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全面宣战,犯我大魏者,虽远必诛!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怀宁亲王倒抽一口冷气。

    他实实在在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如此疯狂。

    杀降?

    这是前所未有之事。

    除非是真正的北伐,不然的话,怎么也不可能杀降啊。

    这些异族国只能说不尊重大魏,给点教训就行了,既然投降大魏就应当同意,然后再慢慢处罚,比如说赔偿银子赔偿抚恤金等等。

    哪怕是说抽干蕃国都行。

    可杀降,这是大忌啊。

    尤其是行兵作战,一旦你杀降了,以后就不会有人投降,横竖都是死,为何不死的光荣一点?

    当然也有好处,好处就是,不敢跟你打,提前投降,这样或许能逃过一劫。

    首发

    “这个许清宵,当真狠啊。”

    怀宁亲王深吸一口气,他的心情难以平复。

    因为这件事情,影响太大了。

    许清宵这次杀降,极有可能会引来巨大的影响,要背负天下骂名。

    自太祖皇帝杀过降之后,大魏就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尤其是大魏出了一位圣人,对兵家也进行了一番讲解。

    大致意思就是,不可杀降,会遭天谴之类的话。

    所以天下读书人都抗拒杀降。

    意思很简单,虽然打仗了,两国交战,可既然投降了,就必须要有一点君子风范,将士们是无辜的,百姓们也是无辜的。

    只要将主要人抓起来,严惩不贷即可。

    杀降就是造就无辜伤亡。

    天理不容。

    许清宵这样做,几乎是要将自己置于死地啊。

    天下读书人还不得骂死他?大魏文宫若是得知这个消息,只怕要鸣炮奏乐了。

    “许清宵!你太狂了。”

    怀宁亲王长长吐出一口气,许清宵这般做,对他来说有好有怀。

    好处就是,许清宵背负天下骂名,可以乘机发难,譬如说藩王造反,完全可以有理由进京勤王,就说朝中有奸臣。

    坏处就是,许清宵在军中威望,将会直接拔高,原因无他,军人就喜欢这种热血的高层。

    优柔寡断,对军人来说一点都不讨喜,如若真这般,说不定真能依靠个人的威望,折服所有军人。

    但至少现在来说,对自己是有天大的好处。

    “来人!”

    “将这个消息,告知大魏文宫。”

    怀宁亲王开口,如此说道,这个消息自然要第一时间告诉大魏文宫,让大魏文宫去针对许清宵,而自己则可以腾出手来,处理其他事情了。

    “遵命!”

    有人出声,大声回答。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文华殿内。

    当信使传来战报,整个大殿所有人再一次愣住了。

    “你说什么?”

    “信武侯杀降十七万?”

    “蕃国皇室一脉,文武百官全杀了?”

    当陈正儒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如遭雷劈一般。

    不受降没有话说,把蕃国君王杀一遍也就算了,可杀降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回陈尚书,是!”

    信使低着头,给予肯定回答。

    “嘶!”

    大殿内,倒抽冷气之声响起,所有人都愣住了,六部尚书,诸位国公,包括那些列侯们,皆然愣在了原地。

    杀降!

    信武侯竟然杀降,这......是要翻天吗?

    “糊涂啊!糊涂啊!糊涂啊!”

    “信武侯,你当真是糊涂啊。”

    刑部尚书攥紧拳头,他大喊几声,眼神之中充满着无奈和愤怒。

    “自古以来,降军不可杀啊,除有生死大仇,否则........哎!信武侯,你当真糊涂啊。”

    户部尚书顾言也忍不住如此开口,一时之间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信武侯不应当如此,他不是这种人啊。”

    “信武侯,你怎么好端端杀降啊。”

    “大逆不道,大逆不道啊。”

    武官们也跟着开口,不受降没问题,杀皇室也没问题,可杀降,这就是大过啊。

    本来信武侯战胜蕃国,回朝之时,可谓是风光无限,但杀降将他一切荣耀抹去。

    大魏文宫不会放过他的,天下读书人也不会放过他的,甚至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会插手,指责大魏此番作为。

    “许大人,信武侯只怕是失了智,一时心急才会这般,还望许大人饶他一命,让他先回来吧。”

    有人开口,他与信武侯关系极好,第一时间出言,想要帮信武侯说几句好话。

    但下一刻,许清宵的声音响起,再次让文华殿安静下来了。

    “是我让他杀的。”

    声音响起,大殿再一次陷入安静。

    所有人都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不可置信。

    这是许清宵的指示?

    这!这!这!

    “守仁,你这是何苦呢?”

    最终,陈正儒回过神来了,他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无奈啊。

    他其实猜到了一点,可只是一点猜测,如今许清宵承认了,他怎能不说一句。

    可是。

    面对陈正儒之声,许清宵缓缓深吸一口气。

    下一刻。

    许清宵目光无比坚定,他的声音也极为嘹亮。

    “诸位!”

    “只怕是还没看懂,这场战局的意义性了。”

    许清宵开口,一句话让众人皆有些好奇,他们不明白许清宵这话是什么意思。

    “许大人,您是何意?”

    哪怕是安国公,也不懂许清宵想要说什么,故此忍不住开口问。

    而许清宵没有看向任何一人,而是将目光看向沙盘之中。

    “这一战!不是所谓的国威之战,也不是所谓的尊严之战。”

    “这一战,守国之战。”

    “大魏建国七百二十五年,历经无数次风雨,尤其是近代,北伐之争,打垮了大魏,打空了国库。”

    “以致于大魏年年衰败。”

    “若不是这般,大魏怎可能会被区区一些异族国挑衅?”

    许清宵出声,他的声音振聋发聩,尤其是这一句,守国之战。

    更是让众人惊愕。

    这明明是一场国威之战,怎么又变成守国之战了?

    感受到众人好奇的目光,许清宵的声音继续响起。

    “七百年的大魏江山,于今日,于今时,满目疮痍,只因诸位总喜欢墨守成规。”

    “怕藩王之乱!怕北伐再兴!怕突邪初元!怕民不聊生!”

    “两个时辰前,蕃国投降,许某也沉思过,是降是杀,于大局可言,是受降!”

    “可于大魏可言,是杀。”

    “诸位大魏是时候需要做出改变了。”

    “与其受敌人牵制,倒不如主动出击。”

    “以战养战!”

    “以杀养杀!”

    “以民意扬国威。”

    “藩王敢动,杀!”

    “异族敢动,杀!”

    “北蛮敢动,杀!”

    “光脚的不怕穿鞋,大魏的的确确打不过,也打不起,但如若这是灭国之战呢?大魏以国破山河之意志,彻彻底底赌上一把。”

    “看看突邪王朝怕不怕!看看初元王朝怕不怕!看看这些藩王还敢不敢造次!让天下人看看,大魏之威!让天下人瞧一瞧,大魏傲骨已在!”

    “诸位!可敢一战?”

    许清宵长篇大论,一番话说的满朝文武哑口无言,震耳发聩。

    文华殿安静。

    安静到落针可闻。

    只因许清宵这番话,太疯狂了。

    许清宵这是要彻彻底底赌一把大的啊,赌赢了,大魏将完成一次质的蜕变,赌输了,大魏将不复存在。

    这是惊天之赌啊。

    他们如何不惊愕。

    众人安静,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没了。

    武官们也被许清宵这番话给震慑住了,他们之前一直嚷嚷着北伐,不是说真的想去北伐,而是想要备战北伐,因为他们知道,大魏北伐不起。

    如今的国力,根本撑不住长久之战。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不是想要北伐,而是想要开启全面战争,把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拉下来。

    是啊。

    大魏是打不过你们突邪和初元王朝,可大魏也能狠狠地咬下他们一块肉,重创两大王朝完全没有问题。

    甚至同归于尽都有可能做到,大不了全民皆兵,大不了战到最后一人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必然要大出血,而不管是让谁大出血,另一方都会极度开心,因为坐山观虎斗。

    等大魏没了,另外一个王朝处于虚弱状态,就可以完成一统山河之壮举。

    请问一下,在这种情况下,谁敢跟大魏刚?

    大魏已经不要命了,是个疯子,谁敢招惹一个疯子?有钱有势更不敢招惹啊。

    许清宵的计划,太疯狂了,他们的的确确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望着沙盘。

    许清宵神色平静。

    这是他真正的计划。

    因为眼下形成了一个无解的僵局。

    一百多个国家组建在一起,大魏即便是可以横扫一切,可问题是,内有藩王虎视眈眈,外有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不断补给资源。

    蕃国是被突袭拿下的,后面的国家肯定会万分小心,每一场仗都是硬仗。

    硬到极致的仗。

    说直接点,就是拿命堆的,一旦不能横推,那么将会是长久战。

    一旦陷入长久之战,那所有的祸端就全部出现了。

    外面打仗,内部动乱,文宫还不老实,到了那个时候,慢慢耗死你,你就算聪明绝顶都没用,三方制衡。

    唯一的结果就是,藩王登基,异族瓜分地盘,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索要各种好处,倒霉的是谁?只剩下一个大魏。

    而对这些藩王来说,他们并不在乎土地割让的问题,因为他们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天子,认为自己以后迟早会拿回这些地盘。

    毕竟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所牺牲的东西,不过是白纸一张,他们还没有成为皇帝,相当于拿别人的东西当做好处罢了。

    指望这帮藩王看清楚局势?都是一群想要造反的人,还有仁义道德吗?

    所以,这一仗,不是什么国威之战。

    而是守国之战。

    用这种疯狂的信念,震慑天下。

    你若不疯狂,那么一旦棋局走死了,就当真无力乏天了。

    许清宵的意思,众人都明白。

    可文武百官实实在在不敢回答啊。

    拿大魏去赌。

    他们没有这个勇气。

    赌赢了,的确是无法想象的好处,可一旦赌输了,大魏就彻底没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彻于文华殿内。

    “朕!”

    “同意!”

    声音不大,但响彻在文华殿内。

    这一刻,文武百官齐齐将目光看去。

    是女帝。

    她亲临文华殿。

    “我等参见陛下。”

    文武百官朝着女帝跪拜。

    许清宵也朝着女帝一拜,同时他没有想到,女帝会亲自出现,不但亲自出现,而且无条件支持自己的想法。

    “大魏江山,七百年未曾有之变局,若再墨守成规,到头来依旧是死路一条。”

    “许爱卿之言,字字珠玑,与其等死,不如主动出击。”

    “扬大魏国威!”

    女帝开口,她无条件支持许清宵,而目光落在沙盘之上,过了一会后,她望着许清宵道。

    “许爱卿,此战,你有几成把握,稳住山河?”

    女帝问道。

    “回陛下。”

    “若文武百官,竭尽全力配合臣,有五成把握。”

    “若压制文宫,臣有七成把握。”

    “若有天助,臣有九成把握。”

    许清宵如此回答。

    “还有一成呢?”

    女帝问道。

    “大魏百姓。”

    许清宵平静道。

    可此话一说,女帝顿时明白了,许清宵是有十成把握。

    想到这里,女帝不再有任何废话了。

    “传朕旨意,此战,为大魏守国之战,大魏下至百姓,上至王公贵族,皆然听令于许清宵,违令者,斩!”

    女帝霸气十足道,她选择相信许清宵,就不会有任何藏私。

    因为,不仅仅是许清宵才能无双,更主要的是,许清宵方才所言,字字珠玑,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到了她心中。

    大魏太过于防守了。

    自她登基之后,遇到任何事情就是想办法解决,化险为夷,一次又一次。

    但越是防守,就越有人来挑衅。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大魏王朝还有最后一口气在,就可以进行殊死一搏,而且现在的大魏,还没有到那种垂死之际。

    有一战能力。

    但就这一战,而且必须要得到好处,否则的话,才会是真正的危机。

    女帝之声响彻文华殿。

    这一刻,武官齐齐抱拳,朝着女帝一拜。

    “臣等遵旨!”

    六部尚书等文臣,也在这一刻,彻彻底底坚定内心想法了。

    许清宵说的没错。

    女帝也已经答应了。

    他们做臣子的,也已经将该说的话,该做的事,全部做了。

    大魏!

    的确不惧一战。

    与其慢性死亡,倒不如殊死一搏,搏个朗朗乾坤来。

    “臣等,遵旨!”

    六部尚书等人彻底打开了心结。

    这一刻,他们心中再无畏惧,也再无忌惮了。

    要杀是吧?

    那就陪你们杀到底。

    “许大人,现在要不要直接将文宫掌控?”

    这一刻,安国公上前走了一步,询问许清宵要不要直接压制住文宫,免得文宫造势。

    “不用!”

    “文宫之事,我自有定夺。”

    许清宵摆了摆手,他还需要用一用文宫。

    “许爱卿,剩下的交给你了。”

    当看完沙盘后,女帝没有多说什么了,她要去处理自己的事情,无需待在这里。

    因为这里,有许清宵一人即可。

    “恭送陛下。”

    许清宵朝着女帝一拜。

    众臣也齐齐朝着女帝一拜。

    而女帝却看向文武百官,声音缓缓道。

    “诸位。”

    “大魏就交给你们了。”

    她说完此话,离开了文华殿。

    待女帝走后。

    新的情报战机出现。

    是第二军射阳侯与第三军曲周侯的战报。

    射阳侯已经抵达唐国,阿木塔,突良部落。

    曲周侯也抵达西部地区,正在扎营。

    “传令,第二军留十万人扎营等候,射阳侯兵分三路,突袭阿木塔,突良部落,十日内,拿下国城。”

    “至于唐国,派使者前去警告,唐国乃大魏分支之一,若对方愿投,可接受,阿木塔与突良,不受降。”

    “传令,第三军扎营修养,等待粮草运输。”

    许清宵开口,如信武侯一般,让射阳侯直捣黄龙。

    但曲周侯不一样,他们必须要扎营,整理好后勤,因为曲周侯面对的是西部一切异族国,没有什么强国,但都是一些精锐小国,是持久战,一路横推很难,所以后勤一定要搞好。

    不然容易出事。

    “遵令!”

    两个信使以极快速度离开,策马奔腾,前往营地汇报。

    而就在此时。

    司龙王宫。

    当许清宵杀降之事传达之后,整个司龙王宫彻底炸锅了。

    最开始,众人震惊的是,蕃国居然一夜之间被打没了?

    其次再得知蕃国投降后,信武侯杀降。

    两件事情同时出现,让他们目瞪口呆。

    蕃国输了,这也不算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只能说大魏很强。

    可杀降就不一样了,这完全是不同的事情,胜负乃兵家常事,输了很正常,哪个国家没打输过仗?

    杀降就罕见啊,尤其是大魏王朝杀降,这更加不可思议,一旦杀降,读书人会放过大魏吗?

    “杀降!大魏竟然敢杀降?他们疯了?”

    “蕃国国君,被杀了吗?”

    “狠,狠,太狠了,我等不过是有些挑衅,大魏竟然如此之狠?灭了蕃国?”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大魏没有那么蠢,他们突袭蕃国,这点我相信,可杀降?这绝对不可能,不是大魏之作风。”

    “是啊,大魏怎可能杀降?”

    司龙王宫,当各国来使得知许清宵杀降,各国使者的反应完全不同。

    大部分第一反应是不相信,有部分好战之国的使者,充满着愤怒。

    还有一部分来使沉默不语。

    大魏杀降,他们肯定是要谴责的,可问题是谴责有什么用?

    眼下他们意识到一件事情。

    大魏认真了。

    在杀降之前,他们都认为这是大魏正常反应,毕竟大家伙组队起来,挑衅大魏王朝,身为上国之上的大魏王朝,自然要派兵镇压一番。

    不管是走个形式还是假装打一打,派兵肯定是要派兵的。

    只不过众使者都认为,打两场表演赛,大家都不要死太多人,然后一边打一边谈判,差不多了,相互退步相互满意,就到此为止。

    可现在不一样了。

    都已经杀降了,还跟你搁这里开玩笑?还表演赛?大哥,醒醒吧,玩真的了,要灭国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小国使者慌了,他们内心彻底慌了。

    别看大家组在一起,报团取暖,可问题是,你又不会把兵力全部集中在我们国家,打不过咋办?眼睁睁看着自己被屠国?

    “诸位!”

    也就在此时,司龙王的声音响起。

    他一眼便看出各国使者心中在想什么,当下出声。

    顿时,众人目光看向司龙王。

    “大魏杀降,犯滔天大罪,天下读书人不会放过总指挥使许清宵,也不会放过大魏王朝的,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而且,你们知道为何大魏这次要杀降吗?他们怕了,他们害怕我们聚集在一起,所以杀鸡儆猴。”

    “故此,我等绝对不能让他计划得逞,他越是杀降,就越代表他们心虚,他们害怕。”

    “现在,我等要做的就是,团结一致,抵御大魏,只要能拖住大魏前进的步伐,大魏内部就会自己乱起来的。”

    “还有,不要妄图想要投降,大魏杀降,现在投降有用吗?”

    司龙王开口,一番话说的这帮来使沉默。

    实际上,当蕃国被灭国后,众来使第一反应的确是想要投降,他们的确怕了。

    以为是大家聚集在一起,给大魏施压,逼迫大魏退步,要么他们独立出去,要么赔偿银两二选一。

    可没想到,真动刀子了。

    打和没打是两回事,叫的再凶都不如碰一碰那么直接。

    谁都不想成为大魏铁骑下的亡魂。

    可司龙王说的也没错,人家都杀降了,就意味着已经撕破脸了,如此一来的话,降的确没用啊。

    “司龙王,那我等接下来该怎么办?”

    “是啊,司龙王,您给我们出个主意,我们听您的。”

    “对,听司龙王的。”

    不少人开口,推崇司龙王。

    而司龙王也没有任何拒绝,直接站起身来,来到沙盘面前道。

    “孤已得到情报,大魏第二军,分别在唐国,阿木塔,突良三地扎营,唐国说到底也是大魏分支,不像我等异族一般。”

    “所以,孤料定,许清宵必会进攻阿木塔和突良二地,暂时不会进攻唐国,应该会去劝降。”

    “可许清宵想错了,唐国乃是十国之一,他们早就想要独立出去了。”

    “所以,唐国不会劝降,甚至会乘机突袭大魏第二军,这个时候,燕国,京图部落,尤安部落,竭尽全力去支援唐国。”

    “与唐国配合,袭杀大魏第二军,如若运气好,必能重创大魏第二军,即便是运气一般,也能让大魏第二军吃个大亏。”

    “尔等觉得,孤意如何?”

    司龙王极其了解大魏,他瞬间完成判断,笃定许清宵不会进攻唐国,只会进攻阿木塔与突良部落。

    毕竟唐国是分支罢了。

    “此计妙也,司龙王大才。”

    唐国使者起身,他满脸欣喜。

    其余异族国来使也纷纷点头赞同。

    不过司龙王继续开口道:“有一件事情,必须要注意。”

    “第一战,蕃国之所以如此快投降,有一个关键点,蕃国国君让各国部落冲杀在前,想要保留本国实力。”

    “这就是灭亡之根本,蕃国国君也该死,诸位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告知尔等国君。”

    “援军不是白送死的,所以接下来每一战,都必须要让本国主力先上,援军再上,以确保决心。”

    “并且要对友军敞开大门,切不可互相猜忌,我等目前唯一的敌人是大魏,如果拖不住大魏,在场的人,有那个能活着?”

    “到了这一步,不要再有侥幸心理了,谁要是再这样,等战后结束,屠灭此国,知道吗?”

    司龙王特意拿出这件事情说出,他派出一万精锐铁骑,只回来了十几人。

    一万精锐铁骑白白死在大魏,他如何不气?更气的是,自己好心好意送人过去援助,换来的居然是这个结果?

    人多力量大没错,但人多心思多啊,所以他必须要讲清楚,谁要是还这样乱来,到时候屠灭其国,就不信还敢乱来。

    “我等遵命!”

    “我等遵命!”

    众使者纷纷开口,司龙王说的没错,既然团结一致,如果还互相猜忌,那无疑是自找苦吃。

    要知道,面对的敌人,是大魏王朝,又不是某个小国。

    当下,司龙王的目光,不由落在沙盘之中。

    唐国,必须要赢啊。

    打得过打不过是一回事,必须要拖住大魏前进的步伐。

    大魏这一步,杀的太好了,这一刀杀下去,天下惧惊,这帮异族哪里还有胆子拼杀啊。

    自己只能稳住大局啊。

    司龙王心中如此想到。

    他之所以能统领大局,不是因为他的才华,也不是因为司龙一族有多强,而是他背后有人。

    上面的指示很简单,前期拖,中期乱,后期杀。

    这是上面的大局安排,前面必须要拖住大魏,不拖住大魏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希望能赢。

    只要大魏前期被拖住了,中期就必然会有很多是是非非,什么藩王之乱,文宫之乱,民间之乱,大魏内部会有一大堆问题。

    如此一来的话,等到大魏内乱了,他们就可以真正的出刀,那个时候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同一时刻。

    大魏文宫。

    当许清宵杀降之事传开后,整个大魏文宫彻底沸腾了。

    谁也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会下这个命令。

    杀降啊!

    这可是天理不容之事啊。

    “许清宵,你当真是丧心病狂。”

    “自古以来,杀降皆为不祥之兆,我大魏江山,七百年的气运,就要断在你手中吗?”

    “一旦杀降,接下来每一场仗,大魏都要付出血的代价,数万万无辜生命,将会因为许清宵而白白牺牲啊。”

    “我要书写文章,我要书写文章,许清宵,你无有儒者仁义啊。”

    大魏文宫已经沸腾起来了,到处都是骂声。

    有人的的确确是真的愤怒。

    只是这种愤怒之后,是叹息,是惋惜,是无奈。

    但大部分儒生,则是一种狂喜,内心的狂喜,因为许清宵终于做错了一件事情,一件天大的错事。

    大魏文宫的大儒们疯狂写文章,甚至有些大儒,带着一批儒生,直接朝着皇宫走去。

    “走!我们去觐见陛下,弹劾许清宵!”

    ““许清宵之行为,天神共愤,去大魏皇宫,去见皇帝。”

    大儒们的声音纷纷响起。

    而文宫中,蓬儒却没有说话,显得无比平静,他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但也没有阻止这些大儒去皇宫弹劾。

    不多时,几百位儒生来到大魏皇宫外,五位大儒要求面见圣上,但得到的却是拒绝。

    女帝不见。

    一时之间,五位大儒显得有些面红耳赤。

    “陛下不见,我等就坐在这里不走了。”

    “许清宵杀降,违背仁义道德,违背人道,请陛下降罪,罢免许清宵之职。”

    “自古以来,杀降为不详,许清宵灭我大魏国运,毁我大魏根基啊。”

    几位大儒声音如雷,在宫外大吼大叫,斥责许清宵,辱骂许清宵。

    而宫内所有人听的一清二楚,只是没有人搭理他们罢了。

    下一刻,有大儒压着声音,让这些儒生去喊人来,聚集大魏京都所有读书人,来宫外请愿。

    文华殿中。

    许清宵将七封书信交给信使,让其快马加鞭,送到射阳侯手中。

    而宫外,大儒们的骂声彼此起伏,扰的人心烦意乱。

    “这帮老东西,一直吵吵闹闹,守仁,你下道令,老夫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刑部尚书张靖第一个开口,他听着帮大儒的叫喊声听了快半个时辰了。

    的确觉得吵死了,故此希望许清宵下到令,直接把这帮家伙全抓了。

    反正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朗了,大魏要赌国运了,还怕你狗屁大儒?说句不好听的话,大魏很有可能要没了,你大魏文宫地位再崇高又如何?

    有大魏王朝崇高吗?

    逼急了,当真杀儒信不信?

    “留他们有大用处。”

    许清宵摆了摆手,这些大儒所作所为,完全在他预料之中。

    不去针对,不是怕,而是许清宵需要他们这样闹。

    闹得越大越好。

    大约四个时辰后。

    信武侯战报再次送来。

    这一次送来的战报极多。

    而且信使将战报展开道:“许大人,侯爷说,要让属下大声宣读。”

    这信使如此说道。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大概猜到信武侯发来了什么战报。

    “臣,信武侯,奉命清点蕃国战品。”

    “战马十五万匹。”

    “蕃国存储粮食四百五十万石,诸国援助粮食八百七十万石。”

    “国库白银十二万万两,其他金银珠宝估算五万万两。”

    “战甲二十万套,战刀十五万柄,攻城器四十架,巨型玄铁弩箭十架。”

    “以上,为四个时辰搜刮清点之物,依有大量资源未查清。”

    “请许大人清点收纳。”

    当声音响起,文华殿内,众人再一次愣住了。

    尤其是户部尚书顾言。

    他死都没有想到,区区一个蕃国,居然这么富有?比大魏还要富有?

    这还真是.......意想不到啊。

    尤其是存储的粮食,高达四百五十万石,各国支援八百七十万石,加起来就是一千三百二十万石粮食啊。

    这他娘的,也太富有了吧?

    一石等于一百斤粮食。

    一个正常士兵,一顿饭可以吃十斤左右,不过吃饱一顿饭,可以挨十天饿。

    行兵打仗,基本上的口粮分配就是一天一斤,也就是说一石粮食,够一百个士兵吃一天。

    三十万大军,一天的基本口粮就是三千石粮食。

    一个月也才不过九万石。

    一千三百二十万石粮食,够三十万大军吃他娘的十二年啊。

    再加上这么多金银珠宝,还有各种好处,譬如说蕃国的劳动力,蕃国的矿山等等。

    顾言有点晕了。

    他算不来这笔账了。

    这比杀多少番商还要赚啊。

    打仗不是要花钱的吗?怎么感觉好像赚了很多一样啊?

    这打一个国家就赚这么多银子!

    这要是打完百国,大魏岂不是.......得倒退五十年啊?

    不仅仅是顾言要晕了,在场谁不晕?

    这还仅仅只是搜刮了一部分?

    全部搜刮下来,得有多少银子?多少粮食?还有这么多的劳动力?

    这他娘的!

    想都不敢想啊。

    “传令下去,国库银两,大魏第一军,大获全胜,蕃国国库银两,运输大魏,死去将士,按五倍抚恤金发放,若有儿有女有父母者,赡养至成年,读书识字,全由大魏支出。”

    “重伤残疾者,也由大魏赡养余生,国库一成直接犒赏大军。”

    许清宵开口,他财气十足道。

    蕃国的国库,大约二十万万两左右,算上金银珠宝,古董字画等等,第一军三十万人,扣除战死之人,差不多二十七万五千左右。

    按照国库两成,也就是说活下来的每人可以分到一千两白银的奖赏。

    这是天大的恩赐。

    他们一个月一两军费,一人一千两,一辈子都难以赚到的银子。

    如果不是因为抚恤金以及赡养后代的事情,许清宵甚至愿意直接将这二十万万两全部分出去,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激励三军。

    没有什么,比白花花的银子更有诱惑力。

    但许清宵更加明白的是一件事情,银子有了,也会贪生怕死,所以许清宵将大部分的银子,安置在战死者身上。

    让这些将士们明白一个道理。

    你们死了!

    你们的儿女,妻子,父母,由大魏赡养。

    你们重伤残疾了。

    你们这一生,也会由大魏来赡养。

    只有这样,才能让将士们义无反顾地保家卫国。

    的确,当许清宵这般开口,武官们集体不知该说什么了。

    许清宵太大方了。

    大方到他们不知该说什么。

    对比一下顾言。

    许清宵才是真正爱民爱兵之人啊。

    “去吧,将此事告知信武侯,让他宣告大军。”

    许清宵开口,随后目光还是锁定在沙盘之中的唐国。

    第一战结束了。

    马上便是第二战。

    许清宵十分清楚,自己前期必须要速战速决,绝对不能被拖住。

    他要狠狠地打。

    打到异族国彻彻底底怕了。

    这样的话,才有转机。

    大魏必须要保持一个无敌的姿态,一路横推。

    才能震慑敌人。

    靠嘴皮子,是没有用的。

    而就在翌日。

    卯时。

    一篇文章,出现在大魏许多郡地。

    是大魏儒报上的文章。

    换句话来说,是整篇大魏儒报上,只刊登了这一篇文章。

    其内容无非就是围绕‘降军不可杀’的原因解释了一大堆。

    说许清宵残暴无德,杀了十七万无辜生命。

    整篇文章,激昂无比,把许清宵上上下下骂了一遍。

    的的确确引来许多百姓讨论。

    并且主笔之人,还是张宁。

    一时之间,民间顿时出现诸多谣言。

    有的谣言说,许清宵已经心魔入体了,他修炼了异术,整个人成为了疯魔。

    有的谣言说,许清宵通敌他国,故意杀降,要毁大魏根基。

    不仅仅如此,各地藩王几乎是在第一时间,便纷纷写起奏折,辱骂许清宵,甚至有的藩王,更是要求女帝赐死许清宵。

    引来各种争议。

    尤其是读书人,更是各种破口大骂。

    写请命书,请陛下罢免许清宵,甚至要赐死。

    大魏皇宫外。

    聚集的儒生也越来越多了,有数万儒生在外,每隔一段时间便传来坚定之声。

    “许清宵杀降,天理不容,请陛下明鉴,严惩奸臣。”

    这声音就是一刻钟响一次,的确让人心烦意乱啊。

    然而天下百姓虽然争议,可所有人都在等许清宵如何回应。

    毕竟许清宵在民间威望,实在是太高了。

    暂时性,百姓们并没有过多去言论,而是好奇,许清宵会如何回应。

    终于。

    又是翌日。

    卯时未到。

    一辆辆马车行驶入各大郡城,府城,县城。

    一份份大魏文报,不收取任何一文钱,免费发放至百姓手中。

    百姓们争相抢后。

    当拿到大魏文报时。

    令人震撼的文字入眼。

    简简单单八个字。

    是许清宵强而有力的回应。

    是许清宵对杀降的回应。

    这一刻,百姓们震惊了。

    而与此同时。

    大魏文宫内,许清宵的目光,也缓缓落在大魏文宫。

    时机成熟了。

    他要动手了。

    “来人!”

    一瞬间,许清宵的声音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