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二百一十四章:镇魔劲化战矛!杀曹儒!斩亚圣!【感谢再微笑打赏盟主】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京都。

    一切都安宁下来了。

    所有的异象,所有的光芒,彻彻底底安静下来了。

    两位半圣,请浩然文钟,唤醒亚圣。

    这的确是令人想象不到的一幕。

    大魏文宫,还存在活着的半圣,这如何不让人震惊?又如何不让人惊愕?

    随着光芒消散后。

    大魏文宫。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这是一名老者,他老得已经不像话了,坐在一个蒲团上,蒲团是一件文器,托着他飞行。

    老者白发苍苍,面色惨白,几乎没有一丝丝血色,眼袋肿的很可怕,几乎看不见眼睛,他太苍老了,仿佛随时会死一般。

    可此人,是文宫亚圣。。

    一秒记住.42zw.

    儒道二品亚圣,往前一步,就是传说中的圣人了。

    “是吕子!”

    “亚圣是吕子?”

    “嘶,怎么可能?吕子不是五十年前就逝去了吗?”

    “吕子是谁啊?”

    “闭嘴,不要乱语。”

    “吕子竟然还活着?算起来的话,他今年已经两百岁了啊。”

    “活了两百年的圣人啊,原来是吕子。”

    “两百年前,大魏最惊艳的儒生,周岁识字,三岁作诗,五岁便入品,十岁明意,十五岁就立言,二十岁的大儒,入驻文宫,两百年前,这位吕子当真不弱于许圣啊。”

    “恩,这段历史太久远了,有大儒为吕子著书,许圣用了一年成圣,但许圣大多数的成就,还是在朝堂当中,吕子一直在儒道,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什么吕子不吕子,当今圣人,就是许清宵,许守仁。”

    “不要胡说,亚圣不可不敬。”

    “为何不能说?大魏文宫脱离,更是想要镇压国运,凭什么不能说?”

    人们议论,有人认出此人的身份,发出惊呼之声。

    但很快有人道出吕子的身份以及来历,包括曾经种种事迹,忍不住赞叹,露出崇敬之色,可引来了一些百姓的愤怒。

    在他们眼中,什么吕子不吕子,许清宵一心为大魏,心系苍生,而大魏文宫却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凭什么服气这个吕子。

    文宫当中。

    这些言语传了过来。

    吕子听到了,但他没有生气,而是缓缓来到许清宵面前,他睁开眼睛,仅仅只有一丝丝,眼神当中也是死气沉沉。

    “许圣。”

    “你已成圣,该做的事情,你都做了。”

    “无需如此。”

    “文宫脱离,已成定局,不过老夫愿意带你一同离开,并且不设任何限制。”

    “你依旧是大魏的半圣,但你也是儒道读书人,倘若你愿意,老夫活不了多久,未来文宫,由你来执掌。”

    “到时候,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天下读书人,尽数支持大魏,也不是不行。”

    “你已得到大魏半国气运,如若天下读书人都支持大魏的话,好处无数。”

    “你觉得如何?”

    吕子开口了,他没有洪正天那般的激进,不过他也是招揽许清宵,开出的条件也极其丰富。

    让许清宵未来执掌文宫,并且不要求许清宵脱离大魏,这个条件,的确诱人。

    毕竟无论如何,犯不着大家一直这样僵持下去,完全可以和解。

    而且等吕子死了,许清宵借助文宫,以及天下读书人之力成为亚圣,在一百岁之前踏入二品,那的的确确,许清宵就是读书人领头者了。

    天下读书人支持大魏,想想看,国运得有多强啊?说不定真的会凝聚出中州龙鼎。

    当然,这是有可能的事情。

    吕子的话,的确诱惑很大,以致于许多人充满着好奇,不知道许清宵会如何选择。

    “已经腐烂的文宫,要他有何用?”

    许清宵望着吕子,倘若没有与朱圣畅谈,许清宵听到这个条件后,说实话的确有可能会心动。

    但得知朱圣所言,许清宵知道,大魏文宫藏着一个幕后大人物,这个幕后大人物,想要搞垮朱圣一脉,亦或者是说搞垮儒道一脉。

    当初接触仙尸的五人之一。

    看着吕子,许清宵也不敢确定,一定是对方。

    可都到了这个程度了,想来应当是他,天下没有或者的文圣,况且五代文圣都死了,非要说的话,只有一个人可能还活着。

    就是朱圣。

    但这没道理,朱圣活着的时候,不乱搞?偷偷消失,然后开始乱搞?

    这完全不合理啊。

    真朱圣愿意,他完全可以让天下读书人做很多事情,就算需要时间发酵,等待五百年后,现在出场。

    直接开口,大魏不公,读书人受各国欺压,独立成国?

    谁能阻止?

    一品来阻止?一品也没有理由阻止啊?

    阻止人家做什么?人家想脱离都不行?你规定了不可以脱离?

    往上几代圣人早就死干净了,尤其是第一代圣人,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要活到现在,就算他要把天地毁了,许清宵都没什么好说的,这怎么打?

    一品武者加一品圣人,谁打得过?

    所以,眼前的吕子,不说一定是幕后人,但基本上也是半个幕后了。

    可能还有一个队友没有出来,只是这也无所谓了,毕竟对于许清宵来说,只要对方浮出水面就好。

    回头朱圣会全部解决。

    听到许清宵这般开口,吕子没有生气,而是望着许清宵道。

    “许圣,莫要回答的如此果断。”

    “老夫直话直说,你二十岁成为半圣,这的确是震古烁今,老夫比不过你。”

    “但所谓时势造英雄,大魏太祖也好,突邪太祖也罢,文圣也好,大魏新圣也罢,哪怕是我这个亚圣,其实不过是时势造就而出。”

    “这个时代需要你,大魏需要你,所以你出现了,你成圣了,力挽狂澜,成为大魏百姓的救世主,此时此刻的你,认为自己天下无双。”

    “就如同当年老夫也是如此认为的,老夫二十岁成为大儒,在那个时代,惊艳了一切,百官朝我跪拜,读书人奉我为未来圣人。”

    “即便是文宫当时的半圣,也认为老夫未来可以成就一品文圣,可到头来呢?一百八十年,老夫花费了一百八十年的时间,也无法成圣。”

    吕子的声音无比平静,他没有继续劝说许清宵,而是要给许清宵阐述一个道理。

    “你的天资,胜过老夫,但你永远不知道成圣有多难,最后这几步,比一生走的路还要久远。”

    “这个时候,你就是时势造就出来的天骄,但你即将会陷入一个误区,一个所有天骄都会陷入的误区。”

    “你会认为,是你造就的时势,而不是时势造就了你,你会逐渐自信,逐渐迷茫,从而开始一次两次甚至无数次的碰壁。”

    “当你撞得满头是血时,你就会后悔了,但世间哪里有什么后悔药。”

    “许圣,你一年成圣,心智成熟,你应当会与其他天骄不一样。”

    “老夫并非是让你脱离大魏,而是让你选择一条新的路,在不影响你的前提下。”

    “加入文宫,你我一同开创属于儒道的时代,那个时候,你是最大受益者。”

    “天下读书人帮你成为亚圣,三年,老夫可以保证,三年后你必然能成为亚圣,至于儒圣之境,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只不过,你还有接近两百年的时间,去领悟儒圣之境,这两百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吕子继续开口,他道出自己的想法。

    告知许清宵,没有任何人是时势。

    可再听完此话后,许清宵缓缓摇了摇头,望着吕子道。

    “你说再多也无用。”

    “本圣,不会与尔等同流合污。”

    许清宵开口,这是他的回答,也是他的答复。

    “唉。”

    吕子开口,他摇了摇头,望着许清宵,眼神当中充满着惋惜,还有一抹认为许清宵愚蠢的目光。

    这一抹寒光,让许清宵面色微微一变。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老夫本以为,你不是普通的天骄,却没想到的是,你如普通天骄一般。”

    “愚蠢啊。”

    说到这里,吕子挥了挥手,这一刻,汹涌可怕的浩然正气弥漫,灌入八玉圣尺之中,也灌入浩然文钟内。

    大魏文宫在这一刻,再一次绽放,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大地震颤,对方已经不想多说,打算携带大魏文宫脱离了。

    “想走吗?”

    “你觉得有本圣在,尔等走的了吗?”

    许清宵站起身来,他体内的浩然正气,也在这一刻汹涌喷出,试图镇压大魏文宫,同时浩然文钟嗡嗡作响,似乎想要摆脱吕子的镇压。

    “许清宵,你不过是新晋半圣罢了。”

    “你我之间,相差一品,但这一品,却是天地之别。”

    “既然你这么想找死。”

    “行吧,今日老夫就让你看一看,何为亚圣。”

    吕子出声,他的声音冰冷无比,下一刻,恐怖的文气化作一根长矛,朝着许清宵对准。

    轰。

    长矛投射而出,穿透空间,刹那间,大魏龙鼎与浩然文钟出现在许清宵头顶之上,想要为许清宵阻挡这一杀招。

    而在这一瞬间。

    两道声音响起了。

    “看来,文宫根本就没有将我等放在眼里?”

    “废话什么,杀。”

    是赵元与吴铭的声音,赵元一直在文宫,而吴铭是随着许清宵一同赶来的。

    先前不出手,是因为许清宵可以靠自己解决,现在出现了一位亚圣,两人自然没有半点犹豫,直接朝着吕子杀去。

    可,就在二人动手的刹那间。

    突兀之间,一道惊世怒吼声响起。

    “吼!”

    恐怖的吼声,使得天地昏沉,日月无光,一股恐怖绝望的气息,弥漫至整个大魏王朝。

    这种恐怖与绝望,几乎无解,就如同一尊绝世魔神诞生一般,让人生不起一丝反抗之力。

    而许清宵体内的魔种,也在这一刻沸腾起来,既是恐惧,也有一种斗意。

    “不好。”

    赵元与吴铭两人对视一眼,瞬间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眼中露出冷意,还有惊色。

    咚。

    沉闷声响起,吕子的文气战矛轰击在浩然文钟上,一刹那间迸裂出各种火花,大魏龙鼎阵阵颤抖。

    这一击太恐怖了,大魏龙鼎和浩然文钟几乎招架不住,仅仅只是一招,就难以抵挡。

    一击过后,没有直接斩杀许清宵,吕子的确有些惊讶,但他没有犹豫,又是一根由浩然正气凝聚出来的战矛出现。

    这一次更加恐怖,他要将许清宵诛杀于此。

    到了亚圣境界,自然有攻击手段,尤其是针对文人,更加强势,这是精神攻击,足可以镇杀许清宵了。

    三品与二品,相差一品,但实际上是天翻地覆的差距。

    “许清宵,你已经没有了机会了。”

    “大魏龙鼎与浩然文钟,阻挡不了老夫三次攻伐,这是第二击。”

    “你做错了选择,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这世间上没有任何可以后悔的。”

    “下辈子,注意点吧。”

    吕子语气淡然,可他的眼神当中,却充满着冷漠,他给过许清宵机会,是许清宵自己不珍惜,眼下是时候做一个了结。

    也就在这时。

    轰。

    吴铭与赵元第一时间出手了,他们二人轰击大魏文宫,使得整座大魏文宫几乎要裂开,吕子也是浑身一震,受到了震伤。

    这毕竟是一品啊,武道一品,人间武帝。

    吕子有些憋屈,体内气血翻滚涌动。

    本来按理说,自己方才那一击应当将许清宵斩杀了,但的确低估了大魏龙鼎与浩然文钟,准确点来说,是低估了大魏龙鼎。

    至于两位一品的攻伐,他预料到了,以现在大魏文宫的能力,是可以拖延对方一小段时间。

    他本来是希望借助这段时间,将许清宵斩杀,却低估了大魏龙鼎。

    “魔域出了事。”

    吴铭的声音在第一时间响起,传达给许清宵,同时他不断轰击文宫,试图直接将文宫震碎,快点斩杀吕子。

    不然就真的麻烦了。

    眼下,魔域出了大事,刚才的惊世怒吼,就是魔域传来的,很有可能是仙尸的声音,这要是出了事,死十个吕子都没有用。

    听到这话,许清宵脸色一变,魔域镇压着仙尸,一旦无法镇压,那可不止是大魏苍生遭罪了,天下苍生都要遭罪。

    怎么好端端在这个时候出了事?是吕子干的吗?

    许清宵不敢相信大魏文宫的人,为了脱离,连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

    只怕魔道中人都不会这样做吧?

    可魔域关键时刻出事,你说巧合又太巧合了。

    “师父,是他们做的吗?”

    许清宵问道。

    “不可能,魔域的位置,天下只有我和你师伯知晓,其余没有任何一人知晓。”

    “他们难以找到,但也有可能,魔域一旦出事,会惹来天下大乱,这帮读书人可以镇压邪祟。”

    “对他们来说有好处,尤其是脱离大魏文宫,借助这件事情可以翻身,不受天下百姓唾弃。”

    “但可能性不大,他们不可能知道魔域在何处。”

    虽然种种迹象表明,很有可能是大魏文宫做的,可问题是,魔域的位置,只有他与赵元知晓。

    所以这不可能。

    魔域位置,不存在外泄出去。

    砰!砰!砰!

    吴铭与赵元拍打文宫,一品天威将文宫震的晃动不已,墙面上皆出现裂痕。

    再这样下去,文宫的确坚持不了多久,半柱香都坚持不了。

    不过想想也是,能在一品手下坚持半柱香,文宫的确非凡。

    “杀!”

    吕子大吼一声,他调动全部浩然正气,战矛变得璀璨无比,威力比之前强了数倍,他打算一口气诛杀许清宵。

    一鼓作气,不留任何遗憾。

    “许清宵,你死定了。”

    “哈哈哈哈哈!得罪吕圣,这是亚圣,你太狂妄了。”

    “你注定要为你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

    此时此刻,洪正天,曹儒,方儒,三人的声音响起,他们狂笑,仿佛已经看到了许清宵陨落的时刻。

    毕竟连亚圣都出手了,许清宵已经没了翻身的机会。

    二品战三品,用脚指头都知道,许清宵必死无疑。

    听着这些声音。

    许清宵也没有了任何犹豫。

    “杀!”

    这一刻,许清宵也没有任何想法了,他大吼一声,体内的王道之气瞬间弥漫而出。

    金色的镇魔劲弥漫,淹没文宫。

    既然吕子铁了心要杀自己,那许清宵也就不藏私了。

    他不给任何机会,他要直接镇杀吕子。

    这帮人,已经彻底烂了根。

    不杀不行。

    复活朱圣就算了,先帮朱圣解决这些祸根再说。

    轰。

    随着许清宵体内的王道之气弥漫,镇魔劲演化一根金色战矛,比吕子的还要耀眼。

    吕子的战矛,是浩然正气凝聚而出的。

    可许清宵的战矛,乃是镇魔劲凝聚而出的,王道之力,绝世王道之力。

    若是从儒道方面来说,自然是吕子的强大一些,可许清宵拥有大魏龙鼎和浩然文钟抵挡着。

    吕子有什么?

    许清宵的战矛,无匹之力,别说吕子了,就算是来一位圣人,也要死在这种战矛之下,儒道的力量,是掌控天地之力,而不是武道之力。

    这一刻。

    随着许清宵拿出真正的底牌,世人皆惊。

    谁能想到,一个半圣,竟然还是一名王者?

    许清宵成圣不过一年,所有人都认为他只是一名半圣啊,现在许清宵突然展现出王者实力,彻彻底底惊艳了所有人。

    “你是王者?”

    这一刻,吕子终于不再是那般死气沉沉,他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是王者?

    文武双修,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

    此时此刻,吕子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他害怕了,他恐惧了。

    身为二品亚圣,吕子自然无惧四品王者,可这个不惧,是精神上与身份上的无惧。

    因为四品王者不敢杀儒。

    何况还是一位亚圣?除非四品王者不想活了。

    可许清宵不一样,他是一名半圣,尤其是两人之间相差不过百米,这对于一名王者来说,就是面对面啊。

    这一点,是他彻底没有想到的。

    许清宵的武道境界,来自于异术魔种,而民意遮住了异术魔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并不知道许清宵还修炼了武道。

    自然而然,他没有防备。

    想要以儒道浩然正气,镇杀许清宵,结果却被大魏龙鼎与浩然文钟阻挡,失去了最佳机会。

    现在,许清宵的镇魔劲演化金色长矛。

    杀气腾腾。

    “许圣。”

    “莫要冲动。”

    “你不能杀老夫,老夫是亚圣,倘若你杀了老夫,会有天地大厄运加持于你身。”

    “不仅仅如此,老夫一死,一切都没有和谈了,整个天下,都会遭遇真正的大恐怖。”

    “老夫不能死,死了,会出现大事。”

    “魔域会出大事。”

    感受到许清宵镇魔劲的恐怖,吕子快速开口,他脸上平静,可眼中充满着惊恐,他虽然没有接触过许清宵多久。

    但他知道,许清宵极其凶猛,这种人要是发起飙来,别说自己是亚圣了,只怕自己是圣人,也要饮恨啊。

    “魔域,果然是你搞的鬼!”

    “你们彻底烂了。”

    不说魔域还好,一说魔域,许清宵更是火冒三丈,魔域事关天下苍生,吕子为了限制大魏一品,竟然对魔域出手。

    将天下苍生视为刍狗?

    既然如此,许清宵就为天下苍生,诛魔。

    轰。

    金色战矛迸裂火光,许清宵眼中充满着杀意。

    “徒儿,不要杀他,你已成了半圣,若杀了他,会有大厄运加持,让为师来杀。”

    这一刻,吴铭的声音响起,他阻止许清宵动手。

    许清宵是三品半圣,可儒道体系与其他体系不一样,其他体系到了二品,就会受天地限制,不能乱来,否则的话,无法晋升一品。

    而儒道三品,就与其他体系二品一般,杀不得,更何况是杀一尊亚圣。

    这要是当真杀了,恐怖的厄运会加持在许清宵身上,对许清宵未来极其不好。

    所以吴铭出声,让许清宵不要杀圣,他来就可以。

    “师父,魔域之事,与他有关。”

    许清宵开口,文宫已经完全封闭,所有声音都传不出去,除非特意传达。

    “什么?”

    “这几乎不可能,他们是如何知道魔域的位置?”

    得知这个消息,吴铭不是大怒,而是震惊,他之前有所怀疑,但还是不相信,不是他愿意相信这帮人的品质,而是魔域的位置,极其隐蔽,他不可能知道的。

    “我不清楚,但这件事情,与这帮人有大关联,徒儿不杀,只怕惹来的麻烦会更大。”

    许清宵出声道。

    他已经起了杀心,若是不杀的话,他心不甘啊。

    “再等一会,为师能击破文宫,让为师来杀,你杀不得。”

    “不要因为这种人,毁了自己的根基啊。”

    吴铭出声,他不是开玩笑的,倘若许清宵能杀,他绝对不会阻止。

    可半圣杀亚圣,将会遭到无与伦比的天谴,会有大厄运加持啊。

    听到吴铭之言。

    许清宵皱眉了,他想要杀,不给对方任何一点机会,可问题是,吴铭说的也没错。

    因为这种人,毁了自己的根基,这的的确确,有问题。

    只是,就在这一刻,吕子抓住机会,他的战矛率先杀来了。

    轰轰轰!

    浩然文钟绽放无尽文气,想要为许清宵阻挡,可这道但战矛太恐怖了,震的浩然文钟铛铛作响,到最后更是直接摔落在地上,受到了重创。

    而大魏龙鼎在第一时间,及时保护着许清宵。

    龙鼎晃动,真龙出现,龙爪死死地抓住战矛,但却被战矛直接绞碎。

    轰。

    大魏龙鼎被震飞千米之外,战矛杀来,许清宵凝聚浩然正气阻挡,巨大的冲击力,让许清宵整个人倒飞数十米,狠狠地撞在大殿之上。

    浑身上下,如同散架一般,到最后更是忍不住吐了口鲜血。

    他的血液,是金色的,看起来十分渗人。

    这一刻,所有人忍不住为许清宵担忧起来了。

    大魏文宫内,女帝也跟着吐了口鲜血,许清宵遭到重创,她也受到了重创,可女帝眼神当中,没有任何一点愤怒,而是充满着担忧,看向许清宵。

    “老狗!”

    “我定要杀你全家。”

    吴铭彻底狂怒了,他不断轰击大魏文宫,镇魔劲演化神锤,狠狠地轰击在文宫当中,所有儒生都被震到吐血。

    连吕子也忍不住吐了口鲜血。

    一品天威,人间武帝,强到令人发指,有大魏文宫和八玉圣尺在,居然都挡不住对方的攻势,这要是没有这两件圣器,他们必死无疑啊。

    但吕子死死皱眉,因为第二击还是没有斩杀许清宵,这对他来说,极其不利。

    “许清宵,此事到此为止,你我恩怨两清,我带文宫走,你继续留在大魏,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吕子开口,他突然出声,想要在这个时候与许清宵求和。

    可实际上,他已经在调动浩然正气,想要第三击,将许清宵彻底杀死。

    然而,大殿之上,许清宵深吸一口气,他呼吸都感到剧痛。

    他犹豫了一会,结果没想到被吕子偷袭。

    好在的是,浩然文钟和大魏龙鼎挡住了关键一击。

    否则的话,自己当真会死在这里。

    现在,吕子开口,假意求和,其实就是想要拖延时间,许清宵怎可能不知道?

    “给我死!”

    许清宵抬起头来,体内的魔种,也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灌入他体内。

    他的眼中,充满着嗜杀。

    这一刻,许清宵彻彻底底暴怒了。

    轰!

    一根金色的战矛浮现,镇魔劲凝聚可怕的威能。

    杀意无穷。

    “许清宵,老夫放过你,你竟然得寸进尺?”

    “老夫说了,现在可以谈和,否则的话,你我两败俱伤,这没有必要。”

    “而且,老夫若是死了,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吕子还在喋喋不休,他眼中露出恐惧之色,同时凝聚的浩然正气也快形成了。

    只是,这一次许清宵没有上当,一个人不可能会在同一个地方上当两次。

    杀!

    战矛迸裂出火光,一头金乌虚影出现,伴随着一条真龙虚影。

    这一根由镇魔劲凝聚的战矛,划破时间,带着无匹的力量,当场穿透吕子的心脏。

    硬生生将吕子钉在文宫城墙之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吕子痛到面部扭曲,他的心脏直接崩碎,肉身一寸一寸龟裂开了,体内的浩然正气瞬间弥漫,为他修补。

    但这强大的力量,使得他痛苦不堪,浩然正气根本修复不了这种伤势。

    人们愣住了。

    大魏文宫所有儒生都傻眼了。

    许清宵当真敢杀亚圣啊?

    这也太凶残了吧?

    “许清宵!”

    “你不能杀我,你若是杀了我,天下会大乱,天下苍生,都要葬身于动乱之中啊。”

    “我藏有一个大秘密,只要你放过我,我将这个秘密告诉你。”

    吕子开口,他没有谩骂许清宵,因为他知道,许清宵已经发狂了,再谩骂许清宵,他必死无疑。

    轰!

    金色战矛再次出现,许清宵投射杀出,直接钉在他的膝盖骨上。

    “啊!!!!”

    那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如同杀猪一般,吕子的声音,本身就有些沙哑,如今惨叫,更是刺耳难听。

    轰!

    第三根金色战矛,洞穿吕子另一条腿的膝盖骨上。

    轰!

    第四根,钉住吕子左肩胛骨。

    轰!

    第五根,钉在吕子右肩胛骨。

    鲜血喷涌,吕子痛张牙舞爪,但他越是动弹,就越是痛苦。

    “许清宵......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是亚圣啊。”

    “你这样做,你就不怕死吗?”

    曹儒的声音响起,他声音颤抖,望着许清宵,他最大的依靠,如今被钉在城墙上,让他脸色苍白啊。

    “狗东西!你话这么多,先杀你祭天!”

    许清宵怒吼,他眼中满是杀意,直接掷出金色战矛。

    当场将曹儒脑袋射爆。

    鲜血四溅,看起来极其恐怖。

    当下,许清宵的目光落在了洪正天与方儒身上。

    没有任何废话,许清宵又是掷出一根金色战矛,将方儒斩杀。

    下一刻,许清宵凝聚五根战矛,将洪正天也钉在文宫墙上。

    洪正天痛到鬼叫连连,他今日受到的痛苦太多了。

    他几乎声嘶力竭。

    可更多的是恐惧,真正的恐惧。

    许清宵已经疯了,彻彻底底疯了啊。

    许清宵没有直接杀洪正天,他以儒道之力以及王道之力,将洪正天钉在文宫城墙上,让他痛苦而死,除非是另一尊亚圣出面,否则的话,洪正天会永远钉在城墙上。

    直到慢慢死去。

    这才是真正的痛苦与恐惧。

    而眼下,真正要杀的人,是吕子。

    吕子依旧在痛哭喊叫,他身为亚圣没错,可在这样的攻伐下,谁能忍住?

    身体带来的剧痛,岂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尤其是许清宵镇魔劲,其破坏力让他痛不欲生啊。

    但即便是如此,吕子还是出声。

    “许清宵。”

    “你不能杀老夫。”

    “你难道要看魔域之乱爆发?那个时候,天下大乱啊。”

    “老夫是亚圣,老夫可以解决妖魔,你杀了我,会导致千千万万无辜百姓因此丧命。”

    “还有,老夫是亚圣,你以半圣之境杀我的话,你也会遭到天谴,有大厄运。”

    吕子开口,他求生欲望极其强烈。

    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魔域的事情,很多人不知道,下意识以为是有什么妖魔之地。

    但半圣杀亚圣,这的的确确,会招惹大厄运,招来天谴。

    如若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的确杀不得啊。

    轰。

    金色战矛凝聚,恐怖的杀意袭来,吕子彻底明白了,许清宵这个人,真的不能用常理来度量啊。

    “守仁,不要意气用事,为师马上就攻破文宫了。”

    “不要杀他,你真的会招来大厄运。”

    吴铭开口道,他还是在劝说许清宵,吴铭也恨死了这个吕子,但问题是,杀不得就是杀不得。

    没必要因为这种人,而损害自己的潜力与根基啊。

    “吼。”

    惊天动地的吼声再次响起,如方才一般,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种窒息般的吼声。

    “我先去魔域,你留在这里,事情解决,立刻来魔域找我。”

    赵元急了,他真的急了,魔域出了事,是屠十个文宫都解决不了的麻烦。

    他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前往魔域。

    “好。”

    吴铭点了点头,刹那间,赵元消失在了原地,而吴铭依旧在轰击文宫,他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情,不能让许清宵冲动。

    “文宫还有亚圣否?”

    许清宵冷漠问道。

    他站在吕子面前,声音冰冷。

    “文宫只有老夫一名亚圣,怎可能还有第二位?”

    吕子出声,给予回答。

    嘭!

    金色战矛掷出,将吕子左手手掌穿透,死死地钉在墙上。

    鲜血流淌,吕子痛到发狂,疯狂摇头嘶吼,右手手掌捏紧拳头,痛到快要死了。

    “文宫还有亚圣否?”

    许清宵再次问道。

    “没有。”

    “当真没有啊。”

    “许圣,你相信老夫,老夫从未骗人。”

    吕子哭了,他哭声不大,主要是痛声大。

    轰。

    又是一根金色战矛掷出,将吕子右手手掌穿透。

    “啊!!!!!!”

    吕子这回想要捏拳都捏不了了,两只手都被钉透了。

    “老夫没有骗你啊。”

    “老夫可以对圣人发誓,大魏文宫无亚圣。”

    “倘若还有第二尊亚圣,老夫不得好死啊。”

    吕子眼睛都红了,死死地看着许清宵,如此说道,甚至立下誓言。

    “我相信你。”

    许清宵点了点头,他相信吕子说的话。

    而吕子顿时沉默了。

    “许清宵。”

    “好!好!好!”

    “是我的错,是老夫的错,是老夫阴险狡诈,你不要生气。”

    “老夫愿意与你一笔勾销。”

    “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大魏文宫不脱离了。”

    “不脱离了。”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一个误会,没必要如此,你杀我,付出的代价极大。”

    “眼下和谈,你说什么,老夫都答应你。”

    吕子彻底没什么好说的了,他错了,他直接承认错了。

    许清宵就是个疯子,一点道理都不讲的疯子。

    面对一个疯子,吕子不敢叫嚣,也不敢狂妄了,只求许清宵饶了他一命,放过他一命啊。

    “告诉我,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

    许清宵继续出声,他要询问对方的阴谋。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吼声,却忽然响起。

    “吴铭!”

    这是赵元的吼声,传至大魏京都。

    一刹那间,吴铭脸色大变。

    赵元忽然喊自己,肯定是出了大事。

    “守仁,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先不要杀他,不能杀!”

    吴铭传达消息,当下,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去找赵元了。

    魔域的事情,胜过一切,一点差池都不能出现。

    而许清宵一瞬间露出冷意。

    “又是尔等的计划?”

    许清宵瞬间明白了,对方是故意欺骗赵元前往魔域。

    因为吴铭说过,没有人知晓魔域在什么位置。

    但有人知晓魔域的存在。

    所以这一切都是计。

    “不是!”

    “不是,许圣,与我无关啊。”

    吕子给予回答。

    但就在这一刻,八玉圣尺出现在他面前,恐怖的圣器之威爆发了。

    这是吕子的手段,他要借助八玉圣尺,进行最后的反击。

    然而,就在这一刻,许清宵望着八玉圣尺怒吼。

    “滚开!”

    他的言语之中,夹杂莫名圣力,这是一缕朱圣之力,十二圣册之中有朱圣之力,许清宵自然可以凝聚一缕。

    感受到这般恐怖,顿时之间,八玉圣尺飞走了,它不敢面对许清宵。

    “圣尺,你为何怕他啊?”

    吕子露出惊恐之色。

    下一刻。

    金色战矛射出。

    直接朝着吕子脑袋飞去。

    恐怖的杀意,让吕子浑身颤抖。

    “许清宵,你不能杀我!”

    “我是亚圣!”

    “你若杀了我,你真的会有大厄运啊。”

    “大厄运降临,你未来也毁啊。”

    “我错了!”

    “我当真错了!”

    “我告诉你惊天秘密。”

    “是关于长.......”

    吕子慌了,他语速飞快,但许清宵战矛已经杀来。

    当场将他头颅射爆。

    鲜血四溅。

    这一刻。

    大魏文宫所有儒生傻了。

    一同被钉在墙上的洪正天傻了。

    大魏权贵们傻了。

    天下惧惊。

    所有势力,彻彻底底动容,没有人能够保持淡定。

    这太......不可思议了。

    许清宵。

    竟然当真敢......杀亚圣!

    轰!

    当吕子死后。

    他的鲜血,没入文宫之中。

    随即,爆发出无量光芒。

    ---

    ---

    ---

    今天一直在改稿子。

    不过没迟到,就是擦边时间更新。

    改的人烦躁不已。

    还好没错过。

    明天一更,老老实实改稿子去。

    求月票!!!!!求月票!!!!!!

    虽然这个月不冲榜,但大家也得给点月票吧????跪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