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七十七章:一日灭三国!异族叛变!三国傻眼!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有人会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要总攻?

    这实在是有点问题啊。

    之前明明已经杀入城中了。

    然后鸣金收兵。

    现在回来了,不做调整和休养,就直接要发动总攻,说实话别说将领们有些头疼了。

    八十多万大军也郁闷了。

    既然要攻,刚才完全可以一鼓作气杀进去啊。

    何必等明天又打?

    这不是吃饱没事干?

    将士们有些不服气了,可这是军令,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啊。

    与此同时。

    记住m.42zw.

    大营内。

    当射阳侯此话说完,其余将士们忍不住纷纷开口了。

    “将军,明日如若再总攻的话,敌军肯定会有所防范的啊。”

    “这对我军完全不利。”

    广阳侯开口,他直接指出明天战局的情况,总攻肯定是不行的,这才刚刚冲锋了一次,现在又来一次?

    最主要的是,如果是这样的话,第一次就应该冲杀,而不是等待第二次。

    一鼓作气把阿木塔给冲烂了,这样的话,最起码占据一座国都,还可以慢慢打持久战。

    你突然鸣金收兵,以致于军心溃散,现在又要总攻,将士们哪里愿意啊?

    “将军,的确不可总攻,如若总攻的话,对我军战局来说,实为不利。”

    “请将军三思。”

    临阳侯开口,他也认为不可总攻,毕竟将士们的士气不高,再加上人家肯定会有所防备的。

    可射阳侯摇了摇头,他将许清宵的信摆在桌上,而后开口道:“你们自己看,如若你们觉得可以说服守仁的话,你们自己来回答。”

    射阳侯如此说道。

    随着他将信件摆在桌上时,众将的目光不由纷纷投了过去。

    信纸上的内容不多,大致就是,明日总攻阿木塔,集结所有兵马,不守大营。

    仅此而已。

    这就是许清宵第三封信,让射阳侯脸色变的第三封信。

    论战局而言,本来今日就不应该鸣金收兵,完全可以借助麒麟军的士气,一鼓作气将阿木塔给打下来,虽然过程很困难,付出的代价也极大。

    可最起码有一个落脚之地了,你不用时时刻刻担心敌军偷袭。

    然而现在鸣金收兵了。

    你之前付出的所有代价,基本上打水漂,当然非要说的话,就是给阿木塔一个狠狠的教训。

    可对战局来说,有什么影响?

    如果你只是打一个国家,那没什么好说的。

    可你面临的是三个国家,以及他们后面三十二国的支援啊。

    如若不能一鼓作气打下来,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吃亏了,而且吃的是大亏。

    实在是有些脑子疼。

    现在许清宵又要让大家总攻,实在是想不明白许清宵到底想要做什么。

    “守仁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啊。”

    广阳侯有些没脾气了,如果这是射阳侯的意思,他可以劝阻,他可以阻拦下来。

    可问题是,许清宵下达的命令,他劝不下来啊。

    许清宵现在被任命为总指挥使,基本上他下达的命令,只能遵守,除非你有非常好的良策。

    不然的话,凭什么听你的?

    射阳侯沉默不语。

    现在整场战局,完全是听从许清宵的,他就算是想要临时更改战术也没有用,因为压根就没有布好战略方案。

    后勤没有彻底搞好。

    军队士气没有搞好。

    包括各方面的计谋,都没有想出来。

    而许清宵现在又要让大家明日直接发动总攻,这谁顶得住啊?

    不答应吧,你违背军令。

    答应吧,你自己也觉得不妥。

    这一刻,射阳侯,广阳侯,临阳侯陷入了沉默当中,大营内也是一片死寂。

    可最终,射阳侯的声音响起了。

    “本侯问一问守仁吧,他应该不会如此冲动的,或许藏了一手。”

    射阳侯叹了口气,不是不信任许清宵,而是许清宵的作战方法,完全就不告诉大家啊,口头上说五日内拿下唐国?

    怎么拿?

    连个阿木塔都拿不下,凭什么拿唐国啊?

    所以自己人都有些郁闷,打算找许清宵好好谈一谈。

    用天旨进行交流。

    而与此同时。

    阿木塔王宫。

    唐国的使者与突良使者已经赶来了。

    阿木塔遭遇如此惨烈的大战,自然而然要将两国使者喊来,商量对策了。

    当然,说是说商量对策,其实就是援助问题。

    王宫内。

    阿木塔王坐在王椅上,他目光平静地看向唐国使者与突良使者道。

    “这一战,我阿木塔将士死了接近六万,重伤不计其数。”

    “这还是守城之战,若不是大魏麒麟军左右两翼遭到袭击,只怕不出两个时辰,大魏麒麟军便会杀入本王的王宫之中。”

    “眼下,大魏麒麟军已经对我阿木塔虎视眈眈,如若两国再不援助的话,明日或者后日,阿木塔王宫便会被麒麟军占领。”

    “故此,孤希望两国增加援兵,来帮助我阿木塔。”

    阿木塔的王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突良国来使倒也简单,望着阿木塔王道。

    “请王上放心,突良与阿木塔本就是一脉,国君已经答应,援助四成兵力,帮助阿木塔守住难关。”

    突良国来使如此说道,他的回答,让阿木塔王很是满意,当然他也明白,突良之所以如此慷慨,其主要原因是,突良是在他左后方,如果阿木塔没了,突良也很麻烦,尤其是在运粮这一块。

    两国的关系,完全可以用上唇亡齿寒来形容。

    可唐国使者却微微皱眉。

    “王上,唐国愿意援助五万大军,帮助阿木塔抵御难关。”

    他如此说道。

    提出支援五万兵马。

    但此话一说,阿木塔王顿时站起身来了,他的目光寒冷可怕,落在唐国使者身上。

    “五万?不是本王瞧不起唐国,五万唐国兵马,打得过一万麒麟军吗?”

    “突良愿意援助四成,而唐国只愿意援助五万?你不觉得唐国有些过分吗?”

    “难不成是说,唐国是希望我阿木塔被灭吗?”

    阿木塔王实在是有些愤怒了。

    自己辛辛苦苦御敌,没想到唐国竟然如此吝啬?

    蕃国的国君,舍不得自己国家的士兵,让其他国家将领冲锋陷阵,遭到百国嫌弃。

    他不一样,他是王,阿木塔的王,他不屑于这般,他可以付出自己国家将领的生命,但光靠自己的势力,肯定是打不过大魏麒麟军的。

    所以才会需求援助,这一场大战,自己阵亡了接近六万大军啊,这是什么概念?

    守城之战,阵亡六万大军。

    如果不是突良和唐国左右夹击,让大魏第二军有些畏惧,否则的话,阿木塔极有可能就在今日被灭国。

    自己付出的代价已经很大了,也表明了自己的信念,坚决不会出卖同盟国。

    可没想到,同盟国居然不帮自己?

    这还打个毛啊。

    “王上,请息怒。”

    “唐国并无此意。”

    “主要是国君担心,大魏只是假意冲击阿木塔,实际上想要攻我唐国。”

    唐国使者如此说道。

    可话一说完,阿木塔王直接怒了。

    “假意冲击阿木塔?”

    “用数万战士的鲜血,只为了演场戏?你觉得你这话孤王会信吗?”

    不是阿木塔王不相信唐国,而是大魏麒麟军用几万条生命,就是为了演一场戏?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这个许清宵就真的太狠了。

    “兵不厌诈啊,王上。”

    唐国使者继续开口。

    可他还想说什么,却被阿木塔王直接打断了。

    “少跟孤说这么多废话。”

    “大魏麒麟军,即便当真是这样想的,从阿木塔到唐国也需要时间吧?”

    “这段时间内,你们唐国完全可以想尽办法抵御,孤别的不说,以唐国的防守能力。”

    “九十万大军,攻十天也不见得能攻下唐国。”

    “而九十万大军,只需要一天的时间,便可以踏平阿木塔。”

    “如果一旦进入血战状态,大魏麒麟军不顾一切,阿木塔根本无法支撑多久,什么援助不援助,孤的国家灭亡了,还需要你们支援吗?”

    阿木塔王一字一句道。

    他已经做了他该做的事情,总不可能一直让自己付出吧?

    若这样的话,即便是拖住了大魏,又能如何?

    自己国家灭亡了,大家血赚?

    抱歉,孤王虽然英勇,但不是傻子。

    面对阿木塔王的强势,唐国使者还想要说什么,突兀之间,一道声音响起。

    “战报!”

    “大魏麒麟军传来消息,明日八十万大军,舍弃主营,对我国进行总攻。”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宫殿内,众人的脸色顿时变了。

    尤其是阿木塔王,更是望着唐国使者怒吼道。

    “听见了没有?”

    “八十万大军,明日就要到孤的城下总攻。”

    “如若唐国不给予援助,孤立刻撤离所有将士,大不了就躲起来,留下一切资源给予大魏麒麟军。”

    “孤到时候就要看看,是突良国先被灭,还是尔等唐国先被灭。”

    阿木塔王的的确确没什么好说的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如果唐国还不给予支援的话,那大家一起完。

    他把国都留给人家,包括其他城市,自己带人跑路,就说是过来援助的,人家也乐意啊,毕竟现在人人自危。

    谁不希望自己有个盟友驻军?

    阿木塔王这番话,基本上是最后的通告,如果唐国答应,大家还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可如果唐国不答应。

    那没问题啊,掀桌嘛,又不是不敢。

    听到阿木塔王这番话,唐国使者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想了想,最终给予一个答复。

    “王上,下官回去,告知国君,无论如何为王上争取十五万大军。”

    这是唐国使者的最高权限了,十五万大军。

    可阿木塔王却摇了摇头道。

    “三十万!二十五国兵力的援助,都在你们唐国,孤王需要三十万兵马,最起码驻守五日!五日后,三十万大军再回去都行!”

    阿木塔王也是狠,直接要来三十万,等同于是唐国五成的国力了。

    “王上!”

    唐国使者继续开口,可惜的是,阿木塔王直接挥了挥手道。

    “不要再多说了,就这样吧,三十万,若是明日丑时之前,唐国不给予援助,那孤王可以保证,大魏麒麟军无需攻城,便可获城。”

    阿木塔王很直接,他态度也很坚决。

    无需于他们说这么多废话。

    三十万大军,不给就走人,反正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顶,如若唐国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那就来吧。

    “容下官回去询问!”

    唐国使者已经看出来了,阿木塔王是势在必得。

    想到这里,他不由长叹一口气,但想想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告退。

    随着唐国使者离开后,阿木塔王不禁冷骂道。

    “中原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待蛮族出场,必将他们践踏于脚下。”

    显然他的确生气了,对这个盟军,生出巨大的厌恶感。

    不过他没有多想,反正留给唐国的时间还充裕,还有五个时辰。

    若是不行,他说到做到。

    而与此同时。

    大魏王朝。

    文华殿内。

    随着一道道战报响起,引得文华殿一次比一次安静。

    “大魏第二军战报,五十万大军总攻阿木塔国都,已破城!但左右两翼受到突良与唐国阻击,以致于鸣金收兵。”

    “此战,战死三万,重伤五万。”

    当这些信息出现,大殿内几乎没有任何声音了。

    三万战死。

    重伤五万。

    这是何等的代价啊?

    若是再来几趟,麒麟军就要被打没了。

    虽然知晓战争残酷,可听到这战死的三万将士,众人心中还是不免心痛与悲伤。

    三万啊,活生生的三万条生命啊。

    一时之间,九位国公,几十位列侯,包括兵部尚书全部来到沙盘周围,认真开始研究这场战局。

    如若再想不出什么法子的话,对大魏来说,极其不利。

    可就在此时,第二道战报消息响起。

    “报!”

    “射阳侯请示,是否明日集结所有将士,总攻阿木塔国都。”

    声音响起。

    大殿众人再次沉默。

    而许清宵的声音,也在第一时间给予回应。

    “是!”

    当听到许清宵下达总攻命令后,众人皆然惊愕。

    几位列侯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提醒许清宵,已经总攻过一次,没有拿下来,不能继续总攻下去。

    否则的话,对局势极其不利。

    后勤大营任何东西都没有处理好,万一再失利或者是被拖住手脚的话,那这九十万大军,可就麻烦了。

    只是这些列侯的声音刚说完。

    安国公目光死死地落在唐国上,他不由看向许清宵道。

    “守仁,你是想要假意攻打阿木塔,实则是为了攻下唐国对吗?”

    安国公不愧是国公之首,一眼看穿许清宵的想法。

    听到这话,众人这才松了口气,他们真的害怕,许清宵只是为了争口气,而让九十万大军冲击。

    当然,现在已经没有九十万大军了,满打满算也就是八十万大军。

    安国公此话一说,众人将目光看向沙盘。

    兵部尚书周严也立刻出声了。

    “此计不错,但问题是,唐国比阿木塔国门更加难以打开,即便是突袭,只怕也是一场恶战啊。”

    周严瞬间判断出,这场战役的问题。

    突袭唐国,很不错,想法计划都不错。

    可问题是,唐国又不弱,你突然袭击的意义不大啊。

    光是一个国门,你最起码要打三天。

    这三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第一天,唐国的确会有一些手忙脚乱,但守城之战,坚持一天完全没有问题,大量的消耗麒麟军兵力。

    而突良和阿木塔也会在第一时间派兵增援,大魏麒麟军腹背受敌。

    第二天,一旦占据焦灼,马上各国会派出源源不断的战士,前来援助,唐国这边死一千人,他们就补一千人。

    而大魏死一千人,不可能再派一千人来。

    因为没有候补可言,甚至人家直接端了你的大本营,你连回去休养都没有地方休息。

    所以周严并不认同这个战术。

    “守仁,你是否还有其他计划?”

    安国公也想到了这一点,但他第一时间看向许清宵,如此询问道。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

    而后深吸一口气,开口道。

    “全方位监督唐国,看看唐国是否援助阿木塔。”

    “让射阳侯第一时间以天旨给予情报,不可拖延。”

    “再监督唐国援兵是否到齐?也让射阳侯第一时间给予情报。”

    许清宵开口,他如此说道。

    “遵令!”

    后者立刻开口,随后待信使离开,许清宵看向众人道。

    “诸位!”

    “许某并非是要佯攻阿木塔!”

    “许某之计,是一日之内,灭三国!”

    “只是这里面涉及之事,恕许某不能直说,明日戌时,诸位等战报即可。”

    许清宵开口,他言语自信,目光锁定唐国,阿木塔,以及突良。

    他不是要假装去攻击阿木塔,他是要灭三国,一日之内,多一个时辰都不行。

    果然,随着许清宵这般自信,众人彻彻底底傻眼了。

    知道他许清宵猛,也知道许清宵才华横溢,可真不敢相信,许清宵竟然如此自信。

    一日之间,灭三国?

    你怎么灭?

    现在连个阿木塔都打不下,说要灭三国?这已经不是狂妄了,这是说梦话吧?

    可当这话从许清宵口中说出,众人莫名相信了。

    “守仁!”

    “无论如何,老夫皆支持你。”

    “恩,我等也支持你。”

    “既然你有这般的自信,那老夫就不多说了。”

    众人不再言语,他们静静等待结果,许清宵都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就如此。

    四个时辰后。

    已经到了亥时。

    一张天旨出现在许清宵手中,是射阳侯传来的情报。

    “启,唐国援助三十万大军于阿木塔国都。”

    “唐国内,有二十余国援兵到齐。”

    “请主帅下令!”

    这是射阳侯传来的情报战机。

    许清宵没有任何废话,直接将自己真正的计划写上去。

    “派四十万大军,相隔阿木塔三十里外,分散而站,营造假象,其余四十万大军,以白布条缠左臂上方,埋伏于唐国国门之外三十里,于卯时五刻,全军杀入唐国。”

    “阿木塔之外四十万大军,各自领兵二十万,由临阳侯,广阳侯带队,杀入阿木塔国都,以及突良国都,卯时五刻,杀入敌国,扬我大魏国威,肃我麒麟军之威,”

    “记住,缠布者不杀,其余格杀勿论。”

    天旨情报燃烧。

    下一刻。

    远在天边的第二军大营中。

    当射阳侯收到许清宵的天旨后,第一时间觉得有些古怪。

    极其的古怪。

    三十万大军相隔阿木塔三十里外,营造假象,进攻唐国。

    这种战术他明白。

    可问题是,这个战术没用啊,四十万大军,肯定打不开唐国国门。

    至于剩下四十万大军,广阳侯和临阳侯领兵二十万,攻破阿木塔与突良国门?

    这更不可能啊。

    昨日五十万,才攻开了国门,今日二十万怎么攻开?

    而且唐国援助兵马三十万,就更难攻开了。

    最让他觉得古怪的是,为什么要缠白布?

    等等!

    就在这一瞬间,射阳侯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突然愣在原地了。

    彻彻底底愣住了。

    “左将军,右将军,速速前来!”

    下一刻,射阳侯声音颤抖道。

    当下,广阳侯和临阳侯入帐,他们神色好奇地看着射阳侯,同时目光也落在了这张天旨上。

    只是一刹那间,广阳侯不由皱眉道。

    “这怎么可能!”

    “二十万,怎可能打开国门!”

    这是广阳侯第一反应。

    而临阳侯看到射阳侯的神色表情后,突然之间,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一变。

    他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而射阳侯此时,不由咽了口唾沫道。

    “我总算是知道守仁到底在做什么了!”

    “此战,若是真能成的话,守仁要封神啊。”

    射阳侯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真的,他从军这么多年,打过这么多仗,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竟会有这样的心思。

    打仗无非几个因素。

    兵力!粮草!攻守!计谋!

    其中前面三个最为重要,而计谋这种东西,必须要拥有一定的兵力,才能去用计谋。

    不然的话,给你一千铁骑面对十万大军,你怎么去打?

    就好比现在一样,双方兵力差不多的情况下,却打的极其焦灼。

    甚至大魏麒麟军处处碰壁,别说什么五日灭国了,就算是五十日,估计也破不了一城。

    可许清宵的计谋,让他实实在在感到了害怕,也实实在在震惊了。

    “还好守仁是我们大魏子民,不然的话,大魏面对这样的敌人,只怕.......”

    临阳侯也逐渐明白了许清宵的计划。

    唯独广阳侯有些郁闷了。

    “你们再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他实在是有些听不懂。

    “没事,广阳侯,你记住,卯时一到,不管发生任何事情,直冲突良国门,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路杀,不过有件事情你还要记住。”

    “传令下去,手臂上缠了白布条的,不要杀,没有缠白布条的,一律照杀不误,知道吗?”

    射阳侯没时间跟他解释了,他立刻走出去,召来百将,将这件事情落实下去,务必要让所有将士们做好。

    否则的话,误杀自己人,那就麻烦了。

    子时五刻。

    第二军大营内,所有白色帐篷全部被毁了,被撕下来变成一条条白布,缠在手臂上。

    卯时之后,所有人都知道是一场大战,自然众人的心情有些紧张。

    但战场厮杀他们不怕,他们主要郁闷的是,久久无法攻下一座城门,白白枉死,他们如何不气?

    白死谁都不愿意,死在敌人的刀下,技不如人,他们无话可说。

    故此,麒麟军内已经产生了怨气,可这怨气暂时还没有爆发,可如若再这样久攻不下,估计会厌战。

    丑时两刻。

    四十万大军出现在阿木塔国门五十里外,四十万大军占据一座又一座山头,密密麻麻,一眼看去,遮天蔽日。

    阿木塔的探子,早已经看清楚一切,已经第一时间去汇报了。

    而暗中,四十万大军,却悄然朝着唐国杀去。

    麒麟军有些好奇,不知道为何前往唐国,但整个大军还是十分安静,心中虽然有疑惑,可没有一个人去询问。

    这种战争,轮不到一个小兵去讨论。

    卯时两刻。

    四十万大军已经全部集结。

    大军朝前缓缓压近。

    卯时三刻。

    距离唐国国都只有二十五里。

    卯时四刻。

    距离唐国国都只有二十里。

    卯时五刻。

    距离唐国国都只有十五里。

    这一刻。

    击鼓声忽然响起,射阳侯骑乘一匹极其凶悍的烈马,剑指唐国国都,大声吼道。

    “全军听令!”

    “杀!”

    吼声如雷,传遍四十万大军。

    几乎是一瞬间,四十万大军没有任何顾虑,直接朝着唐国国都杀去。

    而就在这一刻。

    唐国国都城墙之上,三万名弓箭手早已经等待许久。

    不少大型投石器也已经准备了许久。

    唐国将领,似乎早就料到大魏会突袭。

    实际上,大魏麒麟军出现之时,唐国王宫内就已经传来了情报。

    王宫中。

    唐王坐在大殿,眼神之中满是轻蔑与不屑。

    兵部尚书林秋更是放声大笑。

    “我还以为这个许清宵有何等本事?原来就这般?想要突袭唐国?把唐国当做蕃国了吗?真是可笑!”

    兵部尚书讥讽着许清宵。

    而唐国的亲王跟着缓缓开口道。

    “林尚书果然聪慧,早已经料到大魏一举一动,如若按照林尚书的意思,这一战,至少可以歼敌二十万啊!”

    唐国亲王如此说道,脸上也满是笑容。

    “亲王过誉了,只是对付区区一个许清宵,谈不上聪慧。”

    “下官已经部署十万大军,在战场两翼,只要大魏麒麟军撤退,这十万大军,将痛打落水狗。”

    “大魏啊大魏,他们当真是愚蠢,让一个书生来指挥战场。”

    “这个许清宵,把我唐国想的太弱了,光是外城,他想要攻入,至少需要五日的时间,而且还不一定。”

    “无知小儿啊,还万古大才?万古蠢材还差不多吧。”

    兵部尚书林秋自信无比道。

    而大殿上下不由大笑,嘲讽许清宵。

    但就在这一刻。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报!”

    “不好了!”

    “城门破开了!”

    大魏麒麟军已经杀入外城内?”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大殿内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静!

    静!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唐国国君更是瞪大了眼睛,第一时间站起身来,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谎报军情!你在谎报军情!”

    “大魏麒麟军理应该还没到外城门下,三万弓箭手,一百五十架投石器,各种火油战器,难不成连一个时辰都拖不住?”

    林秋发出咆哮声,认为对方谎报军情。

    这不可能啊。

    完全不可能啊。

    城墙上三万弓箭手,哪怕十息射一箭,也会阻碍大魏麒麟军的进程,怎么就攻开了城门?这不是开玩笑吗?

    “尚书大人!”

    “属下没有谎报军情啊。”

    “是援军,二十五国援军中的哈族,张国,鹏族,瓦西族,以及善骑射的赤龙族叛变,三万弓箭手,临阵倒戈。”

    “所有城门全部大开,我军正被屠戮,大魏麒麟军已经杀进来了,根本挡不住啊。”

    后者声音颤抖,说出根本原因。

    “叛变!”

    “他们为何叛变?”

    “他们为何叛变?”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不可能叛变。”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叛变?叛变也是死啊,投降大魏,也是死啊。”

    唐国兵部尚书声音颤抖,他脸色瞬间惨白,不敢相信这一切。

    “林尚书,快点防守啊,外城被攻破,内城必须要守住啊,不然我等就全完了。”

    唐国礼部尚书徐茂脸色也变了,这大魏麒麟军若是破城,那他的小命也没了啊。

    听到这话,林秋顿时回过神来了,他深吸一口气道。

    “封锁内城,所有异族援军,全部驱逐,全部驱逐而出。”

    林秋已经彻底不敢相信这些援军了。

    同时他也好奇,为什么这帮援军会临阵倒戈?这不是吃饱没事干吗?

    大魏不接受降军,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而就在这一刻,礼部尚书徐茂忽然惊叫了一声。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许清宵根本就不是想要招安唐国。”

    “许清宵是想要招安这些部落国,他是故意的,他知道我们唐国一定会去谈判,而且一定会提出无理要求。”

    “营造一种大魏军很气恼的错觉,而后许清宵主动招安这几个部落,他们兵马不多,然而却是守城关键兵马。”

    “张国,鹏族,哈族,瓦西,赤龙部落,这些都是善射骑,在我等眼中,他们就是第一批送死军。”

    “可在许清宵眼中,他们可以扭转战局,大魏不受降,但大魏可以主动招降啊。”

    “许清宵,你当真是歹毒,你当真是歹毒啊。”

    此时此刻,徐茂彻底想通了,也彻底想明白了,为什么会有人背叛了。

    招安唐国,在所有人眼中看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唐国拒绝,在所有人眼中看来,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而大魏被唐国拒绝后,在所有人眼中看来,大魏肯定是怒火冲天,恨不得屠杀唐国所有人。

    也就在这时候,大魏愿意主动招安一些小部落和国家,这些小部落,对大魏造不成任何影响,并且这些小部落已经后悔跟大魏为敌了。

    因为即便是赢了大魏,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好处,眼下大魏给他们一次改过的机会,他们何乐而不为?

    再者他们本身就是各国拿来当炮灰的存在,说白了就是前面送死的,毕竟这些国家兵力不强。

    可就是这些兵力不强的国家,却能守在城门内,因为他们就是送死的,大家也乐意,免得自己第一批送死。

    许清宵收拢这种不起眼的小部落,让他们成为整场战争的扭转者。

    这一招,让他们根本想不到啊。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一点。

    许清宵在演,演的很像,他让大魏麒麟军冲锋,在阿木塔国门下,吃了一个大亏,让所有人都觉得,他就是一个纸上谈兵的书生。

    所以让人忽略了这些细节。

    而且最重要的是,大魏屠杀蕃国,不接受投降。

    更是麻痹了所有国家,让他们以为,大家是不会投降的,毕竟大魏不受降。

    正是因为如此,所有国家忽略了一个致命细节。

    大魏是不受降。

    但大魏可以主动招降啊。

    唐国被招降,大家只认为大魏不想做无畏的牺牲,却不曾想到的是,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假象。

    许清宵!从攻打蕃国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一步。

    狠!

    狠!

    狠!

    当真是狠毒啊!

    众人深吸一口气,兵部尚书这一刻面红耳赤,方才说的话,历历在目,一个自己各种轻蔑的书生,现在却将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中啊。

    而此时此刻。

    别说他们震惊了。

    麒麟军也震惊了。

    他们一开始冲杀,都带着怨气,因为三万弓箭手站在上面,等待着自己送命。

    这次总攻,很有可能又是一场败局。

    可没想到的是,一直来到了城门口,上面的弓箭手竟然不射?

    不止是如此,当他们来到城门口之时,大门竟然打开了,一群跟他们一般缠上了白布的异族战士,用着极其蹩脚的大魏话喊道。

    “我等,奉许大人之令。”

    “协助诸位平叛唐国。”

    当声音响起,四十万将士们傻了。

    本以为是一场恶战。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买通了敌军,主动敞开国门?

    只是几乎是刹那间,众将士回过神来,而后一个个冲入唐国,手中战刀,没有任何犹豫,朝着敌军杀去。

    只有手臂没有缠白布,见到就杀。

    “杀!”

    “兄弟们,往死里杀啊。”

    “杀啊!”

    喊杀声震耳欲聋。

    而已被招安的叛军们,也在大声喊道。

    “四城门全部大开,诸位将军,快点从其他门进来,四面夹击,杀光这帮不忠不义的家伙。”

    异族们告知众人,不要只从这个门进,其他门都开了。

    这话一说,顿时有不少将领分散兵力,从四面八方涌入。

    大魏麒麟军真正的铁血之威在这一刻爆发了。

    每一个大魏麒麟军,凶勇无比,战刀之下,一颗颗人头落地。

    唐国大军本来是有能力阻挡的,可问题是谁都没有想到,原本的守城战,竟然会直接变成交锋战。

    这突如其来的落差,让他们一时之间吓破了胆子。

    场面几乎是一面倒的情势。

    唐国大军和其他援助国将领,被杀的怀疑人生,四十万麒麟军,杀出无敌姿态。

    双方战损也呈现一个极其可怕的比例。

    因为从进来到现在,只有一个麒麟军受伤了,还是被自己人踩伤的。

    其余一个都没死。

    因为对方士气全无,被一面倒的屠杀。

    “赤龙族,你们全家不得好死。”

    ‘“你们当真是畜生,临阵倒戈,你们不得好死啊。”

    “大魏不受降,你们被大魏骗了。”

    那一道道充满着愤怒和无奈的声音响起,谁能想到,一场本应该是持久战和攻守城战,竟然变成了正面交锋战?

    正面交锋。

    四十万麒麟军,可战两百万唐国大军。

    甚至赢面极大。

    而唐国有两百万大军吗?

    算上各种援军盟军,加起来也不过是一百五十万,之前还送走了三十万。

    这怎么打?

    拿什么打?

    “全军听令!”

    “一个时辰内,拿下外城,集结十万大军,前往内城,不要让他们有所防备。”

    当看到战况一片大好时,射阳侯最为激动,他已经不满足收服一座外城了。

    他要内外兼收,直接将唐国国都打没。

    可就当他说完这话时,有异族骑乘烈马快速来到射阳侯面前,满脸激动道。

    “不用,不用,内城里面也有我们的自己人。”

    “许大人已经安排妥当了。”

    他开口,一口的大魏话,让射阳侯一愣。

    内城都安排好了?

    射阳侯愣了。

    “临阵倒戈,只怕唐国内部会第一时间驱逐外族援军,到时候还是难攻啊。”

    射阳侯皱眉,许清宵策反这些异族是好,可问题是,唐国国君肯定会驱逐这些盟军了。

    一旦封锁国门,就错失良机了。

    而后者摆了摆手,有些焦急地解释道。

    “不不不,射阳侯您误会了,罪臣的意思是说,唐国里面,也有自己人!”

    对方很认真地解释道。

    射阳侯:“???”

    这一刻,射阳侯愣了。

    许清宵这么猛?

    连唐国的人都策反了?

    你他娘的要不要这么猛啊?

    守仁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