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九十八章:女帝吃醋,许清宵晋五品,大魏一品归来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报!”

    “陈国出现妖魔动乱,请陛下尽快定夺。”

    随着一道声音响起,语气之中满是焦急。

    养心殿内。

    奏折呈现而上。

    女帝未睡,今日是迎新节,再者国家还有许多事情等着自己处理,自然没有时间来处理。

    随着赵婉儿将奏折呈现而来。

    女帝扫了一眼,眉目不由微微一皱。。

    许清宵屠杀十二城,每一城何止百万异族百姓?尸骨堆积如山,用大火燃烧七天七夜都烧不完,整个陈国上下都朦胧一片灰,那是尸骨。

    血气味冲天,到现在都没有消散。

    记住m.42zw.

    这样的情景,自然吸引无数妖魔聚集啊。

    人之血精,对妖魔来说,简直是大补品,自然而然,引来不少妖魔作祟。

    正常的妖兽,大魏军还是可以镇压住的,可架不住一些大妖,这些大妖也极其聪明,并没有直接与大魏军硬刚,而是将这些来不及处理掉的尸体,以及冲天的血腥吸收。

    纳入体内,晋升境界。

    刚开始还好,最起码有大魏军镇压,可越到后面,越来越多的妖魔出现了,他们没有攻击大魏军,知道不能招惹大魏军。

    可他们这般吸收血气,也不是一件好事,再者广阳侯的奏折之中,明确写了,有些妖魔蛊惑人心,引发新的厮杀。

    虽然他已经制止了,可妖魔的数量越来越多,他们担心会出大乱。

    所以第一时间上奏。

    发生这种事情,正常处理方式很简单,直接派一位天地大儒,外加上十位大儒,以及仙道强者过去,镇守个小半年,就能化解这场浩劫。

    可问题是,眼下这个节骨眼发生这种事情。

    却有些不一样了。

    陈国千万百姓被屠杀,尸骨如山,血气冲天,引来妖魔觊觎,这没有什么大问题,相反合情合理。

    可不合理的地方就是,这些妖魔难道就不怕死吗?

    发生这种事情,有些妖魔胆子大,这个可以理解,但这么多妖魔聚集,肯定是有猫腻的。

    尤其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敢如此兴风作浪,很明显朱圣一脉又在作妖了。

    “他们想要支开非朱圣一脉的大儒?”

    一瞬间。

    女帝便知道朱圣一脉想要做什么了,把不属于朱圣一脉的大儒,全部支开。

    毕竟陈国发生这种事情,大魏王朝不可能派朱圣一脉去镇压的,刚刚打压朱圣一脉,让他们去?他们甘心去?

    真去了,也不过是出工不出力,所以权衡之下,自己一定会派非朱圣一脉的大儒前去镇压妖魔。

    这手段不算高明,一眼就看得出来。

    不过从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朱圣一脉是彻底要撕破脸皮了。

    稍稍沉默一番。

    女帝开口了。

    “传令,请太上仙宗与太苍符宗援助陈国,镇压邪祟妖魔。”

    “再将此事告知平乱侯。”

    女帝下达命令道。

    想支开大魏文宫其他大儒?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女帝不可能让他们如意。

    所以请仙道势力来帮忙,反正不久的将来,仙道势力也会进来大魏,现在让他们出手,也算是让他们提前熟悉。

    对于朱圣一脉的手段,女帝并没有生气,两者本身就已经决裂了,只要不是对大魏做什么即可,不帮忙也就不帮忙了。

    而与此同时。

    大魏京都。

    桃花庵内。

    迎新节的到来,桃花庵也显得无比热闹,不少才子都聚集桃花庵,甚至也有一些佳人也会到桃花庵看一看。

    毕竟这种地方也是高雅人士聚会之地。

    而此时,许清宵不知不觉来到桃花庵。

    下意识,许清宵是想去找洛白衣的,今日是迎新节,与洛白衣打个招呼也挺好的。

    走进桃花庵内。

    门口的一些侍女们,纷纷激动起来了,她们之前就听说许清宵在西街与民同乐,所以猜测许清宵会不会来桃花庵。

    没想到的是,许清宵当真来了。

    柳姑娘似乎早就等候了许久,立刻走来,带着许清宵进入桃花庵内。

    许清宵的来意也很直接,他只认识洛白衣,自然直接去找洛白衣了。

    不多时。

    许清宵上了阁楼。

    不等许清宵敲门,洛白衣已经将门打开。

    不过洛白衣的闺房中,已经将白色的纱布,全部改成了青山黛,看起来十分养眼,而且也显得十分高雅。

    “白衣见过许侯爷。”

    再见许清宵,洛白衣脸上莫名多了许多笑意,她面容极美,身段也是玲珑有致,今日穿着虽依旧是白衣,可点缀了几件配饰,搭配了一番,有别样的美感。

    “白衣姑娘,迎新如意。”

    许清宵面带微笑,走进了房中,道了一声如意。

    “许侯爷如意。”

    “侯爷,快入内。”

    白衣姑娘微微一笑,邀请许清宵入内。

    很快,许清宵走入当中,桌上已经备好了一些佳肴,倒是让许清宵有些好奇。

    “白衣姑娘还有其他朋友吗?”

    许清宵平静问道。

    只是此话一说,洛白衣连忙摇了摇头道:“侯爷莫要误会,这些东西是提前备好的。”

    “掌柜的每日都让人备好佳肴,说以防侯爷若是来了,还要等待后厨,怕耽误您时间。”

    洛白衣解释道。

    她莫名有些担心,许清宵会有其他误会。

    实际上,作为桃花庵的清倌人,洛白衣的确属于那种非常独特之人。

    她自出名之后,也没有接待过几个客人,即便是接待了,也是人在内房,客人坐在饭桌上,随便闲谈几句,差不多就到此为止。

    甚至很少出面迎接客人,只因生性有些淡漠。

    可面对许清宵不同,自从与许清宵见过几次以后,往后的日子,每当听到有关于许清宵的事情,她都会认真去聆听。

    尤其是今日,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若不是她帮不上任何忙,只怕已经赶过去了。

    而对于许清宵封侯,洛白衣内心也是极为高兴,替许清宵感到高兴。

    “哦,莫急,许某只是随口一问。”

    “白衣姑娘,也莫要侯爷侯爷了,如往常一般,喊我公子即可。”

    “叫侯爷,未免显得生疏。”

    许清宵落座下来,微微笑道。

    侯爷这种称呼,不熟的人喊上一两句,许清宵到不觉得什么,熟的人,就不必如此了。

    “恩,许公子,您坐,奴家给您斟酒。”

    洛白衣开口,随后亲自为许清宵斟酒。

    如若是其他人,洛白衣或许还是会喊上一句侯爷,尊卑分明,可面对许清宵,不知为何洛白衣反而愿意亲近一二。

    “好。”

    许清宵酒量完全没有问题,西街当中喝了不少,但并没有太大的醉意,走了一会路后,更是清醒了不少。

    随着杯中酒满,洛白衣拿起自己的酒杯,坐在许清宵身旁位置,缓缓举起道。

    “许公子,白衣恭贺公子今日封侯,成天地大儒。”

    洛白衣不太会说什么恭维的话,只能这么简单,随后微微皱眉,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给喝完。

    而后闭上眼睛,美眉皱的更厉害,似乎不太喜欢喝酒。

    看到这一幕,许清宵微微一笑,将酒饮下后道。

    “白衣姑娘,若是不会饮酒,莫要强求,无妨的。”

    许清宵开口,劝说洛白衣没必要喝。

    “没事,没事,白衣虽不太喜欢喝酒,但还有一些酒量,能陪公子喝几杯。”

    洛白衣如此说道,怕扫了许清宵的兴致,又想给自己倒满一杯。

    “无妨,客气了。”

    看着洛白衣这种略显逞强的样子,许清宵莫名觉得有些可爱,不过他不打算灌醉白衣姑娘,然后企图发生点什么。

    这不是君子所为。

    拿起酒壶,许清宵只给自己倒满了一杯,执意不让后者碰了。

    看到许清宵这般行为,洛白衣心中还是有些感动的,毕竟自己的确不太喜欢喝酒,而且多喝几杯可能就会有些醉醺醺的。

    此时此刻,洛白衣脸上就已经有些绯红,看起来更是霎时可爱漂亮。

    许清宵独饮,他来桃花庵,只是想找个清净之地,也算是偷得半日闲,把所有烦恼先放置一旁,算是清净一下吧。

    文宫脱离,如同一柄剑,悬挂在大魏王朝之上。

    一旦处理不好,那将会是天大的麻烦,即便是自己有再大的本事,也无法力挽狂澜。

    要说心情不沉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许清宵更加明白的是一点不管如何,自己绝对不能放弃。

    一旁的洛白衣,看着许清宵似乎有些什么心事,她没有主动去询问,许清宵是朝廷的人,很多事情都与朝政有关,她一个清倌人,哪里能去问这个。

    所以洛白衣想了想,随后拿起筷子,夹起一点佳肴,喂给许清宵吃。

    看到递过来的佳肴美食,许清宵不由微微惊讶,他看了一眼洛白衣,后者的眼神有些闪避,脸上的绯红更浓了不少。

    一时之间,许清宵却不由一笑,本想说一声不用如此,但怕这样一说,白衣姑娘又觉得自己没有做好。

    所以吃下洛白衣喂入口中的食物。

    看着许清宵吃下,洛白衣心中长长松了口气,同时内心的紧张也少了一半。

    给人喂食,这是十分亲近的动作,她是听一些桃花庵其他清倌人说的,若与喜欢的客人,可以这样,也算是一种拉近关系的方式。

    其实就是一些小情调。

    尤其是独处一室之下。

    过了一会,许清宵吃了一些东西,也喝了一壶酒,洛白衣忽然开口道。

    “许大人,您需要休息一番吗?奴家会一些梳筋活血术,有助于休息。”

    洛白衣忽然开口,询问许清宵要不要梳筋一番。

    “也行。”

    许清宵看着洛白衣,心中也有些好奇,不知道洛白衣是怎么了,怎么今日格外的主动。

    但梳理梳理一番筋脉也不错,反正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放松一番。

    “那......请公子去床榻躺着,奴家去准备一些东西。”

    洛白衣说话有些紧张道。

    “准备些东西?”

    去床上躺着,许清宵能理解,不过准备东西是什么意思啊?

    张如会不至于这么超前吧?把那套教给这些清倌人?

    带着一些好奇,许清宵来到床榻上,说实话许清宵绝对没有任何一点歪心思,只是充满着好奇。

    床榻柔软,而且不小,刚躺下没多久,白衣姑娘便拿着几个瓶瓶罐罐。

    好家伙,还真是这东西啊?

    精油推背?

    离谱。

    很快洛白衣将瓶罐之中的特制香油放在一旁,随后将自己的头发束起,倒在了手中。

    不得不说,束发后的洛白衣,更加漂亮了一些,更显少女之美。

    “许公子,奴家先为你放松头部。”

    洛白衣开口,声音不大,而后小心翼翼地爬上床榻,显得格外紧张,不过很快还是来到许清宵枕前,而后将特制的香油,倒在了手中,紧接着为许清宵揉捏太阳穴。

    手法不算太差,但也不好。

    只是有如此佳人为自己放松筋骨,让人心情莫名愉悦许多。

    不得不说的是,颜值胜过一切。

    闻着淡淡的香味,再加上洛白衣细嫩的手指,在自己头部揉捏,让人莫名放松下来。

    唯独的就是,洛白衣的手十分凉。

    “白衣姑娘,你的手指为何这般凉冷啊。”

    许清宵有些好奇。

    “奴家从小身子差,所以身子比较凉。”

    洛白衣回答道。

    “哦,那下次我给你准备一些补品,你来调理调理身子。”

    “身子太冷,是血液提供不好,要补一补,以后生孩子不太好。”

    许清宵认真科普知识。

    但这话说出后,却让洛白衣脸蛋一红,毕竟这种话题对她来说,尺度还是极大的。

    然而对许清宵来说,这话题倒也没什么。

    不多时,在洛白衣的舒筋放松之下,许清宵的的确确有些睡意了。

    时间,也就一点一点过去。

    到最后。

    许清宵安然入睡,洛白衣也停止了舒筋,只是她的美目,却一直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而后,洛白衣小心翼翼地躺在一旁,侧目而视,静静地看着许清宵。

    心中也莫名浮现一个想法。

    这算不算是同床共枕?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就如此。

    一直过了三个时辰后。

    大魏京都。

    养心殿内。

    一名太监的身影缓缓走来。

    “启奏陛下。”

    “许侯爷在桃花庵留宿,已经差人在庵内等候。”

    太监走来,而后跪在地上,告知女帝此事。

    “留宿?”

    这一刻,殿上的两名女子微微有些惊讶,女帝看起来十分平常,不过赵婉儿眼神之中的惊讶,遮盖不了。

    “回陛下,据说是昨日许侯爷喝了不少酒,去了桃花庵,找白衣姑娘饮酒,两人一夜未出,这事桃花庵内不少人知道了。”

    “我等怕惊扰许侯爷,所以就没有上去打扰了。”

    那太监如此回答道。

    这一刻,女帝不由开口。

    “白衣姑娘,又是谁?”

    此话一说,后者马上回答。

    “回陛下,白衣姑娘乃是桃花庵头牌,据说模样倾国倾城,被誉为京都绝色,而且也是清倌人,干净的很。”

    他如此说道,并不知道这句话带来的影响是什么。

    “京都绝色?”

    当听到这话后,女帝心中莫名有些异样,她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但莫名就是有些不太开心的样子。

    “确定留宿了?”

    女帝继续问了一句,后者点了点头道:“回陛下,留宿了。”

    这一刻,女帝沉默了,赵婉儿却有些忍不住道。

    “没想到许侯爷也是风流人物啊,竟然使得京都绝色这般,不过当真要说的话,这京都绝色,也应当是陛下啊。”

    她开口道,莫名有些吃醋的样子。

    可此话一说,女帝扫了赵婉儿一眼,后者当下有些惶恐道。

    “请陛下恕罪,是奴婢说错话了。”

    赵婉儿立刻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女帝是谁?大魏的皇帝,洛白衣是谁?桃花庵的清倌人,两者的身份,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啊?

    自己拿她们二人对比,实实在在是有些侮辱圣上。

    “行了,让人离开吧,莫要扰了平乱侯的兴致,此事,就不用与平乱侯说了。”

    女帝开口,让后者将人撤走。

    太监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磕个头应了下来。

    但身为女子的赵婉儿,却敏锐发现,这句话莫名好像有点.......不太开心的样子。

    尤其是那句,莫要扰了平乱侯的兴致,国家大事面前,哪里还有什么个人兴致不兴致?

    感觉好像有点.......吃醋。

    不不不,陛下怎可能会吃醋。

    赵婉儿心中立刻否认,而后也不敢继续乱猜,怕惹来什么是非麻烦。

    不多时,太监离开了。

    女帝看向赵婉儿道。

    “你去下道密诏,让人控制流言蜚语,堂堂一国侯爷,若是被传出与一名清倌人待在一起,终究有些影响。”

    “朱圣一脉也盯着许侯爷,这种事情虽然不会有什么影响,但终究还是有些麻烦,眼下是多事之秋,不要惹来无故是非。”

    女帝语气平静道,让赵婉儿去处理此事。

    此话一说,赵婉儿立刻点头道:“奴婢遵旨。”

    说完这话,赵婉儿缓缓走出殿外。

    当下,殿内空无一人。

    终于,女帝没有在维持这般平静高冷的表情了,而是皱紧了眉头。

    “京都绝色?留宿?”

    “刚成为侯爷就如此放松嘛。”

    “果然,男人都是花心。”

    女帝皱着眉头,心中莫名有些不悦,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开心,但不开心就是不开心。

    只是最让她不开心的是,自己还没有什么权限去管许清宵,毕竟男欢女爱这是人之常情,对方身份有些问题,可问题也不大。

    就是很不开心,甚至比昨日听说陈国出现了妖魔之乱还要不开心很多。

    申时。

    许清宵醒来了。

    床榻上只有自己一人,扫了一眼床榻,比较干净整洁,看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莫名有点小失望呀。

    而此时,白衣姑娘正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

    见许清宵醒来后,白衣姑娘当下开口。

    “许公子,这是为您准备的醒酒汤,您现在喝吗?”

    洛白衣询问道。

    “现在是什么时辰?”

    许清宵开口问道。

    “已经到了申时两刻了。”

    白衣姑娘看了一眼天色,随后回答道。

    “申时两刻?”

    许清宵微微皱眉,而后起身,将醒酒汤一口饮下。

    “白衣姑娘,昨日劳烦了。”

    “许某还有些事,先行告退,过些日子,再来找你叙旧。”

    许清宵出声。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这种感觉让许清宵很放松,忘却了很多烦恼。

    只是这种时间还是短暂的,眼下也偷完了半日浮生,接下来就应当处理各种事情了。

    “许公子慢走。”

    “白衣等您。”

    洛白衣知道许清宵公务繁忙,并没有多留,而是极其乖巧地回应了一声,随后目送许清宵离开。

    腾腾腾。

    一路走了下去,很快便见到柳姑娘,对于许清宵留宿桃花庵的事情,整个桃花庵都知道了。

    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不是她们有资格好奇的,再加上也有人传了话,不得提起此事。

    所以柳姑娘没有说什么,而是带着许清宵离开桃花庵。

    “柳姑娘,告知我兄长一番,给白衣姑娘赎身,还她自由。”

    许清宵淡然开口,只是一句话,便让后者明白了什么。

    “奴家知晓了,请侯爷放心,往后白衣姑娘就是自由身了。”

    柳姑娘回答的很快,而目光中,显得十分羡慕。

    至于许清宵说的话,她自然不会有任何质疑,先不说许清宵是张如会的结拜兄弟,即便不是,堂堂大魏平乱侯说的话,也是有分量的。

    很快。

    许清宵走出了桃花庵,他步伐不慢,朝着平乱侯府走去。

    不多时,许清宵来到了侯府内。

    侯府外有十二名京兵,都是七品武者,要知道给许清宵守府,八门京兵为这事差点打起来了,基本上大部分京兵都愿意来给许清宵守门。

    最后在各种抽签以及比武之下,选出十二个精锐前来。

    再见到许清宵后,这十二名京兵一个个激动不已道。

    “我等见过侯爷。”

    许清宵点了点头,便朝着里面走去,显得有些神色匆匆。

    入侯府。

    杨虎几人正在训话,一看到许清宵来了,立刻屁颠屁颠跑来道。

    “侯爷,您回来了。”

    杨虎一脸笑容走来,他现在也算得上是八面威风了。

    只是许清宵没有搭理杨虎,直奔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看许清宵这般焦急,杨虎也识趣,没有跟过去,而是看着许清宵的背影喃喃自语道。

    “不愧是大魏侯爷啊。”

    下一刻。

    许清宵来到了自己的住处。

    侯府极大,而许清宵有自己的私人宅院,走进房内。

    许清宵特意命人打造了一件悟道阁,里面十分安静,除了摆放着一些小东西,和两个蒲团,其余就什么都没有。

    “丹神前辈,丹炼好了吗?”

    进入悟道阁内,许清宵直接开口。

    六品破境丹,之前就炼制好了,五品破境丹,算时间也差不多好了。

    “已经炼好了。”

    这一刻,藏在许清宵衣袖之中的丹神古经飞出,很快四枚丹药出现。

    六品破境丹。

    五品破境丹。

    以及六品与五品的筑基丹。

    丹药悬浮在空中,许清宵直接拿着六品破境丹,当场吞服。

    如今儒道已经四品了。

    而武道才七品,虽然一直在大魏京都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可武道是时候提升一番了。

    七品武道是血元境。

    六品武道则是脱胎境,脱胎换骨,人体蜕变,引来一些异象。

    五品是神通境,武道神通,到了这个境界,体内就不是真气了,而是武道真气,可以形成龙虎虚影,一拳可将一座酒楼轰碎。

    四品是王者境,武道王者,实力很强,就好比攻城之战,倘若在敌军不防守,以及不派他们的四品武者干扰之下。

    一座四五十米的城门,只需要小半个时辰,就可以轰爆。

    而到了三品,又是一个惊天变化。

    武道,仙道,佛道,妖道,儒道。

    所有体系十品至七品,都是一个阶段,到了七品就属于分水岭。

    六品至四品又是一个阶段,而三品至一品,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分水岭。

    许清宵今日打算直接突破到五品,然后镇压体内的异术魔种。

    紧接着想尽办法,搜集到四品破境丹以及三品破境丹的材料,一旦自己踏入三品儒道,武道境界也是三品,基本上可以在这个世界横着走了。

    不敢说天下无敌,可最起码一尊半圣,外加上武道三品大宗师之境。

    有几个人敢招惹自己?

    妖魔根本就不敢,而想要杀一位三品大宗师,得一位二品武皇,一品就不可能了,谁要是敢派出一品武者,那面临的就是一品大战了。

    而整个天下,武道二品也没多少,而且一个个都是各方势力的大人物,吃饱没事干杀自己做什么?

    自己目前唯一的敌人,就是朱圣一脉,又不是与天下为敌。

    当然,以上所有的猜想,都建立于自己还并不清楚,半圣到底有多强。

    轰!

    此时,当许清宵吞服六品破境丹后,体内顿时如同雷霆炸开。

    每一颗细胞,都仿佛在蜕变一般,恐怖的血气,弥漫整个密室当中。

    筋骨体魄,五脏六腑,在这一刻全部蜕变。

    整个过程极其痛苦,因为是脱胎境,就是蜕变之意,五脏六腑重新生长,筋骨重塑,这种过程令人绝望。

    但许清宵将筑基丹一并吞服下后,得到了巨大的缓解。

    只是依旧令人感到不适。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足足三天三夜后。

    轰!

    伴随着整个平乱侯震动一番,许清宵也正式踏入了武道六品。

    但没有任何迟疑。

    许清宵直接将五品破境丹给吞下了,包括筑基丹。

    随着五品破境丹吞下。

    这一刻,许清宵的肉身,绽放出金色光芒,这是大日圣体,每一缕金色光芒,都是血气的蜕变。

    丹田当中的真气,也在蜕变。

    许清宵整个人的气势,也在节节攀升,如若说之前七品时的气势,如同老虎一般,而现在许清宵就如同一头蛮荒凶虎。

    一口气突破两大境界,从七品直接蜕变到五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五品武者,光是这个境界,在大魏当中至少也是个大统领,八门京兵之中大统领。

    四品武者,有资格封侯,但前提是得为大魏立下功劳,无需太大的功劳,只要明面上过得去,熬一熬资历,再由国公列侯举荐,便可册封为侯。

    只是这种册封的侯,是因为实力原因,不可能世袭,像许清宵这种,身份自然更高一些。

    转眼之间。

    七日时间过去。

    从六品抵达五品,许清宵花费了七日时间。

    实际上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主要是筑基丹的原因,许清宵不是简简单单的突破,而是完美突破。

    他每一个境界,从十品开始,都是最完美的状态。

    一切归功于筑基丹。

    境界提升,或多或少都会有瑕疵,而这些瑕疵,短时间没有任何影响,可越到后面这些瑕疵就越会被无限放大,尤其是晋级三品的时候。

    如若前面的瑕疵太多了,你这一辈子都无法突破到三品。

    甚至说,你没有什么瑕疵,这辈子也不见得能突破到三品,更何况瑕疵那么多?

    类似于大魏皇亲国戚,拿怀平郡王那种来比较,从小就是沐浴兽血,吃药膳,饮灵泉,每一个细节都做的极好。

    而许清宵这种,哪里可能有这么好的待遇。

    所以这七日的时间,许清宵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完善武道细节,不至于以后遇到什么问题。

    而与此同时。

    武昌二年,正月十日。

    熙熙攘攘的大魏京都内,出现了一道身影。

    是一名老者。

    穿着一件粗麻,满头白发,显得有些风尘仆仆。

    老者流连市井之中,这个老人来了七八天了,流窜在各个市井,住着最便宜的酒楼,听着不要钱的戏,吃喝都是一些十分便宜的东西。

    对于突然出现的老人,也没几个人关注,毕竟大魏京都每天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

    而此时,唱戏结束,不少看客们也纷纷回去吃饭。

    一路上,百姓们也各自议论着今日的戏曲。

    “梨香园今日排的册封平乱真好看啊,啧啧,许侯爷当真是威风啊。”

    “是啊,是啊,不过听我一个朋友说,当时的情况,比这个戏还要精彩万倍,许侯爷削百万读书人儒位,想想看这得有多威风啊。”

    “是啊,直接斩一位天地大儒的脑袋,古今往来,也就是许侯爷敢这般行事。”

    人们津津乐道今日的戏剧。

    自册封大典结束后,民间有戏园子突发奇想,把许清宵的事迹编排成戏剧。

    一开始上演的是大闹刑部和怒斩郡王。

    本来以为应当会挺不错,可没想到的是,简直是爆了,各地戏园子天天人满为患,什么戏都不看了,就非要看这个戏。

    后来京都上下所有戏园子,请来了不少文人墨客,甚至请来守仁学堂的学生,亲自编排戏剧内容。

    把一些比较尖锐的政治矛盾取出,保留核心的情况下,每一场戏剧,都是大获成功。

    现在京都上下,那个戏园子不眼红?争先恐后地编排,然后开始上戏。

    以致于其他郡府戏园子,有模有样的拿去学了。

    所以戏班生意比以往火爆了何止十倍,戏园子老板赚的盆满钵满,当然有一部分大头,还是要交给守仁学堂,毕竟这戏牵扯到了许清宵。

    而守仁学堂拿到银子以后,也补贴到了大魏文报当中,让百姓更廉价的购买文报。

    既赢得了好名声,又让大魏文报卖的更多了些。

    而此时。

    人群当中,粗麻衣老者,再听到百姓们的各种赞赏之后,眼神之中不由充满着好奇之色。

    他回京十日,在民间游玩的这段时间,几乎时时刻刻都能听到许清宵这个名字。

    这十天,他也总算知道许清宵是谁,做过什么事情了。

    可越是知道,他越对这个许清宵充满着好奇。

    想到这里,老者不由笑了笑,随后消失在了人影之中。

    是的。

    是直接消失。

    有人看到了,揉了揉眼睛,但却没有声张,下意识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而此时。

    大魏皇宫内。

    养心殿中。

    一封密函也出现在女帝手中了。

    过了一会,女帝不由露出一抹笑容。

    大魏一品回来了。

    是的,一品武者回来了。

    密函内容很简单,这位一品武者已经回到了大魏,只是想看一看大魏江山如何了,所以暂时不打算见面,等过些日子会来见自己。

    这一次是提前回来,可以为大魏做些事情。

    内容十分简单,可简单的内容,却代表着一个讯息,大魏这一次有帮手了。

    整个大魏王朝,一共有两位一品。

    轮流镇压魔域,基本上时间都十分紧迫,到了时间回来,立刻回去养伤,祛除体内的魔性,另一位可能还没有彻底祛除干净,就要前往魔域镇压。

    所以看似大魏有两位一品武者,可实际上在没有到真正的绝境之时,这两位一品武者根本不能插手任何事情。

    但这一次,随着常年镇压,魔域已经安定下来了,这两位一品武者总算是可以腾出点时间,帮大魏解决一些麻烦。

    一位一品武者代表着什么?

    绝大部分人不知道,可女帝知道。

    一品,代表着至高。

    是真正无敌的存在。

    他们一旦出手,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倘若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品武者,只需要一个时辰,可以将大魏附属国来来回回洗刷一遍。

    打到异族国全军覆没,而一品武者都不会伤一根头发。

    这就是一品的恐怖。

    如今一品归来,对大魏来说,是一件大好事,真正的大喜事。

    可以解决太多太多的麻烦了。

    就譬如说,陈国现在的妖魔之乱,现在也已经不是问题了。

    这十日来,太上仙宗与太苍符宗派人去了,外加上三位大儒,可效果并不明显。

    聚集在陈国的妖魔越来越多,而且一个个都十分阴险,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而且现在不仅仅影响到了陈国,周围数十个国家都被影响到了。

    如若派一位天地大儒过去,或许一个月内可以平定。

    但因为有朱圣一脉的原因,所以大魏不能派天地大儒前去。

    所以这件事情,至少需要三四个月才能解决。

    用三四个月的时间来解决,必然会遭到各方质疑,以及天下读书人的指责。

    毕竟城是许清宵屠的,惹来这么大的麻烦,花费三四个月的时间才镇压,自己这个皇帝,怎可能不被弹劾?

    现在,大魏一品回来了。

    那么,这件事情,很快就有个了结了。

    只是让女帝好奇的是,这位一品,在哪里游玩?

    与此同时。

    平乱侯府。

    许清宵已经五品圆满了。

    他深吸一口气,如鲸吸一般,滚滚精气没入体内。

    而后抖动一下身躯,一股恐怖的力量扩散而出,墙壁上到处都是裂痕。

    握紧拳头,化作一团炽烈太阳一般,金芒刺目,更是凝聚出一头金乌虚影。

    这就是五品的强大。

    许清宵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错觉,他感觉现在的自己,可以飞天遁地,无所不能。

    但这只是错觉。

    一口气提升太大的错觉。

    不过这七天来,许清宵也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自己虽然的的确确在提升武道境界。

    可自己压根没什么武道战斗经验,也没认真学过点武道神通,唯一学的,还是金乌搏龙术。

    这不行。

    空有完美的武道实力,却没有相辅相成的武道经验。

    同境情况下,自己完全就是个沙包,被人各种锤的那种。

    “只可惜,没有一位前辈指点我。”

    “原本朝歌破邪两位兄长可以指点我一二,但他们现在已经沉睡,要我踏入圣境,他们才能恢复。”

    “要是有一位武道强者,能指点我一二,那该多好啊?”

    许清宵心中感慨,不过这想想就好,大魏京都内,能教自己的人,说实话真没几个。

    几位国公有资格教自己,但现在大魏正逢多事之秋,不可能耽误各国公的。

    所以想想就好。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侯爷,顾大人请您去一趟吏部,说是有要事。”

    随着声音响起。

    许清宵稍稍思索一番,很快便猜到是什么事了。

    应当是粮产结果出来了。

    想到这里。

    许清宵也没有啰嗦,直接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待走出侯府,许清宵直奔户部。

    然而,就在此时,当许清宵离开之时,突兀之间,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出现了。

    体内的魔种,在害怕。

    是的。

    自己体内异术魔种,莫名恐惧起来了。

    刹那间。

    许清宵止步。

    而目光,瞬间落在了一名麻衣老者身上。

    ----

    ----

    刚才被屏蔽了。

    现在修改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