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零八章:许清宵自己的圣道,对话朱圣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文宫。

    无与伦比的异象映照天穹。

    一尊圣人虚影也出现在文宫之中,谁都没有想到,许清宵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顿悟了圣道?

    这是要成圣吗?

    儒生们露出震撼之色。

    而大儒们一个个脸色难看,尤其是曹儒与方儒,他们最不希望许清宵成圣。

    之前他们也有些猜测,许清宵会不会因为看完朱圣十二册之后,就直接成圣了。

    可没想到的是,还真发生了这种事情。

    许清宵能成圣,他们不信。

    但许清宵借助朱圣十二册成圣,他们相信有这个可能性。

    那是圣人亲笔感悟,十二册,阐述天地之道,阐述万物之道,太过于高深,也太过于玄奥了。

    首发

    倘若看懂了,一朝成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他们不希望许清宵成圣啊。

    然而,就在这一刻。

    一道宏伟无比的声音响起。

    “蔑圣者。”

    “不可成圣。”

    这道声音响起,宏伟无比,这是故意打断许清宵的顿悟,想要阻止许清宵成圣。

    这是洪圣的声音。

    在关键时刻,他出手了,绝对不允许许清宵依靠朱圣之意明悟。

    他也害怕,非常之害怕,害怕许清宵成圣。

    倘若许清宵成圣,对大魏文宫来说,是天大的打击,比一品镇杀大魏文宫还要可怕。

    “放屁!”

    就在这一刻,大魏皇宫当中,吴铭的声音响起了。

    他本来正在洗刷自己体内的魔气,可许清宵成圣的异象,惊动了他。

    发现许清宵要成圣,吴铭喜忧参半,喜是许清宵能成圣,忧是怕许清宵成圣之后,对武道又不感兴趣了。

    然而,听到洪圣之言,吴铭直接暴怒。

    一句放屁,直接怼回去了。

    然而吴铭的声音响起,并没有让洪圣害怕,相反洪圣的态度,更加坚决道。

    “许清宵诸般瞧不起我大魏文宫,污蔑圣人,如今又想借助朱圣之册成圣,这未免不是显得有些可笑?”

    “先生,你身为一品,的确可以无视规则,但道理难道都可以不讲吗?”

    洪圣的声音响起。

    正常来说,他在吴铭手中吃过大亏,按理说应当老实一点,可如今洪圣却还敢开口,这就证明一点。

    他不希望许清宵成圣。

    而且,他已经慌了。

    此话一说,吴铭神色不变,望着洪圣冷漠道。

    “吾徒何时污蔑过朱圣?至于瞧不起大魏文宫,你告诉老夫,什么时候大魏文宫就代表朱圣了?”

    “尔等,说好听一些,是朱圣一脉,是朱圣的门徒,可说难听点,朱圣亲自收你们为徒了吗?你们打着圣人的名义,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就是朱圣一脉?”

    “今日,吾徒成圣,谁敢阻扰,老夫杀其全家。”

    吴铭声音冷冽。

    如今的大魏,需要一位圣人。

    如若是一位年轻的圣人,对文宫的的确确有致命打击,吴铭并不是想要与文宫作对,而是不希望大魏再发生什么乱子罢了。

    并且许清宵是自己的徒儿,他自然更加偏袒自己的徒儿啊。

    “先生,倘若许清宵愿意入我朱圣一脉,他今日成圣,某愿意。”

    “可倘若许清宵不愿意加入我朱圣一脉,他今日成圣,某不会答应。”

    洪圣开口,他的意志无比坚定。

    这手段很卑劣,以这个为由攻击许清宵,不希望许清宵因此成圣,虽然站得住脚,但在很多人眼中看来,洪圣有些落了下乘了。

    毕竟对于天下苍生来说,多一位圣人,终究是好事,但对于大魏文宫来说,对于朱圣一脉来说,不是他们的圣人,都将是异类。

    “你不答应?又能如何?”

    吴铭语气轻蔑道。

    可洪圣的声音继续响起了。

    “先生,你是一品武道,战力无匹,洪某知晓,但儒道的事情,洪某比先生更加明白。”

    “还望先生不要插手我儒道之事。”

    洪圣继续开口,他不想与吴铭为敌,可若是吴铭强行要插手,他也无惧。

    “那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在老夫眼皮底下,阻止吾徒成圣。”

    吴铭的声音,冰冷可怕。

    他彻底动了杀机。

    倘若洪圣真敢乱来,他不介意血洗文宫。

    “祭文宫圣器。”

    “聚读书人之力,阻止许清宵成圣。”

    “此人蔑我朱圣,上不敬长,下不待幼,此人无德无能,不配为圣。”

    “今日,我洪正天,凝聚朱圣一脉读书人之力,阻许清宵成圣。”

    洪正天也没有任何废话了,他宁可付出生命代价,也不可能让许清宵成圣。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

    刹那间,一品天威也随之出现。

    “朱圣一脉,妖魔横生,阻吾徒儿,证道成圣。”

    “今日老夫血洗文宫,还天下朗朗乾坤。”

    此时,吴铭也没有任何废话了,他不想走到这一步,可为了许清宵他无所畏惧,今日他要血洗文宫。

    杀出一品天威。

    轰轰轰!

    八玉圣尺,浩然文钟在这一刻爆射出无量光芒,冲天而起,阻挡着一品天威。

    朱圣一脉读书人的意志,也在这一刻,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如同无尽能量一般,灌入圣器之内。

    阻挡天威。

    而大魏文宫内。

    众儒生一个个激动不已,他们加持自己的信念。

    只是有一些大儒,却莫名皱起眉头来了。

    许清宵成圣,他们自然不愿意看到,但如若许清宵真能够成圣,难道不是为了天下苍生好吗?

    他们皱眉,陷入了沉思,莫名之间,他们总觉得有些古怪。

    可就在此时,洪圣的声音再次响起。

    “许清宵!”

    “若你入我朱圣一脉,今日洪某可让你成圣。”

    “如若你拒绝,今日洪某,请朱圣之意,誓死阻挡。”

    洪正天开口,他望着文宫当中愈发凝实的圣像,这般出声。

    许清宵成圣,对文宫影响太大了。

    哪怕大魏文宫脱离之后,许清宵再成圣,他都不会如此。

    现在许清宵成圣了,大魏文宫想要脱离,就真的麻烦了。

    这才是他害怕的地方,也是他为什么一定要阻止许清宵的地方。

    振聩发聋的声音响起。

    大魏文宫。

    藏经阁内。

    许清宵压根就没有受到外界任何影响,而是不断思索朱圣的圣意。

    此时此刻,许清宵脑海当中出现一面平湖,这是顿悟。

    许清宵陷入了彻彻底底的顿悟之中,忘却了一切,除了自己的身份之外,什么都不记得了。

    而平湖当中,朱圣的身影立在那里,他负手而立,绽放万丈光芒,面容上也带着笑意,注视着自己。

    宏伟的诵经之声响起,而自己则站在岸上,周围没有船,十二圣册形成了一块又一块的台阶,直指圣道。

    许清宵明白,只要自己走到朱圣面前,自己就能成圣。

    这是圣道感悟。

    朱圣十二册当中,有他的圣道。

    天地之道。

    宇宙之道。

    万物之道。

    自然之道。

    存天理而灭人欲,这是朱圣的立意,也是他的中心思想。

    自天地诞生之后,宇宙演化,诞生出万物与自然,所有的一切,相生相伴,同样也是相生相克。

    人为万灵之长,拥有智慧,也伴随着欲望,智慧是创造一切的存在,使得一切变得美好,然而欲望则是毁灭一切的存在,使得一切变得不美好。

    人有欲望,会逐渐变得不择手段,忽略一切,只求达到目的,破坏自然,损害他人,使得天地之间变得肮脏丑陋。

    而地位越高的人,欲望会带来更多的丑陋。

    武者,若有欲望,横行霸道,欺压弱者。

    官者,若有欲望,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仙者,若有欲望,为求长生,屡触禁忌,忤逆天理。

    帝者,若有欲望,征战不休,死伤无数,骸骨如山。

    天地一切,相生相克,人有欲才为人,但欲望不可无限扩大,应当克制,需懂得天理,明白自然之道,而灭人欲。

    这就是朱圣的中心思想。

    也是他的圣道。

    许清宵听的如痴如醉,他已窥见圣道,此时此刻,他动身了。

    走上石阶上。

    一步,两步,三步,十步,十二步。

    朱圣虚影,距离自己只有最后一步了。

    若跨越这一步,自己将彻底明悟圣道,成就半圣。

    然而,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传入这方天地。

    “守仁!醒来!”

    “他之圣道,并非是你之圣道。”

    “莫要着道了。”

    声音响起,不算很大,而且莫名让人觉得是幻听一般,许清宵有些迷茫地看向周围,没有任何身影,也没有任何声音。

    甚至他都记不起来,这是谁的声音,好像很熟悉,又好像很陌生。

    “天理之道,视为圣道。”

    “灭欲之道,视为人道。”

    “许守仁,踏过这一步,你便可证无上圣道。”

    朱圣的声音响起。

    他看向许清宵,语气平静,面容温和。

    刹那间,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他抬起脚,准备跨越最后一步。

    只是,就在这一刻。

    那声音再次响起。

    “不要过去。”

    依旧是熟悉的声音,但又显得陌生。

    是谁?

    许清宵皱眉,他收回了步伐,转身观望四周,可惜没有任何一点声音。

    “是心魔。”

    “不用理会。”

    朱圣的声音响起了。

    给予回答。

    告知许清宵,这是心魔,让许清宵莫要乱想。

    心魔吗?

    许清宵有些沉默。

    他也不清楚是不是心魔,只是这声音的确很熟悉。

    是谁的声音?

    他想不到。

    过了一会,许清宵最终叹了口气,想要继续踏出这一步时。

    突兀之间,一道恐怖的声音响起。

    “蔑圣者,不可成圣。”

    声音响起,如雷贯耳,让许清宵顿时醒悟过来了。

    所有的记忆全部浮现,这一刻,许清宵清醒过来。

    他看着眼前的朱圣,后者面色依旧温和,望着自己,但所有的事情,许清宵记起来了,这声音是洪圣的声音。

    但方才的声音,是朝歌的声音。

    朝歌让自己不要成圣?

    不,朝歌让自己不要走朱圣这条圣道,选择自己的圣道。

    “朝歌兄长。”

    许清宵心中呼喊,想要询问朝歌,然而朝歌的声音并没有再响起了。

    朝歌说过,自己不成圣,他们不能苏醒,亦或者等到他们自己醒来,但等他们醒来,需要漫长的时间。

    而方才的声音,应当是朝歌察觉到自己要成圣了,所以特意提醒自己,不要走别人的圣道。

    一瞬间。

    许清宵醒悟了。

    朱圣的圣道,的确非同小可,但这并不是自己的圣道。

    自己的圣道,应当是自己来走,每一步都是由自己来的。

    而且每一步,自己都有感悟,并非是强行提升上来,可如若自己现在成圣,那么就是走朱圣之道,是别人的圣道,现在没什么问题,可以后自己终究无法突破。

    无法真正踏入一品。

    这很恐怖。

    哪怕是成为了亚圣,也没有任何作用。

    再次望着朱圣,后者面色依旧温和,等待着自己走过去。

    然而,许清宵摇了摇头,朝着朱圣一拜。

    “圣人在上,学生有自己的圣道,多谢圣人指点。”

    许清宵开口,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朱圣没有任何神色变化,而是看着许清宵道。

    “守仁,你放心,这条道,你可以入一品。”

    他没有生气,也没有恼怒,而是告知许清宵,他的圣道,可以让其成一品文圣。

    然而此话一说,许清宵摇了摇头,他已经下定决心,不管朱圣说的是真是假。

    还是开口道:“圣人在上,学生认为,每个人都与众不同,每个人的道,也与众不同,圣人之道,博大精深,可并非一定适合学生。”

    许清宵给予回答,对方是朱圣,真正的圣人,尊重是必然的。

    此话一说。

    朱圣依旧没有恼怒或者生气,而是长长叹了口气。

    过了一会,朱圣开口了。

    “守仁,你选择的没有错,但有没有对,我不清楚。”

    “不过我支持你的选择。”

    “但你要记住,快点成圣,不是半圣,而是一品文圣。”

    “等你成为文圣后,很多事情你都将明白。”

    “还有,成为半圣后,去我故居,我有东西留给你。”

    朱圣开口,一番话显得莫名其妙,尤其是最后一句话,留有东西给自己?

    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只是刹那间。

    许清宵整个人神色不由大变。

    因为他这才发现一个问题。

    朱圣为什么知道自己叫做许守仁?

    这不是圣意吗?怎么感觉好像就是朱圣本尊?

    “圣人,您......是本尊吗?”

    许清宵开口询问,他神色震撼。

    “既是非是。”

    然而后者给予的回答,让许清宵稍稍松了口气,并非是真正的本尊,不过也不是意念之类。

    “敢问圣人,此话怎讲?”

    许清宵继续问道。

    “你是否好奇,我为何能知晓你的名字?”

    朱圣出声道。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而朱圣缓缓道。

    “我看到了你。”

    “在过去,看到了未来的你。”

    朱圣的声音响起,让许清宵满是惊愕。

    “看到了我?”

    许清宵有些想不到了,他本以为这是朱圣本尊,如今得知不是朱圣本尊也就算了,更没想到的是,对方在过去看到了自己。

    “恩,我看到了未来,五百年后的你。”

    “所有人都在哭泣,到处都是悲伤,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只看到了你,以及听到了众生的哭泣。”

    “守仁,很多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也无法告诉你,唯独你成为了圣人,那么你才会明白一切。”

    “我本想让你走我的路,让你早些成圣,只不过我更加明白的是,当你有了自己的选择时,一切仿佛都是命中注定的,我无法改变未来。”

    “可我相信,你能改变未来。”

    “你只需要相信你自己即可。”

    朱圣说出自己显身的原因,十二圣册,是他留给许清宵的东西,当许清宵看到这样东西时,他便会显身。

    引导许清宵成圣,帮助许清宵以最快速度成圣。

    可如若许清宵选择了自己的道路,他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只会支持许清宵。

    只是朱圣说的事情,许清宵一句都听不懂,一句也听不明白,如同迷雾一般。

    “不要多想,做好当下即可。”

    朱圣提醒了一句,让许清宵先不要去多想这些事情,知道了就行了,不能去多想。

    “学生明白了。”

    许清宵朝着朱圣一拜,如此说道。

    也就在此时,惊雷一般的声音,再度响起。

    “许清宵!”

    “若你入我朱圣一脉,今日洪某可让你成圣。”

    “如若你拒绝,今日洪某,请朱圣之意,誓死阻挡。”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朱圣微微皱眉,望着天穹,随后又看向许清宵道。

    “这是那个傻子?”

    “为何要阻挡你成圣?”

    朱圣开口,如寻常人一般说话,让许清宵一时之间有些语塞......,但朱圣似乎更加疑惑,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请自己阻挡许清宵成圣?

    啊......这。

    许清宵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想了想,许清宵还是开口道。

    “圣人在上,这是您的门徒,是一位半圣。”

    许清宵如此回答道。

    “我的门徒?”

    一瞬间,朱圣不禁又将目光看向苍穹,很快他皱紧眉头道。

    “我的门徒,应当不会愚蠢啊。”

    “阻挡你成圣作甚?即便是有再大的仇恨,儒者仁爱,应当感到高兴,阻人成圣,这对天下苍生来说,都是一件灾事。”

    “他为何如此?”

    朱圣忍不住发出疑惑之声。

    他身为圣人,更加懂得仁爱,儒者大公无私,大爱无疆,即便是不喜他人,可如若对方为天下苍生做事,那么私是私,公是公。

    可以不与对方交好,但也不能去坑害他人,否则这算什么儒生啊?

    听到朱圣的疑惑,许清宵反倒是长松了口气,说实话如今天下读书人这种样子,实实在在让许清宵不得不好奇,朱圣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如今看来,跟自己猜想的一般,朱圣是圣人,能成为圣人的,怎可能会如此?

    而大魏文宫的这帮读书人,显然是彻彻底底扭曲了圣人之意了。

    想到这里,许清宵不由将所有的事情,细细告知朱圣,不过许清宵也没有说的太过于详细,而是将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然而,当许清宵将所有事情说完之后。

    朱圣的声音响起了。

    “你没有骗我?”

    “这不应该啊。”

    “我这帮徒弟,虽然说资质都不行,可没道理如此啊?”

    “老夫教他们的东西,实打实是仁爱,怎么他们一个个如此阴险?”

    “不行,这样下去,还是儒者吗?跟小人有什么区别?”

    “他娘的。”

    朱圣莫名显得有些激动了。

    如若说之前,朱圣没有任何情绪变化,可再听完文宫所做的事情之后,朱圣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

    是异常的激动。

    到最后,朱圣更是骂了一句粗话,让许清宵愣住了。

    好家伙,没想到圣人都骂娘?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的门徒,要说没出息,这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后代不行。

    可问题是,自己的门徒,胡作非为,坑害他人,自私无比,这就不行啊,你这完全违背了儒道啊。

    这跟欺师灭祖有什么区别?

    但许清宵还是出言劝说了一句。

    “圣人莫要生气。”

    “不过,他们还说这些都是您教的,是您的意思。”

    许清宵开口道。

    此话一说,朱圣傻了。

    “我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我他娘的一直告诉他们,做人要谦虚,儒者要仁爱,要大公无私啊,这不是害我吗?”

    朱圣整个人傻了。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自己天天说,日日说,要仁爱,要谦虚,要大爱无疆,不要嫉妒别人,要夸赞别人,好好努力。

    可没想到,自己门徒竟然玩这招?

    嘶。

    这一刻,朱圣脑阔有点疼了。

    只是刹那间,朱圣忽然神色一变,看向许清宵道。

    “我知道了!”

    “我明白了。”

    他忽然的出声,让许清宵有些好奇了。

    “圣人,您明白什么了?”

    许清宵充满着好奇。

    “不,我门徒绝对不会如此,是有人故意的。”

    “守仁,你知道仙尸吗?”

    朱圣开口,询问许清宵道。

    “知道。”

    许清宵点了点头。

    而朱圣立刻道。

    “太祖建立大魏之前,天外有仙尸坠落,而太祖并非是第一个见到仙尸之人。”

    “根据我调查,一共有五个人比太祖先见到仙尸,准确点来说,不一定是五个人,有几个是妖族。”

    “总而言之,这五个人当中,一定有一个是儒者,我当年成圣的时候,察觉到了他,不过他藏的太深了,此人应当是有什么大秘密。”

    “这个秘密,与天地阴阳之力有莫大的关系,而阳力与儒者有极大的关系,我怀疑这个人等我消失后,潜入了文宫之中。”

    “或者是他的后代,潜入了文宫当中,并且成为了文宫的掌权者,误导天下读书人,通过手段,让他们逐渐的忘记儒道本心。”

    “所以文宫读书人才会变成这样。”

    “儒不是儒,读书人不是读书人,这个可能性很大,守仁,你一定要认认真真调查此事,这开不得玩笑,此人的图谋,太大了,想要彻底败坏儒道根基。”

    “如若他真的成功了,后果不堪设想,甚至我看到了你的未来,你的未来,与这个人有关系,你一定要调查清楚,是谁。”

    “知道吗?”

    朱圣语速极快,告知许清宵,同时也说出一件辛秘。

    “潜入文宫?掌控实权,败坏儒道之根?”

    “嘶!”

    许清宵深吸一口气,说实话他真没想到会是这样。

    但朱圣这么一说,许清宵还真觉得有可能啊。

    不然的话,朱圣传授的东西,明明白白是仁爱,结果到了现在,还仁爱?完完全全都是一批妖魔鬼怪。

    而且绝对不是一两年变成这样的,是随着一点一点变化。

    如果当真有人在幕后,一瞬间,许清宵头皮都发麻了,花费几百年的时间,为了搞垮儒道,败坏儒道根基。

    这个人再图谋什么东西啊?

    “请圣人放心,学生一定会认真调查的。”

    “不过,圣人,你有没有什么手段,或者是什么办法,最起码得压制一下啊,现在凭借我一个人的能力,实在是有些吃力。”

    “还有一点就是,大魏文宫马上要脱离了,我怀疑这也是这个人的计划,有没有办法阻止?”

    许清宵又提到了一件事情,关于大魏文宫的事情。

    “什么?”

    “大魏文宫脱离?”

    朱圣听到这话,彻底坐不住了,他无法淡定啊。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神色坚定道。

    “那一定有人在幕后了,一定有人。”

    “他娘的,乘我不在,想败坏我名声?”

    “还好老夫留了他娘的一手,不然,真要被这帮家伙搞死。”

    朱圣骂骂咧咧,能把一位圣人气成这个样子,可见当下大魏文宫的儒生做了什么缺德事。

    “守仁,我现在不能出手,也出手不了。”

    “不过我曾经留了一手,成圣之后,去我故居。”

    “我故居内,有我留给你的东西,借助那样东西,我有一道圣气本源在其中,可以凝聚出真正的圣意。”

    “到时候,你什么都不要管,全部交给我来。”

    “不过你不要急,等待幕后之人露出水面,你再将我圣气本源放出来,这样的话,我可以锁定他的气机。”

    “天下读书人愚昧,你成为半圣之后,借助浩然文钟,正好压制他们,记住,有多狠就给我压多狠,尤其是文宫这帮狗娘养的家伙。”

    “败我名声是小,残害天下苍生是大,我朱某与罪恶不共戴天。”

    “但一定要记住,不要杀儒,要杀就杀头,现在这个在外面鬼叫的人,也是一枚棋子罢了,把他杀了,自然会有人出面。”

    “放长线钓大鱼,你明白吗。”

    朱圣如此说道,一番话豪放无比,同时也是果断无比。

    圣人不愧是圣人啊。

    许清宵莫名觉得朱圣能成圣,当真是合情合理,大义灭亲,明辨是非,这不成圣谁成圣?

    虽然说话有点粗鲁,可圣人也是人啊,遇到这种事情,搁谁谁不生气?

    “圣人,请您放心,学生懂得。”

    许清宵斩钉截铁道。

    “恩,好孩子,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你要受点委屈,不过你放心,你受的所有委屈,我一定会让他们十倍还回来的。”

    朱圣的虚影逐渐消散,但他的言语,却斩钉截铁。

    “圣人放心,为天下苍生,学生这点委屈算不了什么的。”

    许清宵认真道。

    而此时,洪圣的声音再次响起了。

    “许清宵!”

    “你再不回答,本圣凝聚天下读书人之力,唤醒圣人意志。”

    洪圣在外叫嚣,如此说道。

    而朱圣的目光,不由看向苍穹之上,眼神之中意味深长。

    “守仁,这个人,你不要杀,.......交给我,让我来.......”

    朱圣开口,留下最后一句话,不过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他的身影就消失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朱圣是什么意思。

    但许清宵知道的是。

    朱圣一脉。

    可以等死了。

    只要自己成圣,拿到圣气本源,就有一场惊天好戏看了。

    也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所有场景全部消失。

    下一刻。

    许清宵回到了现实之中。

    十二册圣言依旧绽放金色光芒,紫色的浩然正气,弥漫整座藏经阁,外面风云弥漫,雷霆大作。

    轰!轰!轰!

    “洪圣,快出手吧,再不出手,一品就杀进来了。”

    “两件圣器挡不住一品,快出手吧。”

    有大儒开口,声音急迫。

    吴铭彻底发飙了,他站在大魏文宫之上,不断轰击文宫屏障,两件圣器震颤,圣器都难以抵挡一品之力。

    这是至高战力,圣器能阻挡三击,已经是极限了。

    “许清宵!”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莫要怪本圣了。”

    下一刻,洪圣再次出手。

    只是,就在这时,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了。

    “聒噪!”

    洪亮的声音响起,也是对洪圣的回应。

    几乎是同一时间。

    许清宵已经离开了文宫藏经阁。

    他走出藏经阁内。

    刹那间,所有的浩然正气,全部消散,一切的异象也逐渐消失。

    尤其是文宫当中的圣像,也逐渐虚化了。

    人们看向许清宵,眼神之中满是惊讶,按理说许清宵应当是在藏经阁内顿悟。

    怎么好端端出现在这里?

    再看看圣像虚化,一时之间众人有些明悟了。

    许清宵顿悟失败,没有成圣。

    亦或者是说,洪圣干扰成功了。

    看见许清宵显身,文宫这边的进攻也停止了,洪圣没有继续进攻,一切的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了。

    “徒儿,你没有成圣吗?”

    天穹上,吴铭开口,他看向许清宵,如此问道。

    “师父,徒儿不打算今日成圣,是徒儿主动放弃的。”

    许清宵开口,他给予回答。

    但这话一说,顿时之间,文宫当中有不少冷笑之声。

    主动放弃?可真有脸说这种话,能成圣谁不想成圣?说这种话?真可笑。

    只是这是心里话,明面上毕竟许清宵的师父还在,他们不敢乱语。

    “主动放弃?”

    即便是吴铭听到这话之后,也有些不信。

    “徒儿,如若是他们阻扰你,为师今日血洗文宫,替你报仇。”

    吴铭开口,圣器阻挡了一会,但现在已经阻挡不了。

    他可以血洗文宫,为许清宵出这口恶气。

    “师父,不用了。”

    “的确是徒儿放弃了圣道,不过放弃的是朱圣之道,徒儿有自己的道要走。”

    许清宵给予回答。

    文宫这帮家伙,过不了多久就要倒霉了。

    许清宵反而不那么生气了,相反他巴不得这帮人继续嚣张,等朱圣之意复苏之后,许清宵很期待他们的表情。

    “当真?”

    吴铭继续问道,他实在是觉得有些蹊跷啊。

    “当真。”

    许清宵语气肯定道。

    随着许清宵这般开口,吴铭也就没有纠结了,而是望着文宫深处道。

    “这是最后一次。”

    “下一次,如若尔等再敢如此,不管吾徒怎么说,老夫也要血洗文宫。”

    “圣器阻挡不了老夫的。”

    吴铭声音冰冷。

    说实话他已经铁了心想要血洗文宫,只要许清宵点头,他会毫不犹豫杀光文宫所有朱圣一脉的读书人。

    可是,看许清宵的样子,他不想让自己出手,否则的话,就凭洪圣所作所为,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吴铭所言,文宫没有任何回应,毕竟这件事情上,他们的确理亏了,而且眼下结局,许清宵没有成圣,对他们来说,是大喜事。

    得了便宜,他们也不敢卖乖,怕被打。

    “先生,许清宵蔑视朱圣,如今想要依靠朱圣之意成圣,不违天理。”

    “如若朱圣在世,也决不会答应。”

    “洪某只是遵从圣人之道罢了,当然。”

    洪正天出声,他给予了回答,不过没有之前那么强烈,毕竟许清宵没有成圣,他也不需要这样,只是说到最后,他停顿一番。

    而后继续说道。

    “倘若许清宵,愿意拜入朱圣门下,同时承认过往之错,朱圣一脉,也愿意给你一次机会。”

    “也会竭尽全力,帮你成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朱圣一脉,并非不能容人。”

    洪正天如此说道,他以许清宵蔑视圣人为由,阻止许清宵成圣。

    但同样的是,他给许清宵一次机会,只要认错,归顺朱圣一脉,那么就不会阻止,甚至会帮助许清宵。

    这当真不要脸啊。

    “呵!”

    “张口朱圣,闭口朱圣。”

    “你能代表朱圣?”

    “遵从圣人之道?朱圣托梦跟你说,他说了不允许我成圣?”

    许清宵冷笑不已。

    “呵!”

    洪圣没有说话了,只是冷笑一声,再说下去倒不是别的,主要担心给一品发飙的机会。

    见洪圣不言,许清宵也知道,他们是畏惧自己的师父。

    不过许清宵没有浪费时间了。

    他转身离开大魏文宫,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刹那间,吴铭出现在许清宵身旁,将手搭在许清宵的肩膀上,很快吴铭神色稍稍缓和。

    他怕许清宵因为被强行中止,受了重伤,如今查看一番,发现并无大碍,所以这才松了口气。

    “师父,有件事情,希望你帮忙。”

    许清宵开口,看着吴铭说道。

    “你说。”

    “徒儿打算出一趟远门,看一看真正的民间。”

    “不过,徒儿有些担心,怕有人能察觉到我,对我不利。”

    “劳烦师父为我护道。”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想法。

    他要走一走,亲自感悟。

    “出一趟远门?”

    吴铭有些好奇,他望着许清宵,有些不解。

    “我要成圣了。”

    “十日内。”

    许清宵儒道传音,告知自己师父。

    此话一说,吴铭不由露出惊讶之色,而后他没有丝毫犹豫。

    “好。”

    他直接答应。

    “劳烦师父了。”

    许清宵感激,他知道自己师父需要清除魔气,按理说应当没时间,可为了自己,吴铭愿意拖延。

    但这没办法,并不是许清宵怕死,而是他怕有人对自己不利。

    现在有不少人想自己死,有一位一品在,最起码可以安心下来。

    “什么时候出发?”

    吴铭问道。

    “今日子时。”

    “徒儿先去找一趟陛下,子时就走。”

    许清宵不想拖延时间。

    自己必须要快点成圣,今日发生的事情,必然会让文宫有所压力,说不定文宫会因为今日的事情,提前脱离大魏。

    这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自己要快。

    但再快也是需要时间的。

    十二圣册,让自己明悟了圣道,但想要走出自己的圣道,必须要去感悟。

    “好,子时东门,为师等你。”

    吴铭点了点头,随后消失在原地,他要镇压魔气。

    待吴铭走后。

    许清宵也在第一时间,赶往皇宫,将这件事情告知女帝。

    与此同时。

    文宫小世界当中。

    洪圣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十日后。”

    “大魏文宫脱离。”

    “不能再等了。”

    声音响起。

    这一刻,所有天地大儒,心中不由一惊。

    要出大事了!

    ---

    ---

    ---

    ---

    第二更!五点之前!

    第三更,今日月票破七千,目前五千三百票,基本上稳了。

    七月先去码第三更了,十二点之前写完。

    因为第三更是主角成圣心境变化之时。

    这段剧情不是故意搞事,而是不可能突兀成圣。

    重新明意、立言、著书、中心思想,是升华,看十二本书就成圣,那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月底了,求月票!!!感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