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八十四章:宣战威胁?大魏应战!国运圣旨,民意之龙!突邪怕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杀字。

    震惊了整个陈国上下。

    也震惊了多方势力。

    突邪王朝。

    乃是中州三大王朝之一。

    与初元王朝并列。

    昔年,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是大魏的敌人,两大王朝联合才可以抵挡大魏。

    而如今,大魏没落,两大王朝各自有一品武者,只是数量少于大魏,加起来才两尊。

    其他方面,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碾压大魏,是全方位的碾压。

    否则的话,这次大战,蕃国,唐国,阿木塔,突良,包括陈国,为何有这么多粮草?为何有这么多武器战甲?

    这两个国家若说没有援助,许清宵死都不信。

    记住m.42zw.

    如今的大魏,打不过突邪,这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

    谁都无法更改。

    但,倘若真杀起来了,大魏也是有能力咬下突邪王朝一块肉的。

    而且是连皮带血咬下一大块肉,能让突邪王朝鬼叫连天。

    一旦如此的话,最大收益之人,便是初元王朝了,什么都不做,看大魏和突邪王朝争斗。

    只不过,不管是突邪王朝还是初元王朝,甚至是诸国,他们都知道一件事情,大魏不会战。

    大魏不敢战。

    这一次,大魏都算是硬着头皮上了,这还是平内乱之战。

    真要敢继续战的话,大魏必将亡国。

    试问一下,大魏敢吗?

    大魏的高层舍得吗?大魏又愿意吗?

    他们不愿意,他们也不敢。

    这就是突邪王朝的底气。

    可没想到的是,当突邪王朝出面了,按理说许清宵就应该收敛一点,大魏就应该收敛一点。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如此。

    还要杀?

    还敢杀?

    这当真是赤果果地扇了突邪王朝一巴掌啊。

    可最为震惊的是谁?

    是陈国国君,是陈国百官,是陈国百姓。

    都到了这个时候,突邪王朝都出面了,许清宵竟然还敢杀?许清宵竟然还要杀?你到底是不是人啊?你还是不是人啊?

    人们惊愕,不敢想象许清宵到底是个什么人?这是个疯子吗?大魏竟然让一个疯子担任监国少卿。

    “许清宵!”

    “你当真是个疯子,你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陈国国君怒吼道。

    他气急败坏啊。

    本以为,突邪王朝的出现,能够压制许清宵的气焰。

    却不曾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这般。

    这.......这.......这!

    他气的要晕倒了,气的要当场暴毙。

    而第十一城外,大魏军没有任何犹豫了,依旧是杀,无情的杀。

    既然许清宵有令。

    那就按照许清宵之令来吧。

    “诸位将士,随本侯,杀!”

    那喊杀之声,冲散了天穹之云,明月都被这股杀气给惊退了,陈国的上空,除了有血雾和战火之外,取而代之的便是乌云。

    黑压压的,压在陈国百姓上下,心情沉重啊。

    这一刻。

    司龙王宫。

    当司龙王得知这份战报后,大殿内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时之间,他们忽然发现,自己这次遇到的敌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疯子,但就是这个疯子,让他们有力使不上。

    所有的计划。

    所有的布局。

    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显得极其可笑,那些自信,那些尊严,那些骄傲,在许清宵眼中,仿佛一文不值。

    突邪王朝出面了,他也照杀不误,这等豪迈,这等气魄,古今罕见啊。

    “不!”

    “许清宵,他必死无疑。”

    “他这是自掘坟墓,得罪突邪王朝,他是要让大魏亡国灭种啊。”

    “大魏绝不会容忍他这种存在的,绝对不可能。”

    司龙王发出咆哮声,可怕的咆哮声。

    他不信。

    不信突邪王朝压不住许清宵,他更加认为,许清宵已经死了,对,他已经死了,一个将死之人。

    得罪陈国没有关系!

    屠戮陈国百姓,没有关系。

    可如若许清宵得罪突邪王朝,那么就算是神仙来了,今日也保不住许清宵。

    他之前的震撼,是震撼许清宵这个人,并不是震撼许清宵的手段。

    得罪突邪王朝,许清宵注定要死。

    大魏王朝不会因为一个许清宵,而去冒险得罪突邪王朝的。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也就在同一时刻。

    大魏王朝,

    文华殿内。

    一切都仿佛静止了一般。

    许清宵公然回怼突邪王朝,这一点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虽然之前许清宵说过,这一战是守国之战。

    但当事情发生的时候,又完全是另一种心态想法了。

    大魏打得过突邪王朝吗?

    打不过。

    除非动用一品。

    而到了那个时候,已经是山河破裂之时了。

    对于个人来说,脑子一热,你想要跟别人拼命,而且基本上是打不过的情况下,最多重伤对方,这是可以的。

    大不了就是为争一口气嘛。

    可对于国家来说,利益大于一切,不管大魏王朝遭遇什么耻辱,也不管大魏王朝遭受怎样的不公平对待,他们都不希望走到亡国之战那一步。

    更何况,眼下大魏蒸蒸日上,明明看到了成功的希望,眼看着就要慢慢崛起,重回巅峰了。

    让大魏拼命,开启真正的国战,他们自然不愿意?

    当年蛮族入侵,大魏都没有乱来,也只是北伐罢了,不敢涉及其他国家,就是因为国家为主。

    可现在,许清宵公然回怼突邪王朝,这算是将恶化啊。

    彻彻底底的闹翻啊。

    这对大魏不利,极其的不利啊。

    “守仁,是时候收手了。”

    “守仁,差不多确实可以收手了。”

    “守仁,若与突邪交锋,我大魏江山,当真要完啊。”

    这一刻,不是文臣们开口,而是武官们齐齐开口。

    安国公第一时间出声,他劝说许清宵收手,打到这里,大魏已经赢了,光是这些战利品,再加上各种好处,的的确确可以收手。

    这个时候,只要派出文臣与对方进行谈判,大魏便可得到自己的各种好处,虽然付出了一定代价,可对于整体来说,大魏是赢了的。

    战争,不是在乎你杀了多少人,而是你得到了多少好处,是否完成了自己的目的。

    大魏这次征战的目的很简单。

    第一,弘大魏国威。

    第二,震异族番邦。

    第三,用极少的代价,完成以上两件事,以战养战。

    以上三点,大魏都做到了,唐国,蕃国,阿木塔,突良,再加上此战过后,陈国必然要付出代价。

    大魏已经赚了,虽然他们知道,有突邪王朝的插手,大魏也会付出一些代价,但整体来说,大魏不算亏。

    既然如此的话,完完全全可以收手,然后开始发展自己国家的经济。

    这一战,也向天下人证明了大魏的实力,可以收手了,是时候收手了。

    武官们劝说许清宵,可以说有些滑稽,毕竟他们开始一直喊着要北伐,喊着要宣战的武官。

    可现在他们不是怕了,而是担心事态再发展下去,会达到一个不可逆转的状态,到时候大魏不战也得战啊。

    然而。

    面对武官们的劝说,许清宵闭上了眼睛。

    众人不敢打扰许清宵,希望许清宵能够静一静,能够想一想。

    但过了一会后。

    许清宵睁开了眸子,他缓缓开口道。

    “此战!”

    “只可进,不可退。”

    “大魏,已无退路可言。”

    许清宵开口,这是他的意思,很直接,也很笃定。

    这一战,大魏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

    “守仁,有退路的,有退路的,怎可能没有退路?”

    “只要收兵,让将士们先驻军陈国十城,我等可以与陈国交谈,另一方面,还可以与突邪王朝交谈。”

    “争取谈出一个双方满意的结果,怎么会没退路呢?”

    安国公急忙出声,与许清宵解释。

    可许清宵摇了摇头。

    他对面目光,落在沙盘之上,而后缓缓开口道。

    “大国交谈的底气,永远是刀剑与鲜血。”

    “若撤军,助长异族气焰是小。”

    “大魏好不容易凝聚的士气,也会随之消散。”

    “如若撤军,未来的事情,许某全部可以算出来。”

    “突邪王朝以陈国十城为由,大肆抨击大魏,要求大魏给予各种赔偿,赔偿于陈国。”

    “人命大于天,赔偿多少,都是由突邪王朝谈判,若谈的好,其赔偿应当是这次大魏所有战利品,再加上个几十万万两白银。”

    “若谈的不好,那便是百万万两白银,甚至突邪王朝会要求大魏割地赔偿,如若大魏不愿答应,那么突邪王朝以退为进,要求异族国脱离大魏。”

    “只因这次屠城,这些理由,完全够了。”

    “而如此一来,大魏即便是没有割地,但一定会赔偿银两,而这些银两,从国库出,也是从大魏百姓身上出。”

    许清宵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稍稍停下来了,看了一眼所有人,百官们都不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许清宵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只要大魏现在收手,那么剩下的事情,就是大魏与突邪王朝之间进行商谈了。

    而突邪王朝也一定会抓住屠城这个点,来大做文章,因为这件事情,大魏的确做错了。

    “许某说的一切,还算理想。”

    “只要大魏答应,百国脱离,赔偿银两,看似大魏没有伤筋动骨,可初元王朝会不会出面?”

    “突邪王朝拿到了自己想拿之物,初元王朝难道就不想分一杯羹吗?”

    “自大魏出征那一刻开始,大魏就无有任何退路。”

    “诸位国公,难道这一点,需要许某说吗?”

    许清宵出声,他一字一句,说的铿锵有力。

    撤军?

    撤军的下场是什么,国公若是不知道,他许清宵知道。

    大魏的内政,什么时候轮得到突邪王朝来插手?又什么时候轮得到突邪王朝来弹劾?

    如若答应撤军,士气全无,突邪王朝立刻派兵增援,到时候提出各种无理要求,大魏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答应?你屠城之事怎么解决?就算是让许清宵去赴死,又能如何?人家在乎一个许清宵吗?

    人家要的是百国脱离,要的是大魏战利品全部还回来,要的是大魏赔偿银两,用另一种方式压制大魏发展。

    这就是突邪王朝为何这个时候出面的原因,人家算计好了一切。

    这些话说出,武官们彻底沉默,不是他们想不到这里,而是他们暂时没有去想。

    此时,安国公的目光望着陈正儒,而后者没有说话,但这意思很明确,许清宵说的,一字不差。

    大殿陷入了沉默。

    “守仁,你的意思是!”

    安国公看着许清宵,他询问许清宵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等。”

    许清宵吐出这个字。

    等字。

    众人皱眉,不知道许清宵要等什么。

    但没有人过多询问,而是静静等吧。

    既然许清宵说等,那他们就等一等,毕竟现在的局势,还在掌控之中。

    与此同时。

    远在天边。

    突邪王朝。

    突邪皇宫。

    宏伟的皇宫,远胜所有异族国,其奢侈程度,不弱于大魏皇宫,而且数百座新建的宫殿,这一点是大魏比不上的。

    皇宫大殿内。

    文武百官聚集。

    突邪帝王,坐在龙椅上,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穿着黑衣,没有束冠,目光睥睨,气吞山河,霸气至极。

    突邪帝王,阿木真。

    一位真正的帝王,自幼登基,稳固突邪王朝内政,年纪轻轻便拥有铁血手段,带领突邪王朝,辉煌鼎盛。

    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

    是突邪王朝的兵部尚书。

    “启奏陛下!”

    “大魏屠城陈国,天神共愤,陈国之中,有我突邪百姓,我朝为求安宁和平,拟圣旨叫停,阻止大魏屠城行径。”

    “未曾想到,大魏王朝许清宵,依旧我行我素,指挥大魏军屠城杀将,此事,违背天理,也违背人道,陈国等异族,送来一百二十一封密函,恳请突邪出手,救诸国于水火之中。”

    兵部尚书开口,他将此事道出。

    实际上这件事情,文武百官谁能不知?大家心知肚明,无非是公开说出来,商讨一个结果。

    毕竟突邪王朝下旨,人家根本就不搭理,肯定要玩点硬的了。

    “诸位爱卿,有何意见?”

    阿木真开口。

    他语气平静,询问满朝文武,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而气愤。

    此话一说,突邪武将率先开口。

    “陛下。”

    “大魏连年衰败,如今有些起色,虽然不足为患,可我等不可小视,再者异族国之中,有许多我突邪子民,尤其是陈国,更是有不少突邪商民。”

    “如今因大魏内乱之战,导致我突邪子民被屠,此仇不报,突邪王朝颜面何存?”

    “臣愿请命,带领百万大军,援助陈国,如若有必要,可与大魏宣战,让其知晓,我突邪之威,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可汗您的天威。”

    这是突邪大将,他跪在突邪皇帝面前,一番话慷慨激昂。

    “陛下,臣等支持尤塔大将军。”

    “臣等支持尤塔大将军。”

    一瞬间不少武将纷纷跪下,同意尤塔将军所言。

    而阿木真的目光,不由落在这些文臣身上,当下突邪丞相开口了。

    “陛下。”

    “臣认为尤塔大将军所言不错,大魏王朝是我突邪王朝最大的敌人,没有之一。”

    “如若不是当年北伐,只怕我等根本无法获取国运,此战大魏王朝虽是平内乱之战。”

    “可大魏千不该,万不该,便是屠城,这反倒是给了我们突邪王朝插手的机会。”

    “我朝拟旨,大魏不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根据陈国战报,大魏已经屠戮十二城。”

    “如若再不及时制止,陈国极有可能会投降。”

    “还望陛下拟旨,也无需什么援兵,直接宣战大魏吧。”

    突邪丞相更狠,直接让突邪大帝宣战大魏。

    此话一说,满朝哗然。

    虽然大魏已经不行了,可还有一个初元王朝啊,突邪王朝若是宣战大魏,岂不是.......对自己不利?

    的确,突邪皇帝阿木真皱起了眉头,听到宣战二字。

    不过他也只是皱了皱眉头。

    “如若大魏应战呢?”

    阿木真问道。

    然而后者摇了摇头,望着阿木真道。

    “请陛下放心,大魏不会应战,也不会宣战。”

    “据臣了解,大魏刚刚北伐,目前处于恢复状态,如今的确发展不错,这对于大魏来说,是未来的希望。”

    “大魏子民,都希望止战休养,甚至大魏百官,大魏女帝,都不愿再兴征战,如若他们敢应战,那么北伐早就开始了。”

    “无论是对于大魏王朝来说,还是对大魏百姓来说,大魏都不敢应战的。”

    “我等也不是真正的宣战,只是吓唬大魏罢了,这样一来,也可以得到异族百国的支持,到时候异族百国,极有可能成为我突邪王朝的领地。”

    “并且一旦宣战,不出三日,大魏便会派人求和,到了那个时候,索要什么好处,全部都是我突邪王朝所言。”

    “让他们给什么,他们就给什么,众所周知,大魏文宫都是一群软骨头,他们现在与大魏关系不合,我等也可以与他们沟通,逼迫他们施压大魏。”

    “一旦这样,我朝什么都不做,便可将之前援助的所有兵马粮草,全部收回,甚至还可以翻倍收回,同时也得到许多异族国的支持。”

    “是真正的赢家!”

    “而如若不宣战,臣担心,初元王朝会抢先一步,这对我朝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突邪丞相认真分析,他认为大魏不敢应战,也绝对不会应战的。

    的确,他并非是胡言乱语,也不是自信膨胀,而是通过各个情况来的,大魏王朝的确不敢应战,除非大魏王朝不想过了。

    打算玉石俱焚。

    可这现实吗?就算你想要玉石俱焚,大魏百姓答应不答应?大魏藩王答应不答应?

    这就是他们的自信。

    随着丞相此言一说,文臣们也纷纷附议。

    “臣等,支持丞相所言!恳求陛下,宣战大魏!”

    “陛下,此次乃千载难逢之机,万不可错失,恳求陛下,宣战大魏。”

    “恳求陛下,宣战大魏!”

    众臣纷纷开口。

    龙椅上,阿木真沉思了许久。

    王朝之间的宣战,绝对不可能如此随便。

    但看着满朝文武的态度。

    再加上自我的分析。

    最终,阿木真开口了。

    “既然如此,朕,同意宣战。”

    “拟定圣旨,昭告天下,宣战大魏,援兵陈国。”

    阿木真开口。

    他答应下来了。

    宣战大魏他不怕,因为大魏不敢应战。

    亦或者是说,为了国家整体的利益,大魏不会选择应战的,这可不是打一架这么简单的事情。

    弄不好,就是国破家亡的下场。

    “陛下英明!”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一刻,满朝文武齐齐开口。

    随后,一则圣旨,从突邪皇宫宣出。

    “诏曰,大魏残暴,屠城灭国,天神共愤,人道不容,杀我子民,血海深仇,今日,突邪王朝,宣战大魏,派百万大军,援助陈国,但念天下太平不易,给予大魏三日时间,派遣使者,接受和谈。”

    当圣旨颁布而出,整个中州哗然一片。

    没有人会想到,突邪王朝竟然会宣战大魏。

    这可是两大王朝之间的事情啊。

    已经不是小国之争,而是真正的大国之争。

    弄不好,就不是什么血流成河那么简单,而是赤地万里,日月无光啊。

    消息一出,中州哗然,而后天下哗然。

    世人皆知,大魏王朝与突邪王朝势必会有一战,包括初元王朝。

    毕竟三大王朝,最终会进行统一,只是什么时候战又是谁赢,这些都不好说。

    可没想到的是,这一战,来的如此之快。

    突邪王朝的宣战圣旨,几乎不到半刻钟,便传到了大魏当中。

    因为突邪王朝是宣战大魏,自然而然,大魏会在第一时间得知宣战内容。

    文华殿内。

    当突邪王朝的宣战圣旨响起。

    所有人都惊愕了。

    因为事情已经到了一个难以调控的地步,如若再走错一步的话,当真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只是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显得无比安静,大家的目光,皆然看向许清宵。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

    许清宵没有任何一点异样,他的目光,依旧清澈,也依旧坚定。

    只是,王朝之间的宣战,也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必须要由大魏女帝来回应。

    “陛下有旨,宣,百官入殿。”

    这一刻,声音响起,女帝出面了,到了这个地步,女帝不可能不出面。

    “诸公,走吧。”

    当下,许清宵动身,他喊了一声诸位大人,随后第一个走出文华殿。

    国公列侯,六部尚书,满朝的文武皆然沉默,但他们身子还是跟着许清宵去了大殿。

    文华殿距离朝会大殿,并不算远。

    时隔一段时间,再次来到大殿。

    百官们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如若说征战异族,这是热血与骨气,可现在突邪王朝的宣战,如同一桶冷水,浇灭了他们所有的热血,让他们冷静下来了。

    而冷静下来的原因,是大魏百姓,是大魏国运,而不是敌人的强大。

    很快,百官入朝。

    许清宵为监国少卿,走在第一位,也出现在陈正儒前面。

    “臣等,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百官们齐齐朝着龙椅上的女帝朝拜。

    龙椅之上,女帝挥了挥手。

    “众爱卿免礼。”

    以平日的性子,女帝都是沉默不语,先是让百官开口,可今日,女帝率先开口了。

    “突邪王朝宣战大魏,众爱卿有何看法?是战是和?”

    女帝直接开门见山,没有那么多委婉了。

    此话一说,陈正儒第一个出列开口了。

    “陛下。”

    “大魏王朝,历经北伐,百姓穷苦,此战,臣认为,不战最好。”

    陈正儒是支持许清宵的,可如若在天下百姓和许清宵之间取舍,他选择的还是天下百姓。

    不是他不相信许清宵,而是他不敢赌,不敢拿大魏国运来赌。

    “臣等,也认为,以和为贵。”

    “臣同意。”

    “臣也同意!”

    文臣们一个个开口,六部尚书,皆然开口了,如陈正儒一般,他们不是不支持许清宵,而是他们不敢赌啊。

    拿大魏的国运江山来赌,输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面对六部尚书的回答,许清宵并没有任何一点生气,相反他更加敬佩诸位尚书了。

    他们的选择,是站在百姓的角度,而不是站在个人角度。

    “诸位国公又是什么看法?”

    得知文臣们的想法,女帝又将目光看向大魏国公们。

    “老臣!”

    “同意丞相之言!”

    安国公沉默了一下,可最终他也是这般态度,不战最好。

    其余国公列侯,也纷纷表态,支持陈正儒。

    下一刻,女帝将目光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她面容平静,看着许清宵道。

    “许爱卿,满朝文武都同意和,你如何觉得?”

    女帝望着许清宵,如此问道。

    听到女帝的询问。

    许清宵朝着女帝一拜,而后又朝着文武百官一拜,最后才开口。

    “大魏有诸位在,是大魏之福。”

    “许某敬佩诸公。”

    “但许某有些话,还望陛下,望诸公不嫌啰嗦。”

    许清宵出声。

    而后他继续开口。

    “大魏王朝,七百五十余年,自太祖建国,风调雨顺,五代仁君,使得大魏百姓安居乐业,民族强大,国家强盛,号称上国之上,八方来拜,天下共尊。”

    “然,靖城之难,大魏沦为人间炼狱,百年耻辱,刻骨铭心,大魏之伤,永不可忘。”

    “武帝北伐,扬我国威,壮我军心,立我魏骨。”

    “可北伐之后,饿殍遍地,易子相食,区区八字,道不完大魏之伤,诉不完大魏之痛。”

    “臣!许清宵!认为,大魏之痛,并非于国库空虚,大魏之伤,也并非于臣民之饥腹。”

    “大魏真正的痛,是铁骑破山河。”

    “大魏真正之伤,是民族无骨气。”

    “诸公。”

    “闭上眼睛,可否听得见那嚎哭之声?”

    “诸公。”

    “睡梦之时,可否看得见那绝望之神?”

    “此战!”

    “臣,恳求陛下,应战!”

    “集我大魏之军民,宣战突邪。”

    “我泱泱大魏,怎可容忍异族指责!”

    “此战!”

    “是为唤醒我大魏军民之心。”

    “此战!”

    “是为昭告天下,我大魏从不畏惧。”

    “陛下!”

    “大魏王朝,何惜一战?”

    “战,是为不战。”

    “杀,是为不杀。”

    “臣!许清宵,恳求陛下,宣战突邪。”

    说到此处,许清宵深深朝着女帝一拜,这一拜许清宵不为任何,没有私心,而是为大魏百姓而战。

    若不战。

    对大魏来说,无非是慢性死亡。

    若战。

    至少对大魏来说,有一线生机。

    大殿内。

    彻彻底底安静。

    许清宵这番话,让他们着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们沉默,他们不语。

    到最后,陈正儒深吸一口气,他望着女帝,也深深一拜道。

    “请陛下,定夺吧!”

    “无论战与不战,臣皆领旨!”

    到了这一刻,陈正儒也没有什么坚持不坚持了,让陛下抉择吧。

    而随着陈正儒开口,百官的声音也纷纷响起。

    是啊。

    许清宵说的没错。

    大魏的伤痛,怎可能是因为国库空虚?

    大魏的伤痛,是因为蛮族入侵,这一战,把大魏国运都快打没了。

    吃不饱,穿不暖,至少还能吃上一口,至少还能有件衣服穿。

    蛮族入侵,差一点打没了大魏的国运,也将大魏的骨气给打垮了。

    许清宵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如同刀子一般,割在百官心中啊。

    众人安静。

    而龙椅之上,女帝没有回答,而是将一份份的奏折拿出。

    “这些是各地藩王的奏折。”

    “大魏藩王如今弹劾于你。”

    “道你因一己私欲,害大魏江山于水火之中。”

    “许爱卿,朕,如何回答?”

    女帝出声,各地藩王的奏折,写的极其激烈,因为到了这一步,他们不可能不激烈,奏折之中就差没有直接写,不罚许清宵,进京勤王,发动清君侧造反了。

    可是女帝根本不在乎藩王的言语。

    只是,她许清宵回答,这个回答,不是给她的,而是给大魏百姓,以及各地藩王的。

    因为,许清宵这是拿大魏国运赌。

    赌赢了,许清宵将成为大魏第一功臣。

    赌输了,从今往后,将无大魏王朝之言。

    殿下。

    面对藩王弹劾奏折,许清宵没有任何一丝惊讶,也没有任何一丝犹豫。

    而是直接开口道。

    “陛下,平乱之战,臣偶然有感,为大魏战死的将士们,作了一诗,不知陛下愿听否?”

    许清宵问道。

    “朕,洗耳恭听。”

    女帝开口,一句话便道出她对许清宵的重视。

    而文武百官也看着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不知许清宵作了一首什么诗。

    感受着众人目光。

    许清宵折过身来,望着大殿之外的大魏江山。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十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许清宵缓缓出声。

    每一个字,他都注入了感情,这首诗他只修改了一处,那便是四周星改成了十周星,因为北伐之战距离现在,刚好十年。

    至于零丁洋里叹零丁,许清宵没有修改,这可以当做比喻,并无大碍。

    而随着许清宵这首诗词念出。

    刹那间。

    如江河奔涌的才气,灌入了整个大魏皇宫内。

    诗成千古,映照在大魏国都之上。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文武百官们愣住了。

    这一刻,就连女帝都愣住了。

    许清宵竟然有如此的想法。

    要将自己爱国之心,映照在史册之上。

    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敢拿许清宵的爱国之心来弹劾了。

    出口便千古。

    这般的大才,再一次的惊愕了每一个人。

    但真正让所有人震撼的,还是这首诗最后一句。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许清宵无畏生死,他所做的一切,皆为百姓,为大魏苍生罢了。

    此时。

    龙椅之上,女帝怔怔地看着许清宵的背影。

    过了一会。

    她的声音响起了。

    “拟旨!”

    “大魏王朝,建国七百载,历经风雨,太祖万战,塑我大魏之骨,五代仁帝,铸我大魏之魂,北蛮入侵,靖城之耻,毁我大魏山河,诛我大魏之心。”

    “今昔,突邪王朝,欲再诛我大魏之心,然,大魏虽已衰败,可傲骨依在,其魂未灭。”

    “泱泱大魏,何惜一战?”

    “七百江山,何惧一战?”

    “自即刻起,大魏征兵,不惜一切代价,应战突邪,北伐蛮族,此战,大魏绝不和谈。”

    “此战,为大魏生死之战,上至王公贵臣,下至黎民百姓,皆入战。”

    “此战,若败,朕当先,以身殉国,绝不苟活于世。”

    “此战,由大魏监国少卿许清宵统领,大魏六部,武官百将为辅,征战突邪。”

    “望,天下百姓,能明朕意。”

    这是女帝的回应。

    充满着霸气

    突邪宣战,大魏应了。

    堂堂正正的接下来了。

    甚至,真正令人震撼的是。

    此战。

    大魏不和!

    此战。

    若败,大魏女帝当先,以身殉国,不苟活于世。

    太过于霸气了。

    大魏女帝的绝世风华,在这一刻,彻彻底底展现出来了。

    许清宵回过身来,他望着女帝。

    是这一刻,他看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

    是光芒。

    女帝的光芒。

    万丈无限。

    女帝的光芒,

    耀眼夺目。

    而百官们,也在这一刻,朝着女帝一拜道。

    “此战若败。”

    “臣等,愿随陛下一同殉国。”

    他们开口,声音斩钉截铁。

    此时,许清宵望着这一切,不知为何,他一时语塞了。

    被这一幕感动。

    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君臣一心。

    大魏做到了。

    他深吸一口气。

    朝着女帝深深一拜。

    “臣,许清宵,领旨!”

    “此战,臣,不可不赢。”

    “此战,臣,竭尽所能。”

    “此战,臣败,愿以身殉国。”

    许清宵给予回答,他领旨了。

    而随着许清宵一番话说出,这一刻,每个人的眼神,都变了。

    不再是犹豫。

    不再是纠结。

    而是坚定。

    异于平常的坚定。

    泱泱大魏,何惜一战?

    中原大地,谁主沉浮?

    犯我大魏,虽远必诛!

    也就在此时。

    一张圣旨漂浮在女帝面前。

    方才所言,全部化作金色文字,烙印在圣旨之上,不可更改。

    刹那间,一束束金色光芒如同旋风一般,凝聚在女帝面前,显得异常奇妙,这是大魏国运。

    而后,随着国运凝聚,一块金龙玉玺浮现。

    这一刻,女帝手握玉玺,重重地在圣旨上盖下印章。

    自此。

    大魏应战!

    而就在此时,随着圣旨盖印。

    女帝之声,响彻整个中州,这是大魏国运的加持,传至中州每一处。

    大魏!

    宣战!

    无惧一切!

    整个大魏上下,在圣旨颁布之后,彻彻底底炸锅了。

    百姓们攥紧着拳头,他们激动的浑身颤抖。

    他们害怕吗?

    害怕!

    可他们不是怕战争,而是怕自己的家人,自己的亲人,自己的一切都被敌人夺走了。

    但,他们更不希望,自己是跪着活。

    他们更加希望的是,自己是站着死。

    在这个时刻。

    大魏再一次面临危机之时。

    女帝没有选择退缩。

    没有选择退让。

    她希望大魏子民,是站着死,而不是跪着活。

    百姓们沸腾。

    他们欢呼,一个个热泪盈眶。

    有人畏惧!但更多的人是激动。

    这一次。

    大魏于微末之时,选择反抗!

    这一次。

    大魏舍弃一切,选择抵抗!

    这一次。

    让天下人都看一看,都瞧一瞧,大魏为何能稳固七百年。

    这封圣旨,感染每一个子民。

    尤其是女帝那一句话。

    此战,若败,朕当先,以身殉国。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连皇帝都如此,他们又有什么理由,来拒绝呢?

    此时,大魏的民意,攀登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高度。

    也就在此时,一道惊呼声响起。

    “看,看天上是什么东西!”

    “嘶!是真龙!是真龙!”

    “这是......这是......这是民意之龙!”

    无数的惊呼声与震撼之声响起了。

    大魏天穹之上。

    竟然凝聚出一条无与伦比的真龙虚影。

    这是大魏民意之龙。

    代表着鼎盛即将来临。

    代表着大魏的民意,在这一刻,达成一致。

    这是连北伐都没有出现过的异象啊。

    而各地藩王,再看到这条民意之龙时,一个个目瞪口呆地坐在位置上了。

    因为大魏的民意,已经彻彻底底站向女帝了。

    他们彻底绝望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他们发动战争的话,企图引起内乱,那么死的一定是他们。

    因为天下百姓不会放过他们的。

    但真正绝望不是他们。

    而是陈国。

    是大魏境内所有异族国。

    陈国国君,司龙王,各国国君,全部痴呆地听着这句话。

    大魏.......大魏......大魏.......大魏竟然宣战了?

    许清宵继续屠城,他们认为,这是许清宵犯傻,许清宵是个疯子。

    他们不怕,毕竟许清宵再怎么样,上面还有人可以压制住许清宵。

    而这个人,就是大魏女帝。

    可现在,大魏女帝竟然也陪着许清宵疯。

    这简直是,颠覆一切想象啊。

    女帝都宣战了。

    那还有什么说的?

    大魏将彻底进入战争时期,甚至一品武者都要出动,真正的厮杀。

    不留余地,不计后果的厮杀。

    一旦如此,什么狗屁陈国,什么狗屁司龙国,什么狗屁百国。

    在大魏的铁骑之下,全部都是土鸡瓦狗。

    都不需要一品武者出手了,随便来几个二品武者,就能将他们全部收拾一遍。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大魏女帝为什么要宣战?她怎能宣战啊?她难道就不怕大魏没了吗?”

    司龙王颤抖,他浑身上下都颤抖,这一次他真正感受到了恐惧,感受到了恐慌。

    因为不管大魏能不能赢,司龙国,必灭!

    陈国国君也是如此,他瘫痪坐在龙椅上。

    他知道,自己完了,自己彻彻底底完了。

    他懊悔,无比的懊悔,为什么要招惹大魏,为什么要弹劾这个许清宵啊。

    现在好了,现在好了,陈国当真要完了,他这个皇帝坐到头了。

    原本只是一件不算特别大的事情,谁都没有想到,会闹得如此之大。

    百国使者也是如此,他们甚至连自杀的心情都有了。

    当大魏与突邪宣战。

    那么他们都是蝼蚁,真正的蝼蚁。

    他们的命运,注定是灭亡,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异族国的国君们,也彻底沉默了,尤其是一些异族国,他们连打都没有打啊,可却看到了结果,一个不可更改的结果。

    女帝的声音,传的很远很远。

    突邪王朝。

    皇宫当中。

    当女帝坚定无比的声音响起时。

    突邪丞相愣在了原地。

    文武百官瞬间脸色大变。

    尤其是突邪皇帝,阿木真,更是露出惊愕之色。

    大魏!

    竟然应战了?

    而且态度如此坚决。

    以国运圣旨颁布,这绝对不是吓唬人,这是真的要开战啊。

    轰!

    阿木真一拍龙椅,大殿内不少物件全部爆裂破开。

    他脸色阴沉,实在是压抑不住怒火啊。

    大魏宣战。

    他根本不怕。

    可问题是,大魏只宣战突邪王朝与蛮族。

    这是什么意思?

    这意思就是,大魏会竭尽全力,哪怕是战到最后一刻,也会咬住突邪王朝不放。

    而这样做的代价就是,让初元王朝顺势崛起,白捡一个大便宜。

    他气!

    气的不是宣战。

    气的是,为何是自己宣战?

    为何就不是初元王朝先宣战?

    原本,宣战大魏,是把大魏逼到绝境。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这般应战,反倒是将自己逼到了绝境。

    其主要原因还是,大魏女帝以国运圣旨宣战,而不是普通一道圣旨。

    如果是普通一道圣旨,他根本不怕,那是大魏试探性嘴硬的宣战,可能真打一回合,大魏王朝就怂了,老老实实割地赔款。

    可现在如此宣战,就意味着大魏根本就不怕自己,要跟自己打到底。

    玩命打。

    对,大魏的确不行!

    也的确打不过自己的突邪王朝。

    可大魏,可以狠狠地咬下一块肉,让自己伤筋动骨,甚至如果真是按照这种疯狂的想法,都不是咬下一块肉那么简单了。

    到了国破之时,大魏一品武者就要登场了,那个时候,突邪王朝至少要付出天大的代价,才能止战。

    极其有可能,突邪王朝就是下一个大魏,那个国力衰败,国库空虚,各种灾祸的大魏。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初元王朝会做什么?

    初元王朝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吞并他突邪王朝。

    绝对不会有任何情面。

    恨不得一天杀光突邪子民,占领突邪,成为中州的唯一王朝。

    应战的话,就是这个结果。

    绝对不可能有第二个结果。

    所以这才是突邪王朝气的地方啊。

    自己干嘛没事宣战啊。

    自己为何要主动宣战啊。

    “尤塔!耶律木,你们二人,误朕突邪啊。”

    阿木真发出咆哮之声,恐怖的气势,让两人气血翻滚,直接吐了几口鲜血,脸色瞬间惨白。

    尤塔是提议的大将军。

    耶律木是突邪王朝的丞相。

    正是他们二人的自信狂妄,才导致突邪明明是优势,现在却陷入了劣势和绝境之中。

    “请陛下恕罪。”

    两人极其难受,却还是跪在地上,恳求阿木真原谅。

    阿木真深吸一口气。

    他望着两人,目光冰冷无比道。

    “突邪,不可战!”

    “朕,派你们二人,主动前往大魏,和谈此事。”

    “必要之时,可以付出代价。”

    “再没有第二位一品出世之前,突邪绝不能与大魏开战,大魏是疯狗,他们穷困无比,想要临死之前,拖垮我突邪。”

    “这!不可能!”

    “朕,也绝不可能让他们奸计得逞。”

    阿木真开口,一字一句,他选择和谈,主动去和谈。

    可此话一说,耶律木不由声音颤抖道。

    “陛下,那陈国他们。”

    他询问阿木真。

    “管他们死活,他们全部死光,也跟朕无关。”

    “那群异族国,本身就该死,若不是朕要利用他们,这群背叛主宗国的畜生,真当朕会在乎他们吗?”

    “必要时候,可以答应大魏,联手屠杀,当做和谈代价之一。”

    阿木真出声。

    为了大局。

    他选择和谈。

    忍辱负重。

    但也可以看出,阿木真是个狠人,不会做任何.......冒险之事。

    而大殿内,所有人都知道了三件事。

    许清宵.......真猛!

    大魏......赢了,大获全胜。

    异族国......吃好喝好,准备等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