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八十八章:惊天大秘!大魏文宫.......竟然.......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朝堂内。

    随着女帝旨意响起。

    众百官神色微微一变,他们都知道,女帝这是要竭尽全力扶持许清宵啊。

    一般来说,科举这种事情,都是由大魏文宫主持,同时由六部辅助。

    却不曾想到,这一次竟然让许清宵当主考官。

    不过一眼看去,今日大魏文宫没有儒臣上朝,准确点来说,这些日子大魏文宫的儒臣都没有上朝。

    因为蓬儒还在牢狱之中。

    这些儒臣以不上朝的方式,来做无声的反抗。

    而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朝堂上除了必要的争吵以外,文武之间的关系又好了不少。

    这让大家莫名觉得很舒服啊。

    而女帝将文宫的事情,交给许清宵来做,这又是一种无形的支持。

    首发

    心学只怕当真要在大魏盛行了,而有大魏全力推广之下,心学想不成为主流都不行啊。

    “臣,领旨。”

    监考武昌第一届科举,许清宵自然答应下来,无论是从个人影响,还是从选拔人才上面,对自己都有巨大的帮助。

    更主要的是,许清宵看得出来,女帝是有意要打压大魏文宫了。

    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行了,许爱卿,下了朝以后,来朕的寝宫一趟。”

    “商谈一些要事。”

    女帝开口,让许清宵去她寝宫一趟。

    “臣领旨。”

    “不过陛下,这些文稿,还请陛下收好,最好是以国器镇压,否则.......”

    “臣怕会惹来一些异象。”

    许清宵本来是不想提醒的,但看大家好像没什么反应,所以还是提醒一句吧。

    倒不是许清宵凡尔赛,而是这篇文稿被他以文气镇压了,换句话来说,如果不镇压的话,光是自己写的时候,估计异象都会冲天而起。

    这篇文章,对比安国策来说,略胜一点,毕竟安国策这种东西,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施行,只要经济条件好,底层生产能力还不错的情况下。

    而许清宵写的一统中州策论,主要还是针对大魏王朝,围绕的是大魏王朝,而不是突邪王朝或初元王朝。

    自然算得上是绝世策论,可也不会超越安国策太多。

    许清宵担心的是异象出现,惹别人注意,毕竟如今的大魏,需要低调一会了。

    此话说出。

    众人看向许清宵,有人想要开口说一句,但嘴张开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许清宵说的没什么问题。

    “来人,以玉盒盛装,送入宗庙。”

    “退朝。”

    女帝开口,倒也直接,转身便离开了。

    待女帝走后,百官退朝,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许清宵跟着百官一同离开,只是百官是回去,而他要准备前往女帝的寝宫。

    不过话说,为什么是寝宫啊。

    “守仁,待会谈完之后,来找一趟老夫,老夫都等着你,你这五个计划,必须要说清楚一些,文稿内容虽然写的细致,但很多东西还是感觉不明不白。”

    “待会一定要来。”

    刚走出殿内,陈正儒的声音便响起了,他拉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其余尚书纷纷点了点头。

    的确,许清宵这篇策论,写的极其精彩,可很多细节却没有写上去,应当是许清宵有意为之,只让人感觉要做什么,但怎么做,如何做,压根就没有写。

    这样也挺好的,最起码文武百官,难保不会出一两个有问题的人,知道大方向没关系,细节不懂就行,不然什么底都兜出去了,大魏还要不要崛起?

    “好,诸公等我。”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本来离开皇宫后,去找这几个尚书,毕竟大魏兴国之策,需要六部齐心协力,包括银两分配等等问题,必须要协商好来。

    留下此话后,许清宵转身离开。

    朝着女帝寝宫走去。

    大约两刻钟后。

    许清宵来到了女帝寝宫外等待。

    李贤在一旁伺候着自己,脸上堆着笑容,还特意拿来了一个火炉子给许清宵取暖,虽然许清宵无惧寒意,可这份心意做的挺不错。

    “李公公,最近如何了?”

    许清宵开口,询问着李贤。

    后者站在一旁,弯着腰,谄媚无比地看着许清宵笑道。

    “托许侯爷的福,近来还好,过得挺不错。”

    李贤谄媚笑道,这话他倒不是说假话,本来在宫中,他平平无奇,后来司礼监成立以后,他也没有捞到什么职位,甚至有时候还受了些罚。

    可随着许清宵地位越来越高,名望越来越大,宫里也有人知道,李贤认识许清宵,自然而然也有些地位了。

    当然仅仅只是认识许清宵,也没有特别大的优待,毕竟许清宵又没说过,李贤是他的人,两者也没有经常见面。

    最多就是个认识罢了,不过对于宫里人来说,认识许清宵也有些用,至少不用受什么罚,甚至还能进入大人物眼中,替他们办事。

    “现在是什么品职了?”

    许清宵继续问道,在外面等候着,也没什么人来陪着自己,自然而然也就跟李贤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了。

    “回侯爷,已然是从七品的掌事太监了。”

    李贤给予回答。

    从七品掌事太监?

    这个职位不算高,但李贤如今也才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年龄上占据很大的优势。

    想了想,许清宵开口。

    “李公公,你我之间到有缘分,本侯也有心相助你一番,只不过李公公要记住,任何事情都是要靠自己。”

    “有道是七分靠打拼,三分天注定,贵人相助,是相助,而能不能上去看的是自己。”

    “一年内。”

    “无论你用什么办法,一年内成为正五品的大总管太监,本侯会相助你的。”

    “但如若一年内,李公公若是没能做到这个程度,本侯也会想尽办法,帮你谋个正四品的内侍公公之职。”

    “也算是相助,但往后就毫无瓜葛了,李公公可明白?”

    许清宵平静开口。

    司礼监,必须要有自己的人,但这个人不一定是李贤,许清宵需要一个有野心有能力也聪明的人,看好李贤是因为最开始就认识。

    可如若李贤没有能力没有野心也没有实力,那么许清宵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李贤身上。

    当然毕竟相识一场,许清宵也不会如此无情,会帮李贤谋个正四品的职位,也足够李贤在宫中耀武扬威的了。

    至少这辈子荣华富贵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至于其他的,也就算了。

    “奴婢.......”

    李贤听完许清宵这番话,有些激动地想要朝着许清宵跪拜,但却被许清宵直接拦住了,给了一个眼神,李贤顿时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这里毕竟是大魏皇宫,女帝就坐在寝宫内,周围人多眼杂是小,万一被人看到了,回过头告知女帝那就不太好了。

    最起码对许清宵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

    大魏宦官,对一位侯爷臣服,传出去他许清宵不会有事,可李贤基本上可以等死了。

    不忠天子的宦官,没有活着的必要。

    也就在此时。

    一道人影缓缓走了出来,是赵婉儿的身影。

    从殿内缓缓走出来,赵婉儿披着一件蓝底锦鲤棉衣,棉衣不算厚,将赵婉儿的身段,尽显而出。

    再配上赵婉儿本就不俗的面容,的确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尤其是赵婉儿这臀部,可谓是一个字,顶。

    但许清宵是正人君子,以前时不时看几眼,倒也无所谓,现在成为了大儒,许清宵就看了两眼便收回了目光。

    “许大人,陛下请。”

    随着赵婉儿开口,许清宵回头看了一眼李贤,也没有什么意思,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跟随着赵婉儿上殿了。

    女帝的寝宫,覆盖了琉璃瓦,八角塔的一个建筑屋檐,悬挂着钟形铃铛,风吹来时,微微震动,但也将呼啸之风给定住。

    是不凡的东西。

    台阶上,许清宵让赵婉儿先走,他跟在身后就好。

    许清宵需要思考一些事情。

    等踏入殿内,一股暖意顿时袭来,女帝的寝宫之中,没有呼啸寒风,取而代之的是热气。

    “陛下,许大人已经来了,奴婢告退。”

    殿外,赵婉儿出声,告知女帝许清宵来了,随后将殿门关上,自行退下了。

    呃?

    这一刻,许清宵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啊。

    平日里不管是什么重要事件,赵婉儿都会在女帝身旁聆听的,毕竟这种贴身侍女,跟死士没有任何区别。

    倒也没有什么可以或者不可以听的,反正赵婉儿又出不了宫。

    可眼下竟然让赵婉儿离开,这......没点蹊跷许清宵都不信啊。

    再加上这里是女帝的寝宫。

    难不成?

    许清宵脑海之中莫名浮现一丝丝不详的预感。

    难不成女帝想要睡我?

    这是许清宵的想法,虽然有些大胆,但也不是不可能啊。

    自己一战封神,而今日于朝堂之上,更是拿出一统中州策论,说实话自己已经用才华征服了整个朝堂。

    六部尚书那个不夸自己是惊世大才?而女帝会不会害怕自己被策反?或者是离开大魏?

    肯定担心啊。

    而为了留住自己这种精英中的精英,就必须要给好处,封爵封相对自己意义不大,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给得起啊。

    甚至更高的职位他们都可以给,只要不是皇位,封自己为异姓王,只怕他们都愿意答应。

    那么想要让自己真正臣服女帝,或者是一心一意辅佐大魏,只有一个办法。

    一个捆绑办法。

    睡服自己。

    让自己成为女帝的男人。

    啊......这。

    许清宵倒也不是怕,主要是没准备好啊。

    也就在此时,突兀之间,女帝的身影出现了。

    她穿着一身白纱长裙,不再是龙袍这种比较庄重衣袍了。

    相比较之下,女帝这身白纱长裙,少了一分庄重,却多了一分平易近人,更主要的是,那种冰山高冷感消失了,反而给人一种纯美女神的感觉。

    不知为何,这样看起来,的确舒服了很多。

    感受到许清宵的目光,女帝心中莫名感觉有些怪异,不是那种不舒服,而是一种怪怪的感觉,毕竟她知晓许清宵的心意,有些怪异感也很正常。

    可就在此时。

    女帝的声音缓缓响起。

    “许爱卿,朕今日找你,是有两件事情。”

    女帝出声,望着许清宵这般说道。

    “请陛下直言。”

    许清宵开口,看着女帝,心思倒也正经起来了。

    听这口气,应该不是为了睡服自己。

    “许爱卿,最近你觉得有什么异常吗?”

    女帝开口,这般询问道。

    此话一说,许清宵不由微微皱眉,他最近还没发现什么异常,毕竟这一个多月了,都在研究国策,对于其他事情,并没有放心上。

    只是偶尔听一听异族国的消息。

    但女帝开口,事情肯定有所不同。

    许清宵认真思索。

    过了一会后,许清宵想到了什么。

    “大魏的读书人。”

    许清宵给予回答。

    是啊,这段时间,感觉这帮读书人好像消停了一会啊,准确点来说,不是消停了,而是没有人组织性来针对自己。

    这就有些古怪了。

    而且十分的不合理。

    按理来说,这大魏文宫不应该抓住自己的痛脚,开始疯狂弹劾的吗?

    为什么如此安静?

    虽说蓬儒被抓入天牢内,但这并不代表大魏文宫不敢找自己麻烦。

    无非就是换个人来找自己麻烦。

    但不管如何,他们一定会来找自己麻烦,可现在竟然出奇的安静,这就有些不可能。

    是的。

    大魏文宫。

    自己杀降屠城。

    大魏文宫前段时间骂声惨烈,可现在却出乎意料的安静,这绝对不是大魏文宫怕了自己,也不是大魏文宫胆怯。

    如果大魏文宫胆怯的话,一开始就不会跟自己斗。

    “陛下,您的意思是说?朱圣一脉,还想要对付臣?”

    许清宵问了一句废话。

    女帝没有回答,而是询问许清宵。

    “蓬儒自愿入狱,你不觉得此事有蹊跷吗?”

    她如此说道。

    “的确有蹊跷,即便当时臣手握大权,可蓬儒乃是天地大儒,如若他真的反抗,臣敢杀儒,但还真不敢杀一位天地大儒。”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皱着眉头。

    的确,当初文宫闹事,自己让陈正儒处理,陈正儒是当朝丞相,也是文宫大儒,真磨刀霍霍砍张宁,那又如何?

    杀一尊大儒,大魏扛得起。

    但杀一位天地大儒,大魏顶不住,陈正儒也不敢杀。

    那么蓬儒完全可以继续僵持。

    可偏偏蓬儒选择老老实实进大牢。

    当时许清宵第一反应就是,蓬儒想要继续造势,自己进入天牢,如若战败,他就可以借题发挥。

    如若自己战胜了,那也可以找自己一点麻烦。

    毕竟那个时候太忙了,哪里有时间去管他啊,所以就没有多想。

    现在回过头仔细想想,的确有猫腻啊。

    “朕想了许久,蓬儒若是想要找你麻烦,如果单单只是拿杀降屠城做文章的话,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此战你赢了,只要仗打赢了,天下人就没什么好说的,至于大魏国内,朕封侯,尊心学,也是为了削减屠城所带来的影响。”

    “可蓬儒,必然还有其他手段等着你,他冒着入狱的风险,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许爱卿,这件事情,你不可不防,做好最坏的打算。”

    “不过你放心,朕一定会支持你。”

    女帝开口,她也想不明白,蓬儒到底会用什么手段,来找许清宵麻烦。

    毕竟仗都打赢了,大魏百姓无条件支持许清宵,朝中上下也是支持许清宵的。

    即便是读书人骂的再凶,可事实摆在眼前,屠十城而换来大魏鼎盛,这完全说得过去,仁不仁道是一回事,国家发展又是一回事。

    “臣,多谢陛下提醒。”

    许清宵神色愈发认真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要刺帝。

    可没想到的是,女帝竟然真是跟自己谈正经事。

    而且这个正经事,自己还不得不防一手。

    蓬儒要搞自己。

    而且绝对不是随便骂几句的那种,一定是那种足可以让自己身败名裂,或者死无葬身之地的手段。

    但具体是什么,许清宵一时之间想不到,难不成又是异术?

    这也不太可能吧?

    “第二件事情。”

    女帝望着许清宵,缓缓开口。

    “陛下请说,臣洗耳恭听。”

    许清宵态度端正。

    “大魏真的需要一位圣人了。”

    女帝一出声,便有些石破天惊,让许清宵有点懵了。

    好端端聊着,突然来一句,大魏需要一位圣人?

    谁不知道大魏需要一位圣人啊,只是你干嘛跟我说啊?陛下,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让我成圣?

    我许某人想成圣是没错,但又不是说想成圣就能成圣的啊。

    许清宵的确有些懵。

    没别的意思,成圣放一边去,先说天地大儒这个境界,想要成为天地大儒,就需要足够的民意。

    自己平乱异族国,封侯,杀降屠城,宣战突邪,得到了极其可怕的民意,但还是不能够成为天地大儒。

    一是民意始终欠缺了一点,二是需要一个契机,一个让自己突破这一品的契机。

    民意还好,这几年好好发展一下大魏,说不定半年左右的时间就能得到足够多的民意,可这个突破到四品的契机,许清宵找不到。

    差不多一年或两年的时间,能成天地大儒,当然这是最好的预计。

    真要保守估计,三年左右吧。

    甚至五年都有可能。

    自己入学到现在,一年都没有,再过几个月差不多就一年了。

    听女帝这口气,是希望自己现在就成圣啊。

    读书一年,我已成圣?

    小说都不敢这样写啊。

    “陛下何意?臣,听不懂。”

    许清宵只能装糊涂了,他听不懂女帝的意思。

    而女帝似乎知道许清宵在想什么,不由开口道。

    “五日后,册封大殿,朕,会竭尽全力,帮你成就天地大儒的。”

    她如此说道。

    许清宵微微皱眉,倒也没有什么惊讶,因为女帝敢这样开口,她是大魏女帝。

    可许清宵皱眉的原因很简单,一来,自己无需拔苗助长,其实缓缓没有关系,六品破境丹出来以后,自己完全可以突破到武道六品。

    再镇压一番体内妖魔,拖延个一二年不难。

    而这一两年的时间,自己可以好好读书,理解人生,从而顺其自然突破到天地大儒。

    太快提升,拔苗助长的话,可能对未来不好,尤其是圣境。

    这也是许清宵皱眉的原因。

    “陛下,为何如此之急?其实.......臣,不急。”

    许清宵给予回答,如若不是必要的情况下,他想等等,顺其自然。

    “许爱卿!”

    “大魏需要一位圣人,否则的话,大魏将会面临一次史无前例的危机。”

    “比北伐严重十倍,对朕影响极大,对你也影响极大。”

    女帝开口,她目光无比坚定,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让许清宵愣住了。

    史无前例的危机?

    比北伐严重十倍?

    这怎么可能?

    比北伐严重十倍,那么就必须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包括北方蛮族联军,杀向大魏。

    可即便是如此,大魏可以直接派出一品武者,虽然大魏逃不过被灭国的命运,但至少大魏可以让这三方势力吃个大亏。

    到时候三方势力也会自相残杀,所以这种可能性不大。

    三足鼎立的好处就是,谁强另外两个对付谁,谁弱就会跟第二联盟。

    这就好像为什么突邪宣战,初元王朝第一时间发来密函,愿意援助的原因了。

    那么不是战争的话,还有什么事,如此影响大魏?

    与藩王有关,更不可能了,藩王没有机会造反,至少现在没有。

    要让自己成圣?

    是文宫!

    许清宵想到了,文宫的确能给大魏王朝带来麻烦。

    只是比北伐还要恶劣十倍,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思来想去,许清宵皱紧眉头。

    文宫即便是有一位半圣,斥责女帝哪里哪里不行,只怕都无法撼动女帝的地位,也不可能让女帝这般。

    那么文宫做什么事情,才能让大魏女帝如此忌惮呢?

    许清宵沉思。

    过了良久。

    终于,许清宵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了。

    当想到的一刹那间,许清宵眼神顿时露出惊愕之色。

    他望着女帝,而女帝则显得十分平静。

    “文宫......要脱离大魏?”

    许清宵咽了口唾沫,他说出自己的猜想。

    当他说出这个猜想时,许清宵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女帝面容上。

    却发现后者没有一丝神色,依旧是平静地点了点头。

    “恩。”

    淡淡的回答,笃定了这件事情的事实。

    而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在许清宵脑海当中炸响。

    “这不可能。”

    “陛下,朱圣乃是在大魏王朝证道成圣,大魏是朱圣圣统之地,即便是他们在如何,也不敢这样做,难道他们就不怕天下读书人愤怒?难道他们就不怕大魏读书人翻脸吗?”

    “臣,不敢相信。”

    许清宵直接否决了这个可能性。

    文宫脱离。

    这是多大的一件事情?的的确确被北伐还要可怕十倍。

    大魏百姓的民族傲骨和傲气,有一半来自于朱圣,走在外面,各国攀比,从吃喝拉撒这种生活基础,再到穿用礼仪,变成金钱攀比。

    但这些都是低俗的,真正精神上的东西,才能判决高下。

    那就是来一句,我大魏有圣人,你们有吗?

    这话一说,人家马上闭嘴了。

    因为有一说一,还真没有。

    自大魏出圣人后,大魏国运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增强,百姓民意也得到了史无前例的稳固。

    圣人,就是一种精神象征,圣人在世的时候,皇帝都遮掩不了圣人的光辉,甚至圣人与皇帝见面,还必须要由皇帝先行礼,当然只是简单的拜礼,也不是真正的行大礼。

    圣人死后,大魏的国运并没有下降,反倒是有所提升,毕竟圣人虽然死了,但他的精神,永远留在了大魏。

    这个精神,就是大魏文宫,朱圣一脉的传承。

    有了大魏文宫,其实意味着,圣人还在大魏,大魏依旧是圣人正统。

    可如若大魏文宫脱离的话,那么天下人可就不认你大魏是圣人正统了。

    就好像现在就有诸多异族认为,他们才是真正的圣人正统,甚至还说当年朱圣周游列国,是在他们国家成圣的。

    天下人没有经历过,所以不敢完全笃定和否认,但大魏文宫可以证明一切。

    要是大魏文宫真没了,许清宵可以保证,大魏国运直接少三成,并且一百年内,无论大魏怎么发展,除非出了一个新圣,不然的话,大魏国运还会持续少三成。

    即便是经济发达起来了,最多加一成,也就是五成左右了。

    精神上的自豪,与生活攀比完全是两个概念。

    许清宵的否认与不可置信,在女帝眼中没有任何一丝其他表情,有的只是平静。

    可这种平静,让许清宵沉默了。

    因为女帝如此平静,就意味着这件事情是真的,甚至都不需要有任何一点怀疑。

    “陛下可知,大魏文宫什么时候会脱离?”

    许清宵问道,他眼中的惊愕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疑惑。

    “近期!”

    “要不了多久。”

    “甚至明日都有可能。”

    “最迟,半年内。”

    女帝给予这个回答,一个很残酷的回答,大魏文宫随时可能会脱离,最好的结果,是半年之内。

    “没有办法阻止吗?”

    许清宵问道。

    “没有。”

    “大魏文宫脱离,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大魏国策问题,自景泰帝登基时,大魏文宫仗着扶持景泰帝为由,执掌国家大事,调动民意。”

    “朱圣一脉,更是要求大魏独尊朱圣,惹来景泰帝不悦,最终景泰帝有意无意打压大魏文宫,后来太爷爷景元帝继位,依旧是打压大魏文宫。”

    “但打压的并没有太过于激烈,一直到我爷爷景盛帝执掌皇权时,决心将大魏文宫剥离大魏朝中,打算建立文武制度,而并非文武儒三脉。”

    “可计划还未实行,北蛮铁骑气势汹汹杀来,父皇武帝临终前告知我,北蛮入侵大魏,一定有朱圣一脉的影子。”

    “甚至不仅仅只是朱圣一脉这么简单,文宫的人,看似是天下最无私之人,可也是天下最聪明的人,他们眼中只有圣人,已经产生执念与心魔。”

    “只是北伐失利,朕继位之后,难以与大魏文宫周旋,只能暂时任凭他们胡作非为。”

    女帝缓缓解释,说出一桩辛秘,许清宵认真聆听,不敢错过一个细节。

    “许爱卿,你有没有察觉到,朱圣一脉对于天下文坛来说,始终有一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任何学派都遭到过朱圣一脉的打击,任何有志青年,如若不是朱圣一脉的学生,那么他才能再好,可能也只是个小小主事。”

    “陈正儒,虽然不是朱圣一脉的人,但他为国家立言成儒,再加上也一直在大魏文宫静修,所以才登上了吏部尚书之位。”

    “至于礼部尚书王新志,如若不是你,王新志依旧是朱圣一脉之人。”

    “其余四位尚书,都是先帝用尽最后手段扶持而上,可付出的代价就是,儒臣在朝中说话的权力更大了。”

    “朕清楚,相信许爱卿也清楚,大魏想要真正走向繁荣昌盛,必须要剔除朱圣一脉。”

    “常儒,不可参政。”

    “可朕的意思,他们都猜到了,也明白了,所以他们要离开大魏了,至于是否去其他王朝,还是说建立属于自己的读书人国度,朕还不清楚。”

    “唯一知道的是,他们要离开大魏,近期之事。”

    女帝开口,最后一句话十分坚定。

    而常儒的意思,就是寻常大儒,像许清宵,陈正儒,王新志这种有才能的大儒,可以任职,可大魏朝堂当中,只有三道声音。

    文臣,武官,皇帝。

    其余不允许有第四道声音了。

    “半年之内。”

    “陛下的意思是说,想要让许某半年内,踏入圣境?”

    许清宵皱着眉头,看向女帝道。

    “是的。”

    “半年之内。”

    “如若许爱卿半年之内,成为大魏新圣,那么便完全可以抵消文宫脱离的麻烦。”

    “否则的话,大魏国运一旦下降,想要重回,怕是难于上青天。”

    女帝点了点头。

    国运想要下降很容易,可想要提升却无比难,尤其是大魏王朝这种国家,已经是王朝了,任何一点提升,都是不得了的事情。

    “陛下。”

    “臣.......恐怕是做不到。”

    许清宵摇了摇头。

    他做不到。

    肯定做不到。

    半年内成为圣人?

    拿什么成圣?自己还不知道成圣的要求是什么啊。

    甚至说句不太好听的话,自己也才不过是个大儒。

    连天地大儒都不是,就想着成圣,这已经不是好高骛远了,这是想一步登天啊。

    按照许清宵自己的想法,怎么着也要十年或者是二十年的时间吧?

    甚至这个还是有些美好,保守估计自己五十岁之前成圣,这还差不多。

    “朕明白。”

    “半年之内成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一切皆有希望。”

    “许爱卿,你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朕,并不是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而是期盼有一天会在出奇迹。”

    “如若有,大魏当真正昌盛!”

    “如若没有,也是大魏命中劫难,是朕的劫难。”

    “但许爱卿放心,即便是文宫脱离,朕也会竭尽全力帮你。”

    “这段时间,无论有什么需要朕帮忙的,许爱卿开口即可。”

    女帝也明白,半年内让许清宵成圣,这显然是强人所难。

    但她只是将事情告知许清宵,同时等待一次奇迹,虽然这个奇迹,几乎不可能存在,但有总比没有好。

    听到女帝这番话。

    许清宵不由长长地叹了口气。

    还以为接下来没什么大麻烦了,最多就是发展发展大魏。

    可没想到的是。

    真正的危机,早就藏在了大魏。

    只是一直没有爆出来罢了。

    大魏文宫脱离?

    此事要是传开了,整个天下都要哗然。

    而大魏文宫的措举,也必然受到大魏百姓的怒斥。

    这是要将大魏陷入一个绝境之中啊。

    让好不容易看到未来希望的大魏百姓,再一次陷入绝望,再一次丧失自信。

    这比北蛮入侵还要严重十倍。

    大魏文宫,当真会这样做吗?

    他们不是自称儒者吗?

    理念不合,针对自己,许清宵无话可说。

    可若是将文宫带走,彻底脱离,绝对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还有更加恶劣的后果。

    所带来的连锁反应,极其极其的恐怖。

    甚至说句不夸张之言。

    自己做的这么多努力,可能统统白费。

    其影响之大,难以言说。

    “陛下,不如.......杀儒!”

    “所有后果,臣,愿意承担。”

    下一刻。

    许清宵目光冰冷,他提出一个想法。

    既然解决不了这件事情,那为何不直接杀儒?

    大儒敢说脱离,就杀大儒。

    天地大儒敢说脱离,就杀天地大儒。

    如若有活着的半圣敢说脱离,那就杀活着的半圣。

    只是此话一说,女帝立刻摇了摇头。

    “不可。”

    “儒不可杀。”

    “当真杀儒,大魏将会受到诅咒,圣人的诅咒,这是真的。”

    “而且儒者越多,不管是不是在大魏,都可以压制这天地的一些妖魔。”

    “有很多很多事情,守仁你还不知道,朕不是不愿告诉你,而是无法告诉你。”

    “一位大儒可以杀,但多了绝对不行,尤其到了天地大儒这个程度,杀了他,天地会有所感应,轻则家破人亡,重则给自己国家带来天灾人祸。”

    “此事发生过,无需质疑真假。”

    女帝直接拒绝了。

    如若靠杀能解决此事,不要说她了,武帝可能就已经将这帮儒生全部杀了个遍。

    杀儒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极其惨痛的代价。

    而且杀完儒后,大魏文宫更要脱离,到时候还不会有任何争议的脱离。

    那大魏赔了夫人又折兵。

    听到女帝这般说。

    许清宵再一次沉默。

    不能杀。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半年内成圣。

    只是,这不可能。

    大魏文宫脱离,影响的不仅仅是大魏,也不仅仅是女帝,包括自己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国运下降,每一个国家百姓都会受到牵连。

    地位越高,受到的牵连越大。

    实力越强,无论是儒道还是武道,受到的牵连也会越大。

    不然为何叫做国运?

    “爱卿,莫要乱想了,此事还有一点时间,五日后,册封侯爵之时,你可以向朕提任何要求。”

    “朕都会满足你的,并且,朕也会竭尽全力,帮助你成天地大儒,朕不强迫你,若你不愿意,无需强行突破。”

    “也免得毁了根基。”

    女帝出声。

    该说的她也说了,如何选择,她尊重许清宵。

    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成圣太难了。

    想让许清宵半年之内就成圣。

    许清宵答应了,她反而不信。

    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让许清宵知道,别蒙在鼓里,回过头发生了一大堆事情,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任何一点心理准备。

    “臣,知晓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了。

    “行了,许爱卿,时辰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女帝开口,让许清宵回去休息。

    “恩。”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许清宵朝拜,随后转身离开大殿。

    但末了,许清宵没有跨过大殿之门,而是转过身来,看着女帝道。

    “陛下,有任何需求,都可以来找您吗?”

    许清宵冷不丁的开口。

    让女帝有丝丝惊讶,不过她的声音没有半点迟钝。

    “恩。”

    淡淡的回答,代表着一切。

    “多谢陛下了。”

    回应一句后,许清宵走出大殿。

    此时,已经是午时。

    十二月份的午时,太阳高照,但依旧透着寒意。

    许清宵走出宫后,便朝着吏部走去。

    但他去显得心事重重。

    蓬儒到底想要做什么?

    大魏文宫何时脱离?

    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半年成圣。

    这.......的确比登天还要难啊。

    而且。

    不见地是半年。

    可能是......三个月。

    甚至是。

    下个月就有可能,要脱离大魏了。

    如若当真如此。

    朱圣一脉,是当真的狠啊。

    许清宵的目光,逐渐冷冽下来了。

    如若当真如此。

    许清宵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自毁根基,也要强行成圣。

    灭杀这群畜生贼子。

    这比异族国还要贱毒十倍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