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零四章:大魏文宫的真正秘密!朱圣之死!大辛秘!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大魏京都。

    平乱侯府当中。

    吴铭的声音继续响起。

    他说完了七大体系,接下来便是武道体系了。

    “徒儿,武道十品,前面六品,为师就不与你多说了。”

    “从王者开始说。”

    “武道四品,为王者境,体内真气也会变成王道真气,真气化形,是凡人武道之极限。。”

    “四品王者,一拳之力,可以将一座酒楼轰碎,强大的王者,可以将一座三十丈的高楼轰碎,但也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真正的转折点,是三品!”

    “守仁,认真听好为师接下来说的。”

    记住m.42zw.

    吴铭大致阐述了一下四品王者境,只是简单的形容。

    不过接下来才是他真正要说的事情。

    “师父您说。”

    许清宵洗耳恭听,这些知识都是他想要知道的。

    “在我等眼中,七大体系,各分十品,但前面七品都是筑基培元。”

    “前面七品,都只能算是凡体极限,只有踏入三品,才算是真正的登门入室。”

    “从武道四品之后,才是真正的一品一重天,每一个品级,都相差十万八千里,难以完成跨越。”

    “武道三品,名为武道入圣,一招一式,一举一动,都能引来部分天象变化,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千军万马之中,取敌将首级。”

    “武道二品,名为武道至尊,一指断江,一剑破城,万里之外,杀人于无形之中,只会受到除一品以及天地之力限制。”

    “而这个天地之力,代表着许多,诸如百姓民意,诸如读书人之力,诸如信念之力等等,都算是天地之力。”

    “换句话来说,到了二品,基本上就是最强战力。”

    “而一品,就是超脱一切之上,可以无视天地之力,譬如说守仁,你体内有民意,这是天地之力,二品如若杀你,会有影响,会有忌惮。”

    “甚至如若你成圣之后,二品即便是想要杀你,也不敢杀你,因为不见得能杀你,杀你之后可能还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被天地厌弃。”

    “但一品可以无视,只要你不成为一品文圣,那么一品皆可杀,而且即便成了文圣,若是逼急了一品武者,该杀依旧可以杀,只不过文圣也有手段阻止罢了。”

    吴铭道出最后三品的区别。

    三品战力极强,可引来天象,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超脱在上。

    二品几乎无敌,战力无匹,但唯一的限制就是天地之力,有诸多限制。

    一品就是毁天灭地的存在,只要不是一品文圣,其他都可以杀。

    许清宵算是明悟了,但还有些疑惑,不禁开口道。

    “师父,按照您的意思,这二品似乎限制太多了啊。”

    许清宵询问道。

    一品和三品没什么问题,但这个二品似乎有些限制。

    “恩,二品的确受到限制极多,因为他们要冲击一品,而想要成为一品,不仅仅是要自身强大,更主要的是,得到气运加持,如若他们去杀有天地之力的人。”

    “会折损自身的气运,以致于难以突破。”

    吴铭回答道。

    “明白了。”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问道:“那徒儿杀儒,岂不是?”

    许清宵这般问道。

    “不,你不一样。”吴铭瞬间知道许清宵想要说什么,他立刻摇了摇头道。

    “你还没有到二品,所以杀不杀都无所谓。”

    “换句话来说,如果你真想杀一批人,最好是在二品之前杀干净,不然等你到了二品。”

    “还真不好乱来,这也就是各国兴兵,基本上没有看到二品身影的原因了。”

    吴铭给予回答,让许清宵稍稍安心了。

    意思很简单,要么二品之前把敌人全部干死,要么就等一品,不然的话,在二品这个境界乱杀,极有可能影响自身气运,到时候想要突破一品,就难了。

    许清宵彻底明白了。

    的确,仔细回想起来。

    大魏平乱之时,一品不出来这个无话可说,但二品也没有出来,当时自己就有些好奇。

    大魏王朝,三品武者有多少许清宵不清楚,唯一知晓的是,九位国公当中,只有四个是三品武者,列侯当中有四个,冠军侯算一个,但这四个三品列侯,全部在外镇守。

    并没有在大魏京都内。

    其余皆是四品,所以大战之时,没有出现那种一人镇压一切。

    倘若来一位二品,或者是三四位三品的话,这场仗也不需要搞那么多阴谋诡计了,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谈。

    “守仁,三品之前,你在大魏京都想做什么都可以,但三品之后,任何事情你都要考虑清楚。”

    “而且,你待在这里太久了,心性有些被磨平,为师知晓你曾经做过的事情,在旁人看来,你十分凶勇。”

    “可在为师看来,不过是一群人扯皮罢了,说来说去还是一点,不要与这帮读书人浪费太多的口舌。”

    “你需要磨练自己了,真正的磨练。”

    吴铭出声,他倒是知道许清宵曾经做过什么事情,什么大闹刑部,怒斩郡王之类的,杀天地大儒,看似很凶勇,可实际上呢?

    不过是一群人扯皮罢了,互相打嘴炮,这不适合武道。

    武道可不是人情世故,武道就是打打杀杀。

    “还请师父指点。”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认可吴铭所说,自己跟这帮读书人的确浪费了很多口舌,说实话自己也气,对方也气。

    不如吴铭这样,出手镇压最爽。

    “提升境界,绝境磨砺。”

    “你现在只是神通境,底子极好,可空有一身底子,实战太差了。”

    “这些日子,为师传你武道神通,等你掌握之后,为师带你去个地方,在绝境中磨砺,让你成为王者,真正的王者。”

    吴铭认真说道,想要真正蜕变,就必须要真正实战,而不是躲在京都苟,这样不适合武道修炼,尤其是到了后面,每一个境界,都需要沐浴鲜血。

    哪里可能苟到一品武者?就算你天资再好,根骨再强,若不经历真正的实战,都无法完成蜕变。

    可这话一说,许清宵有些沉默。

    看到许清宵沉默,吴铭立刻开口道。

    “怎么了?”

    吴铭问道。

    “师父......呃......我已经突破四品了。”

    许清宵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吧,吴铭看不穿自己,是因为体内的民意之海,不过只要接触了自己,吴铭也能知道自己的境界。

    所以许清宵到没有隐藏。

    “什么?”

    “四品?”

    “你唬我?”

    吴铭愣了,他今天才确定许清宵是五品啊,怎么一下子就四品了?

    下一刻,吴铭抓住许清宵的手掌,一瞬间一品之力进入许清宵体内,很快吴铭脸上露出无与伦比的震撼之色。

    “当真四品了。”

    “你提升怎么这么快?”

    “这不可能啊。”

    “按理说你这般体质,如若提升到四品的话,必然会引来一些可怕的异象。”

    “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

    吴铭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连问了许多。

    但很快,吴铭恍然大悟了。

    “是浩然文钟。”

    “你在浩然文钟内突破的。”

    吴铭猜到唯一的可能性。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如此回答道。

    此话一说,后者不由深吸了一口气,陷入了沉默当中。

    一年王者。

    二十岁武道四品。

    外加上还是四品大儒,儒武双四品,而且都是在一年内做到的。

    这他娘的还是个人吗?

    怪胎都做不到吧?

    吴铭沉默了,是彻彻底底沉默了。

    看着沉默的吴铭,许清宵忍不住开口道。

    “师父,升的这么快,会不会有影响啊?”

    “是不是不太好?”

    许清宵问道,担心自己提升这么快,会有影响。

    可听到这话,吴铭有些哭笑不得。

    “守仁啊,为师当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若是别人,提升这么快肯定有问题,但你却没有任何问题。”

    “你乃无瑕之体,别人提升境界,需要稳固境界,好好夯实根基,而你提升之后,不需要去夯实根基,因为你的根基已经完美无瑕。”

    “所以,理论上来说,就算你一夜之间一品,也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

    吴铭这般解释,让许清宵明白了。

    但下一刻,吴铭继续开口。

    “不过,你莫要高兴,为师不担心你境界提升太快,如今担心的是,你空有一身境界,却没有相应的能力。”

    “武道,武代表着武技,道代表着境界,两者合一,才能叫做武道,你现在空有绝世王者的实力,但真正战起来,只怕完全不行。”

    “守仁,你起来,为师将境界压制四品最低,与你过招。”

    说到这里,吴铭起身,直接腾跃数十米外,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好。”

    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他的确想试一试自己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如今一品陪练,虽然知道肯定打不过,但依旧让许清宵十分兴奋。

    两者相隔二十米。

    吴铭负手而立,稍稍点了点头,意思让许清宵先动手。

    轰。

    没有任何思考,许清宵化作一阵风,他施展金乌搏龙术朝着吴铭杀去。

    许清宵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一瞬间便来到了吴铭面前,搏龙术杀出,身后演化金乌虚影,王道之气四溢。

    “速度很快,但你的王道真气没有控制好。”

    吴铭扭转身躯,而后伸出手来,一掌拍在许清宵背部,同样也是王道真气,可许清宵却有些吃痛,瞬间闪过,而后再次扑杀而来。

    “你的招式很强,是搏龙术,身法灵敏,只是这招式霸道又阴狠,并不适合你。”

    吴铭显得无比轻松,他身为一品,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让许清宵双手,许清宵也打不过,这只是陪练罢了。

    主要还是看一看许清宵的实力如何。

    “竭尽全力,不要留有任何余地。”

    “将我当做真正的敌人。”

    刹那间,吴铭开口,让许清宵竭尽全力。

    一瞬间,许清宵也不废话了,运转体内所有的真气,搏龙术杀出,金乌与真龙虚影浮现,在他身后演化交织,王道真气也不断扩散。

    整个侯府轰轰作响。

    然而不管许清宵如何扑杀,吴铭都能轻而易举闪开,并且往往在关键时刻,抓住自己的空门,也就是破绽,给予一击。

    致命,但吴铭自然会留手,只让许清宵感到吃痛。

    一炷香后。

    吴铭一掌拍在许清宵心脏部位,当场将许清宵震飞数十米外,身躯轰轰作响,体内气血也在猛烈翻滚。

    咳。

    用力咳嗽一番,许清宵稳住了自己的气血,过了片刻,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随后目光无奈地看向吴铭。

    “太差了,太差了。”

    “守仁,为师本以为你的武技虽弱,但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你这搏龙术,虽然很强,可你连其十分之一都没有利用上。”

    “而且你的王道真气也十分散漫,该凝聚之时不凝聚,不该凝聚之时,又凝聚,以致于破绽百出。”

    “如若不是你肉身强大,而且根基雄厚,随便来个王者,都能把你踩在地上打。”

    许清宵的战斗能力,实在是不忍直视,吴铭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师父,您毕竟是一品武者,我打不过您也是正常的啊。”

    许清宵则有些郁闷了,他知道自己武技很菜,但也不至于说的这么菜吧。

    “守仁,你不会真觉得为师动真格了吧?”

    吴铭询问道。

    许清宵:“.......”

    “师父,那怎么办?”

    许清宵直接问道。

    “方法也很简单,一个是速成,一个是循序渐进,你选一个,这两个办法都可以,为师个人推荐速成。”

    吴铭认真道。

    “速成?”

    “有多速成?循序渐进要多长时间?”

    许清宵好奇了。

    能速成肯定速成啊,不过还是得问问时间。

    “速成的话,半年内,能让你拥有不俗的武道经验,循序渐进的话,十年吧。”

    吴铭给予回答。

    “十年?”

    “那还是速成吧?师父,速成是怎么弄?醍醐灌顶吗?”

    许清宵想都不想循序渐进,十年?自己能不能活到十年都是个问题。

    “不,不是醍醐灌顶,武道没有醍醐灌顶这个说法。”

    “即便是有,为师也不会这样帮你速成,那样永远是别人的东西,守仁,牢牢记住,真正的武道,每一步都需要靠自己去走。”

    “至于如何速成,为师暂时不说,你现在还不适合用这个法子。”

    “为师现在传授你两门武道神通,你好好记住,哪怕只记住皮毛都可以,你所学的搏龙术,并不适合你。”

    “这段时间你就待在京都内好好揣摩,为师要先行离开,洗刷一下体内的魔气,不可能拖延。”

    吴铭开口。

    “这么快离开吗?师父?”

    许清宵满是好奇,他知道吴铭从魔域归来,沾染了魔气,只是没想到吴铭这么快就要离开。

    还以为会教自己个把月。

    “恩,为师体内积累的魔气需要慢慢清理,不能耽误,否则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眼下你也无法快速提升,反而不如先打好基础,等为师暂时压制住魔气后,再来真正指点你。”

    吴铭出声,他需要去压制魔气了,这也是为什么他如此着急,让许清宵非得拜他为师的原因。

    毕竟再耽误一会,他就没时间耽误了。

    “明白了,多谢师父。”

    许清宵没有多想,点了点头。

    看到许清宵这般,吴铭很满意,随后让其落座。

    “第一门武道神通,名为极武镇魔劲。”

    “与其说这是一门神通,倒不如说这是武道之术,只要你将体内的王道真气,转换为极武镇魔劲,你便可以完美控制你体内的王道真气。”

    “这股镇魔劲,既可演化一切兵器,也可以凝聚于拳脚之中,百变多用,十分灵活。”

    吴铭说话之间,手中便凝聚一团蓝色真气,这股真气十分恐怖,而在吴铭手中,时而化作战矛,时而化作长剑,时而化作大刀,又或者金针,古盾,等等各式各样的东西。

    到最后更是融入与拳掌之中,使其更加恐怖。

    这个东西好啊。

    许清宵眼前一亮,实话实说,这东西的确不错,既可以完美控制自己体内的王道真气,还可以灵活变动,好啊,的确好啊。

    也就在许清宵露出喜色时,吴铭将这股镇魔劲打入他体内。

    “守仁,为师已经将极武镇魔劲打入你体内,你尝试着将体内的王道真气,运转周天,然后融入极武镇魔劲内。”

    吴铭说道。

    “好。”

    许清宵不废话,直接开始修炼。

    刹那间,王道真气运转周天,龙脉运转,刹那间一缕极武镇魔劲出现。

    不过与之不同的是,吴铭是蓝色的极武镇魔劲,而自己是金色的。

    而吴铭的极武镇魔劲,也在自己凝聚出极武镇魔劲后,直接消失了,这是吴铭的镇魔劲,自然不可能留在许清宵体内。

    “不错。”

    “十息之内就能凝聚出极武镇魔劲,很不错,你的底子太好了,气脉恐怖无比。”

    “守仁,极武镇魔劲修炼起来很简单,只需要将你体内的王道真气,全部转变为极武镇魔劲,便会自动改善。”

    “这个是淬炼你的王道真气,使其更加精纯与强大,你可以理解为又一次蜕变。”

    “至于极武镇魔劲如何使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为师就不干涉你。”

    吴铭十分满意,也有些羡慕许清宵,毕竟当初他熬炼极武镇魔劲,花费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熬炼出一丝。

    许清宵仅仅只是花费十息时间,就已经熬炼出来了。

    如何不让人羡慕?

    “多谢师父赐法。”

    许清宵朝着吴铭一拜道。

    “莫要如此客气,你是我徒儿,为师自然会竭尽所能去教你。”

    “这第二门神通,名为极武三式,分别是武皇大手印,武尊镇魔掌,武帝八荒拳。”

    “想要发挥威能,必须要抵达三品,但为师现在可以教你,你准备好。”

    吴铭说到这里,直接抓住许清宵。

    下一刻,空间扭曲。

    紧接着,一片荒山当中,这是海域附近,海风吹来,陆地上没什么生物,一座座怪石耸立在沙滩上,一眼看去,荒无人烟。

    许清宵有些好奇,不知道吴铭喊自己来做什么。

    只是不等他开口询问,吴铭出声道。

    “徒儿,认真看。”

    “这便是武皇大手印。”

    吴铭说到这里,当下,他面色平静,一伸出手。

    轰隆。

    天穹之上,一只巨大的手印出现,速度极快,宛若闪电一般,覆盖百里。

    随着雷霆巨响,百里山脉当场被毁,大地震颤,天崩地裂。

    咕。

    许清宵咽了口唾沫,一巴掌将百里击毁,这也太恐怖了。

    “待你到了三品,极限威力就是这般,如若当真有读书人找死,一巴掌,便可将他们全部抹杀。”

    吴铭出声,十分淡然道。

    而许清宵愣住了。

    他脑海当中已经出现了这个画面。

    百万读书人,抨击自己,辱骂自己,而自己一抬手,伏尸百万。

    嘶!

    想想都刺激啊。

    当然这也只能想想,屠杀百万读书人,不到最后一刻,即便是有这样的实力,许清宵也不会这样做。

    “徒儿,走,为师让你再看看武尊镇魔掌。”

    当下,吴铭再次抓住许清宵,直接挪移,足足小半个时辰。

    来到一处山谷。

    山谷之上,乌云滚滚,黑压压的,让人莫名害怕,而山谷连绵万里,魔气腾腾,山谷周围更是有一条条巨大的深渊,里面更是魔气冲天。

    “徒儿,看好了。”

    吴铭出声,下一刻天穹炸裂,一只巨手落下,刹那间如同一座座超级火山迸发一般,山谷核心地带爆裂开来了,随后地面疯狂坍塌。

    仿佛是几十颗核弹洗礼一般,巨石激射到了天穹上,大地沉陷,熔浆四溅,这画面太过于恐怖了,死死地印在许清宵脑海当中。

    “这便是二品的极限。”

    “武尊镇魔掌。”

    吴铭开口,为了完美演示他顺便镇杀这山谷当中的妖魔。

    “前辈!”

    “您身为一品,为何突袭我深渊魔谷?”

    “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惹来一品之战吗?”

    不过与此同时,深渊当中,一道声音响起,沙哑的令人极其不舒服,许清宵不由微微皱眉。

    而吴铭捕捉到了这个神情,当下看向许清宵道。

    “没事,为师再为你掩饰一下,真正的一品之力。”

    “武帝八荒拳。”

    吴铭语气略显安慰,然而下一刻,他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攀升到极致,如同一尊不朽的神灵一般。

    夺目且耀眼。

    轰!轰!轰!轰!

    下一刻,吴铭衣袍无风自鼓,他轰杀出一拳,目光冷冽。

    顿时之间,大恐怖出现。

    天穹炸裂,原本是乌云滚滚,现在直接化作一片白芒,仿佛天被这一拳给轰碎了一般。

    炽烈无比的光芒,映照在山谷当中,破坏力无匹,一座座大山粉碎,一座座山谷化作齑粉。

    连绵万里的山谷疯狂震动,仿佛是百万吨陨石砸向地面一般,熔浆喷发千米之高,不知道多少妖魔死于非命。

    原本有足足百丈的深渊,硬生生又扩大了许多,恐怖的声音,震耳欲聋,若不是有一品保护着,许清宵感觉自己靠的这么近,不说已经粉身碎骨了,耳朵也要聋了。

    而深渊当中,方才发出质问声的妖魔,更是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而后直接被打爆,恐怖的魔气被震散。

    这一拳,不知杀了多少妖魔,十万里外的人,都可以感受到这种窒息的恐怖。

    许清宵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就是一品天威?

    一拳下去,万里山河崩塌,一品之下,根本无法抵挡,是窒息般的绝望。

    同样,吴铭的霸气,也深深烙印在许清宵心中。

    说杀就杀,哪里有那么多废话,不服就战。

    不然闭嘴。

    这才是真正的无敌啊。

    而做完这一切,吴铭没有任何表情,而是声音冷漠道。

    “不要以为老夫什么都不知道,再敢入侵大魏,老夫血洗深渊。”

    吴铭声音冰冷,这话充满着无情。

    他不是突然吃饱没事干,真就是为了演示招式给许清宵看,所以乱杀妖魔。

    陈国的妖魔,大多数来自这里,这算是一个教训,也算是给他们敲一敲警钟。

    让他们好好看看,一品的强大,免得一品不出,他们又觉得自己行了。

    许清宵深吸了一口气。

    他愈发崇拜武道了。

    同时更加渴望自己能早日成为一品武者。

    若是自己成为一品武者,哪怕成不了儒圣,那又如何?

    天底下谁敢招惹自己?

    谁来谁死啊。

    “徒儿,走。”

    下一刻,吴铭带着许清宵离开了此地。

    又是小半个时辰。

    许清宵再次回到了侯府当中。

    而吴铭也没有废话,直接将极武三式传授许清宵,先教式,再教术。

    许清宵也极其认真,一遍又一遍地将式学会,至于术的话,先不急可以慢慢来。

    一直到晚上。

    终于许清宵将极武三式掌握了,当然掌握的自然是‘式’。

    “守仁。”

    “你资质极好,不到一天的时间,便掌握了式,这段时间你勤加学习,包括极武镇魔劲,也要好好运用。”

    “为师要先行离开了,文宫脱离之事,有为师在,这段时间他们不敢蹦跶,莫要担心。”

    吴铭出声,他极有自信,有他镇压大魏,文宫不敢脱离。

    此话一说,许清宵也点了点头,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下。

    如若文宫不脱离,那么自己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了,让国家发展起来,真正昌盛,如此一来,即便是文宫脱离了,虽然还有影响。

    可不至于像现在一样,面对各种问题,都会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多谢师父,师尊教诲,徒儿铭记于心。”

    许清宵认真朝拜。

    “莫要客气。”

    “为师知道,你心系大魏苍生,这一点很不错,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为师才愿意收你为徒。”

    “你有成为文圣的可能,也有成为人间武帝的可能。”

    “只不过很多时候,一个人是做不完所有的事情,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也要为自己好好打算,好好考虑。”

    “大魏如果只靠你一个人才能撑起来,那迟早有一天,也会灭亡的。”

    吴铭十分满意许清宵的忠君爱国,这是极好的品质道德,可有些话吴铭还是要说。

    许清宵为大魏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心系大魏苍生没有问题,可一个人一生能做的事情是有限,对于大魏来说,即便是解决了这个危机。

    还会有另外一个危机出现,如果只靠一个人的话,哪怕大魏没有倒下,可迟早有一天还是会倒的。

    想要让大魏真正昌盛起来,需要的是一批人,而不是他许清宵一个人。

    这番话说出,许清宵微微沉默。

    想了想,许清宵点了点头道。

    “师父,徒儿明白,徒儿也会认真去想,不过无论如何,徒儿还是会把几件事情做完,到时候徒儿会做出选择的。”

    许清宵给予回答。

    吴铭说的一点都没错。

    但许清宵也清楚的是,有些事情必须要让自己来处理。

    如若不把大魏治理好来的话,自己无法静下心来修行,毕竟自身的儒道,也不能放弃。

    “恩。”

    “徒儿,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如若没有的话,为师就要离开了。”

    吴铭出声,这般问道。

    “师父,问题到没有什么问题了。”

    “非要说的话,师父,徒儿还真有一个问题,不过是关于大魏文宫的事情。”

    许清宵出声,他不知道自己师父知不知道。

    毕竟是关于大魏文宫的事情。

    “你说。”

    吴铭问道。

    “师父,也不知道是不是徒儿错觉。”

    “徒儿与大魏文宫的确有仇,但这是私仇,不管再如何,大魏文宫是天下读书人的圣地,天下一半的大儒,都出自于大魏文宫。”

    “理论上来说,即便是他们再怎么想打压徒儿,想要报复徒儿,也不至于放任天下苍生不管吧?”

    “陈国这一次,徒儿怎么想,都觉得他们不应该不出手,再者退一步说,朱圣一脉不出手,难不成大魏文宫就没有不是朱圣一脉的大儒?”

    “徒儿想不明白,这些大儒,为何不出手?总不至于说,朱圣一脉不让他们出手吧?”

    许清宵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此话一说,吴铭的神色显得异常严肃。

    “守仁。”

    “你知道为师愿意收你为徒,还有一个原因是什么吗?”

    吴铭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询问许清宵这个。

    “为什么?”

    许清宵略微皱眉,但很快他说出一个答案。

    “是因为徒儿不是大魏文宫的读书人吗?”

    许清宵尝试性的回答道。

    只是没想到,吴铭点了点头道。

    “对。”

    一个对字,让整件事情莫名变得复杂和扑朔迷离起来了。

    “守仁,记住为师说的话,千万不要与大魏文宫任何一个大儒走得太近,倒不是说没有一个是好人,但至少好人不多。”

    “甚至,站在他们的角度,他们也不是坏人,只是利益驱使他们这样做罢了。”

    吴铭神色无比严肃,让许清宵不得与大魏文宫任何一个大儒走得太近。

    “什么利益?”

    许清宵还是很好奇,有什么利益能让大魏文宫宁可付出这么多代价?甚至已经违背了自己的原则。

    财权吗?这不可能,倘若大魏文宫真的想要财权,大魏上上下下除了皇帝之外,基本上都有可能是文宫的人。

    “造圣。”

    吴铭淡然开口,吐出两个字。

    而这两个字,却让许清宵不由瞪大了眼睛。

    “造圣?”

    许清宵有些震惊了,圣人还可以创造出来的吗?

    “恩。”

    “这涉及到真正的秘密。”

    “天地之间,有阴阳之力,浩然正气属于阳力,众生怨念属于阴力,而阳力也划分许多种,浩然正气是一种,百姓民意是一种,王朝国运是一种,无上功德也是一种。”

    “阳力与阴力,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东西,是真正不可思议的东西。”

    “可以理解,天地之间,武者,仙门,儒道,佛门本质都是阳力,而妖魔,邪修,黑暗,不详,诡异,这些本质都是阴力。”

    “武者的极限是一品,倘若你有足够的阳力,那么你不需要修炼,可以一夜之间成为一品武者。”

    “对于妖魔邪修来说,如若有足够的阴力,也可以一夜之间踏入一品。”

    “只不过阳力化作了民意,浩然正气,信仰,功德,而阴力则是一种情绪,众生的情绪,这也是为何妖魔只要吞噬怨魂,就可以突破的原因了。”

    吴铭细细解释真正的辛秘。

    许清宵听的津津有味。

    “而读书人修炼浩然正气,先天拥有阳力,镇压天地邪魔,但得到的信仰之力,以及功德还有民意,会被国运吸收。”

    “所以这就是大魏文宫脱离的目的,他们想要建立一个读书人的国家,让天下苍生信仰他们,拥有自我的民意,还有无数功德。”

    “如此一来的话,他们得到的阳力,有可能创造出一位圣人。”

    “所以,他们其实根本算不上是针对你,你不过是他们的一个障碍罢了。”

    “当真要针对你,你还没有成为大儒之时,他们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怎可能让你形成气候?”

    “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你依旧不是他们主要目的,但你以成为他们最大的障碍,好在的是你也成了气候。”

    “尤其是,有为师在,他们更加不可能动你。”

    吴铭回答道,而这番话,让许清宵彻彻底底明白了,大魏文宫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他们压根就不是针对自己,自己不过是一个障碍,一个没想到会形成气候的障碍。

    “这不对啊,如若是这样的话,为何早不离开大魏?朱圣在的时候,完全可以自主脱离啊。”

    许清宵马上意识到了不对的地方。

    按照这个说法,为什么要等现在?朱圣在世的时候,为什么不这样做?

    可此话一说,吴铭下面的回答,让许清宵彻底愣住了。

    “这个说法,是朱圣提出来的。”

    “提出没多久后,朱圣逝世,同年,天下妖魔大乱,大魏文宫九成大儒殒命,才制止这场动乱。”

    “这里面,涉及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你不要去乱想,哪怕是老夫,也不敢乱猜,已经过了五百年。”

    “不管真相如何,活在当下即可。”

    吴铭说出一则天大的辛秘。

    这让许清宵彻底愣住了。

    造圣计划是朱圣提出来的。

    结果朱圣提出没多久便逝去了,然后同年妖魔大乱,儒家死伤一片。

    这都不要说阴谋论了,哪怕是没脑子的人,都知道这里面有问题啊。

    只是看吴铭的神色,以及吴铭的语气,许清宵意识到,这件事情轮不到自己去研究,也没有资格去研究。

    “徒儿明白了。”

    许清宵点了点头,自己现在还不够资格去研究这件事情。

    “师父,意思就是说,大魏文宫脱离,是为了造圣?”

    许清宵问道。

    “恩,但有一点不要忘了,文宫造圣,真正目的,其实还是想要提高读书人的地位,让读书人拥有真正的话语权。”

    “自朱圣逝后,大魏文宫也的的确确变了,阴谋论也好,猜测也罢,这些读书人已经变了质。”

    “他们执念太深了,如若他们不是大儒,只怕已经入魔了,但自古以来,也不是没有儒者入魔的事情。”

    “总而言之,这帮人不要去招惹,他们的执念很深,他们的计划,也十分可怕。”

    “真到了那一步,也不是大魏王朝能左右的,更不是咱们师徒能够左右的。”

    “所以对大魏而言,缺一位圣人,也缺新的一品。”

    “守仁,如若你真的心系天下,那么就一定要早点做好抉择。”

    “想要靠一个人力挽狂澜,那么你就要做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文武皆一品,那么这个天下,由你说了算。”

    “将目光,逐渐从大魏收回来,要放眼整个尘界五洲。”

    吴铭认真说道。

    而许清宵有些沉默。

    过了一小会后,许清宵深吸了一口气。

    目光坚定道。

    “徒儿明白了。”

    听到这话,吴铭点了点头,随后恢复温和笑容道。

    “行,徒儿,接下来你好好修行。”

    “为师先去处理魔气之事,最快半个月,最慢一个月,便会来找你。”

    “到时候有什么问题,为师会一一解答的。”

    “对了,如若有人想要收你为徒,莫要答应。”

    “还有,这块玉佩拿好,滴一滴你的血进去,如若你遇到危险,捏碎玉佩,为师会在第一时间出手保你。”

    吴铭说到最后,将一块玉佩交给了许清宵。

    “多谢师父。”

    “恭送师尊。”

    接过玉佩,许清宵恭送吴铭,而后者也没废话,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而与此同时。

    杨虎的声音在远处响起。

    “侯爷。”

    “陈正儒,陈大人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