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九十四章:杀天地大儒!废百万读书人之气!彻底翻脸!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蓬狗。

    给我死来。

    许清宵的怒吼声响起。

    坑挖好了,人跳下来了,现在就是填坑的时候了。

    一句蓬狗死来。

    顿时之间,响彻整个京都,天牢当中,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蓬儒硬生生拉到这里来。

    同为天地大儒,许清宵可不比蓬儒差。

    此时此刻。

    蓬儒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被拉到许清宵面前,他神色惊恐,眼神之中充满着惊愕之色。

    望着许清宵。。

    许清宵为何没有被文器镇杀。

    首发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可以笃定,许清宵一定是修练了异术,情报是不会错的。

    这是一定不会错的。

    而文宫圣器,也绝对不可能出问题,只要察觉到许清宵体内有异术,必然会逼出许清宵体内的魔性,从而魔性将会演化而出。

    到时候许清宵便会在天下人眼中,堕入魔道,从而他在借助文宫圣器,将许清宵彻底诛杀。

    这是他的想法,也是预料之中的结果。

    现在,这个结果没有了,蓬儒不敢相信这一切。

    许清宵再一次自证清白了。

    而换来的结果就是,自己自废天地大儒之位。

    不仅仅如此,原本一直处于劣势下风的许清宵,将瞬间占领制高点,可以对他们所有人进行审判惩罚。

    许清宵不是大魏文宫主要针对的目标,而是顺便带过去的,眼下的局面,让大魏文宫也有些棘手了。

    “蓬狗,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要不要本儒再自证一番给你看看?”

    “需不需要,再让你们重新复苏圣器。”

    许清宵开口,望着蓬袁,眼神之中充满着冷意。

    “再试一次,再试一次,圣器刚刚复苏,或许未能全面觉醒。”

    对,对,对,蓬袁开口,他下意识认为是圣器刚刚复苏,并没有凝聚出足够的威力,所以才会发生这种情况。

    不是许清宵没有修炼异术,而是圣器出了点问题。

    只是此话一说。

    下一刻,许清宵直接走来蓬袁面前。

    啪。

    一个耳光扇去,当场打在蓬袁老脸上,这一巴掌,响彻无比,当着百万读书人面,毫不留情地扇去。

    嘭。

    被许清宵狠狠扇了一巴掌,蓬袁在地上爬滚一番,脸上的剧痛袭来,蓬袁目光冷冽同时带着无穷恨意地望着许清宵。

    只是他没有叫嚣什么,因为许清宵自证清白成功,这一巴掌打的没有任何问题。

    “你当真是条老狗啊。”

    “第一次,你让孙静安与严磊逼迫本儒去大魏文宫自证。”

    “本儒去了,在大魏文宫之中,不但自证成功,还引来圣意加持。”

    “眼下第二次,你逼迫张宁自尽,借助天下读书人之势,逼迫本儒接受圣器审判。”

    “本儒也接受了,依旧是自证成功,可到现在,你还认为本儒修炼异术。”

    “本儒倒要问问你,圣人的圣意,圣人的圣器,都检测不出本儒修炼了异术,你又凭什么笃定本儒修炼了异术?”

    许清宵大声吼道,他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令人震耳欲聋,但说的这些话,却没有任何一点问题。

    的确,蓬儒让许清宵自证,一次在大魏文宫,引来圣意,一次又在大魏皇宫,复苏圣器,该用的手段都用了。

    结果事实证明,许清宵并没有修炼异术,最起码连圣意和圣器都检查不出来,还在这里各种叫嚣,还要给许清宵泼脏水。

    这的确有些恶心,也的确让人作呕。

    “许清宵!”

    “你有没有修行异术,你心里难道没有数吗?”

    “你瞒得过圣人,你瞒得过你自己内心吗?”

    蓬儒攥紧拳头,他望着许清宵,这番话也是一字一句说出。

    可随着这番话说出,许清宵瞬间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信息。

    大魏文宫与白衣门有关系。

    整个天下,真正知道自己修练异术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吴言,还有一个则是......赵大夫。

    除此之外,非要说的话,只有白衣门了。

    吴言已经死了,死人是说不出东西的,而赵大夫.......不好说,但许清宵相信赵大夫也不会说出来,说出这种事情,对赵大夫来说,没有什么好下场。

    那么剩下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白衣门了,白衣门十分笃定自己修炼了异术。

    因为最开始自己就与他们产生了关系,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但他们有自信。

    大魏文宫与白衣门之间有联系?

    当这个讯息出现后,许清宵心中对大魏文宫,不,准确点来说,是对朱圣一脉瞬间充满着无穷冷意了。

    自己接触白衣门,不过是因为要活下来,不想要得罪罢了。

    大魏文宫接触白衣门,还当真是用心险恶啊,一个造反组织,破坏国家安定的组织,竟然与天下闻名的大魏文宫有所关联。

    这传出去了,当真是.......令人作呕。

    此时此刻,许清宵已经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的儒生分两种。

    一种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或许也会有文人相轻,或许也会嫉妒别人,但都在常理之中,很普通的读书人,读圣人书,聚浩然正气,修炼儒道。

    另外一种,则已经形成了宗教形式了,这就是朱圣一脉,五百年前,出了一位圣人,让他们成为了这天地下最尊贵的一批人。

    而就是因为这样,他们舍不得自己的地位下降,也舍不得圣人给他们带来的好处,所以他们必须要通过各种手段,提高自己的地位。

    美曰其名是维护圣人,可实际上呢?不就是想要得到自己的利益吗?

    拿着圣人当挡箭牌,这就是朱圣一脉。

    蓬袁,就是其中一个。

    想明白这些后,许清宵也就再无任何一点心理负担了,他之前一直在犹豫和纠结,到底与不与朱圣一脉彻底翻脸。

    毕竟许清宵还认为,朱圣一脉也不一定全是坏的,可现在许清宵明白了。

    朱圣一脉的确不全是坏人,但也没几个好人,一个围绕利益的儒道组织,这种存在还有什么好坏之分吗?

    思想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种人都不配称之为儒。

    “事到如今,你还是执迷不悟?”

    “本儒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是尔等不珍惜。”

    “蓬狗,现在自废天地大儒之位,本儒饶你一条命。”

    许清宵开口,他这般说道。

    目光之中蕴含着无穷冷意。

    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啰嗦什么了,要有个结果了。

    然而,再听到这话,蓬袁沉默了。

    他说过,只要许清宵自证成功,他便会自废儒位,这的确是他说过的话。

    可问题是,他根本就不相信许清宵能自证成功,只是为了激怒许清宵。

    一尊大儒自废,不算什么,或许有朝一日能重修回来。

    可一尊天地大儒自废,尤其是到了这个年龄,就更不可能重修回来的。

    他沉默不语。

    可就在此时,一道道声音响起。

    “许儒,蓬儒只是一时口快,他也是为了天下人好啊,如若蓬儒自废天地大儒之境,对大魏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是啊,许儒,这件事情,蓬儒错了,的确错了,但他的初心并不坏,他只是想要证明你是否修炼异术,如今真相大白,我等彻彻底底心服口服,从今往后尊您为大魏天地大儒。”

    “许儒,冤家宜解不宜结,如若您现在退让一步,对我大魏,对蓬儒,对您来说,都是一件好事,也是一段佳话。”

    “许儒,万不可如此啊,大魏文宫,本身就没有多少天地大儒,如若蓬儒被废,对大魏来说,对天下苍生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啊。”

    一时之间,不少大儒硬着头皮出来说话。

    他们知道,许清宵杀意已定,可还是要出面说话,因为废掉一尊天地大儒,影响太大了。

    “可笑。”

    “那逼迫本儒自证清白呢?”

    “蓬儒自己亲口说,如若本儒自证清白,他便自废儒位,是许某逼了蓬儒吗?”

    “尔等给我闭嘴,再敢为蓬儒说上一句,信不信本儒一同废了尔等儒位?”

    许清宵大声开口。

    这帮狗东西,之前一个个不见他们为自己说话,现在要让蓬袁自废天地大儒之境。

    又跑出来鬼哭狼嚎?

    不过,许清宵还是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没有绝对话语权。

    如若自己拥有绝对话语权,谁敢站出来帮蓬儒一下?

    谁敢站出来?

    而这个绝对话语权,不是朝堂上的权势,而是自身的话语权。

    成圣。

    是的,成圣。

    当自己为圣人之时,谁还敢站出来帮蓬儒?

    谁还有胆子出来帮助蓬儒?

    只可惜的是,圣道远远超过之前所有的境界,如若说成为大儒后,许清宵对天地大儒还是有些感悟的,可现在他对圣道,没有任何感悟。

    就仿佛两个世界一般,被彻底隔离。

    这就是圣道的恐怖,你一丝丝的感悟都没有,从无到有,是世间上最困难的事情。

    只是眼下,许清宵没有想这么多,而是将目光再一次落到了蓬袁身上。

    “蓬袁。”

    “本儒给你三刻钟的时间,你自己自废儒道。”

    “废了,本儒饶你一命,如若你不愿亲自动手,本儒帮你,但本儒可以保证,你今日血溅三尺。”

    许清宵出声。

    声音冷漠,带着无穷的威胁之意。

    三刻钟。

    多一息都不会给,只要蓬袁不自废儒位,那么他亲自动手,不过就不是废掉儒位那么简单了。

    他要杀儒。

    感受到许清宵的杀机,蓬袁没有任何畏惧,他依旧还在思索,圣器为何没有逼出许清宵体内的异术魔种。

    他仿佛有恃无恐一般。

    而就在此时。

    有声音响起了。

    三刻钟的时间,不算太长,世人也相信,许清宵到底有多狠,没有人敢赌,怕万一许清宵当真动手,那一切就来不及了。

    大魏文宫不可能会因为一时之气,而放弃一位天地大儒的。

    “许儒!”

    “可否来文宫一聚?”

    此时,声音响起,宏伟庄重,这又是一位天地大儒。

    天下有多少天地大儒,许清宵不知道,细细算来的话,不会太少,但不会太多,一百位应当是有的。

    而大魏文宫,乃是天下文人正统之地,占个三成都不足为过。

    所以当再出现一位天地大儒,许清宵没有任何一丝惊讶。

    “就在这里说吧。”

    “本儒不去乌烟瘴气之地。”

    许清宵漠然开口,他不想过去,就在这里说吧,哪里有那么多废话。

    随着许清宵的回应响起,不少读书人的脸色难看起来了,许清宵将大魏文宫说成乌烟瘴气之地。

    这要是换做平常,他们必然骂起来了,可有了前车之鉴,他们还是不敢辱骂。

    此时,众人皆然明白,许清宵是真的动怒了,一点面子也不给。

    “许儒莫要动怒。”

    “这件事情,的的确确是蓬儒有错,这是毋庸置疑的。”

    “只是如若因为这件小事,从而废掉蓬儒天地大儒之位,实实在在有些说不过去。”

    “不如这样,从今往后,蓬儒离开大魏京都,去诸国说教,弘扬许儒之心学,也算是一种救赎。”

    “而许儒,从即日开始,入大魏文宫,享天下读书人之才气,我等也竭尽全力,帮许儒在二十年内,踏入圣道,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许儒之龄,二十年后,大魏文宫就由许儒执掌,不知许儒意下如何?”

    对方的声音响起。

    没有那么多说辞,而是抛出橄榄枝了。

    这一刻,诸多读书人脸色一变,露出惊愕之色。

    大魏文宫看似,不是以退为进啊,好像真的是想要拉拢许清宵,甚至许诺许清宵入文宫,享才气,二十年后,由许清宵执掌大魏文宫。

    每一个条件,都是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现在全部给许清宵,这绝对不是求和,而是真正的拉拢,大魏文宫想要拉拢许清宵了。

    这个讯息一出。

    许多人神色都不由变了,不仅仅是儒道之人,大魏女帝,六部尚书,包括武将一脉皆然神色一变。

    大魏文宫许诺许清宵的好处太多了。

    这好处,对于一个天地大儒来说,也是极有吸引力的。

    入文宫,享才气,掌文宫,成圣道。

    儒道四品,基本上是天下读书人的极限了,在往上便是圣道。

    所以在天地大儒眼中,成圣的的确确胜过一切。

    看看蓬袁,他早年就已经踏入天地大儒之境,可到现在还只是一个天地大儒。

    而且他也没有资格入文宫,享才气,这个入文宫不是住在文宫,而是文宫塑像,搬入圣堂之中,蓬袁的确没有资格。

    面对这样的诱惑。

    所有人不禁看向许清宵。

    的确,连女帝都有些担心,许清宵会答应。

    毕竟这是圣道啊。

    如若许清宵答应的话,基本上就意味着许清宵成为了朱圣一脉的人,哪怕许清宵现在还是这个态度和想法,可长久下来,迟早会被改变。

    然而。

    许清宵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望着文宫方向给予回答。

    “许某成圣,用不着大魏文宫。”

    这是许清宵的回答,淡然且充满着霸气。

    此话一说,再一次让众人震撼。

    对读书人来说,许清宵面对圣道诱惑,居然没有任何波动,认为自己无需大魏文宫的帮助,也能成圣,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许清宵是狂妄还是真的自信。

    而对满朝文武来说,许清宵没有上当。

    “唉。”

    “许儒,你这是何必呢?”

    “你根本就不知道,圣道有多难,老夫知晓,你天资聪慧,有万古之才,可圣道之境,绝非你想象那般简单容易。”

    “五百年来,以百年为数,每一代有数百位天地大儒,但自朱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圣人了。”

    “哪怕是半圣。”

    “你的天赋,的确有成圣希望,甚至连圣意都认可你,但老夫相信,半圣并非是许儒你的目标,如若不出意外,依靠自己,三五十年后,你有可能成圣。”

    “可是,成圣之后呢?一生皆在半圣境吗?”

    “如若大魏文宫相助你,十五年,最多十五年,你便可以成为圣人,那个时候你才不过三十五岁。”

    “这一生有望成为亚圣。”

    “许儒,你就当真不考虑吗?”

    那声音继续响起,再次拉拢许清宵,同时也阐述了圣人之后的事情。

    “还剩下最后一刻钟了。”

    许清宵没有搭理,他平静地看着蓬袁,如此说道。

    什么拉拢不拉拢。

    不就是看上了自己的价值?

    跟这帮人合作,这不是与虎谋皮吗?

    “方儒,老夫说了,许清宵这般人,天性狂妄,他心中毫无尊长,也无仁义之说。”

    “老夫也想不明白,这种人为何能成为天地大儒,当真是奇怪了。”

    “既然他敬酒不喝,那我等也没必要给他脸色了。”

    宏伟之声又响起。

    但这一次不是之前那位天地大儒,而是另外一尊天地大儒。

    只不过这个明显比方儒要直接一点。

    听这个口吻,似乎已经不打算虚伪下去了。

    “唉!”

    “曹儒息怒。”

    “许儒,你莫要怪罪曹儒,他只是心直口快。”

    “许儒,你我都是读书人,尊圣人之道,的确没必要为此事耽误。”

    方儒继续开口劝说,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

    “莫要聒噪了。”

    这一刻,许清宵出声。

    他脸色冷冽,这帮人当真是聒噪的很啊。

    “大胆!”

    “放肆!”

    一瞬间,两道声音响起了,一个是曹儒的声音,另外一个不是方儒,而是另外一个天地大儒。

    方儒没有训斥许清宵,但也没有帮许清宵,态度极其明显。

    换句话来说,现在有三位天地大儒齐齐出现,想要通过数量来压制许清宵了。

    “闭嘴。”

    许清宵开口,怒怼两尊天地大儒。

    这场景让人毕生难忘啊。

    “许清宵,你当真是狂妄。”

    “方儒好声好气劝说与你,而你不但不听,还出口不逊,你现在是天地大儒没有错,可你还没有成圣。”

    “还未成圣,你就如此狂妄,如若等你当真成圣,这天下岂不是由你说了算?”

    “你虽自证清白,可逼死张儒,杀降屠城之事,你还没有给出一个交代,你莫不是以为自证清白,就没事了吧?”

    两尊天地大儒开口,轮番怒斥。

    这番言语,让人作呕十足,自证完了,先在又来逼死张宁,又来杀降屠城。

    果然,想要靠嘴巴说赢对方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张儒之死,与我何干?”

    “杀降屠城,乃国之意愿。”

    “倘若不杀降,不屠城,大魏江山岌岌可危,尔等腐儒,只知假仁假义。”

    “若不杀降屠城,死的便是大魏将士,尔等满嘴仁义道德,帮敌国说话。”

    “可惜,我今日未能成圣,如若我今日成圣,必剥尔等儒位,什么狗屁天地大儒。”

    “你们这般,连狗都不如,许某也好奇,尔等又是凭什么,成为天地大儒的?”

    许清宵怒骂,宣泄怒火。

    只是说到这里的时候。

    许清宵扫了一眼天色,望着蓬儒道。

    “还有最后十息时间,蓬袁,我最后劝阻你一句,自废儒位。”

    “否则的话,不要说许某没有给过你机会。”

    许清宵懒得废话了,跟这种争口舌之利,有什么意思?

    他现在的目标,是蓬袁。

    听到许清宵的声音,蓬袁皱眉,但他没有被吓到,因为他不相信,许清宵敢杀他。

    算上自己的话,四位天地大儒都在此地。

    许清宵一个新晋天地大儒,当真敢杀自己吗?

    但他也没有说什么话,因为不管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用处,一切交给曹儒他们。

    自己闭嘴是最好的选择。

    “还有最后三息。”

    许清宵往前走了一步,他来到蓬袁面前,冷漠开口。

    蓬袁不说话,虽然他感受到了滂湃无比的杀气,但他根本无惧。

    “许清宵,你若敢杀蓬儒,这件事情,绝对不会结束。”

    “许清宵,若你杀儒,你这辈子也无法成为圣人。”

    “我等一次次退让,而你却一次次强势,许清宵,你知道为什么你能如此吗?”

    “不是因为你当真有什么惊世大才,而是你无知,你愚昧,你根本就不知道,大魏文宫到底有何底蕴。”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

    他们高高在上,认为许清宵之所以如此狂妄,不是因为惊世之才,而是无知愚昧。

    因为不懂,所以才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这种无知是很勇敢,但带来的麻烦,也是无穷无尽。

    这一刻。

    蓬袁也露出了讥讽。

    的确,他们说的一点都没错。

    然而,就在蓬袁露出讥笑之声。

    刹那间,太祖长刀出现在许清宵手中。

    几乎是雷霆之速,许清宵一刀直接斩了过去。

    噗。

    一颗人头飞起。

    而后落在地上,滚动了起来。

    蓬袁的表情极其古怪,一部分是讥讽,另外一部分是惊愕。

    但很快却是无穷无尽的惊愕,他被斩首了,但依旧还有一点意识,毕竟这是仙侠世界,他也是天地大儒。

    只是他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无比惊恐害怕地目光看向许清宵。

    他没有想到,许清宵当真敢杀自己。

    是杀自己啊。

    不是辱骂自己,也不是废掉自己儒位置啊。

    嘶!

    他想要倒抽一口冷气,但抽不出来,反倒是满口的鲜血喷出。

    而蓬袁的尸体,也迸裂出血柱。

    皇宫内。

    女帝愣住了。

    所有太监宫女愣住了。

    六部尚书愣住了。

    诸位国公愣住了。

    百万读书人愣住了。

    所有百姓愣住了。

    大魏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许清宵.......竟然说都不说,直接到时间就将蓬袁斩首了。

    这.......实在是有些,令人发懵啊。

    所有人都懵了。

    是真正的懵了。

    谁会想到,许清宵说都不说,直接斩了蓬袁的脑袋?

    他们知道,许清宵窝着一肚子火,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真的敢杀啊。

    三位天地大儒都出来说了。

    按理说,正常的剧情发展,应当是双方一顿舌战之后,许清宵硬逼着蓬袁自废天地儒位。

    而蓬袁死活不废,三位天地大儒一起出手,镇压许清宵,最后女帝出面,将这件事情打个圆场。

    蓬袁不会被废,除非许清宵不要命,一定要废掉蓬袁儒位,然后激怒大魏文宫。

    可再怎么样,蓬袁也不会死啊。

    只是现在。

    蓬袁死了。

    他的脑袋滚落在一旁,眼神之中充满着惊愕与恐惧。

    他虽然年迈,也的确活不了几年了,但他还想活着,因为有一个大计划等着他。

    可现在他死都没想到,许清宵真敢杀了自己。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他宁可自废儒位啊。

    可惜的是。

    没有那么多早知道。

    “许清宵!”

    “你疯了!”

    “许清宵,你该死啊!!!!”

    “许清宵,你简直是无法无天啊。”

    此时,大魏文宫的声音终于响起了。

    恐怖如雷声。

    三位天地大儒,皆然开口了,即便是方儒,当看到许清宵杀儒之后,也没有任何劝说了。

    许清宵什么都可以做,哪怕是逼迫蓬儒自废儒位都可以。

    但杀儒?

    这根本不允许啊。

    今日许清宵敢杀蓬儒,明日许清宵是不是敢杀他们?

    先不说一尊天地大儒意味着什么,许清宵这个态度,就让他们感到无与伦比的憎恶啊。

    咆哮声响起。

    歇斯底里之声响起。

    蓬袁听在耳中,但没有任何一丝解恨,甚至他更是想要怒骂这几个人。

    早一点不可以直接出手吗?

    非要跟许清宵说那么废话?

    你们当真是害我啊!

    这是蓬袁最后一点想法,而后便是无尽的黑暗,恐惧瞬间袭来,蓬袁不想死,他不想死啊。

    可是,一切都阻挡不了。

    他的眼睛睁大,眼神之中充满着恐惧。

    百万读书人在这一刻,也彻彻底底露出恐惧之色。

    天地大儒,许清宵都敢杀。

    他们......岂不是更要死?

    “复苏圣器,彻底复苏圣器,将许清宵诛杀。”

    “此人已经彻底入魔了,杀,杀,杀!”

    “诛魔,诛魔,诛魔。”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

    一位位天地大儒与大儒纷纷开口,他们已经疯狂了,彻底恨上了许清宵。

    他们更是直接要复苏圣器,将许清宵诛杀。

    的确,厚如山岳般的浩然正气,在大魏文宫冲天而起,全部没入了八玉圣尺之中。

    这一刻。

    天地变色,大魏文宫是真的要出手了。

    许清宵杀了一位天地大儒,让事情彻彻底底激烈起来了。

    矛盾已经不是加深那么简单。

    而是彻底翻脸。

    然而,就在此时。

    许清宵也没有闲着,他体内的浩然正气也涌动而出,奔腾如江河,甚至不弱于三位天地大儒。

    许清宵是谁?天下才气八斗,许清宵独占一石,换句话来说,这天下才子还倒欠他许清宵二斗。

    比浩然正气?比才气?

    “吾乃许清宵。”

    “今日,请文宫圣器,浩然文钟复苏,剥百万读书人之儒位,削其浩然正气,贬为常人。”

    许清宵开口。

    杀蓬袁,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才是许清宵要做的。

    削百万读书人的儒位,包括他们的浩然正气。

    让这一百万读书人,彻彻底底沦为普通人,永生永世别想修炼出浩然正气,哪怕后悔了,哪怕醒悟了,也没有用。

    这就是许清宵真正的目的,他真正想要做的事情。

    当这声音响起,大魏文宫中,浩然文钟也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芒,随后冲天而起,朝着皇宫飞来,悬在许清宵头顶之上。

    这是朱圣第二件圣器。

    “许清宵,你竟敢迷惑圣器,你罪该万死啊。”

    “浩然文钟,此人心术不正,你莫要上当。”

    “为什么浩然文钟会听你的?你又用了什么邪术?”

    声音响起,这帮人脸色难看,毕竟浩然文钟是朱圣另外一件圣器,其重要性无法言说。

    他们没有想到,浩然文钟,会听从许清宵之言。

    咚。

    震耳欲聋的钟声响起。

    随着这道钟声响起。

    伴随的便是无穷无尽之惨叫。

    十万读书人,瞬间抱着脑袋痛哭,他们头疼欲裂,浑身颤抖,体内为数不多的浩然正气,全部溃散,当场被废掉了儒位。

    剩下九十万读书人还没有受到牵连。

    这一刻,他们彻底慌了,也彻底害怕了,之前的无畏,也彻底没了。

    之前是因为蓬儒认为许清宵修炼异术,所以他们才敢这般,认为许清宵有问题。

    然而现在,许清宵成为天地大儒,又自证清白,他们哪里还敢抨击什么啊?

    至于张儒之死。

    好家伙,蓬儒都被许清宵砍了脑袋,张儒又算个屁啊?

    许清宵连蓬儒都敢杀,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许儒,我等错了,是我等错了,您放过我等吧,我等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

    “许儒,这些事情,都是有人为之,不是我等的意思啊。”

    “许儒,我等都是大魏读书人,是大魏文人,这一次我等是错了,可您若是废掉我等的儒位,对大魏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啊。”

    “百万读书人,如若被废儒位,大魏......将遭遇大难啊。”

    “许儒,我知道您现在生气,可这百万读书人,废不得啊。”

    无数读书人跪在地上,他们之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死都不怕。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死不了,也没有人敢杀他们百万读书人。

    可现在,他们没有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了,已经处于一个理亏状态。

    而自己现在要面临着许清宵的勃然大怒,面对一尊杀气腾腾的天地大儒。

    他们自然怕了。

    他们跪在地上,痛哭大喊,希望许清宵法不责众,希望许清宵为了大魏江山,饶了他们一命,他们彻底恐慌了,彻底害怕了,没有之前半点骨气。

    的确。

    百万读书人若是被废掉,对大魏来说,影响很大很大。

    甚至是极大。

    但那又如何?

    许清宵目光冰冷,望着这群儒生,声音之中没有一丝感情。

    “尔等助纣为虐,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却只知扭曲事实,胡作非为。”

    “今日,即便是忍痛,许某也要为大魏除害,为天下除害。”

    “请文钟!”

    许清宵凝聚浩然正气,化作巨锤,敲打在文钟之上。

    铛!

    又是一道音波之声,钟声震荡天穹上的白云,传至万里山河。

    又是十万读书人被削去儒位。

    这对大魏文宫来说,这对天下儒道来说,的的确确是巨大的损失啊。

    大魏文宫内。

    曹儒眼睛都要蹚出血来了,他恨意无穷,其余两位大儒,也是面色难看,方儒更是攥紧拳头,他不断呼吸,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这能够冷静吗?

    “复苏!”

    “复苏!”

    “许清宵魔性成根,难以自拔,排除异己,残害儒生,此乃天地所不容啊,诸位大儒,加持浩然正气,将许清宵诛杀。”

    曹儒身子都在颤抖,他体内所有浩然正气,全部加持在八玉圣尺之中。

    要将许清宵彻底诛杀啊。

    他的声音都在颤抖。

    许清宵太可恨了啊。

    这么多读书人,被许清宵直接削去儒位,震散浩然正气。

    他们花费了多少年的时间,才培养出如此之多的读书人。

    这些读书人,不仅仅是对他们有帮助,对大魏王朝也有帮助,对天下都有帮助啊。

    许清宵完全就不明白,儒道的意义是什么,儒道到底代表着什么。

    在他们看来,许清宵这就是在胡作非为。

    铛。

    铛。

    铛。

    随着曹儒的声音响起,许清宵连敲三下浩然文钟,直接震散三十万读书人体内的浩然正气。

    将其削成普通人,这对大魏文宫的打击,可谓是致命的啊。

    铛铛铛!

    又是三道钟声,许清宵也已经无所畏惧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

    还有什么好说的?

    该杀就杀,都到这个时候了,难不成自己还要给他们脸色看?

    这传出去岂不是可笑?

    随着一道道钟声响起。

    每一次钟响,都代表着十万读书人被削。

    而大魏文宫的才气,也的的确确再下降。

    这是连锁反应,影响极大。

    当十道钟声响起后,许清宵的目光,落在了大魏文宫的大儒身上了。

    如果说这帮读书人愚昧无比。

    而这帮大儒也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都到这个程度了。

    那就一不做二不休。

    轰。

    许清宵再次催动浩然文钟,文钟炸响。

    当场,之前叫嚣最激烈的大儒,当场发出凄厉无比地惨叫声,他儒位直接被震碎,都不是被剥夺,而是直接被震碎。

    大儒听起来很强。

    可面对朱圣文器,算得了什么?

    朱圣文器,可是拥有真正的圣人之力啊。

    两者之间,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许清宵。”

    “你是真的疯了?”

    “你是要将我大魏文宫,彻底赶尽杀绝吗?”

    咆哮声响起,几乎是歇斯底里,质问许清宵。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许清宵又是一震。

    后者当场被震碎儒位。

    不过许清宵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浩然正气几乎要被抽干了。

    这是圣器,自己借助过来,仅仅只是用了一下,就已经扛不住了。

    要知道自身体内的浩然正气,绝对是比蓬儒,曹儒,方儒等四位天地大儒还要多的。

    可前前后后才十二下,就已经有些顶不住了。

    莫名之间,许清宵有些难受,难受自己并不是圣人,如若自己是半圣的话,今日必灭朱圣一脉。

    而就在这一刻。

    一束冲天的光芒,自八玉圣尺爆射而来,这一束光芒,化作一柄剑,穿透了空间,几乎没有任何速度可言,直接来到许清宵面前。

    带着无匹的杀意与圣意。

    铛。

    可是,浩然文钟阻挡在前,将这一道文人之剑挡下来了。

    伴随着恐怖的钟波,整个皇宫之外的地面,全部龟裂破碎,强大的钟声,传至万里。

    啊!

    又是一位大儒惨叫,被废掉儒位。

    这下子,众人愣了。

    许清宵也有些惊讶了。

    “彻底复苏。”

    “不留任何余地。”

    曹儒的声音响起,冷漠无比。

    他要彻底斩杀许清宵。

    而大魏文宫在这一刻,也爆发出恐怖的浩然正气,没入了圣尺内。

    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凝聚。

    无与伦比的威压,席卷了整个大魏京都。

    下至百姓,上至大魏女帝。

    都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力量。

    而太祖长刀也在震颤。

    哪怕是许清宵,也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对方,是真的要放手一搏了。

    是彻彻底底的翻脸。

    彻底复苏圣器。

    可就在此时。

    女帝的声音响起了。

    “传朕旨意。”

    “今日战后。”

    “灭朱圣一脉。”

    声音响起。

    这一刻。

    所有人彻底安静下来了。

    哪怕是许清宵。

    也......安静下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