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零二章:杀儒!半圣算什么狗东西?也敢在老夫面前叫嚣?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安静。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整个中洲都安静下来了,谁会想到,许清宵竟然带来了一位一品武者,这太不可思议了。

    一品武者啊。

    这是什么概念?天地之间最强的存在,人间武帝,如若没有其他一品的限制,一位一品武者,可以镇压一切,一人灭一个王朝都可以做到。

    否则怎会以‘人间武帝’来命名一品?

    人世间最强战力,这就是人间武帝的含义。

    一位一品武者。

    还真有资格辱骂圣人,两者不是一个体系,骂了又能如何?都是一品。

    当然如若真有圣人,吴铭也不会这样,毕竟都是一品。。

    一秒记住.42zw.

    眼下无非是怒怼朱圣门徒罢了。

    圣人招惹吴铭,吴铭也敢骂,更何况朱圣门徒?

    此时此刻。

    要说最傻眼的,当属大魏文宫。

    平日里,大魏文宫天不怕地不怕,不管许清宵做了什么事情,他们都能找到理由去喷。

    哪怕是女帝开口,他们也敢怒斥,可现在面对大魏一品武者,这是实打实的铁板啊。

    不,这不是铁板,这是金板啊。

    众人沉默,曹儒,方儒,姜儒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所有的愤怒,在听到对方是一品武者后,彻底没了。

    这哪里还敢愤怒啊?

    跟一品叫板?他们自信嚣张,是因为有一品文圣,有天下读书人加持。

    可对方是谁?真把他们杀了,又能如何?

    有一句话叫做,圣人之下,皆可杀。

    这句话就是形容一品武者的,真正的一品,只要你不是一品文圣,那么杀了你,也不会有任何麻烦。

    二品亚圣,地位与一品武者可以平起平坐,但真撕破脸了,杀你又能如何?

    人间武帝,扛得住这样的气运压制,圣人就不一样。

    只是大魏有圣人吗?

    不,是整个天下,还有当世圣人吗?

    这一刻,大魏文宫安静下来了,死一般的安静,三位天地大儒,更是眼神苦涩,他们望着陈国方向,耳边依旧响起吴铭的声音。

    他们内心郁闷,整个大魏文宫朱圣一脉,皆然郁闷啊。

    许清宵怎么好端端又成为了一品武者的徒弟啊?

    等等。

    突兀之间,众人彻底明悟了。

    好家伙,原来许清宵是一品武者的徒弟啊。

    怪不得许清宵敢这么嚣张。

    敢怒怼大儒,敢大闹刑部,敢斩杀郡王,原来是这样的啊。

    一开始,众人的确有些郁闷,谁能想到许清宵的师父,竟然是一品武者。

    可突兀之间,人们突然又反应过来了。

    怪不得许清宵如此狂妄,原来是这样的啊,有一品武者撑腰。

    这还真是......合情合理啊。

    师父是一品武者,这谁不狂啊?什么狗屁大儒?什么狗屁文宫?什么狗屁朝廷?

    一品之下,皆蝼蚁。

    除非你把朱圣复活了,不然的话,这天底下除了其他一品之外,谁敢跟这位主叫板?

    好家伙,原来如此啊。

    这一刻,人们彻底明白了,许清宵狂妄的资本是什么了。

    一开始大家以为是女帝支持,后面大家觉得是许清宵得到民意,现在看来,都他娘的是假象。

    敢情人家是一品的徒弟。

    那没事了,理解了,理解了。

    大魏王朝。

    但凡认识许清宵的人,除了女帝以外,几乎都彻底理解许清宵为何如此狂妄了。

    这不狂妄还真说不过去啊,师从一品,要换成自己,别说郡王了,那天心情不好,亲王我都杀。

    而怀宁王府中。

    怀宁亲王也有些傻眼了,大魏一品竟然是许清宵的师父?

    他一直猜测许清宵后面有一位大人物,可无论他怎么算,都算不到,一品竟然是许清宵的师父?

    这下子,整个计划都要被打乱了。

    一位一品,或许对大部分人来说,是一个极其模糊的概念,只知道很强。

    但到了他这个程度,怀宁亲王实实在在知道一位一品代表着什么啊。

    打破规则的存在。

    什么律法,什么规则,在一品面前都是无比可笑的东西,甚至有些规定都是他们制定下来的。

    藩王为什么不敢直接造反?

    不就是怕一品出面吗?

    所以他们才要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他们希望大魏衰败,这样的话,就可以指责当朝皇帝没用。

    一品可以接受,但你想直接当皇帝,靠发兵造反抢夺皇位?

    抱歉,即便是你百万大军,杀到京都来了都没用,只要一品出面,你哪怕占据天大的优势,也不过是人家一句话的事情。

    这才是怀宁亲王傻眼的原因啊。

    一品,意义太大了啊。

    也就在此时。

    陈国当中。

    一片寂静。

    大魏文宫的声音,戛然而止了,整个陈国也安静的很了。

    广阳侯,临阳侯,孙鑫等人也彻彻底底傻眼了。

    他们一开始就注意到了吴铭,只是不知道吴铭是谁,现在听到对方自报家门,这帮人当场傻眼。

    一品武者啊。

    许清宵竟然带了一位一品武者来镇压妖魔?

    这是不是有点太离谱了?

    许清宵,宵爷,你能不能别这么猛啊,之前用文章怼文宫,现在好了,直接请来了一品,你到底还有什么底牌没拿出来啊?

    人们震惊。

    别说他们了,许清宵也有些震撼啊。

    当然他不是震撼对方的身份,而是震撼一品的影响力竟如此之恐怖。

    原本还各种叫嚣的大魏文宫,这一刻却集体沉默了。

    这种感觉,当真是爽啊。

    能让大魏文宫闭嘴,这是多大的威严啊。

    即便是大魏女帝,也做不到让大魏文宫闭嘴,可一品能做到。

    一品。

    永远滴神啊。

    感受到许清宵的目光,吴铭心里总算是舒服了。

    本来他想在许清宵面前露一手,可没想到许清宵自己解决了百万妖魔之乱。

    这让他有些难受,不过好在大魏文宫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了。

    这简直是感情好啊,正缺没人找麻烦,大魏文宫主动蹦跶,吴铭也就没有那么多矫情了,直接杀鸡儆猴,顺便给许清宵展露一手,什么叫做一品。

    想到这里,吴铭的声音再次响起。

    “哑巴了?”

    “怎么不继续说了?”

    吴铭的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过于激烈,而是十分平静。

    此话一说,大魏文宫上上下下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谁都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也没有人敢回答这个问题啊?

    回答什么?

    这就是降维打击啊,怎么回答都是错的。

    一品都出来了,总不可能还继续叫嚷着吧?

    大魏文宫沉默。

    只是这种沉默,太过于压抑了,有儒生不由开口,给予了回答。

    “前辈,我等无心冒犯,不过圣人不可辱,再者此事的的确确是因许清宵而起,大魏文宫祭出浩然文钟,也算是出手相助。”

    “这许清宵还这般辱骂我等,这说不过去。”

    有儒生出声,他的声音响起,因为正气歌的原因,大魏文宫浩然正气弥漫,所以这里的声音,可以传达陈国,也可以传入天下读书人耳中。

    只是此话一说。

    陈国当中。

    吴铭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大魏。

    轰!

    大魏文宫中。

    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跨越空间,直接出现在大魏文宫内。

    当场,这名说话的儒生,直接炸开,化作血雨,溅射在文宫当中。

    轰轰轰!

    文宫染血,一座座圣像震颤,京都之上,刹那间乌云滚滚,电闪雷鸣。

    吴铭太恐怖了,他连话都不说,只是一念之间,相隔万里之外,将这位儒生当场轰杀,没有丝毫一点犹豫,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

    甚至吴铭直接让文宫染血,这是大忌啊。

    “前辈,您.......”

    “文宫染血,文宫染血,五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啊,耻辱,耻辱。”

    “天大的耻辱啊。”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忍不住开口,心中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愤怒。

    文宫是天下读书人的圣地,这种地方,绝对不可能染血。

    对他们而言,这是天大的愤怒。

    轰轰轰!

    只是下一刻,一道道血雾弥漫,文宫当中,方才勃然大怒的人,瞬间肉身爆裂,其中还有一位大儒。

    死的极其直接,也死的极其可笑。

    没有任何轰轰烈烈,如同蝼蚁一般,被人直接抹杀,一点痕迹都不留。

    此时。

    大魏文宫的震动更加猛烈了。

    但文宫内的大儒们,却彻底沉默了,他们脸色惨白,看到这数十道血雾,实在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这太无敌了。

    一念之间,一尊大儒,十二位正儒,三十多位明意的读书人,全部死了。

    文宫杀儒。

    这种情况,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啊。

    安静。

    安静。

    文宫再一次安静下来。

    而这一幕,映照在大魏京都当中,也映照在陈国当中。

    京都百姓们沉默了,所有权贵们也沉默了。

    陈国上下也惊愕了。

    这就是一品的霸气吗?

    连说都不说,杀儒如碾死蚂蚁一般,这......实在是太霸道了。

    “还有废话吗?”

    这一刻。

    吴铭的声音响起。

    他目光平静。

    根本没有任何情绪,杀一些蝼蚁,在他看来并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不想要浪费口舌,因为这帮人不配浪费自己的口舌。

    文宫压抑。

    压抑之下,更多的是一种憋屈,实实在在的憋屈。

    他们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啊。

    从来没有。

    他们死死攥着拳头,死死攥着,心中的怒火如同火山一般,可却喷涌不出来。

    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胆子,与一位一品争斗啊。

    而且还是一位如此霸道的一品。

    他们莫名生出恐惧与无力。

    这才叫做真正的压制。

    无尽的憋屈,在大魏文宫众读书人心中,不仅仅是大魏文宫,天下读书人都莫名感觉到了憋屈。

    本身读书人就有些瞧不起武夫,如今被一个人压的不敢站直,他们如何不怒?

    而实际上,大魏文宫当中,有一部分大儒,可以说上几句话,但他们选择了沉默,倒不是畏惧一品,而是这件事情乃是朱圣一脉一手造成的。

    他们不愿意出来为朱圣一脉擦屁股。

    “哼。”

    此时,吴铭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冷哼一声,如同天雷一般,在大魏文宫上空炸响。

    “尔等读书人,整日口口声声说着,读圣贤之书,为天下苍生。”

    “可实际上,却蛮横无理,阴险狡诈,这些年来,老夫一直闭关,不愿染红尘之事,但不代表老夫耳聋了,眼瞎了。”

    “自朱圣逝后,尔等一脉,便开始逐渐变质,你们满脑子已经不再是读书为苍生,而是为名,为利。”

    “彻彻底底失去了读书人的本质,老夫辱尔等不如猪狗,尔等有什么不服?”

    “甚至,在老夫眼中,尔等就是畜生,倘若朱圣还在,只怕后悔成圣,也后悔留下了你们这一脉。”

    “用老夫的话来说,天下读书人,有九成都该死,祸国殃民,为祸人间。”

    “不仁不义不忠不孝,还配当什么读书人?”

    “而且听闻尔等还要脱离大魏?”

    “很好!非常好!”

    “如若你们胆敢真的脱离大魏,老夫今日把话放在这里。”

    “胆敢脱离大魏者,全斩!”

    吴铭开口,大魏文宫脱离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他没有功夫管,也没有时间去管。

    但现在,为了展现自己的实力,让许清宵真正明白一品的强大。

    他需要这样去做。

    这话一说,震惊整个中洲。

    杀光大魏文宫朱圣一脉?

    这话谁说谁死,但如果是一位一品武者说,就没人敢质疑了。

    大魏文宫上下脸色都难看起来了。

    谁也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得罪了一位一品武者,而且他们完全相信,对方敢这样做。

    文圣之下,一品皆可杀。

    就算是来了一尊亚圣,只怕对方要是发起狠来,也敢杀。

    至于所带来的影响,管他屁事?妖魔就算乱世,也乱不到他一品武者身上来,一品要是发起疯来,谁拦得住?

    这惹毛了,圣人也杀,你服不服?不服是吧,那我就杀。

    此时此刻,曹儒,方儒,姜儒三位天地大儒都沉默了。

    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得罪了一位一品,这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啊。

    但,最终曹儒还是开口了。

    想要不说话,是不可能的。

    “前辈。”

    “我等,我等并非此意,请前辈息怒。”

    “此事,是我等错了。”

    曹儒低下头颅,他认错了,不认错不行,真要不认错,说不定吴铭下一刻就杀来了。

    “怎么错了?”

    吴铭继续问道,他丝毫不给对方台阶下,冷冰冰问道。

    这下子,三位天地大儒又一次沉默了,心中无限憋屈啊,自己都认错了,吴铭还不放过他们,还要让自己说出怎么错了。

    三尊天地大儒彼此看了一眼,眼神当中都是憋屈与难受。

    可最终,曹儒深吸一口气,朝着陈国方向一拜。

    “我等不该忽略此事本质问题,是我等怠慢了,没有去援助陈国。”

    曹儒承认错误,但这种方式回答,就莫名显得好像是因为一品的压制原因。

    显得有些不服气。

    这种小伎俩,吴铭不可能察觉不出。

    故此,吴铭的声音冷下来了。

    “还有呢?”

    他继续问道。

    曹儒等人再度沉默,他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要怎么样?你莫要欺人太甚了?

    这番话是在心里的,明面上他们不敢说,只能藏在心里。

    他们不说话了,显得无比沉默。

    “不说是吧?”

    “我给你们十息的时间,不说,就别怪老夫大开杀戒了。”

    “反正大魏文宫要脱离,对我大魏来说,百害而无一利,那老夫现在就肃清一下尔等这些道貌岸然的读书人。”

    吴铭声音平静。

    要杀人?太简单了。

    但如果光是杀人的话,也解不了恨,甚至杀了这些天地大儒,又能如何?回过头这帮读书人估计要把这些死去的大儒,歌颂如神一般。

    说他们高风亮节,让他们名垂千古。

    吴铭太知道这帮读书人的手段了,所以他要用另一种手段,使得这帮读书人屈辱,让他们憋屈,让他们心中充满着恨意。

    这样才解气,不然杀若是有用的话,古今往来,难不成就没有一位帝王不敢杀儒?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这帮读书人嘴皮子厉害?

    既然读书人喜欢说是吧?那吴铭今日就让这帮读书人说个够。

    这般霸气之言说出后,无人质疑。

    大魏文宫上下脸色难看,同时眼中露出惊恐与害怕之色。

    他们不想死,最主要的是,不想这样憋屈的死去,如若死后有个好名声,他们可以接受,但直接被一品抹杀,没有人会记住他们的。

    自然,就没有无畏之人出现。

    或许有,但刚才已经死光了。

    “前辈,您到底想要说什么,就直说吧。”

    曹儒深吸一口气,他给予了回答,没办法了,只能这样,总不可能当真让对方发起狠来吧?

    “老夫想要说什么,难道你们这些畜生不知道吗?”

    “还在这里伪装?真就以为老夫不敢杀你们吗?”

    吴铭冷声。

    刹那间,一品的威压,瞬间弥漫至大魏文宫内。

    恐怖的威压,如同山岳袭来,让他们浑身难受,曹儒三人更是口吐鲜血,感觉心脏都要炸开了。

    轰轰轰!

    这一刻,京都周围,一座座大山震碎,引来地震,不过影响不大,只是声势可怕。

    这就是一品的天威,只是一道威严,就能镇压大魏文宫,引来如此可怕的景象。

    一品,人间武帝,当世最无敌之人。

    “前辈。”

    “是我等错了。”

    “是我等错了。”

    “是我等不顾陈国百姓安危,未能在第一时间派出大儒援助,此事,是我等之错,还望前辈息怒啊。”

    曹儒开口,他一连又吐了好几口鲜血,实在是扛不住一品的天威。

    “还要伪装?”

    “你们是不顾陈国百姓的安危吗?”

    “如若再这样伪装,杀!”

    吴铭继续开口,曹儒等人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到了这一刻,还是想要避重就轻?

    一品的天威无敌,更加浓重了,压的大魏文宫所有读书人都要吐血。

    可曹儒实实在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如若再说下去的话,就是把自己的计划说出来。

    若这样的话,那才是真正的麻烦,影响天下读书人,也折损朱圣一脉的颜面啊。

    曹儒不语了。

    他不继续说了,再说比让他死还要难受。

    甚至,他宁可死,也不想继续说下去了。

    终于。

    就在这一刻,一道声音响起了。

    “先生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大魏文宫已经承认自己的错误,何必非要走到这个程度?”

    此时,文宫之中,恐怖的浩然正气弥漫,阻挡了来自一品的天威,八玉圣尺绽放无量光芒,抵抗住这道天威。

    一时之间,文宫上下彻底松了口气,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而曹儒等人,也彻彻底底松了口气。

    因为,真正的大人物登场了。

    是半圣。

    文宫的半圣。

    一直隐藏在文宫当中的儒道至高者,当世活着的半圣。

    他的出现,扭转了局势,至少以目前来说,是扭转了局势。

    解决了曹儒等人的压力。

    只是,文宫半圣没有出面,他只是言语,态度温和,并没有任何一点针锋相对,似乎也不敢招惹这位一品。

    “咄咄逼人?”

    “这也叫做咄咄逼人?”

    “尔等当真是欺负老实人啊。”

    吴铭冷笑不已,随后继续开口道。

    “陈国妖魔动乱,大魏文宫乃天下读书人之圣地,第一时间没有派大儒援助,反而袖手旁观,其心何意?”

    “不就是希望陈国上下遭遇苦难吗?”

    “为何希望陈国上下遭遇苦难?说到底,就是因为陈国妖魔动乱之事,乃是吾徒儿杀降屠城所做,所以无论产生任何后果,天下人只会辱骂吾徒许清宵。”

    “这就是读书人口中说的儒道风范?”

    “而吾徒亲临陈国,心念苍生,以诗镇魔,怒斥文宫,尔等读书人,不但不认知错误,反倒是将责任全部甩给吾徒?”

    “说到底,尔等不就是欺负吾徒没有背景?”

    “那现在,老夫来了,老夫到想问一问,到底是谁,咄咄逼人?”

    吴铭根本不给面子,直接将大魏文宫那点龌龊事全部说出。

    他的声音,传遍整个中洲,也免得又有人不明不白。

    还是那句话,杀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可这件事情,不是光杀就能解决的。

    他需要帮助许清宵洗刷清白,用他的方式。

    此时。

    中洲上下,也彻底沸腾了,人们的确被蛊惑了,毕竟在天下读书人口中,许清宵杀降屠城,朱圣一脉就已经警告过许清宵。

    一位大儒,一位天地大儒甚至跪下来求许清宵不要屠城,结果被关进牢中,后来平乱诸国,却逼死了张宁,斩了蓬儒。

    如今惹来妖魔乱国,害死无数无辜百姓,许清宵却突然人间消失,不理不顾,想要将这个烂摊子交给其他读书人。

    把大魏文宫塑造成,受了冤枉还要为许清宵擦屁股的老好人。

    把许清宵塑造成,自私自利,不折不扣的伪君子。

    普通人一听,自然而然觉得许清宵有问题了,可现在随着一品的声音响起,百姓们逐渐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读书人不断怒斥许清宵,却没有提到一点。

    那就是大魏文宫没有派出大儒援助。

    现在被直接揭穿,百姓们也不傻,逐渐回过味来了。

    “先生莫要动怒。”

    “一切只是因为一时气愤而导致,此事,的的确确是曹儒等人做错了。”

    “但无论怎么说,陈国之难已经结束,老夫也会严惩曹儒等人。”

    “还望先生莫要动怒了,此事到此为止吧。”

    文宫半圣开口,他没有生气,而是劝说吴铭不要生气,大大方方承认错误,再大大方方严惩曹儒等人。

    一切说的美好,但很多人都知道,文宫这是在打什么主意。

    严惩?再大的严惩,对曹儒等人来说,又有何意?无非就是让他们离开大魏文宫,将这件事情的影响,降到最低,等个三年五年之后。

    又有谁会记得这件事情?

    再说难听点,等吴铭死了以后,这天下的舆论,是谁掌控?

    还不是这帮读书人?

    忍一时之气,换来的是千秋之后,千百年后,只怕他吴铭要被天下读书人唾骂。

    现在又算的了什么呢?

    百姓们关心的是什么?无非是自己的生计问题,哪里真会因为一件事情而记一辈子?

    再说了,即便是这件事情影响恶劣,又能如何?

    谁家不希望自己孩子读书?读圣贤书?入朝为官?

    这是儒道真正的核心,只要有人想要读书,那么任何舆论,对他们来说,都只是一时的。

    不管他们做什么,撑到死大不了这一批人下去,换一批人来不就行了?

    大魏文宫不缺三个天地大儒,只要他们不死就好。

    “好。”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给儒道一个面子,也给朱圣一个面子。”

    “大魏文宫,废三成儒位,曹,姜,方,三个畜生选一个出来,在老夫面前自裁,其余两个自废儒位,此事到此为止。”

    吴铭点了点头,他给大魏文宫一个台阶下。

    废掉三成的儒位,然后曹儒,姜儒,方儒三选一,挑一个出来自裁,剩下两个自废儒位。

    这就是吴铭的要求。

    此话一说,众人震惊。

    吴铭的条件太狠了,三位天地大儒,选一个自裁,其他两个自废儒位?

    这比许清宵狠十倍啊,不对,是狠一百倍。

    这一刻,文宫半圣也沉默了。

    吴铭太凶残了。

    “先生,这个要求,请恕老夫无法答应,不过为了补偿.......”

    文宫半圣继续开口。

    但下一刻,恐怖的天威再度袭来,直接越过圣器,刹那间一道道身影化作血雾,直接被他抹杀。

    恐怖的浩然正气,也在这一刻弥漫,是文宫半圣出手,他想要制止。

    可惜的是,他太慢了。

    “半圣,救我!!!!”

    姜儒的声音响起,他露出无与伦比的惊恐之色,因为死亡袭来,让他浑身毛骨悚然,但他还来不及说完这句话,剧痛袭来。

    全身崩裂,痛到他目呲欲裂。

    一瞬间,姜儒的身躯爆裂,化作血雾,当场死了。

    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

    “你!”

    “你!”

    此时此刻,文宫半圣声音都颤抖了,不要说他了,这一刻,整个大魏京都,甚至整个中洲的强者,整个中洲的读书人,都彻底愣住了。

    京都内,怀宁亲王,六部尚书,诸位国公列侯,哪怕是女帝也露出了震撼之色。

    陈国当中,广阳侯临阳侯,太上仙宗,太苍符宗,包括许清宵也傻眼了。

    吴铭太霸道了!

    人家半圣刚拒绝,想要好好协商,却没想到的是,吴铭直接出手,连机会都不给,直接把姜儒杀了,还有文宫三成儒生全部抹杀。

    压根就不给你们商谈的机会。

    这才是真正的霸道啊。

    这才是真正的无敌啊。

    天下读书人都被这种霸道给吓到了,他们死活说不出半句话来。

    知道一品凶残。

    可没想到的是,一品竟然这样凶残。

    半圣都出面了,可吴铭丝毫不给任何一点面子,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这就是一品吗?

    也太霸道了吧?

    “给老夫闭嘴。”

    “区区半圣,也敢在老夫面前叫嚣?”

    “老夫还以为,尔等会派一位亚圣来与老夫商谈?一尊半圣,给你脸了吗?”

    “再叫,再叫连你一起杀。”

    “你信不信?”

    吴铭眼神之中充满着不屑。

    区区一个半圣,也敢在他面前叫嚣?当真是活腻味了。

    给脸了吗?

    吴铭冷冷出声,他是谁?大魏一品武者,人间武帝,儒道虽然是所有体系之中最强的。

    可问题是,区区一个三品?就算给你点面子,让你有优先权,提升一品,也不过是个二品罢了?

    一品一重天。

    二品与一品之间相差多大?十万八千里。

    说实话,如若不是帮许清宵解气,按他的脾气,已经来来回回屠杀十遍了。

    还在这里浪费时间?

    呼!呼!呼!

    文宫内,半圣的呼吸之声响起,他实在是怒啊,他在努力平息自己的怒火。

    可这种怒火,他如何能忍下?

    他忍不下啊。

    可他知道的是,自己忍不了也得忍啊,要是真逼急了对方,大魏文宫真挡不住这位一品。

    除非发动天下读书人之力。

    可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候。

    憋屈,憋屈,憋屈。

    文宫半圣彻彻底底感受到了这种憋屈。

    不止是他,文宫内,所有读书人也充满着憋屈,可更多的是什么?是麻,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什么大儒,什么天地大儒,什么半圣,在人家眼中,就如同一群蚂蚁一般,人家想捏死就捏死,想杀就杀。

    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反抗之力啊。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了,一品意味着什么了?

    无视一切规则,无视一切的存在。

    在文宫杀了一位天地大儒,竟然还没有引来天罚,因为一品武者的气运,更加恐怖,莫说杀一位了,杀一百位,也无法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

    这一刻,天下的读书人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文不如武。

    在某些时刻,武者拥有掀桌子的能力,而儒道却做不到掀桌。

    这就是儒道最大的缺陷。

    儒道没有翻脸的资格啊。

    文宫内,曹儒与方儒目光有些痴呆,他们看着满地的血迹,这些可都是姜儒的血啊。

    一个好好的人,突然之间被杀,而且死的太快了。

    恐惧袭来,让两人实实在在心惊肉跳,也实实在在害怕了。

    一品。

    太恐怖了。

    终于,文宫的半圣平息下来了怒火。

    他气到眼泪都掉下来了,只是没有人看到罢了。

    他虽然努力地平复自己的语气,可这语气之中的颤抖.......无法掩饰。

    “先生。”

    “人已经杀了。”

    “此事.......可以到此为止吗?”

    文宫半圣声音颤抖道。

    “笑话。”

    “人是老夫动手杀的,老夫说了,让其自裁,现在让老夫动手,此事怎可能到此为止。”

    吴铭开口,声音充满着轻蔑。

    但这话说出,朱圣一脉的读书人,是真的要被活活气死啊。

    姜儒直接暴毙而亡,粉身碎骨,文宫内有三成读书人死了,全部都是朱圣一脉的,已经做到了吴铭提的要求。

    可现在吴铭竟然还不想结束,说是自己动的手,不算数?

    他们如何不气啊。

    可天下朱圣一脉气,但文宫的读书人怕啊。

    还要杀?

    他们真的麻了,头皮发麻了啊。

    “你到底还想怎样?”

    “人都杀了?”

    “你还咄咄逼人?吾乃读书人,不过一死而已。”

    “你今日在文宫染血,羞辱朱圣。”

    “老夫今日,以自身儒位,请圣意斩你啊!!!!”

    在这种极端的憋屈和压抑之下,有大儒实在是忍不住开口,他怒吼吴铭,更是要以自身儒位,请来圣意。

    要斩杀大魏一品。

    可就在此时,文宫当中,一束光芒冲天,这一刻所有读书人眼中露出惊喜之色,他们当真以为圣意复苏了。

    可下一刻,这道光芒,直接轰击在这名大儒身上。

    嘭!

    下一刻,他化作了血雾,当场死在了原地。

    此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文宫内的读书人,彻彻底底愣住了,他们有些发懵,为何大魏文宫的圣力,会攻击自己人?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幕,不仅仅是他们懵,京都百姓也懵了啊。

    就算圣人不帮自己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杀自己人?这就有些太离谱了吧?

    “不要乱语!”

    “这是一品!”

    “人间武帝,不可以下犯上,惹来一品之争,这是圣罚。”

    “都住嘴!”

    文宫半圣开口,他及时告诫众人,不要乱语,会出大事。

    此时,众人更加发懵了。

    而陈国当中。

    吴铭眼中明显露出一抹不屑之色。

    请圣意?

    别说他一个大儒请不出圣意,当真请来了,又能如何?

    一品之间,本身就代表每一个体系的极致,拥有天地气运,无论是儒道的一品,还是武道的一品,亦或者是仙道的一品。

    都是一种极致。

    彼此之间,也从来不会刻意去划分高低,因为众人都是为了天地苍生罢了。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要请圣人斩人间武帝?这不是找死吗?

    圣人即便在世,最多可以跟人间武帝持平,借助天下读书人的力量,借助天地之力,尽可能的制止人间武帝发狠。

    可让圣人杀人间武帝?

    可笑至极啊。

    这些人,还是不知道一品的可怕,真是猪脑子。

    吴铭立身城墙之上,眼眸当中满是轻蔑。

    而一旁的许清宵,这回是彻底震撼了。

    他知道一品很强。

    武力的强大。

    可没想到,武力竟然能强大到这个程度?

    但这也不怪许清宵,譬如这次平乱诸国,派出了四品武者,武道之王,但感觉也没有那么强。

    千军万马之中,夺敌人首级,这个是可以做到。

    但依靠一个人,攻下一座城却做不到。

    这如何不让许清宵看低武道?

    可现在,吴铭的出现,让许清宵明白了。

    一品意味着什么了。

    每一个体系的极致,都是无与伦比的存在。

    翻天覆地的存在。

    是制定这个世界规则的存在啊。

    这一刻,许清宵的内心,也彻底火热起来了。

    倘若自己成为了一品,那该多爽?

    说句不好听的话,自己成为了半圣,最多只能压制这帮读书人,但这帮读书人也有办法找自己麻烦。

    你来我往,简直是恶心人。

    除非自己成为真正的圣人,否则的话,人家依旧能找自己麻烦。

    但如果自己成为了一品武者呢?

    而且自己有丹神古经在。

    倘若自己成为了一品武者。

    谁敢叫嚣,就杀谁?

    这不爽吗?

    许清宵的武道之心,在这一刻彻彻底底沸腾起来了。

    他想要成为一品!

    有丹神古经的帮助下。

    可能比成圣要容易一些。

    而此时,文宫半圣的声音也响起了。

    “先生到底还需要我等做什么!”

    “请直言吧。”

    文宫半圣实在是憋屈的不行,但事已如此,他也只能继续憋屈下去了。

    “大魏文宫,朱圣一脉,皆跪于大魏京都外,三天三夜。”

    “每人各自写万字忏悔书。”

    “也包括你。”

    “不从者,杀!”

    “从者,饶尔狗命。”

    吴铭出声。

    他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

    一个,不比杀了他们还难受的要求。

    一瞬间,文宫更加难受了。

    因为这个要求,他们难以答应啊。

    这是打了他们的脸,还要打断他们的脊骨啊。

    但。

    这也是一品霸道。

    一品天威。

    --

    --

    --

    推荐一本书《大荒扶妻人》

    这本书非常好看,是个妹子写的,写不好据说要嫁给中年渣男。

    在群里看到的,大家得去支持支持,免得妹子被渣!可怜!

    超级链接在下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