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八十六章:和谈十大条款,陛下,大魏这次真的赚疯了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快。

    大魏礼部派人通知各国来使。

    当听到许清宵将会谈地点选到了一处客栈后,所有来使都有些气急败坏了。

    自古以来,哪里有在客栈和谈的?你们这是多瞧不起我们?

    有人大怒,想要发飙,可看到礼部带来的刑部官差,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

    没办法,国家战争上打不过大魏,现在又在人家地盘上,就算是心里有一千万个不愿意,那又如何?

    憋屈是不是?

    憋屈就对了。

    都把地点安排到客栈,这就是赤果果的羞辱你们啊。

    没有任何废话,随着礼部的通知下来后,基本上不给各国来使一点面子,如同赶鸭子一般,将他们赶去客栈。

    而客栈地点,还真就是一个比较普通的客栈。

    记住m.42zw.

    不过此时此刻,客栈之外,全部都是大魏百姓。

    大家听说许清宵要在这家客栈进行谈判,自然而然激动的不行啊,都想听一听许清宵是怎么一个谈判。

    而且也震撼许清宵竟然将这种事情,摆在明面上来说,这简直是开天辟地第一回啊。

    对比客栈外的人山人海,客栈内就比较安静多了,毕竟百国使者要来这里谈判,老百姓们自然不敢进来,怕惹来什么是非。

    掌柜的听说这事后,都吓得六神无主,如若不是礼部和刑部各种劝说,只怕掌柜压根不敢接这个活啊。

    但不管如何,客栈掌柜还是接下来了,客栈的小二把桌子一拼,摆的整整齐齐。

    桌上呢,摆放着一些瓜子花生这种东西,其余的不摆,用许大人的话来说,想要加什么东西,得付钱。

    这意思说出,外面的百姓全部哄堂大笑,莫名有一种自豪和骄傲。

    “来了,来人,各国使者来了。”

    “你们看,这就是陈国的使者。”

    “还有司龙国的使者。”

    “齐哈目的使者也来了。”

    随着一道道声音响起,百姓们开始沸腾了,因为各国使者来了,他们低着头,面对着京都百姓的呼喊,一个个羞愧无比。

    愣是不敢抬头。

    而实际上百姓们聚集在这里,有很大一部分因素,是想要丢臭鸡蛋烂菜叶的,可惜的是,刑部下了令,不允许百姓这样做。

    倒不是说给这帮使者脸面,而是影响市容,也影响大魏威仪。

    客栈内,瞬间被挤满了,各国使臣加起来有四百多人,这些都是大魏比较有名的附属国,有些附属国吧,完全就是一个小型部落,可能一两千人就自称国家。

    这种国家就不需要来了,回头发个昭告过去就行了。

    主要针对这四百个附属国就好。

    待使者们纷纷到齐,突邪王朝的使臣最晚到。

    耶律木表情很淡然,他并没有生气,而突邪王朝大将军尤塔却一直阴沉着脸。

    他们贵为突邪王朝的丞相以及大将军,按理说就算是面见大魏女帝,他们也有资格说话。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让他们来客栈会谈?

    如若不是许清宵给他们设立了雅间,尤塔绝对不会过来。

    不过即便是雅间,尤塔一开始也不打算过来,完全是被耶律木给拉住了。

    这件事情因他们而起,虽然主要责任不在他们身上,而在突邪皇帝身上,可问题是,他们哪里敢说皇帝的不是啊。

    只能自认倒霉。

    谁让自己嘴贱?

    所以这趟过来,其目的是解决事情,而不是在这里做无畏的争吵。

    两人走进客栈内。

    虽然面对大魏,他们比较低调,可看着客栈内的异族国,两人的气势与目光,瞬间大变样了。

    眼中满是轻蔑与鄙夷。

    高高在上的轻蔑,和发自内心的鄙夷。

    这些异族国,在他们眼中,连蝼蚁也算不上。

    突邪将大魏当做敌人,可从来不认为突邪打不过大魏,只是局势影响罢了,如若没有初元王朝,灭掉大魏,轻而易举。

    自然而然,这些异族国算什么东西?狗一般的东西罢了。

    “耶律丞相。”

    “您也来了。”

    有人起身,是司龙国的使者,来谄媚地看着耶律木,打了一声招呼。

    可面对对方的招呼,耶律木的目光更加冷漠。

    他压根就不认识这个人,什么杂七杂八啊。

    两人头也不回,直接上楼,去雅间,跟这帮人待在一起,两人只觉得恶心,浑身不自在。

    看着耶律木与尤塔的离开,司龙国的使者,顿时尴尬了,他低着头,不敢多说什么。

    而就在此时,终于喧哗声从外面响起。

    “许大人来了。”

    “是许大人来了。”

    “快让开,快让开,许大人来了。”

    人声鼎沸,一时之间,即便是客栈内的诸国使者,也不由纷纷看了过去。

    不远处。

    许清宵缓缓走来,身后还跟着吏部尚书陈正儒,礼部尚书王新志,以及兵部尚书张靖,以及户部尚书顾言,包括安国公与卢国公,而他们身后则跟着数百位京兵,一个个显得杀气腾腾的。

    谈判带兵?

    一时之间,大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许清宵这意思就是,谈得拢一切好说,谈不拢就别走了。

    “许大人威武!”

    “许大人,要好好惩戒这些异族国啊。”

    “你们快让开,别挡了我许大人的路。”

    当许清宵出现,百姓们无比激动,一道道声音响起,有人更是挡路,直接被各种骂声给骂退了。

    现在许清宵在大魏的威望,说句大逆不道的话,比皇帝还要高。

    这般情景,让诸位尚书国公只能尴尬一笑,毕竟站在许清宵身旁,实实在在有些黯然无光啊。

    不过也无所谓了,大魏的确需要一股新鲜血液。

    而面对百姓这般,许清宵朝着百姓拱了拱手道。

    “各位,待会本官在内谈判,大家莫要发出太大的动静,免得人家说我们大魏不知礼数啊。”

    许清宵笑呵呵地说道,让百姓们待会安静一些,莫要太过于吵闹。

    这话一说,百姓们纷纷笑着应声。

    很快,许清宵走进客栈内,客栈的老板亲自走来,朝着许清宵与诸位尚书国公恭恭敬敬一拜。

    “掌柜的客气了。”

    “借用你店铺所花费的银两,回头朝廷会支银子来的。”

    “不过记住,这些番邦来使吃的喝的,全部让他们给钱,这个不能算到朝廷上去。”

    许清宵认真说道,这话一说,外头的百姓实在是忍不住笑起来了。

    许清宵做事,的确符合百姓口味啊,就是要这样斤斤计较,这帮异族番邦,平时就是太惯着了。

    “许大人放心,小的明白。”

    掌柜讪笑了一声。

    而许清宵瞥了一眼诸国使者,而后看向陈正儒,王新志等人道。

    “诸公,我们先上去跟突邪使臣谈一谈吧。”

    许清宵开口,询问众人的意见。

    “行,你做主就好。”

    “陛下让你抉择,我等听你的。”

    众人开口,陛下有旨意,让许清宵来负责这次谈判,他们只是过来镇镇场面的,任何抉择都是许清宵来做的。

    得到众人的回答,许清宵也没废话,直接往楼上走去。

    这谈判肯定是先跟大人物谈判啊,这些小角色,先放一边再说。

    上楼时,许清宵目光平静,王新志已经告知自己,初元王朝的事情,所以对于这次谈判,许清宵十拿九稳。

    客栈雅间。

    耶律木与尤塔静静坐着,耶律木依旧是面色平静,而尤塔则生着闷气一般,显得极其不悦。

    可就在此时,随着许清宵等人的步伐声响起,耶律木顿时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尤塔,后者也将这种不悦收敛了一些,而后等待着许清宵。

    不多时。

    雅间的房门打开,许清宵率先走入,安国公与卢国公依次入内,随后便是四位尚书了。

    “耶律木,见过许大人,见过两位国公,也见过诸位尚书。”

    身为突邪丞相,耶律木岂能不知对方的身份,他脸上顿时带着笑意,朝着众人一拜,尽显礼仪。

    至于尤塔,则是拱了拱手,算作是见过了。

    “许某,见过耶律丞相,也见过尤塔大将军了。”

    “唉,实在没办法,大魏就这个条件,国库没银,只能安排这种地方见面了,两位不会生气吧?”

    许清宵笑了笑,也回之以礼,同时特意询问两人会不会生气。

    这话一说,尤塔心情更加复杂了,说谎能不能别这么直接?大魏再穷,也不至于安排一个这样的酒楼吧?

    只是他没有多说什么,来都来了,也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情去争吵。

    至于耶律木反倒是笑呵呵道。

    “没有没有,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安静。”

    “诸位快快入座。”

    “我让人上点好酒好菜。”

    耶律木笑呵呵道,招待着许清宵等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突邪。

    “耶律丞相,酒菜就算了,毕竟要国库空虚啊。”

    许清宵一脸难受道。

    可这表情,在尤塔眼中极其的令人不爽,但他还是不说什么。

    “哈哈哈,无妨,无妨,此番过来,陛下给了我一些银子,酒菜钱还是付得起。”

    耶律木笑呵呵道,沉得住气,没有被许清宵恶心道。

    “那行,既然如此,那许某也就不讲究了。”

    “小二,去桃花庵一趟,让他们的人,准备上等佳肴,不计价格,耶律丞相付钱,拿最好的来,就说是许某的意思。”

    既然对方执意要请客,许清宵也不客气了,直接让小二去一趟桃花庵。

    这操作顿时让几位尚书和国公愣了。

    好家伙,请人家来这种地方吃饭也就算了,回头让人家请客,你直接去别的酒楼点菜。

    骚还是你许清宵骚啊。

    好手段。

    陈正儒等人自然不觉得什么,他们缓缓坐下,反正这次他们就是过来陪衬的,主要就是镇镇场子,其余的全部交给许清宵。

    而面对许清宵这种手段,耶律木还是沉得住气,说难听点,饭菜银子能有多少?一千两够不够?不够三千两够不够?

    不会有人以为突邪丞相付不起银子吧?

    招呼许清宵等人落坐下来,突邪丞相也就没有废话了。

    直接开门见山道。

    “许大人,是这样的,前些日子,突邪宣战大魏,其实是受陈国蒙骗,而我等也没有调查清楚,所以才导致弄得如此僵硬。”

    “我突邪圣上已经调查清楚前因后果,此事大魏没有错,而突邪与大魏也算是交好,陛下不希望两国因为小人挑拨,而影响关系。”

    “所以,此番宣战,可否到此结束?”

    “当然,为表诚意,突邪王朝愿意协助大魏,震慑这些宵小之辈,也算是还大魏一个安宁。”

    耶律木直接开门见山,的确没有任何一点拐弯抹角。

    愿意和谈,甚至给出条件,帮助大魏镇压这些祸端。

    此话一说,四位尚书以及国公心中不由一喜,他们倒不是在乎突邪王朝派兵协助,真正在乎的是,突邪王朝的态度。

    原本这些异族国,都看着突邪王朝,期盼突邪王朝出手帮助他们,现在突邪王朝翻脸不认人,这帮异族国肯定会记恨他们的。

    对于大魏来说,是一件好事,同时有突邪王朝的表态,那到时候想怎么拿捏他们,就能怎么拿捏了。

    这很不错。

    谈到这里,大家都很满意,可许清宵却摇了摇头。

    “不不不!”

    “宣战之事,岂能是说改就改?许某知道,大魏王朝的确不行了,也敢说出此话,大魏的国力,的确不如突邪。”

    “可我大魏既然宣战,绝不可能这般算了,否则的话,大魏的宣战,岂不是成为了笑话?”

    “大魏的民意,可是凝聚化龙,下一次可就没有这样的士气了。”

    “再者,突邪王朝口口声声说被小人挑拨,可许某到想要问问,如若下一次,又有人说我大魏如何如何,突邪王朝会不会再次宣战?”

    许清宵开口,一番话说的众人都愣了。

    突邪王朝宣战,的确有些过分,可如今对方过来和谈,再加上愿意出手帮助大魏镇压异族国,这对大魏来说,已经是天大的好处了。

    可没想到许清宵竟然还这么咄咄逼人,看这个架势,许清宵不是来跟突邪王朝和谈的啊。

    这是要向突邪王朝索取好处啊。

    这他娘的。

    嘶!

    四位尚书,两位国公有些心惊肉跳的了。

    许清宵当真虎啊。

    这一点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的地方。

    “可你们,的的确确屠城了啊。”

    这一刻,尤塔大将军出声了,他望着许清宵,冷不丁地说出这番话。

    从他来到大魏,他就极其不爽,现在被安排到这个酒楼,商谈如此大的事情,他更加觉得许清宵是在侮辱他,羞辱他。

    如果不是陛下有旨意,他绝对不会在这里跟许清宵和谈。

    大不了就打,突邪还真怕了大魏?

    嘭!

    下一刻,许清宵一拍桌子,怒视着尤塔道。

    “那北蛮屠戮我大魏子民时,你们突邪王朝为何不站出来?”

    “你们突邪王朝为何没有职责蛮族?为何没有宣战蛮族?”

    “在这里放屁?”

    许清宵声音洪亮,看着尤塔,眼神冰冷,甚至露出杀机。

    此话一说,尤塔有些语塞,可他的眼神,却变得有些冰冷了。

    只是刹那间,四位尚书以及两位国公脸色也在这一刻阴沉,目光冰冷地看着尤塔。

    “大胆!”

    安国公大吼一声,如狮吼一般,望着尤塔,眼中杀机毕露。

    他娘的,在大魏的地盘,还敢这么嚣张?不管许清宵说对了还是说错了,你他娘的一个突邪大将军,当着我们这么多人面,敢露出这种眼神。

    你想死是吧?

    安国公直接起身,他目光杀气渗人,让人感觉,他下一刻就要出手,击毙这个尤塔。

    场面顿时剑拔弩张。

    “诸位,莫要生气,莫要生气啊。”

    “尤塔!还不向许大人道歉。”

    耶律木先是出声打圆场,随后恶狠狠地看着尤塔,让其道歉。

    不是他不偏袒自己人。

    而是这里是大魏,是人家的地盘,的确没必要如此嚣张,再者面对的人是谁啊?

    是许清宵啊。

    这家伙的事迹,他耶律木一清二楚,刚读书一个月,怒怼大儒,刚来京都,就大闹刑部,而后斩杀郡王。

    可以说许清宵这人,就是一个变数,你压根就不知道许清宵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用常理去想许清宵,那你就可以等死了。

    他真的害怕,许清宵万一脑子一热,真把两人砍了,回过头突邪宣战又能如何?吃亏的是谁?还不是他们两人。

    万一突邪吃败仗了,或者是被初元王朝窃取王朝,那他们两个人更惨,估计要被突邪皇帝鞭尸。

    所以忍,只能忍啊。

    面对耶律木的斥责,尤塔更加怒火中烧,可看到耶律木冰冷的目光,尤塔最终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怒火,压制住了。

    “是我不对,还望许大人见谅。”

    尤塔开口,他说出这话,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哼。”

    许清宵冷哼一声,随后将目光看向安国公点了点头,后者也缓缓坐下来了,收敛杀机。

    而此时,耶律木的声音响起了。

    “那依照许大人的意思,如何才能和谈?”

    耶律木问道。

    这个问题无论如何都需要解决,无非是要付出代价罢了,只要突邪王朝可以接受,一切好说。

    毕竟现在突邪王朝骑虎难下。

    打吧?不是说打不过,而是初元王朝在虎视眈眈,真打了,人家初元王朝会放过你突邪王朝吗?

    突邪王朝成为下一个大魏王朝?

    所以只能不打,但你说开出什么不可能答应的条件也不行。

    国家都是有尊严的,你太过分了,突邪王朝也不会答应。

    真逼急了,打就打,大不了再把初元王朝拖下水,谁都别想好过,大不了玉石俱焚。

    这就是这次和谈的难点。

    既不能吃大亏,又要和谈,而且还是体面的和谈。

    耶律木感觉压力很大,只期盼许清宵不要开什么条件。

    话说到这个份上,许清宵倒也不含糊了。

    他看向耶律木,缓缓开口道。

    “三个条件。”

    “第一,突邪王朝无需帮助大魏平定祸乱,但突邪王朝必须要下旨,对此事进行强烈的谴责,谴责异族国之行为,并且撤走所有在异族国的买卖,百年内不允许突邪王朝商人前往异族国做生意。”

    “当然我大魏也会在边关驻军,不允许异族国前往突邪王朝做买卖,这样做一来是保障突邪王朝商人的安危,免得又发生这种事情,如何?”

    许清宵说出第一个要求。

    此话一说,耶律木顿时有些皱眉了,不仅仅是他,各位尚书以及两位国公也有些好奇了,这算什么条件啊?打压突邪商人吗?这没必要啊,毕竟突邪商人也不靠异族国赚银子啊。

    不过户部尚书顾言略有些明白什么,但还是有些不能理解。

    “这个可以!”

    耶律木想了想,而后直接答应下来了,这个条件的确不算什么。

    虽然对突邪王朝的一些商人来说,的确有些亏损,可问题不大,说实话现在在异族国的商人,也是纷纷喊着要回来,银子固然好,可命更重要啊。

    这个可以答应。

    听到对方答应,许清宵当下点了点头。

    他这个条件,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他是要一劳永逸,彻底解决各大异族国叛乱问题。

    只要突邪商人一撤离,许清宵马上安插大量大魏商人,控制异族国所有百姓的吃喝拉撒,如此一来的话,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打之前,直接断粮断水断资源,都不需要靠攻城了,直接围你的城,看你能供应多久?

    而且一旦你敢屯粮之类的,这些商人第一时间就能察觉得到,马上汇报给大魏,立刻派人来查,发现有屯粮现象,抓你国君问清楚。

    要有点问题,直接砍了,看看你们还嚣张不嚣张。

    第一个条件,突邪王朝答应了。

    许清宵继续说出第二个条件。

    “第二,既然这次是个误会,大魏王朝与突邪王朝继续保持交好,所以许某希望突邪王朝,成立朝廷商会,与我大魏交好,双方彼此贸易,并且互相保持长久贸易,突邪王朝给予他们什么优待好处,大魏也给予他们什么优待好处,这样一来的话,也算是友好见证,大魏百姓也不会太过于生气。”

    “否则,许某可不敢保证百姓们会不会平息怒火?”

    许清宵说出第二个条件。

    互市贸易,各自成立朝廷商会。

    这个一说,耶律木眼中一亮,这是好事啊,虽然大魏有些国力衰败了,可大魏终究是大魏,彼此的商人互相来往经商,促进经济发展,这个道理耶律木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这不算吃亏,反而是好事,大家坦诚相待,一起赚钱,的确是一件好事。

    故此,耶律木当场答应下来了。

    “此事,可以!”

    耶律木如此说道。

    不过面上没有表现的太开心。

    而许清宵也只是点了点头。

    开启这个互市贸易,许清宵算是给突邪王朝挖了一个大坑了,哦,还要初元王朝,进出口经济贸易,这里面的猫腻有多大,也只有许清宵知道了。

    再者只要对方成立朝廷商会,那么就算是一个‘国家贸易局’雏形了,一旦形成,商人们便无孔不入,而自己也可以搞点事了,天价郁金香的故事,许清宵可是记得很清楚啊。

    突邪王朝答应,这对大魏来说是一件好事,一件天大的好事啊。

    “第三,这次大魏平乱,伤亡高达二十一万,对我大魏来说,这是无法承受之伤痛,所以希望突邪王朝,能以盟友国的身份,援助大魏一些银两粮草上的资助。”

    “不知可否?”

    到了第三个条件,许清宵就简单多了,这个没挖坑,实实在在找突邪王朝拿钱。

    不过不是赔偿,而是换了个词,资助嘛。

    这就好像长久没联系的朋友,突然来了一句,兄弟在吗?借点钱,还个口子,等你以后有难,我帮你,一样的道理。

    此话一说,耶律木皱了皱眉,看着许清宵道。

    “许大人,需要资助多少?实不相瞒,突邪王朝国库也没多少银子了。”

    耶律木如此说道,到了这个时候,肯定要装穷啊,不装穷难不成等别人宰自己啊。

    “放心,不对,白银十万万两,粮草一万万担,不过分吧?”

    许清宵笑呵呵道。

    六部尚书:“.......”

    国公:“.......”

    耶律木:“.......”

    尤塔:“......”

    这还不多?

    你大爷的,这已经是突邪大半年的国库收入啊,十万万两,再加上粮草一万万担,这可真是狮子大张口啊。

    耶律木有些郁闷了。

    不过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许清宵道。

    “许大人,这个数目太大了,恐怕不能答应啊。”

    耶律木语气虽然委婉,但眼神却十分笃定。

    十万万两白银,外加上粮草一万万两?

    洗洗睡吧。

    真要给了这么多,突邪王朝谁愿意答应?甚至宁可打一仗。

    这件事情,关突邪啥事啊?啥也没做,就拿这么多出来?之前资助百国也不少了吧?现在基本上全部都得进你们口袋,回过头还要找我们拿?

    把我们突邪王朝当冤大头了?

    听到这话,许清宵微微皱眉,不过他也没有太过于强硬。

    只是想了想,继续说道。

    “这样吧,粮草运输有些麻烦,银子的话,如果突邪王朝真没有,那就十万万两,可以写借条,一旦等大魏王朝发展起来了,保证还。”

    “这国家信用,你不可能不信吧?”

    “再少就不行了。”

    许清宵如此说道。

    耶律木叹了口气,他又不蠢,还国家信用,指不定两国那天就打起来了,这银子拿出去肯定是有去无回。

    没必要这样,这不是恶心人啊。

    “一万万两吧,突邪拿不出这么多啊,许大人。”

    耶律木想要继续讨价还价。

    而许清宵直接起身道:“既然贵国不愿意和谈,那许某也就不当这个和事佬了,耶律丞相,许某告退,您一路走好。”

    许清宵起身了。

    十万万两,对突邪王朝来说绝对不算多,许清宵就不相信,突邪王朝缺这十万万两。

    对于突邪王朝来说,银子的作用性已经不是很大了,毕竟没什么项目可投啊,不像大魏,到处都缺钱。

    所以这十万万两,应当是突邪王朝的底线。

    许清宵拿捏的很准,多了突邪王朝肯定不答应,但少了,他不答应啊。

    的确,随着许清宵起身,其余尚书和国公也纷纷起身。

    一看这架势,耶律木有些不悦了。

    “许大人,何必如此?”

    “十万万两,如此巨额,突邪凭什么给?”

    “这次,的确是突邪没有查清状况,有些冒犯,可不代表突邪王朝,当真就害怕了大魏。”

    “真要战,突邪不畏战。”

    这一刻,耶律木有些动怒了。

    之前两个条件都不算什么,第三个条件,开口十万万两,实际上这十万万两,突邪的确不差。

    也的确给得起,可问题是为什么要给?凭什么要给?

    大魏有什么资格索取突邪王朝十万万两白银?

    就因为大魏不畏战吗?可他突邪也不怕啊?

    逼急了,玉石俱焚就玉石俱焚。

    随着耶律木之声响起。

    许清宵没有多想,而是取出一封信,信上赫然写着四个字。

    “耶律丞相,此信是初元王朝给我大魏送来的密函。”

    “以您的智慧,应当猜得出,这密函的内容吧?”

    “突邪不畏战,许某知道,但大魏不受辱,相信耶律丞相也知道。”

    “这一战,许某为何屠城,不仅仅是异族国之战,更是给蛮族一个警告。”

    “大魏,绝对不会亏待一个朋友,但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敌人。”

    “您,懂吗?”

    许清宵握紧这封信,言语之中的意思,极其明了。

    大魏王朝一旦开战,初元王朝肯定会竭尽全力帮助大魏的,因为大魏是弱势,双方打起来,在不动用一品武者的情况下,你突邪王朝想要碾压大魏?

    不可能的事情。

    而动用了一品武者,你突邪王朝也准备等死吧。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谁?不就是因为你们二人嘴贱?非要启奏,让突邪宣战。

    现在骑虎难下的是突邪。

    一往无前的是大魏王朝。

    坐收渔翁之利的是初元王朝。

    你说我不敢打?

    民意之龙都出现了,你还觉得我不敢打?国运圣旨是死的?

    这一刻。

    耶律木沉默了。

    他显得异常安静。

    过了一会,耶律木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笑容。

    “许大人,十万万两白银,我代替突邪王朝答应下来了。”

    “不过还希望两国之间,以后能好好相处,莫要再起乱子了,不然的话,当真打起来,只是苦了百姓。”

    耶律木笑着说道。

    他答应下来了,初元王朝的信,的的确确压垮了他的自信。

    许清宵说的一点没错,初元王朝一定是无条件帮助大魏的,而在这种情况下,大魏与突邪王朝只是两败俱伤。

    到了那个时候,他与尤塔必死无疑,因为就是自己两个人嘴贱,非要启奏,请突邪皇帝宣战。

    一旦迁怒自己,那自己也没了。

    所以,十万万两白银,不算多,还买了自己和尤塔的命。

    这的确划算。

    心里不爽又能如何?只能受着呗,谁让自己嘴贱。

    而当许清宵听到耶律木这番话后,不由笑着开口了。

    “耶律丞相英明。”

    “既如此,那就由耶律丞相与我大魏尚书,国公,进行细节商讨吧。”

    “许某还要下去处理其他事情,这两日耶律大人在大魏好好玩,喜欢什么就买,大魏的东西,物美价廉,只要遵守大魏的律法就行。”

    “行了,告退了。”

    听到对方答应,许清宵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直接离开雅间。

    眼下还要对付楼下这帮异族国。

    没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面。

    这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陈正儒,顾言等人来处理了。

    望着离开的许清宵,众人皆然有些沉默。

    不管是陈正儒还是顾言,亦或者是耶律木或尤塔。

    众人都被许清宵所作所为震撼了。

    陈正儒等人死都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逼着突邪答应给十万万两白银,虽然说是说援助,但银子这种东西一直在贬值。

    五十年或者一百年后还给他们都不亏。

    更何况,万一那年打仗,直接撕毁借条,还给个毛给你啊。

    所以这十万万两白银,纯粹白拿啊。

    许清宵,当真是猛啊。

    猛的不行啊。

    至于耶律木,则无比震撼,许清宵的谈判手段,简直是炉火纯青,死死拿捏着他们的底线。

    十万万两白银,的确有些多,但加上初元王朝的密函,就完全不同了。

    可只有王新志一人知道,这密函是假的,因为.......哪里有密函啊,人家初元王朝再蠢也不可能写密函来,而是派人过来通知的。

    啧啧,许清宵啊,当真是礼部大才啊。

    要不我退位?让许清宵来当礼部尚书?

    王新志心中暗道。

    而与此同时。

    许清宵已经来到楼下。

    四百多位异族国来使,等待了小半个时辰了。

    气氛有些压抑。

    而当许清宵出现后,众人总算是松了口气,至于外面的百姓,也一个个激动兴奋起来了。

    “我等见过许大人。”

    四百多人齐齐起身,朝着许清宵一拜。

    “坐。”

    许清宵很直接,面容冷峻,让众人落座下来。

    当下,四百人又坐回原位了。

    “有些话,我就不啰嗦了,直接一点吧。”

    “第一,此番参与弹劾本官的异族国,五日内,国君下罪己诏,前往大魏,向女帝三叩九拜,行大礼乞罪,同时退位,由吏部派人审查其国皇子为新王。”

    “第二,此番参战异族国,所有国君自刎谢罪,文武百官自刎谢罪,不祸及家人,而中途退出者,包括中途归顺者,不受其罪。”

    “第三,所有异族国大开城门,军队数量削减七成,以免在发生动乱,但为保护诸国安危,削减数量,由大魏军填补。”

    “第四,各异族国,建设大魏天官一职,协助各国处理国家大事,也免得因此番文武百官缺少而出现内乱。”

    “第五,各异族国每年上贡国库三成,献给大魏王朝,永生永世。”

    “第六,大魏商人前往异族国做买卖,必须享受优先待遇。”

    “第七,大魏百姓前往异族国,必须要有安全保障以及各方面优待,如若有任何大魏百姓在异族国遇到任何问题,各国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处理解决,否则层层追责。”

    “第八,大魏官员前往异族国,皆为使臣,必须享王族待遇,不可不敬。”

    “第九,各异族国设立大魏学堂,由大魏学子,前往异族国进行传道受业,所有费用由异族国自费。”

    “第十,暂定!会根据各国情况不同,进行相应制定。”

    许清宵开口,道出十个条件,这是大魏受降的十个条件。

    每一个条件,不能说太苛刻,只能说这不是人干的事情。

    一刹那间,诸异族国傻眼了。

    他们知道,大魏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可没想到的是,大魏竟然这么狠!

    一口气提出十个条件,尤其是最后一个条件,想不出就别想啊。

    还暂定?

    这不是一把悬在脑袋上的刀吗?那天惹了大魏王朝,人家随便给你制定个要求,当场砍了自己,谁顶得住啊?

    “许大人,这有些过分了吧?”

    “许大人,我等已经降了,你还要让我国国君自刎吗?”

    “文武百官都杀?许大人,这恐怕不行啊。”

    “驻军我国,那我国岂不是.......”

    一道道声音响起,显得无比喧哗。

    也就在此时,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闭嘴!”

    他目光冷冽,扫了一眼众人。

    而后语气冰冷道。

    “本官不是商谈的,而是来通知你们的。”

    “给你们一天的时间,通知你们的国君。”

    “接受,明日礼部会与尔等签署条款。”

    “不接受,明日大魏军会亲自找你们国君好好谈。”

    “还有,记住一点。”

    “弱国无外交。”

    许清宵冷漠无比。

    这十个条件,的确每一条都让人无法接受,简直是丧国辱权的条约。

    可那又如何?

    这帮异族国,有资格谈判吗?

    许清宵没有给他们继续啰嗦的时间。

    直接离开此地了。

    这帮人配浪费自己时间吗?

    答案很显然。

    不配。

    许清宵离开了,在百姓惊愕与无与伦比的震撼下,就这么离开了。

    这十大条款,简直是让百姓们振奋无比啊。

    扬大魏国威不说,出了一口恶气不说,更主要的是,狠狠地赚了一笔啊。

    客栈当中。

    顾言站在楼梯口,他是出来拿一些东西的。

    听完了许清宵这十大条款后,整个人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异族国要是答应了。

    顾言只想立刻跑去找女帝说一句。

    陛下!大魏这回真赚疯了啊!

    驻军!朝贡!优待!特权!

    随便一样,都能让所有异族国,哭爹喊娘啊。

    随便一样,也都能让大魏吃个饱啊。

    大魏这回。

    真他娘的发财了啊。

    ---

    ---

    十二点后。

    求推荐票!

    拜谢各位读者老爷了。

    对了,月票还差两千张,就能第六了!

    读者老爷们,有票就投一下吧~如果愿意的话,留到月底给我也好,双倍月票。

    怕忘记就现在投吧~七月拜谢各位老爷们!!!!!!

    拜谢拜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