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零七章:朱圣十二册,许清宵悟圣道,惊天异象!【求月底月票】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京都贡院。

    当看到周任明的文章后,许清宵的神色,微微变了。

    这是周任明的文章开头。

    行文洋洋洒洒,文章的内容,大致说的无非就是,国家想要强大起来,必须要有信念,而这个信念,就是圣人。

    朱圣!

    尊重朱圣,人人皆有品德,有仁义道德,这样一来,大魏将会人人向上。

    倘若主考官是朱圣一脉的人,或许看到这篇文章,不管如何也会给个优等评价。

    可主考官是许清宵。。

    还是那句话,许清宵并不会去针对某些人,身为主考官,必须要公平。

    一秒记住.42zw.

    许清宵也尊重朱圣。

    可问题是,这种文章,毫无任何营养,文章全篇都是在夸赞儒道有多好,朱圣有多好,朱圣一脉又有多少。

    而且文章内容里里外外都带着一种莫名的讥讽,什么人人不尊圣人国家将会衰败,而一人不尊圣人也,是为道德败坏。

    并且举例子,尊重朱圣的人当官之后对国家做出怎样的贡献。

    而不尊重朱圣的人,当官之后,又损害了国家什么利益。

    文章算不上高明,但也没有指着自己鼻子骂之类的。

    只能说,纯粹就是恶心人的文章。

    当下,将最后一个字看完之后,许清宵提起毛笔,在上面直接评写。

    仅仅只是一个字,代表着许清宵的意思。

    而后,放在一旁,不管不顾。

    科举一共有三堂考试。

    如若出现一个劣,基本上就别想中举了。

    当然如若后面两堂考试,是甲上等的话,可以破格录取。

    许清宵落笔之后,周任明一直关注着,他神色平静,似乎也猜到许清宵会做什么。

    也就在此时,一份份试卷呈现上来。

    许清宵有空便一卷卷看,看完之后,基本上都会给予中肯的评价。

    好就是好,不是就是不好。

    甚至又是一个多时辰后,许清宵看到了陈星河的文章。

    对于陈星河的文章,许清宵也有些兴趣。

    他认真观看着。

    这是陈星河的策论,以百姓为开头,整篇文章的内容,也都是围绕百姓,认为大魏想要真正走向强国之路,就必须要让百姓吃饱饭,让百姓生活安康。

    等百姓安康之后,才会有劳动力,生产力,促使大魏更快的发展,走向强国之路。

    陈星河的文章,不说很好,但也不差,说到了点子上,但对于当前的大魏并不适合。

    不过总体来说,还算是不错,许清宵给予了评价。

    乙中等。

    文章评价,甲乙丙丁劣,再细分上中下。

    乙中等不算差,如若能拿三个乙中等的话,中个举没问题,当然若是运气不好,同期都是高材生,那就别想了。

    许清宵很公平,没有因为陈星河是自己师兄,从而加分。

    是如何,就是如此。

    如此。

    又是两个时辰后。

    科举结束的钟声也随之响起了。

    钟声响起。

    所有考官下去,将众考生的试卷收走了。

    大部分人都显得有些紧张,他们早就写完了,一直在反复观看而已。

    也有一部分人还没有写完,却不敢多说什么,毕竟钟声响起,必须要收起试卷,不允许拖延时间。

    如若抗拒,视为放弃科举。

    “明日卯时,第二堂科举,诸位考生好好回去休息。”

    此时,王新志的声音响起,告知众人明日来参加第二堂考试。

    很待众考生走后。

    众人也开始忙碌的审批这些考卷了。

    这是大魏的科举,主考官可以当场审批,也可以选择收取考卷后,集中审批。

    毕竟文章倘若极好的情况下,会出现各种异象,若是挺不错的,也自然有大儒阅读。

    是夜。

    许清宵坐在贡院内,观看着一份份考卷。

    一直到丑时三刻。

    许清宵将所有考卷全部看完了。

    因为是考卷,自然需要认真去看,并且还要给出一些注释,与其余考官互相交流意见。

    而从这数千份考卷,许清宵愈发觉得于益这个人不简单,同样也知道了一件事情。

    这天下读书人对朱圣的态度了。

    所谓窥一斑而见全豹,这一千份考卷,除了个别几个人,基本上所有人在文章当中都多多少少带上圣人。

    对朱圣的崇敬,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读书人崇敬圣人,这不是什么坏事,但许清宵却敏锐地发现。

    这些读书人,不仅仅只是崇尚圣人这么简单,而是将圣人当做了信仰,一种根深蒂固的信仰,在他们眼中圣人超越一切,至高无上。

    从文章的某些内容就可以看出,天下读书人对朱圣已经陷入了一种‘狂热’以及‘信仰’的程度上了。

    细细想来,许清宵也逐渐意识到是什么原因。

    圣人的确高高在上,这是不可置疑的,也是不容置疑的,读书人崇敬圣人,是尊师重道的表现。

    而对于圣人本身来说,他是希望自己的学问,自己的中心思想传播出去,希望每个人都能理解自己的思想,从而建设一个充满浩然正气的世界。

    这是每一代圣人的想法。

    可这也只是圣人的想法。

    但圣人的门徒却不这样认为,他们因为跟随过圣人,莫名产生一种‘虚荣’一种发自内心的‘骄傲’。

    待圣人逝去之后,他们也会摇身一变,变成圣人在世间的代言人。

    而为了稳固权力,为了继续成为圣人的代言人,所以他们不断给后世人洗脑,给后世读书人洗脑。

    从小到大就灌输‘圣人至高’的思想,圣人的每一句话,你都要牢牢记住,圣人每一本书,你也要牢牢记住。

    而为了让读书人乖乖听话,就需要朝廷辅助,科举就成为了稳固地位的最大竞争了。

    不管读书人到底是不是真心读书,但你想不想当官?想不想出人头地?想不想过上好日子?

    想的话你就要读书,考科举,而科举内容基本上都是由朱圣一脉把控。

    接下来学什么你心里应当明白了吧?

    这是内部地位稳固,通过科举来限制读书人。

    而外部地位稳固,就是最直接的方法了,划分阶级,打压异类。

    内部依靠的是科举来稳固地位,外部就是划分阶级,怎么划分?很简单,继续烘托朱圣。

    把圣人无限拔高,圣人没死的时候,地位可能还没这么高,但圣人死后,地位无限拔高,一代又一代的灌输。

    朱圣做过那些事情,朱圣说过什么话,然后美化圣人,实际上圣人也有脾气,也有欲望,只是他们懂得克制,明白道理。

    但随着圣人死后,他们的门徒,开始神话圣人了,圣人没有犯过一点错,圣人曾经为了学习,站在冰天雪地里面如何如何。

    有的是真事,有的是假事,有的甚至朱圣一脉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只要不断的宣传,不断的神话,一代又一代过去了,谁还会记得是真是假?

    尤其是对方是一位圣人,你敢质疑吗?

    如果你非要质疑也不是不可以,可问题是,你拿什么资格质疑?不说别的,你最起码得有半圣境界吧?

    可倘若真有半圣境界,也不会去质疑,所以形成了一种‘无解’的闭环。

    而神话圣人最大的好处是什么?

    朱圣一脉的地位越拉越高,文人也越来越推崇朱圣一脉,如此一来,其他读书人怎么看?

    谁不想成为宴会上的风云人物?

    而且朱圣一脉更懂得稳固人心,他们聚集在一起,互相帮忙,摆出一副仁爱的样子,团结一致。

    这就如同散户和庄家的道理一样。

    散户如果凝聚成一团,可以轻而易举干翻庄家,可问题是人心不齐,尤其是即便是有人说,要去干庄家,带头冲锋,大部分人还是观望。

    所以被庄家轻而易举碾死。

    而庄家一旦成型了,就是滚雪球的发展。

    越来越多的读书人,加入了朱圣一脉,只要加入朱圣一脉,地位上就能得到提高。

    以后参加宴会或者是出门在外,来一句吾乃朱圣门徒,有没有逼格?

    如若表现的好,还可以来大魏文宫听一下课,要是会点人情世故,指不定拜师大儒。

    换谁谁扛得住?

    所以朱圣一脉的人,只要将这些事情做好了,接下来就是等时间发酵。

    五百年的时间,完全够了。

    甚至都已经多余了。

    自然而然,朱圣一脉成为了天下最大的读书人团体。

    他们聚集在一起,推崇朱圣,霸占着各种资源,谁要是侵犯他们的利益,得到的便是天下读书人集体讨伐。

    任何穿越者,稍微看过资本论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许清宵被天下读书人仇视的原因啊。

    不是天下读书人没脑子,被人摆布,而是天下读书人围绕的都是自己利益。

    至于说读书人有浩然正气,按理说应当明辨是非。

    那么反过来一句话,什么叫做是非?

    谁会觉得自己做错了?

    站在大魏文宫的角度上来看,大魏文宫做错了吗?

    许清宵怒怼大儒,虽然严儒的的确确有些做得不对,太过于严法了,可问题是你一个晚辈怒怼长辈,这是对还是错?

    站在许清宵角度,是错的。

    可站在严磊的角度上来看,这件事情他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没有任何明文规定说了,他不能这样做。

    而许清宵又在一步一步挑战大魏文宫,建立心学,创建新的学派。

    虽然到现在心学都一般般,可问题是,大家都推崇朱圣,你不但不推崇朱圣,不加入我们,而且还搞一个新的东西来?

    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从这一刻开始,许清宵在天下读书人心中就已经有些印象差了。

    结果许清宵更是把持朝政,文宫出招,许清宵不但完美化解,而且每一次都让文宫吃瘪。

    天下读书人能舒服吗?

    再加上先天第一印象的不爽,那么他们对许清宵就越来越不爽。

    所以文宫让他们去针对许清宵,他们立刻答应。

    这叫做什么?这叫做铲除异己。

    当然也有大儒没有参与进来,但他们不参与进来,并非是说就认可许清宵,而是没有侵犯到自己的利益。

    甚至说,这些大儒已经没有什么利益可言了,要么就是想安安稳稳度过余生,要么就是有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负。

    而这种人,往往在文宫当中,属于名声大,但没有任何实权的。

    是文宫拿出去宣传的存在,可文宫如何发展,怎样发展,这些大儒说不上话来,最多可以提点意见,可最终的权力,还是在那帮人手中。

    书房内。

    许清宵望着油灯烛火,这些道理他逐渐明白了。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可实际上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利益决定一切,屁股决定脑袋。

    而且任何势力做到这个程度,都会这样发展。

    把文宫当做一个产业来看,很多事情一下子就明朗起来了。

    文宫越来越好,地位越来越高,那么加入文宫势力的朱圣一脉,自然地位也越来越高。

    某某国掌控军权,国君强势无比,不尊儒生是吧?

    我打不过你,可文宫一张旨意下来,天下朱圣一脉的读书人,骂不死你。

    天下读书人,九成是朱圣一脉的,剩下的一成,完完全全属于那种理想派,不愿意参与任何争斗的存在。

    所以,文宫就代表天下读书人。

    确定了自己的阵营,确定了自己的方向,那么所有事情就简单多了。

    明确目的,围绕利益,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一时之间。

    一道叹息之声响起了。

    这一次科举,许清宵也算是明白陛下的意思了。

    她并非是让自己掌控科举,而是让自己明白,现在文宫到底是什么情况,天下读书人又是什么情况。

    这些东西说给自己听,自己只怕不会相信,但当自己主审科举之后,很多道理自己都会明白。

    望着外面的夜色。

    许清宵推开房门,独自一人静一静。

    月光之下。

    许清宵莫名觉得有些可笑。

    天下的儒者!

    竟是这般模样,说到底都是一群凡人罢了。

    无非是受到天恩眷顾罢了。

    朱圣一脉能形成如此规模,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

    儒道独一无二的眷顾,成为读书人,增加天地之间的阳力。

    恰好出现了一位朱圣,成为了拉拢天下读书人的金字招牌,只怕朱圣本人也想不到,自己死后五百年,会变成这种模样。

    人和,朱圣一脉都是一等一的人精啊,看似简单的手段,却完美执行。

    当然这也离不开必然的自然规律。

    就好像王朝一样,一旦建立王朝,再没有天灾人祸,也没有外敌的情况下,将会迅速扩张,然而就一定会衍生出贪官和清官。

    这是必不可少的。

    但有一点,许清宵格外的清楚。

    天地之间,万物皆然遵循自然规律,阴盛阳衰,阳盛阴衰。

    没有不朽的王朝,也没有永恒的存在。

    当一个王朝,大部分都是贪官的时候,那么这个王朝也即将走到了末路。

    而当文宫这种势力,满脑子都是围绕利益之时,那么这个势力,也即将走到了末路。

    欠缺的,无非是一个人,或者是一件事。

    大厦不会突然倒下,但当大厦倒下的时候,也是极快的。

    朱圣一脉。

    走到了末路了。

    望着月色。

    许清宵沉默了许久。

    一直到卯时。

    科举第二会考来了。

    许清宵从院中走出,缓缓来到了主考地点,如昨天一般。

    只是他将原本的试题收回了,取而代之,换了一个新的试题。

    主考地点,参与科举的考生们,已经落座下来了。

    王新志等人早早来了,许清宵是掐着时间来的。

    “我等拜见许大人。”

    这一刻,考生们以及其他考官纷纷朝着许清宵一拜,但周仁明这批人依旧是坐在那里,连站都不站起来。

    他们似乎觉得自己昨日让许清宵吃瘪了,所以今日比昨日更加莫名嚣张起来了。

    许清宵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只是点了点头,将试题交给王新志。

    紧接着回到自己的主考官位上。

    拿到试题。

    王新志也没看,而是看向众考生道。

    “科举开始,众考生准备。”

    说完此话后,众人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而王新志也来到钟旁,让人敲钟过后,便缓缓展开手中白纸。

    只是下一刻。

    当王新志看到试题之后,脸色一变。

    王新志将目光看向许清宵。

    然而许清宵神色无比平静,一时之间,王新志叹了口气,随后缓缓开口道。

    “大魏王朝,武昌二年,科举第二试题。”

    “文宫之害。”

    王新志几乎是硬着头皮将试题说出。

    刹那间,随着试题说出之后,所有考官脸色瞬间大变,而这些学生们也在一瞬间哗然一片了。

    尤其是周仁明等人,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难看。

    他们昨日才道出朱圣一脉的好,讽刺许清宵不尊圣人,结果许清宵今日的试题,几乎是将朱圣踩在脚下。

    实际上,许清宵的试题,针对的是文宫,但在他们眼中,许清宵就是在针对圣人。

    “许清宵,你如此蔑我圣人,你当真大胆。”

    周仁明体内的血,直接涌上脑袋,他大声怒吼,指责许清宵这般行为。

    怒声极大。

    主考台上。

    许清宵眼神没有任何怒意,只是缓缓开口道。

    “考场喧闹,逐出去,剥夺功名,三年内不得再考。”

    许清宵声音很平静。

    周仁明这种人,许清宵压根就不想对付,连七品都没有,在这里叫嚣。

    如若自己不是主考官,他周仁明下场会很惨。

    可自己是主考官,一切按规矩来。

    “许清宵,你大逆不道,竟然如此污蔑圣人。”

    “你将我驱逐,我周仁明今日还不考了。”

    “你这种人,不尊圣人,不敬长辈,罪无可赦。”

    周仁明怒吼连连,他并不在意被驱逐,昨日写那种文章,他便已经不考虑科举了。

    眼下他就是要骂,骂许清宵,将心中的话,全部说出来。

    “来人。”

    “将考生周仁明,扣押大牢,藐视科举,不尊本儒,罪上加罪,今日午时,由刑部,大理寺验明真身,斩首示众。”

    许清宵淡然开口。

    既然对方一心求死,许清宵也就不给机会了。

    “许清宵,你敢?”

    “我乃大魏读书人,有功名在身,又没犯重罪,按照大魏律法,你不能杀我。”

    周仁明听到这话,眼神之中明显露出慌忙之色,但他依旧昂着脖子如此说道。

    只是贡院内的护卫,已经过来了,直接将他扣押,根本没有任何一点留情。

    而在这帮护卫眼中,一个区区考生算什么?许清宵连天地大儒都敢杀,这人脑子真有问题。

    “好,你的功名没了,王大人,劳烦您请人去一趟吏部,把这人的功名革了。”

    许清宵开口,语气平静无比。

    此话一说,周仁明还想要嚷嚷着什么,但过来扣押的护卫不蠢。

    直接一巴掌扇在周仁明脸上,让其瞬间闭嘴。

    下一刻,周仁明被扣走了。

    其余人面面相觑,即便是一同跟随周仁明同来的读书人,在这一刻莫名害怕了。

    “如若觉得试题有问题,可以放下笔,视为弃考。”

    “这是尔等的权力。”

    “还有,再喧闹,一视同仁。”

    许清宵声音略显冷漠。

    他昨日不出手,是不想理会这种事情,狗叫几句,没必要去招惹。

    可今日出手,狗已经咬了自己,许清宵可不信奉那句难道还咬回去这个理论。

    许清宵不会咬回去,杀了就行。

    不过当许清宵说完此话后,众读书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部分读书人还是老老实实参加科举。

    他们虽然是读圣贤书,可问题是,他们更在乎自己的仕途。

    但也有一批读书人起身离开了,不过没有像周仁明这般作死。

    这帮人就是实打实被洗脑成功读书人。

    许清宵不在乎这些人,依旧是静静等待着。

    数个时辰后。

    又是于益第一个写完了考卷,许清宵仔细观看。

    文章内,于益的思路与自己再一次不谋而合,认为文宫之害在于,读书人不再是读书人,而是追逐地位与权力的人。

    读书为的不是天下苍生,为的是自身利益。

    文章犀利,而且字字珠玑,倘若这文章拿给大魏文宫看,估计文宫大儒也要炸了。

    收回目光,许清宵看向于益。

    后者感受到许清宵的目光,当下抬起头来,随后朝着许清宵拱手,他不能站起来,这是规矩,可面对许清宵,他尊重,可这番尊重并不是那种谄媚与巴结。

    只是尊重罢了。

    “此子,大才。”

    许清宵在考卷上写下优。

    优,是超过甲的评价,唯独主考官可以写优,其余考官只能划分甲乙丙丁。

    过了几个时辰后。

    有人来了,找的是王新志。

    过了一会,王新志皱着眉头走了进来,来到自己面前,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

    许清宵大致也猜到了什么事情。

    “王大人,是否有人找你,让你向我求情,绕过周仁明?”

    许清宵问道。

    “恩,不过老夫拒绝了。”

    王新志给予回答,也没有隐瞒什么。

    “倘若王大人求情,我可以放他一马。”

    许清宵不想折损王新志的面子,他这般开口,毕竟一个周仁明而已,被人当了棋子,傻乎乎的。

    “不了。”

    王新志摇了摇头,而后开口道:“不杀一个周仁明,往后就会有千千万万个周仁明,这种人,死不足惜。”

    王新志语气冷漠道。

    如若只是一些小事,他的确会求情,科举考场上,也敢这般,那就没什么好商量的。

    听到王新志的回答,许清宵到没有说什么了。

    就如此,科举结束。

    许清宵如昨日一般。

    不过这一日深夜,当许清宵审批完所有考卷后,王新志来了。

    “守仁。”

    私下见面,王新志就没有称呼许清宵为大人了。

    “王大人。”

    许清宵倒是客气。

    “明日科举,结束后,打算去做什么?”

    王新志倒也直接,开口问道。

    “回去读书。”

    许清宵回答道。

    “守仁,明日科举结束后,去大魏文宫吧,朱圣十二册,一定要认真看。”

    “对你定然有帮助。”

    王新志说出自己来找许清宵的目的。

    他知道许清宵最近在想什么,所以特意过来提醒一句。

    此话一说,许清宵点了点头,也算是明白王新志来找自己做什么了。

    “好。”

    许清宵点了点头。

    而王新志继续开口道。

    “这次科举,可看中什么人才吗?”

    王新志询问许清宵道。

    “有几个,但数量不多。”

    “不知对比以往如何?”

    许清宵给予回答,同时也很好奇地询问。

    毕竟王新志主持科举的次数比自己多。

    “新朝第一科举,不怎么行,对比以往,差了许多。”

    “准确点来说,越来越差了,今年这个于益极其不错,文章犀利,有点你的影子,只不过太过于锋芒也不好,没有你的能力,如此锋芒的话,麻烦很大。”

    王新志给予回答。

    随后,他继续开口道。

    “老夫看了于益的文章,也明白了你为何出这道题。”

    “是啊,自朱圣逝后,文宫越来越糟糕了,早几百年还好,可到了今日,文宫已经将传道受业放在一旁,所有心思都是想着如何稳固文宫地位。”

    “圣人在的时候,他们没有这样做,圣人不在的时候,他们也害怕地位不稳固。”

    “读书人没有读书人的样子,这就是现在的环境。”

    “守仁,老夫尊的是朱圣,不是文宫,老夫希望你早日成圣,还读书人一个朗朗乾坤。”

    “如若有什么地方,需要老夫去做,尽管开口。”

    “再过几年,老夫也要告老还乡了。”

    王新志感慨道。

    他也意识到大魏文宫这些年来的变化,所以不由感慨万分。

    “王大人言重了,您身子骨还健朗,再做二十年都不成问题。”

    许清宵如此说道。

    而王新志摇了摇头,有些苦笑道。

    “到了这个位置,没有人舍得下来,但大魏需要新人了,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

    “大魏王朝历经北伐之战,国家动摇,王朝于风雨之中,我等所做的事情,就是让国家稳定下来。”

    “剩下的,是你们年轻人该做的了。”

    “文宫脱离后,或许是一件坏事,也或许是一件好事,待这两年,大魏彻底稳定,我等也会相继离开。”

    “大魏王朝,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王新志没有承下许清宵的安慰,反而十分认真地阐述事实。

    许清宵听后,没有说什么。

    过了一会,王新志离开了。

    望着离开的王新志。

    一时之间,许清宵更加沉默。

    时间缓缓流逝。

    第三日。

    许清宵依旧主考。

    而第三日的考题。

    许清宵的试题,并非是什么经书论文,而是拿出大魏当前的弊端情况,让考生们发挥。

    考的不是知识,而是思想。

    第三日。

    依旧是于益文章最好,但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的师兄,也写了一篇不俗的文章。

    许清宵也没有避嫌,直接标注优。

    一直到申时。

    科举结束。

    十日之后,科举揭榜。

    不过这一日,许清宵没有审批考卷,交给王新志他们审批即可。

    待考生们离开后。

    许清宵过了一会,独自一人,朝着大魏文宫走去。

    他要去看朱圣十二圣册。

    因为自身对圣道几乎没有任何头绪,闭门造车,终究是困难的。

    看一看别人的东西,或许会让自己有所感悟。

    再临大魏文宫。

    许清宵没有丝毫一点尴尬,反倒是极为从容。

    而随着许清宵来到大魏文宫后,一时之间,大魏文宫更加安静了。

    所有人几乎都看向许清宵,眼神无比复杂,但没有人敢说什么,也没有人敢流露出什么神色。

    很快,一道身影出现了。

    “晚辈华星云,拜见许儒。”

    华星云的出现,让许清宵有些惊讶。

    这个人实在是有些古怪,从最开始出现,许清宵以为此人会找自己麻烦。

    却没想到的是,华星云不但没有找过自己麻烦,而且一直在老老实实做事,也没有得罪过自己,甚至许清宵还听闻华星云在外会维护自己的名声。

    而且这一次科举,按理说华星云也会参加。

    却不曾想到,华星云没有参加。

    不过许清宵一眼就看出,华星云已经立言了,是六品的正儒。

    当初看到他的时候,也不过是明意。

    “华兄客气,许某不喜欢这种规矩。”

    许清宵开口,微微笑道。

    “许儒言重了,许儒,您今日前来是为了十二圣册的吗?”

    华星云询问道。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而后者也没有多说,直接带着许清宵前往大魏藏经阁。

    一路上各种目光投来,随着许清宵进入藏经阁后。

    声音才逐渐响起。

    “许清宵这般蔑视圣人,十二圣册他看得懂吗?”

    “如此不尊圣人,还有脸去看十二圣册?”

    “唯独心诚之人,才能看懂十二圣册,许清宵看不懂的。”

    一些声音响起,不多也不大,就是一些小议论罢了。

    大魏藏经阁内。

    随着华星云引路,许清宵来到了藏经阁顶。

    阁顶上,有十二块石碑,石碑之上摆放着金色的圣册。

    “许儒,这便是朱圣十二册,此地我不能长待,晚辈在下面等待。”

    华星云极为客气。

    而许清宵点了点头,随后来到第一块石碑面前,直接将圣册拿起。

    刹那间,浩然正气弥漫,一缕缕圣威压来。

    不过随着许清宵释放出自己的浩然正气后,圣册安静下来了。

    这是原稿圣册,非大儒不可观看,大魏文宫一些正儒或者是七品明意儒生,也是通过天地大儒的摘抄本,才能观看。

    拿到圣册后。

    许清宵直接翻开,阅读圣言。

    刹那间。

    宏伟之音在脑海当中响起,这是朱圣之言。

    阐述天地之道,自然之道,人族之道,万物之道。

    几乎是一瞬间,许清宵陷入顿悟状态当中。

    听得如痴如醉。

    圣人之言,自然与众不同,许清宵纵然有万古大才,可面对圣人,依旧不足。

    天地宇宙的玄奥,万物自然的规律。

    当这些道理出现时,令人莫名升华,仿佛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这是圣道。

    许清宵静静感悟。

    而就在此时,他周围的浩然正气,也逐渐弥漫。

    一个时辰后。

    许清宵将第一册圣言放下,拿起第二册圣言。

    他心无旁骛,在认认真真阅读圣言。

    一册册的观看。

    一册册的阅读。

    逐渐的,他周围的浩然正气,也愈发浓厚。

    不,是整个藏经阁,弥漫着无与伦比的浩然正气。

    又一个时辰。

    许清宵拿到第三本圣册阅读后。

    整个藏经阁,突兀之间,响起一道道诵经之声。

    冲天的紫色浩然正气,也在这一刻爆发了。

    轰!

    紫气冲天,藏经阁的动静,瞬间引来整座文宫所有儒生投目看去。

    “发生了什么事了?”

    “藏经阁为何如此?”

    “许清宵不是在藏经阁吗?这是他弄出来的异象?”

    “好气,为什么许清宵去个藏经阁都能引来这样的奇景?”

    儒生们惊愕,但更多的是嫉妒。

    “许清宵在顿悟,老夫猜中了,十二圣册,乃是圣人亲笔而写,对于天资绝佳之人来说,有奇效,无论如何,许清宵的才华,无人可质疑,这十二圣册,对他来说,只怕意义非凡啊。”

    有大儒开口,望着藏经阁如此说道。

    “十二圣册,的确意义非凡,许清宵弄出这样的奇景,到也正常,可惜啊,他并非是我朱圣一脉,否则的话,朱圣一脉,又要昌盛五百年。”

    也有大儒开口,他不震撼这一幕,而是惋惜,惋惜许清宵并非是朱圣一脉。

    藏经阁的光芒越来越炽烈。

    百丈紫气,引得大魏京都不少人驻足而望。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紫气越来越恐怖。

    三百丈。

    五百丈。

    千丈。

    直入云霄。

    轰轰轰!

    这一刻,大魏文宫震颤了。

    藏经阁内,许清宵也已经看到了第九册。

    诵经之声,一开始传遍大魏文宫,可现在这种诵经声传至整个大魏京都。

    天穹之上,更是浮现一朵朵的才气之云。

    整个大魏文宫炽烈发光。

    到最后,圣像都开始共鸣了。

    异象也越来越宏伟。

    诵经之声也越来越大。

    而当许清宵拿起第十册阅读时。

    轰!

    恐怖的浩然正气,在文宫当中,凝聚出一尊圣像。

    但这并非是朱圣的圣像。

    而是许清宵的圣像。

    “你们看,这个虚影像不像许清宵?”

    “嘶!当真像啊。”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许清宵要成圣了?”

    “这么好端端就要成圣了?”

    “怎么可能?”

    “他观看十二圣册,明悟圣人之道,这是要成半圣啊。”

    “有可能,极有可能。”

    那一道道声音响起。

    儒生们震撼,不仅仅是他们,京都上下也震惊了。

    大魏皇宫。

    所有人都观望着异象。

    女帝更是直接走出大殿,将目光看向大魏文宫。

    大魏六部,国公府,列侯府,权贵们的目光,也在这一刻,死死地看着大魏文宫。

    这异象越来越恐怖了。

    光芒也越来越炽烈了。

    浩然正气,如同汪洋大海一般,淹没了整个大魏京都。

    诵经之声,更是响彻万里。

    这的确是成圣征兆啊。

    吏部当中。

    陈正儒死死攥紧拳头,他希望许清宵因此能成圣。

    倘若许清宵成圣了。

    可以瞬间扭转局势啊。

    礼部当中,王新志的目光也充满着期盼。

    整个大魏京都,无数人的目光,都充满着期待。

    但也有人露出紧张之色。

    不希望许清宵成圣。

    第十一册。

    第十二册。

    终于。

    许清宵拿起第十二册圣言。

    这一次,许清宵只用了半个时辰,看完了这一册。

    当朱圣十二册,全部被许清宵看完之后。

    刹那间。

    许清宵立在藏经阁。

    脑海当中浮现无数想法。

    朱圣的身影,也出现在脑中,讲述着圣人之道。

    轰轰轰!

    光芒冲天。

    直插云霄。

    将整个大魏京都,彻彻底底照亮。

    狂风席卷大魏京都。

    天地之间。

    炽烈无比的圣意,越来越浓烈。

    而文宫当中的圣像虚影。

    也越来越凝实了。

    这一刻,文宫大乱,不少大儒脸色紧张。

    曹儒与方儒的面容,则极其难看。

    他们怎么也算不到,许清宵当真能借助十二圣册,领悟圣道。

    可就在此时。

    一道宏伟无比的声音响起了。

    “蔑圣者!”

    “不可成圣!”

    --

    --

    --

    后面还有。

    五点之前。

    月底求月票。

    今日月票1500张,只要破7000张,因为有双倍的加持。

    今天无论如何三更!做不到删书走人。

    最后一天了,月票投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