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七十四章:镇压文宫!读书人慌了,陈正儒,杀儒之心!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大魏京都。

    文华殿内。

    许清宵的目光,缓缓从文宫收回。

    “来人!”

    下一刻,他声音冷冽。

    文华殿内,百官望着许清宵,不知道许清宵又要作甚。

    “八门京兵听令。”

    “镇压大魏文宫,将蓬儒,张宁等人,全部扣押天牢,但敢阻拦者,斩!”

    “将皇宫外所有儒生,全部围剿,扣押天牢,若谁敢阻拦喧哗,斩!”

    许清宵两道命令下去,大殿内没有任何人反对。

    一秒记住.42zw.

    只有冷酷无情的回应声。

    “我等遵命!”

    --------

    防盗!

    第三更!

    防盗!

    第三更!

    别看下面!

    重复的!

    等五分钟!

    防盗!

    防盗!

    防盗!

    防盗!

    三万字更新了!

    明天还要三万吗?

    ----------

    话音落下,几名武官直接走出文华殿,面色冷冽,去处理此事了。

    “这帮人,是该要镇压镇压了,这个节骨眼上,他们闹得最欢,要说不是幸灾乐祸,老夫不信。”

    文华殿内,陈正儒开口,他身为大儒,但许清宵这个抉择,他没有任何一点反对的意思。

    甚至完全支持许清宵这般去做。

    许清宵杀降是不对。

    可问题是,也不至于自己人闹得这么凶吧?你说如果是大魏藩王造反,许清宵杀降,杀的是自己人,你这样闹腾,陈正儒能够理解。

    自相残杀!

    可杀的是异族人,退一万步来说,死的也是异族人。

    再退一万步来说,他许清宵做的再错,也是为了大魏,就不能等等吗?等事情结束以后,你再来说几句,也不是不可以?

    现在这个节骨眼,你就来闹腾?巴不得大魏内乱是吧?

    陈正儒也来火了。

    “许大人,此事交给老夫吧,老夫会给许大人一个结果的。”

    陈正儒开口,他主动请缨,打仗他说不上几句话,可内政上面,他绝对是屈指可数的。

    “劳烦陈尚书了。”

    感受着陈正儒眼中的坚定,许清宵知道,陈正儒可不是想去包庇,也不是想要去打圆场,他是真正想要镇压内乱。

    故此许清宵一口答应。

    “许大人,老夫也去吧,帮一帮陈尚书。”

    而此时,王新志也跟着开口,他的意思跟陈正儒一样。

    “好,劳烦两位尚书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

    不过接下来,刑部尚书也开口要过去看一看,许清宵有些哭笑不得,但想了想,六部尚书去了三位,来镇压大魏文宫,也算是配得上大魏文宫了。

    “行!既然如此,诸位尚书劳烦了。”

    许清宵没有多说了,内政的事情,交给这三位尚书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大魏文宫这次,必然要栽个大跟头。

    而当前的事情,不是大魏文宫,而是大魏第二战。

    第一战,两个时辰攻下蕃国,这是奇迹之战,也是运气之战。

    可第二战,就是真正的大战了,唐国,阿木塔,突良一定会全力防备,杀降的事情,只怕也传入了他们耳中。

    此战,不可能会投降。

    只能硬拼。

    拿刀,拿枪,用命去拼,用命去杀。

    不过硬拼是必然的,智谋也必须要,许清宵已经布好局了,运气好,五天内攻下三国。

    运气不好,十日内,拿十万条命,也要攻下三国。

    大魏!

    不能拖!

    下一刻。

    陈正儒,王新志,张靖三人离开文华殿,去针对大魏文宫之事了。

    而大魏之中。

    随着大魏文报的免费发放。

    越来越多百姓知道现在的战况和局势了。

    这篇文章的感染力太过于强烈了,这是许清宵亲自主笔所写。

    许多百姓,连内容都没看,只看到了文章这八个字,就已经热血沸腾。

    至于杀降之事,他们压根就不管了。

    不过这篇文章,不仅仅只是给一些底层百姓看的,也是给整个大魏上上下下看的。

    南豫府之中。

    一处酒楼。

    一名老夫子手握大魏文报,言辞激烈,讲述着文报中的内容。

    四五百名百姓,把酒楼上上下下全部堵的水泄不通。

    “各位百姓,大魏第一战,大获全胜,两个时辰,打的蕃国投降。”

    “可这场大胜,付出了两万三千名将士鲜血,蕃国投降,并非是真心实意投降,而是畏惧大魏而投降。”

    “许守仁杀降,不是为了杀而杀,而是为了震慑百国。”

    “一个月前,十二附属国弹劾许守仁,这是何等耻辱?”

    “先不论许大人做错了什么,就光说他区区附属国,凭什么弹劾我大魏臣子?我大魏内政,轮得到这帮异族插手吗?”

    “可大魏是什么?是仁义之国,上国之上,大魏没有派兵,也没有镇压,而是警告十二异族国,让他们派使者进京请罪。”

    “他们听了吗?他们不听!”

    “而后联合百国施压,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弹劾许大人是假意,其真意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要脱离大魏,投靠他国。”

    “朝廷不答应,他们继续施压,许大人连写三封圣旨,给予百国三次机会,但换来的是什么?是异族的耻笑。”

    “你们看看这大魏文报写了什么,异族笑我大魏无能,笑我大魏无种,他们将我等的仁义,当做软弱,当做怯懦,当做害怕。”

    “老夫问一问大家,异族如此辱骂,骑在我们大魏脸上,此事我等能忍吗?”

    夫子说话慷慨激昂,他握紧文报,声音颤抖,询问在场所有百姓。

    “不能!”

    “忍他娘的腿。”

    “忍个毛,一群狗杂种。”

    百姓们大声回应,数日前的事情,他们历历在目,三道圣旨警告,换来的不是道歉,而是讥讽,是嘲笑,这口气憋在大魏百姓心中。

    那段时间,大魏百姓聚在一起,就是一起大骂朝廷无能,大骂兵家孬种。

    他们历历在目,可没有忘记。

    得到百姓的回复后,这夫子声音更加激昂了。

    “我等忍不了,朝廷也忍不了,许大人一统六部百官,集结三大军,兵分三路。”

    “信武侯只用一天时间,来到蕃国,夜袭城门。”

    “两个时辰,死了两万人,蕃国国君还做着春秋大梦,想着投降就没事。”

    “两万将士的命,谁来补偿?”

    “大魏之伤,又有谁来弥补?”

    “如若大魏受降,那老夫问一句,是不是说,往后不管死多少人,只要他们愿意投降,我们就只能接受?”

    “就算百国投降了,平定祸乱,老夫问一问,难道他们下次就不会继续找我大魏麻烦?”

    “对于这群豺狼,我等只能战!”

    “而且是死战。”

    “十七万降兵,杀的好!杀的妙!不杀,何以展现我大魏国威!”

    “诸位!”

    “大魏自北伐后,真正的大变来了,许大人已经在文报上写的清清楚楚了。”

    “从现在开始,我等应当无条件支持大魏朝廷,不要听信任何非朝廷之言,不要传播任何有害于大魏之谣言。”

    “大魏若是亡了,我等也别想苟且偷生,大魏的女子,将会沦为异族的奴隶,我等也会死在异族刀下。”

    “此时,大魏的军队,在前方厮杀,而我等应当镇守大魏,不要出现内乱,谁要是搞内乱,谁就是奸细,谁就是罪人。”

    “莫让靖城耻再显,也莫让大魏再遭受百年之痛。”

    “犯我大魏,虽远必诛。”

    “各位,明白了吗?”

    夫子声嘶力竭,他鼓舞着百姓,因为他真正看懂了大魏文报的内容,知道大魏现在最需要什么,也知道许清宵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信念统一。

    大魏的信念,必须要在这一刻统一。

    因为大魏无路可退。

    民间百姓,一定要无条件相信朝廷,无条件相信许清宵,不能让任何人,制造内乱,影响战局。

    夫子之言,发自肺腑,声嘶力竭,引来百姓之共鸣,引来百姓之认同。

    “夫子,我们明白了。”

    “行,从现在开始,我无条件相信朝廷,他娘的,谁要是敢说一句许大人不好,谁要是敢说一句朝廷的不是,老子直接砍了他。”

    “说的没错,咱们大魏的将士,正在外面镇乱,我们绝对不能拖后腿,不能制造内乱,不然的话,内忧外患,迟早要打败仗。”

    “犯我大魏,虽远必诛。”

    “犯我大魏,虽远必诛。”

    四五百名百姓们大声吼道,他们的信念,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同样的事情,在南豫府各地出现。

    有人在天桥地下鼓舞士气,有人在各大酒楼鼓舞,有人甚至直接在路边,一人传十人,十人传百人。

    听懂了的,相互传递。

    没听懂的,也知道一件事情。

    不要制造内乱,相信许清宵,相信朝廷。

    大魏文报,在这一刻,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府君宅。

    南豫府府君李广新,看着手中的大魏文报,长长吐出一口气。

    “守仁!”

    “大魏注定要因你而繁荣啊。”

    他望着文报,听着城内那一道道的民意之声。

    百姓对许清宵的信任,也达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高度。

    这是古今往来,没有一个臣子能做到的。

    许清宵,当真是万古大才。

    京都之中。

    百姓们也议论纷纷,本身京都百姓对许清宵就是无比信任,而随着文报的出现,百姓们对许清宵更加相信了。

    只是很快,矛头顿时指向了大魏文宫。

    大魏儒报的内容,还历历在目,弹劾许清宵各种不好,大家还没有忘记。

    如今将两份报纸摆在一起,一时之间,百姓们即便是再蠢,也不可能蠢到这个地步。

    “各位,这大魏文宫,当真不是东西,这个张宁真是坏到骨子里去了。”

    “他写文章,骂许大人杀降,对外敌如此假惺惺的,我想问大家一句,大魏儒报上,写了一句咱们战死的将士吗?”

    “我们战死了两万三千人啊,我外甥死在了战场上啊,他一句不提,反而可怜外敌,这他娘的还是人吗?自己人死了,他不可怜,外敌死了,他鬼哭狼嚎,各种弹劾,这群畜生东西,各位,有胆子的跟我去文宫,老子今天命不要了,都要把这个张宁打一顿。”

    街道当中,一个中年男子目呲欲裂,眼睛血红无比道。

    他是真的气,他的外甥已经死在了战场上,是另外一个同乡人传来的消息。

    今天这才收到的,他还没有告诉自己妹妹,他不敢说,一旦说了,自己妹妹可能扛不住丧子之痛啊。

    他恨死了这帮异族,恨不得自己上战场,把所有异族全部杀死,如今看完大魏文报,他心中畅快无比,对许清宵也无比尊重和敬佩。

    然而听到大魏宫廷外那帮儒生鬼叫连天,又想到大魏儒报写的内容,替十七万敌国降军打抱不平,还弹劾自己国家的官员。

    这如何不让他火冒三丈?不,是如何让他不气急败坏。

    自己人死了,不说?

    敌人死了,你鬼哭狼嚎的。

    你还是不是人?还是不是大魏儒生啊?

    故此,他带着家里七八个壮丁,在街道上大声吼道。

    一时之间,街道当中,有不少人被这番话点醒了。

    一开始,大魏儒报的出现,的确让他们觉得有些不应该,杀了十七万降军,有些不人道。

    可随着大魏文报的出现,再加上此人这番话,众人这才逐渐醒悟过来。

    是啊,两万三千将士死于攻城,你只字不提,敌军杀了人后就投降,许清宵下令杀降十七万,你鬼叫连天。

    你他娘的是汉奸吧?

    这下子,不少人怒了。

    “我跟你去。”

    “老张,我也跟你去,他娘的,这帮文宫读书人,真他娘的没有一点良心。”

    “这帮畜生东西,敢情死的不是他们兄弟?咱大魏两万多条年轻生命死了,一句话不说,一个屁都不放,杀了十七万畜生,居然为他们打抱不平?这书读到他娘肚子里去了?”

    “走走走,废话什么,去大魏文宫。”

    “你们去大魏文宫,我找点人来,去大魏宫廷外。”

    “这帮人哪里是读书人?都是一群卖国贼!”

    “就是,一群卖国贼,对比许大人,当真是高低立判。”

    “对比许大人?你是在侮辱许大人吗?”

    “活该许大人是大魏未来新圣,就对比这帮人看,许大人现在封圣都不足为过。”

    京都百姓们也暴怒了,一个个抄起家伙,朝着大魏文宫和大魏宫廷外走去。

    而守仁学堂,这一刻也是无比沸腾与热闹。

    “出事了,出事了,百姓们纷纷前往文宫和大魏宫廷外,好像是要去打读书人。”

    “不好了,文宫外聚集了不少百姓。”

    “四大书院外也拒绝了不少百姓,感觉我等读书人这次犯众怒了。”

    守仁学堂内,有不少声音响起,一些读书人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略显慌张。

    然而,就在这时,李守明的声音响起了。

    “怕什么?”

    “京都百姓是去找文宫读书人麻烦,我们是守仁学堂的学生,百姓不会对我们出手的。”

    “恩,老师在民间的威望极高,这次百姓也是针对大魏文宫,与我等无关。”

    学堂内有人开口,并没有任何一丝畏惧。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在守仁学堂响起。

    “所有人听着!”

    “随我前往大魏宫廷。”

    声音响起,是陈星河的声音。

    这一刻,陈星河穿着一套素衣,从房间内走出,望着众学生如此说道。

    “师伯,我们是去做什么?”

    “师伯?去大魏宫廷作甚?”

    守仁学堂的学生们有些好奇,不知道陈星河是何意。

    “揍人!”

    “揍读书人!”

    陈星河十分潇洒,他一步跨过学堂之门,朝着外面赶去。

    这个时候,大魏文宫的读书人已经惹来民怨,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文宫儒生,抓住这次机会,在大魏宫廷内,大肆辱骂许清宵,骂了整整一天,别说大魏宫廷内每隔一刻钟就听到这帮人鬼哭狼嚎了。

    就连守仁学堂每隔一刻钟,也能听到这些人鬼叫连天。

    大家伙都憋着一口气,现在机会来了,陈星河会放过吗?

    果然,随着陈星河如此开口,所有守仁学堂的学生们一个个激动了,纷纷跟着陈星河往大魏宫廷走去。

    一时之间。

    整个京都,已经彻底沸腾起来了。

    到处都是百姓,拿着家伙,朝着大魏宫廷走去。

    一支支八门京兵迅速整装待发,看到这种情势,肯定要出动兵部,他们想要稳住局面,但看到百姓们一个个眼中冒火。

    八门京兵们实在是不敢大声说话啊,只能让大家维持好秩序,千万不要发生民乱,这要是发生了民乱,可不是小事啊。

    大魏宫廷外。

    数以万计的读书人,依旧是每隔一刻钟大声请愿。

    他们这一天,可谓是骂爽了,堂堂一位大儒,未来的新圣,被他们这样辱骂,这还不够爽吗?

    本来自从许清宵来了以后,大魏文宫处处被打压,导致他们心里很不爽,尤其是许清宵太年轻了,如此年轻,就成为了大儒。

    有心胸宽阔之人,表示敬佩和尊重,但文人相轻,有些文人就不一样,他们总觉得许清宵用了莫名的手段,或者觉得许清宵德不配位。

    平日里只能在私底下辱骂许清宵,后来许清宵成为大魏未来新圣,大家都不敢说了,只能憋在心里。

    但这次不一样了,许清宵杀降,犯下滔天大罪,落下话柄,再配合大魏儒报的文章,他们岂能不怒?

    岂能不抓住这次机会,疯狂贬低许清宵和践踏许清宵?来满足自己内心的愉悦?

    只是骂了一天,大魏宫廷没有任何一点反应,大家还是有些不爽。

    -------------------

    五分钟内修改!

    第三更!

    三万字更新!

    防盗没话说吧?

    下面是防盗的!

    重复章节!

    -------------------

    第一百七十四章:镇压文宫!囚禁蓬儒!许清宵离间计!

    大魏京都。

    文华殿内。

    许清宵的目光,缓缓从文宫收回。

    “来人!”

    下一刻,他声音冷冽。

    文华殿内,百官望着许清宵,不知道许清宵又要作甚。

    “八门京兵听令。”

    “镇压大魏文宫,将蓬儒,张宁等人,全部扣押天牢,但敢阻拦者,斩!”

    “将皇宫外所有儒生,全部围剿,扣押天牢,若谁敢阻拦喧哗,斩!”

    许清宵两道命令下去,大殿内没有任何人反对。

    只有冷酷无情的回应声。

    “我等遵命!”

    话音落下,几名武官直接走出文华殿,面色冷冽,去处理此事了。

    “这帮人,是该要镇压镇压了,这个节骨眼上,他们闹得最欢,要说不是幸灾乐祸,老夫不信。”

    文华殿内,陈正儒开口,他身为大儒,但许清宵这个抉择,他没有任何一点反对的意思。

    甚至完全支持许清宵这般去做。

    许清宵杀降是不对。

    可问题是,也不至于自己人闹得这么凶吧?你说如果是大魏藩王造反,许清宵杀降,杀的是自己人,你这样闹腾,陈正儒能够理解。

    自相残杀!

    可杀的是异族人,退一万步来说,死的也是异族人。

    再退一万步来说,他许清宵做的再错,也是为了大魏,就不能等等吗?等事情结束以后,你再来说几句,也不是不可以?

    现在这个节骨眼,你就来闹腾?巴不得大魏内乱是吧?

    陈正儒也来火了。

    “许大人,此事交给老夫吧,老夫会给许大人一个结果的。”

    陈正儒开口,他主动请缨,打仗他说不上几句话,可内政上面,他绝对是屈指可数的。

    “劳烦陈尚书了。”

    感受着陈正儒眼中的坚定,许清宵知道,陈正儒可不是想去包庇,也不是想要去打圆场,他是真正想要镇压内乱。

    故此许清宵一口答应。

    “许大人,老夫也去吧,帮一帮陈尚书。”

    而此时,王新志也跟着开口,他的意思跟陈正儒一样。

    “好,劳烦两位尚书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

    不过接下来,刑部尚书也开口要过去看一看,许清宵有些哭笑不得,但想了想,六部尚书去了三位,来镇压大魏文宫,也算是配得上大魏文宫了。

    “行!既然如此,诸位尚书劳烦了。”

    许清宵没有多说了,内政的事情,交给这三位尚书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大魏文宫这次,必然要栽个大跟头。

    而当前的事情,不是大魏文宫,而是大魏第二战。

    第一战,两个时辰攻下蕃国,这是奇迹之战,也是运气之战。

    可第二战,就是真正的大战了,唐国,阿木塔,突良一定会全力防备,杀降的事情,只怕也传入了他们耳中。

    此战,不可能会投降。

    只能硬拼。

    拿刀,拿枪,用命去拼,用命去杀。

    不过硬拼是必然的,智谋也必须要,许清宵已经布好局了,运气好,五天内攻下三国。

    运气不好,十日内,拿十万条命,也要攻下三国。

    大魏!

    不能拖!

    下一刻。

    陈正儒,王新志,张靖三人离开文华殿,去针对大魏文宫之事了。

    而大魏之中。

    随着大魏文报的免费发放。

    越来越多百姓知道现在的战况和局势了。

    这篇文章的感染力太过于强烈了,这是许清宵亲自主笔所写。

    许多百姓,连内容都没看,只看到了文章这八个字,就已经热血沸腾。

    至于杀降之事,他们压根就不管了。

    不过这篇文章,不仅仅只是给一些底层百姓看的,也是给整个大魏上上下下看的。

    南豫府之中。

    一处酒楼。

    一名老夫子手握大魏文报,言辞激烈,讲述着文报中的内容。

    四五百名百姓,把酒楼上上下下全部堵的水泄不通。

    “各位百姓,大魏第一战,大获全胜,两个时辰,打的蕃国投降。”

    “可这场大胜,付出了两万三千名将士鲜血,蕃国投降,并非是真心实意投降,而是畏惧大魏而投降。”

    “许守仁杀降,不是为了杀而杀,而是为了震慑百国。”

    “一个月前,十二附属国弹劾许守仁,这是何等耻辱?”

    “先不论许大人做错了什么,就光说他区区附属国,凭什么弹劾我大魏臣子?我大魏内政,轮得到这帮异族插手吗?”

    “可大魏是什么?是仁义之国,上国之上,大魏没有派兵,也没有镇压,而是警告十二异族国,让他们派使者进京请罪。”

    “他们听了吗?他们不听!”

    “而后联合百国施压,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弹劾许大人是假意,其真意是什么?无非就是想要脱离大魏,投靠他国。”

    “朝廷不答应,他们继续施压,许大人连写三封圣旨,给予百国三次机会,但换来的是什么?是异族的耻笑。”

    “你们看看这大魏文报写了什么,异族笑我大魏无能,笑我大魏无种,他们将我等的仁义,当做软弱,当做怯懦,当做害怕。”

    “老夫问一问大家,异族如此辱骂,骑在我们大魏脸上,此事我等能忍吗?”

    夫子说话慷慨激昂,他握紧文报,声音颤抖,询问在场所有百姓。

    “不能!”

    “忍他娘的腿。”

    “忍个毛,一群狗杂种。”

    百姓们大声回应,数日前的事情,他们历历在目,三道圣旨警告,换来的不是道歉,而是讥讽,是嘲笑,这口气憋在大魏百姓心中。

    那段时间,大魏百姓聚在一起,就是一起大骂朝廷无能,大骂兵家孬种。

    他们历历在目,可没有忘记。

    得到百姓的回复后,这夫子声音更加激昂了。

    “我等忍不了,朝廷也忍不了,许大人一统六部百官,集结三大军,兵分三路。”

    “信武侯只用一天时间,来到蕃国,夜袭城门。”

    “两个时辰,死了两万人,蕃国国君还做着春秋大梦,想着投降就没事。”

    “两万将士的命,谁来补偿?”

    “大魏之伤,又有谁来弥补?”

    “如若大魏受降,那老夫问一句,是不是说,往后不管死多少人,只要他们愿意投降,我们就只能接受?”

    “就算百国投降了,平定祸乱,老夫问一问,难道他们下次就不会继续找我大魏麻烦?”

    “对于这群豺狼,我等只能战!”

    “而且是死战。”

    “十七万降兵,杀的好!杀的妙!不杀,何以展现我大魏国威!”

    “诸位!”

    “大魏自北伐后,真正的大变来了,许大人已经在文报上写的清清楚楚了。”

    “从现在开始,我等应当无条件支持大魏朝廷,不要听信任何非朝廷之言,不要传播任何有害于大魏之谣言。”

    “大魏若是亡了,我等也别想苟且偷生,大魏的女子,将会沦为异族的奴隶,我等也会死在异族刀下。”

    “此时,大魏的军队,在前方厮杀,而我等应当镇守大魏,不要出现内乱,谁要是搞内乱,谁就是奸细,谁就是罪人。”

    “莫让靖城耻再显,也莫让大魏再遭受百年之痛。”

    “犯我大魏,虽远必诛。”

    “各位,明白了吗?”

    夫子声嘶力竭,他鼓舞着百姓,因为他真正看懂了大魏文报的内容,知道大魏现在最需要什么,也知道许清宵到底想要表达什么。

    信念统一。

    大魏的信念,必须要在这一刻统一。

    因为大魏无路可退。

    民间百姓,一定要无条件相信朝廷,无条件相信许清宵,不能让任何人,制造内乱,影响战局。

    夫子之言,发自肺腑,声嘶力竭,引来百姓之共鸣,引来百姓之认同。

    “夫子,我们明白了。”

    “行,从现在开始,我无条件相信朝廷,他娘的,谁要是敢说一句许大人不好,谁要是敢说一句朝廷的不是,老子直接砍了他。”

    “说的没错,咱们大魏的将士,正在外面镇乱,我们绝对不能拖后腿,不能制造内乱,不然的话,内忧外患,迟早要打败仗。”

    “犯我大魏,虽远必诛。”

    “犯我大魏,虽远必诛。”

    四五百名百姓们大声吼道,他们的信念,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

    同样的事情,在南豫府各地出现。

    有人在天桥地下鼓舞士气,有人在各大酒楼鼓舞,有人甚至直接在路边,一人传十人,十人传百人。

    听懂了的,相互传递。

    没听懂的,也知道一件事情。

    不要制造内乱,相信许清宵,相信朝廷。

    大魏文报,在这一刻,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府君宅。

    南豫府府君李广新,看着手中的大魏文报,长长吐出一口气。

    “守仁!”

    “大魏注定要因你而繁荣啊。”

    他望着文报,听着城内那一道道的民意之声。

    百姓对许清宵的信任,也达到了一个空前绝后的高度。

    这是古今往来,没有一个臣子能做到的。

    许清宵,当真是万古大才。

    京都之中。

    百姓们也议论纷纷,本身京都百姓对许清宵就是无比信任,而随着文报的出现,百姓们对许清宵更加相信了。

    只是很快,矛头顿时指向了大魏文宫。

    大魏儒报的内容,还历历在目,弹劾许清宵各种不好,大家还没有忘记。

    如今将两份报纸摆在一起,一时之间,百姓们即便是再蠢,也不可能蠢到这个地步。

    “各位,这大魏文宫,当真不是东西,这个张宁真是坏到骨子里去了。”

    “他写文章,骂许大人杀降,对外敌如此假惺惺的,我想问大家一句,大魏儒报上,写了一句咱们战死的将士吗?”

    “我们战死了两万三千人啊,我外甥死在了战场上啊,他一句不提,反而可怜外敌,这他娘的还是人吗?自己人死了,他不可怜,外敌死了,他鬼哭狼嚎,各种弹劾,这群畜生东西,各位,有胆子的跟我去文宫,老子今天命不要了,都要把这个张宁打一顿。”

    街道当中,一个中年男子目呲欲裂,眼睛血红无比道。

    他是真的气,他的外甥已经死在了战场上,是另外一个同乡人传来的消息。

    今天这才收到的,他还没有告诉自己妹妹,他不敢说,一旦说了,自己妹妹可能扛不住丧子之痛啊。

    他恨死了这帮异族,恨不得自己上战场,把所有异族全部杀死,如今看完大魏文报,他心中畅快无比,对许清宵也无比尊重和敬佩。

    然而听到大魏宫廷外那帮儒生鬼叫连天,又想到大魏儒报写的内容,替十七万敌国降军打抱不平,还弹劾自己国家的官员。

    这如何不让他火冒三丈?不,是如何让他不气急败坏。

    自己人死了,不说?

    敌人死了,你鬼哭狼嚎的。

    你还是不是人?还是不是大魏儒生啊?

    故此,他带着家里七八个壮丁,在街道上大声吼道。

    一时之间,街道当中,有不少人被这番话点醒了。

    一开始,大魏儒报的出现,的确让他们觉得有些不应该,杀了十七万降军,有些不人道。

    可随着大魏文报的出现,再加上此人这番话,众人这才逐渐醒悟过来。

    是啊,两万三千将士死于攻城,你只字不提,敌军杀了人后就投降,许清宵下令杀降十七万,你鬼叫连天。

    你他娘的是汉奸吧?

    这下子,不少人怒了。

    “我跟你去。”

    “老张,我也跟你去,他娘的,这帮文宫读书人,真他娘的没有一点良心。”

    “这帮畜生东西,敢情死的不是他们兄弟?咱大魏两万多条年轻生命死了,一句话不说,一个屁都不放,杀了十七万畜生,居然为他们打抱不平?这书读到他娘肚子里去了?”

    “走走走,废话什么,去大魏文宫。”

    “你们去大魏文宫,我找点人来,去大魏宫廷外。”

    “这帮人哪里是读书人?都是一群卖国贼!”

    “就是,一群卖国贼,对比许大人,当真是高低立判。”

    “对比许大人?你是在侮辱许大人吗?”

    “活该许大人是大魏未来新圣,就对比这帮人看,许大人现在封圣都不足为过。”

    京都百姓们也暴怒了,一个个抄起家伙,朝着大魏文宫和大魏宫廷外走去。

    而守仁学堂,这一刻也是无比沸腾与热闹。

    “出事了,出事了,百姓们纷纷前往文宫和大魏宫廷外,好像是要去打读书人。”

    “不好了,文宫外聚集了不少百姓。”

    “四大书院外也拒绝了不少百姓,感觉我等读书人这次犯众怒了。”

    守仁学堂内,有不少声音响起,一些读书人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略显慌张。

    然而,就在这时,李守明的声音响起了。

    “怕什么?”

    “京都百姓是去找文宫读书人麻烦,我们是守仁学堂的学生,百姓不会对我们出手的。”

    “恩,老师在民间的威望极高,这次百姓也是针对大魏文宫,与我等无关。”

    学堂内有人开口,并没有任何一丝畏惧。

    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在守仁学堂响起。

    “所有人听着!”

    “随我前往大魏宫廷。”

    声音响起,是陈星河的声音。

    这一刻,陈星河穿着一套素衣,从房间内走出,望着众学生如此说道。

    “师伯,我们是去做什么?”

    “师伯?去大魏宫廷作甚?”

    守仁学堂的学生们有些好奇,不知道陈星河是何意。

    “揍人!”

    “揍读书人!”

    陈星河十分潇洒,他一步跨过学堂之门,朝着外面赶去。

    这个时候,大魏文宫的读书人已经惹来民怨,他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文宫儒生,抓住这次机会,在大魏宫廷内,大肆辱骂许清宵,骂了整整一天,别说大魏宫廷内每隔一刻钟就听到这帮人鬼哭狼嚎了。

    就连守仁学堂每隔一刻钟,也能听到这些人鬼叫连天。

    大家伙都憋着一口气,现在机会来了,陈星河会放过吗?

    果然,随着陈星河如此开口,所有守仁学堂的学生们一个个激动了,纷纷跟着陈星河往大魏宫廷走去。

    一时之间。

    整个京都,已经彻底沸腾起来了。

    到处都是百姓,拿着家伙,朝着大魏宫廷走去。

    一支支八门京兵迅速整装待发,看到这种情势,肯定要出动兵部,他们想要稳住局面,但看到百姓们一个个眼中冒火。

    八门京兵们实在是不敢大声说话啊,只能让大家维持好秩序,千万不要发生民乱,这要是发生了民乱,可不是小事啊。

    大魏宫廷外。

    数以万计的读书人,依旧是每隔一刻钟大声请愿。

    他们这一天,可谓是骂爽了,堂堂一位大儒,未来的新圣,被他们这样辱骂,这还不够爽吗?

    本来自从许清宵来了以后,大魏文宫处处被打压,导致他们心里很不爽,尤其是许清宵太年轻了,如此年轻,就成为他们岂能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