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横推陈国!诸国破胆!大人物登场!照杀不误!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国王宫。

    寂静可怕。

    落针可闻。

    上至国君,下至百官,没有人不惊愕,也没有人不咂舌。

    他们知道许清宵狂妄无比。

    可他们始终都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敢屠城。

    如若说,杀降会给国家带来不详。

    而屠城,比杀降还要恶劣百倍,毕竟百姓是无辜的,战争虽然残酷,但也不可能胡乱杀人啊。

    尤其是,大魏乃是读书人的圣地,大魏文宫还耸立在京都之中。

    换句话来说,谁都可以屠城,他大魏不可以。

    可许清宵无视这个规矩,做出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决定。

    记住m.42zw.

    只是仔细想想看,许清宵做的哪一件事情,不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

    这一刻,陈国百官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他们低估了许清宵,总觉得许清宵不过而已,不过而已,但每一次都是因为低估,而严重影响战局啊。

    许清宵屠城,不仅仅是说,影响陈国军心,更恐怖的是,这一战过后,陈国可能要灭种亡国啊。

    这才是最恐怖的。

    哪怕当真拖垮了大魏,那又如何?他陈国也灭亡了啊。

    这是任何一个国君都不想看到的一幕。

    此时,陈国国君有些后悔了,他后悔为何要招惹许清宵,如若只是简单应对,不要如此蛮横嚣张。

    那许清宵绝对不敢屠城,许清宵之所以敢屠城,就是因为陈国所作所为,给许清宵找到了理由。

    找到了一个可以屠城的理由。

    陈国国君有些颤抖,他话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许清宵这一步棋,简直是颠覆所有人想象的一步啊。

    而此时,陈国之中。

    百姓惊慌失措,望着杀气腾腾的大荒军,他吓得浑身发抖,这些人头发是金蓝色的,但面容有中原特征。

    是异族和中原人的后人,此时此刻,他们眼中写满了恐惧,而脸上也满是无辜。

    “我等是无辜百姓,你们不能杀我等。”

    “我们是无辜的,我们手无寸铁,你们若是屠戮我等,天神共愤啊。”

    “诸位军爷,这些事情,与我们无关啊。”

    这群百姓哭喊着,有一些更是跪在地上,吓破了胆子。

    别看他们之前耀武扬威的,哪怕是城门被攻破,他们都不害怕。

    就是因为,大魏乃仁义之师,他们只能杀将士,而不能杀百姓,真要敢杀百姓,读书人饶得了他们吗?

    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嚣张狂妄。

    可现在,他们发现,一切都错了,大魏军队敢杀百姓,甚至还是主动屠杀,要屠城灭国。

    在这种死亡笼罩下,人人害怕,人人畏惧。

    他们恨死了大魏,可更加珍惜自己的命啊。

    “我记得你们,前日你在城口上张牙舞爪,嘲讽我大魏军是缩头乌龟。”

    “诸位,莫要心慈手软,这种杂种,杀多少都不解恨。”

    也就在此时,大荒军中,有人认出其中一人,他记得很清楚,手中战刀死死握着,朝着对方直接劈砍下去。

    当场人头落地。

    “杀!”

    没有任何废话,所有人齐齐出手,这群陈国子民,当场被斩。

    而被斩杀之后,大荒军从这些人身上搜到了借粮据,免费借粮食给陈国军队,这种人对陈国来说,是爱国的,但对大魏来说,这种人绝对不能放过。

    此时,整个陈国,火光冲天。

    鲜血染红了整个陈国,陈国子民四处乱逃,他们已经彻底吓傻了,吓疯了。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是无辜的,我是无辜的。”

    “你们不能杀我们,我们是无辜百姓啊!”

    “大魏王朝,我跟你们拼了。”

    “陈国国君,救救我们啊,救救我们啊。”

    “国君何在啊?为何你们不来救我们?”

    “我等无辜百姓遭遇战火,国君,你为何不派人来救我们啊。”

    “我陈国的战士,为何如此软弱无用?为何连我等都保护不了?”

    百姓们的声音响起,充满着悲怨,充满着哀愁,也充满着绝望。

    此时,随着大魏军的破城,陈国国内,陈国子民们已经彻彻底底吓傻了,他们鬼哭狼嚎,他们尖叫,他们哭泣,他们哀求大魏军不要杀他们。

    同时他们恨其不争,为何陈国的士兵,会如此的窝囊?又为何如此的软弱?

    被大魏铁骑,追着砍杀,他们亲眼所见,一个大荒军追着十几名陈国将士跑。

    整座城内,百姓们四散而逃,陈国将士们,也四散而逃。

    他们彻彻底底恐惧了,在大魏将士面前,彻彻底底的恐惧。

    悲呼之声响起。

    百姓们求饶,他们痛哭流涕,恳求大魏铁骑放过他们,可迎接的只有寒刀。

    一颗颗人头落地,一具具尸体倒下,一条条生命就此消逝。

    无论是大荒军,还是藩王援兵,他们都知道,这一战之后,许清宵是彻底要成为天下人的众矢之的。

    可在这一刻,他们对许清宵只有敬佩,没有任何其他情绪了。

    哪怕是各地藩王的援兵,他们对许清宵也升起了敬佩之心。

    原因无他。

    自古以来,屠城者,为军中豪杰。

    将士在外征战,吃了多少苦?只有将士们自己心里清楚。

    风餐露宿,提心吊胆,攻城拔地,死伤无数,每一场战争,都可能带走自己的生命,在这种惶恐不安的环境下。

    其实每个人都很憋屈的,每个将士内心都很古怪,他们想要宣泄,所以一般来说两军交锋的时候,杀的更激烈一些。

    可这够吗?完全不够?

    当自己的亲兄弟死在战场上!当自己十年的好友死在战场上!当自己的朋友,为了救自己而牺牲!当一个又一个熟悉的人离开。

    这种仇恨,是杀几个敌军就能宣泄而出的吗?

    肯定不是。

    可屠城,过于恐怖,不人道,也违背儒道,天下都厌恶的事情。

    没有任何律法禁止屠城,但各国都默认这个规矩,两军交战,不屠城。

    到了屠城这个程度,就意味着四个字。

    灭种!屠国!

    当初北蛮就是抱着这个想法,如若不是大魏一品武者的震慑,只怕北蛮当真要将大魏灭种屠国。

    国门之城,有数百万的陈国子民,其数量极多,但也架不住大荒军,藩王援兵的屠杀。

    四百万大军入城,想想看这是何等的画面?几乎整座城每一个地方,都有大魏铁骑的身影。

    “射阳侯!”

    “你过分了!”

    “灭种屠城,为上苍不容,为天地不容,为读书人不容,你今日屠我陈国子民,信不信此战回去,你必被天下读书人唾骂,将你扒皮抽筋。”

    恐怖的声音响起。

    这是陈国国君的咆哮啊。

    他站在王宫之外,头发披散,气的暴跳如雷,眼睛血红,死死地望着射阳侯,声音都显得嘶哑。

    实实在在被气的头晕目眩。

    大魏屠城。

    这已经不是咬下一块陈国血肉了,这是抽陈国的骨髓啊。

    三百万陈国子民。

    四十万陈国大军。

    被大魏当狗一样去屠杀,身为国君,他如何不气愤,又如何不难受啊。

    可面对陈国国君之言。

    射阳侯的笑声响起了。

    “哈哈哈哈哈!”

    “陈国也算国?”

    “陈国也算人?”

    “杂种猪狗罢了。”

    “城内众将听令,半个时辰内,屠戮干净。”

    射阳侯大笑道,他讥讽陈国子民,讥讽陈国,不过是一群杂种猪狗罢了。

    这般的羞辱,让陈国七十二府所有百姓将士听的清清楚楚。

    如此之羞辱,如此之轻蔑,导致不少人差点吐血啊。

    “麒麟军!天子军!听令!”

    “攻伐第二城!”

    “攻城之前,再问投与不投。”

    “不投,屠城灭种!”

    下一刻,射阳侯声音冰冷无比。

    第一城还在屠戮,而第二城可以预备开始了,不给陈国一点喘息的机会,这就是许清宵的战略计划。

    营造压迫感!

    让陈国信念崩塌!瓦解国民一体的自信与荣耀。

    陈国不就是仗着自己上下一致团结吗?

    行啊,屠的你不团结!

    看你们还嚣张吗?

    而与此同时,麒麟军与天子军齐齐朝着陈国第二城攻去了。

    依旧是城下询问是否投降!

    依旧是得到拒绝!

    大战再次爆发。

    第二城明显比第一城更加牢固一些,但那又如何?在洪流般的大魏将士面前。

    一切都是土鸡瓦狗。

    尤其是第一城的屠杀。

    无数百姓被斩,那嘶喊声,哭泣声,悲嚎声,已经将第二城百姓胆都吓破了。

    不知道多少百姓想要跑,可是四城门都被堵住了,根本出不去啊。

    第一城内。

    射阳侯将战报第一时间传递给许清宵。

    屠一城,他还有胆子撑下去,可真要屠国的话,他还是要请示许清宵。

    此时此刻。

    大魏国都。

    文华殿内。

    随着射阳侯的战报传来。

    大殿众人皆然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许清宵。

    “守仁!你.......你居然屠城?”

    “守仁,你屠城了?”

    “这!”

    大殿百官,几乎是射阳侯屠城之后,才得知许清宵居然下令屠城了。

    这件事情,许清宵一直瞒着他们,如今听到,百官自然喧哗。

    安国公等人也彻底愣在原地了。

    他们知晓许清宵是个狠人,可真没想到,许清宵竟然下令屠城。

    陈正儒,王新志等人更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许清宵。

    尤其是陈正儒,他一直在思考,许清宵会用什么办法来解决陈国之战,可没有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用屠城这种方法。

    面对百官的质问,以及不可置信的目光,许清宵十分坦然直接。

    “传我军令,一城不投,屠一城,十城不投,屠十城,陈国七十二府,但凡二十城不投,往后即便陈国投降,也屠杀到底。”

    “上至国君,下至百姓,无论老少,无论男女,皆斩!”

    许清宵开口,他下达命令,言语之中充满着冷漠。

    可一瞬间,陈正儒出声了。

    “且慢!”

    陈正儒暂时打断,他望着许清宵,深吸一口气,看着他开口道。

    “守仁,屠城之事,涉及太大,你光是杀降,大魏文宫便对你口诛笔伐,如若你屠城的话。”

    “就不仅仅只是大魏文宫找你麻烦这么简单,天下人都不会放过你,陛下都很难保住你啊。”

    陈正儒是真的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如此凶残,而且也不跟任何人说,直接下令让射阳侯屠城。

    杀降罪大。

    屠城罪更大啊。

    这是天理不容的事情。

    许清宵杀降,可以说是为了震慑宵小,这完全没有任何问题,也就是文宫能挑点毛病。

    可屠城不一样啊,杀手无寸铁的百姓,这就是大忌。

    影响国运不说,更主要的是,会招惹天下怒斥,甚至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会迫不及待地出面找麻烦。

    大魏是王朝。

    正常来说,打陈国是以大欺小,打一顿也就够了,要是屠城,很有可能涉及真正的王朝出面。

    退一万步来说。

    其实这些都无所谓,大不了杀完算了,可问题是,这次指挥使是许清宵,陈正儒最担心的不是其他,而是到时候有人会不会找许清宵的麻烦。

    等战争结束之后,天下读书人口诛笔伐,这种压力之下,可不是开玩笑的。

    屠一座城也就算了。

    绝对不能屠第二座城。

    更何况许清宵的意思,是想要屠国。

    面对陈正儒之言,许清宵目光平静地看着陈正儒道。

    “陈尚书。”

    “许某屠城,是为大魏百姓而屠。”

    “杀!是为了不杀!”

    许清宵语气平静,但他的眼神,无比的坚定。

    “守仁,此战如若屠城,势必对你造成很大的影响,到时候只怕连陛下都难以保住你啊。”

    陈正儒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他劝说许清宵。

    只是,许清宵望着陈正儒。

    声音平静无比道。

    “陈尚书。”

    “大魏打不了第二战了。”

    “这一战的目的,就是要让天下人看到,大魏的疯狂。”

    “要么不打,要么狠狠的打。”

    “我心意已决,今日,即便是陛下来了,许某也不会更改心意。”

    许清宵岂能不知陈正儒所言。

    屠城!

    这是天神共愤之事,天下人都要讨伐自己。

    可那又如何?

    今日之杀!

    是为了明日不杀!

    若不屠城,怎能真正震慑一切?

    “守仁,一定有其他办法的,屠城之事,违背人道啊。”

    陈正儒还是继续劝阻,不希望许清宵屠城啊。

    “我意已决!”

    许清宵漠视了陈正儒的提议。

    既然选择杀了,那么屠一城与屠十城,没有任何意义。

    刹那间。

    天旨焚烧。

    陈正儒看到这一幕后,彻彻底底沉默了。

    兵部的人,也沉默不语了。

    几位国公望着许清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许清宵.......当真是万古奇人啊。

    每次所做之事,都超乎常人之想象。

    但回过头忽然想想。

    每一次都是死局,而许清宵这种行为,好像都是唯一破局的办法。

    虽然手段激烈,但无论如何,都可破局。

    “罢了!罢了!罢了!”

    陈正儒叹息几声,他没有再说什么了。

    而与此同时。

    屠城的消息。

    也传到了司龙王宫。

    诸国使者也愣住了。

    司龙王更是发愣地看着眼前的信使。

    “许清宵.......他敢屠城?”

    “他疯了吗?”

    司龙王声音都带着颤抖,他千算万算,没算到许清宵会屠城。

    陈国最大的底气是什么?

    就是陈国自古以来,对大魏的仇恨,他们非常恨大魏,极其恨大魏。

    所以陈国的国民,将会众志成城,抵抗大魏。

    国民一心。

    在这种情况下,大魏即便是有逆天手段,也不可能在短暂时间内,击败陈国的。

    不说拖什么一年两年,半年时间至少可以拖住。

    可是,屠城就不一样了。

    对百姓来说,他们援助自己国家的将士,这是在保证自己的安全之下,他们支持国家,是因为他们可以活下来。

    但许清宵屠城之令下达之后,那么一切就改变了。

    一切的一切,完全就变了。

    没有人架得住屠城。

    百姓即便是再相信自己国家,在相信自己的君王,再相信自己的将士们,可他们还是想着活下来啊。

    因为真要说的话,陈国恨大魏,无非是尊严之恨,大魏又没有对陈国做过什么非常恶毒的事情。

    反倒是陈国,经常恶心大魏,所以真到了生死存亡之时,这些百姓将不会有任何信仰了。

    他们只想着活下来。

    活下来就行。

    许清宵这一步棋,直接将死了大魏。

    将的死死。

    “司龙王。”

    “大魏军已经在围剿第二城了,如若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时辰内,第二城也会被攻破。”

    “国君请您,加大力度援助将士,阻挡大魏军啊。”

    陈国的信使开口,他声音带着哭腔,恳求司龙王帮忙。

    可听到这话后,司龙王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开口道:“你先退下,具体孤会安排的,陈国至少可以再撑一会。”

    司龙王给予回答,如此说道。

    “多谢司龙王。”

    后者感谢一声,随后退下。

    等他退下后,司龙王不由皱起眉头了。

    援兵?还怎么援兵?百国加起来的兵力,基本上已经划了三分之一给陈国,蕃国,唐国,阿木塔,突良也援助了不少。

    剩下的兵力,比起之前已经快不足五成了。

    这股兵力,是留着第五关与大魏抗争的。

    现在哪里有兵援助啊。

    而且,大魏已经派了五百七十万将士前来,这股力量,完完全全可以将陈国吞并。

    之前他们有信心,是因为他们认定大魏要打持久战。

    所以哪怕大魏占据了一两座城市也没关系,毕竟屯粮不多,你还要照顾百姓,不可能活活饿死百姓对不对?

    光是这个,就能拖累你,可现在大魏直接屠杀百姓,直接对大家造成两个不利的局势。

    第一,陈国民心溃散。

    第二,屯粮足够大魏打持久战。

    尤其是第一个,只要大魏现在愿意,占据第一城和第二城,然后没事就来搞你,他们输了,死个七八万或者是十来万人。

    可你们一旦输了,全城所有人死光,问一下,这个时候陈国民心会不会溃散?

    陈国上下谁还敢继续待着?

    所有百姓都要跑啊,不跑?不跑留着等死吗?

    众志成城是众志成城,可这是基于大魏不屠城的前提啊。

    若是大魏屠城,那什么都不好说了。

    司龙王沉默不语。

    他一直在思考破局。

    可面临大魏的杀局,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轰!”

    到最后,司龙王气的一掌拍碎灯台,望着诸国来使和司龙国百官,眼中满是怒火。

    “王上。”

    “其实,不必如此生气。”

    也就在此时,有人开口,是司龙国的大臣。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生气?”

    司龙王怒吼道。

    后者摇了摇头道。

    “许清宵屠城,天神共愤,这般行径,都不需要我等出手,天下读书人都会将许清宵骂死。”

    “再者,屠城之事,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不可能坐视不管。”

    “其次,许清宵他还敢继续屠城吗?老臣觉得。”

    “许清宵不过是到了绝境,他想以屠城破局,但他并不知道,屠城带来的威胁是什么。”

    “只要天下读书人开始怒骂许清宵,只要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出面,那么可直接压制住许清宵。”

    “让他不能这般猖狂,而大魏军只要不屠城,那么陈国百姓依旧是上下一心,对我等来说就是有利的。”

    “王上,许清宵已经败了啊。”

    司龙国的老臣开口,他说到最后的时候,更是直接讥讽道。

    果然,此话一说,众人的目光纷纷闪烁精芒。

    是啊。

    许清宵这般屠城,不就是仗着天下读书人还不知道,不就是仗着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暂时还不知道吗?

    真要是传开了,他许清宵还敢嚣张吗?

    “说的没错,只要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出面,他许清宵就不敢屠城。”

    “对,对,对,许清宵已经败了,他已经败了。”

    “差一点被许清宵唬住了,林大人说的一点都没错。”

    一时之间,诸国使者纷纷开口。

    听到众人纷纷支持,林大人继续开口。

    “王上,许清宵无非是打了我等一个措手不及罢了,他的目的,就是想要让我等自乱阵脚。”

    “可实际上,老臣敢保证,其一,许清宵绝对不敢继续屠城了,最多三城,这是许清宵的底线,因为屠多了,即便是大魏王朝想要保下许清宵。”

    “也堵不住这天下悠悠之口。”

    “其二,如若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出面,大魏军必然不敢叫嚣,到时候大魏军士气下降,这一战他们直接输了。”

    “屠城,呵,自掘坟墓。”

    “不过,还得请王上,立刻联系突邪与初元王朝,同时让人将消息扩散出去,这样的话,才能有效制止大魏军。”

    林大人无比自信。

    而众人的自信也逐渐找回来了。

    司龙王更是思索一番后,不由大喜过望道。

    “好,既然如此,孤现在便去找突邪与初元王朝,至于扩散消息的事情,就全权交给林大人了。”

    司龙王也觉得,很有道理,自然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臣,领旨。”

    “诸位使者也要多多帮忙,光靠一个司龙国也很难让整个天下人都知道,需要诸国齐心协力。”

    “记住,将事情稍微夸大一点,修辞一些。”

    后者点了点头,他本身就是文臣,想要将这消息散播出去,极为简单,不过是要靠诸国之力。

    “好,林大人放心,此事交给我等。”

    “恩,小事而已。”

    “没有问题,请林大人放心。”

    众使者点了点头,在原有的事实上面夸大一些嘛。

    他们懂。

    完全懂。

    当下,司龙王离开了,百官们也离开,至于诸国来使,也纷纷写信,要一起对抗许清宵。

    半个时辰后。

    是的。

    半个时辰。

    陈国第二城破了。

    原本陈国认为,第二城最起码能撑一个时辰,可在麒麟军与天子军双重配合,以及藩王军的援助之下。

    半个时辰,将城门攻破。

    哭天喊地的声音,也在这一刻直接响起。

    实际上,陈国的确不会这么弱,主要还是被三军给吓到了啊。

    此时此刻,大魏三军的模样,就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战神一般,每一个人都带着必死的眼神,每一个人都如同疯子一般,不要命的攻城。

    在这种情况下,陈国将士早就吓破胆子了,尤其是大魏屠城之事,第二城的将士们,可是历历在目啊。

    原本就有些紧张,再加上城内百姓各种四散而逃,各种哭天喊地,更是让他们心情无比紧张。

    就如此,半个时辰的时间,他们的城门被攻破。

    大魏军如同洪流一般冲了进来,如第一城一般,见人就杀,管你是不是百姓。

    也有一些百姓,知道必死,拿着武器杀回去,想要殊死一搏。

    但可惜的是,奇迹并不属于他们。

    麒麟军的战刀,比大荒军还要凶狠。

    一刀毙命。

    这还算是麒麟军仁慈,没有折磨对方,而是一刀毙命,他们只是为了战争,而不是心里有问题。

    杀,是为了不杀。

    不过大魏军没有任何仁慈,他们不虐杀对方,可也不会仁慈。

    屠杀开始,几乎是一面倒的屠杀。

    第二城失守。

    战报传至陈国。

    陈国国君阴沉着脸,他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等待着消息,等待着好消息。

    让他投降?

    他不可能会投降的。

    七十二城,不过是没了两城罢了。

    他就不信,许清宵敢继续这样杀下去。

    此时,大荒军与麒麟军来到第三城门下。

    他们真的没有任何休息,将第一城彻底掌控之后,便出现在第三城门之下。

    “奉朝廷之令,投者不杀。”

    大魏军集结城下。

    临阳侯大声吼道,气势澎湃。

    一刻钟。

    第三城没有任何回应。

    没有任何废话。

    大军冲杀。

    第三城绝望。

    但即便是再绝望,他们也要一战。

    杀!

    依旧没有出现奇迹。

    但第三城稍微不错,坚持了半个时辰多一刻钟。

    大军入城。

    摧枯拉朽。

    到处都是血,尸骨如山,堆积在一起,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传至陈国国都之中。

    七十二城,无数百姓眼中充满着绝望和悲愤啊。

    大魏军,势不可挡!

    战火蔓延三座古城。

    第四城。

    广阳侯领兵杀来。

    “奉朝廷之令。”

    “投者不杀!”

    这道如同催命符的声音响起,第四城还未开战,城中百姓已经嚎哭起来了。

    他们大声请求国君能出面,期盼天将神兵,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他们本来想要跑,只是大魏派了二十万大军,将前面二十城退路全部断绝。

    至于二十城之后的百姓,他们也跑不掉了。

    跑去哪里?跑去国都?

    国都大门已闭,不可能让他们进城的,万一有奸细呢?

    谁都不敢赌。

    也没有人敢乱来。

    这一战,他们真的害怕。

    实实在在的害怕。

    大魏杀到陈国上下胆颤。

    “停战!”

    “停战!”

    “停战!”

    也就在此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是陈国国君的声音。

    这道声音充满着无奈,充满着悲愤。

    “孤愿与大魏和谈!”

    “停战!”

    陈国国君不是怕了,他想要拖延时间,如若放任大魏军这样无尽屠杀,即便是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出面。

    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死了十城百姓,这是什么概念?已经不是多少银子能解决的事了。

    他想要停战。

    而第四城外。

    广阳侯皱着眉头,他暂时让大军先不要动,而是写一道天旨,询问许清宵,是否答应和谈。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

    天旨回来了。

    是许清宵的回应。

    “无有和谈!不投者杀!”

    当广阳侯看到天旨后,不由深吸一口气。

    说实话,杀到这里也差不多了。

    可许清宵竟然还要杀下去。

    他震惊,是震惊许清宵一个书生模样,看不出来竟然如此冷冽。

    不过这样也好,大魏就需要一个这样的人。

    若不再强硬一点,大魏注定要完啊。

    对于将士们来说,站着死和跪着活,他们宁可选择站着死。

    “朝廷命令!”

    “无有和谈,不投者杀!”

    “全军听令!随本将,杀!”

    广阳侯的声音冲破云霄,他骑着战兽,第一个冲锋陷阵。

    百万大军跟随,依旧是那股不要命的狠劲。

    他们已经杀疯了。

    不顾一切,一往无前。

    陈国国都中。

    王宫内,当陈国国君听到广阳侯这番话,脸色不由变得无比难看。

    “许清宵!”

    “许清宵!”

    “许清宵!你该死啊!你该死啊!”

    他发出怒吼,气的浑身颤抖,他已经提出和谈了。

    两国交战,对方屠城,靠的是一股狠劲,难不成大魏想要一夜之间灭掉陈国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即便是大魏真这样做了,他们也要付出至少百万伤亡。

    现在明明就是陈国亏损极大,大魏完全可以答应和谈的。

    无论自己有什么目的和想法,大魏都占尽便宜。

    他主动提出和谈,完完全全是一种服软的态度,自己已经退让了。

    可为什么许清宵还是要这样?

    许清宵,你到底是凭什么啊?

    你凭什么啊?

    陈国国君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自信,有的只是仇恨,有的只是愤怒。

    三城被屠。

    不知道多少百姓被杀,血腥味都传到王宫当中,整个陈国百姓处于惶恐之中,陈国的国运也要没了。

    若是大魏军再不住手的话,他这个陈国国君也就到头了。

    真屠了这么多城,即便是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出面,解决了这件事情,陈国百姓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这一刻,他陷入了绝境,真正的陷入了绝境。

    “司龙王有没有回应?他到底在做什么?他到底在做什么啊?”

    陈国国君怒吼道,他将大殿砸毁,质问百官们。

    而陈国百官,全部沉默不语,眼神之中充满着无奈。

    到了这一步,能有什么办法?他们也没有办法啊。

    而司龙国。

    随着司龙王点燃香火后,顿时一道虚无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何事?”

    声音冷漠,居高临下。

    “见过王爷。”

    面对这道虚影,司龙王直接跪在地上,诚惶诚恐,表现得十分卑微。

    “大魏军已兵临陈国,许清宵丧心病狂,更是屠杀城中百姓,恳请大人出面,震慑许清宵,否则陈国一旦破了,只怕我等也难以抵挡大魏军啊。”

    司龙王如此说道。

    然而虚影却缓缓出声。

    “本王知晓。”

    他一句话,让司龙王有些惊讶了,不过很快司龙王没有多想,这位可是突邪王朝的王爷,陈国的事情,他自然知晓。

    不足为奇,只是让他惊讶的是,突邪王朝既然知道,又为何不早点出手?

    “王爷,您的意思是?”

    司龙王好奇问道。

    “让他们杀。”

    “杀的越多越好。”

    “哼,屠城之事,天神共愤,突邪已经拟旨了,不过现在没必要宣告,必须要等大魏继续杀,等他们屠满十城,突邪再出手。”

    “这样才能干涉大魏内政。”

    突邪王朝的王爷开口,给予这个回答。

    此话一说,司龙王倒也没有太大惊讶,毕竟死的只是陈国百姓罢了,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突邪王朝已经做好了布局。

    “那属下就不多说了,不过这个许清宵,的确有些狠啊。”

    司龙王提了一句许清宵。

    他也的确怕了。

    这许清宵实实在在猛的不行,恐怖无比,屠城之事,他也敢做,真不怕死吗?

    “许清宵?他很不错,原本陛下想要拉拢他,可没想到是,他竟然如此愚蠢。”

    “自古以来,屠城有违天理,这一次,大魏王朝保不住他了,无需我等出手,天下读书人不会放过他的。”

    “行了,等陈国破灭十城,我们自然会出手,但你还是要与陈国国君传信,让他稳住,莫要投降,战后会给予他大量补偿,不会让他白白牺牲。”

    对方说到这里的时候,身影逐渐消散。

    而司龙王磕了个头,便起身离开,传信陈国国君。

    一刻钟后。

    当陈国国君得到司龙王的传信。

    整个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牺牲我陈国,来换取尔等?”

    “好啊!好啊!”

    “什么狗屁联盟。”

    “尔等给我记住,等到有朝一日,陈国发展起来,必灭你司龙。”

    司龙王的传信很简单,就是让陈国国君先稳住,突邪王朝已经知晓此事,正在交涉,最迟一日内,会正式向大魏宣旨。

    这意思陈国国君知道。

    牺牲一个陈国十城,换取突邪王朝出击的机会。

    可,他别无选择了。

    他彻彻底底没有任何选择了。

    “传令下去!”

    “援兵即将抵达,各城全力以赴,抵挡大魏军!”

    最终,陈国国君还是下达了这道命令。

    因为没有办法。

    没有任何办法了。

    投降大魏?

    大魏会放过自己吗?

    答案很显然,不会放过自己的。

    既然如此,不如拼杀到底。

    很快,陈国国君的命令传达下去了。

    的确提高了部分军心,可面对已经杀疯了的大魏,这有用吗?一点用都没有。

    一个时辰后,第五城破!

    两个时辰后,第七城破。

    三个时辰后,第八城破。

    四个时辰后,第九城破。

    五个时辰后,第十城破。

    没有任何悬念,如若不是大军需要稍稍休息一会,一个时辰,可破两城。

    大魏军已经杀麻了,他们身上全是血稠,已经不知道是敌军的血液,还是自己的血液了。

    十城破灭。

    没有一个百姓活下来了。

    陈国其余六十二城百姓,也彻彻底底绝望了。

    他们一直期待!一直等待!等待着援兵来。

    等待着有人救他们。

    可惜的是。

    没有,什么都没有。

    但就在大军集结第十一城时。

    终于。

    一道声音响起了。

    声音宏伟无比,传至整个陈国上下,也传到了大魏之中。

    “帝曰,大魏王朝!兴兵征战!凶残暴虐!犯屠城之罪!有违天理!突邪为中州王朝,不可坐视不理,限令大魏军停止杀伐,严惩此战指挥之人,大魏女帝,下罪己诏,以平千万冤魂之怨,否,突邪王朝,将援兵陈国,讨伐大魏,替天行道。”

    宏伟之声响起。

    是突邪王朝的圣旨。

    以突邪国器,传至陈国,也传至大魏。

    突邪王朝。

    终于出现了!

    陈国上下皆然松了口气。

    异族百国,也彻彻底底松了口气。

    可就在此时。

    同样一道声音,传至陈国之中。

    是许清宵的声音。

    只有一个字。

    “杀!”

    声音响起,还没来得及高兴的陈国上下,彻底愣住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