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闻网目录

大魏读书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文宫脱离,屠圣雷劫,入三品,凝圣器!

时间:2021-11-07作者:七月未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魏读书人

    吕子死了。

    他被许清宵一道镇魔劲战矛直接镇杀。

    这是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一幕。

    倘若是说,一品强者出手,斩杀了亚圣,他们都不会这么震惊。

    许清宵是三品半圣,斩杀亚圣,这是会遭到天谴的啊,而且还会有大厄运降临。

    简单点来说,许清宵不能杀圣,哪怕侮辱圣人都可以,杀亚圣,会惹来天灾的。

    大魏文宫。。

    随着吕子陨落,他的圣血洒落在文宫中,被文宫悄然吸收,而后爆发出无量光芒。

    整座文宫轰轰作响。

    比之前的声势要大十倍。

    首发

    圣血染文宫,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文宫染血就已经算是大事了,更何况一尊亚圣被许清宵诛杀?

    轰隆。

    一道惊雷划破天际,伴随着恐怖的风声响起,风声呼啸,如同嚎哭一般,倾盆大雨瞬间落下。

    “这是天哭。”

    “亚圣陨落,天地哭泣。”

    “一尊亚圣死了,这可是五百年都未曾发生过的事情,莫说亚圣了,连半圣都不曾这样陨落过,许清宵.......真乃世间第一猛人啊。”

    世人们震撼,不少大势力的目光,齐齐落在许清宵身上。

    他们心中开始衡量,许清宵此人适不适合接触。

    今日过后,许清宵的威名,举世皆知,以前虽然也知道许清宵,但不同的是,许清宵的名气,再大也不过只是在大魏京都闹出一些事迹。

    可现在不一样了,儒道半圣,武道王者,斩亚圣。

    尤其是斩杀亚圣,这件事情,足可以让许清宵留下赫赫威名,古今往来,杀圣者有几人?

    更何况是亚圣?

    但异象也在这一刻出现。

    大魏文宫爆发出无量光芒,可怕的光芒绽放,璀璨夺目。

    圣血灌入文宫内。

    无法抵挡的力量浮现,整座文宫这一刻是真的要脱离了。

    加持了圣血,文宫仿佛是激活了某种限制一般,所爆发出来的能量,根本无法阻挡。

    “是圣意。”

    “许圣,不要待在这里,赶紧回来,这是圣意激活。”

    这一刻,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他告知许清宵,快点离开,不要久留,圣意被激活了。

    而随着此话一说,许清宵几乎没有废话,直接从大魏文宫脱离。

    不过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大儒也跟着离开了。

    是陈心等人,他们走出文宫,不愿意跟随过去。

    “许清宵!老夫与你不死不休啊!”

    就在这一刻,一道恐怖的声音响起,不过声音响起,引来不少人惊愕。

    因为这道声音,是吕子的声音。

    “吕子还没有死?”

    “他怎么还活着?”

    “这不可能,儒道难不成有秘法?可以活下来?”

    “他头颅都炸开了,怎么可能还活着?”

    人们惊呼,实在不敢相信,吕子为何还没有彻底死去?

    望着光芒璀璨的大魏文宫,许清宵也露出惊讶之色,吕子被自己斩杀,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可为什么他的声音还在?

    “不是吕子真身,他已经死了,这是他的意念,亚圣的意志,文宫被激活,他的意志融入其中,但他已经死了。”

    陈心的声音响起,他目光平静,望着大魏文宫如此说道,向世人解释。

    “亚圣的意志?”

    许清宵将目光看去,依旧存在好奇之色。

    “古籍记载,成亚圣者,死后有意志可存活数年,而他早就将意志融入文宫当中,还能苟延残喘三五年左右。”

    “除非文宫被毁,或圣人出世,否则的话,这三五年内,他依旧可以存活于世,不过是换了种方法罢了。”

    陈心缓缓开口,告知许清宵吕子为何还能出声。

    “也就是说,他已经死了,无非只是残魂还活着?”

    许清宵询问道。

    “回许圣,是的。”

    陈心点了点头道,而许清宵也松了口气,若是没有彻底斩杀吕子,那自己所做的事情,都白忙活了。

    万幸是死了,不过就是意志还活着,换句话来说,吕子后面的作用,除了指挥指挥,再骂自己几句之外,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文宫为何突然出现一股圣意力量?”

    许清宵继续问道,看向陈心大儒。

    “回许圣,文宫这般,想来是因为染了圣血,当年朱圣逝后,担心天下妖魔乱世,故此将圣意留在了大魏文宫之中,倘若文宫染圣血,大魏文宫将会自动复苏圣意,无人可以阻挡。”

    “如若两位一品在此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拖延一段时间,但无法真正阻拦文宫脱离。”

    陈心也不敢完全肯定,这是他的推测,但有理有据。

    此话一说,许清宵不由微微皱眉了。

    染圣血?文宫这般强势脱离,莫名给自己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只不过许清宵没有多想了。

    因为他察觉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天穹之上,给予自己压迫,这种感觉只有他一个人感受得到,其他人并没有异常变化。

    “许清宵!”

    “你大逆不道,屠杀圣人,你可知道你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吗?”

    “天地之间,读书人可使阳力增加,压制天下妖魔,你将老夫斩杀,会使得天下多出无穷妖魔。”

    “间接性将害死亿万苍生,这一切的因果,都将由你承受。”

    “老夫虽死,但老夫并不畏惧死亡,老夫心系天下苍生,实在不忍见到天下苍生受苦。”

    “今日,老夫要请天地之力,降你大厄运,让你受尽苦楚,来偿还这无上因果。”

    吕子的声音响起,言语之中将自己烘托成真正的圣人一般,心系天下苍生,口口声声说,自己无惧死亡,然而在方才,却表现得惊恐不已。

    眼下已经成了定局,却又来说些冠冕堂皇之语,这就是亚圣吗?

    真是有够可笑的。

    即便是死了,也要狠狠咬自己一块肉下来,当真是心狠手辣。

    许清宵本以为,人死刹那,会对自己这一生所做的事情,产生愧疚,却没想到的是,吕子这种人,死了也是如此歹毒。

    但隐约之间,许清宵又觉得有些地方不妥,莫名有些不合理。

    吕子的确是死了,他的意志还在,说来说去,还不是真正的死透。

    始终会有隐患。

    而此时,陈正儒的声音响起了。

    “吕子!”

    “你身为亚圣,屡次三番找许圣麻烦不说,如今你已经身死。”

    “却还要残害许圣,你口口声声说为天下苍生,你现在残害许圣,天下又少了一位半圣,难道这不是再害苍生吗?”

    “倘若你当真心系苍生,那你就放下一切仇恨,如若吕子当真如此,本儒必然在大魏设立圣像,歌颂您的功德,如何?”

    陈正儒冷笑开口。

    吕子口口声声说,他不怕死,而是自己死后,阳力减少,天下妖魔会动乱,可现在又要杀许清宵,这不是矛盾吗?

    喜欢伪装圣人是吧?行,给你伪装圣人的机会,放下仇恨,给你设立圣像,让百姓歌颂你的功德,这样好不好?

    的确,陈正儒这番话说出,大魏文宫有些安静了。

    吕子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许清宵更是不由朝着陈正儒的方向看去。

    姜不愧是老的辣啊,这语言逻辑玩的厉害。

    “哼!”

    “倘若许清宵当真是真正的半圣,老夫愿意舍己救人。”

    “但许清宵修炼异术,其心可诛,这种人老夫怎可能放过?”

    “许清宵,你屠杀圣人,大厄运将至,纵然你死不了,也别想好过了。”

    “文宫今日脱离,你拦不住的,往后的日子,你会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痛苦。”

    “而且,要不了多久,我等便会请来朱圣意志复苏,到时候朱圣降临,你死无葬身之地,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

    吕子的声音响起。

    再一次拿出异术来抨击许清宵。

    摆明了就是想要泼脏水给许清宵,这一刻陈心的声音响起了。

    “异术,异术,又是异术?”

    “尔等就没有其他新词了吗?”

    “你们说许圣修炼异术,起初老夫相信,可天地大儒查不出来,半圣也查不出来,许圣于大魏文宫自证,朱圣之意都查不出来。”

    “到最后,两件圣器都查不出许圣修炼异术,现在又说异术,想要栽赃嫁祸,也要拿出证据。”

    “倘若朱圣复活,定然将尔等诛杀。”

    陈心开口,他这回也忍不住了,又是说许清宵修炼异术,这句话说了多少遍?许清宵自证了多少次?

    一直拿不出真正的证据,而许清宵每一次自证都是清清白白的,他实在想不通,这帮人到底要嘴硬到什么时候?

    “叛徒!闭嘴!”

    “我等即将复苏朱圣之意,到时他许清宵有没有修炼异术,尔等睁大眼睛看看就知道。”

    “许清宵,这段时间好好活着吧,希望你能活到朱圣之意复苏那一日。”

    吕子冷漠开口,让陈心闭嘴,随后他的意志形成法相,冷冰冰地注视许清宵。

    轰!

    镇魔劲化作金色战矛,被许清宵掷出,在天穹上爆发,直接将法相轰破。

    这是许清宵的回应。

    然而法相破碎后,又瞬间重聚,吕子猖狂的笑声也随之响起。

    “此乃本圣意志,你即便是轰散一百次,也洗刷不了你修炼异术的事实。”

    “哈哈哈哈哈哈!许清宵,你心已乱了,半个月,一个月,最多不过三个月,我等就会复苏朱圣之意,到时候,你必死!”

    吕子得意无比。

    他们似乎有更大的底牌,可以复苏朱圣。

    “我等你!”

    许清宵静静开口,他表情很平静,可内心却十分愉悦。

    复活朱圣之意?

    这简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倘若朱圣之意复活,那场面许清宵真不知道会是怎样的。

    想来,一定会很精彩吧。

    不过,大魏文宫的的确确消失在天际了。

    文宫脱离,是必然的事情,对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甚至,许清宵都怀疑,吕子的出现,仿佛是故意的,他故意出现,然后故意死在自己手中。

    使得文宫染上圣血,从而激活朱圣之力,携带大魏文宫离开。

    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吕子就真是个狠人啊。

    宁可牺牲自己,也要让文宫脱离。

    虽然说吕子的意志还活着,可这种活着,跟死了没有任何区别。

    除非......他还有手段,让自己真正复活。

    但很快,许清宵摇了摇头,举世当中,怎可能有这种手段?

    倘若有这种手段的话,朱圣就不会逝去了。

    甚至说所有一品武者,也不会死了。

    死而复生,这是逆天改命,能做到这个程度,还有什么争斗不争斗的,到了这个程度,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而且还有一点,那就是在斩杀吕子的时候,许清宵分明感受到了吕子的恐惧。

    那种恐惧,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是真正的害怕。

    也就是说,吕子并不想死。

    应当不可能是主动送死。

    文宫脱离了。

    大魏京都当中,一块巨大的空地出现。

    而此时此刻,天穹也弥漫乌云。

    电闪雷鸣。

    那种压迫感袭来,让许清宵不由皱眉。

    “许圣,这是大厄运,屠杀亚圣,的确会招惹天谴,不过许圣,用民意或许可以阻挡。”

    陈心开口,他提醒许清宵这是怎么回事,同时说出自己的猜想,认为民意或许可以阻挡。

    乌云连绵整个大魏京都。

    黑压压的云层,闪烁雷芒,看起来十分恐怖,有些触目惊心。

    恐怖的雷鸣之声响起,震耳欲聋,显得有些可怕。

    这是大厄运。

    屠杀圣人,必遭天谴。

    轰!

    一道惊雷划过,有足足万丈,仿佛是天地的咆哮。

    大道至公。

    即便是许清宵受到天道眷顾,但屠圣就是屠圣,遭到天谴惩罚。

    这一刻,大魏京都,所有人都替许清宵担心了,毕竟这天谴,过于恐怖,人们虽然不知道天谴的威力到底如何。

    但清楚的是,都已经叫天谴了,想来不会太简单。

    “是雷劫。”

    许清宵感应到了,他如今是半圣,有通天本领,能明悟这是什么劫难。

    “尔等不要过来,也无需尔等帮助,你们入内,只会影响。”

    许清宵开口,告知众人不要上前。

    这是雷劫,最简单也是威力最大的劫难。

    随着许清宵说完,下一刻,许清宵朝着大魏京都外快速飞去。

    已经到了王者之境,许清宵已经可以做到短暂的飞行,王道之力极强。

    京都外。

    一片大山中。

    黑云压城,弥漫在头顶之上。

    轰隆!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雷霆划破天穹,朝着许清宵劈去。

    嗡嗡嗡!

    与此同时,天穹之外,一束光芒出现,速度极快,出现在许清宵头顶之上。

    “浩然文钟?”

    “怎么浩然文钟又出现了?”

    “我懂了,浩然文钟脱离了大魏文宫,它认许圣为主了。”

    “嘶!许圣得浩然文钟的认可了?”

    人们惊讶,实在是没有想到,浩然文钟竟然会认许清宵为主,甚至就连许清宵也没有想到。

    而天边,也的确传来吕子之声。

    “浩然文钟,你竟敢背叛朱圣,待朱圣复苏后,也饶不了你。”

    吕子的声音响起,充满着愤怒。

    朱圣留下两件圣器,浩然文钟与八玉圣尺,还有一样不算是圣器,但意义比圣器还要大,那就是文宫。

    依靠这三样东西,朱圣一脉拥有不俗的底蕴,现在少了一件圣器,这对文宫来说,简直是致命打击啊。

    嗡嗡嗡!

    随着雷霆落下。

    浩然文钟硬生生抗下了这道雷劫,雷弧迸裂,好在许清宵选择的是荒山,否则会引来大火。

    望着文钟,许清宵心中也有些惊讶,他没想到浩然文钟居然会认主。

    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这是圣器。

    无价之宝,关键时刻,有极大的作用。

    轰。

    第二道雷劫落下,依旧狠狠地劈在文钟身上。

    许清宵将浩然正气加持进文钟内。

    阻挡着雷劫。

    当下,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

    一口气劈下九道雷劫。

    浩然文钟颤抖,雷劫太恐怖了,并且乌云并没有散去,天威也越来越强大。

    有一种不停下来的感觉。

    京都内。

    女帝望着雷劫,她的声音响起了。

    “许爱卿,不要使用文钟抵挡,这雷劫是天地之罚,使用外物阻挡,只会让天地更加愤怒。”

    “渡过此劫,会有好处。”

    女帝开口,她望着恐怖的天威,如此说道,告知许清宵不能用浩然文钟阻挡雷劫。

    天谴的意义,是惩罚,但倘若熬过去了,一切无事,毕竟这也是天地留下的一线生机。

    不可能说,斩杀亚圣就一定会死,万一亚圣的的确确做错了呢?

    但该惩罚要惩罚,如若撑过去了,许清宵会有好处,可如若撑不过去,许清宵也就没了。

    就是如此直接。

    再听到女帝的声音后,许清宵微微皱眉。

    不过很快,许清宵深吸一口气,微微触碰了浩然文钟一下,后者似乎明白许清宵的意思,当下飞到大魏京都之上,随时警备。

    咔嚓。

    第十道雷霆落下。

    这一道雷霆,许清宵凝聚镇魔劲,形成一块古盾。

    嘭。

    古盾炸裂,但却将这道雷霆阻挡下来了。

    只不过剩余的雷弧落下,让许清宵浑身一阵麻。

    这是雷霆之力,天地最正阳之力,非同小可。

    咔嚓。

    第二道雷霆落下,许清宵再一次凝聚体内的镇魔劲,形成一张古盾。

    不过第二道雷霆之力,比之前要强大数倍。

    当场将古盾轰裂。

    剩余的雷电直接劈在许清宵身上。

    京都百姓,一瞬间攥紧拳头,望着许清宵,眼神之中充满着担忧。

    雷电之力轰击,剧痛来袭,许清宵浑身麻痹,大脑更是空白一片,随后伴随着剧痛袭来,许清宵咬紧牙关,运转镇魔劲,稳固自己的肉身。

    这太恐怖了。

    才不过是第二道雷霆,就差点要了自己老命。

    往后鬼知道还有多少道雷霆之力。

    怪不得自己师父一直劝阻自己不能杀圣,这代价太大了。

    咔嚓。

    第三道雷霆落下,根本不给许清宵任何一丝机会。

    轰。

    镇魔劲再一次凝聚古盾,虽然作用已经不是很大了,可对许清宵来说,能抗一点是一点。

    嘭。

    古盾直接破碎。

    雷电化作河水一般,直接从头到尾灌溉在许清宵身上。

    刹那间,许清宵皮开肉绽,鲜血都流淌不出来,直接化作白烟消散。

    噗。

    待雷电消散后,许清宵直接吐出一口金色血液,他受了极其严重的创伤。

    体内五脏六腑直接坏死,筋骨断裂,皮开肉绽,头发眉毛直接烧没了。

    很惨。

    甚至说,极其的惨。

    许清宵死都没有想到,这雷劫会这么强,这才第三道雷劫啊。

    如若是九道雷劫的话,自己岂不是必死无疑?

    咔嚓。

    第四道雷劫落下。

    许清宵连运转镇魔劲的能力都没了。

    这一道雷劫,落地之后,足足百丈,宛若瀑布一般,直接冲刷着许清宵的肉身。

    是香味。

    自己的肉香味。

    许清宵感觉自己熟透了。

    筋骨一根根断开,五脏六腑被震碎,若不是抵达王境,体内有王道之力,许清宵只怕当场毙命了。

    “哈哈哈哈哈哈!”

    “许清宵,感受到天谴之力的痛苦吗?”

    “屠圣?你当真是有勇无谋,古今往来,你知道为何没有人敢屠圣吗?”

    “屠圣者,必遭天谴,屠杀亚圣,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刻,声音响起,不过不是吕子的声音了。

    这是洪正天的声音。

    他被钉在文宫墙上,而文宫飞快地朝着东方飞去,可大魏京都的画面,他们依旧能看到,时时刻刻在关注。

    看到许清宵这般惨状,洪正天发出大笑声,他感到无比的畅快。

    毕竟他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看到许清宵这般,岂不快哉?

    “守仁,不要怕,放下一切,接受洗礼,我与破邪兄激活文宫,为你涅槃重生。”

    就在这一刻,一道声音响起。

    是朝歌的声音。

    他已经苏醒了,在关键时刻,告知许清宵接受雷劫洗礼,涅槃重生。

    听到这话,许清宵彻底放下心了。

    有朝歌和破邪的帮助,他无惧一切。

    轰!

    第四道雷劫落下。

    这一刻,许清宵在雷光之中,化作了虚无,他的肉身直接消失,仿佛被雷劫劈成烟灰一般。

    “爱卿。”

    京都当中,女帝瞪大了眼睛,她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切,一刹那间,她有些头晕目眩,难以承受这个结果。

    “守仁。”

    陈正儒,王新志,顾言等人也在这个时刻,激动的大吼起来,不敢相信这一切。

    他们没有称呼许圣,因为激动,直接称呼守仁。

    “许大人。”

    “不要啊。”

    “天地不公啊。”

    京都内,百姓们哭声一片,他们皆然以为许清宵彻底死了,被雷劫所杀。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许清宵。

    怀宁王府,怀宁亲王攥紧拳头,眼神当中充满着兴奋。

    许清宵一死,他的计划还可以施行,倘若许清宵没有死的话,他半生的谋划,就成了一场空啊。

    永平王府,永平世子和永平郡主则看向许清宵,眼神当中也充满着不可置信,他们虽然与许清宵接触的少,可毕竟认识,而且关系还算不错,如今看到这一幕,自然接受不了。

    平乱侯府。

    陈星河攥紧拳头,悲愤欲绝,两行清泪落下,看着许清宵不甘吼道。

    “师弟。”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心痛万分。

    杨虎等人更是嚎啕大哭,不仅仅是因为许清宵是他们的支柱靠山,更主要的是,许清宵对他们极好,他们自然不愿意看到这一幕。

    桃花庵中。

    洛白衣眼睛红肿,方才许清宵被雷劫劈的皮开肉绽时,她心痛如刀割,如今看到这一幕时,洛白衣晕了过去,她接受不了。

    所有认识许清宵,或不认识许清宵的人,在这一刻都莫名感到心痛与不舍啊,百姓们是最不舍的。

    不过这是大魏百姓的不舍。

    对于朱圣一脉的读书人来说,他们看到这一幕,却发出了笑声。

    饱受君子之剑的折磨,让他们生不如死,现在看到许清宵已经死了,他们如何不笑?

    倘若许清宵还活着,他们不敢叫嚣,现在死了,各种声音顿时响起。

    “吕子说的没错,修炼异术之人,遭天谴所杀。”

    “对,许清宵修炼异术成圣,这是伪圣,正常来说,倘若许清宵问心无愧,没有修炼异术,这天谴是杀不死许清宵的。”

    “他之所以死在雷劫之下,肯定是修炼了异术。”

    “成为半圣,就屠杀亚圣?这种人,死不足惜,如若让他成为亚圣,他是不是还要屠杀圣人?真正的圣人?”

    “死了好,死了好,死了好,这种人,死不足惜啊。”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许清宵,你也有今日?”

    一道道声音响起,他们将方才的愤怒,藏在心里的愤怒,全部宣泄出来,有朱圣一脉的读书人,更是狂笑不已,显得癫狂。

    “你们这些读书人,当真是畜生。”

    “大魏文宫脱离,不顾我等百姓死活,许圣为保护我大魏苍生,在生死关头突破成圣,镇压文宫。”

    “使得大魏国运形成龙鼎,造福大魏苍生,你们这些读书人,没有帮忙也就算了,如今更是如此下作无耻。”

    “我儿如若敢加入朱圣一脉,我打断他双腿。”

    “许圣所做之事,皆为我大魏百姓,反观尔等,所作所为,简直是畜生行径啊。”

    他们的言论,让大魏百姓极度愤怒。

    整件事情,他们看在眼里,许清宵未曾有一点做错过,如今却被这些小人加害,如何不让他们破口大骂?

    只是可就在此时。

    顾言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不,不,守仁没有死,他还没有死,你们看,大魏龙鼎依旧稳固,而且好像变得更强了。”

    顾言指着大魏龙鼎,他如此出声,提醒了众人。

    女帝最先反应过来,望着大魏龙鼎,的确没有溃散,按理说许清宵死了,国运必然崩溃。

    自己只怕也会当场毙命。

    但现在,国运之鼎还在,并没有任何问题。

    甚至隐隐约约还在变强。

    一时之间,女帝美眸当中出现一抹喜色,她明白了,许清宵还没有死。

    轰。

    果然。

    第五道雷劫再一次落下。

    朝着许清宵的位置轰击。

    世人不解,十分好奇地看着这一幕,尤其是朱圣一脉的读书人,他们更加不解,许清宵已经死了,为什么还会有雷劫落下?

    可就在此时。

    雷劫当中。

    一道人影出现,是许清宵的身影。

    这一幕,大魏百姓们激动起来了。

    “许圣没有死。”

    “许圣还活着?”

    “天佑我大魏。”

    “苍天有眼,苍天有眼。”

    各种欢呼声响起,百姓们是真的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还活着。

    雷劫当中。

    许清宵涅槃重生。

    他的肉身,发生了极致的变化,彻彻底底重生涅槃了。

    “雷劫之中,涅槃重生,守仁的武道境界,只怕又要提升一品了。”

    安国公的声音响起,引来众人惊愕。

    “又要提升一品?许圣已经是四品王者了,若是又提升一个境界,岂不是武道入圣?”

    “文武皆三品?他娘的,这种人举世难寻啊。”

    “二十岁,武道三品,儒道三品,再给守仁三五十年,那岂不是儒道一品,武道一品?文武皆一品,我记得好像只有第一代圣人能做到吧?”

    武官们齐齐开口,他们是武者,知道三品有多恐怖。

    武道入圣。

    大魏除了安国公几人以外,其余的都是四品王者,这些列侯一个个卡在四品不知多少年。

    更加清楚武道境界有多难突破了。

    得知许清宵武道也要入三品,一时之间是羡慕,更多的还是震惊。

    轰隆。

    第五道雷劫还没有彻底消散之时,第六道雷劫又跟着落下了。

    而雷光当中,许清宵彻底完成蜕变。

    他重新涅槃,新的肉身出现,散发出恐怖的气息。

    没错,许清宵借助雷劫之力,涅槃重生,踏入了三品之境。

    武道入圣。

    四品王者境,可凝聚王者之力,一拳可轰碎一座酒楼。

    但这个实力,还是没有真正的超脱。

    可三品入圣就不一样了。

    三品入圣,武道之力,将会提升百倍。

    圣道之力,一拳之下,可将一座小山轰碎。

    换句话来说,当初平乱之战,如若大魏派出三品武者征战,不说一夜之间结束战斗。

    但会有极大的加成,一拳可将城门轰碎。

    当然,如若大魏派出三品,异族国也会请求突邪与初元王朝援助三品。

    所以大魏没有派出三品,这没有必要,不是怕异族国,怕的是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

    一打二,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还有一点的是,许清宵的三品,不是寻常三品。

    他借助雷霆之力,洗刷肉身,完善细节,夯实根基。

    绝世圣者。

    配合儒道之力,完成真正的升华与蜕变。

    轰。

    第七道雷劫落下。

    许清宵的肉身,坚固如神铁一般,根本无惧,雷霆之力,已经无法伤害到他。

    反而成为了许清宵的养分。

    雷霆,是天地之间,至阳之物。

    这种东西,可以完善许清宵所有的缺陷,让许清宵彻彻底底抵达一个完美状态。

    毕竟许清宵成为三品,只花了一年的时间,哪怕吃了筑基丹,说是说完美无瑕,可时间还是太快了。

    如今借助雷霆之力,完美弥补,许清宵走出至关重要的一步。

    成为三品武者。

    其武道之力,可与天地之力融合。

    武道加儒道,将会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这一点没有人知晓,唯独许清宵知晓。

    三品之后,武道之力便可与天地之力融合,而儒道的浩然正气,本身就是天地之力。

    换句话来说,武道之力和浩然正气融合在一起,会得到巨大的增强。

    能不能与二品媲美,许清宵不知道,但二品之下,他许清宵便是第一人。

    “祭出文器。”

    “熬炼它们。”

    此时此刻,朝歌的声音再次响起。

    让许清宵祭出自己的文器,通过雷劫来熬炼,可以省去大部分时间。

    听到这话。

    刹那间,春秋笔,劝言尺,八荒钟,言天册,君子剑纷纷出现。

    五大文器出现在许清宵头顶之上,这本身就是圣器胚胎。

    如今许清宵已踏入半圣之境,这些文器还没有锤炼,如今借助雷霆之力,刚好可以熬炼。

    只是远处,大魏京都上空,浩然文钟发出微微轰鸣声,似乎有些古怪异样。

    但暂时没有人关注到罢了。

    五件文器被雷霆熬炼,瞬间崩碎,进行重组,浩然正气弥漫,灌输养分。

    许清宵也没有犹豫。

    既然可以熬炼文器,那索性直接再锤炼新的文器出来。

    一品一文器。

    大儒,天地大儒,以及半圣的文器都没有锤炼,正好乘此机会。

    大儒境是立言,许清宵凝聚一块玄火宝鉴,灌入大日金乌神炎在其中,焚烧世间一切罪恶。

    天地大儒是著书,许清宵凝聚一本文书,以千字文为第一篇,容纳世间一切书籍,才气无匹。

    半圣境是顿悟,许清宵凝聚文鼎,正面刻字人定胜天,背面刻字事在人为。

    新的三件文器出现。

    同时,第八道雷霆也落下。

    仿佛是特意给许清宵运输能量一般。

    文宫当中,不知道多少儒生脸色难看,他们本以为许清宵死了。

    却不曾想到的是,许清宵依旧活着,而且涅槃重生。

    现在更是祭炼文器,而且一口气祭炼八件?

    按照这个样子,许清宵可能要拥有八件半圣文器啊。

    倘若待许清宵成为亚圣后,就是九件。

    虽然比不过圣器,可九件亚圣文器,试想一下,他们朱圣文宫,如何比得过许清宵?

    他们难受,尤其是洪正天,他更是目呲欲裂。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许清宵如此为非作歹,却能得到这么多好处,为什么自己尽心尽力为天下苍生,却落得如此下场?

    文宫震颤,这是吕子的情绪,他没有说话了,但却充满着无尽愤怒啊。

    轰!

    第九道雷劫落下。

    如汪洋大海一般,朝着许清宵扑去。

    雷海之中。

    许清宵熬炼肉身,三品完美,肉身恐怖,气血汹涌滔天,一举一动,震颤虚空。

    八件文器,更是莹莹生辉,爆发出可怕的圣气,它们疯狂吸收着这些雷劫能量。

    不断破碎重组,直至最后。

    终于凝聚成型。

    八件半圣之器,如同八轮太阳一般,映照大魏京都。

    而京都之上,浩然文钟也爆发出可怕的能量,如同一团太阳,硬生生盖过这八件半圣之器的风头。

    这让京都百姓一愣,有点想不明白。

    而许清宵也有些好奇,望着了一眼浩然文钟,后者自我转动,但身上的光芒也逐渐消散一点点。

    不过依旧盖过许清宵八件文器。

    此时,乌云并未消散,所有的异象全部凝聚,一把由雷霆凝聚而成的天刀出现。

    这把天刀,带来极为恐怖的压迫。

    只是天刀并没有落下,也没有劈向许清宵,而是缓缓消散。

    随后,迎来万里晴空,晴空之上,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朵祥云,普照大地。

    周围荒山,也在一瞬间,生长出新的生命,一棵棵大树生长而出,瞬间显得生机勃勃。

    “这是厄运天刀,守仁,你斩杀亚圣,已经被天地关注了,不过这一次,天地有感,并没有降临大厄运。”

    “记住,未成一品文圣,千万不可莽撞了,否则的话,厄运天刀落下,会对你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断绝圣路。”

    朝歌的声音,在脑海当中响起。

    许清宵明悟,他刚才也在好奇这是什么东西,得到解释后,许清宵也松了口气。

    而此时。

    一道声音也随之响起。

    “今日,大魏文宫脱离,我等建立读书人王朝,名为浩然王朝,为天下读书人开辟栖息之地,奉守君子之道,培育天下读书人,待有成就后,送往天下,造福天下苍生。”

    “十日后,举办王朝建国大典,盛邀天下。”

    声音响起。

    这是吕子的声音。

    文宫已经脱离了,来到了东州一处早已经建好的国度。

    浩然王朝?当真是不要脸至极。

    不过文宫的的确确有手段,培养天下读书人,将天下读书人安置各国为官,明面上造福苍生,可背地里却是想要掌控天下。

    这还是无解的阳谋,因为各国都需要读书人支持,也需要有用的人才。

    当真厉害啊。

    不过伴随着这道声音响起。

    许清宵的声音,也响起了。

    “今日,大魏毒瘤已除,国运昌盛,本圣立大宏愿。”

    “五年内,使我大魏王朝,免除九年私塾之费,人人皆可读书。”

    随着许清宵的声音落下。

    这一刻。

    天下沸腾了。

    而大魏京都上。

    也再次凝聚异象。
小说推荐