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八十五章:和谈,乞降地点?让他们去客栈等着!给脸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大魏的突然宣战。

    可谓让天下人实实在在惊讶了一把。

    没有人会想到,面对突邪王朝的宣战,大魏敢应战,而且还敢这般不要命。

    当民意之龙在大魏腾空之时。

    恐怖的民意,攀登到了极致,百姓们在这一刻,真正的团结一致。

    抵抗外敌。

    ----

    有防盗内容!先别看!!!!!!!!!

    五分钟后大家刷新下!!!!!!!!!!

    不防盗,订阅下降极快!!!!!!!!

    一秒记住.42zw.

    防盗,订阅一直上涨!!!!!!!!!

    七月也是要恰饭的!!!!!!!!!!

    出此下策!!!!!!!!!!!!!!

    有防盗内容!先别看!!!!!!!!!

    五分钟后大家刷新下!!!!!!!!!!

    不防盗,订阅下降极快!!!!!!!!

    防盗,订阅一直上涨!!!!!!!!!

    七月也是要恰饭的!!!!!!!!!!

    出此下策!!!!!!!!!!!!!!

    ----

    九位国公,诸位列侯开始下场领兵,各部门也在飞快运转。

    响应朝廷的宣战。

    这一日,大魏苏醒,让世人忽然想起来,大魏不是小国,这是王朝,是不朽的王朝。

    但要说最开心,是初元王朝。

    他们恨不得大魏与突邪现在打起来,往死里打,最好两败俱伤。

    甚至初元王朝更是已经在商议,如何不动声色援助大魏了,毕竟大魏跟突邪打,想要打赢很难,可如果加上初元王朝的援助,那就不一定了。

    相对初元王朝的兴奋,大魏异族国是彻底绝望了。

    他们最大希望,不就是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吗?

    现在大魏与突邪王朝宣战,两国极有可能会血拼到底,突邪王朝哪里有时间管自己。

    而大魏的怒火,也会在第一时间,宣泄到他们头上,因为不是他们的话,大魏也不会与突邪王朝厮杀。

    至于初元王朝。

    人家现在恨不得两国打起来,自己独善其身,你还想拉着我一起下水?

    滚吧你。

    这一刻。

    陈国国君,司龙国,以及诸多参战或未参战的国家,彻彻底底绝望了。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是不相同的。

    他们很绝望。

    但现在最绝望的还是陈国,已经大魏军已经屠到第十五城了。

    不管最终抉择是什么,大魏军根本就没有停下屠城的脚步。

    陈国百姓们也彻底绝望了,他们从一开始的嚣张狂妄,上下一心,到现在的民心溃散,开始大骂陈国国君无能。

    大骂陈国将士怯弱,以致于他们白白送死。

    铺天盖地的骂声,让陈国国君背负太多太多了。

    “投降!投降!”

    “我陈国投降!”

    “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

    终于,在所有的压力之下,陈国国君艰难无比地开口,他投降了。

    陈国投了!

    在陈国负隅顽抗一日之下,终于选择了投降。

    当投降之声响起。

    大魏军传来无与伦比的庆祝之声。

    射阳侯听到降声,并没有喜悦,而是要求陈国国君将剩下所有府城大门打开,否则不视投降。

    陈国国君想要派人谈条件,但遭到直接回绝,因为陈国没有资格再谈条件了。

    得知对方的态度,陈国国君知道,一切已经无力回天了,他拟圣旨,开启所有城门。

    当下,五百万大军,直接将陈国所有主城全部控制,不过对方投降,他们也的确没有再添屠戮了。

    与此同时,战报也在第一时间传至大魏。

    “陈国投了!”

    “百国已派出使者,来我大魏,投降称臣,大魏赢了。”

    “赢了!我们赢了!”

    一则则消息几乎是瞬间传至大魏,现在大魏国民皆然在关注这场大战。

    大魏文报也是实时更新战况,陈国的投降,百国的态度,自然被第一时间传至大魏之中。

    这是振奋大魏国民的消息,自然刻不容缓。

    文华殿内。

    当一封封天旨传来,文武百官皆然无比激动。

    “陈国投了!好!他们总算投了!”

    “不止如此,异族国也纷纷派来使者,投降和谈。”

    “这一战,我等赢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是赵婉儿之声。

    “许大人,陛下口谕,突邪王朝派突邪丞相耶律木与大将军尤塔,赶往大魏,愿意和谈此事。”

    “请许大人做好准备,对接此事。”

    随着赵婉儿的声音响起,这一刻大殿内众人彻底惊呆了。

    突邪王朝主动和谈?

    虽然许清宵之前说过,大魏死战,突邪王朝或许不敢战,可没想到的是,突邪这么快就怂了?

    如若说陈国投降,是一件喜事。

    那突邪王朝若是和谈,就不是喜事这么简单了。

    这是天大的喜事啊。

    原本,突邪王朝宣战,若是按照他们的想法,大魏撤军,或者先主动和谈,那么其结果就如同许清宵说的差不多了。

    大魏最终还是被迫退军,紧接着突邪王朝会拿陈国之事弹劾大魏,最终的结果,就是大魏赔偿银子,极有可能异族国照样还是会脱离。

    而大魏除了威望上得到了好处,其余什么好处都没有。

    可现在突邪王朝主动过来和谈,那么大魏瞬间从被动变成主动。

    因为突邪王朝不想打。

    不想让初元王朝占尽便宜,自然而然,突邪王朝就不敢提出各种要求,反倒是大魏可以乘机平乱。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处啊。

    “守仁!老夫,服了!彻底服了!”

    安国公激动无比地抓住许清宵的手,一张老脸显得无比激动。

    “守仁,老夫也不知该说什么了,此战过后,你将是大魏第一人,名垂青史啊。”

    陈正儒也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许清宵当真不一般啊。

    不是计谋的问题,而是许清宵的魄力。

    实际山让他们思考,他们也能想到这个办法,但他们没有这个魄力,也不敢去赌。

    许清宵敢赌,而且也有魄力。

    更主要的是,许清宵有一种自信,一种让所有人都相信他的自信。

    正是因为许清宵这种自信。

    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如若换做任何一个人指挥,大魏将不复存在,这就是许清宵。

    此人,此战,名垂千古。

    面对诸公的赞美,许清宵则显得十分平静。

    他并没有任何喜悦,也没有任何激动,而是松了口气,彻彻底底地松了口气。

    自己赌对了。

    这场国运之赌,自己赢了,而且赢得如此彻底,赢得如此不可思议。

    “诸公,许某先回去休息了。”

    “剩下的事情,便交给诸公来处理了。”

    “明日和谈,许某再来。”

    此战已经结束了。

    百国的投降,突邪王朝的和谈,已经赢得彻彻底底,只要不作死,那么这件事情,将到此为止。

    历经半个月的高度精神紧绷,也让许清宵疲了。

    难以言说的倦意,让许清宵显得困乏。

    众人望着许清宵,他们知晓许清宵这段时间付出太多太多了。

    江山社稷,几乎是压在了许清宵一个人身上。

    虽然这一战,他们也参与进来了,可所有的抉择,所有的压力,以及往后的一切骂名,全部都是由许清宵一人承担。

    现在,战争结束了。

    自然而然,许清宵要回去休息了。

    望着许清宵的背影。

    这一刻,文华殿内,众人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

    “我等,恭送许大人。”

    诸公开口。

    这一战,许清宵的付出,太多太多了。

    他们只是见证者罢了。

    这一拜,他们心甘情愿。

    许清宵步伐微微迟钝,转过身来,也向诸公一拜,而是继续向前而行。

    今日。

    万里无云。

    阳光温和,照耀在许清宵身上。

    他从皇宫走出,一路回到了守仁学堂,一路上,当京都百姓看到许清宵时,皆然不由朝着许清宵一拜。

    甚至高呼一声许大人。

    面对百姓的声音,许清宵一直保持着温和笑容。

    而与此同时。

    待许清宵回到守仁学堂后,学生们也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

    “休息吧,仗打完了。”

    许清宵喊了一声,也让众人去休息。

    这段时间,大魏的确太累了。

    无论是自己还是众人,每个人都很累,皆然都参与到这场战争之中了。

    说完此话,许清宵回到房中。

    简单洗漱一番,许清宵便躺在床榻上了。

    他真的有些累了。

    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还有更硬的仗要打。

    战争已经结束。

    和谈才刚刚开始。

    包括和谈之后的诸多事情。

    天下文人会不会放过自己?

    大魏文宫的下一步举动。

    大魏藩王接下来会怎么做?

    大魏王朝只是做好了一件事情。

    剩下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了。

    想要后半生咸鱼,还是需要努力啊。

    带着倦意,许清宵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而大魏之中,也发生了许多事情。

    各地藩王出使商谈。

    突邪王朝的使者,也已经来到了大魏,他们乘坐突邪龙舟,以最快速度赶来,不希望事情进一步的恶化。

    异族国各国国君也纷纷派来使者,前来乞降。

    大魏兵部,户部,核算这次战争的伤亡以及战利品。

    九位国公也在第一时间,下达军令,分别控制诸国,不管和谈的结果如何,先派兵入驻进去再说。

    眼下的异族国,已经没有任何资格与大魏谈判了,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被驻军。

    陈国国君于深夜被陈国异姓王斩首,背后的原因天下人自然明白,此番乞降,陈国国君必死无疑。

    与其遭受各种耻辱而死,倒不如让异姓王出手,这样也算是有一个交代。

    不得不说,陈国国君还是有点气节。

    但其余附属国却不一样,该怂还是怂,派来使者,期盼着还有一条活路。

    到最后礼部颁布圣旨,要求大魏所有异族国派使者前来大魏,以最快速度,不可耽误。

    不管是参战还是没参战,不管是弹劾过许清宵还是没弹劾过许清宵。

    所有异族国必须要派使者前来,这是大魏的命令。

    一时之间,大魏异族国皆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大魏这回真的要动刀子了。

    有些异族国,没有参与此战,也没有弹劾过许清宵,想要观望,不代表他们忠于大魏。

    现在大魏赢了,他们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

    说来说去还是谁拳头大谁说话算话。

    不过任凭大魏民意如龙,然而对于天下读书人来说,他们并不在乎。

    许清宵屠城之事,违背天理,违背人道,也违背了儒道,违背了圣人之道,这一点读书人没有放下。

    只是现在大魏正在善后战争,他们即便是有些怒言,却造不成什么巨大的影响,唯一能说的是,这始终是一个隐患。

    而随着突邪王朝前来和谈之事被传开之后,大魏举国上下更加沸腾,百姓们彻底沸腾了。

    突邪和谈,这就意味着突邪怕了,这如何不让百姓们振奋?

    毕竟如若真打起来了,大家敢打,但也不愿意打,如若能以不打的前提下,还能获得好处,换谁谁不开心?

    许清宵的名望,随着突邪和谈,也彻底烙印在大魏百姓心中。

    所有人都知道,是许清宵凭借一己之力,说服了大魏上下官员,甚至说服了大魏女帝。

    那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更是被无数百姓追捧。

    许清宵爱民如子,精忠报国,此番壮志,百姓又如何不知?

    京都之中,怀宁王府。

    面具人的身影再次出现,立于怀宁王面前。

    “许清宵此战,足矣封侯,他已得大魏民意,如若再让他这般下去的话,对我等计划恐怕不利啊。”

    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他看着面具人,如此说道。

    然而面具人摇了摇头,望着怀宁亲王道。

    “此战,许清宵的确可封侯,大魏百姓也的确钦佩于他,但我等的计划,并不是一个许清宵可以撼动的。”

    “大魏民意再高,又有何用?国运之争,才是我等的真正大计。”

    “这一战,他帮了大魏,但也帮了我等,过些日子,时机便要真正成熟了。”

    “王爷,做好准备吧。”

    面具人出声,言语之中并没有将许清宵放在眼里,并且提到了国运二字。

    怀宁亲王再听完此话后,不由皱眉好奇。

    “时机成熟?如今大魏,平定内乱,突邪王朝更是主动和谈,大魏百姓民意一心,哪里来的时机成熟?”

    “还望大人提醒。”

    怀宁亲王皱眉,现在大魏上下团结一致,许清宵一战封神,大魏的的确确看到了繁荣,极有可能恢复鼎盛状态,怎么来的时机成熟?

    “此事涉及我等真正核心,并非是不愿告诉王爷,而是对王爷来说,时机并未成熟。”

    “王爷只要记住,窃大魏国运,才是你我根本,大魏强并非是一件坏事,反倒是为我等提升国运。”

    “我等图谋的,可不是区区一个大魏,希望王爷能够明白。”

    “这个许清宵,任他再强,放眼天下,他不过是一个儒道大才罢了,即便是他带领大魏,走向鼎盛繁荣,最多不过让大魏倒退五十年。”

    “纵观古今往来,有多少不朽的王朝泯灭在历史之中,又有多少气吞山河的帝王,化作白骨黄土。”

    “细细想来,王爷,斗胆问一句,许清宵比得上大魏太祖吗?”

    面具人开口询问,望着怀宁亲王。

    而面对这番言语,怀宁亲王沉默了。

    是啊,一个王朝再强,能强盛万年吗?口头上的万岁万岁万万岁,终究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任你王朝不朽,任你气吞山河,任你风华绝代。

    到头来,就是一捧黄土,一堆黄沙罢了。

    “与太祖相比,许清宵算得了什么?”

    怀宁亲王语气轻蔑道。

    不是他瞧不起许清宵,也不是他狂妄,而是太祖在大魏皇室眼中,是真正的神。

    一人一刀,于动乱时代,建立起大魏王朝,无论是手段还是智谋,千年来有几个人能够超过太祖?

    大魏王朝建立之时,有多少英雄豪杰,任何一个,放到现在来说,都是天穹之上最亮眼的星辰。

    而这些星辰,对比大魏太祖,却显得无比暗淡。

    所以拿大魏太祖和许清宵对比,这是侮辱大魏太祖。

    此话一说,面具人不由出声。

    “强如太祖,也不过是万古天穹的一刹那光芒,他许清宵又算的了什么呢?”

    “王爷,我等大计,超越一切,莫要再将目光放置在区区一个大魏王朝了,哪怕大魏王朝一统中州,又能如何?”

    面具人的声音,充满着诱惑与感染,怀宁亲王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点了点头道。

    “好,既如此,本王就依计行事,多谢大人提点了。”

    怀宁亲王开口。

    而面具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王爷,这段时间您不需要出面什么了,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出现于此,到时候再来告知王爷。”

    “这段时间,如若王爷有任何事,焚香即可。”

    ---------------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老规矩防盗!!!!!!!!!!!!!!!!!!

    ---

    大魏的突然宣战。

    可谓让天下人实实在在惊讶了一把。

    没有人会想到,面对突邪王朝的宣战,大魏敢应战,而且还敢这般不要命。

    当民意之龙在大魏腾空之时。

    恐怖的民意,攀登到了极致,百姓们在这一刻,真正的团结一致。

    抵抗外敌。

    九位国公,诸位列侯开始下场领兵,各部门也在飞快运转。

    响应朝廷的宣战。

    这一日,大魏苏醒,让世人忽然想起来,大魏不是小国,这是王朝,是不朽的王朝。

    但要说最开心,是初元王朝。

    他们恨不得大魏与突邪现在打起来,往死里打,最好两败俱伤。

    甚至初元王朝更是已经在商议,如何不动声色援助大魏了,毕竟大魏跟突邪打,想要打赢很难,可如果加上初元王朝的援助,那就不一定了。

    相对初元王朝的兴奋,大魏异族国是彻底绝望了。

    他们最大希望,不就是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吗?

    现在大魏与突邪王朝宣战,两国极有可能会血拼到底,突邪王朝哪里有时间管自己。

    而大魏的怒火,也会在第一时间,宣泄到他们头上,因为不是他们的话,大魏也不会与突邪王朝厮杀。

    至于初元王朝。

    人家现在恨不得两国打起来,自己独善其身,你还想拉着我一起下水?

    滚吧你。

    这一刻。

    陈国国君,司龙国,以及诸多参战或未参战的国家,彻彻底底绝望了。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是不相同的。

    他们很绝望。

    但现在最绝望的还是陈国,已经大魏军已经屠到第十五城了。

    不管最终抉择是什么,大魏军根本就没有停下屠城的脚步。

    陈国百姓们也彻底绝望了,他们从一开始的嚣张狂妄,上下一心,到现在的民心溃散,开始大骂陈国国君无能。

    大骂陈国将士怯弱,以致于他们白白送死。

    铺天盖地的骂声,让陈国国君背负太多太多了。

    “投降!投降!”

    “我陈国投降!”

    “不要再杀了!不要再杀了!”

    终于,在所有的压力之下,陈国国君艰难无比地开口,他投降了。

    陈国投了!

    在陈国负隅顽抗一日之下,终于选择了投降。

    当投降之声响起。

    大魏军传来无与伦比的庆祝之声。

    射阳侯听到降声,并没有喜悦,而是要求陈国国君将剩下所有府城大门打开,否则不视投降。

    陈国国君想要派人谈条件,但遭到直接回绝,因为陈国没有资格再谈条件了。

    得知对方的态度,陈国国君知道,一切已经无力回天了,他拟圣旨,开启所有城门。

    当下,五百万大军,直接将陈国所有主城全部控制,不过对方投降,他们也的确没有再添屠戮了。

    与此同时,战报也在第一时间传至大魏。

    “陈国投了!”

    “百国已派出使者,来我大魏,投降称臣,大魏赢了。”

    “赢了!我们赢了!”

    一则则消息几乎是瞬间传至大魏,现在大魏国民皆然在关注这场大战。

    大魏文报也是实时更新战况,陈国的投降,百国的态度,自然被第一时间传至大魏之中。

    这是振奋大魏国民的消息,自然刻不容缓。

    文华殿内。

    当一封封天旨传来,文武百官皆然无比激动。

    “陈国投了!好!他们总算投了!”

    “不止如此,异族国也纷纷派来使者,投降和谈。”

    “这一战,我等赢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是赵婉儿之声。

    “许大人,陛下口谕,突邪王朝派突邪丞相耶律木与大将军尤塔,赶往大魏,愿意和谈此事。”

    “请许大人做好准备,对接此事。”

    随着赵婉儿的声音响起,这一刻大殿内众人彻底惊呆了。

    突邪王朝主动和谈?

    虽然许清宵之前说过,大魏死战,突邪王朝或许不敢战,可没想到的是,突邪这么快就怂了?

    如若说陈国投降,是一件喜事。

    那突邪王朝若是和谈,就不是喜事这么简单了。

    这是天大的喜事啊。

    原本,突邪王朝宣战,若是按照他们的想法,大魏撤军,或者先主动和谈,那么其结果就如同许清宵说的差不多了。

    大魏最终还是被迫退军,紧接着突邪王朝会拿陈国之事弹劾大魏,最终的结果,就是大魏赔偿银子,极有可能异族国照样还是会脱离。

    而大魏除了威望上得到了好处,其余什么好处都没有。

    可现在突邪王朝主动过来和谈,那么大魏瞬间从被动变成主动。

    因为突邪王朝不想打。

    不想让初元王朝占尽便宜,自然而然,突邪王朝就不敢提出各种要求,反倒是大魏可以乘机平乱。

    这简直是天大的好处啊。

    “守仁!老夫,服了!彻底服了!”

    安国公激动无比地抓住许清宵的手,一张老脸显得无比激动。

    “守仁,老夫也不知该说什么了,此战过后,你将是大魏第一人,名垂青史啊。”

    陈正儒也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许清宵当真不一般啊。

    不是计谋的问题,而是许清宵的魄力。

    实际山让他们思考,他们也能想到这个办法,但他们没有这个魄力,也不敢去赌。

    许清宵敢赌,而且也有魄力。

    更主要的是,许清宵有一种自信,一种让所有人都相信他的自信。

    正是因为许清宵这种自信。

    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

    如若换做任何一个人指挥,大魏将不复存在,这就是许清宵。

    此人,此战,名垂千古。

    面对诸公的赞美,许清宵则显得十分平静。

    他并没有任何喜悦,也没有任何激动,而是松了口气,彻彻底底地松了口气。

    自己赌对了。

    这场国运之赌,自己赢了,而且赢得如此彻底,赢得如此不可思议。

    “诸公,许某先回去休息了。”

    “剩下的事情,便交给诸公来处理了。”

    “明日和谈,许某再来。”

    此战已经结束了。

    百国的投降,突邪王朝的和谈,已经赢得彻彻底底,只要不作死,那么这件事情,将到此为止。

    历经半个月的高度精神紧绷,也让许清宵疲了。

    难以言说的倦意,让许清宵显得困乏。

    众人望着许清宵,他们知晓许清宵这段时间付出太多太多了。

    江山社稷,几乎是压在了许清宵一个人身上。

    虽然这一战,他们也参与进来了,可所有的抉择,所有的压力,以及往后的一切骂名,全部都是由许清宵一人承担。

    现在,战争结束了。

    自然而然,许清宵要回去休息了。

    望着许清宵的背影。

    这一刻,文华殿内,众人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

    “我等,恭送许大人。”

    诸公开口。

    这一战,许清宵的付出,太多太多了。

    他们只是见证者罢了。

    这一拜,他们心甘情愿。

    许清宵步伐微微迟钝,转过身来,也向诸公一拜,而是继续向前而行。

    今日。

    万里无云。

    阳光温和,照耀在许清宵身上。

    他从皇宫走出,一路回到了守仁学堂,一路上,当京都百姓看到许清宵时,皆然不由朝着许清宵一拜。

    甚至高呼一声许大人。

    面对百姓的声音,许清宵一直保持着温和笑容。

    而与此同时。

    待许清宵回到守仁学堂后,学生们也齐齐朝着许清宵一拜。

    “休息吧,仗打完了。”

    许清宵喊了一声,也让众人去休息。

    这段时间,大魏的确太累了。

    无论是自己还是众人,每个人都很累,皆然都参与到这场战争之中了。

    说完此话,许清宵回到房中。

    简单洗漱一番,许清宵便躺在床榻上了。

    他真的有些累了。

    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还有更硬的仗要打。

    战争已经结束。

    和谈才刚刚开始。

    包括和谈之后的诸多事情。

    天下文人会不会放过自己?

    大魏文宫的下一步举动。

    大魏藩王接下来会怎么做?

    大魏王朝只是做好了一件事情。

    剩下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了。

    想要后半生咸鱼,还是需要努力啊。

    带着倦意,许清宵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而大魏之中,也发生了许多事情。

    各地藩王出使商谈。

    突邪王朝的使者,也已经来到了大魏,他们乘坐突邪龙舟,以最快速度赶来,不希望事情进一步的恶化。

    异族国各国国君也纷纷派来使者,前来乞降。

    大魏兵部,户部,核算这次战争的伤亡以及战利品。

    九位国公也在第一时间,下达军令,分别控制诸国,不管和谈的结果如何,先派兵入驻进去再说。

    眼下的异族国,已经没有任何资格与大魏谈判了,摆在他们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被驻军。

    陈国国君于深夜被陈国异姓王斩首,背后的原因天下人自然明白,此番乞降,陈国国君必死无疑。

    与其遭受各种耻辱而死,倒不如让异姓王出手,这样也算是有一个交代。

    不得不说,陈国国君还是有点气节。

    但其余附属国却不一样,该怂还是怂,派来使者,期盼着还有一条活路。

    到最后礼部颁布圣旨,要求大魏所有异族国派使者前来大魏,以最快速度,不可耽误。

    不管是参战还是没参战,不管是弹劾过许清宵还是没弹劾过许清宵。

    所有异族国必须要派使者前来,这是大魏的命令。

    一时之间,大魏异族国皆然意识到一件事情,大魏这回真的要动刀子了。

    有些异族国,没有参与此战,也没有弹劾过许清宵,想要观望,不代表他们忠于大魏。

    现在大魏赢了,他们想要独善其身是不可能的。

    说来说去还是谁拳头大谁说话算话。

    不过任凭大魏民意如龙,然而对于天下读书人来说,他们并不在乎。

    许清宵屠城之事,违背天理,违背人道,也违背了儒道,违背了圣人之道,这一点读书人没有放下。

    只是现在大魏正在善后战争,他们即便是有些怒言,却造不成什么巨大的影响,唯一能说的是,这始终是一个隐患。

    而随着突邪王朝前来和谈之事被传开之后,大魏举国上下更加沸腾,百姓们彻底沸腾了。

    突邪和谈,这就意味着突邪怕了,这如何不让百姓们振奋?

    毕竟如若真打起来了,大家敢打,但也不愿意打,如若能以不打的前提下,还能获得好处,换谁谁不开心?

    许清宵的名望,随着突邪和谈,也彻底烙印在大魏百姓心中。

    所有人都知道,是许清宵凭借一己之力,说服了大魏上下官员,甚至说服了大魏女帝。

    那一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更是被无数百姓追捧。

    许清宵爱民如子,精忠报国,此番壮志,百姓又如何不知?

    京都之中,怀宁王府。

    面具人的身影再次出现,立于怀宁王面前。

    “许清宵此战,足矣封侯,他已得大魏民意,如若再让他这般下去的话,对我等计划恐怕不利啊。”

    怀宁亲王的声音响起,他看着面具人,如此说道。

    然而面具人摇了摇头,望着怀宁亲王道。

    “此战,许清宵的确可封侯,大魏百姓也的确钦佩于他,但我等的计划,并不是一个许清宵可以撼动的。”

    “大魏民意再高,又有何用?国运之争,才是我等的真正大计。”

    “这一战,他帮了大魏,但也帮了我等,过些日子,时机便要真正成熟了。”

    “王爷,做好准备吧。”

    面具人出声,言语之中并没有将许清宵放在眼里,并且提到了国运二字。

    怀宁亲王再听完此话后,不由皱眉好奇。

    “时机成熟?如今大魏,平定内乱,突邪王朝更是主动和谈,大魏百姓民意一心,哪里来的时机成熟?”

    “还望大人提醒。”

    怀宁亲王皱眉,现在大魏上下团结一致,许清宵一战封神,大魏的的确确看到了繁荣,极有可能恢复鼎盛状态,怎么来的时机成熟?

    “此事涉及我等真正核心,并非是不愿告诉王爷,而是对王爷来说,时机并未成熟。”

    “王爷只要记住,窃大魏国运,才是你我根本,大魏强并非是一件坏事,反倒是为我等提升国运。”

    “我等图谋的,可不是区区一个大魏,希望王爷能够明白。”

    “这个许清宵,任他再强,放眼天下,他不过是一个儒道大才罢了,即便是他带领大魏,走向鼎盛繁荣,最多不过让大魏倒退五十年。”

    “纵观古今往来,有多少不朽的王朝泯灭在历史之中,又有多少气吞山河的帝王,化作白骨黄土。”

    “细细想来,王爷,斗胆问一句,许清宵比得上大魏太祖吗?”

    面具人开口询问,望着怀宁亲王。

    而面对这番言语,怀宁亲王沉默了。

    是啊,一个王朝再强,能强盛万年吗?口头上的万岁万岁万万岁,终究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任你王朝不朽,任你气吞山河,任你风华绝代。

    到头来,就是一捧黄土,一堆黄沙罢了。

    “与太祖相比,许清宵算得了什么?”

    怀宁亲王语气轻蔑道。

    不是他瞧不起许清宵,也不是他狂妄,而是太祖在大魏皇室眼中,是真正的神。

    一人一刀,于动乱时代,建立起大魏王朝,无论是手段还是智谋,千年来有几个人能够超过太祖?

    大魏王朝建立之时,有多少英雄豪杰,任何一个,放到现在来说,都是天穹之上最亮眼的星辰。

    而这些星辰,对比大魏太祖,却显得无比暗淡。

    所以拿大魏太祖和许清宵对比,这是侮辱大魏太祖。

    此话一说,面具人不由出声。

    “强如太祖,也不过是万古天穹的一刹那光芒,他许清宵又算的了什么呢?”

    “王爷,我等大计,超越一切,莫要再将目光放置在区区一个大魏王朝了,哪怕大魏王朝一统中州,又能如何?”

    面具人的声音,充满着诱惑与感染,怀宁亲王沉默了。

    过了一会,他点了点头道。

    “好,既如此,本王就依计行事,多谢大人提点了。”

    怀宁亲王开口。

    而面具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王爷,这段时间您不需要出面什么了,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出现于此,到时候再来告知王爷。”

    “这段时间,如若王爷有任何事,焚香即可。”

    ----

    推荐一本好书!相当奈斯!墨家天下从卧底开始,更新稳定,非常奈斯!

    各位读者老爷看七月的面子上,收藏看看~支持支持!

    超级链接在下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