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七十五章:蓬儒入牢,第二战起,五日内,拿下唐国!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大魏文宫,陈正儒的声音,充满着冷冽。

    他身为当朝丞相,再加上也是文宫大儒。

    他的怒斥,大魏文宫可没有人敢犟嘴。

    他们之所以会对许清宵怒斥,完全是因为许清宵年龄摆在这里,而且也仅仅只是出现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众人自然有些不服了。

    可陈正儒不一样,众人对陈正儒还是保持敬畏,无论是陈正儒的年龄还是陈正儒的地位。

    这一声声的老而不死。

    这一声声的滚出来。

    可谓是把蓬儒的颜面,踩在脚下,丝毫没有任何一点客气的样子。

    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

    记住m.42zw.

    只怕就是找死了。

    “呵!”

    ------------------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

    “好一句老而不死!”

    “好一句滚出来。”

    “陈大人,你这些年的圣贤书,可谓是没少读啊。”

    这一刻,张宁的声音响起,既然已经撕破脸了,张宁完全就不在乎陈正儒,他讥讽道,言语之中,带着莫名讽刺。

    无非就是再说陈正儒官威十足。

    “张宁。”

    “莫要在这里阴阳怪气。”

    “大魏江山,如今遭遇奇耻大辱,我等竭尽全力,守护江山,保家卫国,而汝等却在这里制造内乱。”

    “你知不知道,汝等已经犯下滔天大罪。”

    陈正儒怒指张宁,声音冷冽无比道。

    “滔天大罪?好一个滔天大罪。”

    “许清宵杀降,难道是对的?圣人不言杀,更何况是降军?”

    “我看你已经是被许清宵给蛊惑了心智,陈正儒,有本事,你就来大魏文宫,将我等全部杀了,我今日就不信,你真敢杀儒。”

    张宁态度极其强硬,他就不信陈正儒敢真的杀儒。

    “京兵听令!”

    “入文宫,杀张宁!”

    可还不等张宁继续嚣张,陈正儒的声音响起。

    进文宫,杀张宁。

    刹那间,数百位京兵,手握刀兵,直接踏入文宫当中。

    杀气腾腾,他们可没有那么多废话,陈正儒说杀,他们就杀。

    “陈正儒,你当真要让文宫染血?这是大逆不道之事。”

    “陈儒,绝不能让文宫染血,否则的话,会有天谴的啊。”

    “大儒含冤而死,会引来圣罚的啊。”

    “不可!不可!”

    一时之间,许多大儒纷纷开口,他们劝阻陈正儒,绝不能让文宫染血,这样的话,会惹来大麻烦。

    自古以来,杀儒都是天大的灾祸,对于一个王朝来说,是真正的不详。

    曾经有王朝杀儒,结果不到百年就崩塌。

    这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一种玄乎的说法,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吾所杀,并非儒!”

    “而是国贼!”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

    陈正儒霸气无比,他今日就要杀儒,让文宫的人有点记性,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惹事生非,这就是大错。

    天大的错误。

    平日里他们不管怎么闹,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陈正儒不想处理,因为他也是大儒,他也是文宫的一份子。

    实际上,陈正儒已经是在帮许清宵了,许清宵如此怒怼大魏文宫,陈正儒没有选择帮大魏文宫,而是选择沉默,这已经是站队了。

    对许清宵的站队。

    因为他也觉得大魏文宫,的的确确出了问题。

    可不管出了什么问题,他都可以容忍,毕竟大家的理念不同,他无话可说。

    但今日,不一样的是,陈正儒是真正的怒了。

    这帮家伙,乘着国家危难之时,妄想挑起内乱?

    这不是要灭国吗?

    大魏一旦灭国,倒霉的是谁?是大魏子民,是天下百姓啊,在百姓和文宫面前,他无条件站在百姓这一方。

    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只怕就是找死了。

    大不了自己背负骂名,大不了自己被天下读书人唾弃。

    他要一个问心无愧。

    八门京兵杀了进去,一个个脸色冰冷,他们抽出长刀。

    朝着张宁走去。

    这不开玩笑,也不是吓唬人,是真的要杀。

    “陈正儒,你当真敢杀儒?”

    张宁气的手指颤抖,可这也证明他害怕了,实实在在害怕了,否则的话,他不会如此。

    “杀!”

    陈正儒没有废话,一个杀字,证明他的态度。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了。

    “够了。”

    人作呕。

    “陈大人,老夫随你去天牢,可否?”

    蓬儒出声,他询问陈正儒。

    而后者面容冷冽,沉默了一会,他不知道蓬儒又耍什么心机,但可以知道的是,蓬儒绝对不可能心甘情愿去天牢。

    这种存在,让他去天牢,不比杀了他还难受。

    所以他必然是有其他心思和目的的。

    只是陈正儒想不到,他还有什么目的。

    “只要蓬儒配合,一切好说。”

    不过陈正儒还是依法办事,许清宵下令囚禁天牢,并没有直说要杀蓬儒,再者真杀一位天地大儒,他也不敢,影响太大了。

    一位大儒,他敢杀,天地大儒,他就有些不敢了。

    所以不管对方想玩什么花招,只能公事公办。

    “蓬儒,我随你去。”

    “你们欺人太甚,蓬儒,我随你去。”

    “走,我也随蓬儒去。”

    众大儒纷纷开口,想要跟随蓬儒去天牢内。

    张宁是第一个走来,表示忠心。

    “不用了,就老夫与张宁一同去即可,许清宵也是清算我等,你们不要去。”

    “大魏文宫就交给你们了。”

    蓬儒缓缓开口,他不需要其他人一同跟上来,只需要张宁一人即可。

    随着蓬儒之言响起,众大儒也就没有说什么了,他们目光之中满是恨意,望着陈正儒。

    大魏文宫的天地大儒,几乎是活着的领袖,被抓入天牢之中。

    有什么比这个还更耻辱的事情吗?

    蓬儒起身,他杵着拐杖,身子佝偻,风烛残年,让人莫名有些心酸。

    只是这份心酸,是朱圣一脉大儒的心酸。

    陈正儒并不在意。

    但他心中却充满着许多疑惑。

    他实在不明白,蓬儒为何主动去天牢,是面对大势低头吗?

    他不信,蓬儒这种人,能成为天地大儒,怎可能会因为大势低头?

    说句不好听的话,自己当真想要杀蓬儒,光靠八门京兵是不可能的,刀子落下的一瞬间,必然会有很多力量出现。

    阻止自己。

    想要杀一位天地大儒,这无疑是痴人说梦,最起码他陈正儒不够资格。

    可蓬儒到底在想什么?他又要密谋什么事情?

    陈正儒好奇。

    蓬儒敢如此大大方方去天牢,必然有自己的算计,可眼下他还有什么算计,能够翻盘?

    是想通过天下读书人,来为自己声张吗?

    这明显不可能的,将他关进大牢,又不是要让他死,天下读书人会气愤,但再怎么气愤,只要将蓬儒放出去就好。

    而且扣押蓬儒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打压蓬儒,而是让他不要制造内乱了。

    仅此而已。

    陈正儒是想要杀儒,将张宁杀了,但蓬儒的出现,制止了这场杀戮,如此配合自己,反倒是将自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处境。

    只不过,陈正儒并不在乎。

    大魏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是守国之战,莫说被大魏文宫驱逐,就算是自己不当大儒了,陈正儒也不在乎。

    “将犯人押进天牢。”

    人已经跟来了,陈正儒一挥手,让八门京兵将蓬儒与张宁押进天牢。

    当下,八门京兵直接带着两人,前往天牢之中,蓬儒走的不算快,八门京兵也不敢说什么,只要配合,他们也不愿意杀儒。

    文宫之外。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陈正儒没有任何心虚,反倒是冷声警告道。

    “大魏征战之时,还望诸位都老实一点,也警告天下读书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要制造内乱,一旦发现,严惩不贷。”

    陈正儒留下这句话,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事情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陈正儒没有去天牢,也没有去皇宫,而是来到了吏部,拟了一道昭文,宣告天下。

    大魏正逢百年之变化时,天下百姓需警惕外敌造内乱,不可听信谣言,一切事情,大魏朝廷将会以圣旨告示天下。

    但凡在此期间,造谣生事,无中生有,无论是何居心,严惩不贷,如若百姓听闻发现,可上报当地官府,若核查属实,赏白银五百两。

    这份告示,其针对的便是两个因素。

    一个是朱圣一脉读书人,一个就是各地藩王了。

    现在民意已经凝聚如火,大家团结一致,这道告示下来,定能压住藩王和一些居心叵测之人。

    待告示写出后,陈正儒也第一时间来到了文华殿内。

    将告示交给许清宵。

    “许大人,蓬儒主动伏法,带着张宁前往天牢之中了。”

    陈正儒将告示交给许清宵过目,同时提了一句。

    “恩。”

    “陈大人,此事你如何看待?”

    许清宵看了一眼告示,没有任何挑剔,内政方面几乎不需要去质疑陈正儒,能成为当朝丞相,其能力与才能,毋庸置疑。

    “很难说。”

    “蓬儒绝不可能这般心甘情愿地答应。”

    “只是一时之间,老夫想不到蓬儒想做什么。”

    陈正儒平静说道。

    他这话说出,许清宵跟着点了点头。

    是啊,蓬儒这般心甘情愿,他还真是觉得有问题啊。

    “先不管他了。”

    “既然他去了天牢,一切都好说,陈大人,继续压制大魏内乱之事,务必要求王朝内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朝廷的声音。”

    “此战想要大胜,绝不能出一点差错。”

    许清宵也想不出来,最起码现在是想不出来,蓬儒到底想要做什么。

    心甘情愿去天牢?

    畏惧权势?这不可能。

    那到底是为什么?许清宵也没有时间去想,只能先放在一边,先处理战事。

    “好!老夫与张尚书,王尚书一同处理内政之事,许大人,辛苦你了。”

    陈正儒点了点头,兵家的事情,有兵部尚书和这么多武将在,尤其是许清宵坐镇,他也不需要担心。

    现在反而是要多多防范内部的矛盾问题,若是被敌人乘虚而入,那就是阴沟里翻船了。

    “陈大人也辛苦了。”

    许清宵朝着陈正儒一拜,而后者摇了摇头。

    “许大人,藩王之事,还是要多多考虑,他们不可能不出来的,这对他们来说,是千载难逢之时。”

    “老夫先去派人调查,有任何结果,再来找你。”

    陈正儒离开了,不过临走之前,还是提醒许清宵一番,要注意藩王。

    读书人的事情,已经被压制下来了,蓬儒都进了天牢,不稳定因素控制下来,接下来就是各地藩王的事情。

    如若不压制各地藩王的话,那就麻烦了。

    陈正儒所言,许清宵心里明白。

    如今大魏的内乱还没有彻底结束,因为藩王蠢蠢欲动。

    别看他们现在不出面,那是因为他们都在等,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出来闹事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就是大魏军队被拖住,或者是大魏军队吃了败仗。

    一旦时机成熟,保证是各地揭竿而起。

    不过对付藩王,许清宵已经有了良策。

    足可以让各地藩王吃个大亏。

    说了这一次,许清宵要让藩王,文宫,异族国,包括突邪王朝,初元王朝,还有北蛮吃个大亏。

    一个天大的亏。

    当然眼下说这个还有点早,现在要做的,就是围绕第二战。

    随着陈正儒离开后。

    兵部尚书周严走来了,他带着一些情报走来。

    “许大人,射阳侯,广阳侯,临阳侯,已经进行第一次冲锋。”

    “阿木塔,突良并没有派兵出征,而是死守国门,战局焦灼,未能取得良好战果。”

    周严走来,带来的不是好消息,而是一个坏消息。

    行兵打仗,讲究的便是一鼓作气,如若一口气没有占据优势,那么极其容易会被敌人拖住手脚。

    这一刻,安国公等人纷纷围了上来,来到沙盘周围,开始研究地势,脑海当中模拟战场。

    “阿木塔本身山势险峻,他们的国都,更是建立在险峻之地,而且老夫知道,阿木塔国门,偏高,易守难攻,射阳侯未能取得良好战果,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

    安国公指着沙盘当中的阿木塔国门如此说道。

    “不止如此,阿木塔与突良相邻,他们身后连着四五个部落国家,土地平坦,极好运输兵器粮草,如若在五天内攻不下城。”

    “就要打持久战了。”

    卢国功的声音响起,他道出两国的优势。

    这对大魏来说,的确是个麻烦。

    攻城战最为简单,破了城门,一切好说。

    可攻城战也是最麻烦的,死守城门,本身就占据巨大的优势,你拿命堆可以,但人家不跟你拼啊。

    人家就守在国门当中。

    先消耗你的精锐,你要是退,他们换人守。

    你要是真打开了国门,那也不怕,里面的战士都磨好刀等你。

    尤其是许清宵杀降,大家心态已经彻底放平了。

    反正投降也是死,不投降也是死。

    不如跟你拼命。

    望着沙盘,许清宵微微皱眉。

    过了一会,许清宵开口道。

    “传军令!焚烧天旨,让射阳侯鸣金收兵,调整状态,翌日冲锋。”

    许清宵传达军令。

    鸣金收兵。

    此话一说,众人没有说什么了,鸣金收兵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对第二场战役来说,这是一个不好的开端。

    ------------------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防盗结束!五分钟后

    ----------------

    大魏文宫,陈正儒的声音,充满着冷冽。

    他身为当朝丞相,再加上也是文宫大儒。

    他的怒斥,大魏文宫可没有人敢犟嘴。

    他们之所以会对许清宵怒斥,完全是因为许清宵年龄摆在这里,而且也仅仅只是出现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众人自然有些不服了。

    可陈正儒不一样,众人对陈正儒还是保持敬畏,无论是陈正儒的年龄还是陈正儒的地位。

    这一声声的老而不死。

    这一声声的滚出来。

    可谓是把蓬儒的颜面,踩在脚下,丝毫没有任何一点客气的样子。

    没有人敢说话,即便是大儒,也不敢说什么了,陈正儒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要是再敢招惹他。

    只怕就是找死了。

    “呵!”

    “好一句老而不死!”

    “好一句滚出来。”

    “陈大人,你这些年的圣贤书,可谓是没少读啊。”

    这一刻,张宁的声音响起,既然已经撕破脸了,张宁完全就不在乎陈正儒,他讥讽道,言语之中,带着莫名讽刺。

    无非就是再说陈正儒官威十足。

    “张宁。”

    “莫要在这里阴阳怪气。”

    “大魏江山,如今遭遇奇耻大辱,我等竭尽全力,守护江山,保家卫国,而汝等却在这里制造内乱。”

    “你知不知道,汝等已经犯下滔天大罪。”

    陈正儒怒指张宁,声音冷冽无比道。

    “滔天大罪?好一个滔天大罪。”

    “许清宵杀降,难道是对的?圣人不言杀,更何况是降军?”

    “我看你已经是被许清宵给蛊惑了心智,陈正儒,有本事,你就来大魏文宫,将我等全部杀了,我今日就不信,你真敢杀儒。”

    张宁态度极其强硬,他就不信陈正儒敢真的杀儒。

    “京兵听令!”

    “入文宫,杀张宁!”

    可还不等张宁继续嚣张,陈正儒的声音响起。

    进文宫,杀张宁。

    刹那间,数百位京兵,手握刀兵,直接踏入文宫当中。

    杀气腾腾,他们可没有那么多废话,陈正儒说杀,他们就杀。

    “陈正儒,你当真要让文宫染血?这是大逆不道之事。”

    “陈儒,绝不能让文宫染血,否则的话,会有天谴的啊。”

    “大儒含冤而死,会引来圣罚的啊。”

    “不可!不可!”

    一时之间,许多大儒纷纷开口,他们劝阻陈正儒,绝不能让文宫染血,这样的话,会惹来大麻烦。

    自古以来,杀儒都是天大的灾祸,对于一个王朝来说,是真正的不详。

    曾经有王朝杀儒,结果不到百年就崩塌。

    这不是开玩笑,也不是一种玄乎的说法,而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吾所杀,并非儒!”

    “而是国贼!”

    陈正儒霸气无比,他今日就要杀儒,让文宫的人有点记性,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惹事生非,这就是大错。

    天大的错误。

    平日里他们不管怎么闹,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陈正儒不想处理,因为他也是大儒,他也是文宫的一份子。

    实际上,陈正儒已经是在帮许清宵了,许清宵如此怒怼大魏文宫,陈正儒没有选择帮大魏文宫,而是选择沉默,这已经是站队了。

    对许清宵的站队。

    因为他也觉得大魏文宫,的的确确出了问题。

    可不管出了什么问题,他都可以容忍,毕竟大家的理念不同,他无话可说。

    但今日,不一样的是,陈正儒是真正的怒了。

    这帮家伙,乘着国家危难之时,妄想挑起内乱?

    这不是要灭国吗?

    大魏一旦灭国,倒霉的是谁?是大魏子民,是天下百姓啊,在百姓和文宫面前,他无条件站在百姓这一方。

    所以他今日要杀儒,以血警告所有人,在这个节骨眼上,谁敢闹事,他就杀谁。

    大不了自己背负骂名,大不了自己被天下读书人唾弃。

    他要一个问心无愧。

    八门京兵杀了进去,一个个脸色冰冷,他们抽出长刀。

    朝着张宁走去。

    这不开玩笑,也不是吓唬人,是真的要杀。

    “陈正儒,你当真敢杀儒?”

    张宁气的手指颤抖,可这也证明他害怕了,实实在在害怕了,否则的话,他不会如此。

    “杀!”

    陈正儒没有废话,一个杀字,证明他的态度。

    也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了。

    “够了。”

    声音响起,是蓬儒的声音。

    他杵着拐杖,缓缓出现在众人面前。

    京兵们止步。

    毕竟一位天地大儒,他们还是要尊重的。

    “我等见过蓬儒。”

    诸大儒们看着蓬儒,齐齐一拜,以示尊重。

    而陈正儒望着蓬儒,眼神之中只有冷漠,其余没有任何情绪。

    他无需尊重这种人,祸国殃民,是为国贼。

    然而,当所有人都认为蓬儒是出来叫板陈正儒时,他的声音,却让众人惊讶了。

    “老夫随你们去天牢。”

    他淡然开口,只一句话,让众人惊愕。

    “蓬儒!这万万不可啊。”

    “蓬儒,您贵为天地大儒,万万不可啊。”

    “蓬儒!”

    众大儒纷纷开口,一位天地大儒被扣押囚牢之中,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这不仅仅是对天地大儒的羞辱,更是对大魏文宫的羞辱啊。

    这要是真去了,对大魏文宫来说,是天大的耻辱,所有读书人都要悲愤啊。

    堂堂天地大儒,被扣押天牢之中,这如何不是奇耻大辱。

    “好了。”

    “公道自在人心。”

    “不要再争了。”

    蓬儒开口,他不想要争了,甘心前往天牢内。

    只是这句公道自在人心,却莫名显得令人作呕。

    “陈大人,老夫随你去天牢,可否?”

    蓬儒出声,他询问陈正儒。

    而后者面容冷冽,沉默了一会,他不知道蓬儒又耍什么心机,但可以知道的是,蓬儒绝对不可能心甘情愿去天牢。

    这种存在,让他去天牢,不比杀了他还难受。

    所以他必然是有其他心思和目的的。

    只是陈正儒想不到,他还有什么目的。

    “只要蓬儒配合,一切好说。”

    不过陈正儒还是依法办事,许清宵下令囚禁天牢,并没有直说要杀蓬儒,再者真杀一位天地大儒,他也不敢,影响太大了。

    一位大儒,他敢杀,天地大儒,他就有些不敢了。

    所以不管对方想玩什么花招,只能公事公办。

    “蓬儒,我随你去。”

    “你们欺人太甚,蓬儒,我随你去。”

    “走,我也随蓬儒去。”

    众大儒纷纷开口,想要跟随蓬儒去天牢内。

    张宁是第一个走来,表示忠心。

    “不用了,就老夫与张宁一同去即可,许清宵也是清算我等,你们不要去。”

    “大魏文宫就交给你们了。”

    蓬儒缓缓开口,他不需要其他人一同跟上来,只需要张宁一人即可。

    随着蓬儒之言响起,众大儒也就没有说什么了,他们目光之中满是恨意,望着陈正儒。

    大魏文宫的天地大儒,几乎是活着的领袖,被抓入天牢之中。

    有什么比这个还更耻辱的事情吗?

    蓬儒起身,他杵着拐杖,身子佝偻,风烛残年,让人莫名有些心酸。

    只是这份心酸,是朱圣一脉大儒的心酸。

    陈正儒并不在意。

    但他心中却充满着许多疑惑。

    他实在不明白,蓬儒为何主动去天牢,是面对大势低头吗?

    他不信,蓬儒这种人,能成为天地大儒,怎可能会因为大势低头?

    说句不好听的话,自己当真想要杀蓬儒,光靠八门京兵是不可能的,刀子落下的一瞬间,必然会有很多力量出现。

    阻止自己。

    想要杀一位天地大儒,这无疑是痴人说梦,最起码他陈正儒不够资格。

    可蓬儒到底在想什么?他又要密谋什么事情?

    陈正儒好奇。

    蓬儒敢如此大大方方去天牢,必然有自己的算计,可眼下他还有什么算计,能够翻盘?

    是想通过天下读书人,来为自己声张吗?

    这明显不可能的,将他关进大牢,又不是要让他死,天下读书人会气愤,但再怎么气愤,只要将蓬儒放出去就好。

    而且扣押蓬儒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打压蓬儒,而是让他不要制造内乱了。

    仅此而已。

    陈正儒是想要杀儒,将张宁杀了,但蓬儒的出现,制止了这场杀戮,如此配合自己,反倒是将自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处境。

    只不过,陈正儒并不在乎。

    大魏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这是守国之战,莫说被大魏文宫驱逐,就算是自己不当大儒了,陈正儒也不在乎。

    “将犯人押进天牢。”

    人已经跟来了,陈正儒一挥手,让八门京兵将蓬儒与张宁押进天牢。

    当下,八门京兵直接带着两人,前往天牢之中,蓬儒走的不算快,八门京兵也不敢说什么,只要配合,他们也不愿意杀儒。

    文宫之外。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陈正儒没有任何心虚,反倒是冷声警告道。

    “大魏征战之时,还望诸位都老实一点,也警告天下读书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要制造内乱,一旦发现,严惩不贷。”

    陈正儒留下这句话,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事情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陈正儒没有去天牢,也没有去皇宫,而是来到了吏部,拟了一道昭文,宣告天下。

    大魏正逢百年之变化时,天下百姓需警惕外敌造内乱,不可听信谣言,一切事情,大魏朝廷将会以圣旨告示天下。

    但凡在此期间,造谣生事,无中生有,无论是何居心,严惩不贷,如若百姓听闻发现,可上报当地官府,若核查属实,赏白银五百两。

    这份告示,其针对的便是两个因素。

    一个是朱圣一脉读书人,一个就是各地藩王了。

    现在民意已经凝聚如火,大家团结一致,这道告示下来,定能压住藩王和一些居心叵测之人。

    待告示写出后,陈正儒也第一时间来到了文华殿内。

    将告示交给许清宵。

    “许大人,蓬儒主动伏法,带着张宁前往天牢之中了。”

    陈正儒将告示交给许清宵过目,同时提了一句。

    “恩。”

    “陈大人,此事你如何看待?”

    许清宵看了一眼告示,没有任何挑剔,内政方面几乎不需要去质疑陈正儒,能成为当朝丞相,其能力与才能,毋庸置疑。

    “很难说。”

    “蓬儒绝不可能这般心甘情愿地答应。”

    “只是一时之间,老夫想不到蓬儒想做什么。”

    陈正儒平静说道。

    他这话说出,许清宵跟着点了点头。

    是啊,蓬儒这般心甘情愿,他还真是觉得有问题啊。

    “先不管他了。”

    “既然他去了天牢,一切都好说,陈大人,继续压制大魏内乱之事,务必要求王朝内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朝廷的声音。”

    “此战想要大胜,绝不能出一点差错。”

    许清宵也想不出来,最起码现在是想不出来,蓬儒到底想要做什么。

    心甘情愿去天牢?

    畏惧权势?这不可能。

    那到底是为什么?许清宵也没有时间去想,只能先放在一边,先处理战事。

    “好!老夫与张尚书,王尚书一同处理内政之事,许大人,辛苦你了。”

    陈正儒点了点头,兵家的事情,有兵部尚书和这么多武将在,尤其是许清宵坐镇,他也不需要担心。

    现在反而是要多多防范内部的矛盾问题,若是被敌人乘虚而入,那就是阴沟里翻船了。

    “陈大人也辛苦了。”

    许清宵朝着陈正儒一拜,而后者摇了摇头。

    “许大人,藩王之事,还是要多多考虑,他们不可能不出来的,这对他们来说,是千载难逢之时。”

    “老夫先去派人调查,有任何结果,再来找你。”

    陈正儒离开了,不过临走之前,还是提醒许清宵一番,要注意藩王。

    读书人的事情,已经被压制下来了,蓬儒都进了天牢,不稳定因素控制下来,接下来就是各地藩王的事情。

    如若不压制各地藩王的话,那就麻烦了。

    陈正儒所言,许清宵心里明白。

    如今大魏的内乱还没有彻底结束,因为藩王蠢蠢欲动。

    别看他们现在不出面,那是因为他们都在等,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出来闹事的机会。

    而这个机会,就是大魏军队被拖住,或者是大魏军队吃了败仗。

    一旦时机成熟,保证是各地揭竿而起。

    不过对付藩王,许清宵已经有了良策。

    足可以让各地藩王吃个大亏。

    说了这一次,许清宵要让藩王,文宫,异族国,包括突邪王朝,初元王朝,还有北蛮吃个大亏。

    一个天大的亏。

    当然眼下说这个还有点早,现在要做的,就是围绕第二战。

    随着陈正儒离开后。

    兵部尚书周严走来了,他带着一些情报走来。

    “许大人,射阳侯,广阳侯,临阳侯,已经进行第一次冲锋。”

    “阿木塔,突良并没有派兵出征,而是死守国门,战局焦灼,未能取得良好战果。”

    周严走来,带来的不是好消息,而是一个坏消息。

    行兵打仗,讲究的便是一鼓作气,如若一口气没有占据优势,那么极其容易会被敌人拖住手脚。

    这一刻,安国公等人纷纷围了上来,来到沙盘周围,开始研究地势,脑海当中模拟战场。

    “阿木塔本身山势险峻,他们的国都,更是建立在险峻之地,而且老夫知道,阿木塔国门,偏高,易守难攻,射阳侯未能取得良好战果,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情。”

    安国公指着沙盘当中的阿木塔国门如此说道。

    “不止如此,阿木塔与突良相邻,他们身后连着四五个部落国家,土地平坦,极好运输兵器粮草,如若在五天内攻不下城。”

    “就要打持久战了。”

    卢国功的声音响起,他道出两国的优势。

    这对大魏来说,的确是个麻烦。

    攻城战最为简单,破了城门,一切好说。

    可攻城战也是最麻烦的,死守城门,本身就占据巨大的优势,你拿命堆可以,但人家不跟你拼啊。

    人家就守在国门当中。

    先消耗你的精锐,你要是退,他们换人守。

    你要是真打开了国门,那也不怕,里面的战士都磨好刀等你。

    尤其是许清宵杀降,大家心态已经彻底放平了。

    反正投降也是死,不投降也是死。

    不如跟你拼命。

    望着沙盘,许清宵微微皱眉。

    过了一会,许清宵开口道。

    “传军令!焚烧天旨,让射阳侯鸣金收兵,调整状态,翌日冲锋。”

    许清宵传达军令。

    鸣金收兵。

    此话一说,众人没有说什么了,鸣金收兵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对第二场战役来说,这是一个不好的开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