为仁道,再者若不受降,往后的仗怎么打?若能受降,他们还有侥幸心理,我等也可以减少伤亡。”

    “诸位,我知道死了两万战士,我等都心痛,可受降是为保护更多将士们的生命,倘若不受降,接下来数百国死战到底,对我等来说,影响更大。”

    “受降!必须要受降,这不过是第一战,打出国威即可。”

    文臣们纷纷开口,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现在只是第一场仗,后面还有,若是不受降的话,后面死的人更多。

    也就在此时,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他看向许清宵道。

    “许大人,此番若不受降的话,只怕对整体战局不利,再者也会惹来一些争议,最主要的还是,国内能不能安定下来?”

    陈正儒也很直接,他态度非常坚定,三个问题,许清宵必须要考虑。

    不受降,后面的仗肯定是死战,反正受降也是死,不受降也是死,为什么不拼一拼?

    天大的争议,投降了你不接受,到时候文宫的人可不会闲着,他们本来就是儒家之人,主张仁爱,也想要搞事,但凡许清宵敢不受降,肯定是铺天盖地的谩骂。

    以上两个问题如果都不管的话,那么第三个问题就必须要严肃对待。

    藩王之乱。

    现在藩王们只怕已经笑开花了,若是大魏敢全面战争,或者是一场仗打了几个月都没有结果,他们必然会揭竿而起。

    这三个问题,许清宵如果能解决,那么可以不受降,如果不能解决的话,就必须要受降。

    两帮人争吵在一起,各自都有自己的道理。

    大殿内。

    许清宵闭上了眼睛,他也在沉思这个问题。

    但过了一刻钟后。

    许清宵伸出手来,顿时大殿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都看向许清宵,想听一听许清宵的意见。

    “诸位。”

    “战报上只是说了蕃国受降。”

    “但由始至终,本官都没有收到蕃国投降昭书。”

    “再者两万人的命,打开了蕃国城门。”

    “我想受降与不受降,不是由许某决定,而是由这三十万大军决定。”

    许清宵将话说到这里,其意思就很简单了。

    受降?还是不受降?他说了不算,满朝文武说了也不算。

    这个问题,交给三十万大军来解决。

    他们说受,那就受,他们说不接受,那就不接受。

    但大概率来说,基本上是不会受降的,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兄弟,死在了战场上,这是天大的仇,怎可能放过这群人呢?

    “守仁,不可啊!”

    “若让将士们选择,这不利于正常战局,打仗就是要流血,打仗就是要有牺牲的。”

    陈正儒第一时间开口,他还是劝阻许清宵,接受受降。

    “许大人,丞相所言没错,这后面还有太多的敌人了,若不受降,对我等来说,弊大于利啊。”

    李彦龙也跟着开口,支持陈正儒。

    “不受降,违背仁义,也会受到抨击,许大人,这件事情你必须要考虑清楚,不要意气用事。”

    王新志也跟着开口,他是礼部尚书,更加知道这种行为代表着什么。

    而这一刻,武官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肯定是不愿意受降的,可问题是,抉择者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的话,早就杀降了。

    可他们不开口,也是不希望左右许清宵的想法,因为不受降的确不太好,影响很大。

    “传吾之令。”

    “蕃国受降之事,由三十万大军自行抉择。”

    许清宵没有听从陈正儒之言。

    他将这个决定交给三十万大军,是杀是降,由他们抉择,所有的责任,由他许清宵一人承受。

    话音落下。

    陈正儒还想要说什么,可却被顾言拉住了。

    因为这场战役的总指挥使,是许清宵,而不是他陈正儒。

    “唉。”

    陈正儒叹了口气,既已做了决定,那他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下一刻,许清宵走去书房,写下情报战机,交给信使,而后者接过许清宵的军机情报,却突然神色一变,只是很快他面无表情,直接反身,马不停蹄地朝着蕃国赶去。

    又是两千里的飞驰。

    军机情报,容不得玩笑。

    两个时辰后。

    蕃国国都。

    信使极度疲倦,但依旧用最快的速度走进蕃国王宫内。

    此时,蕃国王宫内,满朝文武皆然有些不知所措,而蕃国国君反倒是心态放平。

    甚至还偷偷令人将一些物资藏好来,毕竟他知道大魏是一定会受降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将物资送给大魏罢了。

    诸国送来的物资,他可以给,但自己家的物资,他还是舍不得。

    同时他也偷偷让宰相做了一件事情,联系好人,偷偷溜出去,走密道之类,去请求援助,当然这个请求援助,来不来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不能得罪诸国啊。

    蕃国国君纯粹就是墙头草,谁有好处跟着谁,反正自己不吃亏就好。

    “两千里加急情报!”

    “请信武侯一阅。”

    信使跌跌撞撞地来到信武侯面前,大口大口呼吸,但双手依旧端着信封,让信武侯观看。

    这一刻,王座上的信武侯起身,直接将信封打开。

    只是一眼,信武侯便直接焚了情报,面容和眼神没有任何一点变化。

    许清宵给予的信息只有一句话。

    这一刻,满朝文武都有些好奇了,看向信武侯,眼神之中充满着疑惑。

    至于蕃国国君则不以为然,甚至还满脸谄媚地看着信武侯道。

    “信武侯大人,敢问朝廷是怎么说的?”

    他还有脸询问大魏是如何抉择的,丝毫没有察觉危机。

    信武侯没有回答,而是有些纠结,许清宵将这个抉择交给三十万大军,信武侯佩服。

    因为他都已经做好受降的准备了,身为王侯,他岂能不知道不受降的影响?

    但他心里也气,三十万大军,死了两万,才攻下这座城,这还是偷袭,如果不是偷袭的话,只怕至少要死五万人以上。

    打到一半,按理说就应该一路屠杀过去,却没想到的是,这个蕃国国君,如此胆小,直接投降。

    让他实在是憋的难受啊。

    别说自己了,三十万大军都难受的很,两万战友永远死在了这里,其中还不包括亲兄弟的那种。

    自己的哥哥,或者是自己的亲弟弟,死在了战场上,这种仇恨,有几个人会释怀?

    若不杀,大军只怕难咽下这口恶气。

    若杀,于局势不利,于许清宵不利,于大魏不利。

    所以信武侯也有些纠结了,但不得不说的是,他敬佩许清宵的气魄,没有直接接受投降。

    而是将这个抉择交给三十万大军。

    其意思是想杀的。

    只是三十万大军的抉择,无非是自己这些首要人物的抉择,他们说杀就杀,他们说不杀就不杀。

    出了事有许清宵承担,他们不过是听从将令的。

    但就在这时,信使突兀之间,夹着一张字条道。

    “将军,此番您不足两个时辰,便击溃蕃国,满朝文武都是夸赞您的,只怕这次回去,您要封国公了。”

    他如此开口,恭贺信武侯。

    而信武侯一瞬间便看到字条,立刻起身哈哈大笑道。

    “国公有些夸张,毕竟小小一个蕃国,都是些土鸡瓦狗,不过若本侯能平定此番动乱,说不定还行,行了,你下去休息吧,这几日都要忙了。”

    信武侯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但悄无声息地将字条取到手中。

    蕃国百官被信武侯这话说的有些羞愧难当,至于蕃国国君也有些难受了,当众如此羞辱,换谁谁好受?

    可就在无声无息之间,信武侯背对众人,展开字条,用余光一扫。

    一瞬间,信武侯神色一变。

    字条只有一个字。

    杀!

    这是许清宵的意思,方才的信,不过是找个理由罢了,但许清宵已经做出了抉择。

    一时之间,信武侯死死地攥紧这张字条,而后不动声色藏了起来,直接朝着下面走去。

    “信武侯大人,朝廷是怎么说的啊?”

    一瞬间,蕃国国君有些好奇了,忍不住追上前询问道。

    “朝廷说,要思考一下,明日再给答复,不过按正常来说,自然是会受降。”

    “但有几点,将诸国的战略机密全部说出,不然的话,朝廷饶不了你。”

    信武侯没有第一时间动手,他打算用阴的了。

    一听这话,蕃国国君顿时大喜过望,倒也没有怀疑信武侯说的话,毕竟受降不受降的确不可能这么快出结果。

    正常来说肯定是接受投降,无非是价码多少罢了。

    估计现在大魏正在思考开什么价格,想到这里,蕃国国君心中不由大骂大魏女帝不是东西,希望北方蛮族早就冲烂大魏。

    把大魏女帝抓起来,让天下异族国君纷纷享乐,这才是王道。

    而明面上,蕃国国君则满是笑容道。

    “请信武侯放心,孤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蕃国国君开口,而信武侯也将这些全部记下来。

    天已经彻亮。

    蕃国主城内依有火光,战后打理的事情最为麻烦,存活下来没有伤的将士们,各分其工。

    大体无非就是控制蕃国将士,其他诸国帮凶,再加上封锁城门,戒备外敌,同时百姓也要控制好来。

    至于金银珠宝等等,大魏将士暂时没有动,地盘都打下来了,抢不抢无所谓,反正早晚是自己的。

    王宫军机处。

    信武侯已经征用此处,一封封的情报被他写下,这些全部都要送到朝廷内,让朝廷进行判断。

    也就在此时,一道道声音响起。

    “报!城门已经完全封锁,搜查出三十二处密道,已全部派兵镇守!”

    “报!蕃国精兵十二万四千七百五十人全部封禁穴道,囚禁于城口。”

    “报!诸国精锐四万五千人,全部封禁穴道,囚禁于城口。”

    “报,蕃国主城百姓已全部集中,有闹事者四百三十五人,喧闹者两千四百人,其中四十五人袭击我军,被斩首示众。”

    一道道声音响起。

    再听到此话后,信武侯点了点头,随后起身道。

    “传令下去,所有兵马集结城口。”

    说完这话,他直接朝着城口走去,蕃国国君以及文武百官也纷纷跟了过去。

    不多时,信武侯来到蕃国城口。

    主城口极大,可容纳三万人,一共累计十七万的将领,全部被集中在几个城口内。

    毕竟没有这么大的牢房扣押他们。

    此时此刻,这些战俘都被捆绑双手,他们的穴道都被封禁了,无法运转真气,如待宰的羔羊。

    城口之上,六千大魏将领冷冷注视着他们,对于敌人,他们没有任何一丝怜悯,如果不是上头还没有给指令,只怕他们早就动手杀了。

    踏踏踏!

    踏踏踏!

    阵阵的脚步声响起,仅存没有受重伤的大荒军出现在城口,除了一些必要看守的军人,剩余二十万大荒军齐齐站齐。

    待大军集结。

    蕃国国君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信武侯,您这是?”

    蕃国国君开口,他语气带着一些怯弱。

    “没事!”

    信武侯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站在城墙上的他,望着这二十万精锐,声音洪亮道。

    “各位弟兄们。”

    “两个时辰。”

    “我们只用了两个时辰,便把蕃国给打下来了。”

    “但这两个时辰内,我们付出了两万条命。”

    “大多数都是死于攻城之战。”

    “现在我们赢了。”

    “我问问你们,开心吗?”

    信武侯的声音很大,他询问众人,赢了开心不开心。

    二十万大军有些沉默。

    开心吗?

    他们开心不起来?兄弟们死在面前,他们笑不出来!

    还有一批兄弟们,断胳膊少腿,吊着一口气,死死撑着,他们也开心不起来。

    虽然赢了,但也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

    两万多条命啊。

    ---------------------

    ---------------------

    大魏宫廷。

    文华殿内。

    当捷报出现,一时之间,整个文华殿都安静下来了。

    没有人会想到,信武侯昨天到的,今天就把蕃国打没了。

    数十个武官还在跟文官争吵,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将蕃国打下。

    武官认为,一鼓作气,三天内能攻下蕃国。

    而文官认为,守城之战,极为难打,再者其余异族国也不蠢,若看到蕃国难打,自然会给予援助。

    所以两者争的不可开交。

    大致意思就是,一方认为需要打持久战,后勤之事必须要做好,慢慢鏖战。

    一方认为,只需猛攻,借助士气,一鼓作气,冲烂蕃国。

    可没想到的是,卯时五刻。

    --------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有防盗!

    十分钟内修改!

    ----------

    传来捷报。

    蕃国投降了。

    人们惊愕,这投降的也太快了吧?

    打乱了所有人的作战思路和节奏啊。

    军机情报送到许清宵手中,当下百官围了过来,争先恐后想要看一看信武侯怎么说的。

    蕃国怎么突然投降。

    信中,信武侯将战争过程一笔带过,带过兵打过仗,也的确不需要依靠这个来给自己添加功绩。

    信中内容,主要详细写了蕃国为何投降的原因。

    其一,蕃国主力军一直不显,让其他异族国卖命。

    其二,大魏军士气高昂,不畏死战,杀出气势。

    其三,蕃国国君想以异族国资源来换取议和。

    这是信武侯主要提到的三件事情,需要许清宵好好判断了。

    将军机情报交给安国公等人,许清宵闭上眼睛。

    蕃国投降的太快了。

    的的确确,打乱了自己的计划啊。

    因为眼下,大魏要面临一个选择。

    受降。

    还是不受降。

    这个选择,影响很大。

    本来按照许清宵的意思,蕃国死战到底,但大魏三十万军队,再付出鲜血的代价,自然而然要杀鸡儆猴。

    以杀止杀。

    可现在,蕃国投降,一时之间反倒是让自己犹豫起来了。

    正常来说,敌国投降是一件好事,接纳投降,再惩罚一些东西,索要一些好处,差不多就行了。

    可眼下的性质不一样,大魏面临的不是一个蕃国,而是一百多个国家。

    若接受投降,会导致这些国家下意识认为,打输了可以投降。

    这样的话,即便是赢了又能如何?还是没有给这些异族一个惨痛的教训啊。

    下次如果遇到机会,人家照样出来蹦跶,好了伤疤忘了疼。

    许清宵想要做的,是让这条伤疤好不了。

    可若是不接受投降,有两个点极其麻烦,其一,大魏文宫想来会大做文章,不受降不是一件好事,属于单纯的屠戮,其二,引起其他异族国拼死抵抗,反正投降你也要杀我们,那索性就杀到底。

    当然也不是没有好处,好处就是,大魏之威望,将抵达巅峰,民意将会无穷无尽,大魏子民将会有空前绝后的自信。

    有利于北伐,有利于国家发展。

    只是这样会影响全面战局。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他在沉思。

    而此时,安国公和六部等人皆然发现许清宵的神色并没有那种喜悦,而是显得沉思。

    身为大魏权臣,岂能不知许清宵沉思什么。

    不过众人没有走来,而是由陈正儒开口道。

    “蕃国投降,我等是受还是不受?”

    陈正儒出声,问出了这个众人可能都不想回答的问题。

    投降肯定是好事啊,但问题是这不是开疆扩土的战争,而是内战,这种投降的意义不大。

    “战死两万人,何来受降之说?这是第一战,没有道理受降。”

    兵部尚书周严的声音响起,他反对受降,第一战付出了两万人的生命,现在你跟我说受降?这可能吗?根本就不可能啊。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其余人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没错,坚决不受降。”

    “他娘的,两万人啊,两万条生命啊,现在跟我说投降?早干嘛去了?”

    “就是,不受降。”

    这是武官们集体的反应,打没了两万人,现在跟我说投降?

    这可是实打实两万条生命啊。

    不可能受降的。

    可文臣们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了。

    “要受降,否则的话,不为仁道,再者若不受降,往后的仗怎么打?若能受降,他们还有侥幸心理,我等也可以减少伤亡。”

    “诸位,我知道死了两万战士,我等都心痛,可受降是为保护更多将士们的生命,倘若不受降,接下来数百国死战到底,对我等来说,影响更大。”

    “受降!必须要受降,这不过是第一战,打出国威即可。”

    文臣们纷纷开口,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现在只是第一场仗,后面还有,若是不受降的话,后面死的人更多。

    也就在此时,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他看向许清宵道。

    “许大人,此番若不受降的话,只怕对整体战局不利,再者也会惹来一些争议,最主要的还是,国内能不能安定下来?”

    陈正儒也很直接,他态度非常坚定,三个问题,许清宵必须要考虑。

    不受降,后面的仗肯定是死战,反正受降也是死,不受降也是死,为什么不拼一拼?

    天大的争议,投降了你不接受,到时候文宫的人可不会闲着,他们本来就是儒家之人,主张仁爱,也想要搞事,但凡许清宵敢不受降,肯定是铺天盖地的谩骂。

    以上两个问题如果都不管的话,那么第三个问题就必须要严肃对待。

    藩王之乱。

    现在藩王们只怕已经笑开花了,若是大魏敢全面战争,或者是一场仗打了几个月都没有结果,他们必然会揭竿而起。

    这三个问题,许清宵如果能解决,那么可以不受降,如果不能解决的话,就必须要受降。

    两帮人争吵在一起,各自都有自己的道理。

    大殿内。

    许清宵闭上了眼睛,他也在沉思这个问题。

    但过了一刻钟后。

    许清宵伸出手来,顿时大殿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都看向许清宵,想听一听许清宵的意见。

    “诸位。”

    “战报上只是说了蕃国受降。”

    “但由始至终,本官都没有收到蕃国投降昭书。”

    “再者两万人的命,打开了蕃国城门。”

    “我想受降与不受降,不是由许某决定,而是由这三十万大军决定。”

    许清宵将话说到这里,其意思就很简单了。

    受降?还是不受降?他说了不算,满朝文武说了也不算。

    这个问题,交给三十万大军来解决。

    他们说受,那就受,他们说不接受,那就不接受。

    但大概率来说,基本上是不会受降的,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兄弟,死在了战场上,这是天大的仇,怎可能放过这群人呢?

    “守仁,不可啊!”

    “若让将士们选择,这不利于正常战局,打仗就是要流血,打仗就是要有牺牲的。”

    陈正儒第一时间开口,他还是劝阻许清宵,接受受降。

    “许大人,丞相所言没错,这后面还有太多的敌人了,若不受降,对我等来说,弊大于利啊。”

    李彦龙也跟着开口,支持陈正儒。

    “不受降,违背仁义,也会受到抨击,许大人,这件事情你必须要考虑清楚,不要意气用事。”

    王新志也跟着开口,他是礼部尚书,更加知道这种行为代表着什么。

    而这一刻,武官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肯定是不愿意受降的,可问题是,抉择者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的话,早就杀降了。

    可他们不开口,也是不希望左右许清宵的想法,因为不受降的确不太好,影响很大。

    “传吾之令。”

    “蕃国受降之事,由三十万大军自行抉择。”

    许清宵没有听从陈正儒之言。

    他将这个决定交给三十万大军,是杀是降,由他们抉择,所有的责任,由他许清宵一人承受。

    话音落下。

    陈正儒还想要说什么,可却被顾言拉住了。

    因为这场战役的总指挥使,是许清宵,而不是他陈正儒。

    “唉。”

    陈正儒叹了口气,既已做了决定,那他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下一刻,许清宵走去书房,写下情报战机,交给信使,而后者接过许清宵的军机情报,却突然神色一变,只是很快他面无表情,直接反身,马不停蹄地朝着蕃国赶去。

    又是两千里的飞驰。

    军机情报,容不得玩笑。

    两个时辰后。

    蕃国国都。

    信使极度疲倦,但依旧用最快的速度走进蕃国王宫内。

    此时,蕃国王宫内,满朝文武皆然有些不知所措,而蕃国国君反倒是心态放平。

    甚至还偷偷令人将一些物资藏好来,毕竟他知道大魏是一定会受降的,唯一的要求就是将物资送给大魏罢了。

    诸国送来的物资,他可以给,但自己家的物资,他还是舍不得。

    同时他也偷偷让宰相做了一件事情,联系好人,偷偷溜出去,走密道之类,去请求援助,当然这个请求援助,来不来是一回事,最主要的是,不能得罪诸国啊。

    蕃国国君纯粹就是墙头草,谁有好处跟着谁,反正自己不吃亏就好。

    “两千里加急情报!”

    “请信武侯一阅。”

    信使跌跌撞撞地来到信武侯面前,大口大口呼吸,但双手依旧端着信封,让信武侯观看。

    这一刻,王座上的信武侯起身,直接将信封打开。

    只是一眼,信武侯便直接焚了情报,面容和眼神没有任何一点变化。

    许清宵给予的信息只有一句话。

    这一刻,满朝文武都有些好奇了,看向信武侯,眼神之中充满着疑惑。

    至于蕃国国君则不以为然,甚至还满脸谄媚地看着信武侯道。

    “信武侯大人,敢问朝廷是怎么说的?”

    他还有脸询问大魏是如何抉择的,丝毫没有察觉危机。

    信武侯没有回答,而是有些纠结,许清宵将这个抉择交给三十万大军,信武侯佩服。

    因为他都已经做好受降的准备了,身为王侯,他岂能不知道不受降的影响?

    但他心里也气,三十万大军,死了两万,才攻下这座城,这还是偷袭,如果不是偷袭的话,只怕至少要死五万人以上。

    打到一半,按理说就应该一路屠杀过去,却没想到的是,这个蕃国国君,如此胆小,直接投降。

    让他实在是憋的难受啊。

    别说自己了,三十万大军都难受的很,两万战友永远死在了这里,其中还不包括亲兄弟的那种。

    自己的哥哥,或者是自己的亲弟弟,死在了战场上,这种仇恨,有几个人会释怀?

    若不杀,大军只怕难咽下这口恶气。

    若杀,于局势不利,于许清宵不利,于大魏不利。

    所以信武侯也有些纠结了,但不得不说的是,他敬佩许清宵的气魄,没有直接接受投降。

    而是将这个抉择交给三十万大军。

    其意思是想杀的。

    只是三十万大军的抉择,无非是自己这些首要人物的抉择,他们说杀就杀,他们说不杀就不杀。

    出了事有许清宵承担,他们不过是听从将令的。

    但就在这时,信使突兀之间,夹着一张字条道。

    “将军,此番您不足两个时辰,便击溃蕃国,满朝文武都是夸赞您的,只怕这次回去,您要封国公了。”

    他如此开口,恭贺信武侯。

    而信武侯一瞬间便看到字条,立刻起身哈哈大笑道。

    “国公有些夸张,毕竟小小一个蕃国,都是些土鸡瓦狗,不过若本侯能平定此番动乱,说不定还行,行了,你下去休息吧,这几日都要忙了。”

    信武侯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但悄无声息地将字条取到手中。

    蕃国百官被信武侯这话说的有些羞愧难当,至于蕃国国君也有些难受了,当众如此羞辱,换谁谁好受?

    可就在无声无息之间,信武侯背对众人,展开字条,用余光一扫。

    一瞬间,信武侯神色一变。

    字条只有一个字。

    杀!

    这是许清宵的意思,方才的信,不过是找个理由罢了,但许清宵已经做出了抉择。

    一时之间,信武侯死死地攥紧这张字条,而后不动声色藏了起来,直接朝着下面走去。

    “信武侯大人,朝廷是怎么说的啊?”

    一瞬间,蕃国国君有些好奇了,忍不住追上前询问道。

    “朝廷说,要思考一下,明日再给答复,不过按正常来说,自然是会受降。”

    “但有几点,将诸国的战略机密全部说出,不然的话,朝廷饶不了你。”

    信武侯没有第一时间动手,他打算用阴的了。

    一听这话,蕃国国君顿时大喜过望,倒也没有怀疑信武侯说的话,毕竟受降不受降的确不可能这么快出结果。

    正常来说肯定是接受投降,无非是价码多少罢了。

    估计现在大魏正在思考开什么价格,想到这里,蕃国国君心中不由大骂大魏女帝不是东西,希望北方蛮族早就冲烂大魏。

    把大魏女帝抓起来,让天下异族国君纷纷享乐,这才是王道。

    而明面上,蕃国国君则满是笑容道。

    “请信武侯放心,孤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蕃国国君开口,而信武侯也将这些全部记下来。

    天已经彻亮。

    蕃国主城内依有火光,战后打理的事情最为麻烦,存活下来没有伤的将士们,各分其工。

    大体无非就是控制蕃国将士,其他诸国帮凶,再加上封锁城门,戒备外敌,同时百姓也要控制好来。

    至于金银珠宝等等,大魏将士暂时没有动,地盘都打下来了,抢不抢无所谓,反正早晚是自己的。

    王宫军机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