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章:百万妖魔,正气歌显,惊动圣器,来自一品的震惊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陈国。

    自一个多月前,许清宵下令屠城后。

    整个陈国已经是血气冲天。

    可怕的血气,弥漫在整个陈国上空,接近一万万百姓被诛,包括还有许多武者将士死在了这里。

    怨念,恨意,不甘,等等负面情绪彻底爆发,而这些东西都是妖魔极其在乎的东西。

    正常来说,发生这种事情,有大魏文宫在,倒也不担心,随便派一两位天地大儒就能镇压这种祸乱。

    只是,大魏朝廷与文宫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两者都决裂了,自然引来不少妖魔出现。。

    如今。

    陈国周围,到处都是妖魔,一眼看去,密密麻麻,这些妖魔又分许多种类,品级低的妖魔,直接吞噬尸体精血。

    品级高的妖魔,吸收怨气,甚至一些邪修都来了,他们将万民怨魂祭炼法器,可以说这是一场狂欢。

    首发

    不过一开始,这些妖魔并没有如此肆无忌惮,而是偷偷摸摸,被大魏军发现之后,老老实实跑,根本不敢撄锋。

    主要还是怕大魏派天地大儒过来。

    可后面逐渐发现不对劲了,大魏军虽然一直在追杀他们,可天地大儒一直没有出现,逐渐的这些妖魔胆子就肥了起来。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这些怨魂在他们眼中,胜过一切,吞噬一道怨魂就能节省数日的苦修,这要是能将如此之多的怨魂吞噬炼化,晋升一个品级都不难啊。

    如此一来,这些妖魔怎能不激动?又如何不狂喜?贪念一上来,自然而然越来越多的妖魔聚集,也越来越大胆了。

    不过,最主要的还是领头妖魔,他们似乎收到了什么信息,十分激进,吞噬着这些怨魂。

    而且他们已经不满足吞噬死去之人的怨魂了,而是将目光放在了活人身上。

    这些妖魔开始埋伏陈国七十二府城的通道,将活人掠走,折磨致死,形成怨魂,然后吞并。

    以致于,陈国上下所有百姓都不敢再出去了。

    再后来这帮妖魔已经开始将手伸到周围几个国家了,以致于民不聊生,陈国一带,百姓人心惶惶,大魏军也是头疼的很。

    只能杀一些没用的妖兽,真正的大妖魔,他们杀不了,对方也聪明,躲在后面折腾,绝对不主动出面。

    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陈国附近几个国家,包括陈国百姓都在大骂许清宵和大魏,骂大魏很简单,我们陈国投降了,现在遇到这种事情,结果大魏不出手帮忙?

    又要让我们交税,又要让我们割地赔款,我们都照做了,可最起码你得保护我们的安全吧?连这个都做不到,也就是欺负欺负平民百姓。

    骂许清宵也很简单,制造这么多杀孽,导致民不聊生,你许清宵成为了天地大儒,怎么不出来帮帮忙?

    百姓们骂的还是很有道理,也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大魏收复了陈国,让他们割地赔款,又让他们为大魏打工,吸他们的血,现在连最起码的人身安全都保障不了。

    不骂许清宵骂谁?尤其是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情,还不是因为许清宵的屠城令?

    当然这些骂,也只是在背后骂,正儿八经,当面还是没有人敢辱骂许清宵的,先不说许清宵现在是大魏新侯爷了。

    再说许清宵也是天地大儒,谁敢当面辱骂许清宵,谁的脑袋明天就可以落地了。

    当然,各地读书人不一样,各地读书人都骂的很凶,将陈国之乱的罪名,全部按在了许清宵身上。

    他们一如往常的忽略了,大魏文宫不出手,而是去指责许清宵。

    陈国妖魔之乱,的确是一件很棘手的事情,哪怕是驻军的大魏军也觉得十分棘手。

    十日前,大魏王朝找太上仙宗和太苍符宗援助,两大仙门弟子赶来之后,的的确确有所压制,可问题是,太上仙宗和太苍符宗也明显低估了这帮妖魔。

    数量太多是一个问题,更主要的是,这帮妖魔似乎铁了心要搞事,仿佛笃定大魏文宫不会派人来一样。

    所以太上仙宗和太苍符宗也在立刻调整,多派一些高手过来,尽可能的解决这场争纷。

    只是这一来一往花费的时间,这些妖魔数量越来越多,怨气吸收的也越来越多,要是再拖一段时间,人家妖魔已经吃饱喝足回家了。

    回过头,这帮妖魔大魏又得头疼。

    此时。

    陈国第三城。

    数以十万的妖魔聚集,他们距离第三城三百多里,恐怖的怨气,还有滔天血气,化作一条长河,没入了这群妖魔体内。

    这一幕很可怕,但这一幕放在陈国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前段时间才真正恐怖。

    而第十城外。

    数千道光芒闪烁,太上仙宗的弟子,驾驭飞剑,朝着这帮妖魔杀去。

    剑气纵横,亦或者组剑阵,各种光芒四射,将一头头妖兽绞杀,大量的妖魔逃跑,而且十分有规划的逃离。

    如若有太上仙宗的弟子,组成强大的剑阵,想要横推时,一股恐怖的力量便会袭来,破坏剑阵,将其打伤,但不会造成什么特别大的伤亡。

    这帮妖魔明显是有问题的。

    他们没有厮杀,甚至会手下留情,因为他们不愿意得罪这些仙宗势力,最起码现在不想要撕破脸。

    而他们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想要吞噬这些怨魂。

    以致于屡屡结阵的仙宗弟子们,实实在在有些无奈,杀又杀不了,不杀又只能看着人家吸收怨气。

    而太苍符宗的弟子,清一色黑袍,一张张符纸杀出,化作一道道炽烈光芒,可都被真正的大妖给阻挡下来了。

    城上。

    广阳侯等人看到这一幕,脸色并不是特别好看。

    “这帮妖魔,当真是算死了我文宫大儒不会出手,要说这当中没有什么猫腻,老子死也不信。”

    广阳侯攥紧拳头,他也被这帮妖魔给恶心到了,同时更气的是大魏文宫所作所为。

    “天下读书人都在骂守仁,说此事乃是许守仁一手造成,这股舆论之力,比刀剑还要锋利啊,可无一人去说大魏文宫不作为。”

    “这帮读书人,也的确是该死,一个个心都黑了,要是守仁可以成圣那该多好,我第一时间把这些读书人全部扣押,往死里打。”

    临阳侯也忍不住开口,他脾气很好,但看到这个样子,他也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这段时间来,自从妖魔出现在陈国,他们就一直等待着大魏的援助。

    普通将士可以击杀普通妖魔,但强大的妖魔必须要让儒家出手,或者是仙门佛门来,当然若是派来二品武者也行,否则的话,光靠他们四品武者。

    无法瞬间扭转战局,毕竟常规作战,他们不怕,但这帮妖魔也不是攻城,而是吞噬这些血肉精气,以及怨魂。

    这样一来,就让他们显得十分被动了。

    本来如若请来两位天地大儒,浩然正气镇压之下,一位天地大儒,可镇杀十万妖魔,再配上十名大儒,完全可以一波一波的清理干净。

    别说百万妖魔了,五百万妖魔,两位天地大儒外加上十位大儒,以及太上仙宗和太苍符宗,还有大魏军的互相帮助下,也能在一个月内彻底清理干净。

    可现在呢?妖魔数量越来越多,大儒就来了两位,这两位大儒还是跟挤牙缝挤出来的,不能说没作用,而是无法对妖魔造成真正的影响。

    他们的想法不是杀光这些妖魔,而是让这些妖魔滚回去即可。

    想要一口气杀光有些困难,让他们滚回去还是比较容易的。

    现在又不是正魔大战,只需要压制住就好。

    可惜的是,人家大魏文宫就是不派天地大儒出来,朝廷也密函了其余一些天地大儒,在其他国家的。

    人家也不是不接受,而是纷纷以要事在身,反正明里暗里的意思很简单,来不了,别找我们了。

    所以驻军陈国的这几位侯爷一个个对读书人更厌恶了。

    “现在陈国百姓恨死了守仁,周围几个国家的百姓,也恨死了守仁,大魏附属国本身就对守仁不满。”

    “这件事情要是处理不好的话,影响很大,再加上这帮读书人的嘴,歪的都能说正来,他们图谋的事情,只怕是针对守仁来的啊。”

    临阳侯出声,皱着眉头,如此说道。

    “图谋什么?”

    广阳侯皱眉,望着临阳侯道。

    “守仁要成圣,需要借助天下读书人之力。”

    “只是天下读书人对他本身就颇有意见,在大魏文宫的挑拨下,只怕对守仁意见极大,所以守仁若是成圣,无法从读书人身上得到加持。”

    “想要打破这个局面,就必须要借助天下人的力量,毕竟民意胜过一切,大魏王朝的百姓,对守仁自然是百般信任,可天下人呢?”

    “不过,即便是大魏文宫不这样做,守仁也无法借助天下人之力,可他们还是担心出现意外,不给守仁任何一点希望,这就是大魏文宫要做的事情。”

    临阳侯如此说道,这一番话让广阳侯不禁皱眉了。

    “这帮该死的读书人。”

    “娘的。”

    临阳侯攥紧拳头,他的确来火了,可问题是这样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骂有用的话,读书人死不死他不知道,反正自己肯定死定了,毕竟骂不过读书人。

    也就在此时。

    妖魔已经退散五百里外。

    太上仙宗与太苍符宗的弟子回来了。

    唰。

    数十道身影出现在城上,这十人乃是两大仙宗的佼佼者,大部分都是中年人,也有三四个年轻人。

    “广阳侯,大魏文宫难道就真的铁了心,不派人来吗?”

    此时,太上仙宗,一名中年男子开口,这是太上仙宗的长老,孙鑫,地位不低,仙道四品。

    他方才诛杀妖魔不少,可都是一些小妖,遇到真正的大妖,不是打不过,而是人家一直跑,时不时偷袭,他又不敢追击太深,担心弟子们的安危。

    这段时间来,他一直处于这个状态,心里窝了一团火,不仅仅是他,整个太上仙宗都窝着一团火。

    以前也发生过类似之事,但从来没有这么窝火过。

    最起码以往来两个儒道强者,负责镇压妖魔,他们只需要保着儒道强者杀就好。

    现在硬着头皮杀,人家又不蠢。

    浩然正气,先天压制妖魔,就好比方才,倘若他们有两位大儒跟了过去,大儒运转浩然正气,可以先天压制这些妖魔,削其能力,甚至一些弱一点的妖魔,直接当场自爆。

    强一些的妖魔,也会被大幅度削弱实力,他们才好上手,可现在没有大儒,针对这些妖魔,实在是有心无力。

    除非是请来一些法器,或者是真正的大人物登场。

    如此憋屈,也让孙鑫忍不住抱怨一句。

    听到孙鑫的抱怨,广阳侯也有些不太爽了,如果有那么好杀,轮的着叫你们?

    广阳侯不说话。

    然而临阳侯却开口了。

    “朝廷已经在处理了,等几日吧,仙宗内有什么消息吗?”

    临阳侯询问道,语气还算是平和。

    但孙鑫有些没好气了。

    “还等?再等这帮妖魔就已经吃饱回去了。”

    “大魏文宫不出面,难不成就没有大儒了吗?”

    “许清宵不是天地大儒吗?此事无论如何也跟他有极大的关系,他现在已经成为天地大儒,按理说应当过来吧?”

    孙鑫如此说道,他这话说完,其余人也点了点头,认为孙鑫没有说错。

    可这话一说,广阳侯不由皱眉了。

    “平乱侯如今在朝廷处理许多大事,怎可能抽空来这里,陈国之乱,说到底不过是我等没有准备好罢了。”

    “如若这也让我大魏平乱侯亲自过来,岂不是助长这些妖魔的气焰?”

    广阳侯有些不乐意了,主要是孙鑫这话说的,许清宵又不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天地大儒,这可是大魏的新圣啊。

    他要是过来了,广阳侯反而担心,怕有人对许清宵不轨。

    可广阳侯话里话外的意思,让这帮仙宗强者不爽了。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大魏侯爷就一个个是人上人,我等帮忙的,反而就是累赘?”

    孙鑫态度瞬间冰冷下来了。

    仙道弟子,倒也不是不近人情,主要是他们修行为的就是,逍遥自在,哪里受的了这样?

    “那是你自己觉得。”

    广阳侯懒得搭理他,眼下陈国妖魔之乱还没有解决,在这里扯东扯西,他也很不爽,能请大儒来,会指望这帮人吗?真是搞笑。

    “好了,好了,诸位就莫要争吵了。”

    “我等都是为了解决妖魔之乱,出发点都是好的,没必要如此。”

    “这样,我亲自写一封奏折,让陛下想尽办法,请来一些援手,孙道长也修书一封,让贵宗再派些人来。”

    “莫要争吵了。”

    眼看着局势有些问题,临阳侯顿时开口,打个圆场。

    此话一说,孙鑫冷哼一声,但也没有继续说什么了,而是带着众人离开。

    他们驾驭飞剑,从城上下去。

    待孙鑫离开后,广阳侯不由出声了。

    “也不知道陛下怎么想的,让这帮人来援助,一个个不知道多嚣张,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大魏欠他们什么了。”

    广阳侯有些不舒服了。

    “不要乱说。”

    “以后可能要经常见面了。”

    临阳侯出声,让广阳侯别乱说话,可这话一说,广阳侯不禁皱眉了。

    “经常见面?”

    “怎么说?”

    广阳侯压着声音问道。

    “国公已经传信,大魏文宫要脱离大魏了,这是迟早的事情,陛下为了国运,会开放国门,允许仙宗于大魏传道,如此一来的话,可以降低一些影响。”

    临阳侯给予回答道。

    “开放国门,允许仙宗传道?”

    “这不是刚送完一条白眼狼走,又来一头虎吗?”

    “这些仙道弟子,一个个心高气傲,他们若是来我大魏,只怕要折腾出不少事啊。”

    广阳侯实在是忍不住好奇了。

    “这个与我等无关,是陛下的意思,也是朝廷的意思。”

    “文宫走了,大魏必须要有其他势力维持,否则光靠武夫,无法解决妖魔之乱。”

    “倘若没有这帮仙道之人的帮忙,想想看前些日子我们是怎么面对这些妖魔的。”

    临阳侯也不想多说,里面涉及的事情,过于复杂,反正不要影响到自己即可。

    一说这话,广阳侯沉默了,因为前些日子,妖魔不多的时候,他们还能震慑,可随着妖魔越来越多以后,他们完全招架不住。

    武者体系,是越来越强,前面其实就是普通人,七品之下,其实就是力气大体能好点的普通凡人罢了,七品之后,也不过是实力强的凡人。

    你面对妖魔,一口瘴气喷过来,还是招架不住,这就是体系之间的压制。

    而仙道不一样,最起码人家有仙家手段,还有法器,可以克制这些妖魔,但真正完美克制妖魔的,还是儒道,其次便是佛门。

    武夫前期吃大亏,但后期不一样,到了一品这个境界,号称人间武帝,任何体系都打不过一品武者,是任何体系都打不过。

    哪怕是仙道体系也打不过一品武夫,这是绝对的武道之力,不过传闻当中,一品仙道后,还有半品可以走,号称陆地神仙。

    只是这东西也是比较虚的,是真是假,谁都说不准。

    想到这里,广阳侯不由将目光看向远处。

    他现在是真的希望,来个一品武者,一巴掌把这些妖魔全部斩杀。

    而与此同时。

    城内。

    孙鑫一行人神色也不太好看。

    “明明就是许清宵招惹的是非,我等过来帮忙,已经算是给大魏面子了,没想到大魏王侯,竟然如此嚣张。”

    “真是可笑至极,我等修仙之人,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名利,也就是他们,仗着一点身份,对我等如此不恭。”

    “哼,也不知道宗主是怎么想的,非要来大魏王朝。”

    有人在身后抱怨,充满着怨气。

    可此话一说,孙鑫当下皱眉道。

    “不要乱说话。”

    “这是上面的意思,我等遵命即可,其余的事情,不要乱说,尤其是不要扯到许清宵。”

    “你们还不够资格,他是天地大儒,也是大魏的王侯,这个人绝对不一般,招惹到他,不见得能保住尔等。”

    孙鑫开口,他身为四品仙道强者,说两句许清宵倒也没什么,也无非是抱怨,可这些年轻俊杰们,还是不要去招惹许清宵。

    能怒斩郡王,杀天地大儒的人,绝对不是善茬,这种人要是不小心招惹到了,麻烦很大。

    可这话一说,这些年轻俊杰有些不快了,但想了想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既然是上头的意思,他们也的确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就在这一刻,一行身影快速走来。

    “孙道长,出大事了,百万妖魔聚集第二城,要出大事了。”

    随着一道声音响起,正准备回去休息的孙鑫脸色不由陡然一变。

    “百万妖魔聚集第二城?这怎么可能?”

    “好端端的,怎么聚集第二城了?”

    孙鑫皱眉道。

    这突发情况有些问题啊。

    “是心魔,有心魔控制了城内的驻军,现在驻军打开了城门,在制造杀孽。”

    “孙道长,莫要多说了,赶紧前往第二城吧。”

    后者急忙说道,而孙鑫没有任何怠慢,立刻带着众人赶往第二城。

    不爽归不爽,但降妖除魔,本身就是他们的职责,总不可能见死不救吧?

    他们虽然心高气傲,可比大魏文宫那帮读书人好一万倍,最起码心里还是有正义的。

    这一刻,不仅仅是仙宗弟子们集体出发了,广阳侯与临阳侯也带着十万将士杀去。

    此时此刻。

    陈国第二城内,数以万计的将士眼中露出血色,他们见人就杀,有大魏军也有陈国本身的将士。

    屠刀落下,一条条无辜生命死于非命。

    整个陈国第二城已经乱了,外面到处都是妖魔,有百姓逃了出来,面临的便是妖魔围攻。

    折磨心神,疯狂吸收着恐惧等等情绪,然后再虐杀,吸收怨魂之力,尸体则被一些妖兽蚕食,上上下下一点都没有浪费。

    “哈哈哈哈哈哈。”

    “把所有城门堵住,来多少都杀。”

    “不要直接杀,要折磨他们,狠狠的折磨他们。”

    “对,折磨他们,狠狠的折磨他们。”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百万妖魔聚集,这场面太过于恐怖了。

    天穹乌黑,诡异弥漫,血气令人作呕,宛若人间炼狱一般,到处都是白骨,鲜血染红了整座古城。

    再加上刺耳无比的笑声,更是令人恐惧万分。

    “尔等妖魔,找死。”

    这一刻,诸位列侯聚集,率领大军,太上仙宗与太苍符宗弟子也已经赶来了。

    众人望着这一幕,也不免心惊肉跳。

    可他们依旧大吼,镇压妖魔。

    但令人惊愕的是,这些妖魔不像往日一般,见到人就跑,反而留在这里,甚至更加狂欢了。

    这是一个极其不好的讯息。

    而就在此时。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千丈之上的高空中,空间扭曲了。

    下一刻。

    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天穹之上。

    是许清宵与吴铭的身影。

    一品武者,瞬息之间,便是万里之外。

    陈国距离大魏也不过万里而已,自然一瞬间便抵达了此地。

    站在天穹上。

    许清宵感觉自己脚下无比的厚实,是吴铭的武道之力,托住了自己。

    低头看去,密密麻麻的妖魔,看起来十分可怕,百万这种数量,说起来感觉就是两个字,可聚集在一起,站在千丈高空之上,才能真正明白百万有多恐怖。

    “怎会有如此之多的妖魔?”

    许清宵没有恐高症,突然出现在高空上,的确有些心慌,但很快调整了心态,而是将目光落在这些妖魔身上,眼神当中充满着惊奇。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妖魔?

    不仅仅是他,当吴铭看到如此之多的妖魔后,也不由眉头一皱。

    不过他没有立刻出手,而是将目光看向好几个地方,随后喃喃自语道。

    “不寻常啊。”

    “陈国虽然有不少怨魂血气,可按理说吸引不到这么多的妖魔。”

    “他们难道就不怕大魏出手吗?这些妖魔虽然贪婪,可不至于如此愚蠢啊。”

    “看来是有人在背后搞事了。”

    “或许与你有关。”

    吴铭瞬间洞察一切,他不仅仅只是看到了这百万妖魔,而是察觉到所有的妖魔,如若只是百万妖魔,倒也能理解,可陈国附近,绝对不止百万妖魔。

    而他说到最后,不由将目光看向许清宵。

    听到吴铭所说,许清宵顿时明白了。

    是大魏文宫。

    这些妖魔聚集陈国,这个不难理解,毕竟如此之多的怨魂血气,对妖魔来说的确是一场盛宴。

    可陈国毕竟是大魏的附属国,要说偷偷摸摸来一些妖魔,倒也正常,十万,五十万,一百万都在可控制范围内。

    但按正常来说,这些妖魔出现之后,大魏王朝也会第一时间出手解决,稍稍镇压一番,这些妖魔也会知难而退。

    有些胆子大的想要找死也很正常,可这么多妖魔,就绝对有问题了。

    很显然,这些妖魔知道,大魏文宫一定不会出手,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相当于是没有天敌了。

    那么面对这样的盛宴,他们如何能克制自己?

    而他们如何知道大魏文宫一定不会出手呢?哪怕朝廷与大魏文宫撕破脸了,但为了天下苍生,大魏文宫或多或少会安排一些人过来吧?

    这是心中之正义,他们哪里敢赌?赌输了,就得死。

    有谁敢赌?所以他们是得到了确切的消息,朱圣一脉绝对不会参与而来,那么他们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这样一来的话,对于这些妖魔来说,是一场盛宴,而对朱圣一脉来说,可以借助天下读书人的势力,来打压自己。

    甚至还可以将这件事情所有的责任,全部甩给自己,到时候天下百姓都会厌恶自己。

    这一招,太符合朱圣一脉的手段了。

    此时此刻,许清宵真的很好奇,如若自己当真成圣了,若是将朱圣复苏,让朱圣看一看自己门徒所做的事情,朱圣会是怎样想的?

    他会不会亲自灭杀自己的门徒?

    相信,圣人应当会如此吧。

    不过复苏圣人,有些夸张,已经逝去的人,终究不可逆转,谁也做不到,圣人也做不到。

    而就在此时,吴铭的声音再度响起,

    “看样子,他们不仅仅只是想要吞噬血气如此简单了,他们是想要炼化整个陈国。”

    “许小友,朱圣一脉,到底是多恨你啊,宁可背着天下骂名,也要置你于绝境之处。”

    “都这样了,你还修炼什么儒道?不如跟老夫来修炼武道吧。”

    “你若成为一品武者,除非是亚圣亲临,否则的话,亚圣之下,你都可以杀。”

    “这何乐而不为?”

    吴铭也有些惊讶了,他逐渐明白这些妖魔想要做什么,也差不多明白这件事情背后有着什么秘密了。

    所以他看向许清宵,如此说道,希望许清宵弃文从武。

    “前辈,晚辈当真是......”

    许清宵还是老一套说法,只是此话一说后,吴铭叹了口气道。

    “小友。”

    “老夫明白,说来说去,还是你的认知不行。”

    “这样,也别说老夫自卖自夸。”

    “老夫让你先出手,看看你四品儒道,一口气能镇杀多少妖魔。”

    “等你出手过后,老夫再出手,让你看看,武者的极限,有多强。”

    吴铭出声,他已经认定许清宵就是觉得武道不强。

    否则的话,正常人已经磕头拜师了,可许清宵死活不答应,这就不合理啊。

    完全不合理。

    而且吴铭也是有依据的,毕竟许清宵也见识过圣意有多强,自然而然会认为儒道更强,但他不在乎,因为当自己出手后,许清宵会对武道产生一个新的认知。

    “前辈,还是您直接出手吧,耽误一会时间,只怕又要有不少伤亡。”

    许清宵无奈道。

    “小友莫要废话了,这些异族死不死,与老夫无关。”

    “去吧。”

    吴铭一挥手,刹那间便带着许清宵来到了陈国第二城的城墙之上了。

    此时此刻,第二城上,有不少将士,城内也有大军镇乱,几位王侯,包括两大仙宗的强者,都聚集在城墙之上,正在与这些妖魔对持。

    面对突然出现的许清宵,众人神色不由一变,下意识还以为是妖魔来了。

    可当看到是许清宵后,广阳侯与临阳侯等人纷纷惊讶了。

    “守仁,你怎么来了?”

    “守仁,怎么你来了?”

    “这?”

    几人露出震惊之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许清宵竟然会来。

    而对于孙鑫等人来说,他们也有些惊讶。

    不过更多的是,惊讶这就是许清宵?

    还有许清宵怎么突然出现了?

    不过,孙鑫的声音立刻响起。

    “来了不是好事吗?”

    “现在百万妖魔突袭,一位天地大儒出现,对我等来说是好事。”

    “许儒,劳烦你先出手,镇压城内动乱,这帮妖魔,只怕随时就要冲杀进来了,一旦冲杀进来的话,麻烦很大。”

    起初的惊讶过后,孙鑫第一时间开口。

    他不在乎许清宵为什么来,而是先将眼前的事情,快点解决再说。

    不然的话,说什么都没用。

    的确,现在城内已经乱成一团了,而城外百万妖魔虎视眈眈,一旦这些妖魔冲进来,那么麻烦就大了。

    “好。”

    许清宵看了一眼吴铭,后者沉默不语,负手而立,很显然他不会先出手的,非要让自己先出手。

    至于众人,也看了一眼吴铭,只是现在事态有些紧张,他们没时间去思考吴铭是谁。

    城上。

    许清宵望着城外的百万妖魔,魔气腾腾,完全看不到真容,就如同一堵厚厚的黑墙一般,但给予的威迫感很可怕。

    而城内到处都是杂乱之声,毕竟有心魔控制了城内大魏军以及陈国将士的心智,开始无端杀戮。

    这一刻。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

    随后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了。

    怎么降妖啊?

    是啊,怎么降妖啊。

    难不成喊几句话?这不太可能吧?

    城墙上,许多目光都落在了许清宵身上,而许清宵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沉默了。

    因为他没学过儒道降妖这种手段,从来没有遇到过啊。

    似乎是察觉到许清宵的异样,吴铭的声音响起,是传音入耳。

    “运转浩然正气,念文杀妖,大魏应当有镇妖文,你应该学过。”

    “若没有学过,只需要释放出你体内的浩然正气即可。”

    吴铭提醒道。

    许清宵不会杀妖,他倒不意外,毕竟他稍微了解过许清宵,通过百姓口中得知。

    许清宵入了京都后,就没出去过,一直在京都内,而且与大魏文宫的关系不怎么好,不懂得杀妖也什么问题。

    听到吴铭的提醒。

    许清宵稍稍点了点头,只是这镇妖文,自己还真没学过。

    不过好在,杀妖需要镇妖文,而镇妖不需要文章,只需要将自己体内的浩然正气释放出去即可。

    许清宵知道要怎么做了。

    他往前走了一步。

    一瞬间,紫色的浩然正气,从许清宵体内瞬间爆发而出。

    此时,天地昏暗。

    许清宵立在城墙之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落在许清宵身上,尤其是两大仙宗弟子,对于许清宵的到来,他们并不觉得开心,反而心中还是有些不悦。

    毕竟这个时候许清宵过来做什么?而且如若真要来的话,应当是派经验老道的天地大儒,许清宵刚刚晋升,又有什么作用?

    可就在许清宵浩然正气释放出去后。

    刹那间。

    紫色的光芒,从许清宵体内爆射而出,如同霞光一般,绽放万丈。

    轰轰轰!

    雷霆之声响起,一束束的霞光,没入了城内,所有邪祟当场被直接绞杀,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那些双眼血红,已经丧失理智的将士们,也逐渐清醒过来,心魔被斩。

    而城外,百万妖魔也沸腾了。

    “是天地大儒,大魏派来了一位天地大儒。”

    “快跑,是天地大儒。”

    “怎么可能,不是说不会有天地大儒吗?”

    “快点跑啊,有一位天地大儒,我等无法攻城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这些妖魔不傻,面对危险他们第一时间就想着跑。

    但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响起,在妖魔当中,冷冽无比。

    “只是一尊而已。”

    “一尊天地大儒,镇杀不了我等百万妖魔,大魏王朝只派了这一尊天地大儒。”

    “我等只需要稳住即可,暂时退避,莫要惊慌。”

    这是一位大魔,他的声音冰冷无比,而且充满着自信。

    是。

    一尊天地大儒,让他们忌惮了,可这一尊天地大儒,也杀不死百万妖魔。

    无需如此惊恐,他说这么多,是让众妖魔不要吓破胆子,大不了就跑。

    而城墙之上,看着浩然正气这般恐怖,一时之间,许清宵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既然妖魔最怕的就是浩然正气。

    那自己不是刚好有一篇正气歌吗?

    如果自己念出正气歌,会不会强化浩然正气?

    想到这里,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了。

    当下,他深吸一口气,运转体内的浩然正气,而后开始诵念文章。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然而,当正气歌出现之后。

    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许清宵身上的光芒,璀璨无比,刺破了黑暗。

    可随着正气歌念出。

    天穹之上,一朵朵紫云出现,每一朵紫云,都是浩然正气。

    随着紫云出现,浩然正气刺破黑穹,如同一双无形的大手,直接将乌云撕开。

    不仅仅如此。

    甚至一轮大日浮现,照射出无量光芒,这些光芒照耀在妖魔身上,当场黑烟滚滚。

    “快跑!不是天地大儒,是半圣,是半圣来了。”

    “他娘的,不是天地大儒,是半圣来了。”

    “这他娘的是天地大儒?大魏文宫玩我们,他们喊来了半圣。”

    这一刻,无数妖魔胆战心惊了,他们大声喊着,一个个彻彻底底吓破胆子了。

    以陈国为中心点,万里山河彻彻底底再无一丝丝阴霾,取而代之的便是恐怖无比的浩然正气。

    而且更可怕的是。

    天地之间,所有读书人的浩然正气,竟然莫名其妙地朝着陈国涌去。

    尤其是大魏文宫。

    浩然文钟更是铛铛响彻。

    到最后,更是腾飞而出,朝着陈国飞去了。

    “圣器飞走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怎么回事?”

    “出大事了,圣器飞走了。”

    整个大魏文宫瞬间乱成一团,圣器都飞走了,他们如何不震惊?

    而与此同时,大魏文宫也彻底震动起来了,一束无与伦比的光芒冲天而起,天地大儒也好,大儒也罢,哪怕是普通读书人,他们体内的浩然正气。

    全部被强行抽走了。

    而陈国当中。

    最震撼的不是别人。

    而是.......吴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