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九十六章:国运之鼎,大危机来临,唯有圣境,方可破局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女帝突然吐血。

    许清宵神色瞬间大变。

    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女帝为何吐出一口鲜血。

    而且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惨白吓人。

    “陛下!”

    “您怎么了?”

    许清宵立刻上前搀扶女帝,毕竟情况属实有些紧急。

    “无妨。”

    随着许清宵触碰自己,女帝没有任何反感,只是略微有些说不出来的异样。

    她摇了摇头,在许清宵的搀扶下,回到了龙椅上。

    “陛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秒记住.42zw.

    “您这是?”

    许清宵继续问道,他知道这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不然的话,不会如此。

    听到许清宵的关切之声。。

    女帝略显沉默。

    不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

    “许爱卿如今已经封侯,朕,也就不瞒着许爱卿了。”

    “大魏国运,出问题了。”

    女帝出声,直接说出问题所在。

    “出问题?”

    许清宵微微皱眉,大魏文宫目前还未脱离,只是要脱离了,怎么出问题了?

    他好奇,但没有说话,等待着女帝解答。

    而此时,女帝抬起手来,细嫩如玉的手掌之上,逐渐浮现出紫色之气,这道气体飞快运转,最终形成一口四足鼎。

    这是国运之鼎。

    只是鼎身有些虚无,并没有那种真实感。

    “许爱卿。”

    “每个国家王朝,都有自己的国运,只是寻常的国家,诸如附属国这种,国运虚无缥缈,没有任何根基底蕴。”

    “大魏王朝不一样,可以凝国运化器鼎,这便是大魏国运之鼎。”

    “此物越是凝实,意味着国运越强,北伐之前,大魏国运之鼎,几乎要成型了,只是北伐之后,国运溃散,逐渐虚无。”

    “随后连年虚弱,国运下降,如若不是你来了,不出二十年,大魏国运将自动溃散,形成虚无状态,连鼎形都看不清。”

    女帝向许清宵解释。

    而许清宵的目光,也落在了鼎身之上。

    的确,虽然看得清鼎身,但有些虚无的感觉,并没有凝实,就如同投影那种感觉。

    “还望陛下仔细详说,臣,还是有些听不明白。”

    许清宵略微明白一点,可具体还是不太清楚。

    “许爱卿,你耐心听。”

    “我等所在的世界,名为尘界,划分五块区域,这一点你应当明白的,对吧?”

    女帝声音不大,但因为靠得近,许清宵听的仔仔细细。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女帝继续说道。

    “五大域,东洲,南洲,西洲,北洲,以及中洲。”

    “可你知道,为何天下王朝,聚集在中洲,而其他四洲没有王朝之说吗?”

    女帝询问道。

    这一点,许清宵还当真不知道,不过他倒是知道,五大洲中,的确只有中州存在王朝,其他四洲比较混乱。

    国家有不少,但王朝一个都没有,如今听到女帝这样说,当真是有些令人好奇了。

    “所有的事情,要从一个传说开始说起。”

    “传说当中,尘界起初之时,是一片混沌,任何生灵诞生都是狂暴凶残,他们拥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互相杀戮。”

    “这些邪神不断厮杀,一族掌控海洋,一族掌控天穹,一族掌控大地,他们彼此之间厮杀,造就无量杀孽,最终引来天罚。”

    “九天之上,一件神物坠地,化作五件仙器。”

    “中州龙鼎,东洲古塔,南洲神殿,西洲佛珠,北洲神树。”

    “这五件仙器,被五种不同的势力掌控,龙鼎被人族掌控,平四海,定八荒。”

    “东洲古塔被智者掌控,开辟出仙道体系,镇杀邪魔,替天行道。”

    “南洲神殿,被古蛮族掌控,开辟武道之路,武碎虚空。”

    “西洲佛珠被觉悟者掌控,自称佛祖,开辟佛门,以众生信仰修行。”

    “北洲神树被妖族掌控,滋润万物,获得蜕变,只是后来妖族有一批叛变,截走部分神树,用众生憎恶,怨念以及精血,催生出另类神物,可助人瞬间突破境界,无有任何副作用,此等就是邪祟。”

    “正是因为这五件仙器,一切大凶邪神,被五大势力绞杀封印,最终平定祸乱,这也是天地初开的蛮荒时代。”

    “随后这五件仙器,也因封印邪神,支离破碎,与天地融合。”

    “中州龙鼎化国运,但凡有人可一统山河,便可凝聚出龙鼎,一旦成型,可受天地加持,为中州人皇,打破百年桎梏,从而上至帝王下至百官,皆可长生不朽。”

    “而古今往来,中州诞生许多王朝,所有王朝的目的,都是想要一统山河,凝聚龙鼎,授封人皇,举朝不朽。”

    女帝缓缓开口,说出这个辛秘。

    这番话,让许清宵当真是大开眼界啊。

    当然女帝很快补充了一句。

    “此事也只是谣传,毕竟所谓的蛮荒时代,距离现在太过于遥远了,用万年记载都算不清。”

    “可能是后世人杜撰的,只能听其三,不可全信。”

    女帝额外补充了一句,因为这种事情,的确没有任何根源,非要说的话,大魏王朝的国运,的确凝聚成鼎。

    但距离传闻当中的中州龙鼎,相差十万八千里。

    尤其是还牵扯到了长生这个东西。

    更加玄之又玄了。

    尘界其他地方,许清宵不知道,但以目前知晓的体系来说。

    儒道体系,即便是你成为了圣人,寿命最多两百年,而且你还必须要懂得养生,并且到了圣人这个境界,吞服药物是没有作用的,譬如说药王。

    压根不会延续寿命,有一个上限桎梏,封锁了你的续命之路。

    不然一尊圣人在世,活个五百年,天下妖魔可以集体赴死了。

    而武道体系能活久一点,三百年左右吧。

    仙道五百年就是桎梏了,当然这只是许清宵从书中看到的内容,包括一切很多知识,都是书中得知的。

    是真,是假,都不一定,毕竟又没有亲身经历,也没有圣人告诉自己,能活多长时间啊。

    可能后面又被推翻了,也很正常。

    “不过,长生不死有些夸张,千年不死,并不夸张。”

    “妖魔,仙道,佛门,异族,王朝,儒道,所有人到了一定程度,所追求的都是长生。”

    “哪怕是千年不死,对他们来说,都已经够了,即便是朕,面对千年之寿,说不动心是假话。”

    女帝缓缓出声。

    而且此话说的一点没错。

    到了每个体系的最顶端,所追求的事情,基本上的的确确只有长生了。

    战力无匹又能如何?

    到头来黄粱一梦。

    风华绝代又能如何?

    到头来不过是红粉骷髅。

    不朽皇主权倾天下。

    就更舍不得死了,至于什么朋友,故人,离别之时或许会有伤感,但到了这个程度,本身就已经无欲无求了,他们什么没有经历过?

    又有谁能成为他们的牵绊?长生不死,的确是天大的诱惑啊。

    “那与陛下伤势有何关系?”

    许清宵询问女帝的伤势,他比较关心这个。

    “北伐之前,大魏国运形鼎,这是国力强盛之兆,可自从北伐之后,大魏国运连年下降。”

    “一直到朕登基后,大魏国运更是溃散,差一点就无法凝形,一旦无法凝行,将会给大魏招来天大的灾祸。”

    “国运,看不见摸不着,但实实在在能影响大魏王朝的发展,如若溃散,那么将会出现赤地万里,大旱十年,海啸地震,数不胜数的灾祸。”

    “这一场灾祸,动辄便是死伤百万,所带来的影响更是恐怖无比,许爱卿,你想一想,一郡百姓沦为灾民将会是怎样的场景?”

    女帝道出国运的影响力。

    连年灾祸,赤地万里,大旱十年,包括各种天灾人祸。

    如若一郡百姓,以长平郡来说,三万万百姓流离失所,先死两三成,然后逃荒,所到之处,将会是赤地一片,寸草不生。

    恐怖的灾民饥民,将会化作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吞噬其他府邸,烧杀抢掠,只为了填饱肚子,引发的民变,过于恐怖。

    而且所有的问题,都会变成憎恨,随便来个人煽风点火,就说是皇帝导致的,就拿女人称帝来说,引来天罚,想想看这些百姓会做什么?他们会无比憎恨皇帝。

    这样一来,这股力量便会成为敌人最强的长矛。

    “所以,朕与国运之鼎捆绑,稳住国运之鼎。”

    女帝给予回答了。

    此话一说,让许清宵当场愣在原地。

    “陛下,您的意思是说.......您和国运之鼎捆绑,倘若国运消散,您就会.......”

    许清宵说到这里,就没有往下说了。

    女帝摇了摇头,看着许清宵道。

    “不。”

    “不是国运消散,而是国运一旦溃散,无法凝形成鼎,朕,便会死去。”

    “方才,朕下令,诛杀朱圣一脉,彻底与朱圣一脉撕破脸了,也注定了他们一定会脱离大魏。”

    “国运已经被影响了,朕遭到了反噬。”

    女帝开口,道出了一个惊天大秘。

    北伐之后,大魏国运连年下降,如若国运之鼎溃散,各种天灾人祸将会席卷大魏,而为了避免灾祸发生。

    女帝与国运捆绑,稳住了大魏国运,不然的话,那个时候大魏可能就已经要没了。

    只是这件事情,想来没有人知道,不然的话,大魏文宫只怕早就脱离。

    “也就是说,如若大魏文宫脱离,陛下.......”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猜测。

    “差不多吧。”

    女帝没有给出一个很明确的回答,似乎是不想要回答这个问题。

    这一刻,许清宵长长吸了口气。

    随后继续说道。

    “可如今,大魏平乱,国家稳定发展,水车工程也在运转,要不了多长时间,大魏将会鼎盛起来。”

    “大魏文宫即便是脱离,应当无所谓了吧?”

    许清宵询问道。

    “许爱卿。”

    “你身为天地大儒,可实际上很多事情你并不知道,这与你性格有关,也算是朕拖累了你。”

    “你与严磊之争,朕将你的安国策,说成是论圣策,以致于你被严磊打击,从而一步一步与文宫走向对立面。”

    “否则的话,很多事情,你都会明白,不至于像现在,不懂一些事情。”

    “这一点,还望许爱卿莫要怪罪朕。”

    女帝出声,许清宵能说出这话,并不是许清宵的问题,而是他从普通书生一直到现在的天地大儒。

    完完全全没有借助文宫的力量,完完全全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所以很多事情许清宵不懂。

    “陛下言重了。”

    “臣当时并不理解陛下,但臣现在理解陛下了。”

    “安国策一来不适应现在的大魏,二来大魏上下有很多人并不希望国运昌盛,如若贸然拿出,只怕会被各种针对。”

    许清宵开口,他并不在意这件事情。

    想想看,光是斩番商都能引来这么多是非,何况安国策?

    如若女帝当初没有更改,那么文武百官肯定想要看一看这安国策写了什么东西。

    一看就发现,好是好,可问题是不实用,甚至会遭到各种势力打压,别说开展了,可能直接就胎死腹中。

    所以女帝并没有错。

    “许爱卿能理解,朕很欣慰。”

    “你未曾加入大魏文宫,对儒道了解也不清楚。”

    “许爱卿,你知道这天下有武道,仙道,有佛门,可为何共识都是独尊儒术吗?”

    女帝出声,如此询问道。

    这话一说,许清宵的确好奇了。

    基本上不管是仙道还是佛门,虽然许清宵自己也没有接触过什么,大家看似是彼此没有任何关联,但所有体系的的确确对儒道挺尊重的。

    可儒道也没什么值得推崇的啊。

    你说教化万民,关仙道什么事啊?

    你说让人有道德,佛门也能做到啊,让你向善。

    看到许清宵的疑惑,女帝出声道。

    “儒道之所以能够得到众人推崇,其原因是镇压天地邪祟。”

    女帝给予回答。

    只是许清宵有些皱眉道:“可问题,佛门和仙道,也可以镇压天地妖魔啊?”

    许清宵的确觉得有些问题了,逻辑上的问题。

    可是女帝摇了摇头道。

    “仙道佛门是杀妖除魔,而儒道镇压的是邪祟。”

    “邪祟不是妖魔,他们是灾难,譬如瘟疫之源,饥荒之源,还有一些嗜杀的邪神,用仙道所言,这些都是天地之间的阴力。”

    “世间万物,有阳便有阴,是众生之怨念所形成的东西,而儒家浩然正气,便可以压制邪祟。”

    “这也就是,儒道为何能有这般地位的原因,并且儒道能带来天地阳力,使得天下风调雨顺,国家昌盛。”

    “大魏立国之后,之所以能如此迅速发展,甚至创造盛世,也正是因为大魏出了一位文圣,而那一百年,整个世间都繁荣了许多。”

    “所以大魏文宫一旦脱离,对天下而言,并没有任何坏处,但对大魏而言,影响极大。”

    “到时大魏王朝会出现许多灾祸,也会出现许多妖魔作祟,有数不清的麻烦,自然而然,国运也会随之下降。”

    “这些并不是说,国家自身的发展如何,而是天命,玄之又玄。”

    女帝的一番解释,彻底让许清宵明白了儒道这个体系的强大之处了。

    换句话来说,儒道与天命捆绑在了一起。

    可以改变他人的命运,或者是一国命运,并且所修炼的浩然正气,在冥冥之中也能压制天地邪祟,保证天下各处,国泰民安,风调雨顺。

    怪不得整个尘界,对读书人如此尊重。

    原来是与天命有关。

    “陛下,大魏文宫脱离,可有办法解决吗?”

    许清宵问道。

    女帝沉默,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文宫脱离,影响不到天下,但能影响大魏王朝,换句话来说,站在天下人角度。

    文宫脱离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压制住大魏王朝的发展,尤其是对突邪王朝和初元王朝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看到女帝不说话,许清宵心中明白了。

    “如若,大魏文宫脱离之时,我能成圣呢?”

    终于,许清宵的声音响起,询问女帝。

    甚至这一次,他不称臣,而是称我。

    听到许清宵所说,女帝一愣,但很快她摇了摇头道。

    “三日之前,倘若你说此话,朕会开心。”

    “但今日,朕开心不起来,朕认真询问过许多人,也查过许多典籍。”

    “儒者成圣,的确比朕想象中要难。”

    “重新明意,明圣人之意,得道见德。”

    “重新立言,立圣人之言,传道授业。”

    “重新著书,著圣人之书,造福苍生。”

    “重新知命,知天道之命,洞察万物。”

    “每一件事情,都比之前困难十倍有余,而且更是要借助天下人读书气运。”

    “可如今天下读书人,有九成是朱圣门徒,被大魏文宫把持,他们不会借助气运于你的。”

    “今日,方儒所言,其实朕想要让你答应,毕竟对你来说,这的确是成圣契机。”

    女帝出声,她明白成圣有多难了,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

    可是许清宵摇了摇头,望着女帝道。

    “陛下,如若让我加入大魏文宫才能成圣的话,那许某这一世都不会选择成圣。”

    许清宵语气平静,但这话却异常的坚定。

    是的,如果自己成圣的唯一方法,就是加入朱圣一脉的话,他宁可不成圣。

    听到许清宵这般说,女帝叹了口气,不过内心还是有些喜悦的。

    只是很快,女帝继续说道。

    “许爱卿,莫要想太多了,此事倒也不是必死之局。”

    “大魏文宫,或许不会彻底离开。”

    女帝出声,告知许清宵这件事情。

    “不会彻底离开?”

    这下子许清宵更加迷糊了。

    “恩,大魏文宫应当不会全部离开,他们会留下一部分力量,朕今日当着百姓面前,主动说出大魏文宫脱离之事。”

    “想来即便是他们再无所谓顾忌,也要考虑大魏民意,会选择留下一部分文宫大儒,不过迟早会走光的,快则三年,慢则十年吧。”

    女帝回答道。

    “留有一部分?”

    “他们应当是想要榨干大魏最后一点利益价值吧?”

    许清宵瞬间明白大魏文宫的想法,不是女帝说的这么简单,都已经撕破脸了,朱圣一脉还会在乎你这个那个?

    愿意留下一部分,无非就是想要榨干大魏最后一丝利益,毕竟大魏还有不少读书人。

    可以慢慢做思想工作,让他们离开,或者是留下一些卧底。

    这手段傻子都看得出来。

    女帝沉默。

    她没有回答,但这种不回答其实就是回答了。

    “陛下,若大魏文宫保留一部分下来,会降低一些大魏国运影响吗?”

    许清宵平静问道。

    “会。”

    女帝点了点头。

    当下许清宵明白了。

    大魏文宫直接离开,女帝必死无疑,不过此时此刻许清宵更加相信,女帝已经不在乎死亡了,她更在乎的是大魏苍生。

    一旦国运下降,国鼎溃散,大魏苍生将会面临无穷无尽的灾难。

    这是天灾人祸,是人力无法阻止的。

    海啸一来,你如何阻止?

    地震一来,你怎么防止?

    换句话来说,大魏文宫,的的确确很重要,儒道一脉的重要性,也超过了自己的预料。

    “陛下。”

    “倘若许某当真能成圣。”

    “陛下愿意彻底清除大魏文宫吗?”

    许清宵深吸了一口气。

    他询问女帝。

    大魏文宫,对于整个大魏来说,已经是毒瘤了。

    朱圣一脉,占据九成,而对其他大儒来说,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

    一,跟随过去,一起享用天地才气。

    二,拒绝跟随,与大魏共同面对困难。

    不能说都会同意跟随,但愿意留下来的人,想来不会太多。

    而如若大魏文宫全部走了,其实对大魏来说,也是一件好事,长痛不如短痛。

    无非现在要担心的事情,就是女帝的问题,万一真一口气离开,女帝反噬而死。

    这也是一件极其不好的事情。

    可留下一部分人来,其实更恶心,他们若是留下来,会继续针对自己,也会继续渗透下一代读书人。

    到时候还是一大堆麻烦。

    大魏文宫的手段,的确恶心至极啊,问题是大魏还脱离不了文宫。

    只能被别人拿捏。

    唯一的办法就是,自己成圣。

    哪怕是半圣,也足够了。

    听着此言,女帝美眸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随后语气笃定无比道。

    “如若许爱卿能成圣,朕,愿意为你建文宫,塑圣像,尊心学为大魏之学,彻底铲除大魏文宫一切势力。”

    “但,许爱卿,任何事情不可强求,尤其是到了这个程度,一旦出错,万劫不复。”

    女帝说出自己的想法。

    若是许清宵成圣,她愿意为许清宵建造文宫,尊心学为大魏之学,铲除大魏文宫一切势力。

    这是来自帝王的全力支持。

    只是女帝后面这句话的意思也很简单。

    凡事量力而为吧。

    “臣,明白。”

    “陛下,那您先好好休息,臣先行告退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看着女帝的面容,气色变好了许多,也就这般开口。

    “恩,许爱卿,今日你我之间的交谈,一句话都不要说出去,尤其是.......国运之事。”

    女帝说道。

    “请陛下放心。”

    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开了。

    望着离开的许清宵,女帝的眼神有些复杂。

    过了一会。

    待许清宵身影彻底消失后。

    又是一刻钟,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女帝面前。

    是无尘道人。

    太上圣宗的宗主。

    “见过陛下。”

    无尘道人缓缓走来,步伐轻盈,望着女帝尊称一声。

    “无尘宗主多礼了。”

    女帝出声,只是脸上难以挤出笑容。

    “陛下,所有事情已经准备好了。”

    “只要大魏文宫脱离,太上仙宗弟子,将会援助大魏,加入锦衣天卫之中,稳固国运。”

    “但还望陛下三思而行。”

    “自太祖皇帝建国之后,不允许仙宗染指皇权,一旦锦衣天卫由我仙门弟子掌控,陛下必须给予各方特权,到时候难免会有冲突。”

    “老道半截身快要入土之人,倒也不觉得什么,可往后的事情,老道说不准啊。”

    无尘道人开口。

    一番话道出女帝的布局。

    是的。

    大魏文宫脱离,女帝还留着一手,她引来仙门势力入驻大魏,将之前没有搞好的锦衣天卫,交给仙门弟子。

    如此一来,即便是发生一些妖魔动乱之事,有仙道势力在,自然而然可以减少许多麻烦。

    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但无尘道人的意思也很明确,开放权限,让仙道势力插手大魏的事情,这也不是好事。

    仙道弟子是什么?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基本上不怎么服从管教的。

    而且一个个心高气傲,认为自己是修仙之人。

    若是给他们权限,负责斩妖除魔,这些修仙之人,初入红尘,很难不被这红尘百态给迷惑住。

    权力,美色,财富,地位,这些都是魔障,极其容易让他们失去本心,到时候胡作非为,做事极端。

    毕竟一个人有权利有地位有实力,再加上本身就傲,怎可能不犯错?

    听到无尘道人这番话。

    女帝长长叹了口气。

    她岂会不知道引渡仙道势力的坏处,但她更加知道的是,大魏文宫脱离,若没有新的势力入内,对大魏来说更麻烦。

    他需要一股力量稳住国运,只要国运之鼎不溃散,一切好说。

    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朕做好现在即可,未来的事情,未来再说吧。”

    这是女帝的回答。

    无尘道人没有做出什么回答,只是朝着女帝一拜道。

    “陛下既然已经做好决定,那老道也就不多说了。”

    “只是,还有其他办法,能让大魏文宫留下吗?”

    “一旦大魏文宫脱离,只怕到时候各方势力都会注意到大魏王朝。”

    “尤其是佛门,他们在西洲虎视眈眈不知多少年,早就想来中洲传道了,天下都有他们佛门的影子,唯独中洲没有,乘此机会,佛门只怕不会错过这次千载难逢之机啊。”

    无尘道人又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当大魏文宫脱离之时,可以说大魏将会陷入一个极度混乱的时刻,到时候天下势力都会来大魏王朝分一杯羹。

    毕竟大魏的国运,可不是开玩笑的,铸中州龙鼎有些不切实际,可以铸长生药,还是有可能的。

    至少据他所知,已经有人在暗中窥视了。

    “佛门想要进中洲,还是有些困难的,大魏文宫不会答应的,中洲依旧是大魏文宫的天下。”

    “这一次,大魏文宫脱离,也会留在中洲,开辟出读书人的国度。”

    “他们自然不会允许佛门入侵。”

    “这件事情,短暂时期,不需要去担忧。”

    女帝给予回应。

    而无尘道人也跟着点了点头,随后摇了摇头道。

    “最近当真是多事之秋,魔渊封印蠢蠢欲动,我等也不好直接得罪朱圣一脉,而且魔渊封印之事,也是一场功德。”

    “儒道当真是香饽饽啊,天下人求着他们做事,他们不但不需要付出任何损失,还可以得到诸多好处。”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啊。”

    “陛下,老道先走了,若有要事,陛下焚香即可,老道随叫随到。”

    无尘道人的性子比较淡然,他虽然是太上仙宗的宗主,可实际上他已经到了上善若水的境界,不在乎名利,也不在乎所谓的长生不长生了。

    没有什么特别追求,非要说的话,就希望天下太平就好,不要添什么无辜杀孽。

    “道长慢走。”

    女帝喊了一声,而后者的身影,也逐渐消散。

    而此时。

    大魏文宫中。

    一处小世界当中。

    这是小圣境。

    是大魏文宫的小世界,与外界隔离,唯独天地大儒才可入内。

    数百道虚影出现在小世界当中,皆然不是真身,而是虚影,每一道虚影,代表的都是一位天地大儒。

    当然这些天地大儒,是天下朱圣一脉的天地大儒,而不是大魏的天地大儒。

    百道虚影悬浮在小世界之中,形成圆弧,中间位置,而曹儒坐在最靠近。

    中心地带是一座祭坛似的东西,只是没有任何人坐上去,也没有任何虚影。

    “诸位。”

    就在此时,曹儒的声音响起。

    “奉半圣之令,大魏文宫脱离之日,于三月十日。”

    淡然的声音响起。

    一时之间,所有虚影微微一颤。

    “当真要脱离了吗?”

    “是半圣的意思吗?”

    “文宫脱离,未曾想到终究是走到了这一步。”

    “脱离好啊,如若脱离,我等自己建造读书人的王朝,成为中洲最大的势力,到时候也无人会阻止我等的宏图大业。”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三个月后便脱离吗?如若这般做的话,只怕大魏百姓会恨死我等啊。”

    一道道声音响起。

    大魏文宫脱离,他们之前就知道了,只是之前说的,不过是一个计划,到底实行还是不实行,是一个未知数。

    而现在给予肯定的回答,这就意味着不容置疑了。

    但有些天地大儒却有些担忧,毕竟朱圣是从大魏成圣的,说到底也是托了大魏百姓的福,如今大魏有难,他们选择脱离,的确招恨啊。

    “诸位。”

    “先不要惊慌。”

    “选择三月十日脱离,也是有目的的。”

    “这三个月来,我等一定要掌控天下议论,发动天下所有读书人,弹劾大魏女帝,包括整个许清宵。”

    “营造出我等在大魏受到各种不公平对待,如此一来的话,也能降低部分影响。”

    “再者,女帝今日如此羞辱我等,这也是事实,张儒之死,蓬儒被斩,许清宵杀降屠城。”

    “这些对我等都有利,尤其是蓬儒被斩,足可以让天下读书人愤怒。”

    “而我等什么都不做,安安心心将手头上的事情做好即可。”

    曹儒开口,他知道众人担忧什么,如今让众人先不要激动。

    他一点一点说出解决办法,降低大魏百姓之憎恨。

    “可即便如此的话,也难以平息百姓之怒啊。”

    有天地大儒皱眉问道。

    然而曹儒摇了摇头给予回答。

    “文宫脱离,无论如何都会引来议论,可这天下的笔纸在我等手中。”

    “老夫已经写好文章,已经痛斥女帝十大罪过,许清宵十大罪过,我等读书人十大悲怒。”

    “再者,区区大魏百姓又算得了什么?”

    “在天下苍生面前,大魏不过是一部分罢了,如若不是大魏占据中洲,有国运之说,大魏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我等也会留下一部分力量,继续影响下一代的读书人,不会立刻撤离。”

    “女帝公开说出我等脱离之事,无非就是想要引起大魏民怨。”

    “可惜的是,她并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筹备许久了,她今日之言,的确让我等难以招架,只是她愚蠢至极。”

    “文宫必然脱离,她的想法老夫知道,无非是希望我们留下一部分。”

    “可是,留下的这一部分,不但不会帮助大魏王朝,反而会制造各种麻烦。”

    “这股力量,会用来针对许清宵,针对大魏朝廷,让他们诸事不顺。”

    “并且,民怨之事,也好解决,一旦文宫脱离,天下势力,将会齐聚大魏。”

    “瓜分国运,各地藩王也会纷纷出手,弹劾女帝,到时候大魏内忧外患,百姓也会民不聊生,那个时候,我等只需要出手相助这些百姓。”

    “来当个和事佬,止战仁厚,相信这些百信也不会对我等产生什么怨言了。”

    “到了那个时候,甚至可以乘机提出要求,让许清宵出来定罪。”

    “如若真是这样,许清宵也注定逃不过此劫了。”

    曹儒侃侃而流,对未来充满着期盼。

    而且将所有事情,全部想好了。

    此言一出。

    众天地大儒都安静下来了。

    只是过了一会,有声音响起了。

    “计划极好,可问题是.......倘若许清宵能成圣,怎么办?”

    有人开口,提出一个设想。

    但此话一说,得到了众人集体反对。

    “不可能。”

    “他许清宵刚刚成为天地大儒,就直接成圣?二十岁的圣人?即便是朱圣也做不到。”

    “二十岁就想踏入圣道?这决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唉,圣道之难,您还不知道吗?这种设想,基本上不存在。”

    “圣道,与才气无关,许清宵的的确确有不世大才,但没有用,他成不了圣的。”

    “是啊,如若没有文宫相助,二十年,他都成不了圣人,哪怕他有再逆天的天赋也没有用,光是天下读书人气运相助,他都办不到。”

    “天下读书人,有九成是我朱圣一脉,他拿什么成圣?”

    “再者,即便他当真有机会成圣,我等以天下读书人之气运,去压制他许清宵。”

    “帮他成圣难,但毁他圣道,太容易了。”

    “许清宵错就错在,于我朱圣一脉为敌。”

    一道道声音响起。

    皆然都不相信许清宵可以成圣。

    而且说的有理有据。

    让后者当下闭嘴沉默了。

    “好了,这种言论就不要说了,许清宵成不了圣的。”

    “接下来就靠诸位了,大魏儒生,这三个月保持安静,由诸位出手,调动天下人言论,针对女帝,针对许清宵,剩下一切,等三个月后。”

    曹儒没有继续围绕许清宵成圣这个话题去说了。

    因为没有必要讨论。

    这是不合理之事。

    此话一说,众天地大儒纷纷点了点头。

    随后身影逐渐消散。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守仁学堂中。

    许多人进进出出,将学堂内的东西,搬到侯府之中。

    而书房内。

    许清宵手握毛笔,在宣纸上,缓缓落下四字。

    --

    --

    --

    转折剧情来了。

    本书还是仙侠,前面都没有怎么铺垫,现在开始各方面铺垫了。

    大纲设定也是主角成圣后,开始切入各大体系,然后牵扯终极大秘密。

    所以昨天就一更。

    今天应当两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