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零一章:一品天威,吴铭发飙,镇压大魏文宫,中洲沸腾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文宫。

    随着浩然文钟的消失,文宫上下皆然乱成一团。

    毕竟浩然文钟乃是朱圣之物,是圣器,意义非凡,镇压文宫底蕴的东西。

    可以说,浩然文钟,在天下读书人心中,等同于半个文圣。

    而大魏文宫之所以有如此的自信与底气,有一部分是来自浩然文钟的。

    可突兀之间,看到浩然文钟消失,自然上上下下大惊,随后乱作一团。

    文宫当中。

    曹儒等人几乎是在浩然文钟消失的一瞬间,便有所察觉,很快三位天地大儒察觉到了异样。

    “是儒道惊世文章诞生了。”

    “惊世文章,与浩然正气有关,否则的话,文钟不可能消失。。”

    “是许清宵!又是他。”

    记住m.42zw.

    三位天地大儒几乎是第一时间感应到发生了何事,只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并不知道。

    “看来我等的计划,又失败了。”

    方儒的声音响起,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何事,可浩然文钟消失,显然是去镇压陈国妖魔了,如若当真是这般。

    这就意味着这一步棋又是无用之棋。

    “这个许清宵,为何他的运气总是这么好,每一次都能逢凶化吉?”

    姜儒皱眉,他莫名之间觉得许清宵运气实在是太好了,这没有道理,十分古怪。

    “也没什么了,这一步棋虽然没有达到我等预期,但该做的已经做到了。”

    “这一次,陈国妖魔四起,缺少大魏文宫的帮助,已经让天下人知道我读书人的作用。”

    “至于许清宵镇压祸乱,那又如何?天下人已经开始痛骂他许清宵,即便是许清宵现在出手了,又能如何?”

    “我等只需要告知天下读书人,许清宵是承受不住天下骂名,才会出手不就行了?再者若是许清宵镇压了这场祸乱,完全可以归功于浩然文钟。”

    “他许清宵不过是露个面罢了,其功劳还是我朱圣一脉的。”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没有引得天下百姓痛骂许清宵,所以这一点我等还是要有所防备,许清宵无法通过读书人成圣,但有一定可能,他会借助万民之力。”

    “虽然借助万民之力,也不见得一定能成圣,可无论如何,我等都需要防备,不给他一丝希望,否则的话,若他成圣,对我等来说,才是真正的致命打击。”

    曹儒开口,他并不以为然,因为这一步棋该走的已经走完了,该做的也做到了。

    只是没有那么完美罢了。

    此话一说,方儒与姜儒点了点头,他们认可此言。

    只是,方儒的声音不禁继续响起。

    “只是,这一次我等这样做,也引来了一些其他声音,天下读书人,毕竟有一部分不是朱圣一脉。”

    “这的的确确有些麻烦啊,倘若许清宵借助这次机会,找我等麻烦,该怎么办?”

    方儒出声。

    陈国妖魔之乱,大魏文宫不出手,已经惹来了内部的反感,如若不是有大事要发生,彼此之间都在斗争。

    只怕内部早就有大儒开骂了,毕竟这件事情他们的确做的不厚道,为了凸显儒道地位,为了打压许清宵,也为了脱离大魏,宁可不顾百姓安危。

    实实在在有违君子之道,有违儒道。

    可方儒所言,在曹儒耳中,却显得有些可笑。

    “内部的声音再大,可他们打不过半圣。”

    “我等并没有放弃天下百姓,反而心系百姓,许清宵此人身怀异术,早晚会成为真正的大魔头。”

    “天下百姓愚昧,大魏朝廷愚昧,可我等不瞎,眼下所有的牺牲,都是为了杜绝一场大祸,一场天大的灾祸。”

    “小不忍则乱大谋,纵然有骂声,五百年后,再来看功过,只要我等本心不变,当世又有谁能指责我等?”

    曹儒一番话,让其他两位天地大儒稍稍点了点头。

    的确,现在他们针对许清宵,完完全全就站在一个角度上,那就是许清宵修炼了异术,他们可以笃定许清宵百分百修炼了异术。

    既然是这般,那么他们打压许清宵,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当然这里面肯定夹杂了个人情绪。

    可那又如何?夹杂了不就夹杂了,难道针对妖魔,还不可以夹杂个人情绪?

    “眼下,我没有任何想法,只需要我等能够顺顺利利脱离大魏朝廷。”

    “也希望这两件圣器,也不要出什么差错。”

    方儒望着南方,那是浩然文钟所在的位置,不过现在浩然文钟已经消失了,朝着陈国飞去。

    他担心,圣器也会被蒙蔽啊。

    “无须担心,这是我朱圣一脉的圣器,终究是文宫之物。”

    曹儒开口,语气笃定道。

    而与此同时。

    陈国第二城。

    许清宵的声音,宏伟无比,声音传递整个陈国,而且还在不断传播。

    正气歌,乃是一代文豪文天祥死前所写一首散文,不仅仅是表达自己理想,更主要的是阐述了何为君子‘浩然正气’,为天下君子立下德行。

    也是告诉天下人,什么叫做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为何可以避开邪祟之气,只因为这是天地之间的能量,而这股能量,代表着至阳。

    此气,在下为山川河岳,在上为日月星辰,在人间则是浩然正气。

    正气歌出现,这一刻,陈国天地之间,便只有一束光芒了。

    一朵朵紫色云彩在天穹之上,刺破一切黑暗,一轮金阳爆射出无与伦比的光芒,驱散一切邪祟妖魔。

    什么百万妖魔,什么邪祟,在这一刻统统化作云烟。

    一些弱小的妖魔,连烟都没有。

    “请圣人饶命啊,我等错了,我等知错了。”

    “我不想死啊,我不想死啊。”

    “到底是哪个畜生说的,不是说不会有天地大儒吗?怎么来了一尊圣人啊。”

    “好啊,没有天地大儒,直接来了一位半圣,啊,骗我等聚集此地,想要一网打尽,这就是大魏王朝的手段吗?”

    “我族听令,往后再也不要相信人族了,他们满嘴谎言啊。”

    各种哭喊声响起,有妖魔求饶,有妖魔咒骂,可是这些都没用了。

    所有妖魔,几乎是一个照面,便死伤了一大半,剩下一些大妖大魔,他们纵然在逃离,可浑身上下也冒着白烟。

    痛的鬼叫连天,根本招架不住。

    不仅仅是第二城外的妖魔,是整个陈国,而后连绵至万里,所有的妖魔,都被许清宵的浩然正气所伤。

    再正气歌的加持之下,他的浩然正气,凝聚太阳之光,洒落人间,诛灭一切邪祟妖魔。

    而且所有的怨气,血气,全部被净化了,尤其是这些怨气,妖魔被杀之后,也有怨气,而这些怨气却统统没入了许清宵体内。

    是的,全部没入了许清宵体内。

    第二城内,所有的百姓以及各大势力,全部惊愕无比地看向许清宵。

    他们不明白,为何怨气全部没入了许清宵体内。

    “守仁。”

    广阳侯第一时间开口,怕许清宵这是被反噬了。

    可吴铭的声音,却在第一时间响起。

    “不要惊扰他。”

    “他是将怨气纳入体内,用自身的浩然正气净化,否则如此之多的怨气,难以在第一时间彻底净化干净。”

    “到时候还是一地鸡毛。”

    吴铭出声,他负手而立,不过他的眼神之中,还是充满着无穷震惊。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许清宵以天地大儒的境界,竟然但净化所有妖魔。

    按照他的想法,许清宵身为天地大儒,应当可以震慑百万妖魔,但想要灭杀的话,最多十万。

    而他便可以真正的展露一手实力给许清宵看了。

    但没想到的是,许清宵把所有妖魔全部灭了,这让他既是震惊,又有些无奈啊。

    同时吴铭总算明白为何许清宵不愿拜自己为师了。

    这已经不是等闲天地大儒的实力了,换做是谁拥有这种力量,估计都不会答应自己吧?

    许清宵有狂傲的资本啊。

    此时此刻,除了震撼之外,吴铭更多的是喜悦,真正的喜悦,他愈发对许清宵充满着浓厚兴趣。

    他更希望许清宵成为自己的徒弟了。

    若是许清宵成为自己的徒弟,在自己的指导之下,成为一品武者,然后又能成为儒道圣人,这简直是......他一生的荣耀啊。

    不弱于自己成为一品的荣耀啊。

    只是有一点,吴铭想错了。

    这恐怖的怨气,并非是许清宵主动吸收的,而是体内的太阴蛟龙引起的。

    太阴蛟龙本身就是吸收天地怨气而成的邪物,如今这么多的怨气,对太阴蛟龙来说,简直是一场盛宴啊。

    滚滚如江的怨气被许清宵纳入体内,这么多的怨气,已经超过了陈国被屠的怨气了,这些妖魔吸收了大量怨气,死后自然会爆发。

    所以一般击杀妖魔后,还需要净化怨气,这也是妖魔难杀的原因,大魏王朝引仙门入内,也是有这个原因在里面。

    光靠武者镇杀没有用,若净化不了这些怨气,被其他妖魔吞噬了,只不过是换了头妖魔作祟罢了。

    整个陈国附近,有五百万妖魔,一个照面死了五六成,这么恐怖的数量,所带来的怨气,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四面八方的怨气朝着许清宵体内涌来。

    这么多的怨气,全部被太阴蛟龙吞噬,可谓是来者不拒,而许清宵也惊愕的发现,如此恐怖的怨气,被太阴蛟龙吞噬之后。

    竟然转换成了海量元气,有助于自己修行。

    此时,正气歌的威力也逐渐停下来了,没有之前那般强盛。

    说到底还是因为,许清宵终究只是天地大儒,借助正气歌虽然一个照面重创所有妖魔,可想要一口气全部灭杀,还是有些难。

    至少需要一定时间,但这帮妖魔不是傻子,随着正气歌出现之后,他们便开始四散,疯了一般的逃离。

    根本不敢与许清宵撄锋,这样一来的话,一些大妖大魔虽然被伤了,但他们不会死在这里。

    望着真正的大妖大魔火速逃离,许清宵莫名有些难受了。

    这些妖魔在他眼中,已经成为了养分,因为许清宵明显感觉得到,要是将这些妖魔全部杀了,所吞噬的怨气,必然能让自己突破到四品。

    不需要借助破境丹,这简直是省了一大笔开支啊,也免得自己去寻找四品药材。

    可就在许清宵有些惋惜之时。

    突兀之间。

    天穹之上。

    一口文钟忽然从天而降,落在了许清宵面前,这口文钟雕刻着气流,是浩然文钟。

    而此时所有的浩然正气,全部涌入了文钟内。

    “浩然文钟?”

    许清宵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浩然文钟竟然出现了,而且浩然文钟还在吸收自己的浩然正气。

    嗡嗡嗡!

    此时,随着浩然文钟如风卷残云一般将这些浩然正气吸完之后,顿时发出嗡嗡之声,似乎有些愉悦。

    紧接着浩然文钟漂浮在许清宵面前,周围环绕紫色的浩然正气。

    “这?”

    许清宵有些惊讶了,不过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许清宵还是第一时间掌控浩然文钟。

    激活这件圣器。

    铛。

    文钟炸响。

    音波声席卷万里。

    只一瞬间,那些正在逃离的妖魔,顿时身子僵硬住了,他们无法动弹,被一股真正无敌的力量给限制住了。

    这股力量,先天压制,一些弱小的妖魔,方才死里逃生,通过各种办法,硬生生逃离了出来,可现在随着钟声响起,当场炸开。

    铛,铛,铛。

    一口气又是三道钟声响起。

    音波炸裂,以肉眼可见的声波形成涟漪,一层一层地扩散而出。

    砰砰砰!

    音波所到之处,所有妖魔当场粉身碎骨,一些强大的妖魔,抵挡住了第一重音波,但抵挡不住第二重,何况第三重音波?

    圣器出世。

    这是文圣之器啊,若他们是常人,还真能抵挡,毕竟这种音波只针对邪祟。

    可他们是邪祟,刹那间一道道爆裂声响起,所有的妖魔,当场粉身碎骨,一点神念都不存在了,形神俱灭。

    海量的怨气再一次从四面八方涌入许清宵体内。

    终于,体内的太阴蛟龙,也在这一刻发生了蜕变。

    吼。

    可怕的龙吟声从许清宵体内响起,可几乎在一瞬间,浩然文钟将许清宵盖住,钟声阵阵响起,这不是许清宵的力量,而是浩然文钟自身作响。

    吴铭有所感应,他身为一品武者,自然敏锐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可还没有彻底察觉什么时,浩然文钟便隔绝了一切窥探。

    他虽然是一品武者,但的确架不住圣器,如若强行想要窥探,也不是不可以,但没必要,他本身就想要收许清宵为徒。

    此时此刻。

    浩然文钟内。

    随着文钟震荡,体内的太阴蛟龙也彻底爆发了。

    伴随着大日金乌和大罗混古魔。

    这三头妖魔,本就蠢蠢欲动,早些日子就要爆发,不过是许清宵一直用民意压制,也不敢释放出来,担心大魏文宫有所察觉。

    可现在浩然文钟有意帮助自己,许清宵也不啰嗦,乘此机会,压制住这三头异术妖魔。

    随着释放,大日金乌在体内小世界演化足足千丈,展翅遮天盖地,浑身弥漫火焰,一双眸子更是怨毒无比,充满着杀意。

    太阴蛟龙更是再吞噬如此之多的怨气之后,蜕变成真龙,生长出龙角,龙鳞,还有龙爪,依旧是足足千丈,翻江倒海。

    大罗古魔,化作无穷黑暗,充满着诡异,如同黑洞一般,仿佛要吞噬一起物质似的。

    三头邪神爆发,许清宵演化本我,一件件文器浮现,紫色的浩然正气,环绕周身,手握君子剑,借助浩然文钟与天地文宫的力量。

    许清宵直接搏杀,这本身就不是一场有悬念的战斗,按理说这些异术魔种成长到了六品境,可在如此恐怖的怨气加持之下。

    他们一口气蜕变至五品。

    许清宵四品儒道,五品武道,更是有浩然文钟以及天地文宫加持之下,怎可能有其他悬念?

    体内小世界中,许清宵君子剑将大日金乌头颅斩下,劝言尺活活抽断了太阴真龙的龙躯,八荒钟配合浩然文钟,硬生生震散了大罗古魔形成的黑洞。

    镇压三大魔种后。

    许清宵更是以天地文宫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他想通过这种方式,彻彻底底解决异术之祸。

    最终,三道魔种彻底溃散,可并没有消失,而是再一次的没入了天地文宫之中。

    并且大量信息也涌入脑海当中,伴随着一股更为非凡的力量,弥漫全身上下。

    大日金乌的传承神通。

    太阴真龙的真龙之躯。

    大罗古魔的黑洞丹田。

    这一刻,许清宵体内凝聚一团金色的火焰烙印,这是大日金炎,是金乌蜕变出来的极致火焰,可焚烧万物。

    而肉身也发生极大的蜕变,凝聚真龙之力,心脏剧烈跳动,骨骼,血肉,筋脉,统统完成大蜕变,拥有真龙的心脏,真龙之力,真龙筋脉。

    肉身实力暴增十倍有余,没有突破到王者境,比之前强大了十倍有余。

    要知道,在没有蜕变之前,许清宵就已经是完美神通武者,本身就比其他五品武者强大十倍,如今还要比之前强了十倍,并且没有突破到四品王境。

    丹田也发生了无与伦比的变化,化作了黑洞,无穷无尽,可吞噬一切能量,又可以释放出无穷能量。

    这就是镇压魔种的好处。

    但还不等许清宵开心,另一道信息的出现,让许清宵不由皱眉了。

    随着天地文宫,这道信息的出现,许清宵实实在在还没有开心一下,心情顿时就沉重了。

    异术魔种没有清除,依旧留在自己体内,而且这一次只给自己一年的时间。

    比之前半年好一点,但意义不大。

    一年内突破到四品?

    这太赶了。

    此时此刻,许清宵是真的有些弄不明白这个异术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为什么自己借助如此多的力量,天地文宫再加上浩然文钟,以及天地大儒的品级,还有五品的力量,居然都无法根除?

    关于异术的事情,许清宵不了解。

    因为前前后后,自己修练异术才不过九个月而已,无非是这九个月发生的事情多罢了。

    “待文宫之事处理完后,一定要好好研究异术,否则的话,这样下去,我迟早会遇到真正的麻烦。”

    “现在领先了异术,但早晚会被异术领先,一旦被异术领先,只怕才是真正的灾难。”

    许清宵莫名之间有了危机感,而且是十分强烈的危机感,这不是外部的危机,而是自己的危机。

    以目前来说,自己还不需要担心什么,毕竟无论怎么说,自己儒道已经四品了。

    至于武道的话,太阴蛟龙蜕变成太阴真龙,给自己带来的能量,也已经足够自己晋升四品。

    想到这里,许清宵也不再有什么犹豫了,直接选择在此地突破晋升。

    刚好有浩然文钟在。

    一瞬间,所有的元气在体内翻滚,真龙之脉运转,大罗丹田也喷出海量的元气。

    这些都是太阴真龙吞噬怨气所转换的元气,几乎无穷无尽,如同一条汪洋大海似的。

    再如此雄厚的元气之下,许清宵也开始晋升王境。

    五品是神通,凝聚武道真气。

    而四品则是王境,武道真气转变为王道真气。

    是质的蜕变。

    伴随着几乎无量的元气加持之下,许清宵的蜕变显得十分简单。

    霸道直接,用无穷无尽的元气,将体内的武道真气,蜕变成王道真气。

    主要借助的,就是武道之脉,而许清宵的武道之脉,是真龙之脉,自然而然如同水到渠成一般。

    仅仅只是半个时辰。

    王道真气,在许清宵体内形成,而后全面蜕变成王道真气。

    轰轰轰!

    恐怖的武道之力炸开,浩然文钟一连震动九下,如若不是浩然文钟护着,只怕许清宵踏入王境,会引来极其不凡的景象。

    这一刻,许清宵彻彻底底完成大蜕变。

    他踏入了王道。

    他的王道真气,凝聚一头金乌虚影,很快又变成一条真龙,再然后又化作黑洞。

    他的每一寸肌肉,都得到了升华,如同神石一般,坚固超凡,他的气息,更是恐怖至极。

    胜过广阳侯,临阳侯这些侯爷。

    这是绝世王者的气势,而且最主要的是,因为体内的元气,许清宵用最简单的方法突破境界,完善了所有细节问题。

    等同于吞服了一枚筑基丹,依旧是无瑕之体。

    故此,许清宵为绝世王者,同境界之下,以一敌十都不成问题。

    但很快,许清宵内敛所有的气息,先以体内民意遮掩,而后浩然正气再遮掩一遍,再加上天地文宫的镇压。

    防止他人窥视,从外表上看来,许清宵如往常一般,只是气势上要比以往更强盛了一些罢了。

    但不会有人猜到他已经突破至王境了。

    这样做的原因很简单,留一张底牌,一张除了吴铭之外,无人知晓的底牌。

    万一真有人要找自己麻烦,自己展露王境,可以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再不济也可以逃跑,不至于说被敌人算死吧?

    踏入王境。

    许清宵唯一感到可惜的就是,自己缺乏真正的实战。

    所以一切都有些空虚,毕竟境界强有什么用?没有真正实战,还是缺乏了什么。

    这一点,必须要好好牢记,等所有事情解决后,自己一定要好好研究武道,还有异术的事情。

    下一刻。

    许清宵触碰了浩然文钟一下,后者似乎知道自己的想法,当下腾飞而起,悬挂在许清宵头顶之上,垂落一缕缕的紫色浩然正气。

    将许清宵烘托如圣人亲临一般。

    城墙上。

    所有人已经彻底懵了,百万妖魔袭击陈国第二城,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本以为这会是一场恶战,却不曾想到,许清宵突然出现。

    出现也就算了,但众人只觉得少了一部分压力,待会还是一场苦战,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以一己之力,斩杀所有妖魔。

    这当真是出乎众人所料啊。

    尤其是这些仙门弟子,这一刻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他们也彻底明白,为什么天下人要如此尊重儒道之人了。

    对付妖魔,儒道简直是太吃香了,先天的吃香,大家拼死拼活也不见得能杀多少妖魔。

    许清宵念一首诗,一口气镇杀陈国境内所有妖魔,这手段.......太逆天了。

    这是体系之间的压制,他们只能羡慕啊。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许清宵并无半点得意,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城内。

    随着浩然正气普照之下,所有血气已经烟消云散,即便是血腥味也已经没了,天地之间,再一次恢复宁静。

    虽然尸骨依旧堆积如山,可没有了之前那般恐怖景象,诸如煞气冲天。

    事情解决了,可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儒家君子,养浩然正气,为苍生而行,入朝堂而谋天下,入学堂而育书稚。”

    “今日,陈国之难,妖魔袭击,大魏文宫,无动于衷,宁可袖手旁观,置百姓于水火之中,也不肯出手相助。”

    “此等读书人,皆为下品读书人,所修之浩然正气,皆然为下等之浩然正气。”

    “大魏文宫,尔等凭何高高在上,当真是不要脸至极。”

    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他借助浩然文钟,将声音传至整个中洲。

    陈国虽然是大魏附属国,所有百姓都是异族,说实话这次遇到这种事情,是他们自找的,毕竟陈国百姓当初可是支持与大魏死战的。

    如今引发连锁反应,也怪不到别人。

    可问题是,一码事归一码事,如今陈国归顺,大魏王朝也给予了惩罚,自然而然,大魏王朝该帮忙还是帮忙。

    尤其是这种事情,自然要出手相助,而镇压妖魔,的的确确需要大魏儒生帮助。

    可没想到的是,这帮狗东西,为了针对自己,为了凸显大魏文宫的重要性,竟然袖手旁观?

    知道他们恶心,可没想到朱圣一脉竟然如此恶心?

    自己与他们是敌对关系,他们打击自己,许清宵可以忍,因为这是大家的利益问题。

    可不能因为打压自己,而丢失读书人的风骨吧?

    这样的读书人,还有什么用?这不就是彻头彻尾的小人吗?

    许清宵也有些纳闷了,这种人凭什么可以成为儒生?又凭什么凝聚出浩然正气?这一点,许清宵真的想不明白了。

    正常来说,这已经丧失了读书人的精气神,怎么可能修炼的出浩然正气?

    这哪里是读书人?配叫大儒吗?

    许清宵的质问声响起,直指朱圣一脉。

    中洲。

    当许清宵的声音响起,绝大部分百姓是处于疑惑状态,他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读书人基本上都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陈国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开了,只是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百姓们,并不太关注,距离太远了,本身就没有任何概念,再加上是大魏王朝发生的事情。

    正常人最多祈祷一下天下太平,不正常的人就恨不得多死一些。

    可这帮读书人不一样,他们早就得到了文宫的指示,这些日子来,也一直在谈起此事,把所有的责任,全部丢给了许清宵。

    让天下百姓咒骂许清宵,这就是文宫的目的。

    可现在,许清宵直接翻脸,怒斥朱圣一脉了,哦,不对,许清宵不是在怒斥朱圣一脉,而是怒斥所有读书人。

    陈国遭遇这样的事情,各地读书人不帮忙就算了,还各种冷言冷语,这还是读书人吗?读的书,都读进狗肚子里去了?

    许清宵的暴怒,让城上众人一愣,但没有人说话,毕竟他们也窝了一肚子火。

    只是吴铭有些沉默,对于许清宵的感受,他莫名有些理解,毕竟他也一直在镇压魔域之地。

    没什么人知晓,而北方蛮族铁骑踏入大魏之时,他后来知晓此事,虽然大怒,但也没办法了,毕竟当时自己在镇压魔域。

    实在是无法抽出身来,即便是抽出身来后,战争已经结束了,大魏也正准备北伐,他不能直接出手,否则会引来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一品武者出世。

    如若这两位一品出世了,才是真正的麻烦。

    所以,吴铭没有说什么,甚至什么都没做,这样就导致百姓们纷纷埋怨他们。

    这些他感受过,只是到了他这个境界,可以忍受很多事情,但许清宵不一样,他还年轻,遭遇了这种事情,有些情绪十分正常。

    不过最主要的是,吴铭想到了怎么收许清宵为徒的办法了。

    本来是想展露一手的,可许清宵将所有妖魔诛灭,也就不能展露一手,但可以做其他事情,让许清宵敬佩自己。

    只不过,需要等一等。

    “许清宵。”

    “你莫要含血喷人。”

    “陈国之事,我等并未得到朝廷通知。”

    “再者,陈国之难,就是你许清宵一手造成,如若不是你杀降屠城,哪里会惹来这种是非?”

    “现在你知道了,蓬儒为何阻止你杀降屠城吗?”

    “就是因为,屠城之后,所带来的隐患,你许清宵为一己私欲,造就这般灾祸,如今你不自省也就罢了。”

    “我等祭出浩然文钟,镇压妖魔,帮助陈国百姓,功德无量,却没想到,你还敢指责我等?许清宵,你当真是过分了。”

    曹儒的声音响起。

    他丝毫没有畏惧许清宵,甚至直接将所有责任,全部甩给许清宵,更是颠倒是非黑白,抢占许清宵的功劳。

    陈国妖魔之乱,完完全全是许清宵一手镇压,浩然文钟也正是因为正气歌的原因,自我觉醒,来到陈国,现在又变成了大魏文宫祭出的?

    厉害,厉害,当真是厉害啊。

    许清宵心中仿佛有一座座火山,他这一回是彻底恶心到了,彻彻底底恶心到了。

    之前所有的争斗,许清宵都可以理解,生气归生气,但大家是敌对关系,人家针对自己,找自己麻烦,合情合理。

    可陈国妖魔之乱,这帮人所作所为,实实在在已经突破底线了。

    只是,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了。

    “呵.......读书人就是厉害啊,一张嘴,死的也能说成活的。”

    “祭出浩然文钟,为天下苍生?功德无量?”

    “这就成了功德无量?”

    “好本事啊,当真是好本事啊。”

    声音响起。

    是吴铭的声音。

    他的声音,传至整个中洲。

    只一刹那间,中洲当中,有四五道气息瞬间复苏,露出惊讶之色。

    而大魏文宫内。

    曹儒等人却有些惊讶了,他们没有感受到任何威压,可突然出现的声音,显然不是等闲之辈。

    三人互相一视,彼此之间皆然有些好奇,不知道对方的来头。

    可他们并不知道,这声音传至整个中州,只认为传到了大魏,而且应当是借助浩然文钟的力量。

    毕竟吴铭没有泄露出一丝丝一品的威严。

    想到这里,曹儒的声音响起。

    “阁下言重了,无量功德或许有些夸张。”

    “但我等的的确确是为天下苍生,许清宵不领情也就罢了,如今倒打一耙,实在是有些过分。”

    曹儒也不蠢,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也不会直接辱骂,而是语气平静,但这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在指责许清宵。

    想要糊弄天下人。

    “还敢狡辩。”

    这一刻。

    吴铭之声炸响。

    “尔等读书人,每日念着圣贤书,张口闭口圣人,闭口张口为苍生。”

    “陈国之难,尔等岂会不知?”

    “发生数十日,尔等无动于衷也就算了,吾徒儿许清宵,亲临陈国,著惊世文章,镇压妖魔。”

    “却没想到在尔等口中,却成了尔等的功劳?吾徒反倒是成了罪人?”

    “你们这帮人,还敢自称读书人?读什么书?都牲畜之书?”

    “大魏文宫?丢人现眼,畜生文宫还差不多。”

    “朱圣一脉?猪狗一脉,都是在侮辱猪狗。”

    吴铭声音冷冽,这一番话,骂畅快淋漓。

    但这一番话,却骂的中洲所有人头皮发麻,哪怕是许清宵都有些咂舌了。

    这他娘的,也太凶残了吧?自己就算是辱骂朱圣一脉,也不敢这样骂啊?

    这都把朱圣骂进去了。

    这天下读书人,哪里还会淡定?甚至就算是不想与自己为敌的读书人,再听到这话后,也要大怒啊。

    果然。

    当此话落下,大魏文宫集体炸了。

    “狂妄!”

    “尔狂妄。”

    “放肆,放肆,放肆。”

    “该死,你居然敢辱骂朱圣。”

    “你在找死!”

    “你是何人,竟如此口出狂言?你不怕死吗?”

    “你又算什么狗东西?竟敢辱圣。”

    “畜生,你敢辱圣?”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一尊尊大儒彻底炸了,中洲境内,更是有不少天地大儒也跟着开口了。

    骂他们,他们还能接受,大不了对骂,可骂到朱圣这个程度,这就完全不行,是禁忌。

    就好像你可以骂皇帝昏庸,但你绝对不能骂皇帝是猪狗。

    骂皇帝昏庸,文武百官或许还会赞同,遇到开明的皇帝,还会放过你,

    但你骂皇帝是猪狗,别说皇帝会不会放过你了,文武百官都不会放过你。

    吴铭这一骂。

    可谓是骂的轰轰烈烈了。

    曹儒,方儒,姜儒,直接目呲欲裂,连连起身,大声怒骂,他们是真的怒了。

    城墙上。

    太上仙宗一脉傻眼了。

    太苍符宗一脉傻眼了。

    广阳侯,临阳侯,陈国上下,无数将士们也彻底傻眼了。

    本以为许清宵已经是绝世猛男了,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的师父,竟然更猛?

    这一刻,所有人都理解了,为什么许清宵如此狂妄了,有这样的师父,许清宵还真不算狂妄。

    最起码,许清宵骂人还会收敛着点,知道圣人不可儒,可这位主呢?连圣人都照骂。

    这如何不让他们产生理解心情?

    面对那一道道怒吼声。

    城墙上。

    吴铭负手而立,面对着这般怒吼,他显得十分平静,看向许清宵道。

    “小友,好好看看,何为一品。”

    他淡然开口,这一句话,让广阳侯与临阳侯神色顿时大变。

    而其余几人,也露出惊恐之色。

    下一刻。

    一道声音,响彻中州。

    给予最强回应。

    “吾乃大魏一品武者。”

    “够不够资格?”

    声音响起。

    刹那间。

    整个中洲。

    死寂了。

    沸腾喧闹的大魏文宫。

    也彻底死寂了。

    一切安静可怕。

    这是来自一品的天威。

    -----

    -----

    -----

    说一下防盗的事情,不吐不快。

    七月知道,防盗贼恶心,影响大家看书,但铁了心防盗无非两个原因。

    防盗一万追订。

    不防盗七千追订。

    少了三分之一,各位读者老爷自己想想看,假设你工资一万,每个月有人拿走你三千,你爽不爽?

    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拿走你三千块钱的白嫖怪,还要骂你一句,你踏马的一个月怎么才赚一万啊?

    你什么心态?

    白嫖了,看盗版了,闭嘴就得了,还踏马的各种骂,去贴吧骂,去围脖骂,去斗音骂,去知乎骂。

    各个地方宣传,说我写的垃圾就算了,还防盗,人身攻击等等。

    这一段我起床后会删除,等盗版复制完,不针对任何付费,看广告,自己白嫖不说话的读者,只针对白嫖还差评,嘴臭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